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suya 发表于 2013-10-9 15:00

回来称重发现体重从出国前的60kg猛增到68kg(我174)
跟牛肉应该有相当大的关系(因为我之前是长期60上下的)
现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精壮”了 {:8_205:}
linxiao 发表于 2013-10-9 00:5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我身高177,現在體重卻逼近80,回不去大學時期的狀態了。。。平時有在運動跑步,暫時可自稱"壯碩"。。。要控制{:8_197:}

谜雾 发表于 2013-10-9 15:04

我身高177,現在體重卻逼近80,回不去大學時期的狀態了。。。平時有在運動跑步,暫時可自稱"壯碩"。。。要控制{:8_197:}
natsuya 发表于 2013-10-9 15:00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饭吃多了再锻炼也没用,年纪大了要少吃,每顿七八成饱就可以.开始可能不适应,时间长就习惯了.

tigernets123 发表于 2013-10-9 15:18

37# tigernets123
管住嘴迈开腿.我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美食的诱惑确实难挡{:8_198:}
谜雾 发表于 2013-10-9 14:21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呵呵,是噢。虽然饮食减少了不少,但可能到了一定年岁新陈代谢慢了,还是很难控制。

natsuya 发表于 2013-10-9 15:20


饭吃多了再锻炼也没用,年纪大了要少吃,每顿七八成饱就可以.开始可能不适应,时间长就习惯了.
谜雾 发表于 2013-10-9 15:0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的確,除了運動還要節食。以前還有吃宵夜的習慣,最近半年都沒吃,繼續努力中。

tigernets123 发表于 2013-10-9 15:23


饭吃多了再锻炼也没用,年纪大了要少吃,每顿七八成饱就可以.开始可能不适应,时间长就习惯了.
谜雾 发表于 2013-10-9 15:0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是的,如果不控制则运动量越大,饮食更大且胃口更好。重量就是这么上去的。但想从根本上改变真难,

性手枪 发表于 2013-10-9 15:49

我觉得胖这东西还是以遗传为主,和运动啥的关系不大,家里没有胖人的很难发胖。。。

留声机 发表于 2013-10-9 16:00

不吃荤 严重禁忌胆固醇也是很危险的 这样的人看似健康 实则抵抗力低下 很可能“病来如山倒”

hercules 发表于 2013-10-9 17:38



这种言论就是体现出很典型的秦以後才开始出现的"强国人"蝗虫病毒思维,什么都想抢,恨不得连宇宙都说成是自己起源的,完全无视各种客观的地理海洋运动条件。

先不要嘲笑"宇宙棒子",因为"强国人"自己就是韩国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3-10-8 18:1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扯你妈蛋,提出台湾原乡说的可不只是中国人,白保罗认识吗?扯蛋看来是你们广府人的本性?

hercules 发表于 2013-10-9 17:38



这种言论就是体现出很典型的秦以後才开始出现的"强国人"蝗虫病毒思维,什么都想抢,恨不得连宇宙都说成是自己起源的,完全无视各种客观的地理海洋运动条件。

先不要嘲笑"宇宙棒子",因为"强国人"自己就是韩国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3-10-8 18:1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扯你妈蛋,提出台湾原乡说的可不只是中国人,白保罗认识吗?扯蛋看来是你们广府人的本性?

青衣侠 发表于 2013-10-9 18:38

潮汕为什么一到明朝就整个族群生龙活虎,是因为洪武大移民的缘故。洪武大移民几乎把潮汕变成一个大难民营。所以,那时出陈祖义不足为奇。因为人多地狭,不出海贸易获取资源等于等死。

