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1:33

在分辨辰韩神话前,有必要再对秦韩、朝鲜遗民六村,朴氏、昔氏和金氏之间的关系做一点整理。

我原来认为辰韩嵌入汉人不深,但是在对神话的分析过程中,展现了辰韩的汉人嵌入深度。

《三国志_卷三十_魏书三十_乌丸鲜卑东夷传第三十》

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適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燕、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国。



辰韩的朝鲜遗民到底是什么概念?就是这些古之亡人吗?三国史记对辰韩遗民的六村聚落和有似秦人遗民相近,在时间上也重合。我们对比三国志的文字和三国史记的文字,有相当大的重合度。三国史记的文字见上楼“一、辰韩朴氏始祖”的朝鲜遗民的六村。

并且中世韩语还存在声调,并且《训民正音》按照汉语音韵学理论分别定为平上去入四声,并规定书写时“左加一点则去声,二则上声,无则平声。入声加点同而促急。”但是现代韩语已经把声调给进化掉了。

原来韩语声调有可能来自于古代汉人移民对韩人施加的文化影响,怀疑就开始于这些秦韩的汉人移民。



以神话的角度,感觉朴氏、昔氏和金氏是外来架空的,而朝鲜遗民六村分别是李氏、崔氏、孙氏、郑氏、裴氏、薛氏,朴氏、昔氏和金氏不在朝鲜遗民六村之中。而且朴昔金都是带着神话色彩突然进入辰韩体系的,这种感觉很奇怪!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1:41

《三国遗事》的辰韩神话

一、朴氏始祖和閼英

三月朔。六部祖各率子弟。俱會於閼川岸上。議曰。我輩上無君主臨理蒸民。民皆放逸。自從所欲。蓋覓有德人。為之君主。立邦設都乎。於是乘高南望。楊山下蘿井傍。異氣如電光垂地。有一白馬跪拜之狀。尋撿之。有一紫卵(一云青大卵)馬見人長嘶上天。剖其卵得童男。形儀端美。驚異之。俗於東泉(東泉寺在詞腦野北)身生光彩。鳥獸率舞。天地振動。日月清明。因名赫居世王(蓋鄉言也。或作弗矩內王言光明理世也。說者云。是西述聖母之所誕也。故中華人讚屳桃聖母。有娠賢肇邦之語是也。乃至雞龍現瑞產閼英。又焉知百西述聖母之所現耶)位號曰居瑟邯(或作居西干。初開□之時。自稱云。閼智居西干一起。因其言稱之。自後為王者之尊稱)時人爭賀曰。今天子已降。宜覓有德女君配之。是日沙梁里閼英井(一作娥利英井)邊有雞龍現。而左脅誕生童女(一云龍現死。而剖其腹得之)姿容殊麗。然而唇似雞觜。將浴於月城北川。其觜撥落。因名其川曰撥川。營宮室於南山西麓(今昌林寺)奉養二聖兒。男以卵生卵如瓠。鄉人以瓠為朴。故因姓朴。女以所出井名。名之二聖。年至十三歲。以五鳳元年甲子。男立為王。仍以女為后。國號徐羅伐。又徐伐(今俗訓京字云徐伐。以此故也)或云斯羅。又斯盧。初王生於雞井。故或云雞林國。以其雞龍現瑞也。一說。脫解王時得金閼智。而雞鳴於林中。乃改國號為雞林。後世遂定新羅之號。理國六十一年。王升于天七日。後遺體散落于地。后亦云亡。國人欲合而葬之。有大蛇逐禁。各葬五體為五陵。亦名蛇陵。曇嚴寺北陵是也。太子南解王繼位。


