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径者 发表于 2012-5-5 22:43

三国时期的“黝、歙短人”

《南史· 卷七十八· 列传第六十八》

  汉桓帝延熹九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来献,汉世唯一通焉。其国人行贾往往至扶南、日南、交址。其南徼诸国人少有到大秦者。孙权黄武五年,有大秦贾人字秦论来到交址,太守吴邈遣送诣权。权问论方土风俗,论具以事对。时诸葛恪讨丹阳,获黝、歙短人。论见之曰:「大秦希见此人。」权以男女各十人,差吏会稽刘咸送论,咸于道物故,乃径还本国也。

大昊 发表于 2012-5-6 07:42

可能就是后世的昆仑奴

songkoro 发表于 2012-5-6 12:18

2# 大昊
《旧唐书》列传一百四七:“自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为昆仑。”
昆仑奴一般有卷发黑肤的特征,这些皖南抓来的短人只有身高描述其它特征不明。

kl_david_sun 发表于 2012-5-7 11:16

本帖最后由 kl_david_sun 于 2012-5-7 11:27 编辑

本地土著濮蛮,也是构成苗瑶系的成分来源(之一)。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2-5-8 04:35

歙(同 吸、摄) 是 收缩 之意,黝 即黑色(但这里引文没用 黟 字)。歙 黟 作为丹阳郡的部落名,可能是音译,也可能是意译,代表一部分土著的体质。

至于“昆仑”,可能是khmer之类的音变,考虑已经有“昆明”的先例。

林邑 即 占婆,占婆国南界在今日的 藩朗 藩切 两市,同纬度向西行入内陆,即到达 西原高地,连接寮国柬埔寨边界,有多个mon-khmer speaking部族聚居,但他们肤色只能算黄,直硬发质为多,门齿以铲型为多,面目轮廓虽然少部分个体比较明显,但总体上不能说是“状若猩狒”。

藩朗 藩切 再向南,才是古柬埔寨 吴哥朝 的疆域,西贡(prey nokor),湄公三角洲,金瓯半岛。这一区块的黄种人面貌,不一定来自“华人移民”,要考虑到,柬埔寨东北部内陆是连着寮国的。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2-5-8 05:36

本帖最后由 Vietschlinger 于 2012-5-8 05:43 编辑

明清文士对大陆南部民族的记载,虽真确性有较大提高,但各家之言还是有些出入,举两例。


明代钱塘人田汝成《炎徼纪闻》:


……又折而東為五屯,藤縣之境也。萬山之中,猺蠻盤據,各有宗黨,而藍胡侯盤四姓為之渠魁,山多縵土,沃而敏樹,諸猺皆側耕危獲,不服租庸。茶山羅運之隩,谺門巃嵸,沈雲晝結,懸蹬回繞,絕壁臨谿,手挽足移,十步九折,其幽崖奧谷,是生狑人,雕題高結,狀若猩狒,散育莽中,不室而處,饑則拾橡薯,射狐鼠,雜蜂蠆蟻蚔,卉衣血食,言語侏■〈亻離〉,雖四姓諸猺亦莫能重譯也。諸猺憨悍難曉,好殺輕生,憚見官府,往往通向化猺,老結城市豪強,號曰招主,自稱曰耕丁。招主復結官府左右為之耳目,漏世緩急,朝發夕聞。大抵自藤峽徑府江約三百余裏,以力山為中界,諸賊往往相通,互為死黨。力山之人善以毒藥傅弩矢,中者立斃,故能東助府江,西援藤峽。


这段文字介绍云浮罗定至梧州藤县一带的瑶族。那边确实很多本地人姓侯。

文中提到的“狑人”,没掌握农业技术,茹毛饮血,根本不能对应近古至现代的任何一个民族支系。作者认为“狑人”不属于瑶族。

这里告诉大家,壮语的lingz(读 灵)就是指猴子。“狑”这一发音,很可能最早是侗傣族群对那些野人的称呼,并且很可能将那些野人同化融入族群内。有趣的是,无论 猴、猩、狒、人 ,都属于 灵长目 ,有个灵字。所以越来越觉得侗傣语是不是有很多讲不出缘由的暗合?!


