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17:34

韩国卵生神话的缘起和进化

读到《史记·卷四·周本纪第四》中关于周人先祖神话时,恍然对韩国的卵生神话的进化脉络有所感知,原来以为东北和半岛的卵生神话有较大的原创性,但是对史记相关文字的阅读才发现,其实东北和半岛的神话依然是嫁接在中原文化基础之上的,正如韩国古典文化主体是中原文化一样,其神话依然也是中原文化的变形和演化。而且搜索相关资料,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做过相关论述,他们从很多史料和角度论证了韩国卵生神话缘起中原,中原神话是东北和韩国神话的父本。



      《史记》按照中原的历史顺序分别记述了五帝本纪、夏本纪、殷本纪、周本纪、秦本纪等,奇怪的是五帝本纪和夏本纪对五帝和大禹的记述都是正常人,当然他们在能力上超出常人,同时除了舜帝,其他五帝、夏商周秦都是顺承黄帝的血脉,舜帝出自东夷,感觉这里有很强的政治色彩。

      五帝(除舜帝)和大禹源出黄帝,包括黄帝本人其出生都没有神话色彩,但是殷本纪、周本纪和秦本纪都记述他们的祖先是含着神话色彩出生,也正是殷周秦的神话是东北和半岛神话的父本。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17:41

我们先来看史记中对殷周秦的先祖神话的文字记述。


   卷三·殷本纪第三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百姓以平。



   卷四·周本纪第四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適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卷五·秦本纪第五

  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玄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皁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柏翳。舜赐姓嬴氏。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18:13

从史记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到殷周共祖,他们都出自帝喾,殷祖契的母亲简狄是帝喾的次妃,而周祖后稷的母亲姜原是帝喾的元妃。但是神话又告诉我们殷契和周后稷的父亲实则不是帝喾,而是神迹。帝喾是黄帝的曾孙,“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

    感觉殷周共祖有政治色彩,但神话本身也反映了母系社会色彩,也就是殷周神话是父系政治和母系痕迹的的糅合。

    殷秦神话都是卵生神话,殷人和秦人都是东夷。先秦时期的东夷和汉晋的东夷存在实质性差异,但是由于箕子东迁,或者确实有先秦东夷向东北的迁移而使得中原的东夷文化向东北和半岛扩散,而东北和半岛的卵生神话就是这种文化扩散的表现。

    肃慎向周王朝贡,箕子东迁,燕国辽东拓边,燕人卫满代箕氏朝鲜,秦韩都是文字上明确记载中原向东北和半岛的人群和文化扩散。

    先秦的夷夏在我脑海里是一团浆糊,华夏和东夷的关系到底如何很难有准确的评判,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东夷是华夏的内核。古籍中对先秦的记述让人感觉很多历史面目并不清晰,而已有的新石器文化遗址没有清晰的文字材料,因而从史料和考古上对先秦历史的判断给我感觉就是一团浆糊。

    其他都不清晰,但是殷商的甲骨文和周代的金文与史书确是清晰的,由甲骨文和周代史书,我们可以看到商周在根骨上是相同的,甲骨文的语法与周代语法几乎没有差异,当然周代在语言和文字上有进化,但是本质上的东西是相同的,然后秦汉也在顺承殷周的文化脉络进化,这种清晰不会受到上古历史面目的不清晰影响。

   我们可以看到殷周秦的先祖神话实际上形成了后来东北和半岛卵生神话的父本,东北和半岛的卵生神话都是以中原的先祖神话为父本进行变形的。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18:31

我们已经列举了《史记》中关于殷周秦的先祖神话,然后我们再来列举中国史书和韩国史书对于东北和半岛先祖神话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到东北和半岛神话是如何在中原神话基础上进行演化的。

    东北和半岛的先祖神话按照历史顺序,分别是扶余、高句丽、辰韩和女真,其中扶余和高句丽的神话对比,我们可以看到中原神话是如何在东北进行进化的。而女真的先祖神话则表明了文化传播积淀的久远性。