二、昔氏始祖

第四脫解王, 脫解齒叱今(一作吐解尼師今)南解王時(古本云壬寅年至者謬矢近則後於弩禮即位之初。無爭讓之事。前則在於赫居之世。故知壬寅非也)駕洛國海中有船來泊。其國首露王與臣民鼓譟而迎。將欲留之。而舡乃飛走。至於雞林東下西知村阿珍浦(今有上西知下西知村名)時浦邊有一嫗。名阿珍義先。乃赫居王之海尺之母。望之謂曰。此海中元無石喦。何因鵲集而鳴。孥舡尋之。鵲集一舡上。舡中有一樻子。長二十尺。廣十三尺。曳其船置於一樹林下。而未知凶乎吉乎。向天而誓爾俄而乃開見。有端正男子并七寶奴婢滿載其中。供給七日迺言曰。我本龍城國人(亦云正明國。或云^3□夏國。^3□夏或作花夏國。龍城在倭東北一千里)我國嘗有二十八龍王從人胎而生。自五歲六歲繼登王位。教萬民修正性命。而有八品姓骨。然無棟擇。皆登大位。時我父王含達婆娉積女國王女為妃。久無子胤。禱祀求息。七年後產一大卵。於是大王會問群臣。人而生卵。古今未有。殆非吉祥。乃造樻置我。并七寶奴婢載於舡中。浮海而祝曰。任到有緣之地。立國成家。便有赤龍護舡而至此矣。言訖。其童子曳杖率二奴登吐含山上作石塚。留七日。望城中可居之地。見一峰如三日月。勢可久之地。乃下尋之。即瓠公宅也。乃設詭計。潛埋礪炭於其側。詰朝至門云。此是吾祖代家屋。瓠公云否。爭訟不決。乃告于官。官曰。以何驗是汝家。童曰。我本治匠乍出鄰鄉。而人取居之。請堀地檢看。從之。果得厲炭。乃取而居為。時南解王知脫解是智人。以長公主妻之。是為阿尼夫人。一日吐解登東岳。迴程次令白衣索水飲之。白衣汲水。中路先嘗而進。其角盃貼於口不解。因而嘖之。白衣誓曰。爾後若近遙不敢先嘗。然後乃解。自此白衣讋服。不敢欺罔。今東岳中有一井。俗云遙乃井是也。及弩禮王崩。以光虎帝中元六年丁巳六月。乃登王位。以昔是吾家取他人家故。因姓昔氏。或云。因鵲開樻。故去烏字姓昔氏。解樻脫卵而生。故因名脫解。


三、金氏始祖

金閼智,脫解王代, 永平三年庚申(一云中元六年。誤矣。中元盡二年而已)八月四日。瓠公夜行月城西里。見大光明於始林中(一作鳩林)有紫雲從天垂地。雲中有黃金樻。掛於樹枝。光自樻出。亦有白雞鳴於樹下。以狀聞於王。駕幸其林。開樻有童男。臥而即起。如赫居世之故事。故因其言。以閼智名之。閼智即鄉言小兒之稱也。抱載還闕。烏獸相隨。喜躍蹌蹌土擇吉日。冊位太子。後讓故婆娑。不即王位。因金樻而出。乃姓金氏。閼智生熱漢。漢生阿都。都生首留。留生郁部。部生俱道(一作仇刀)道生未鄒。鄒即王位。新羅金氏自閼智始。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2:22

朴氏始祖剖卵而出,其剖卵理应复制了高句丽神话的剖卵,但是在朴氏始祖的神话中,最让我奇怪的是他的姓氏,感觉有很强的汉语语境,因为辰韩本身就有汉人移民。原文中有“ <辰>人謂瓠爲朴, 以初大卵如瓠, 故以朴爲姓. ”,瓠就是葫芦,辰人謂瓠爲朴,因为汉语也有瓢,我们用瓢舀水,称葫芦为瓢很有汉语语境,然后朴和瓢同音。

三国史记对新罗的记述中,在不同的时代反复出现不同的瓠公,但这个瓠公可不是朴氏,但是与朴氏有相同的文化因子。三国史记是这样记述第一个瓠公,“<瓠公>者, 未詳其族姓. 本<倭>人, 初以瓠繫腰, 渡海而來, 故稱<瓠公>.”也与葫芦有关,很奇怪?瓠公是辰韩历代首领的重要助手。

朴氏始祖同时又有土著的名称,即赫居世居西干。居西干在土著语言中是王的意思,而赫居世在三国遗事中一然和尚进行了解释,“蓋鄉言也。或作弗矩內王言光明理世也。說者云。是西述聖母之所誕也。故中華人讚屳桃聖母。有娠賢肇邦之語是也。”

