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4-14 16:28

试探吴方言对古日语的影响

作者:黄建香(上海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发表时间:2004-08-25
[摘要]日语起源于汉语。作为与古代日本交流最活跃、最方便的地区,吴地方言对古代日语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本文结合吴方言和古日语,对双方的形容词特征进行了比较研究,并详细考察了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形容词,从一个侧面肯定了吴方言对日语的巨大的渗透作用。


一、前言

有幸因工作关系接触过日本的许多史料,偶尔在镰仓时代的《源氏物语》注释书中看到“行李”一词上以片假名注音为アンリ、把“父亲”称做デデ的例子,甚是惊讶,随即问在座的日本学者其意,均做苦恼样,再问中国学生得到的也是似是而非的解释,当时的心情就像中了たからくじ一样,初次为出生吴地能占这方面的便宜而沾沾自喜。因为只有在吴地方言中才发“行李”为angli,称父亲为daidai。大家都知道,数字“二”日语和吴语的发音是一模一样的,都读ni。吴地范围很广,包括上海、江浙的大部分地方以及福建的一部分,各地发音略有不同,但互通互懂。实际上像“二”这样雷同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古日语中的“千”都读ち,如“三千”读みち,“千束”读ちづか,现在北海道的地名“千歳”仍读ちとせ,接近吴语的“千(qi)”音。数字“十”(そ)的发音也接近吴音,“三十”“四十”“五十”“六十”“十代”分别读みそ、よそ、いそ、むそ、そしろ。现代日语里把“五”和“御”发音为go,通过与吴语的比较,发现古日语中它们的发音接近吴音,都是鼻浊音。吴语中“五”发鼻浊音η,古日语参考此音标记为ご,但读音很可能不读go。关于“御”字,古日语中有お、おん、おほん、ご、み等多种读音,表示客气、尊敬,当然这也是受吴语的影响,现在对成年女性上海话中敬称为“阿姨”、普通话中敬称为“大婶”之类,而吴地的某些乡下仍客气地称中年女性“η娘”,称祖母、姥姥为“η奶”,江浙的大部分地方称妈妈为“m妈(姆妈)”。吴语的敬语接头词η与m到了日语中自然而然变成了お、おん、おほん、ご一类和み类,所以把古文里的“御”字读成go是缺乏考证的。关于这一点,在日本古语研究界颇有争议,有一种观点认为,即使文字标记上没有ん,但是古人在读的时候极有可能读做おん或者おほん等,现在遵从这一观点大多数文言文课老师都主张加拨音ん,而吴语中“η娘”“η奶”“m妈”等的前缀鼻音也为此提供了极好的佐证。还有,吴语的“日脚”成了日语的“日(にち)”,“阿拉”“伊拉”的“拉”表示复数,日语中像われら、かれら、おまえら的ら也表示复数。再有,古语学者严格区别假名文学中的“よろし”和“よし”、“わろし” 和“あし”,不由得想起吴方言尤其是上海话里的“西”“来西”的用法。受好奇心驱使,长期以来对日本古语及吴方言作了详细的调查与比较,发现两者之间存在许多相似之处。在日本的上古时代吴语就漂洋过海在岛国生根,成为土著语,乃至在日本把吴音也叫“和音”,即日本固有的语音,“汉音”和“唐音”是继那以后才进入日本的。吴语乃方言,资料记载微乎其微,但是从现代吴语和现代日语中仍能窥见到古代吴语对日语的不可磨灭的起源性影响。语言随文明的进步也在不断更新,只是有的词更新得很快,有一些则较慢。在此不想涉及太广,仅就两者的形容词特性做一番比较探讨。倘若从特殊的视角搞这样的研究能够有助于了解日语受吴语的影响以及各自的发展规律、并帮助理解两国有关史料中的疑难之处的话将会深感荣幸。
二、比较“し”“ろし”和“希”“来希”