    中国史料中最早记述扶余先祖神话的是东汉王充的《论衡》,其大约作成于汉章帝元和三年(公元86年),然后三国志和后汉书也相应记述了扶余的先祖神话。

   这三处材料中对扶余先祖神话的记述,
    “旧志又言,昔北方有高离之国者,其王者侍婢有身,王欲杀之,婢云:‘有气如鸡子来下,我故有身。’后生子,王捐之於溷中,猪以喙嘘之,徙至马闲,马以气嘘之,不死。王疑以为天子也,乃令其母收畜之,名曰东明,常令牧马。东明善射,王恐夺其国也,欲杀之。东明走,南至施掩水,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得度,鱼鳖乃解散,追兵不得渡。东明因都王夫馀之地。”

   我们可以看到扶余的先祖神话其实只是殷周先祖神话的组合,索离王的婢女吞卵是殷先祖神话的复制,而东明出生后的遭遇则是周先祖神话的复制。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18:51

中国的史书都已经明确记载了扶余是由东明开创,而东明源出索离国,而中国的史书对高句丽的朱蒙和扶余的东明区分是很清楚的,并且他们的国家和时间都存在显著差异,但是到了宋代时,高丽国编纂史书时,将朱蒙当成东明王,也有人发现东明和朱蒙的音韵相近,同时都有善射的含义,这里显现了扶余和高句丽在文化上的历史关联,从中国和韩国的史料我们都可以看到朱蒙出自扶余。

排除中原和韩国的史料,我们直接看高句丽人自己的史料,那就是好太王碑是怎样记述他们先祖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好太王碑史料在时间上正好处于中原和韩国的史料之间,其历史价值相当显著。


好太王碑是东晋时期高句丽第19代王高谈德(374—413)的记功碑。

其文字是:“惟昔始祖邹牟王之创基也,出自北夫馀,天帝之子,母河伯女郎。剖卵降世,生而有圣德。□□□□□。命驾巡幸南下,路由夫馀奄利大水。王临津言曰:‘我是皇天之子,母河伯女郎,邹牟王。为我连葭浮龟。’应声即为连葭浮龟。然後造渡,於沸流谷,忽本西,城山上而建都焉。”

我们可以看到高句丽朱蒙的神话在复制扶余神话的基础上又有所进化了。

扶余东明的母亲只是索离王的婢女,身份很普通;而朱蒙的母亲在高句丽自己的史料中已经变成了河伯女郎,身份向高贵转变。同时东明母亲婢女是吞卵的,但是到朱蒙母亲河伯女郎则变成了生卵,这是中原卵生神话刀东北卵生神话的一个重要转变。东明的母亲只是吞卵生子,在中原的卵生神话中也都是吞卵生子,而不是生卵。

这表明了东北民族不想那样直白的抄袭中原神话,想要在中原神话的基础上进行自己的转变。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1:54

这里我们先叙述一下先秦东夷和汉晋东夷之间的区别,我们只要关注中国的史书就可以看到中原对东北部族的概念流变。


二十四史中最早的《史记》中对东北部族并未有东夷之概念。太史公之史记对四夷的记述,包括:
史记卷一百十   匈奴列传第五十
史记卷一百十三 南越列传第五十三
史记卷一百十四 东越列传第五十四
史记卷一百十五 朝鲜列传第五十五
史记卷一百十六 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
史记卷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史记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传第六十七

当时在中原视野中的东北部族只有朝鲜,其他部族的概念都不甚明了。

  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

  朝鲜王满者,故燕人也。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鄣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徼。汉兴,为其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属燕。燕王卢绾反,入匈奴,满亡命,聚党千余人,魋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渡浿水,居秦故空地上下鄣,稍役属真番、朝鲜蛮夷及故燕、齐亡命者王之,都王险。


也就是在太史公时代,朝鲜只被中原视为蛮夷,而非东夷,因为此时的东夷明确还是先秦之东夷,特别是周初的淮夷,而且先秦东夷也是华夏的组成部分,太多上古首领都是出自东夷,包括五帝的舜帝,黄帝之子少昊也领东夷,也就是在早初,夷的概念并无贬义,而且夷的概念就是“人”的概念,但是从周王夺得天下,周王以河南、陕西和山西为天下的中心,特别是河南的洛阳。

“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青铜器“何尊”的铭文。这一国宝1963年出土于陕西宝鸡,刻有长达122字的铭文,记载了周成王营建洛邑王城的重要历史事件,以洛邑为天下之中,故称其中国。全文如下:“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复禀武王礼,福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达文王,肆文王受兹因(命),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之牧民。”

