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19:24

东方历史大族羌族派生出来的民族

羌族是世界东方大族,汉唐时期,羌族从西北、西南、中原遍布中国16个省区,公元2年(西汉元始二年),羌族总人口达1300多万,当时全国人口为5995万。
      中国古代羌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发生分化。其中最大的一部分不断向东迁徙,同汉族发生了密切的联系,最终融入汉族之中,对汉族社会历史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一部分西迁新疆塔里木盆地,与当地土著同化,成为现代维吾尔族先民的一部分;一部分远迁至我国西南地区,成为今彝族先民的一部分;一部分迁至今四川西北部,逐步发展成现代的羌族;一部分留居青海,演化成今天的土族;还有相当一部分,则迁入青藏高原腹地,与青藏高原的土著居民相融合,发展成为后来的藏族。正如费孝通先生在《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羌人在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起的作用,似乎和汉人刚好相反。汉族是以接纳为主而日益壮大的;羌族则以供应为主,壮大了别的民族。很多民族包括汉族在内从羌人中得到血液。”
    羌族曾在西北亚的锡尔河流域建有波路羌国(今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西北亚在克什米尔地区建有阿勾羌国,克什米尔人的着装与四川羌民一样,穿羊皮褂,很多老人还能讲四川的北部羌语。东南亚的缅甸以雍羌为王建有骠国。越南由青衣羌蜀王子安阳建立瓯雒国(安阳国)。柬埔寨今有20万羌裔。东北亚,数万在西北与鲜卑人(朝鲜族)连姻连亲的羌人,自公元581年(隋朝)迁居辽东,后迁至朝鲜半岛。中亚的羌人主要居住在乌兹别克、土库曼、黑海、里海沿岸。三国(公元220年)时羌族名将马超的后代现居住亚美尼亚。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19:39

六、蜀南、滇北的羌支民族
  1.僰人、邛人与白族
  繁衍于大巴山区的"百准",早在五千年前就已渡过长江,进入乌江流域,在郁山盐泉附近聚族而居了。他们发见了朱沙矿,提炼出来的丹,远销到华夏地区去。尧的儿子叫作丹朱,可见当时中华已经有了丹字。这种颜色,是任何人类都喜爱的。所以它是最早的珍品,与象牙、犀革一样,很早就被人们作为商品,行销到远方。《周书·王会解》已说到"卜人以丹砂"。《史记·货殖传》又说到巴寡妇清先世"得丹穴"。《华阳国志》也说到涪陵郡的"丹兴县"。综合起来看,都只能是今黔江县丹穴古矿,而非其他任何地方。

  这里的濮(卜)人,拥有丹砂和盐泉之利,与远近各民族交换,为首富之区,因而必然形成为一个民族扩散的中心。他们的东、北两面,受到三苗和楚巴民族的高压,不可能移进拓展。惟西南面是经济与文化都比较落后的地区,自然而然导致这里的濮人向西南发展。

  濮族循大江南侧的山谷地带向西,又发见了安宁盐泉(今属长宁县)与筠连的盐泉,于是停留下来,形成为一个僰侯之国。他虽不是一个能与巴、蜀鼎足抗衡的强国,而只是巴、蜀互相争夺的一个藩国,声名却大得很。从《史记》、《汉书》文记看,他已经进入了奴隶社会,在经济上颇发达。他们的奴隶主拥有大量的奴隶,并从中训练出一批有技能的转卖到华夏去。所谓"僰僮"、"僰婢",竟成了殷、周、秦、汉年代巴蜀商贾最瞩目的商品。他们的作坊,也请华夏工匠来传授技巧,除炼盐外,在冶金方面也有很大的成功。朱提银、堂狼铜,和僰道本身的铁冶,是可以与程、卓开辟的临邛矿业媲美的。

  僰候之国,因农产品缺乏,必须仰给于蜀,故与蜀王亲善。蜀亡后,王子就是得僰国掩护,才得通过牂牁,远走到安南去,重建安阳王国的(见《水经注》)。

  汉武帝开南夷,置僰道、南广、汉阳、鄢、朱提、堂琅等县,实皆僰人诸奴隶主分建的国邑。僰字,"音蒲北反"(颜注),实即濮音的异书,把地名的濮字,改作民族专用的僰字。

  僰族又从僰道渡长江,向四川盆地西南边缘的山区移近,分布于大小凉山地区。当彝族尚未进入凉山以前,其地全是僰族占有。司马相如文所谓"西蒲之长",即"西僰"的别写。他们更还越大渡河进入邛崃西山,填住徙族的弃地,而在火井地区经营盐业的一段时间。邛崃汉人称之为"布濮"。火井槽河,《水经注》称为布濮水。布濮这样一种民族,散布在云南高原很宽,史多涉及。郦道元取诸记载加以缀合,便误称布濮水是从临邛入叶榆、贯滇池而后入南海。致误的原因,大概是因诸地皆有布濮之名的原故。

  僰人所至,皆用石板为墓。近来考古发掘,取得这类证据之多,令人难以相信僰族分布如此之广。例如:大小凉山,西昌专区,云南全境,西康南部远达西南三大峡谷地区,皆有此种墓葬。初看使人骇怪(火葬民族地区竟有此种古墓)。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一下西南的古代史,那就不足为怪了。

  《西南夷传》所谓"邛都夷",其实就是僰人。僰人因与汉族接触日久,交易频繁,和相处融洽,与西南其他各民族也能友好共居,故接受汉族文化很早,能汉语,兼通西南各民族语。从汉、唐至明、清,西南地区的用兵与行政,都是雇用僰人作通译,经商采购更无论了。所以僰人扩散得很宽,并能在异民族区杂居。至于西昌专区,在彝族未来以前,更是他们的地盘。唐时把他们叫"白蛮",与乌蛮(彝族)对称。其实白、僰古时是同音的。白字不只对乌(黑)成义,笔划亦省。乌蛮来邛部后,袭僰人旧俗,掠卖奴隶,时值唐室衰弱,不能保护白蛮,致使这一广大地区的僰人,竟被乌蛮掠卖消灭了。今会理盐边山区,还偶有几户白蛮,被呼为 "白儿子",即残存的白蛮遗裔(四川盆地内如资、陵、简、荣等州,唐宋时方志亦多有"白儿子"的记载)。