古日语形容词的特征是通过与接词组合或者重复使用来加强或调节语气。接词有接头词和接尾词,如か弱し的か,人めかし的めかし。文字重复大体有AAし式和ABABし式,比如:福福し、深深し、正正し、呆け呆けし、神子神子し、まめまめし等等。先来从形容词的词尾寻找一些普遍性,日语的形容词词尾在变成い之前基本是し,无论哪一种词尾都没有具体的意思,只起到语法的功能。据调查,在古代形容词是按需制造的,只要需要,许多名词之后加し便成了形容词,像“物し”、“人し”、“爱し”等等。古日语的形容词词尾除了主要的し以外,还有极少数一部分词尾为じ或い,如すさまじ、时じ、我じ、むつまじ、労労じ、大きい、ねつい、化けらしい、でかい、でっかちない、せからしい等等。看起来极普通、简单的し本文却要复杂化地探讨一下

吴语的形容词中有跟日语し在发音和用法上近似的接尾词。如:红稀稀、神经希希、贼蹋希希、妖怪希希、戆大稀稀、瘦希希、寿希希、痛希希、辣希希等。用“稀”也罢,“希”也罢,都是同一词的表音字。与此近音的还有“丝”、“血”、“兴”等,例如,寒丝丝、吓丝丝、木兴兴、木血血、呆兴兴等。还有“来西”也是常用的形容词词尾。小时侯,常闻父辈一代的人憧憬从未到过的大上海时说:“上海苹果多来西。”食物不足的年代,苹果是病人才能享用的奢侈品,小地方的人梦想着到了上海就能吃到许多许多的大苹果。这些词尾在当今吴语中依旧富有生命力,比如:“公共汽车夹来西。”“男朋友个子矮来西。”“伊心坏来西。”“阿婆好来西。”

关于“来西”,《嘉定县续志·方言》曰:“感叹助词。如:鼻闻香臭,则云香来些,臭来些,有时仅云香来,臭来。身感冷热则云冷来些,热来些,或仅云冷来热来。按:来些即诗小雅‘来思’遗。‘思’字古读些,流传日久,伪‘些’为‘死’字。北音近‘思’,南音近‘些’,些、死实一音之转。”现在吴语中标记的“来些”、“来希”、“来兮”、“来西”、“来喜”,均属一词。《诗经》中“思”是最普遍的语气助词之一,如《国风?汉广(一)》:“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诗经?小雅》中“来思”用例不少,如“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采薇(六)》;“今我来思,雨雪载涂”《出车(四)》;“尔牧来思,(中略)尔羊来思” 《无羊(三)》等等。《诗经》中“来思”并非是熟语,“来”就是“来”的本意,“思”是普遍性的语气词,只是两字的组合较多,且读音也富乐感,渐渐地“来思”就成了一个固定的语气词,沿用到现在成了形容词的词尾。而“来”字早已失去了其本意,现在已发展到单字“来”也可用做语气词或形容词词尾,比如:“天热来邪气。”“物事好来话勿出。”当然,在现代吴语中“来”和“希”已活用成多种形式,作用也由表达语气而转化至表现前接形容词的程度。理论上讲“来”和“希”都是削弱形容词的程度的,以“好”“坏”为例由弱至强表示程度如下:



好希希→好来→好来希→好



坏希希→坏来→坏来希→坏

但是实际使用当中表现出这样的倾向:



