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9:15

日耳曼尼亚志(八)——波罗地-维斯瓦集团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6/65/Germanic_dialects_ca._AD_1.png/300px-Germanic_dialects_ca._AD_1.png
日耳曼5大集团(公元元年左右的分布图):

斯堪的纳维亚集团(蓝色)
北海集团(红色)
莱茵—魏塞集团(土黄)
易北河集团(淡黄)
波罗地—维斯瓦(绿色)

绿色的就是古日耳曼人中的波罗地—维斯瓦集团,现在也称东日耳曼。

波罗地—维斯瓦集团(东日耳曼)因为东边受到匈人阿兰人等亚洲民族迁徙的挤压,纷纷向南向西进入罗马帝国的地盘,不停的打仗消耗,人口越打越少,最终消亡了。

这个集团的部落(汪达尔,哥特,勃艮第,伦巴第)普遍在迁徙和战争中“赢得面子,失去里子”,“名气很大,后代很少”犹如五胡乱华时期华北的5胡一样。

汪达尔人基本灭族。
哥特人基本灭族。
勃艮第和伦巴第则分别在法国东部和意大利北部的小块地区当地留下稀薄的日耳曼血统,不过都不会超过1/4,甚至更低(特别是勃艮第人).

而其他的4个日耳曼集团都基本呆在原地,临近扩张。
北海集团的部落虽然在中世纪早期一半去了英格兰,但留下的一半很快又敷衍人口回复了元气,后来甚至向南向东推进。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9:21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9:34 编辑

日耳曼“波罗地—维斯瓦集团”,是日耳曼5大集团中唯一没有后代的集团。
无论血统还是语言,其他4个集团都有大量后代,唯独这一集团犹如飞蛾扑火,彻底覆灭。

当然,这一集团的日耳曼人肯定有零零散散的后代,只是血统稀薄而已。
就好像非洲即便真有郑和船队的后代,但不会汉语,皮肤黝黑头发卷曲,也很难说他们是郑和船队的后代了。

这一日耳曼集团,可以用两句话16个字来描述:
“赢得面子,失去里子”,“名气很大,后代很少”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9:26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9:33 编辑

汪达尔人

《日耳曼尼亚志》对汪达尔人的记载只是开篇时一笔带过。塔西陀称汪达尔人为汪底利夷人(Vandilii)


歌谣是日耳曼人传述历史的唯一方式,在他们自古相传的歌谣中,颂赞着一位出生于大地的神祗颓士妥(Tnisto)和他的儿子曼奴斯(Mannus),他们被奉为全族的始祖。据说曼奴斯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就是因他的三个儿子而得名的。有一些人利用古代事迹的邈茫而任意附会,他们给曼奴斯添上许多儿子,从而多出了一些族名,如马昔人(Marsi)、甘卜累威夷人(Gambrivii)、斯维比人和汪底利夷人(Vandilii)等

汪达尔人生活在今天波兰西部的西里西亚地区,以及周边的地区。
西里西亚就因为汪达尔人的一个支系而得名。
汪达尔人在日耳曼语中是“流浪者”的意思。
这个部落迁徙进入南方罗马人的地盘后,不停的打战,不停的迁徙,不停的消耗,不停的死人,最终剩余的几千残部淹没非洲和大海以及沦为奴隶。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9:39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9:41 编辑

哥特人
因为塔西陀把伦巴第人算到斯维比日耳曼人帐下,所以塔西陀专门记载“波罗地—维斯瓦集团”的只有一段,也就是44段。44段里的几个日耳曼部落,最有名的是哥特人,也就是哥托内斯人(Gothones)。

44 在鲁给夷人之外为哥托内斯人(Gothones)。他们由国王统治,虽就其他日耳曼部落稍受约束,但仍不妨于他们的自由。演海一面,与哥托内斯人紧紧相连的为茹给夷人(Rugii)和勒莫威夷人(Lemovii)。这些部落的特殊标帜为圆形的盾、短剑和对于他们国王的忠顺。

哥特人的结局和汪达尔人没有两样。
在不断迁徙和战争中人口越来越少,血统越来越稀薄,最终消亡。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19:50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7 18:10 编辑

朗巴第人

在40段,塔西陀记载斯维比日耳曼时,提到了德国东北部的朗巴第人。
塔西陀把朗巴第人算斯维比人,但语言学家却认为朗巴第日耳曼语和哥特日耳曼语等有相似的音变,应该归为东日耳曼。

如果真是这样,那应该是朗巴第人曾经住在更东边的位置,后来才向西进入德国北部。而地理位置误导了塔西陀。

40 至于郎哥巴底人(Langobardi)则相反地因人口稀少而著称。他们处在部众强盛的邻族包围之中,但并不附从于他人,而以勇悍善战来维护自己的安全。

伦巴第人和邻近萨克森人关系似乎不错。后来南迁,朗巴第人先在匈牙利和奥地利一带和其他日耳曼蛮族混战一通,后来进入意大利北部米兰附近的小块地区,建立了朗巴第王国。

今天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人,有小部分的朗巴第日耳曼血统,但肯定十分稀薄,朗巴第日耳曼血统应该很稀薄。因为朗巴第日耳曼语很快就不见踪影了,拉丁语成了当地通行语言。(可见土著数量十分巨大,朗巴第日耳曼人凭政治和军事优势也无能为力)