  今云南大理地区的白族,似与僰人、白蛮同源。由于白族曾参与南诏政权,遂建成了大理国。
  僰族,是西南地区历史上一个与汉族最为习近的大族。他与羌族早已完全不同。但若从他的族源说起,则确属大巴山区的羌支。由于他们未能创制单独的文化,故仍当属于羌支民族。

  2.夜郎与滇国诸族
  《西南夷传》的夜郎、且兰、头蓝(旧误解为与且兰同。当正。他们虽同在云贵高原上,但东西部位相距甚远)、漏卧、句町、同师和滇国、劳深、靡莫等族落,置郡时建成了三十几县,大都是就其王侯都邑设置的。这些族落究竟属于什么民族?历史上无确切记载。但从下列几点可以推测:他们仍是属于僰族的:
  --自唐蒙通南夷、八校尉出牂牁,以及其他南夷叛服的史事,看不出华夷之间有多大的语言隔阂,仿佛都如僰人一样,可以直接通话。
  --蜀王子安阳王从这带通过,率军直入交阯,没有捍格,直如一家,从门庭过。
  --《华阳国志·南中志》云:"斩竹王,置牂牁郡。……后夷濮阻城,咸怨诉竹王非血气所生,求立后嗣"。这就说明牂牁郡境濮族很多,并且都是夜郎王族和支族有地位的人。濮与僰本是一家。足见夜郎民族属于濮类(僰人)。
  --《蜀志》越嶲郡,会无县云:"路通宁州。渡沪得住狼县,故濮人邑也。今有濮人冢。冢不闭户。其穴多有碧珠,不可取。取之不祥。"这就说明金沙江南的滇国地区,从前曾有濮王。其墓是石板作穴(石板墓是从大巴山区开始的)。
  --劳深、靡莫是何民族?尚不可知。但在晋至唐世,其地为"西爨白蛮",就可推测他原是僰族。至于"东爨乌蛮",亦只是唐代人语。晋时乌蛮还只是东爨嶲的部曲。这在近年昭通发见霍弋墓的绘画,就可证明(详见《华阳国志校补图注》)。当时滇东的爨氏,都是僰人或晋人与夜郎的混血种人。乌蛮虽已到达,还很微弱(霍弋是最先招收他们作部曲的人)。

  由此可见:在汉、晋年间,整个云贵高原(南中)都是僰族作主人。他们与其他的多种民族错居(包括汉族、苗族、越族、掸族和藏族),而与汉族最为接近;是文化相当高,但却相当软弱的民族。其族源是羌,但已成为另一个民族,语言、情俗都与羌不同了。

  3.嶲·昆明
  《西南夷传》有:"西自同师以东,北至叶榆,名为嶲、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寥寥三十四字,把羌族移进到云南西北高原地区来的情况描绘得相当清楚。兹略加阐明。

  同师,《汉书》作"桐乡"。《后汉书》以下仍作同师,或桐师。韦昭说:"邑名也",即一个部落名称。但各书没有述其部位与沿革。我分析:同师,不是一个民族部落,而只是一个矿业集团即华夏的工匠或匠师(即今矿工)来此,与当地民族首领结合,采掘铜、锡、铅、银等矿的一个工匠组织。这种组织,早在周秦之际就已有了。朱提、堂琅就是这样开辟的。秦汉之际,已经深入到个旧、红河、元江地区。当时还无铜字,只把铜写作同或彤。工匠们被称"同师",这是汉语字,非民族语译者。牂牁郡的同竝县,即因同师旧采矿处而置(竝音伴)。益州郡的同劳,同濑(《汉书》作"铜濑"。后汉以下仍作"同濑"),与晋世的同安、同乐县名,皆可能以同师为义。《西南夷传》的同师,指的同并,在红河中游。"同师以东北"为元江上游,属云南高原的顶部,当时还未开垦,只充作嶲、昆明两民族的牧场。"楪榆",指洱海地区,《华阳国志》"叶榆"。楪,是部落名,"榆",是羌语境域之义,(与斯榆同)。可能是僰族或摩些族组成的古国。楪榆泽(洱海),因此国为名。其国后为县。同师与楪榆是农业国(秦汉置县处皆有农田),除此而外的,在当时皆游牧部落,故传文取此二地以表示牧族所在的部位。因为那些牧民是无国君、无常住的,无法指出地名。"可数千里",大体包括今日的西康、西藏,即《西羌传》所谓"发羌"与"旄牛种"居住的地区。

  其次,所谓"嶲昆明",是来路不同的两种羌族。嶲族下详。这里先说昆明。
  "昆明",他书一作"昆弥"。在羌语为雪山人之义(与"多弥"同义)。《禹贡》所言雍州昆仑,为金沙江上游游牧部落(已详一章)。其族从哈姜盐海兴起。康滇界间的澜沧河谷,地处喀哇革雪山下,有盐泉在江水下,冬季水落时即可汲取煎煮。羌名察卡绒,今为盐井县。昆明族居此很久,故常从水中取盐煎煮,行销于八宿、巴塘等地区,成为富盛的羌支氏族(其后曾组织成结塘国,屡见于藏史)。汉时称为昆明。