好希希→好→好来→好来希



坏希希→坏→坏来→坏来希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4-14 16:29

日语里在解释古文时严格区分よし和よろし、あし和わろし的用法,可以说是古语解说的一个特例。よし就是よい,よろし是まあまあいい;あし是わるい,わろし是まあまあわるい之意。显然后接ろし缓和了“好”“坏”的程度。现在被认为属日语固有的这些特征不能说跟吴语没有关系。吴语“来希”的特征在古日语中不仅仅反映在极个别的例子上,有的经过时间的磨练音变为らし、るし、ろし等形式。像めづらし、つやらし、似つこらし、ひすらし、平らし、したるし、しるし、せつろし、ちょろし、とほしろし、のろし、陳くろし等等。古日语中,“よろし”由“よらし”、“わるし”由“わろし”、“愛くろし”由“愛くるし”转化而来,“むるし”是“もろし”、“かるし”是“かろし”的元音交替形,很显然,在古代并不严格区分ら、る、ろ等。还有,由动词派生形容词时一般依照动词未然形接し的规则,像四段动词“なやむ”派生“なやまし”,“好む”派生“好まし”,“喜ぶ”派生“喜ばし”等等。但是“好まし”也说“好もし”,而四段动词“装ふ”的派生形容词并非“装はし”而是“装ほし”。因此元音アイウエオ之间是可以交替使用的,要追问是如何交替的,很难找出一定的规则,像ひすらし那样略ら为ひすし的情况也有,我个人认为元音交替或形容词转化现象可能由习惯或区域差造成。语音也在潜在地发生变化,像吴音的“好来希”在读音上也已偏离了古代的发音,比较接近现在的普通话音,“好”字在古代发“幽????晓?上”音,“来”字则发“之???来?平”音。语音上不可能完全一致,但从近音近义上仍能找出令人惊讶的规律。虽然日本国语学上不把ろし等当作形容词的词尾,根据活用规则只把し作为词尾,而且以ろし等为词尾的形容词也并不很多,但是“好”“坏”作为判断是非的最具代表性的两个,作者认为よろし和わろし秉承了吴语“好来希”“坏来希”的用法,从意思和接续方法来看ろし应作为一个部分来讨论。

よし、よろし可以认为是由共同的词根よ构成的近义形容词,あし和わろし的词根汉字都标记为“恶”字,发音不同,前者受汉音影响,后者受吴音影响,但也可以视做由同一词根构成的近义形容词。关于よろし和よらし《岩波古语辞典》的解释是:

よらし 宜し ヨリ(寄)的形容词形。原义为想靠近。ヨリ(寄)与ヨラシ的关系类似于アサミ与アサマシ、サワギ与サワガシ、ユキ(行)与ユカシ的关系。适当的、好的。

よろし 宜し 形容词ヨラシ之转。想往那个方向靠近之意。与ヨシ(良)用来积极地下好的判断相对应,感觉不坏、还算恰当、达到了一般水准之意。

本文无意推翻《岩波古语辞典》的解说,但站在“比较文化”的立场,不禁要推敲某些地方。其一,“宜し”和“寄り”的词根虽都读よ,但是从汉字学上和意思上没有什么联系。其二,因为アサマシ由アサミ派生等例子就断定“宜し”由“寄り”派生而来,缺乏充分的根据。照此推理,“辛し”得由“狩り”或“借り”等的某个变来,“弱し”必须是“よひ”(醉)、“みじかし”必须是“みじき”变来。古日语的解释从汉语、吴语中孤立出来考虑必定是不完整的。

与现代日语的形容词只有イ活用不同,古日语的形容词有ク活用和シク活用两种。比如:良し、速し、白し、辛し、面白し等等为ク活用,あ(恶)し、よろし、うれし、ほし、恐ろし、くるし等等为シク活用。ク活用的形容词在现代日语中基本是把词尾し变成了い,シク活用的则基本是在原来的词尾し之后加了い。古语当中有这样的区别很有可能与吴语的“希希”和“希”的区别有关。吴语形容词中的“希”起源于《诗经》里的语气词“思”是不容争议的,现在,词根+希的用法极少,像《诗经》中那样把“思”作为独立的语气词使用的也不多见,大多是“词根+来希”或“词根+希希”的形式。像“木希希”、“木来希”;“戆希希”、“戆来希”;“神经希希”、“神经来希”等。“希希”和“来希”在意思表达上仅有一些微妙的语感上的差别,前者较之后者程度稍轻。到了日语中慢慢地演变为只起语法上的作用。严格来讲あし(恶)、よろし这一类シク活用形容词的基本形应该是あしし、よろしし才妥当吧?