赫居世居西干成为朴氏是当时就有的,还是后来附加的?如果是当时就有的话,那么应该是辰韩居民中汉人移民的影响。



赫居世居西干的妻子閼英的神话则综合两种文化元素,一种是中原的龙文化,一种是印度的佛教文化。閼英
由沙梁里閼英井出现的龙的右肋而出。

印度佛教神话中,佛祖释迦牟尼是白象进入其母亲右肋投胎而生,而閼英出生的神话则应是佛教传入半岛后产生的神话创造。




如果说朴氏始祖的神话中其姓氏的汉语意味还不够确定,那么昔氏始祖的神话则可以很明确地体现出汉语语境,这不是土著韩语可以体现的文化内涵。

“因鵲開樻。故去烏字姓昔氏。解樻脫卵而生。故因名脫解。”
从史料我们可以看到,昔氏只有在汉字,已经不是汉语了,才能出现这样的逻辑,土著韩语是不可能出现这样按照汉字来解析姓氏的。同时“脱解”也是按照汉语语境形成,昔氏始祖“脫解尼師今”之姓氏则明确体现了汉字和汉语语境,尼師今则是土著韩语,这里一样出现了汉语和韩语并存的情况,和朴氏的姓氏称呼是一样的。这里体现了汉人文化在当时的重要影响力,也就是秦韩之秦在韩人的比重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我很奇怪,三大首领其神话现实其都是从天而降,好像架空了原本已有的辰韩六村,然后这三姓凌驾于更早的土著六村!昔氏神话复制了朴氏神话的卵生神话部分,并且内容还蛮曲折,而金氏神话则相当简明,回归了朴氏神话的简约,但是金氏神话不是卵生神话。

其实金氏神话是依照少昊金天氏的姓氏创造神话,金天氏,那么就是金柜从天而降,因为辰韩金氏也附会他们是少昊后人。而辰韩金氏附会少昊金天氏有两种可能,一个金氏是中原移民,他们以这个神话体现自己的源出;另一个可能就是纯属附会,正如扶余神话糅合殷周神话一样。因为中原文化传播入辰韩,辰韩吸收了中原文化,可以以中原文化为母本创造自己的神话,这个和閼英从龙的右肋出生参照佛教神话传说一样。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2:58

由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中原文化对东北和半岛文化的重要影响,这个影响在神话上依然有强大体现。我们从殷周神话、扶余神话、高句丽神话和辰韩神话的历史脉络分析,可以看清东北卵生神话的演化脉络,韩国的卵生神话从中原和东北汲取的文化养分。

特别是辰韩朴昔金三氏在姓氏上体现了中原移民或中原文化的重大影响。



在分析完扶余、高句丽和辰韩的先祖神话,那么我们分析东北民族最后的先祖神话,那就是满族女真的先祖神话。这体现了中原神话在向东北传播后经过历史积淀仍然具有的生命力。

我们引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和《满洲源流考》中的满族先祖神话。

“满洲原起于长白山之东北布库里山下一泊,名布儿湖里。初,天降三仙女浴于泊,长名恩古伦,次名正古伦,三名佛古伦。浴毕上岸,有神鹊啣一朱果置佛古伦衣上,色甚鲜妍,佛古伦爱之不忍释手,遂啣口中,甫着衣,其果放腹中,即感而成孕。告二姊曰:“吾觉腹重,不能同升,奈何?”二姊曰:“吾等曾服丹药,谅无死理,此乃天意,俟尔身轻上升未晚。”遂别去。佛古伦后生一男,生而能言,倏尔长成。母告子曰:“天生汝,实令汝为夷国主,可往彼处。”将所生缘由一一详说,乃与一舟:“顺水去即其地也。”言讫,忽不见。

其子乘舟顺流而下,至于人居之处登岸,折柳条为坐具,似椅形,独踞其上。彼时长白山东南鳌莫惠地名鳌朵里城名内,有三姓夷酋争长,终日互相杀伤,适一人来取水,见其子举止奇异,相貌非常,回至争斗之处,告众曰:“汝等无争,我于取水处遇一奇男子,非凡人也。想天不虚生此人,盍往观之?”本酋长闻言罢战,同众往观。及见,果非常人,异而诘之,答曰:“我乃天女佛古伦所生,姓爱新华言金也觉罗姓也,名布库里英雄,天降我定汝等之乱。”因将母所嘱之言详告之。众皆惊异曰:“此人不可使之徒行。”遂相插手为舆,拥捧而回。三酋长息争,共奉布库里英雄为主,以百里女妻之,其国定号满洲,乃其始祖也南朝误名建州。 ”

而殷本纪中的先祖神话是:“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两个神话共同的文化元素是三女洗浴,差异在于一个是玄鸟掉下了它的鸟蛋,另一个是神鹊口衔一朱果置佛古伦衣上,然后是简狄吞卵,而佛古伦吃朱果,然后就是她们都怀孕了。从殷商到满清,相差了三千年,神话内涵还是惊人的相似,这表明箕子东迁或上古文化传播的历史积淀的弥久性。因为女真的文化发展一直相对原始,这样她们可以保存很多相对古朴的神话和传说。