  昆明种在当时未能建成国家,但以牧畜运盐,经商于楪榆、同师等地。又发见兰坪河(云龙河)谷的盐泉。更东进的,又发见安宁井盐泉。安宁盐泉水道通于滇池。昆明人舟运其盐入湖,卖给沿湖诸部落及夜郎、滇、同师诸地,故滇池被称"昆明池"。滇邑,后亦改称昆明县(今为昆明市)。安宁盐井,汉开益州,置连然县。《地理志》上说的"有盐官",正指此处(元谋河谷黑盐井是后来才开的)。昆明种东渡金沙江进入康南雅砻江河谷的一部,又发见黑盐塘与白盐井。汉以其地置定筰县。唐改称昆明县。南诏置香城郡。元为闰盐州、柏兴府。今为盐源县。这几处盐泉,在汉、魏、南北朝、隋、唐、宋各代,皆属昆明人专营,煎盐法甚笨拙。明清以来始由汉族用汉法煎煮。故盐泉区地名多存古昆明字。

  昆明种仍以牧业为主,不全是盐工。但进化最快的是盐工,它也能带动本族人倾向华化。大约在东汉年代便已同为编户了,故明帝能开置永昌郡,蜀汉又增置云南郡。于是前汉的嶲昆明牧地,全都开置为郡县。昆明盐工,还有立功封侯的人。《后汉书·哀牢传》哀牢王类牢叛,攻嶲唐、博南。"肃宗募发越嶲、益州、永昌夷汉九千人讨之。明年(建初二年),春,邪龙县昆明夷卤承等应募,率种人,与诸郡兵击类牢于博南。大破,斩之。传首洛阳。赐卤承帛万匹,封为破虏傍邑侯 "。卤承的卤字,即古盛盐袋用的盐字。承,名。显然他是一个昆明族的盐工。他把盐工们组织起来应募,战斗力就强大了。如果仍是"无常处,无君长"的游牧人民,就不可能组织成这样的力量。卤这个姓,证明他是学习汉文以后才自定的,表示他是盐工。

  4.嶲与彝族
  "嶲昆明"这个嶲字,张守节《正义》云"音髓"。汉武开益州郡,有嶲唐县,后汉属永昌郡,即今云南永平县。地形高平凉爽,古为牧区。嶲唐,即取嶲族核心地之义。在昆明南,属非产盐区,是云南省内彝族最先聚居的地方。

  彝族,自称洛苏(黑族),一其语言与藏族不同,语法则相同。习俗,相同点也多。如编发、跣足、火葬、嗜猎、信巫鬼、无姓、子孙承用英雄的祖父名为氏等等,皆同羌俗。其自称的"洛",又恰与古羌语"南方"的音义同。可见它与昆明虽同俗,又同时游牧于云南西北高地,而来源却不同:昆明来自藏北,嶲人则来自藏南。

  羌族最初形成于藏北的羌塘。它向东移进的一支成为多弥、昆仑种;向西南,缘喜马拉雅北侧草原转东的成为洛塘(南羌塘)、雅龙(河谷地区)、娘波(在西)、达波(在东)等种(雅龙种发展为藏族,已见前述)。其中洛巴一种,早在雅龙河谷尚无住民以前,即已逾喜马拉雅山脊进入南坡森林区。这些羌人因怕热,不能进入印度平原,便长期留住在森林区,至今仍然停滞于射猎生活时代,藏人称他们作珞巴,称其地区为珞域,其人为珞巴。其中比较进化的,在白马岗和雅鲁藏布江峡的东侧,今已建置为墨脱县。其最落后的珞巴,在查日神山之南,称为"洛那"(黑珞),现在还有男女皆裸体,只用竹藤编裤遮羞的猎人。西人把他们通称作Lolo。对川滇的彝族也作同样的称呼,两者的共同点很多。还有云南西北怒江山谷住的傈僳和怒两民族,徼外恩梅开江住的独龙这种民族,
  洛巴即已循着东喜马拉雅(雅鲁藏布江峡以东的一段)穿过横断山脉,进入了云南高原。沿途留下的就成为密什米、俅人、怒、傈僳这些民族。进入云南高原后,才开始进入到游牧时代,与昆明族杂居,被汉人合称为"嶲昆明"。但是,他们也很快就进入农牧兼营的经济生活,接受郡县官吏管治了。

  嶲比昆明要顽强些,有一部分不接受汉官管理的,沿红河与澜沧江之间的山地,向东南转进。沿途也留下了一部分人(如孟族与拉祜族等),又遭到相当强盛的越南民族抵制,他们在滇越界上停滞过一段时间,并反抗过汉宫(兴古郡的官吏)。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19:40

 5.乌浒、东爨与乌蛮
  《后汉书·灵帝纪》,建宁三年(170)"郁林郡乌浒蛮相率内"。《南蛮传》云"郡林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乌浒八十余万内属,皆受冠带,开置七县"。在各旧籍中。并无阐述乌浒民族的。按:嶲音髓、浒音许。同部。乌亦黑之义。《西南夷传》的嶲,原当作"洛嶲",史迁省略作"嶲"。"洛嶲"与"洛那"(黑洛)及"乌浒"、"倮苏",皆黑族之义。异时、异人而作字不同。倮苏留于云南高原上的,即现今云南的彝族。其东南走近郁林界者,被译称为"乌浒"。《后汉书》及诸史均无所闻。但从一次投降八十余万,地置七县等情形看,则当在今越南北界老街至高平、谅山诸山间一带。似由于受越南阻击,故来附于中华。但未满十年又复与越南郡县同反。《南蛮传》续云:"光和元年(178),交阯、合浦、乌浒蛮反叛。招诱九真、日南合数万人,攻没郡县。四年,刺史朱儁击破之。" 《朱儁传》详著其事,是"交阯部群贼并起,牧守软弱不能禁。又交阯贼梁龙等万余人,与南海太守孔芝反叛。"乌浒乘乱抢掠,为"群贼"之一。儁"合七郡俱进,逼之。遂斩梁龙。降者数万人。旬月尽定"。郁林亦交阯七郡之一。乌浒自当在讨破之列。自此以后,乌浒名不再见,因为他们又复北迁,成为东爨部曲。