至于说番薯引进导致人口增加之类的是被信口开河夸大,人口一下子增加不是因为番薯,而是因为移民。

其实,中国控制东南亚最好的历史机会是陈祖义,只是陈祖义被郑和擒获之后,郑和接着向陈祖义的军队发动进攻,足足杀了澄海七万人。而这七万人恰恰是控制东南亚的军事力量。

时过境迁,陈祖义之后中国再没有机会控制东南亚,这也是华人在东南亚经强政弱的根本原因。

巴浪鱼,那哥鱼是潮汕地区最常见的鱼种,我就是吃着这两种鱼长大的。

青衣侠 发表于 2013-10-9 18:41

巴浪鱼不是穷人鱼,穷人鱼是铅仔,也叫斗笠鱼。说穷人买了铅仔之后怕被人看见,就用斗笠盖着。

铅仔鱼活跃,繁殖能力很强,新鲜的铅仔宰开后都是血,日本人以为有补。所以现在铅仔反而销到日本,价钱也不再是以前的穷人鱼能比。

青衣侠 发表于 2013-10-9 18:48

福建和粤东的原生种族应该是 畲 之类,跟南岛关系不大。
近代福建粤东的人口之所以大量外迁,是为这片区域太多山,极缺耕地,河流也少,而明朝从西班牙传入的番薯,能在贫瘠的沙地长得好。番薯丰收,使福建粤东的人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3-10-8 17:25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你搞错了,对于潮汕平原来说,畲族也是外来的,只不过不汉族早来一些而已。

潮汕的土著是俚人,唐朝时,俚帅杨世略以潮循二州归顺唐廷。所以,虽然杨世略为俚人,但是潮汕人依旧把他当潮汕人看待。

而且畲族打不过俚人,一直以来都是俚人占平原,畲族住山区。

如果不是杨文广谢升一等人平定南蛮的话,洪武大移民也不可能往潮汕平原塞那么多人。

akuan333 发表于 2013-10-9 20:55

52# 青衣侠 大槐树的传说在潮汕好像不多啊

青衣侠 发表于 2013-10-9 21:13

52# 青衣侠 大槐树的传说在潮汕好像不多啊
akuan333 发表于 2013-10-9 20:55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基本没有,因为莆田是明朝设立的移民中转点,所以洪武大移民的潮汕人族谱祖籍多写:莆田甘蔗林。加上之前的移民都是莆田来的,所以更是认同莆田。所以,大槐树早就被莆田甘蔗林覆盖。

akuan333 发表于 2013-10-9 22:13

54# 青衣侠 这倒无甚了解,回头问问

natsuya 发表于 2013-10-9 22:46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14863
http://www.nmns.edu.tw/public/exhibit/HumanCultures/agricultural/agric-3/3-2.htm

台灣最早的新石器文化,大約5000年前的大坌坑文化,該文化的聚落多散布在台灣本島各地的河口或海邊,甚至澎湖群島也有發現聚落,應顯示這個史前文化可能與擅長航海的古南島語族祖先有關連,可能來自大陸東南沿海地區。

台灣新石器時代的農業

距今五千多年前,一批擁有新石器時代文化的人,乘船來到台灣。考古學家稱他們為「大坌坑文化」人,是最早的南島語族,也是台灣原住民的始祖。
大坌坑人的聚落,散布在台灣各地的河口或海邊。他們過著定居的生活,已進入刀耕火種的游耕農業階段,但狩獵和採集生業仍然很重要。
考古學家發掘台南縣南關里、南關里東二個遺址,獲得大量炭化的稻米與粟,顯示最遲在距今4800年前,大坌坑人已經栽種稻米與粟。
大坌坑人已經養狗,可能栽種芋頭之類的根莖類作物,並大量捕魚、採貝,廣泛利用海洋資源。
他們會種植苧麻,用紡輪將麻纖維紡成麻線,以水平背帶機織布,或打製樹皮布,用來製作衣服。他們也會製作陶容器,用草或籐編籃子與蓆子。
距今4500年到3500年間,是台灣的新石器時代中期。大坌坑文化人的後裔逐漸散佈到台灣各地,適應各種不同的生態環境,考古學家稱為「繩紋紅陶時代」。
距今4000年前,繩紋紅陶人已經進入高山地區,在河階地上耕作。他們種植的農作物,以耐旱的粟及根莖類作物為主。
距今3500年到2000年間,是台灣的新石器時代晚期。當時又有許多南島語族的移民,從不同的原居地航海進入,使台灣各地的史前文化,都呈現獨特的面貌。
在這個時期,台灣史前遺址的數量大增,遺址面積也加大,顯示當時人口數量大幅成長,而農耕技術與耕地面積也隨之增長。
台灣新石器時代的農具以石器為主,以石斧和石錛砍樹闢地,石鋤掘地耕種,石刀、石鐮採收穀物,石杵搗米去殼。