我们还可以看到当一个民族出现这种神话传说时,体现了这个民族的历史发现阶段,因为这种神话体现了某些蒙昧意识,由蒙昧向文明在转型,当一个民族文化成熟时,是很难相信这种神话的,大家相信也是把它作为一种文化看待。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03:05

在看《三国史记》中看到一处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关于王俭。

#17卷-高句麗本紀5-東川王-21年

○二十一年, 春二月, 王以<丸都城>經亂, 不可復都, 築<平壤城>, 移民及廟社. <平壤>者本仙人<王儉>之宅也. 或云王之都<王儉>.


“ <平壤>者本仙人<王儉>之宅”,注意这里的平壤不是半岛大同江的平壤,而是在集安的国内城,那时高句丽刚刚险些被魏国灭国,丸都城被魏将毋丘儉破坏,已经不可用,然后高句丽在丸都城的附近重新修建了一个新城,也就是平壤城,平壤有平原的含义。

也就是王俭与大同江的平壤无关。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8:48

16# 9985916 齐家文化----西戎,这一支是先羌文化,是华夏民族同源异流并列民族

9985916 发表于 2013-11-19 08:59

是的,但他们自己不知道,而且他们有很多部落,在西部分散加入不同集团, 26# lw109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15

27# 9985916 这些都是综合了现代田野考古、语言发展演变的结果,绝大多数当时人当然都不知道。有些则不一定,典型的就是周人和姜姓、姬姓戎人的关系,特别是其中的代表申国,在他们身上周王王舅和仇敌申戎的关系是并存的,因为周人就是典型的泥腿子进城以后又不认乡下的泥腿子了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18

21# value 有关徐福的传说,所谓的得“平原光泽”止王不来的地方也很有可能是半岛而不是列岛,从《日本书纪》记载来看日本的秦氏是在新罗扩张的时候才迁移到列岛的。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34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3-11-19 10:00 编辑

瓠公本是倭人,身上也有很重的日本色彩,新罗早期的历史特别是朴氏、昔氏当政时期,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的

关于新罗的建国,中国史料记载多有相互矛盾、不同的地方,不像高句丽、百济的来历那样一致,无论是中国史料还是他们自己的说法,都指向扶余。

《北史》中新罗的建国传说:
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地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地。辰韩亦曰秦韩。相传言秦世亡人避役来适,马韩割其东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韩。其言语名物,有似中国人,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不与马韩同。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传,辰韩不得自立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恒为马韩所制。辰韩之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新罗则其一也。

或称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亦曰斯卢。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灭之地。

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初附庸于百济,百济征高丽,不堪戎役,后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焉。传世三十,至真平。以隋开皇十四年,遣使贡方物。文帝拜真平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

注:这里除了通常的秦人避役说,又有高句丽人和百济人称王两种说法

《隋书》记载:
新罗国,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之地,或称斯罗。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留者遂为新罗焉。故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獩之地。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传祚至金真平,开皇十四年,遣使贡方物。高祖拜真平为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其先附庸于百济,后因百济征高丽,高丽人不堪戎役,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

注:《隋书》成于唐代贞观年间,这里直接说新罗是部分高句丽人南下所建,空间还对不起来,是高句丽“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留者遂为新罗焉”,沃沮地和辰韩之地一北一南,距离过远,而且有新罗“居汉时乐浪之地”一说,汉时乐浪郡所在地在高句丽平壤一带,这是唐人非常清楚的事,但这里又有“居汉时乐浪之地”一说是非常诡异的,说法也最为杂乱

《旧唐书》记载
新罗国,本弁韩之苗裔也。其国在汉时乐浪之地,东及南方俱限大海,西接百济,北邻高丽。东西千里,南北二千里。有城邑村落。王之所居曰金城,周七八里。卫兵三千人,设狮子队。文武官凡有十七等。其王金真平,隋文帝时授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武德四年,遣使朝贡。高祖亲劳问之,遣通直散骑侍郎庾文素往使焉,赐以玺书及画屏风、锦彩三百段,自此朝贡不绝。其风俗、刑法、衣服,与高丽、百济略同,而朝服尚白。好祭山神。其食器作柳杯,亦以铜及瓦。国人多金、朴两姓,异姓不为婚。重元日,相庆贺燕飨,每以其日拜日月神。又重八月十五日,设乐饮宴,赉群臣,射其庭。妇人发绕头,以彩及珠为饰,发甚长美。