意大利有20个大区,伦巴第大区是其中之一。
下图深色的就是意大利伦巴第大区。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20:10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20:22 编辑

这一集团还有个后来有名的部落:勃艮第人。
不过《日耳曼尼亚志》把他漏了。

勃艮第人的结局比哥特人和汪达尔人好些,但比朗巴第日耳曼人差些。

勃艮第人在不断迁徙和战争中,和来自亚洲的阿兰人混合,形成军事联盟,控制了法国东部和瑞士部分地区,建立了勃艮第王国。

不过,勃艮第王国的人口大量的是当地土著,勃艮第日耳曼语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勃艮第王国的统治阶级是勃艮第日耳曼混合来自亚洲阿兰人。
考古发现的勃艮第王国的勃艮第贵族墓葬,墓主人往往表现出亚洲文化和亚洲体质,墓主人的发髻也是亚洲的。

可以判断,今天的该地区人民血统,90%土著,5%勃艮第日耳曼,5%亚洲的阿兰人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20:13

总之,彻底离开日耳曼尼亚腹地的这个集团,深入罗马帝国腹地。
到处迁徙,到处打战。
其过程和结局都和五胡乱华时期的5胡一样,在战争中消耗,最终湮灭于土著的反扑和土著的同化。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20:18

5楼6楼的伦巴第王国和勃艮第王国后来给法兰克王国吞并了。
后来法兰克王国分家,日耳曼人(百姓是日耳曼人,语言是日耳曼语的地区)全分在了东法兰克王国,也就是后来的德意志。

而伦巴第王国和勃艮第王国虽然是日耳曼人建立的,但因为主要是土著血统,说的也不是日耳曼语而是拉丁语。所以都没分进东法兰克王国。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4 10:34

漏下了gepids, bastarnae等.
写的太粗略,在波澜壮阔的民族大迁移中,eastern germanic tribes 有很多故事可写, burgundians几乎被huns灭族战役, thervings/greuthungs 与visigoths/ostrogoths的关系, 等等......
东日尔曼人一般自认族源来自scandinavia, 另外像goth这样发展那么快的民族本身就是混合,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有,东日尔曼人在大迁移远离自己的老家,而其它日尔曼人就是在自己门口打转转。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4 10:42

另外,Lombards不是东日尔曼,Lombards的语言是归类在Elbe Germanic.

大昊 发表于 2013-10-7 18:02

另外,Lombards不是东日尔曼,Lombards的语言是归类在Elbe Germanic.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4 10:42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对朗巴第日耳曼语有争议,有的认为是波罗地—维斯瓦集团(东日耳曼),有的认为是易北河集团(或古高地德语说),还有些人认为和古撒克逊语有些关联。

但是认为是波罗地—维斯瓦集团(东日耳曼)的还是属于主流吧。
总之,朗巴第日耳曼语本身可能就是个地理分布位于东日耳曼和易北河日耳曼北海日耳曼等三大日耳曼集团交界地区,语言带有过度性质的古日耳曼语。

而且,留下的资料太少了,注定有争议。

imvivi001 发表于 2013-10-7 18:49

.... ...
另外像goth这样发展那么快的民族本身就是混合,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有,东日尔曼人在大迁移远离自己的老家,而其它日尔曼人就是在自己门口打转转。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4 10:3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goth(哥特人或哥德人)应该是混杂了浑人huns(争议中的西迁匈奴人)的部落联盟,因为6世纪的哥特语显示父亲atta这个词明显是突厥语词汇。当然,大部分哥特语词汇是日耳曼语以及哥特语的语法也是典型的日耳曼语式的,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剪径者 发表于 2013-10-7 23:22

瑞士法语人不知道有多少勃艮第人的血统?

大昊 发表于 2013-10-8 09:36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8 09:37 编辑

瑞士法语人不知道有多少勃艮第人的血统?
剪径者 发表于 2013-10-7 23:22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应该很低。

1,建立勃艮第王国的勃艮第人本身就混合了大量阿兰人(来自亚洲的非日耳曼人),以前看过资料,勃艮第王国的贵族墓葬的墓主人在体质和发髻以及随葬品,都和其他日耳曼迥异,而有明显的中亚特点。

2,当地土著应该十分巨大,以至于勃艮第日耳曼语压根没有留下一个文字。哥特人和伦巴第人都曾留下少许书面文献(哥特语文字稍多而且时间跨度更大,伦巴第语极少),这说明哥特人和伦巴第人是曾经试图使用自己的日耳曼语言而不用拉丁语的,只是无奈土著太多最后没结果。而勃艮第语压根没留下任何书面文献(现代考古也没发现一个文字),可见勃艮第王国内的土著之巨,以至于勃艮第日耳曼贵族连内部使用勃艮第日耳曼语的念头都没起过。要知道欧洲那种遍地拼音文字的地区,用类似拉丁字母来拼写本民族语言是极其容易的,而勃艮第语却没留下一个勃艮第文字。