另外,古日语解说中“清ら”“清げ”也是具有鲜明个性的一组,对此古语学者的观点是比较一致的,认为“清ら”表示华丽、高贵,是第一流的美,与此相应“清げ”指表面的美丽。他们是由形容词“清し”派生出来的同根语。“清し”表示事物洁净、无垢、透明,而“清ら”“清げ”用于形容人物的容姿、气质等。现代日语中分别演化为形容词“清い”、形容动词“清げ”、“清らか”。通过调查,发现同一个词根下既可以接し,又可以接げ或ら的只限于形容词性的词,如:“悲し”和“悲ら(悲しら)”,“薄し”和“薄ら”,“寒し”和“寒ら”,“速し”和“速ら(か)”,“高し”和“高ら(か)”,“めづらし”和“めづらしげ”,“にくし”和“にくげ”等。它们之间根本的区别在于し、げ、ら,这三者都作为接尾词用来表示事物的性质、状态等的不同程度。这同吴语的“希”、“眼(ηai)”、“来”的用法非常相似,如果用吴语表示程度递进,应该是:清希希→清眼→清来。“眼”用于在比较的基础上反映程度,稍微、一点点之意。如:“迭件衣裳颜色鲜眼。”“汽车比脚踏车要快一眼”。“眼”还接在动词之后,如:“买眼水果。”“做眼生活。”“来”表现的程度要深得多,如:“东方明珠高来。”“马戏表演滑稽来。”因此,し、げ、ら起先的语法地位应该是平等的,し渐渐地演变为形容词的活用词尾,げ和ら则发展成一部分形容动词的固有部分。把“清ら”和“清げ”区别为内在美和外在美,或者第一流美和第二流美是现代人作出的归纳性解释,把普通的ら和げ神秘化了。

概括地讲,古日语中赋予形容词普遍特性的し的词源极有可能来自吴语的形容词词尾“希”,“よろし”等的“ろし”虽然只代表了少数形容词的特征,但近似吴语“来希”的用法,可以推测“希”“希希”“来西”在古代吴语中就是非常普遍的形容词词尾。其他的一些词尾像“眼”、“来”等也以不同的形态在日语中被保留了下来。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4-14 16:30

三、比较“介”、“煞”、“忒”和“か”、“さ”、“た”

前面提到了形容词的接尾词,接下来要看看接头词。日语形容词词尾因语法上的活用更体现其重要性,但是从词源学的角度看,接头词和接尾词是同等重要的。古日语里最常见的接头词有か、さ、た三个。像か弱し、かぐさし、か黑し、か细し、か易し、さ遠し、さまねし、た遠し、たやすし、た弱し等等。在现代日语当中 か弱い、か黑い、か细い、か易い、たやすい等仍然使用。か、さ、た除了做形容词的接头词以外还可以做名词及动词等的前置,这样的例子特别多。比如:か青、さ百合、さ衣、さ身、さ猪、さ麻、さ小舟、さ小峰、さ青、さ丹、さ山田、さ走り、さ婚ひ、さ寝し、さ寝らく、さ寝、さ渡り、さ残り、た遠み、た長、た童、たゆたに、たゆら、たもとほり、た比べ、たばしり、た忘れ等等。由此可以推断か、さ、た最初不是做接头词用而是被当做副词使用的,只是渐渐地与某些形容词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被当成了接头词。早先做副词使用修饰名词、形容词、动词等,表示程度,这与吴语中三个典型的程度副词“介”(ka)、“煞”(sa)、“忒”(te)分别有显著的共同点。

吴语中“介”相当于这般、如此、多么等意,如:“介好”“介多”“介热情”。“忒”相当于非常、过分、过度之意。如:“忒热”“忒老实”“忒长”“忒狡猾”。“煞”相当于非常、极其、极度等意。如:“煞白”“煞清爽”“煞难吃”。如果由低到高表示程度的话应该是:介→忒→煞。这三个副词基本上可修饰所有的形容词,是强调对亲自所见所感的事物、现象所发出的感想。下面对以上三者分别进行探讨。