  东爨,在晋世为南中大姓。爨习受诸葛亮抚用,官至领军将军。与焦、雍、娄、孟、量、毛、李同为南中八大姓之一。诸葛?quot;以夷多刚很,不宾大姓富豪,乃劝令(大姓)出金帛,聘策恶夷为家部曲。得(夷)多者弈世袭官。于是夷人贪货物,以渐服属于汉,成夷汉部曲"(汉部曲,指"四姓五子"。并见《华阳·南中志》)。其后建兴爨量叛晋,据盘江以南,为李寿讨灭。乌浒初受东爨大姓募为部曲。其后爨量、李遏等叛走盘南,乌浒不从往,遂占有东爨故地。爨姓皆用汉文。有爨龙颜、爨宝子等文士墓碑可验。乌浒既占有地盘,便渐强大,并自制文字,即现今彝文(倮文)。学者丁文江说彝文即"爨文",是不确切的。

  东爨乌蛮,由于不愿居住河谷低地,自盘江上游(夜郎故地)移居乌蒙山区,以昭通为中心,彝语"阿火地"。东进入贵州境的,黔人称为"黑苗"(见《贵州通志》)。北渡金沙江,灭僰人部落,据有大小凉山的,《唐书》称为"乌蛮"。《元史》称为"罗罗斯",清人称之为"倮倮",近世称为"彝族"。

  于是彝族分为显然不同的三部:1.云南滇池、洱海之间,山地散居的倮苏,保持汉、唐以来旧俗,不蓄奴隶,接受汉宫统治,与其他各族和平相处。2.乌蒙地区的倮苏,分散在云南东北、贵州西北诸山中,曾经进化到氏族公社组织,其酋长以奢为姓。明末清初,发展成为国家,占地远达四川南边诸县,被明、清大军两次剿灭。它的遗民现已全部与汉族融合。3.凉山彝族。它从昭通进入凉山,大约在东晋末年谯纵据蜀的时候。既入凉山,便与早已进入奴隶社会的僰族(白蛮)相错居。相互掠略的结果,凉山僰族为它所消灭。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19:44

四、大巴山区的羌支
  1.羌族是如何进入大巴山的
  羌族,原就是缘高山森林猎食前进,定住到高寒草原羌塘上的。当其发见哈姜盐海的时候,也不过是进入"真人"的开始。还有一部分羌缘山射猎去找寻可资发展的新地。他们从巴颜喀拉山脉两侧的大森林带进入了松潘草原。时已占有哈姜盐海,并从哈姜盐海向东北进入陇西高原,又发现了察卡盐海。于是羌族兴盛,压倒了所有亚洲各地的民族,并造就了羌族文化。继而又发展为朔方的戎族和冀北的狄族。其逾湟水与南山进入塞北沙漠区者则发展为月支与胡族。这些,已于前三章作了论述。
  本章要论述的,是他们从松潘草原,如何进向大巴山区发展的问题。
  松潘草原与大巴山间,隔有一个河谷纵横,森林密布,农牧俱不相宜的危崖绝壁地带,即嘉陵江和涪江上游的地带。森林,是这批远征者所感兴趣的;而狭谷危崖,则是他们不感兴趣的,常能使他们迷失方向。他们回旋在这样的森林很久,终于找得了一些山间小草原,留下了一些孕妇和老弱,后来发展成为氐族。再东进,便是大巴山区了。
  大巴山,是值得原始羌族的猎人流连的地区。森林茂密,野兽丰富,气候适合羌人的需要,风景比单调的草原地区优美多了。它又常有支脉旁出,渐渐便将住地扩散到了陕南、川北和鄂西地区(当时都是无人区)。虽然也是山区,但都是小河,危崖峭壁不多,不妨害他们行进。而且每每有适于居住的崖穴,更使他们留恋(川北、汉南的这种天然崖洞很多。秦汉"宕渠"县的宕字,即取石崖如屋之义)。所以进入大巴山区后,移进比在横断山脉北进时和草原移进时都慢,大约要经过几万年之久,才会到达大巴山区的东端。
  3.卜人与百濮
  《楚世家》说:"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于濮。"熊通自立为武王,"于是始开濮地而有之"(楚武王三十七年,当周桓王十六年,鲁桓公八年)。其后楚王"为舟师以伐濮"。这个濮,是在大江之南,楚的"巫黔中",即今湖北恩施专区与四川酉、秀、黔、彭等一带地方。《周书·王会解》所说"卜人以丹沙"的卜人,即楚史所称的濮。《货殖传》说:巴寡妇清的先祖"得丹穴",即在今黔江县北。因先为卜人夺利,楚武王便兼并了它。楚衰,又为巴人占有。卜人即濮人,他虽也算是"百濮之一",由于擅丹沙与盐泉之利,行商远达,足致富盛,文化比较前进(大约与荆楚相当)。所以熊堪居之,而熊通取之(今遵义,楚为邑,当是此时取名)。
  《左传》文十六年,述秦、楚、巴人灭庸事,其中提到"庸人帅群蛮以叛楚。糜人率百濮聚于选,将伐楚。于是申、息之北门不启?quot;还说了几次"百濮"与"群蛮"。这个群蛮,当然是指上文"戎伐其西南"的戎,其具体部落名称,还有下文:"七遇皆北,唯裨、鯈。鱼人实逐之"的三个部落。鱼人,就是今天四川奉节县地的人(秦汉为鱼复县)。鯈人、裨人,地虽无考,但都在楚的"西南"则有明文。鯈字从鱼,可以设想为与鱼接近,同为沿大江居的渔业民族;叙在鱼前,当是较鱼人更强大之部落,疑即巫诞(下详)。裨人,疑即卜人。这不仅是裨、卜音近,还有藩辅的含义。楚武王取其地后,或曾称为裨邑,所以楚史有此记载。三国各有渔、盐、丹沙之利,楚以武力夺取。他们恨楚而又无力抗拒,故乘楚国大饥时,与庸人、麋人相结,同叛楚(三国外,自然还有一些更小的蛮部同叛,故曰群蛮)。这样看来,江南的"濮"(卜人)在春秋时便已不同于"百濮",而是已初具国家规模的民族组织了。
  至于从麋人伐楚的"百濮",其分布地面当在大巴山区和郧阳、兴安等地区(麋国在今郧阳,故当申、息之北)。这些分住在山谷回环,交通不便地区的群落,几乎几千年难遇一次外侮。他们狩猎自给,故步自封,所以进化缓慢。到春秋时,还停滞在原始氏族社会,没有统一的组织。他们受麋人的煽动,来势汹汹,各携干粮,相从趋利。但粮吃完后,并未得到进掠,"旬有五日,百濮乃罢",如蒍买所料。
  庸与麋人,原也属百濮类。庸国,位堵水盆地(今湖北竹谿、竹山两县地),海拔千公尺以上,地势在群山中最开展,宜牧。故羌之东进者,留居此处最多。夏、殷之世,即已形成民族部落,实为大巴山区诸部落中最先进的族落。荆族原不及他。自熊绎受封,荆楚逐步强大。庸则相形落后,日甚一日。所以他约集了百蛮和百濮,乘机攻楚。卒因文化落后,智力不足,蛮濮解体,庸国灭亡。
  他们这个宠大的反楚联军,可说是我国民族史上最大的联军。若非楚与秦巴三大国合力,胜败仍是难料的。庸国能组成这样强大的联军,足见也有相当实力,缺点在于文化落后。
  庸把百濮交与麋人领导,正因为麋是百濮中的健者。那时的百濮,在文化上已经比荆楚、庸、裨、鯈、鱼人差得远,只是麋人稍接近些。这是研究民族历史的人值得注意的事(近年展现的"郧阳猿人",可以推断为麋人的祖先)。