注:这里有“新罗国,本弁韩之苗裔也”,还是“其国在汉时乐浪之地”,但没有过去的秦人避役、高句丽人、百济人入据等说法,应该是有唐一代,与新罗直接的接触增多,不像过去那样,与新罗直接交往不易,多通过高句丽、百济中转,这两个国家难免贬低新罗

《新唐书》的记载
新罗,弁韩苗裔也。居汉乐浪地,横千里,纵三千里,东拒长人,东南日本,西百济,南濒海,北高丽。而王居金城,环八里所,卫兵三千人。谓城为侵牟罗,邑在内曰喙评,外曰邑勒。有喙评六,邑勒五十二。朝服尚白,好祠山神。八月望日,大宴赍官吏,射。其建官,以亲属为上,其族名第一骨、第二骨以自别。兄弟女、姑、姨、从姊妹,皆聘为妻。王族为第一骨,妻亦其族,生子皆为第一骨,不娶第二骨女,虽娶,常为妾媵。官有宰相、侍中、司农卿、太府令,凡十有七等,第二骨得为之。事必与众议,号"和白",一人异则罢。宰相家不绝禄,奴僮三千人,甲兵牛马猪称之。畜牧海中山,须食乃射。息谷米于人,偿不满,庸为奴婢。王姓金,贵人姓朴,民无氏有名。食用柳杯若铜、瓦。元日相庆,是日拜日月神。男子褐裤。妇长襦,见人必跪,则以手据地为恭。不粉黛,率美发以缭首,以珠彩饰之。男子翦发鬻,冒以黑巾。市皆妇女贸贩。冬则作灶堂中,夏以食置冰上。畜无羊,少驴、驘,多马。马虽高大,不善行。

    长人者,人类长三丈,锯牙钩爪,黑毛覆身,不火食,噬禽兽,或搏人以食;得妇人,以治衣服。其国连山数十里,有峡,固以铁阖,号关门,新罗常屯弩士数千守之。

注:《新唐书》基本同于《旧唐书》

唐代高句丽、百济灭亡以后,唐朝与新罗的直接交通更加顺畅,所得的信息也更加直观,而两唐书又都有“新罗国,本弁韩之苗裔也”的说法,而新罗与斯卢的又有直接的承续关系,那么这个弁韩苗裔又怎么讲呢,当时的新罗已是金氏为王了,弁韩就是金官迦倻,从一些历史记载的蛛丝马迹,往往透露出新罗金氏和迦倻金氏又有密切的联系,新罗金氏到底是不是源于迦倻金氏是有很大的疑问的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10:42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3-11-19 11:35 编辑

关于朴、昔、金三氏凌驾于更早的辰韩土著六村的问题,《三国志》中有如下记载:辰韩”其十二国属辰王。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辰王不得自立为王。“,新罗早期在斯卢时期还受马韩辰王的控制,不能自立为王,所以朴、昔、金三氏等凌驾于辰韩土著六村为王。《三国志》中记载最迷惑的还是三韩与更早的辰国的关系,”韩在带方之南,东西以海为限,南与倭接,方可四千里。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辰韩者,古之辰国也。马韩在西“,这个辰国在《汉书》中出现过,是被卫氏朝鲜阻隔不能与汉朝直接相交通的国家,这里的意思好像是三韩过去是一个辰国,后来发生了变故,原来的辰国系统成了辰韩一部,马韩取代了原来辰国辰王的位置,而辰韩又受马韩控制,《三国志》在介绍完三韩中的马韩又说”侯准既僣号称王,为燕亡人卫满所攻夺,将其左右宫人走入海,居韩地,自号韩王。其后绝灭,今韩人犹有奉其祭祀者。“,这里又有了最早是箕子朝鲜的末王准难逃韩地所建后来又灭亡的韩国,箕准所建的韩国、辰国、三韩中的马韩、辰韩、弁韩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给人以很大的遐想空间。陈寿在《三国志》中写了这么一笔,可是又没有充分展开详细说明。

我推测《汉书》中出现的辰国很大可能就是箕准南逃所建的韩国,”其后绝灭“指的是其后辰王的位置被马韩人所夺一事,失势的箕氏韩国被马韩安置在了辰韩一带,并且受马韩辰王控制,日后从中国逃亡到韩地的中原人也多被马韩安置在辰韩之地,所以”今韩人犹有奉其祭祀者“,这些韩人就是箕氏韩国的遗民。