周代开始了中原的意识形态化,这样从殷商开始对中原桀骜不驯的东夷成为周王贬斥的对象。夷本来就是华夏族的重要组成,但是因为中原意识形态的需要,开始被贬斥,并且夷相对华夏总领了华夏周边族群,东夷、南蛮、西戎和北狄,而四方之蛮夷总是被成为四夷和诸夷,由夷统领夷蛮戎狄,说明夷在夏的眼中的重要性,和历史的早期性。我们不会说四蛮、四戎和四狄。这样早期在华夏内部的政治斗争,产生了夷夏之别,但是最初夷夏应该可能无别,至少从上古的很多传说,特别是东夷的太昊、太昊、蚩尤、少昊、大舜、后羿等先人。在周代和汉代的很多史书中,上古夷夏让我一团浆糊。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2:09

我们在看一下王充在《论衡·吉验篇》对扶余东明神话里对索离国和扶余国的称呼,是北夷,而非东夷。

《史记》是在公元前90年成书,而《论衡》是公元86年成书,时代相差不远。

《论衡·吉验篇》
北夷橐离国王侍婢有娠,王欲杀之。婢对曰:“有气大如鸡子。从天而下,我故有娠。”后产子,捐于猪溷中,猪以口气嘘之,不死。复徙置马栏中,欲使马借杀之,马复以口气嘘之,不死。王疑以为天子,令其母收取奴畜之,名东明,令牧牛马。东明善射,王恐夺其国也,欲杀之。东明走,南至掩淲水,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得渡,鱼鳖解散,追兵不得渡。因都王夫余,故北夷有夫余国焉。东明之母初妊时,见气从天下,及生,弃之,猪马以气吁之而生之。长大,王欲杀之,以弓击水,鱼鳖为桥。天命不当死,故有猪马之救;命当都王夫余,故有鱼鳖为桥之助也。

史记称朝鲜、真番为蛮夷,而论衡称索离和扶余为北夷,我们根本看不到东夷的概念。

东北部族被冠以东夷是经过汉代思想流变,而经历魏晋南北朝时才产生了新四夷思想。而东北部族之所以被冠以东夷之称呼,其核心之一在于箕子,当然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方位。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2:26

这个到《汉书》记述时仍未有改观,《汉书》的章目是《汉书 卷九十五 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其内容基本抄袭史记的朝鲜列传。汉书是东汉的班固编纂的史书,汉书是班固在公元47年至58年之间编纂的史书。

中原史书对东北部族冠以东夷的概念是从西晋陈寿编写的《三国志》开始体现的,对东北部族的记述是《三国志·卷三十·魏书三十·乌丸鲜卑东夷传》

其对东北之东夷的概括文字是:“而公孙渊仍父祖三世有辽东,天子为其绝域,委以海外之事,遂隔断东夷,不得通於诸夏。景初中,大兴师旅,诛渊,又潜军浮海,收乐浪、带方之郡,而后海表谧然,东夷屈服。其后高句丽背叛,又遣偏师致讨,穷追极远,逾乌丸、骨都,过沃沮,践肃慎之庭,东临大海。长老说有异面之人,近日之所出,遂周观诸国,采其法俗,小大区别,各有名号,可得详纪。虽夷狄之邦,而俎豆之象存。中国失礼,求之四夷,犹信。故撰次其国,列其同异,以接前史之所未备焉。”


由西晋的史书开始体现汉晋之东夷概念,但是我们对比《三国志》的东夷列传和《后汉书》的东夷列传时,我们感受到中原强烈的意识形态表达。《后汉书》是南朝刘宋时期的范晔编撰的记载东汉历史的纪传体史书,比三国志成书晚。