  4.賨人与板楯
  大巴山区的羌支部落,由于地理条件的制约,曾前进得非常缓慢。到春秋时,还停滞在"百濮离居"的原始氏族
  四川盆地内的"百濮",除彭人、卢人略可考见外,在秦灭巴以前,别无所闻。自秦灭巴、蜀,置郡县以后,他们官民接触时间多了,进化速度也很大。仅仅百零几年,就有七个氏族部落接受范目招募,从汉高?quot;还定三秦",立功受赏,各为邑君,号为"賨民七姓"(详见《华阳·巴志》)。这七姓賨民,有的开始研究学术,进步得很快。到汉武帝时,有名落下闳的天文精绝,与方士唐都、史官司马迁等定太初历。王莽时有任文孙、任文公父子,并著于正史,学术造诣之高,皆在全国水平之上。落下闳无姓,可见并非汉族人隐于阆中的。文孙、文公虽有姓,而父子连名,不同于汉族的父子避讳之俗,也可知其族源为羌。
  近年南充中和公社天宫山,发现古賨民首领崖墓。由它的殉葬物与其宅制、臣仆等雕像看,可断定是属于汉武帝至宣帝时间,曾应征前往讨匈奴,因有功而受赏的賨邑侯所营造。浮雕的住宅一幢,是碉楼三重:上层居本主,中层居臣仆,下层往牲畜,用锯齿状独木梯上下。这与川西北羌族所谓"邛笼"的宅制完全相同,而与汉族古今住宅无共同处,完全可以作为賨民祖源出于羌族的铁证。
  "賨"这个字,一般解释为对蛮夷所施的特种赋制的名称。《华阳国志》叙述此制的起因是:秦昭襄王时,有白虎为害四郡,朐忍夷人设计射杀了白虎,秦王嘉许其功劳,就免除了他们的田赋和征役,?quot;专以射虎为事。户岁出賨钱口四十"而已。因射杀白虎而得免除徭役的人叫"賨民",又称"白虎复夷"。又因其以木板作干盾,故"一曰板楯"。他们有七个最大的氏族,叫作"賨民七姓",也叫作"板楯七姓",这就是:罗、朴、昝、鄂、度、夕、龚等七姓。总之,所谓賨民,也就是板楯,是指的四川大巴山区、古巴国界内保持羌俗的氏族部落。"七姓",是秦汉间七个最大的氏族。
  賨字的制音,则是因为他们把那种三层碉楼叫作宗,即《后汉书·冉传》所谓"邛笼"。至今,川西北羌族、藏族仍把它叫作宗,与藏文同(rDsong)。正如在天宫山賨酋崖墓未发见前,我们断没有条件把大巴山区的原始住民判断为出于羌族一样,在此发见后,我们便再没有任何条件可以否定其祖源出于羌族了。
  賨人七姓,在两汉年代内发展也不平衡。大抵是华蓥山脉以北的部分特别是阆中县融合于汉族较早,充国、安汉(皆原自阆中分出)次之,宕渠最后。到三国时,阆中、充国、安汉已经出生了许多文士,而宕渠人还多是文盲。王平、句扶和张嶷,都是品节、功勋卓著的名将,且都不识字。陈禅、冯绲、马忠、程畿等人,虽是文武兼长,武功仍远胜于文学。他们是否混有賨人血液?尚待探讨。华蓥山南的川东摺绉山区,则除沿江水一线外,接受中华文化较迟,直到后汉末年还几乎是文盲。但他们已心悦诚服地接受汉官管理,并表现得很忠勇(详见于《华阳国志》的程包对策)。从谯周、常璩到范晔、都把賨和板楯分别叙述,视同两个民族,但又常混淆不清,其原因就是如此。
  大巴山区的羌支民族中,荆楚与微是最先进的,也是融合于汉族最早的;庸、彭、卢、卜,是比较落后而能自立的,也是灭亡得很早的;賨民七族特别是板楯,是最保守、最后才融合于汉族的。此外,还有兴安、郧阳地区的羌支族落,则更为顽固,大约到三国时才开始逐渐接受华夏文化,最后与汉族融合。
  从大巴山区进入大江之南的濮人,族源肯定是出于羌族。他们并未同时融合于汉族,但因经济基础的全面改变,已经自己形成为一种新的民族了(另详下章)。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19:47

