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7:36

日耳曼尼亚志(七)——易北河集团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6/65/Germanic_dialects_ca._AD_1.png/300px-Germanic_dialects_ca._AD_1.png

日耳曼5大集团(公元元年左右的分布图):

斯堪的纳维亚集团(蓝色)
北海集团(红色)
莱茵—魏塞集团(土黄)
易北河集团(淡黄)
波罗地—维斯瓦(绿色)

上图浅黄色区域就是易北河集团。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7:45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02 编辑

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

在《日耳曼尼亚志》开篇点到日耳曼人信仰的神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

这3个儿子其实是三大类日耳曼人,也是日耳曼5大集团中的三大集团。
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就是易北河集团。
《日耳曼尼亚志》对易北河集团的记载篇幅最多。

歌谣是日耳曼人传述历史的唯一方式,在他们自古相传的歌谣中,颂赞着一位出生于大地的神祗隤士妥(Tnisto)和他的儿子曼奴斯(Mannus),他们被奉为全族的始祖。据说曼奴斯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就是因他的三个儿子而得名的。有一些人利用古代事迹的邈茫而任意附会,他们给曼奴斯添上许多儿子,从而多出了一些族名,如马昔人(Marsi)、甘卜累威夷人(Gambrivii)、斯维比人和汪底利夷人(Vandilii)等--------------------------------------------------------

他们给曼奴斯添上许多儿子,从而多出了一些族名,如马昔人、甘卜累威夷人、斯维比人和汪底利夷人(Vandilii)等
------------------------------
斯维比人其实是易北河日耳曼人里最大的支系
以至于后来的学者有时直接拿 斯维比日耳曼=易北河日耳曼。

后代:阿勒曼尼人,施瓦本人。南德意志人,奥地利人,瑞士德语人。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7:52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01 编辑

斯维比人
塔西陀的《日耳曼尼亚志》
第27段到33段介绍 莱茵——魏塞集团日耳曼

第34段到37段介绍 北海集团日耳曼

38段开始介绍 易北河集团日耳曼

先隆重介绍了“斯维比日耳曼人”

38 现在我们要谈到斯维比人了。他们不像卡狄人和邓克特累人那样只是一个部落,因为他们占有日耳曼尼亚的大部分地区,所以他们至今还分成了许多部落,各有不同的名称,而总称为斯维比人。斯维比人所特有的一个表记是将头发抹在脑后;绾成一个髻。这是他们不同于日耳曼人其他部落的标志,也是他们内部自由人不同于奴隶的标志。在其他部落中也可以看到这种打扮,或由于他们和斯维比人有亲属关系,或由于通常好模仿他人的习惯,但这种例子只偶然可遇,也只限于年轻人。在斯维比人中,就是到了头发斑白的时候,还是绾一个蓬松的髻,也往往绾在头顶上。酋帅们则更在髻上加从装饰,他们对于容貌的修饰如此而已。但这完全出于一片纯朴天真,没有丝毫冶容求爱的念头。他们只是认为在交战的时候,将头发这样装束,可以使自己显得高大可怕一些,所以他们的打扮自己,说来倒是给敌人看的。

按塔西陀的说法,斯维比人占据了日耳曼尼亚大部分地区。
事实上,古代的罗马人一度称波罗的海为“斯维比海”

在塔西陀的《日耳曼尼亚志》里,斯维比日耳曼人发髻很有特色:斯维比人所特有的一个表记是将头发抹在脑后;绾成一个髻。这是他们不同于日耳曼人其他部落的标志,也是他们内部自由人不同于奴隶的标志。在其他部落中也可以看到这种打扮,或由于他们和斯维比人有亲属关系,或由于通常好模仿他人的习惯,但这种例子只偶然可遇,也只限于年轻人。

斯维比人多次离开北方,南下,南下后西进。
比如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阿勒曼尼部落联盟”,就是由无数斯维比部落联合而成。
“阿勒曼尼部落联盟”南下巴伐利亚奥地利,西进德国西南部和瑞士,横亘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北部,是现代日耳曼人中最南方的组成部分。

斯维比人因为多次迁徙,北方的地盘到丢了。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8:07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30 编辑

塞姆诺内斯人(Semnones)
塞姆诺内斯人(Semnones)是的斯维比日耳曼人中的大部落,也是后来阿勒曼尼部落联盟的重要参与者。
后来的阿勒曼尼人部落联盟南下,横亘在阿尔卑斯山脉,战功赫赫。

39 塞姆诺内斯人(Semnones)自称为斯维比人中最古老和声望最高的一支。他们的宗教可以证明他们的古老。每逢一定的时期,所有属于这种人的各个部落都派遣代表聚集在一个丛林之中,一方面由于祖先的兆迹,一方面由于丛林所引起的原始恐怖,因而将这座丛林献给了神祇。在这里,当众杀一个人作为牺牲,这就是举行他们野蛮宗教仪式的恐怖开端。对于这丛林的崇敬还不止此一端。他们进入丛林的时候,必须套上锁链,以表示属下对该处神力的皈依。如果不幸跌倒了的话,不得站起或由人扶起,而只许匍匐爬行出来。所有这些迷信都是由于他们相信他们种族就起源于此、并且相信万物之主的尊神就住在这里的缘故。塞姆诺内斯人的繁盛更加强了他们的信仰;他们分成了一百个分部,部众的强大使他们自命为斯维比人的领袖。