akuan333 发表于 2013-10-9 23:08

56# natsuya 3200--2000年前东南沿海已经进入百越时代了吧,这么说越人还是与南岛相关

奋斗 发表于 2013-10-9 23:25

6# Vietschlinger 说的客家人好像土匪一样,你有没看过土客械斗是怎么发生的。土客械斗
四邑地区处于广东珠江三角洲西部,原本人丁稀少,明清年间,来自广府地区 、粤东地区的人移民到四邑地区,四邑的人口才逐渐增加。在移民的初期,由于双方的人口均不多,生存资源足够需求,双方一直相安无事,并维持了一百多年后,双方才开始小幅度的冲突。但到了清朝末年,于咸丰及同治年间,双方爆发了大规模土客大械斗。最终,处于土方的广府人获得了胜利。注:“土”指的是当地人(四邑人,因为说粤语四邑话,属广府四邑民系),“客”指客家人。

奋斗 发表于 2013-10-9 23:29

土客械斗,兵连祸结
鹤山境内的洪兵起义,只坚持了两年,便被扑灭了,但人民还没有喘息过来,又被卷入一场长达十多年的土客械斗。这两大事件之间有密切关系,可以说,土客械斗是由洪兵起义所引发出来的。
鹤山的客家人是在清康熙至乾隆年间,即建县前后,从粤东地区迁来的,主要分布于附城都、双桥都各村庄,而古劳都则全是土人。在将近200年的相处中,基本上相安无事。虽然由于语言、风俗有异,地界、学额等问题互有争执,彼此存在隔阂甚至积怨,然而并未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尖锐程度。洪兵起义爆发时,土人客民都纷纷参加了所在地区的洪兵队伍,向清政府和地主豪绅开战。肇庆府属下各县,客民的情况与鹤山基本相同,高明、恩平,开平的客家人甚至更多。
据《开平县志》载,1854年7月,冯滚率领鹤山洪兵攻破苍城后,带队驻扎在开平北部靠近鹤山的古儒,向云乡客家人打单,被客绅高三拒绝,前去征粮的人员被杀害。冯滚请求驻水口的洪兵配合攻打云乡,又被客家团勇击败。洪兵派人潜入云乡,将高三的小儿子杀害。高三发誓要报复,倾家荡产组织客家武装与土人对抗。另据《鹤山麦氏族谱及舆图记事论略》记载,“七月二十五日,土匪会同古都贼先向华村高官仙打单,官仙力却不肯,遂烧其房屋,掠其财物,并焚劫补磊、肇村……客家见土匪如此强梁悍暴,于是团聚长冈头李亚南家,挥传恩平、开平、新宁、高明、高要六县客家,称说土匪拜会联盟,欲尽灭各属客籍,若不指臂相联,必有唇亡齿寒之祸。所以各县客人惊悚,裹粮制梃,齐集长冈头寨堵御。”一般的史书都认为这就是土客械斗的开端,土客械斗是从鹤山开始的。但这仅是个别事件,如果不是清政府官员举措失当,还不至于引发大规模的流血械斗的。
鹤山境内土人占多数,客民占少数,所以洪兵队伍及其首领也多数是土人。为了镇压洪兵起义,清政府官员,小至巡检,大至总督,都利用土客矛盾,要客家团勇协助清军去剿灭洪兵,这才使客民与土人的矛盾激化,造成使土人和客民都深受其害的大灾难。在双桥都洪兵起事时,双桥司巡检罗瀛先逃到泗合村躲避,然后纠集客家练勇反扑宅梧,杀死洪兵元帅吴三兴、副元帅余章彪及洪兵战士三四百人。接着,咸丰四年八月十三日,典史冯荣、巡检罗瀛纠集附城都四十堡练勇近万人收复鹤山县城,这批练勇也主要是客家武装。现存《鹤城昭忠祠碑记》载其事,云“县城已为客练所收复,土匪俱散”。咸丰五年,新任鹤山知县沈梁到县镇压洪兵,随身带有四名武举人作助手。其中马从龙是鹤山客籍(一说高要客籍)武举。他陈请两广总督叶名琛允许他组织客家练勇助剿,以颟顸著称的叶名琛批准了马从龙的建议。于是马从龙拿着两广总督的手谕,串联鹤山、高明、新兴、恩平、开平、阳春等六个县的客家乡绅会盟,制定六县客家人同心“剿匪”章约,积极组织客家武装,以云乡、大田为大本营。同年八月,攻占了靠近云乡的几条土人村庄,放火烧屋……所以,各家记载都一致谴责马从龙是挑动土客械斗的罪魁。
械斗的开始阶段,是各方聚集武装,摧毁对方的村庄,互相残杀,抢掠妇女财物,放火烧屋,叫做“铲村”。被害的一方再聚集力量进行报复。造成死的死,逃的逃,田园荒废,村落丘墟,人民流离失所。从咸丰四年到咸丰八年,是客民占优势。咸丰八年以后,各地土人组织起团防局,加紧训练乡勇,双方战斗呈拉锯状态。其间,清政府地方官吏曾出面调停劝和,由于双方仇怨已深,和议随即又被推翻,械斗再起。咸丰十年以后,土人的反攻节节胜利。客民村庄田地多被土人占领,被迫到处流窜。同治二年(1863年)清政府转向,派出大军清剿“客匪”。客民逃进深山老林,在官军和土勇的包围夹击下最后失败投降,同治四年(1865年)被官府遣散安置。其后又生波折,清政府再次出兵镇压。直至同治六年(1867年)才安置完毕。土客械斗波及八县、历时长达14年之久。