“介”不仅置于形容词之前表示程度,还可以放在形容词或动词之后,回答对方提问或者把自己确知而对方不知的事情告知对方,起到强调作用。如:“好介”“近介”“夜头冷介”等,有时接在少数形容词之后,只起到调整语气的作用。如:“侬慢慢介讲”“侬当心介走”,这种情况“介”可有可无,有“介”语气显的较缓和。日语当中也有か做词尾的用法,あきらか、さやか、にこやか、のどか、ゆたか、なだらか中的か与接头词か属同根,接在表示事物的性质、状态的拟态词之后,加强对状态的感觉,现代日语把这类词都归类入形容动词,か不再具有实际的意义,只代表一部分形容动词的共同特征。前置か则用来强调事物的性状,与副词“介”的意思是完全一致的。前置か还表现出转化为け、后置か表现出转变为け或げ的现象。比如:け清し、け高し、け近し、けすさまじ、けむつかし、あきらけ、さやけ、さむげ等。音变之后意思没发生什么变化,这与吴语由于地域差把“介”(ka)音变成kai、ke、ηa、ηai等道理是一样的。对“か青”、“さ青”、“さ丹”和“た長”等尤其值得注意,它们都没有后接し,反映了带词尾以前的形容词的面貌,也反映了し并非形容词的固有部分这个事实。

吴语的副词“煞”的字义与普通话的同一字比较接近,然而用法与普通话有较大的不同。除了置于形容词、动词前,表示事物的性质、动作的状态以外,还普遍用于形容词、动词之后,意思跟前置相似。像“煞好”与“好煞”、“煞做”与“做煞”、“煞笑”与“笑煞”等表达方式不同而已,意思是一致的。日语的さ也大致表现出这两种用法,但修饰的范围更广泛,可以做名词的前置和后置,这是吴语里所没有的。后置的用例有あふさ、横さ、きるさ、かへるさ、往くさ、来さ、よさ、よろしさ、はなやかさ、悲しさ等。前置さ迄今意思不明,后置さ古语辞典里解释为接名词时表示方向,接动词时表示动作的场所和时间,接形容词时表示性质、状态和程度。通过与吴语的比较,加上通过比较“か青”和“さ青”、“さ遠し”和“た遠し”、“か易し”和“たやすし”、“か弱し”和“た弱し”、“か長し”和“た長”、“さ走り”和“た走り”等,认为か、さ、た之间存在某些联系,它们应该属同一类的词。因此,既然前置か可以表示事物性状的程度,那么前置さ也可以解释为表示性质、状态的程度。这样的话,“さ遠し”就是“煞远”,“さ走り”就是“煞跑”,“さ似”就是“煞像”。由于“煞”表示的程度最深,是否可以认为さ做名词的前置时,反映了该事物的某方面性质“极其”的程度。如果这样,“さ百合”可能是极美丽的百合,“さ衣”可能是极上等的衣服,“さ山田”可以是无比广阔的山地。

“忒”修饰形容词和动词,现在仍普遍使用。如:“勿要忒潇洒噢”“伊忒买力”“忒要面子”“忒管东管西”。但是日语的た与さ一样被当作意思不明的接头词。这些词在国语学上取意时都是撇开接头词的,这更加说明た、さ同か一样只起到表示程度的作用。通过比较可以窥见た具有与“忒”近似的用法,以“非常”“十分”等意解释是最合理的。“た遠み”可能是“忒远”、“た長”为“忒长”、“た童”为“忒小个小人”、“たもとほり”为“忒绕圈子”、“た忘れ”为“忒忘记”、“た比べ”为“充分比较”之类的意思。