                        《後汉书 卷八十五 东夷列传第七十五》

               《王制》云:“东方曰夷。”夷者,柢也,言仁而好生,万物柢地而出。故
                天性柔顺,易以道御,至有君子、不死之国焉。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
                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故孔子欲居九夷也。
                昔尧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盖日之所出也。夏后氏太康失德,夷人始畔。
                自少康已后,世服王化,遂宾于王门,献其乐舞。桀为暴虐,诸夷内侵,殷汤革
                命,伐而定之。至于仲丁,蓝夷作寇。自是或服或畔,三百余年。武乙衰敝,东
                夷浸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
                及武王灭纣,肃慎来献石砮、楛矢。管、蔡畔周,乃招诱夷狄,周公征之,
                遂定东夷。康王之时,肃慎复至。后徐夷僣号,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
                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
                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穆王后得骥騄之乘,乃使造父御以告楚,令伐徐,
                一日而至。于是楚文王大举兵而灭之。偃王仁而无权,不忍斗其人,故致于败。
                乃北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百姓随之者以万数,因名其山为徐山。厉王无道,淮
               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宣王复命召分伐而平之。及幽王淫乱,四夷交侵,
               至齐桓修霸,攘而却焉。及楚灵会申,亦来豫盟。后越迁琅邪,与共征战,遂陵
               暴诸夏,侵灭小邦。
               秦并六国,其淮、泗夷皆散为民户。陈涉起兵,天下崩溃,燕人卫满避地朝
               鲜,因王其国。百有余岁,武帝灭之,于是东夷始通上京。王莽篡位,貊人寇边。
               建武之初,复来朝贡。时辽东太守祭肜威詟北方,声行海表,于是濊、貊、倭、
               韩,万里朝献,故章、和已后,使聘流通。逮永初多难,始入寇钞;桓、灵失政,
               渐滋曼焉。
               自中兴之后,四夷来宾,虽时有乖畔,而使驿不绝,故国俗风土,可得略记。
               东夷率皆土著,憙饮酒歌舞,或寇弁衣锦,器用俎豆。所谓中国失礼,求之四夷
               者也。几蛮、夷、戎、狄总名四夷者,犹公、侯、伯、子、男皆号诸侯云。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2:42

因为秦汉的大扩张,原来在周代的很多四夷已经在汉王朝的治下,在汉代,汉人的世界中心意识更为高度的扩张,因而极为鄙视四边族群,中原由于周代的高度竞争产生的文化进化,然后又经汉代糅合,已经到了绝对藐视周边族群的水平,在这种自视甚高的意识形态下,在最为体现政治色彩的史书上,我们看到了中原的意识形态进化。

由于夷已经成为周边落后族群的总称,同时东北也在中原的东边,同时在先秦时期,中原的东夷确实对东北进行了种种文化影响,东北部族的文化有很多原来的中原东夷的文化传播,特别是箕子朝鲜,所以按照中原的政治化,将东北诸夷定为东夷,但是此时的东夷与先秦之东夷存在根本区别,更多是以夷做为歧视性的概称,因为此时的东北诸夷其起源性也是存在本质差异的,也就是汉晋时的东夷也不是一个族群,但是由于地理的相近,而确实有文化影响。

比如在后汉书的东夷列传中,把殷商从东夷中摘开了,其实殷商也是东夷,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至少在3000年前,殷人的语言已经是汉人的语言,而与东北的通古斯人、韩人和倭人的语言存在本质性差异。

后汉书的东夷列传有些生硬地将先秦东夷和魏晋以来的东北诸夷关联,虽然存在象箕子东迁这样的中原向东北的人群和文化扩散。

我们可以看到后汉书东夷列传概括性定调的最关键的一句,就是“所谓中国失礼,求之四夷者也。几蛮、夷、戎、狄总名四夷者,犹公、侯、伯、子、男皆号诸侯云。”

中原看中的是天下秩序,这个直到郑和下西洋时,大明还摆出华而不实的大国牌场如出一辙,几千年来的思维方式从来没有变过。因为政治秩序排序和先秦的东夷文化扩散,这样东北诸夷到魏晋时被定名为东夷。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2:47

东夷最早应该是指山东安徽江苏那一带的部落,。和东北的部落有燕地隔绝。在早商时期,东夷可能有大规模内迁进中原、
我以为,大禹治水后,下游地区的东夷大规模内迁,商人是其中一支。但商人来自较北的地区,文化未必和东夷相同,互不认可。4000前的气候大灾变后,各系部落大洗牌,灾荒时尧舜族四处逃难,灾荒过后,东夷内迁。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2:56

秦人的祖先,伯益最早就是附庸于夏人,应该就是内迁的东夷。商人崛起后,又附庸于商人。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3:02

