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uo 发表于 2009-4-3 22:37

赵桐茂遗传学报

1991年中国学者赵桐茂等人(遗传学报18(2):97-108)发表了全中国24个民族、74个群体的免疫球蛋白的异型频率分布,发现有两个单体型Gm1,3;5与Gm1;2的出现频率南方人与北方人差异很大,由北向南一个递增一个递减。属于这两个型的人口比率分别是:洛阳(149人受检)28.26%、39.35%;商丘(112人)24.04%、35.48%;厦门(115人)64.55%、21.12%;汕头(110人)58.46%、16.79%;梅县(92人)71.71%、11.76%;广州(144人)74.09%、9.58%;浙江景宁的畲族(120人)75.44%、11.06%。若作较为保守的估计,以商丘、闽客与畲的Gm1,3;5频率 P1,Pm & P2用上述公式计算混合比率 x,则厦门(汕头)人与梅县人分别有21%(33%)与7%的北方人血统。若以洛阳、闽客与畲的Gm1;2计算,则分别有35%(20%)与2%的北方人血统(广州人的北方血统比梅县人更低)。民族的混合是复杂、多元的,取样上也会有误差,结果难以完全一致,但已充分显示闽南人(厦门、汕头)、客家人(梅县)的民族主体都是南方的民族(占七成五到九成以上的基因)。
为什么按这里的说法南方部分和分子人类学不一样啊?

ranhaer 发表于 2009-4-3 23:23

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GM血型的分布有地理特异性,也是属于分子人类学的范畴。

首先,各个突变类型的分布是多重历史事件叠加的结果。仅仅Gm1,3;5与Gm1;2是不适合用作比较两个人群的。 Gm1;2=ax是整个东亚现代人的遗传背景,因此更加不适合。第二,选择的亲本不当,应该使用主成分分析的方法计算。
况且,免疫球蛋白是双亲遗传的,与Y或mt的单亲遗传方式不同。

不过计算的结果也与Y-SNP系统的结果不矛盾:假设来自北方的移民主要为男性,与当地女性结合,经过无数代以后,体质会无限接近原南方人群,在常染色体上北方的成分会不断稀释。像HLA, GM这些可能受环境(疾病)压力选择的遗传标记,原南方类型更会迅速增加。
但是,人类社会是父系社会,所以像梅县汉族,Y-SNP主要为北方来源,而GM血型分布接近南方群体,G6PD缺陷就是最好的例子。

xunuo 发表于 2009-4-4 00:10

回复 2# ranhaer 的帖子

啊?那是不是可以说浙江,广东是越人汉化,福建是汉人越化?

xunuo 发表于 2009-4-4 00:17

回复 2# ranhaer 的帖子

那新亚洲人的体制主要来自老亚洲人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赵桐茂遗传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