可能纯属偶然,有些场合か、さ、た已完全融合进了形容词当中,像“辛し”原本可能是“介辣”,“痒し”或许是“介痒”,“高し”对应“忒高”,“怠し”(たるし)对应“忒累”,“たのし”对应“忒闹”。吴语中还有许多其他的表示程度的副词,如:邪气、老、穷、赫、蛮、葛呢、夷要、夷加等。有些老式的副词现在老年人中或农村仍使用,如:邪、老、加二、葛呢、夷、轧辣、倘盲。古日语中也依稀残留它们的影子,比如しゃ首、しゃ面、しゃ喉、しゃ尻的しゃ接近“邪好”“邪头”“邪眼”等的“邪”;けに相当于“加二”;たぶん酷似“倘盲”,等等。有些词到了日语中意思被完全曲解了,形容词“豪扫”(ao sao 或hao sao)在吴语里是“快”“赶快”之意,日语中的“おそし”却是“慢”的意思。而“蟹呀”(ha ya)是“慢”的意思,日语的“はやし”却成了“快”之意。“美味しい”是由古语シク活用形容词“いし”加接头词お变来的,在吴语中寻求“いし”的词干い的词源的话应该是动词“食”(yi喂食之意)吧。“面白し”的汉字认为是表意字,可能字源是吴语的“白相”(玩之意)或“好白相”(有趣、好玩之意)。江浙一带乡下仍把婴儿用餐时套在外面的衣服称做“裁板”(sai bai)或“板板”(bai bai ),古日语中衣服统称べべ,在古吴语中大概“板板”概指“衣服”的吧。这样的例子不少,在此不一一赘述。

吴语在现代日语中的残留已越来越少,在此虽然只是对形容词的特性作了较为浅显的比较,但是从一个侧面也足以反映出古吴语对日语的巨大影响和在日本文言文中的特殊的地位。(完)

kl_david 发表于 2009-4-14 17:59

日语起源于汉语?
第一句就错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4-14 21:10

我希望诸位能对这篇文章的一些论据和结论给出一些看法。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当然也欢迎有理有据的反驳意见。

江淮儒士 发表于 2009-5-5 15:49

日语就是通古斯的骨头加上各个时代汉语的肉(汉字借音)

xunuo 发表于 2009-5-5 15:55

日语就是通古斯的骨头加上各个时代汉语的肉?----------现代语言学家都没下过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啊?:lol

东越木香 发表于 2009-5-5 16:33

日语是 南岛语(语音)+通古斯(语法) 的一个混合体。

gim 发表于 2009-5-5 16:59

通篇假名,看不懂。不过,"二"和"五"的发音和我们那儿还挺像的。这估计是受古汉语的影响。

polyhedron 发表于 2009-5-5 20:08

這篇文章太民科了,完全是靠著一些假象,很多情況是完全能用中古漢語解釋的。有時候是吳語和日語都保留了中古漢語的一些特徵(比如“二”讀ni),有的完全是撞上的(比如吳語的“千”完全是漢語音規則變化,演變中改變了元音而韻尾-n脫落,而日語相應的同源是sen(音讀),chi (<- ti)音是和語詞,即訓讀)。

我不敢說日語沒有受吳語的前身影響(相反,這種可能性很大),但從研究方法上,遠不能簡單通過現代音的接近來想當然地臆測。如果是我來研究,首先挑出吳語和日語裏非中古漢語的成分(對於日語就是訓讀),然後再根據歷史上元音輔音的對應關係和音變規律找同源詞。

不要忘記一點,因爲日語音系非常簡單,就50音(濁音、撥音、拗音、促音是後來的),如果用單音節詞來蒙"同源詞“,即使意思全同,隨機撞上的概率就有1/50了,如果語義允許放寬,元音、輔音又可以稍加轉變,隨機撞上的概率可能就有1/5了。所以一定要嚴格檢查。

綠兄弟,你在日本的話,可以看看我教程的http://www.youtube.com/watch?v=7rHFPt1851w 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wVpXsf4piY 這兩課,對中古漢語有點兒瞭解,然後找出中古漢語分別和吳語(文讀、白讀)和日語(漢音、吳音)的演變規律,後面的再慢慢研究。

[ 本帖最后由 polyhedron 于 2009-5-5 14:13 编辑 ]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5-5 20:30

原帖由 polyhedron 于 2009-5-5 20:08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這篇文章太民科了,完全是靠著一些假象,很多情況是完全能用中古漢語解釋的。有時候是吳語和日語都保留了中古漢語的一些特徵(比如“二”讀ni),有的完全是撞上的(比如吳語的“千”完全是漢語音規則變化,演變中改變了元音而韻尾-n脫落,而日語相應的同源是sen(音讀),chi (<- ti)音是和語詞,即訓讀)。
我看是高估大家了,这篇文章主要探讨的是吴语与日语形容词的相近与变化规律,中间出现很多假名,可惜大家多不知道假名发音,整个讨论的方向都错了。

