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gsiyebu 发表于 2012-5-10 14:23

山西大同北魏组是否有鲜卑混合?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2-5-10 15:48 编辑

看一下与各对比组的欧式距离,数据:大同北魏时期墓葬人骨的种族特征

陕西仰韶合并组 16.254
晋南龙山文化陶寺组(早期)16.905
晋南龙山文化陶寺组(中晚期) 13.179
晋南龙山文化陶寺灰坑组 24.057
山西天马-曲村西周 8.850
陕西长安唐代组 12.104
华北组(山西河北近代组)13.763

东大井拓跋鲜卑组与以上各组欧式距离:

山西大同北魏组 21.362
晋南龙山文化陶寺组(中晚期)24.921
山西天马-曲村西周 25.096
晋南龙山文化陶寺组(早期)28.822
陕西仰韶合并组 29.478

可以看到,北魏组与周代组的遗传距离最近,期间的人骨资料尚较少报告,但仍可以推测自周代指北魏,山西地区的种系特征还是较为一致的。

另一方面,尽管北魏组与拓跋鲜卑组差异较大,但让较此前的古代种系更近一些鲜卑人。

这样,北魏汉族血统主要仍继承于此前的土著居民,但同时存在一定偏向拓跋鲜卑的趋势,暗示鲜卑人的混合。

另外,拓跋鲜卑从北方迁徙到长城沿线,也并不是把内蒙古中南部土著的各系居民都赶尽杀绝,而显然首先汇入或者同化他们,再南下中原。如同,此前的南匈奴与北匈奴并不同种,而接近此前的古华北类型的戎狄系族群。估计拓跋鲜卑带入中原的平民阶层的鲜卑人,仍然是以南匈奴或者戎狄的血统为主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山西大同北魏组是否有鲜卑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