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13:42

十日考

十天干十二地支(先秦称十日十二辰)搭配的干支纪日(年)法,是中国的基本文化元素之一,延续时间大约与另一中国基本文化元素的汉字一样长。干支的起源,至今仍未彻底解决。查相关文章,只有郭沫若几十年前的《释支干》有过探讨,然而也仅此而已。后来人或反对或赞成,大多不脱离郭的囿限。在这里,笔者通过对商人的日名制的研究提出天干(或十日)起源于商初族名。
    商人除了私名以外,还有一个带天干的日名流传于世。比如汤日名为大乙,纣日名为帝辛。商人日名之由来,张富祥先生的《商王名号与上古日名制研究》叙述甚详。不过张文只提日名的由来,不涉及天干是怎么起源的。我们先来辨析商人日名的特点,这有助于探索天干的来历。关于日名的来历张先生提及前人的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点,分别加以评析:
    生日说、死日说、卜选说、次序说;这几种说法我们合并讨论。所谓生日说就是“殷家质,故直以生日名子也”(《白虎通义》)。死日说正好相反,以死的那天的命名。卜选说则认为是死后占卜确定的。这三者的共同问题是不能解决商人日名的分布问题。即商人的日名具有偏向性,不是平均或随机分布的。比如自上甲以来商直系18王中,甲乙丁三个即占去14王。但人的生日或者死日不可能这么极端。次序说一说是类似今天的老大老二,一说是致祭的次序,不过商直系王中老大老二老四很多,老三却一个都没有,未免太偏心。至于致祭的次序说得无比复杂,无法验证,不提也罢。
    庙号说、祭名说,说商人的日名类似于后世的庙号,到了周公以后才废止。但是庙号都是有意义的,十干有何意义呢?何况商人是有庙号的,比如高祖、高宗、中宗、武祖等等。祭名说则认为“殷之祭先,率以其所名之日祭之,祭名甲者用甲日,祭名乙者用乙日,此卜辞之通例也”,将甲骨文中的事实复述了一遍,但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等于没说。
    庙主分类说。张光直的名文《商王庙号新考》提出商王室由政治势力最大的两大族群轮流执政,以日名分类,一群由甲、乙、戊、己组成,一群以丙丁壬癸为日名。剩下的庚辛暂不分类。张光直氏认为商王室仍属于母系社会,两群人互相通婚,王位由舅传甥,不是父传子。这一说法引起轩然大波,反对者众,但是他也启发了后来人的研究。不过张的假说太过激进,比如商的王位由舅传甥,不是由父传子。这恐怕与日名反应的不符。商人祭祀重视直系,甲骨文中常见父丁,父乙之名。看来张氏得将甲骨文中的父都解释为舅舅才行。此外,两个群的分派主观痕迹太明显,难以服众。
    张氏假说虽然牵强,但他发掘出的事实值得重视。比如父子不同日名的现象。史记记载商31王,每个王都有父亲,存在31对父子关系。如果商人不刻意避免父子同日名,那么这31对父子不同日名的概率为0.9^31=3.8%,是个小概率事件。看来商人确实避免父子同日名。与之同理,尽管先妣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不过从确定的来看,夫妻也是避免同日名的。这就引出有意思的事,是否母子同日名呢?确实存在这个痕迹。比如大乙有妣丙有子外丙,大丁有妣甲有子大甲,大戊有妣壬有子外壬,沃甲有妣庚有子南庚,祖丁有妣庚妣甲有子盘庚阳甲。这似乎表明,日名是母系传承的。当然,此说目前还有些问题,比如叫乙丁的王很多,但叫乙丁的先妣却很少。是否商人正妻避免娶自这两个氏族的?
    说到夫妻异日名,大家会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不就是和周以后的夫妻不同姓一个道理么,只不过日名是母系传承而姓是父系传承。由此看来,日名和姓具有类似的性质。张富祥先生说日名中的天干是“母系分宗”的标识,是有道理的。不难发现,日名中天干放在后面,和后世之姓一样,比如文嬴、孟姜。十日之中有两个还出现在周代的姓之中:己与壬。日名和姓的关系,可见一斑。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拿十日作为母系分宗的标志?为什么不拿十二辰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呢?可以发现,所有讨论日名的文章,都不涉及天干的起源,都认为天干的存在是不证自明的事,而日名依附于天干。如何给母系宗族分配日名?就复杂而又难解了。
    笔者提出另一个解决方案,我认为十日起源于族名,用于纪日反在其后。道理有二,第一,作为族名的十日它具有自立性,而用于纪日的十日的自立性无法找到,虽然目前还无法否认其可能性;第二,这些族名,主要分布于豫北和邻近的鲁西地区,且与商朝建国前后的历史紧密契合,这难以用偶然来解释。那么十日代表怎样的族名呢?且容我逐个解析。