再来《三国史记》中新罗的建国记载:”先是, <朝鮮>遺民, 分居山谷之間, 爲六村: 一曰<閼川><楊山村>, 二曰<突山><高墟村>, 三曰< 山><珍支村>[或云<干珍村>.], 四曰<茂山><大樹村>, 五曰<金山><加利村{加里村}>, 六曰<明活山><高耶村>, 是爲<辰韓>六部. <高墟村>長<蘇伐公>望<楊山>麓, <蘿井>傍林間, 有馬 而嘶, 則往觀之, 忽不見馬, 只有大卵. 剖之, 有 兒出焉, 則收而養之. 及年十餘{三}歲, 岐 然夙成. 六部人以其生神異, 推尊之, 至是立爲君焉. <辰>人謂瓠爲朴, 以初大卵如瓠, 故以朴爲姓. 居西干, <辰>言王.[或云呼貴人之稱.]“这里面讲明了最早的辰韩六村都是”朝鲜遗民“,后面在讲到朴氏来历的时候又用了”<辰>人謂瓠爲朴“、”居西干, <辰>言王.[或云呼貴人之稱.]“,暗示这些朝鲜遗民又称为辰人,考虑到史书中没有卫氏朝鲜的重要人物南逃韩地立国的记录,这批朝鲜移民最大的可能就是最早南下的箕准一伙,在韩地建立韩国(又叫辰国),后来失势王位被马韩所夺以后,其遗民六村被马韩安置在庆州一带,而且由六村以外的马韩人朴氏为王,所以这六村即自称朝鲜遗民又称辰人,这也与《三国志》记载的辰王为马韩人所立,辰王不得自立为王吻合,当日后马韩衰弱,辰韩中的新罗强大起来以后,就在史料中隐去了早期的新罗诸王为马韩所立的记载,美化成了朴氏为辰韩六村因为神迹推举为王。

这也解释了朴、昔、金的姓氏(金氏有些疑问)可以很明确地体现出汉语语境,而同时赫居世居西干、尼師今确又都是土著韩语的双重性。因为早期新罗就是一个马韩人(朴氏)做辰王统治箕氏韩国的中原遗民构成的辰韩的土著韩人与外来中原人的混合政权。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11:31

还有如果新罗金氏能够坐实源自迦倻金氏的话,那么马韩朴氏以后为王的倭人昔氏、弁韩人金氏以及曾经在新罗政权中起到很大作用的”倭人瓠公“的背景很可能就是日本的某些势力曾经控制新罗的曲折反应。《日本书纪》中的神功皇后征服新罗虽不可信,带有很大的附会性,但未必不是以日本某些势力(应该不是大和朝廷)曾经控制新罗(就像马韩控制辰韩六村那样)为背景的曲折反应。金官迦倻就是《日本书纪》中的任那,与日本的关系较百济和新罗更为密切,倭人出身的昔氏成为新罗王后,再用出身金官迦倻金氏为辅也说得过去,毕竟相比辰韩,弁韩受日本影响更深,而且金氏始祖金閼智正是起于昔氏的脫解尼師今时期(过程中又有瓠公出现),日后一步步发展起来,直到后来取代昔氏为王,并彻底摆脱了日本控制,吞并了金官迦倻(该国王室在新罗的地位不低,对新罗政治的影响力不可小视,金庾信就是出于这一家族,日后金春秋得以立为也是这一家族辅助的结果),使得新罗完全发展壮大起来,而金氏为王以后出身倭人的昔氏则完全消失在了新罗历史中。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6:32

21# value 有关徐福的传说,所谓的得“平原光泽”止王不来的地方也很有可能是半岛而不是列岛,从《日本书纪》记载来看日本的秦氏是在新罗扩张的时候才迁移到列岛的。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1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你的徐福和秦氏与我在21楼的表达不搭界啊!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7:03

瓠公本是倭人,身上也有很重的日本色彩,新罗早期的历史特别是朴氏、昔氏当政时期,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的

关于新罗的建国,中国史料记载多有相互矛盾、不同的地方,不像高句丽、百济的来历那样一致,无论是中国 ...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3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仔细辨析,我们发现并不存在矛盾。

“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地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地。”

居汉时乐浪地和三国史记的朝鲜遗民是对应的,这里朝鲜可以是箕子朝鲜,也可以是卫满朝鲜。卫满替代箕氏和汉灭卫氏都是在汉代时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在两次朝鲜被灭时,原来居于朝鲜之地的居民向辰韩地迁移。

问题就变成了这个朝鲜遗民是箕氏朝鲜还是卫氏朝鲜的遗民?