剪径者 发表于 2009-5-5 20:43

还没细看,不过开头的一些说法确实削弱了全文的说服力,如“日语起源于汉语”、“数字‘二’日语和吴语的发音是一模一样的,都读ni”等

最后一个 面白 不是起源于日本的神话故事吗?

polyhedron 发表于 2009-5-5 20:54

原帖由 Greenbrothers 于 2009-5-5 14:30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我看是高估大家了,这篇文章主要探讨的是吴语与日语形容词的相近与变化规律,中间出现很多假名,可惜大家多不知道假名发音,整个讨论的方向都错了。
吳語這個“兮兮”或者“稀稀”來源是什麽?不論是否漢語詞彙或是吳語底層,吳語在比較晚近的時候(現在也許也有遺存)還是區分尖團音的,不論“稀”(中古漢語hioi)或者“兮”(中古漢語ghe)都是團音,也即近代是/hi/音,而非/si/音,“西”、“息”之類的纔是/s/聲母。而日語的si明顯是sa行兒非ha行(ha行是中古日語/p/演變來的)。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5-5 21:45

原帖由 polyhedron 于 2009-5-5 20:54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吳語這個“兮兮”或者“稀稀”來源是什麽?不論是否漢語詞彙或是吳語底層,吳語在比較晚近的時候(現在也許也有遺存)還是區分尖團音的,不論“稀”(中古漢語hioi)或者“兮”(中古漢語ghe)都是團音,也即近代是 ...

日语在近世的时候只有f/h不分,从来就没有p/h不分的啊?

吴语到现在还是分尖团的。

polyhedron 发表于 2009-5-6 05:44

原帖由 Greenbrothers 于 2009-5-5 15:45 发表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日语在近世的时候只有f/h不分,从来就没有p/h不分的啊?

吴语到现在还是分尖团的。
日語p變h發生比較早,應該是在中古後期了,我的教程裏講了。所有漢語幫、滂母還有並母的漢音(普通話多數讀b, p, f聲母)都不讀pa行而讀ha行了,只有促音和部分撥音後的保留/p/音。你仔細找找就知道,日語非近代外來詞的或者擬聲詞的,不論漢語和語,帶圈的pa行一定都在促音和撥音之後。p->f->h->0是阿爾泰語常見的現象。曾經不分,不說明現在還不分。

gim 发表于 2009-5-6 06:35

回复 16# polyhedron 的帖子

这个可能不是日语或者朝鲜语自己的变化,而是跟随汉语一起变的。
我家乡话就是“飞”白读【pui】,文读【hi】。pui日常口语中比较常见,hi出现于文读音如飞机【hikei】中。
北方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即便汉人政权被赶到了南方,当中原故地光复之后,新的北方方言又会成为标准语,向南方扩散,江浙一带没有大山这道屏障阻隔,北化往往比较彻底。而福建刚好相反,底层的读音不容易被替代,最后造成很多文白异读读音。
类似的有
         白读             文读
放      /poung/                /hung/
分      /pung/               / houng/    (传统上是n韵尾,现在已经合并了)

polyhedron 发表于 2009-5-6 07:14

p -> f,或者說重脣變輕脣是漢語大多數方言發生的,閩語沒有發生。發生條件和日語是不同的。日語是所有pa行字一起變成/ɸ/(我上面寫f只是約略的說法,實際應該是雙脣擦音/ɸ/而非脣齒擦音/f/),隨後變成ha行/x/,而且是只變清音不變濁音。漢語只有脣音的部分“三等字”變成脣齒擦音/f/,而且其它雙脣音,全濁和次濁音/b/和/m/也變成了脣齒音/f/或/v/(粵語m未變),不論演變的字和結果,北方漢語和日語都是不同的,說明日語不是和漢語一起變的。閩語沒有發生重脣變輕脣的變化(白讀),缺乏/f/音,文讀是在北方那部分字變成/f/以後又借入成爲/h/的。所以閩語文讀能讀/h/的原脣音字只是北方變成f聲母的那部分,而不像日本那樣“波”“變”“半”之類也能變成ha行字。閩語文讀和日語“飛”都讀hi純屬巧合,演變道路和原因不同。朝鮮語到現在仍沒有/f/音,所有/f/都學成/pʰ/(很多韓國人說英語也這樣)。