七、其他羌支民族

  1.喜马拉雅南坡诸族
  羌族早在藏族尚未分出之前,就已从阿里缘喜马拉雅山脉北侧的草原向东移进,一直到了达部(达波)和白马岗。并由白马岗渡过江峡,缘东喜马拉雅进入云南高原为彝族,已如上章所述。

  他们同时从"南羌塘"翻过喜马拉雅一些山口,进入南坡。南坡地形陡落,羌人畏热,便长期在这长千余里,斜宽不过百里的斜坡山地停顿下来,分段形成了文化不同的若干民族。藏族把他们叫作闷巴(门巴)、珞巴。其情况分别介绍如下:

  门巴,是当前我国境内最落后的民族。直至近世,都还有不耕不织,保持射猎生活的部落。因为畏热,大多数男女习于裸体、跣足,只用蔑裤掩体。部族很多,均不奉行喇嘛教和耶、回等宗教,由氏族酋长分统。白马岗部分比较进步,有神山和喇嘛寺,解放后已建置为墨脱县。

  门巴西界连接不丹,有一条从南藏进入印度的山路。这条路附近的门巴是信奉喇嘛教的。我国政府在此设有错那、隆子两县。印度军队曾经从这条路侵犯错那,被我军击破,逐出界外去了。隆子的东北,有喜马拉雅的最高一峰,称为查日神山。相传藏族始祖聂直尊波便是这山的化身,每年都有藏民前往朝拜,每十二年一大朝(猴年)。在此绕山脚一周,需时一年;有半圈路要从这落后的"野人"地界经过。相传有许多神话,把那些"野人"比为阿修罗。现在,那些门巴才在开始进入现代社会的生活。

  布丹,是比门巴进步的一支闷巴。王族居于北部高地,奉喇嘛教。南部的人,有的现在已经接近于西方的生活方式。

  锡金,一称哲孟雄。他与西藏亚东相似,是比布丹更进步的民族。亚东,是早已划归西藏的一个县,锡金则是独立王国。他与布丹原都附属西藏,对我国朝贡。英人占印度后,诱导其国王独立。1981年被印度并入版图。

  尼泊尔,是闷域内最进步的民族。早在两千年前,已建成尼婆罗国,并与吐蕃通婚,亲如一家。曾协同吐蕃帮助唐朝征服中印度,后来与闷域诸部落都成为吐蕃的藩部。吐蕃崩裂后,他又强大起来,揉合印度文化与吐蕃文化而成自己独特的文化。政治方面却与印度和西藏不调和。他与印度和西藏之间,只有商业上的联系。此外,一切仍保持自己的独特风范。他的属民,有白巴和毕巴两种,语言习俗差别不大,且皆与藏族比较近似,而与印度迥然不同。在宗教上,虽与印度、西藏同为佛教,但带婆罗门的色彩较多;带喇嘛教的色彩较少。质言之,其民族血统出自羌塘,而宗教信仰则传自印度。

  尼泊尔曾因贸易纠纷,在乾隆末年出兵占领了拉萨。经清廷出兵征讨,追击到他的国都阳布(即加得满都)附近始降服。从此每三年朝贡北京一次,直到宣统三年的一次后才停止。

  尼泊尔的西境孔雀河,是恒河诸源中两大主流之一,印度人每年从这河谷山道来西藏朝拜冈底斯山的,有十万人左右。从前西藏赴印度求法的僧侣,也多是从此去的。

  2.从阿里扩散的羌支
  羌族从羌塘向阿里移进最易。大概在百万年左右已占有阿里了。再由阿里向西南扩张,是五十万年以前的事。尼泊尔之所以能开化得很早,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与中印度接近,得以吸取比较先进的文化)。

  吐蕃征服阿里各羌族部落以后,把阿里与其附近的羌支分作三部,称为"阿里三围绕"。即布,雪山围绕;孟域,页岩围绕;象雄,湖泊围绕。公元第十世纪,吐蕃行将崩溃时,有弟兄三个王子,为避国王迫害,逃到阿里来,分别为三区之王。即长子巴儿衮为孟域王;次子札西衮为布王;季子德祖衮为象雄王。他们传国二百多年,与西藏同为元朝所征服。元朝把他们拨归萨迦法王管理。明代,萨迦政权崩溃,地方割据蜂起,这三部分也分裂为许多小部落。但三个地区名称还存在,因为他们的住民同奉喇嘛教,有其语言习俗的共同之点。

  阿里的中心是冈底斯山和马品木达湖(马法木错),这是佛教徒认为须弥山与王母瑶池的。每年夏季,藏、印、蒙古人来此朝拜、贸易的人很多。西藏的古老宗教(黑教和红教)也都是从此发生和发展起来的。按藏人的说法,他的东边马口出水,为雅鲁藏布江源(马泉河)。南边孔雀口出水为布让河(孔雀河),为恒河源。西边象口出水(象泉河),为萨特累季河(印度河南源),经北印度入巴基斯坦。北边狮子口出水(狮泉河),为印度河源,经喀什米尔入巴基斯坦。阿里的羌族,便是分循这四条河而扩散。其向东移进的,到"南羌塘",建成了吐蕃帝国,向孔雀水南进的,入尼泊尔,建成了尼婆罗国。西随象泉河进入北天竺的,建成孟国。北随狮泉河进入克什米尔的,建成拉达克国。这些国的人民皆属于藏语系的羌支部族。