当时的塞姆诺内斯人住在今天德国的东部偏北的位置。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8:16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17 编辑

塔西陀接着在《日耳曼尼亚志》40段,错误的将德国东北的伦巴第人,以及盎格鲁等7个部落,错误的记载为斯维比人了。

现在学者根据日耳曼语言内部的情况,一般认为伦巴第人属于“波罗地—维斯瓦集团”(东日耳曼),也有的认为伦巴第语和古撒克逊语接近。

而盎格鲁等7部落则是北海集团,因为他们的后代是北海日耳曼语,这7部落后来也都是加入盎格鲁—萨克森人或者留着大陆上加入萨克森人。

这里说一下这些部落的位置关系。

上面的塞姆诺内斯人(Semnones)往北是伦巴第人,伦巴第人往北是盎格鲁等7部落,在往北就是波罗的海了。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8:24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30 编辑

厄尔门杜累人(Hermunduri)

40段,盎格鲁7部落已经到了北方大海,

于是塔西陀笔锋一转,又从南方多瑙河开始向波罗的海推进,记载斯维比众多部落。
也就是塔西陀在记载《日耳曼尼亚志》时,
27段——40段,从西南的莱茵河向北部的北海然后向西波罗的海推进。

41段起,又从南方的多瑙河,向北边波罗的海推进。



41 我们现在再沿着多瑙河叙述,一如我们前面沿着莱因河叙述一样。距离我们最近的是厄尔门杜累人(Hermunduri)。他们是效忠于罗马的一个部落。因此,在日耳曼人之中,惟独他们不限于在河岸上经商,而可从深入内地,可以到瑞提亚行省最繁荣的殖民城来贸易。他们可以到处通行无阻。我们对于其他部落只能列营陈兵以待:而对于他们却可以开门敞户相迎。因为他们毫无贪婪之心。有名的阿尔比斯河(Albis)即发源于厄尔门杜累人的境内,我们曾经一度对这条河很熟悉,但现在我们只是耳闻其名而已。

厄尔门杜累人(Hermunduri)和后来的图林根日耳曼人关系密切。
图林根人后来迁徙到了图林根州。

他们在罗马帝国境内享受特权的原因是由于他们没有参加公元9年的阿尔密尼乌斯起义。一部分厄尔门杜累人后来也加入阿勒曼人部落联盟。


http://www.ranhaer.com/attachments/forumid_9/1310011008eaa2aa99b5a36a88.jpg.thumb.jpg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8:32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8:52 编辑

马可曼尼人(Mroomaau)和夸地人(Quadi)
马可曼尼人(Mroomaau)和夸地人(Quadi)也都是知名的日耳曼部落,他们当时分布在多瑙河流域。也就是今天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一带。属于南方边境的日耳曼部落,和罗马人接触较多,也和罗马人经常打战。

42 厄尔门杜累人的紧邻为纳累喜人(NarlscI),再过去则为马可曼尼人(Mroomaau)和夸地人(Quadi)。马可曼尼人最强盛,最有威望。他们现在的本土,就是他们在古代时候赶走了波依夷人而用武力占夺来的。纳累喜人和夸地人也并不弱于马可曼尼人。如果单就日耳曼尼亚为多瑙河所坏绕而言,则这三个部落的地区可以称之为日耳曼尼亚的边陲。直到我们的时代,马可曼尼人和夸地人仍由他们本族的国王统治着,这两族国王出自马罗波杜乌斯(MaroboduUS)和土德茹斯(TUdrus)两贵族家。但他们现在也受外人统治了,不过国王的势力是倚靠罗马为外援的。他们有时借重我们的兵力,而经常仰仗的是我们的财力,财力的效用并不在兵力之下。

马可曼尼人和夸地人,是后来巴伐利亚人的重要来源和组成部分。
部分马可曼尼人和夸地人也可能加入了后来的阿勒曼尼部落联盟。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8:40

43段记载了一些可能不是日耳曼的部落,因为是多瑙河流域,属于日耳曼尼亚边缘地区。

43 马可曼尼人和夸地人的后面为马昔尼人(Marsigni)、哥梯尼人(Gotini)、俄昔人和布累人(Buri)所坏绕。其中,马昔尼人和布累人在语言和生活习惯方面类似斯维比人。但哥梯尼人用高卢语,俄昔人用潘诺尼亚语,可见他们不是日耳曼人。更可资证明者:他们一面向萨尔马泰人纳贡,一面向夸地人纳贡,都因为是异族而纳贡的。哥梯尼人更从事开采铁矿的战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日耳曼尼亚志(七)——易北河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