[ 本帖最后由 polyhedron 于 2009-5-6 01:18 编辑 ]

剪径者 发表于 2009-5-6 08:28

看这个:
http://www.utougi.com/hogen/pon.htm

P音「ぱぴぷぺぽ」
      ↓
F音「ふぁふぃふふぇふぉ」
      ↓
H音「はひふへほ」

据说早期的读法在琉球话还有保留。

englandlongbow 发表于 2009-5-6 12:13

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的确不严谨,应该是日本文字起源于汉字,但是日语却和汉语在结构上区别明显。

至于语音,日语中的确有相当多的发音和中国南方方言很接近,包括吴语、闽南语和粤语。吴语就不用说了,文章里面已经列举了不少例子,我再举两个和闽南语、粤语的例子:

日语中的“老师”,写作“先生”,日语的发音是“Sen-Se-i”,而闽南语(潮汕语)的“先生”发音是“Sen-Se”,二者的相似度在95%,口语中几乎难以分辨。

日语中的“电话”,发音是“Den-Wa”,而粤语的发音是“Din-Wa”,二者的相似度在80%。

我本人几乎不懂日语,仅仅在大学时选修过一个学期的日语,刚刚学会五十音图,已经一些简单的问候语、单词、问答句式。由于我是潮汕人,因此对日语中的一些近似潮汕语和粤语的发音非常注意。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日本古代的确是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交流密切,也反映出南方方言对中国古代语音的保留印迹。

gim 发表于 2009-5-6 15:41

回复 18# polyhedron 的帖子

/ɸ/这个音我们那儿也存在,如福建的福我们读/ɸu/而非/hu/。我们村以前交通不是很便利,往北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镇上,往南只能坐船,2000年后才通车。隔壁村与我们村说一种与城里口音不大相同的方言,老一辈保留m韵尾,这在闽东话中是很少见的。 可能是因为以前对/f/这个音掌握的还不是很好,觉的我们那儿这个声母和普通话是一样与城里不同,小时候能村里来外地人时,他们发的是非常洪亮的/hu/,而我们发这个音时,在能明显感觉到不同,就是双唇产生一个音阻,并且嘴唇向外撅。

我并非是要强调日语和朝鲜语的变化肯定是受到汉语的影响,/ p /变为/ h /而且还要刻意模仿/ f /这个读音,经历/ɸ/这个读音是必然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巧合。既然你说这个p->f->h->0是阿爾泰語常見的現象,那不知道除了日语和朝鲜语之外还有哪种语言也有这种情况?

我看过不少你做的视频,精神可嘉,能把一种擬构的古汉语说的那么流利的确不简单。闽语其实很复杂,各个地区都不相同,传统上很少专家会把研究重点放在城市地区,但真正保留古语特征的是在偏僻的乡下。北语对闽语的影响是像滴墨水,向四处扩散。首先是大城市,然后大城市影响城镇,最后才到农村。并不是距离近的语言就近,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市位于福州北面,福州市南面的永泰县与我们的方言反而更相近。

我也是一名语言爱好者,但更多的是关注我们当地的方言,差不多和闽东话相关的资料我都看了,对于闽东方言北片的研究是远远未够的,因为很少有当地人从事这语言方面的研究,外地学者的研究有一定的局限性。而对于你们来说,只能通过网络或者书籍来了解。

关于日语和朝鲜语,除非出现汉字,不然我是看不懂的。你说的什么pa行、ha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google搜了一下明白一点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我所亲身经历的,而非纯理论上的研究,同时也希望这些对你这位古汉语狂热者有一些帮助:) ,不要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其实我挺敬佩你,这年头执着的人不多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试探吴方言对古日语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