  孟和布让两区,都跨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北。北部的牧民,始终属于西藏。南部是农区,有城邑与喇嘛寺。布让的普兰宗,是西藏保存在阿里地区唯一的温暖河谷。制造藏文的吐弥桑布札,便是此地出生的人。这里还有很著名的喇嘛寺和觉阿佛像。今为普兰县治。普兰县以南,不知何时划归尼泊尔了。  孟域的北部牧民,今仍属西藏。南部的农区,以基绒城为中心(城在西姆拉附近,藏语义为"吉祥暖谷")。英帝并吞印度后,霸占了这一地区。当地人民曾多次反抗,均因无外援而失败。现印度把它划为"喜马偕尔中央直辖区"。"偕尔"的藏文音意为"盘膝趺坐",是"吉绒"的改称。

  3.克什米尔人
  阿里三围绕的象雄区,原羌族分布的范围,要包括克什米尔全部。即印度河上游(狮泉河向西北流,至阿富汗国界再转向西南流入巴基斯坦,在此大转折点以上为上游),上游整个河谷,是喜马拉雅西端与喀喇昆仑两大山脉之间的一个大斜向谷地,长达一千余里。可以分为三段:东段为高寒草原,属西藏阿里部,现置噶尔、革吉、日土三县。中段为半农半牧地,以列城为中心,原吐蕃西部都督所治。吐蕃王子祖德衮作为都城。其国在清代称拉达克,人尽藏族,使用藏文,发音与拉萨语微异,西人称之为"拉达克语"。北印度入藏朝山者取道于此。喇嘛教祖师莲花生,与老黄教祖师阿底峡,皆从此入藏(一说即拉达克人)。清咸丰八年(公元 1858年)为英人所据,现属印度。

  西段,即拉达克以西,在唐代为大小勃律国。大勃律去列城为近,受役属于吐蕃,亦屡向唐朝廷遣贡使。小勃律距吐蕃最远,不服吐蕃。屡受吐蕃凌逼,所以特别亲附唐朝。开元时,其王入朝求助,唐军遂协同它大破吐蕃。但后来,其王复附吐蕃,并为吐蕃招诱西域诸国。天宝六年,高仙芝再征服它,并执其王归长安,以其地置归仁军,募千人以伐。此事详见两《唐书》,清咸丰八年与拉达克同为英国所占。

  4.西域的羌支民族
  汉、唐史籍《西域传》,把西域诸国分为牧国与农国。农国又分为葱岭内国与葱岭外国。葱岭以内,即今新疆,又分为天山南路与天山北路。天山南路,又因塔里木沙漠再分为南北两道。南道出玉门,缘昆仑山北麓,经鄯善(楼兰)、且末、于阗(和阗)、皮山、莎车、至疏勒。这条线与羌塘接近,早在数万年前即有羌塘羌人缘山口而下,抵沙漠边缘。那时沙漠面积尚小,边缘的水草田较宽。羌族入居于水草田地带者甚多。古籍中所记:虞舜九"西王母来朝"(《竹书纪年》);" 西王母献白玉环"(《瑞应图》云黄帝时献。舜时又献),"西王母献白玉琯"(《大戴礼》。晋书作朝华之琯)。和周穆王西征,"至于西王母之邦……觞西王母于瑶池"(《穆天子传》);"西王母来朝,宾于昭宫"(《竹书纪年》以及《汉地理志》);金城郡临羌县有"西王母石室"等等。这些,与《山海经》及《纬书》对西王母的说法不一,但都在西北边界外的鄯善至于阗、莎车一带。这带羌民与羌塘同俗。羌塘直至隋唐时尚为女性中心的氏族社会,隋唐前更不待言。这一带羌支部落,由于与中夏交通方便,又当葱岭外诸先进国家与华夏交通的商道,故进化速度远远大于羌塘的羌人。至汉代已进入男性中心,并且有了佛教信仰和文字,建成封建制的若干小国家了。至隋唐时,这一带便有十余国,合称为"葱茈羌"(见前引《魏略》文)。《通典》云:"月氏之余种"。

  塔里木大沙漠以北的路线,从鄯善分支,出蒲昌海(古罗布泊),循塔里木河至天山下的草原带,为龟兹、尉犁等国。自此西逾葱岭,即大月氏西迁的路线。在汉代,全线已是月氏人所分布,月氏也是羌的支族。所以在汉以前,整个塔里木盆地都是羌支民族。不过在汉以后,情况便有了变化,因为他们已经从羌族蜕变为独特的民族,正如雅鲁藏布地区的吐蕃和四川盆地的蜀人、濮人不能再算作羌人一样。

  塔里木盆地的西域诸族,是在沙漠水草田里成长、蜕变、进化的。他们分散而脆弱,不能形成力能自卫的大国,故经常处于华夏大国与匈奴、突厥、回纥、蒙古等牧族的蹂躏之下,最后融合于东突厥,成为穆斯林部落。现在被称?quot;东土耳基斯坦"。我国开置州县后,称这些人为回族。一变再变,全失本来面目,他们不能自知其族源了。

  天山北路,有吐鲁番盆地,最为开展。温暖肥饶。这里,汉为车师,唐为高昌,都是西域大国。其人的族源,可能仍出于羌支。至于伊犁河域至巴尔喀什湖,克拉玛依盆地至阿尔泰区,则汉时为乌孙牧国。这些民族祖先最近的族支,可能仍是月氏或者匈奴。隋唐以来为回纥国(畏吾尔),今称维族。