东夷最早应该是指山东安徽江苏那一带的部落,。和东北的部落有燕地隔绝。在早商时期,东夷可能有大规模内迁进中原、
我以为,大禹治水后,下游地区的东夷大规模内迁,商人是其中一支。但商人来自较北的地区,文化未 ...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2:47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殷和秦都是东夷,秦国还被中原诸国鄙视过,而秦人的东夷身份是中原诸国嘲笑的重点,当然又由于秦人与戎狄杂处,也被中原诸国视为戎狄我们看到殷和秦的先祖神话全部都是卵生神话。

而东夷文化中的核心文化是鸟文化,而卵生神话只是鸟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而已。在秦本纪中也记载了秦人先祖善于训鸟兽。

上古的东夷应该就是华夏的内核部分之一,因为这个由诸多上古传说来应征,包括五帝之一的舜也是来自东夷,这些应该都是上古的记忆,虽然可能经过了很多修改。从五帝开始,夏代东夷后羿的篡权,到商汤革命,再到秦国大一统,东夷一直就很清晰地体现在中国的历史脉络中。

夷夏之别可能是不存在的,这个夷已经不是秦汉之后的四夷,是上古之夷。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3:10

在4000年前的气候灾难后,是夏时代也是早商时代,这个时代的夏和东夷有大融合,但只发生在中原,是夏人与内迁的东夷的融合,未内迁的东夷依然存在,来自北部的商人并不认可较南方的九夷,所以依然称呼他们东夷。
或许商人本来就和夏人较为密切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3:28

比《史记》更早记述殷人和玄鸟关系的还有《诗经》和《楚辞》。

《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楚辞·天问》中有:“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至贻,女何嘉?”。

鸟文化一直是中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鸟文化来自中华先民对自然环境的体认,当然中华文化不仅仅只有鸟文化,还有兽文化。鸟文化的集大成就是凤凰,而兽文化的集成就是龙,由于中华大地幅员辽阔,这个在新石器石器,龙和凤的形态就已经出现雏形,这是由于物种丰富产生的文化融合。到中华文化成熟时,龙凤文化体现在皇家图腾中,并且雄雌各居其位,龙体现为皇,凤体现为后,这是物种文化高度进化的体现。

当然不仅仅只是龙凤,兽鸟文化在中华文化中有太多体现,在秦汉时期,兽鸟文化融合成四象,青龙、白虎、玄武、朱雀,朱雀则是四象中鸟文化的体现。

汉代皇家图腾喜用三足乌,曹操还为大小乔修建铜雀台。在山海经中就记录了各种荒诞不经的鸟兽,封神演义和西游记什么的民间神话传说也有太多鸟兽文化,我们生活中的各种鸟兽图腾也有很多,比如鸳鸯、报喜鸟什么的。

总之中国的鸟文化极为丰富,而且在哲学思想和文化上也体现了高度进化状态和融合状态。同时也正是中原这种鸟兽文化的高度进化和融合状态也是区隔中原和东北东夷文化的重要切入角度。

因为从文化本身的历史形态,我们可以看到东北诸夷的鸟文化相对中原还处于原始状态,东北诸夷的鸟文化很多都已经是中原进化完的文化产物向东北的文化扩散,东北诸夷的鸟文化很多不是自然历史进化的产物。

value 发表于 2013-11-18 23:33

在4000年前的气候灾难后,是夏时代也是早商时代,这个时代的夏和东夷有大融合,但只发生在中原,是夏人与内迁的东夷的融合,未内迁的东夷依然存在,来自北部的商人并不认可较南方的九夷,所以依然称呼他们东夷。
或 ...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3:10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这里猜测成分太大,难以理清。史料不清楚,考古实物本身能够说明的东西也不够多,反正夷夏现在在我脑子里就是浆糊。

上古的传说也被后人演绎得面目不甚清晰了,反正我头很痛。比如少昊是黄帝之子,但是少昊又是东夷首领,好混沌啊!{:8_197:}

我只以殷商的甲骨文为起点,而殷商本身被成为东夷这是无疑的,然后其他全部都跟着这个走。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3:35

石家河文化---南蛮,岳石文化----东夷,齐家文化----西戎,齐家文化+朱开沟文化==北狄。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8 23:45

良渚文化,石家河文化,山东龙山文化,陕西龙山文化,陶寺遗址,喇家遗址,这些遗址都是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废弃,这不是偶然,肯定是气候灾难。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0:05