清代蜀人李调元《南越笔记》:


连州有八排徭,性最犷悍。其臀微有肉尾,脚皮厚寸许,飞行林壁,自号徭公。而呼连人为百姓,自称徭丁曰“八百粟”,言其多也。称官长则曰朝廷,月送结状。至县庭不跪,纳粮则以委县之里长。里长利其财物,与交好。少拂,则白刃相加矣。

有徭目八人司约束。岁仲冬十六日,诸徭至庙为会阆,悉悬所有金帛衣饰相夸耀。徭目视其男女可婚娶者,悉遣入庙,男女分曹地坐,唱歌达旦,以淫辞相和。男当意不得就女坐,女当意则就男坐。既就男坐,媒氏乃将男女衣带度量长短,相若矣,则使之挟女还家。越三日,女之父母乃送牲酒,使成亲。

凡女已字,顶一方板,长尺余,其状如扇,以发平缠其上,斜覆花帕,胶以蜡膏,缀以琉璃珠,是曰板徭。未字则戴一箭竿,发分数绺,左右盘结箭上,亦覆绣帕,自织麦秆帽戴。出入丛箐,首频侧而不碍,是曰箭徭。其领袖,皆赖五色花绒垂铃钱数串,衣用布,或青或红,堆花叠草,名“徭锦”。

女初嫁,垂一绣袋,以祖妣高辛氏女,初配瓠,著独力衣,以囊盛瓠之足与合,故至今仍其制云。《后汉书》言瓠诸子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於宝言:“赤髀横裙,瓠子孙”是也。瓠毛五采,故今徭央徒衣服斑斓。

其性凶悍好斗,一成童可敌官军数人。又善设伏,白昼匿林莽中,以炭涂面,黑衣黑裤,为山魈木魅之状。见商旅则被发而出,见者惊走,弃财物,呼曰“精夫赦我”乃已。“精夫”者,徭之渠帅也。自口至连州四百余里,径路艰险,商旅不敢陆行,行必从水。官军与交通为盗。而徭官岁入其租税千金,纵容弗问。

四方亡命者,又为之通行囊橐,或为向导,分受卤获。其巢窟与连山相对,仅隔一水。官兵至,尽室而去,退则击我。惰归踉跄丛薄中,不可踪迹。拒敌则比耦而前,执枪者前却不常以卫弩,执弩者口衔刀而手射人,矢尽则刀枪俱奋。度险则整列以行。遁去必有伏弩。往时常勤五省之兵征之。

德庆有榃徭山、榃翁山,皆熟徭所居。徭曰榃徭,徭之长曰榃翁也。又有榃马山,徭马之所生,故曰榃马。又,徭人多以其为马。马多力,善走,倏忽百里。故羡之而以为名。

其曰“拎人”者,徭之别种。“拎”犹《诗》所谓“卢令令”也。峱人者,旧居文昌东北百里东峱山。其人如猿,故云峱。《诗》:“遭我乎峱之间。”

    注谓“峱,山名”。非也。峱,犬类也。峱人一作狙人,庄生所谓狙公也。与“拎人”皆高髻雕题,状若猩狒,散居林莽,饥拾橡栗。庄生《赋》“朝三暮四”之言,殆谓是也。


文中提到的“榃”读tam,本意是“小水潭”,不仅是德庆,罗定也很多带榃字的村镇名。

作者这里认为“狑人”是瑶族的支系,但举诗经的“卢令令”似乎不恰当(卢令令是美人)。再者,海南岛文昌东北向行百里已是海面,作者是想指海面上某小岛上有野人还是什么意思?

songkoro 发表于 2012-5-8 05:55

歙(同 吸、摄) 是 收缩 之意,黝 即黑色(但这里引文没用 黟 字)。歙 黟 作为丹阳郡的部落名,可能是音译,也可能是意译,代表一部分土著的体质。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2-5-8 04:35 http://w173496.s40.myverydz.com/images/common/back.gif

《南史》是唐代李延寿写的,歙县、黝县是秦始皇二十六年置的,东汉建安十三年改黝县为黟县,至延熹九年时仍未改名,短人是汉桓帝时抓到的。请教歙、黟是丹阳郡部落名的说法是哪里来的?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5-14 20:35

这段文字介绍云浮罗定至梧州藤县一带的瑶族。那边确实很多本地人姓侯。
   文中
...
      自称徭丁曰“八百粟”,言其多也。称官长则曰朝廷,月送结状。至县庭不跪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2-5-8 05:3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
      这个强大,让人想起《勇敢的心》里面的苏格兰人,呵呵~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5-14 20:39


...
      其曰“拎人”者,徭之别种。“拎”犹《诗》所谓“卢令令”也。峱人者,旧居文昌东北百里东峱山。其人如猿,故云峱。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2-5-8 05:3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
         让人不由得想起海南民谣“海南十八怪,老太爬树比猴快”,呵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三国时期的“黝、歙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