另外,瑞士的德语区人和法语区人,在五官外貌上的差别还是十分明显的,法语区的明显更偏地中海。即使对照的瑞士德语区已经是南德意志的最南边。
在欧洲的日耳曼语和拉丁语的边界,种族差异都十分明显,比利时北部和南部也是十分明显。

hercules 发表于 2013-10-8 13:24

法国波旁王朝是否来自勃艮第人?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9 01:25

入侵的日耳曼部落的人数不会太多, 我记得汪德尔人入侵北非,好像也就8万人, lombards入侵意大利,纠集了当时它统治的驻pannonia (现匈牙利地区)的各族,也不超过20万,所以lombards对于北意大利,有点类似满清对中国。
在高卢的burgundians, 是伴随vandals/Alans/Suevi的那次著名的穿越莱茵河入侵, 大部分到西班牙去了,而burgundians留下来,而burgundians部落还有一部分留在vistula老家,迁移到在高卢的这一部分又几乎被灭族一次,不会有多少人,最多几万人,所以在当地没有留下什么影响也是很正常。

roxsan 发表于 2013-10-10 18:46

以前桑普多利亚队有个著名的光头叫Lombardo

roxsan 发表于 2013-10-10 18:46

不过,勃艮第王国的人口大量的是当地土著,勃艮第日耳曼语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勃艮第王国的统治阶级是勃艮第日耳曼混合来自亚洲阿兰人。
考古发现的勃艮第王国的勃艮第贵族墓葬,墓主人往往表现出亚洲文化和亚洲体质,墓主人的发髻也是亚洲的。
---------这个从何说起?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1 11:13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1 11:28 编辑

不过,勃艮第王国的人口大量的是当地土著,勃艮第日耳曼语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勃艮第王国的统治阶级是勃艮第日耳曼混合来自亚洲阿兰人。
考古发现的勃艮第王国的勃艮第贵族墓葬,墓主人往往表现出亚洲文化和亚 ...
roxsan 发表于 2013-10-10 18:4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就是说,勃艮第人联合匈人阿兰人征服了大量阿尔卑斯山以南的土著,建立了勃艮第王国。

勃艮第王国里,土著起码占90%。
如果说哥特语在消亡的过程中挣扎了两下才消亡,伦巴第日耳曼语挣扎了一下消亡,那勃艮第日耳曼语连挣扎都没挣扎就消亡了。在遍地拼音文字的欧洲,在拉丁字母或希腊字母非常成熟的欧洲,这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用拉丁字母拼写任何印欧语言都是极其容易的,任何个人都可以办到。但现在没发现任何勃艮第日耳曼语的文字或单词,现代考古也没任何发现。

除了90%的土著,剩下10%的统治者也不全是勃艮第日耳曼人。可能5%的勃艮第日耳曼人,还有5%的中亚人。

如考古发现,匈奴人妇女在婴儿时期就把头束紧,以使头变长为美,在勃艮第人的墓穴考古中也发现匈奴人的饰物和头部变长的妇女骨骼。

以前看过文献,勃艮第贵族墓葬的主人体质也有中亚特征,发髻和随葬品更是和匈人阿兰人关系密切。

这和史书上记载的是一样的。

哥特人勃艮第人汪达尔人在本来就和匈人阿兰人既打战又合作。
汪达尔人从西班牙到北非,军人中大部分也是非日耳曼的阿兰人。

从宏观的角度,波罗地—维斯瓦集团(东日耳曼)之所以集体离开日耳曼尼亚东部的老家,犹如飞蛾扑火似的冲进南方异乡,本身也和更东边亚洲民族(匈人裹挟着阿兰人西进)的挤压有关。

tosylate 发表于 2013-10-15 05:06

本帖最后由 tosylate 于 2013-10-15 11:35 编辑

说alans是亚洲人是按欧洲人的观点,实际上alans就是sarmatians的一支,东伊朗系的游牧印欧人,和东日尔曼人相邻,bastarnae就被认为是混合种族,可能是日尔曼/凯尔特/sarmatians的混合。

一般认为是huns/avars是民族大迁移的根源,alans和日尔曼人一样只是中间或被动的环节。

huns可能也是混合种族, 大概是突厥和sarmatians的混合,也有可能还带有乌拉尔人的混合,草原游牧民族开始时应该是印欧人,但后来蒙古种的游牧人更厉害,一波又一波向西,开始混血了,突厥可能本身就是混血,越往后来,蒙古种混合的比例越高。

huns后面的是avars, 是avars的压力让日尔曼人的lombards入侵意大利的.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日耳曼尼亚志(八)——波罗地-维斯瓦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