“相传言秦世亡人避役来适,马韩割其东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韩。”

因为卫满替代箕氏时就是秦末汉初之际,那时有很多中原移民避难向半岛迁移,所谓“秦世亡人避役来适”正是这个时期的映照。如果确定时点是秦末汉初,那么辰韩的朝鲜遗民更可能是箕氏朝鲜的遗民。

这里有一个判断,就是中原移民和箕氏朝鲜的遗民是混在一起向辰韩迁移的。以三国志的记述则是“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则表达了辰韩的汉人移民本来和乐浪的汉人原来是一起的,这里又似乎感觉朝鲜遗民是卫氏朝鲜的遗民。

因为如果是箕氏朝鲜的遗民,则其遗民的中原意味很低,因为箕子东迁朝鲜距离那时已经很久了,所谓秦、燕、齐的概念应该是不存在的,但是三国志里的记述表达,我们可以明确感知这片移民就是秦末的中原移民。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些朝鲜遗民迁移到辰韩之地时,难道原来的土地是空巢的,也就是朝鲜遗民迁来之前,这里应该有更早的韩人土著,而朝鲜遗民只是新移民而已。

“相传言秦世亡人避役来适,马韩割其东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韩。”这里我们就感觉朝鲜遗民和(有似)秦人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朝鲜遗民就是这些秦人?因为辰韩之地是基于“秦世亡人避役来适”而让马韩割地安置的。

这样朝鲜遗民就是中原移民,但是因为辰韩之地已经有早先的土著韩人,但是后来的朝鲜遗民或秦人移民喧宾夺主了,当然这种融合应该是等量的,更早的土著韩人还是留存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现在问题的节点就是朝鲜遗民到底是箕氏还是卫氏?

如果是箕氏,那么这些遗民是更早殷商遗民和更古的朝鲜土著的融合,如果是卫氏,则这些朝鲜遗民其实就是中原移民。

如果是箕氏,则存在迁移到辰韩的朝鲜人是箕氏朝鲜的遗民和中原移民的混合体。


这个地方存疑,还无法明确到底是箕氏还是卫氏。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7:19

瓠公本是倭人,身上也有很重的日本色彩,新罗早期的历史特别是朴氏、昔氏当政时期,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的

关于新罗的建国,中国史料记载多有相互矛盾、不同的地方,不像高句丽、百济的来历那样一致,无论是中国 ...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3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或称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亦曰斯卢。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灭之地。
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初附庸于百济,百济征高丽,不堪戎役,后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焉。传世三十,至真平。以隋开皇十四年,遣使贡方物。文帝拜真平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
注:这里除了通常的秦人避役说,又有高句丽人和百济人称王两种说法
----------------------------------------------------------------------
“或称”本身就带有不确定的意味!这是对前一种主流说法的补充。

“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因为沃沮和辰韩之间还隔着东秽,所以这里更可能有省略。因为沃沮最后也被高句丽吞并,如果有高句丽人还留在沃沮地,最后很自然就重新回归高句丽了,所以这里表达更可能是因为沃沮对高句丽的反抗,原来的沃沮人向南迁移避难,他们的迁移地很自然就选择辰韩,而原来留归沃沮的高句丽人可能已经把自己视为沃沮人而非高句丽人了。



“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这里可能是倭人和百济人的区分不严格,这对应了辰韩被昔氏统治时期;也可能是此百济和历史上的马韩混淆。



“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焉。”,这可能只是暂时的现象,因为辰韩在实力上是强于弁韩的,辰韩袭击百济,也就是辰韩在与百济的战争中消耗了国力,自己难以单独对抗百济,那么辰韩在外交上先委曲求全度过瓶颈期,借助与弁韩的结盟共同对抗百济。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7:30

瓠公本是倭人,身上也有很重的日本色彩,新罗早期的历史特别是朴氏、昔氏当政时期,和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的

关于新罗的建国,中国史料记载多有相互矛盾、不同的地方,不像高句丽、百济的来历那样一致,无论是中国 ...
lw109 发表于 2013-11-19 09:3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新罗国,本弁韩之苗裔也。”相信更多是对辰韩和弁韩有共同的韩人血统而言的,因为辰韩本身也混杂很多复杂的血统,弁韩也混杂了很多复杂的血统,弁韩混杂了更多的倭人血统,辰韩则混有更多的汉人、秽人和貊人的血统。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7:39

“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地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地。”

开始在辰韩是箕氏还是卫氏的朝鲜遗民犹疑,现在感觉更可能是卫氏朝鲜的遗民,而且这些朝鲜遗民其实就是中原移民。之所以这样判断,就是这句“居汉时乐浪地”,为什么是“汉时”?