《魏书卷一百·列传第八十八·高句丽 百济 勿吉 失韦 豆莫娄 地豆于 库莫奚 契丹 乌洛侯》

高句丽者,出于夫余,自言先祖朱蒙。朱蒙母河伯女,为夫余王闭于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夫余王弃之与犬,犬不食;弃之与豕,豕又不食;弃之于路,牛马避之;后弃之野,众鸟以毛茹之。夫余王割剖之,不能破,遂还其母。其母以物裹之,置于暖处,有一男破壳而出。及其长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夫余人以朱蒙非人所生,将有异志,请除之,王不听,命之养马。朱蒙每私试,知有善恶,骏者减食令瘦,驽者善养令肥。夫余王以肥者自乘,以瘦者给朱蒙。后狩于田,以朱蒙善射,限之一矢。朱蒙虽矢少,殪兽甚多。夫余之臣又谋杀之。朱蒙母阴知,告朱蒙曰:"国将害汝,以汝才略,宜远适四方。"朱蒙乃与乌引、乌违等二人,弃夫余,东南走。中道遇一大水,欲济无梁,夫余人追之甚急。朱蒙告水曰:"我是日子,河伯外孙,今日逃走,追兵垂及,如何得济?"于上鱼鳖并浮,为之成桥,朱蒙得渡,鱼鳖乃解,追骑不得渡。朱蒙遂至普述水,遇见三人,其一人著麻衣,一人著纳衣,一人著水藻衣,与朱蒙至纥升骨城,遂居焉,号曰高句丽,因以为氏焉。


此《魏书》是北朝史的魏书,不是三国志的魏书,大家注意区分。这是中国史书对高句丽朱蒙的出生神话进行的记录。

注意高句丽的朱蒙神话与扶余的东明神话的差别,在于母亲身份和剖卵,这里是两个神话最关键的区别,其他几乎完全一致。这里的剖卵也与好太王碑的记录是一致的,也就是高句丽在抄袭扶余神话的过程加上自己的润色和修改,没有彻头彻尾地照抄,并且更为提高朱蒙的身份。

在中国的史书体系里不存在辰韩、弁韩和新罗的卵生神话记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因为韩国的《三国史记》成书时间太晚,到了中原的宋代才成书,因为我们可以判断辰韩、弁韩的卵生神话抄袭了高句丽的卵生神话。

河伯就是中原神话的水神,这里被历史发育较晚的东北诸夷吸收。如果大家还对小时候课本学过的《西门豹治邺》就会知道河伯何许人也。

其实中原的卵生神话最初的内涵是母系社会背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父亲的来历面目不清,虽然殷本纪和周本纪、秦本纪都有明确的父系,但是这个父亲更多只是政治意义上的。而东北诸夷已经抛弃了卵生神话最初的本质内涵,当然卵生神话还有鸟文化的内涵。在扶余时代,扶余完全照抄中原神话,东明的母亲也是朴实无华的,而且中原神话只是吞卵生子,这些扶余全部照搬。

但是到了高句丽时代,高句丽不想那么直白的完全照抄,那么就在几处关键的地方进行修改,因为由原来的生子变成的剖卵,但是剖卵的灵感是来自于吞卵,是卵生的变形;同时扶余的东明母亲太寒酸了,高句丽不满意,反正已经是编了,那么就编得更光耀一些,这样朱蒙的母亲就变成了河伯女郎,而且朱蒙也有了明确的父亲,就是天帝,朱蒙是天帝的儿子,这样就已经完全背离了中原卵生神话的母系历史背景内涵,同时天帝之子也是照抄中原天子的概念。

也就是朱蒙的卵生神话是在中原神话基础之上的再加工,但是无论是河伯女郎,还是天帝,其实还是来自于中原文化。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0:31

本帖最后由 value 于 2013-11-19 00:32 编辑

高句麗本紀第一.始祖<東明聖王>·<&琉璃王{瑠璃明王}>.