    甲、乙、丙、丁四个连着说。坦率地讲,我没有在甲骨文和上古典籍中找到可信的这四个族名或地名(上古族名和地名可以互相转化,如商和大邑商)(鲁中有邴邑,又称防,但离题太远)。不过我敢肯定,这四个出自商人自己的四个母系氏族。原因如下,首先这是最早出现的四个日名,众所周知,商先公有日名的最早四位是上甲、匚乙、匚丙、匚丁。其实,商代还有一个连续的甲乙丙丁,就是上甲、大乙、外丙、大丁,也是连续四王。(卜辞中上甲是成唐之父)(注意史记外丙后的中壬,他不符合商王名号的分布规律,比如先有大乙后有小乙,先有大丁,才有中丁。有大甲后有小甲,而中壬之前并无大壬。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甲骨文中了),不知道这两个连续的甲乙丙丁之间有没有关联。
    再者,这四个是商王中出现最多的日名。前面所叙,直系18王中,甲乙丁就占去14王。看来商人王位继承优先取这四个(或者说三个)日名者。只有四王不是出自甲乙丁三族的:大庚、大戊、祖辛、帝辛。除末帝辛外,其它三个都有旁系王并存,似乎他们能继位是出于意外,比如合法继承人早死或者内乱。帝辛也可能是内部出了问题导致亡国。
    余下六个则出自商的盟友和被征服的部族。商的这种社会结构不难让人想起墨西哥阿兹特克人组织的部落联盟。阿兹特克部落有四个胞族,此外联合特兹库坎和特拉科潘组成联盟。我们先来说戊,很不幸,我未能在甲骨文和古籍中找到直接的族名或地名。但我以为戊大约是在今豫北之西部,因为此地古有叫赞茅的地方,《商君书·赏刑》中说“昔汤封于赞茅,文王封于岐周”。赞茅之于成唐有如岐周之于文王,是其根本之所在。甲骨文中无矛字,如有必要需借用戊来表示。
    接下来的己则很明确,在今豫北东部的濮阳附近,古称帝丘。左传载春秋晚期这里尚有戎州己氏。己不但是十日之一,还是周代著名姓氏。己姓之首为昆吾,其墟就在帝丘。早在商先公相土时期这里就已经成为商的领土,为相土之东都。
    庚地大约在豫北中部,武王灭商以后,封其弟叔封于庚丘,为康侯。新出土清华简《系年》载:“周成王、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乃先建衛叔封于庚丘,以侯殷之餘民……”,卫叔封正是因为封于庚丘而被称为康叔。庚康音近,康从庚声。楚简中仓庚之庚又写作亢。庚丘在何处,古人未知。李学勤先生认为在淇县北。我以为庚丘乃卫之景山,即《卫风 定之方中》之景山也。庚与景皆阳韵,只不过一个二等一个重钮三等。景山对商人很重要,商汤有景亳之命,从此开创五百年基业。宋人在《商颂 殷武》仍歌颂“陟彼景山,松柏丸丸”,可见景山是商邑附近一座不小的山(不知道是不是浚县之东山)。按定之方中的说法,景山离楚丘不远,在今滑县一带。总之大致在豫北中部左近。庚在豫北的中心地带,将康叔封于庚丘能更好地控制殷之余民。
    辛与壬需要连着说。说到辛不免让人想到夏商著名古族有莘氏,其中心在豫东鲁西附近的山东鄄城一带。夏商两代君主皆与有莘氏联姻,如成唐就娶于有莘氏。而壬则大概在山东济宁市南之古任国。壬也延续到周代成为妊姓,妊姓之国以薛为大,薛国的祖先仲虺为成唐之左相,而出身有莘氏的伊尹为汤之右相(商人重右)。可见有莘有任皆是商的重要盟友。其姓恰好就出现在十日之辛壬,这很难用偶然来解释。
    最后一个癸比较难解,有两种可能。一个可能来自夏的末代君主履癸,代表的是最后被商征服的夏人。或者是桀的母家。另有可能来自豫东兰考县之古地名葵丘,齐桓公曾于此大会诸侯。在先商文化晚期,先商下七垣文化曾经此地南下形成著名的杞县鹿台岗遗址。
    最后总结,十日之中,虽有若干不明显的地方,但己庚辛壬连续四个皆可证之为豫北鲁西之地名,这个足以证明我的观点:十日来自于夏商古族名。先商自相土以来逐渐征服豫北各方国,并联络东夷之有莘和薛,建立一个强大的东方联盟,最后得以顺利灭夏。这和周人征服西土九邦,然后联络西土八国征服商是一个路子。
    就像我前面说的,十日作为族名具有自立性,但作为纪日工具的自立性目前无法证明,除非有新出土的强证据,将来也无法证明。因此我觉得应该放弃这种可能性,转而承认天干用于纪日是后起的。那么它是如何由族名转化为纪日工具的呢?这大概与商人的祭祀习惯有关。商人在甲日祭祀日名为甲者,乙日祭祀为乙者,依次类推。无日不祭的商人,大概有将不同母系来源的先王按固定顺序逐日祭祀,即第一天祭祀甲族的,第二天祭祀乙族的,……第九天祭祀壬族的,第十天癸族的。这个顺序可能反映的是出现的时间顺序,也可能反映的是重要性顺序,或者皆而有之。于是乎日名就可以用来标示某一天的属性,天干纪日就这样出现了。表面上看来,这也是前文祭名说,只不过跟前人说法完全对着干。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14:03