同时三国史记记述辰韩的时间是公元前57年,与卫氏朝鲜被灭的时间更为贴近,而箕氏朝鲜被灭的时间更为久远。

value 发表于 2013-11-19 18:05

弁韩是三韩中最被中原忽视的一支韩人势力,特别是新罗强大后,不管是弁韩还是伽倻,还是任那都不在中原的记述中,已经归并到新罗的体系和框架里去了。

对韩国历史了解不多,所以对于辰韩的金氏和弁韩的金氏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无法判断。

但是我们也透过始祖神话,可以看到弁韩与辰韩有竞争的的意味。

#三国遗事1卷-1纪异-五伽耶-00
五伽耶[按驾洛记赞云: 垂一紫缨, 下六圆卵, 五归各邑, 一在城, 则一为首露王, 五各为五伽耶之主, 官入五数, 当矣, 而本朝史略, *<, >数官, 而滥记昌, 误.]

辰韩的朴氏始祖在三国遗事中也是紫卵,这里伽倻完全复制了辰韩的神话,变成了“垂一紫缨, 下六圆卵”。
辰韩的卵生只是零售,但是弁韩为了和辰韩对抗,将零售改成批发,把首领和村长全部都神话了,一个王和五个官都是卵生。混乱和攀比得可以。

朴氏始祖的妻子閼英被神话了,是仿照印度的佛教神话创造,那么弁韩也照样复制,这就变成了金首露的老婆许黄玉是位自称来自印度阿逾陀的公主,于48年乘船来到伽倻。都是以印度文化元素来神话妻子这一系的权威。


辰韩金氏和弁韩金氏的始祖神话不同的地方在于弁韩金氏是卵生神话,而辰韩金氏不是卵生神话,完全是按照少昊的金天氏姓氏的汉字含义来编排神话的,金柜从天而降,顾“金天”,金柜中的是小孩,而不是卵。

辰韩和弁韩的这种神话对称性,感觉他们都是晚期加工攀比和对抗的结果。

lw109 发表于 2013-11-20 08:25

37# value 这又有一个疑问,就是《汉书》中提到的和卫氏朝鲜并存的辰国的面貌,到底是箕氏朝鲜南下建立的韩国的别称还是当地韩人土著建立的国家,再就是三韩中的马韩、辰韩和辰国的关系,到底谁是辰国的直接承续者,南下的箕氏韩国什么时候灭亡的,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至少到三国时期,箕氏韩国已经灭绝了,被马韩取代,而马韩又以辰王的面貌统治三韩,《三国志》有提到了辰韩才是古代的辰国,《三国志》零星提到了这些国家之间的变更,但太不完整

lw109 发表于 2013-11-20 08:49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3-11-20 09:19 编辑

34# value 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適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燕、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国。

这是《三国志》的记载,说明这些中原移民迁入辰韩以后,本身也分为多个不同的国家,从迁入时间和历史、文化、语言来看,先来的箕氏朝鲜遗民必定和后来的秦汉时期秦、燕、赵有很大的不同,相互之间的民族认同感并不高(从卫满取代箕氏朝鲜的过程可以看出来,毕竟箕氏朝鲜继承自部落遗留严重的商、周分封体系,又长期生活在同时处于部落分立状态的秽貊、三韩之中,政治、文化、语言都与经历了战国、秦、汉郡县统治的中原移民有很大不同,曹魏也必定更多的与这些后来的郡县遗民的国家亲近,更多的记录他们的信息),迁入之后也必定会分为不同的国家。新罗也是辰韩中的斯卢吞并其他国家逐步发展起来的,尤其是新罗核心六部就是最早的辰韩六村,日后新罗吞并的其他辰韩、弁韩国家也多是散入六部统治,这样新罗未必会完整留下所有中原遗民的信息。


《三国史记》中的新罗六村自称朝鲜遗民、辰人,而没有秦、燕、赵的概念,中原移民也不可能自称辰人,最大可能就是六村是南下的箕氏韩国-辰国的遗民,再加上当地土著韩人代表朴氏、金氏和外来的昔氏、瓠公倭人发展起来的。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韩国卵生神话的缘起和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