#13卷-高句麗本紀1-東明聖王-元年

○始祖<東明聖王>, 姓<高>氏, 諱<朱蒙>[一云<鄒□{鄒牟}>, 一云<衆解{衆牟}>]. 先是, <扶餘>王<解夫婁>老無子, 祭山川求嗣. 其所御馬至<鯤淵>, 見大石, 相對流淚. 王怪之, 使人轉其石, 有小兒, 金色蛙形.[蛙, 一作蝸.] 王喜曰: "此乃天賚我令胤乎!" 乃收而養之, 名曰<金蛙>. 及其長, 立爲太子. 後, 其相<阿蘭弗>曰: "日者, 天降我曰: '將使吾子孫立國於此, 汝其避之. 東海之濱有地, 號曰<迦葉原>. 土壤膏 宜五穀, 可都也.'" <阿蘭弗>遂勸王, 移都於彼, 國號<東扶餘>. 其舊都有人, 不知所從來, 自稱天帝子<解慕漱>, 來都焉. 及<解夫婁>薨, <金蛙>嗣位. 於是時, 得女子於<太白山>南<優渤水>, 問之, 曰: "我是<河伯>之女, 名<柳花>. 與諸弟出遊, 時有一男子, 自言天帝子<解慕漱>, 誘我於<熊心山{熊神山}>下<鴨 {鴨綠}>邊室中, 私之, 卽往不返. 父母責我無媒而從人, 遂謫居<優渤水>." <金蛙>異之, 幽閉於室中. 爲日所炤, 引身避之, 日影又逐而炤之. 因而有孕, 生一卵, 大如五升許. 王棄之, 與犬豕, 皆不食, 又棄之路中, 牛馬避之, 後棄之野, 鳥覆翼之.

王欲剖之, 不能破, 遂還其母. 其母以物 之, 置於暖處, 有一男兒, 破殼而出, 骨表英奇.年甫七歲,  然異常, 自作弓矢, 射之, 百發百中. <扶餘>俗語, 善射爲<朱蒙>, 故以名云. <金蛙>有七子, 常與<朱蒙>遊戱, 其伎能皆不及<朱蒙>. 其長子<帶素>言於王曰: "<朱蒙>非人所生, 其爲人也勇, 若不早圖, 恐有後患, 請除之." 王不聽, 使之養馬. <朱蒙>知其駿者, 而減食令瘦, 駑者, 善養令肥. 王以肥者自乘, 瘦者給<朱蒙>. 後, 獵于野, 以<朱蒙>善射, 與其矢小而<朱蒙> 獸甚多. 王子及諸臣又謀殺之. <朱蒙>母陰知之, 告曰: "國人將害汝. 以汝才略, 何往而不可? 與其遲留而受辱, 不若遠適以有爲." <朱蒙>乃與<鳥伊{烏伊}>·<摩離>·<陜父>等三人爲友, 行至<淹 水>[一名<盖斯水>, 在今<鴨綠>東北]. 欲渡無梁, 恐爲追兵所迫. 告水曰: "我是天帝子, <何伯{河伯}>外孫{甥}. 今日逃走, 追者垂及如何?" 於是, 魚鼈浮出成橋, <朱蒙>得渡, 魚鼈乃解, 追騎不得渡. <朱蒙>行至<毛屯谷>[『魏書』云; "至<普述水>."], 遇三人: 其一人着麻衣, 一人着衲衣, 一人着水藻衣. <朱蒙>問曰: "子等何許人也, 何姓何名乎?" 麻衣者曰: "名<再思>", 衲衣者曰: "名<武骨>", 水藻衣者曰: "名<默居>", 而不言姓. <朱蒙>賜<再思>姓<克>氏; <武骨><仲室>氏; <默居><少室>氏. 乃告於衆曰: "我方承景命, 欲啓元基, 而適遇此三賢, 豈非天賜乎?" 遂揆其能, 各任以事, 與之俱至<卒本川>[『魏書』云: "至<紇升骨城>."]. 觀其土壤肥美, 山河險固, 遂欲都焉. 而未遑作宮室, 但結廬於<沸流水>上, 居之.


上述是三国史记的朱蒙神话记载,我们可以看到神话的内容更为丰满详实。我们可以看到原来扶余的东明神话相对史记还有一些漏抄部分,但是到高句丽的朱蒙神话完全补足,比如“后弃之野,众鸟以毛茹之。”和“後棄之野, 鳥覆翼之.”在扶余的东明神话中就没有,但是到了魏书和三国史记则补足了漏抄部分。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0:55

在理清殷周先祖神话、扶余神话和高句丽神话之间的进化关系后,我们现在来看一看辰韩的先祖神话。


一、辰韩朴氏始祖

新羅本紀第一.      始祖<赫居世>居西干·<南解>次次雄·<儒理>尼師今·<脫解>尼師今·<婆娑>尼師今·<祗摩>尼師今·<逸聖>尼師今.