在日名原为母系氏族标记的情况下,很多历史上的疑问皆可顺利解决。比如商人的内婚制,与周强制与外姓通婚不同,商人似乎更愿意在自己的圈子里通婚。似乎很另类,不过商人仍有同族不婚的习俗,只是考虑了母系。也不算有多特别的。
还有就是周人的日名问题。既然日名能从母系方面获得,周人有日名也不稀奇。周自季历文王两代与东方通婚,季历娶大任,文王娶大姒。其他贵族的通婚行为不会少,因此而获得日名并不奇怪。那么日名制在周代为什么衰落了呢?首先周人重视父系传承而忽略母系,因此母系传承的日名制逐渐失传。再者周人没有商人那样变态的祭祀习惯,与祭祀密切相关的日名没有必要。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14:05

由此看来,天干的出现不会早,不会比商更早。其次,鉴于日名与商人的强烈关联,任何比商早的干支都是可疑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17:06

标题

为什么很少有丙系商王?是否后来出现了什么内部权力斗争造成丙系王子不能继承王位?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29 15:1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是有这个可能。早商与早周早夏一样似乎有权力斗争的影子。大甲即位就颇不顺利。后来连甲系都少了,乙丁唱主角。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19:56

这只能说几百年前她的母系祖先是辛族的,有莘在商初就国灭了。至于有莘的姓,记作姺即可。凡是早于周的姓都不可靠。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20:52

我国王朝初必有内斗,这是铁律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29 21:27

商人是否曾经处于母系社会?有这个迹象。按虽说史记中先商十四世一个挨着一个,但甲骨文中世系明确的只到成唐的祖父王亥,再早的先公没有明确世系。现在无法知道自己曾祖父的人都不多,何况他一个帝王?说明他出身卑微吗?比如伟大的萨尔贡一世就不知道他爹是谁。不对,因为王亥就地位高贵。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其处于母系社会,母系社会中父系信息并不重要,很容易丢失。摩梭男人大体可以知道自己孩子是谁,通过同居时间推断。但少有人去认也不当回事。当转变为父系社会后世系上就会出现断层。还有一个迹象就是王亥服牛,服牛不会是耕田,而是拉货。如果只在自家转悠不会这么出名,值得在历史上记一笔,应该是长途贩卖。我国无聊人士将他尊为商人之祖。男子因经商或其它原因经常不在家是母系社会的一大特点,比如我国摩梭男人以前加入马帮在茶马古道上奔波;易落魁人因经常长途贸易和打猎而由父系社会转变为母系社会;早期中亚人在丝绸之路上占据优势而母系色彩浓重;阿兹特克人不停从事战争和贸易,是个典型的母系社会。

root 发表于 2013-8-29 23:45

10# hercules 似乎成汤的父亲不是王亥吧

root 发表于 2013-8-29 23:46

10# hercules 似乎成汤的父亲不是王亥吧

root 发表于 2013-8-29 23:46

10# hercules 似乎成汤的父亲不是王亥吧

璇瑢子 发表于 2013-8-30 07:38

以前一本书上看过说甲乙丙丁是商代10个家族以一定顺序分享统治权,但是不太说得通,如果是母系的话就要好很多。而且商代似乎女子地位还比较高,用母系标识国王也是有可能的

璇瑢子 发表于 2013-8-30 07:47

贯穿商代都有严重的王权神权斗争,商末尤其严重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30 17:02

10# hercules 似乎成汤的父亲不是王亥吧
root 发表于 2013-8-29 23:4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成唐之父是上甲,上甲之父是王亥