奋斗 发表于 2013-10-9 23:31

土客械斗虽然起自鹤山,但迅速蔓延到恩平、开平、阳春、高明、新宁(今台山)、高要,而且这些县的斗争更加激烈。例如,咸丰四年七月至五年五月,客人对恩平横陂、牛江、朗底、大田、那吉一带的土著村庄全面进攻,连毁400余村,“土人投入县城逃难者万计,此外被杀被饿被水火而死者无数”。随着斗争规模的扩大,更发展为攻城拔寨的战斗。高明土人势力较弱,县内三分之二土地尽为客人所占,直至同治元年,高明土勇才集结兵力攻打明城,围攻五月不克,用八千斤大炮轰城及用火药炸崩城基仍攻不进。最后城中客人“粮米俱绝,食及草根,木叶、牛皮俱尽”,才被攻破了。此役客人除逃脱数十出降数百外,被杀3000余人。以上触目惊心的事例,书不胜书。
土人遭难后就逃离家园四散投亲靠友,或如高要回龙的沙坪墟那样,千多户难民编茅结舍栖息苟活。客人村庄被毁后的刀口余生走投无路,只好投奔客人势力较强的基地集结,据守大山区以求自保,如恩平的大田、朗底,新宁与开平接壤的深井、大隆洞山区,高明与新兴接壤的五坑山区,鹤山与高明接壤的云乡山区,新宁沿海的广海至赤溪半岛地区,都成了客家人集结抵抗和喘息的基地,分别聚众数万至十余万人。他们四面被土勇所困,粮食来源断绝,又不得不四出抢掠。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马来人起源于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