#1卷-新羅本紀1-赫居世居西干-元年

○始祖, 姓<朴>氏, 諱<赫居世>. <前漢><孝宣帝>, <五鳳>元年, 甲子, 四月丙辰[一曰正月十五日], 卽位, 號居西干, 時年十三. 國號<徐那伐>. 先是, <朝鮮>遺民, 分居山谷之間, 爲六村: 一曰<閼川><楊山村>, 二曰<突山><高墟村>, 三曰< 山><珍支村>[或云<干珍村>.], 四曰<茂山><大樹村>, 五曰<金山><加利村{加里村}>, 六曰<明活山><高耶村>, 是爲<辰韓>六部. <高墟村>長<蘇伐公>望<楊山>麓, <蘿井>傍林間, 有馬 而嘶, 則往觀之, 忽不見馬, 只有大卵. 剖之, 有 兒出焉, 則收而養之. 及年十餘{三}歲, 岐 然夙成. 六部人以其生神異, 推尊之, 至是立爲君焉. <辰>人謂瓠爲朴, 以初大卵如瓠, 故以朴爲姓. 居西干, <辰>言王.[或云呼貴人之稱.]



二、朴氏始祖妻子閼英

#1卷-新羅本紀1-赫居世居西干-05年

○五年, 春正月, 龍見於<閼英井>, 右脇誕生女兒. 老 見而異之, 收養之, 以井名, 名之. 及長有德容. 始祖聞之, 納以爲妃, 有賢行, 能內輔, 時人謂之二聖.


三、辰韩昔氏始祖

#1卷-新羅本紀1-脫解尼師今-元年

○<脫解>尼師今立.[一云<吐解>.] 時年六十二. 姓<昔>, 妃<阿孝>夫人. <脫解>本<多婆那國>所生也, 其國在<倭>國東北一千里. 初, 其國王, 娶<女國>王女爲妻, 有娠七年, 乃生大卵. 王曰: "人而生卵, 不祥也, 宜棄之." 其女不忍, 以帛 卵幷寶物, 置於 中, 浮於海, 任其所往. 初至<金官國>海邊, <金官>人怪之, 不取. 又至<辰韓><阿珍浦>口, 是始祖<赫居世>, 在位三十九年也. 時, 海邊老母, 以繩引繫海岸, 開 見之, 有一小兒在焉. 其母取養之. 及壯身, 長九尺, 風神秀朗, 智識過人. 或曰: "此兒不知姓氏, 初 來時, 有一鵲飛鳴而隨之, 宜省鵲字, 以<昔>爲氏. 又解  而出, 宜名<脫解>." <脫解>始以漁釣爲業, 供養其母, 未嘗有懈色. 母謂曰: "汝非常人, 骨相殊異, 宜從學, 以立功名." 於是, 專精學問, 兼知地理. 望<楊山>下<瓠公>宅, 以爲吉地, 設詭計, 以取而居之. 其地後爲<月城>. 至<南解>王五年, 聞其賢, 以其女妻之. 至七年, 登庸爲大輔, 委以政事. <儒理>將死曰: "先王顧命曰: '吾死後, 無論子壻, 以年長且賢者, 繼位.' 是以寡人先立, 今也宜傳其位焉."



四、辰韩金氏始祖

#1卷-新羅本紀1-脫解尼師今-09年

○九年春三月, 王夜聞<金城>西<始林>樹間, 有鷄鳴聲. 遲明遣<瓠公>視之, 有金色小 , 掛樹枝, 白鷄鳴於其下. <瓠公>還告. 王使人取 開之, 有小男兒在其中, 姿容奇偉. 上喜謂左右曰: "此豈非天遺我以 胤{令胤}乎!" 乃收養之. 及長, 聰明多智略, 乃名<閼智>. 以其出於金 , 姓<金>氏. 改<始林>名<鸡林>, 因以爲國號.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韩国卵生神话的缘起和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