性手枪 发表于 2013-8-30 17:24

癸会不会指鬼方呢?晚商的亚若癸簋,就是说征服癸的。

root 发表于 2013-8-30 21:39

16# hercules 恩恩,我拉看一个祖字,还以为你说成汤的父亲是王亥呢,通过DNA这些问题我相信很容易解决的,但是就是不去做,虽然商王族没有发现,但是贵族的家族性质的可以测测,从贵族的日名习惯,以及通过测试dna得出的结论,反应商人的整体面貌,这次殷墟的结果很令人期待

逆戟鲸 发表于 2013-8-31 16:57

在这里,笔者通过对商人的日名制的研究提出天干(或十日)起源于商初族名。
-----------------------------------------------------------
别的不多说,夏帝孔甲,帝桀履癸。名字里都有天干。

难道夏人也是商族?

逆戟鲸 发表于 2013-8-31 16:57

甲、乙、丙、丁四个连着说。坦率地讲,我没有在甲骨文和上古典籍中找到可信的这四个族名或地名(上古族名和地名可以互相转化,如商和大邑商)(鲁中有邴邑,又称防,但离题太远)。不过我敢肯定,这四个出自商人自己的四个母系氏族。原因如下,首先这是最早出现的四个日名,众所周知,商先公有日名的最早四位是上甲、匚乙、匚丙、匚丁。其实,商代还有一个连续的甲乙丙丁,就是上甲、大乙、外丙、大丁,也是连续四王。(卜辞中上甲是成唐之父)(注意史记外丙后的中壬,他不符合商王名号的分布规律,比如先有大乙后有小乙,先有大丁,才有中丁。有大甲后有小甲,而中壬之前并无大壬。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甲骨文中了),不知道这两个连续的甲乙丙丁之间有没有关联。
-------------------------------------
前面的确实是父子继承。

但就是"上甲、大乙、外丙、大丁,也是连续四王",就是扯淡了.

上甲在甲骨卜辞中是不是成汤之父,对殷墟甲骨没研究不清楚。
但外丙应该是大丁之弟。大丁立为太子没继位。

而是外丙继位。
之后经过中壬,接着由太丁之子太甲继位。
上甲、大乙、外丙、大丁的亲缘辈分应该是:祖,父,弟,兄。而且大丁没继位。

逆戟鲸 发表于 2013-8-31 16:57

笔者提出另一个解决方案,我认为十日起源于族名,用于纪日反在其后。道理有二,第一,作为族名的十日它具有自立性,而用于纪日的十日的自立性无法找到,虽然目前还无法否认其可能性;第二,这些族名,主要分布于豫北和邻近的鲁西地区,且与商朝建国前后的历史紧密契合,这难以用偶然来解释。那么十日代表怎样的族名呢?且容我逐个解析。
    甲、乙、丙、丁四个连着说。坦率地讲,我没有在甲骨文和上古典籍中找到可信的这四个族名或地名(上古族名和地名可以互相转化,如商和大邑商)(鲁中有邴邑,又称防,但离题太远)。不过我敢肯定,这四个出自商人自己的四个母系氏族。
-------------------------------------------------------------------------
请问苏美尔人能用神的名字建立星期,中国上古人为什么就不可能建立一个十日记日系统?

说十日来自族名,完全是作者的假设,而且也没找到甲乙丙丁的族名或地名。可以说是完全凭空假设一个母系氏族体系,然后再去搜寻证据证明合理性。

姑且不说母系氏族在商代是否存在并具有社会主导地位。

以商代的文明程度,应该不比游牧和半农耕的蒙元和满清的文明程度低多少。
参考蒙元的怯薛和满清的八旗。商朝完全可能建立一种超越氏族的军政组织。
然后用已经存在的十个天干为其命名。

君主生了王子,就分配入某一天干的军政组织为统领。新征服的部落和人民,也可以编入各个天干的军政组织之内。

由于甲乙丁这三个组织势力强大,犹如满洲八旗中的上三旗。所以编在这三个军政集团中的王子更多继承帝位。
如此,什么王和妣的关系也很容易解释,就是家庭属于不同的军政集团。

我想这样的超越氏族的10个军政集团,比商初恰好有十个找不到存在证据的部族,然后认为用这些部族明命名日名,更合理些。也能解释君主为很么出于甲乙丁的比较多的事实。

而天干,由于夏代孔甲和履癸的存在,应该是早于商朝的。

当然,这种商代天干“八旗”说,也仅仅是依据类似文明历史的猜想,无从考证其是否存在。

photor 发表于 2013-8-31 20:05

1# hercules
这是大力的原创?{:8_207:}

hercules 发表于 2013-8-31 20:38

1# hercules
这是大力的原创?{:8_207:}
photor 发表于 2013-8-31 20:05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绝对是原创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十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