  葱岭以外,大月氏是从羌区迁去的,史有明文。阿波霍尔,唐时向里海迁徙,羌塘有此传说。至于其他印度、波斯等民族,则与羌族无任何血统关系。

  5.东北的羌支远族
  黄河以北的草原,是适于原始羌族移徙的地带。由于阴山以北有个狭长的大戈壁,妨碍了他们的北进,故冀北牧民只好更向东北移进。待抵达大兴安岭黑龙江畔时,便停滞下来,向四面扩散:一部分斜向辽河、松花江平原移动;一部分从黑龙江上游草原进入贝加尔湖流域的外蒙和西伯利亚地区;一部分趁黑龙江冬季冰厚,进入外兴安岭和东部西伯利亚。由于这一扩散,才使北极圈内有了人类。

  朔方的戎人,冀北的狄人和河西的氐胡,已见前述。由于他们与华夏混居时还保有一定的羌语和羌俗,所以把他们作为羌族内部的分化看待。过了冀北的牧民,则因与华夏接触的关系少,进步得相当慢,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转变为自具特点的地方民族,因而只能把他们看作羌族的远支了。

  这些羌族的远支,最先强大的是东胡。因为他最早与北狄和华夏发生文化交流,吸收了异民族的先进经验。但由于他继续保持游牧生活,又轻易为匈奴所灭。东胡故地,在今大小凌河与辽河上游。因在林胡、楼烦之东,故华人称为东胡。《晋书·载记》:石勒为上党、武乡羯人。法令有"号胡为国人";风俗有"报嫂", "烧葬",看出羯亦羌的别支,其祖先或即东胡。

  继东胡而起的是鲜卑族。他乘晋乱,进入幽、冀、青、徐地区,建成了前燕、后燕、南燕等三个慕容氏之国。鲜卑族人随之进入华夏者甚多,后皆融合于汉族。又元魏与吐谷浑王族,亦自慕容氏分出,各成大国。其人后皆融合于华夏。

  继鲜卑而起的是契丹,是元魏时才从松辽平原兴起的。继契丹而起的有女真,他的原始居住地稍偏北。继女真而起的有满洲,他的原始居住地在长白山区。从东胡、鲜卑燕、契丹辽、女真(金),到满洲(原号小金,后号大清),原都不过是东北若干部落中的一个,由于他是面向华夏的,向华夏学习,也与华夏斗争。一旦有机会占领华夏的一部或全部,便建成了封建制的大国,作统治中华的贵人,其结果是逐步把自己变成了华夏的汉人。

  当这些面向华夏的强盛民族逐步迁向华夏以后,他们的后方又有若干部族强大起来,并占地为王。如奚、室韦、靺鞨、渤海、索伦、锡伯、鄂伦春等部落。他们与契丹、女真和满族,都可以说是东胡远裔,族源同出于羌,但不应称为羌族。

ranhaer 发表于 2009-3-9 20:13

5楼的内容没法看下去。这是你本人写的吗 ?

thelasthuns 发表于 2009-3-9 22:23

羌确实很重要,有一点我一直没明白,汉与羌如此贴近的血缘,为什么分道扬镳?看来Y染色体确实不是万能的。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9 22:26

原帖由 ranhaer 于 2009-3-9 20:13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5楼的内容没法看下去。这是你本人写的吗 ?
不是我写的,是转载的

现在此越来越觉得西北及中亚地区的O与西羌有关,如果能更深入细分中亚西藏尼泊尔的O3,证明他们O3的STR多样性少,那就可以确定中亚西藏的O3都来自这几千年西羌迁入,从而也可确定几千年前西藏内陆只有D人群.O3是后期迁入的.

joy 发表于 2009-3-9 22:27

回复 7# thelasthuns 的帖子

文化差异阿
想想现在我们对藏人有认同感么?:lol

roxsan 发表于 2009-3-9 23:31

典型的泛羌论,谬之大矣

thelasthuns 发表于 2009-3-10 11:09

回复 11# 3.1416 的帖子

现在也不有某些人, 表面上是汉人, 却认同侗俚的吗?
-------------------------------------------------------------------------------------
也不完全对;这类情况更多是既认同汉人,也认同侗俚,更多的是认同汉人;
侗俚是他的远古血缘,只是精神上的部分认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查出来有侗俚血统,应该允许别人有适当的感情认同

joy 发表于 2009-3-10 11:34

回复 12# thelasthuns 的帖子

我觉得奇怪
为啥不认同台湾土著加马来人呢?:P

kl_david 发表于 2009-3-10 12:08

反过来,如果说三苗生羌,我想也有很多话可讲。

joy 发表于 2009-3-10 12:17

回复 14# kl_david 的帖子

先拿出证据证明古代三苗=现代苗人把

kl_david 发表于 2009-3-10 12:30

回复 15# joy 的帖子

现代苗人直接的追朔也就武陵蛮等 这些族群的祖先据推测主体是三苗

[ 本帖最后由 kl_david 于 2009-3-10 12:32 编辑 ]

海豹海豹 发表于 2009-3-10 13:13

原帖由 joy 于 2009-3-10 11:34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我觉得奇怪
为啥不认同台湾土著加马来人呢?:P
那你为啥不认同日本倭人加蒙古人呢?

joy 发表于 2009-3-10 13:45

回复 17# 海豹海豹 的帖子

我说那些认同侗俚 的,为啥没对同样的百越台湾土著马来人之流有认同感
我跟日本人蒙古人没啥关系,文化上到血缘上,为啥要认同他们?

joy 发表于 2009-3-10 15:01

回复 19# 3.1416 的帖子

北方那些O3 也不能证明自己非胡,更何况山东河南上追五代必有男性O1先祖
都适可而止吧
既然都是文化汉族了,血缘就缺乏意义了

joy 发表于 2009-3-10 15:21

回复 21# 3.1416 的帖子

你确定日本人韩国人学到汉文化了?
不就是一层皮么?

天天向上 发表于 2009-3-10 15:30

原帖由 joy 于 2009-3-10 15:21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你确定日本人韩国人学到汉文化了?
不就是一层皮么?
韩国人不知道,日本人是“神体儒用”,意思很明白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东方历史大族羌族派生出来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