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ue 发表于 2014-6-22 23:09

东亚地区民族和文化的汉化构造

地球上地缘板块存在很大的差异化,亚欧大陆东西两端存在两种地缘形态,这种地缘形态导致了地区的文明构造差异化。亚欧大陆西部是地中海中心的文明形态,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都是地中海文明分化。地中海文明早期是南岸的埃及文明和苏美尔文明先发,中间夹层的黎凡特文明碎片化从埃及文明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汲取养分,而苏美尔周边的波斯和小亚也在吸收美索不达米亚成分,爱琴海则吸收了地中海南岸和东岸的文明养分。亚欧大陆西部地缘更为碎片化,而亚欧大陆东部则更为整体化,而亚欧大陆东部的整体化和中心化正好是重合的,而这种地缘整体化和中心化就是中华文明的根本特质。

由于人类文明早期的离散性,虽然各地存在各种文明交流和文化扩散,所以一旦某一区域体系化后,视角会相当封闭,比如文明相当晚发的希腊文明在古典城邦时代开始了自身的民族主义,把敌对文明波斯蛮族视化。

而中国也同样由于地缘的中心化,当然仅仅是亚欧大陆东部的中心化而自我封闭的中心化,中国、中原、中华,河洛居天下之中。

中华文明的内核是黄河中下游平原开阔土地的农业化,在冶金技术还不成熟时,土质和土地平整化是文明进化的核心优势,本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都是平行进化的,甚至很多地区可能比中原早期进化更为先进,但是这种先进性并不稳定,然后在夏商周三代被中原超车而一统天下,由三代到汉代,东亚地区文明的整体化结构已经成型,这种成型的结果就是汉文明,然后在整体化之外有很多碎片化文化。

value 发表于 2014-6-22 23:21

以一种不恰当的比喻,就是从龙山文化到三代,中原发生了东亚地区第一次农业文明革命,注意是农业和文明并称。但是中原周边地区并没有发生第二次农业文明革命进行超车,因而中原以文明革命的优势进行中心外扩张,周秦汉三代完成了这次扩张,并且以扩张为基础实现了东亚地区民族大融合,因而形成了汉民族和汉文明,当然汉民族的内核——华夏在龙山时代就已经形成,但在广度上依然有局限。

欧洲英国发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这样由原来欧洲文明边缘的英国上升到欧洲的文明中心,这与欧洲早发中心希腊和意大利形成很大偏移,这也代表着欧洲日耳曼人超越了拉丁人。日耳曼人按照中国的历史照套,有点类似通古斯。但是英国并不能沉浸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优势太久,很快英国被德国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超车,而两次世界大战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巨头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巨头之间的霸权战争。

我们把视角重新移回亚欧大陆东部,中原爆发第一次农业文明革命后,其他地区不能象德国那样爆发第二次文明革命实现超车,因而相对中原处于文明劣势位,而中原也把这种优势发挥到最大,基本上把亚欧大陆东部的适合农耕区扩张完毕。

value 发表于 2014-6-22 23:36

也就是在秦汉时代的中原扩张中,几乎大陆所有农耕区都已经囊括在中原治下,包括越南和韩国,而离岸的日本则没有进入这个波潮中,但是离岸的日本本身亦受到大陆波潮的严重影响。原来越南和韩国都是大陆的碎片地带,其中越南有受到南亚扩散过来的势压,而韩国则有受到草原和森林的势压。东南亚大陆地区基本上不是受到中国化影响就是受到印度化影响,而越南由于很长时期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越南有很多不同于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文化特质。

也就是我们从民族、文化和历史上,可以把脱离于亚欧大陆整体化碎片的越南、韩国和日本的汉化划分成两种形态,一种是越韩式汉化,一种是日本式汉化。

越韩式汉化是越南和韩国曾经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民族本身亦被汉族高度介入,而日本式汉化则更多体现在文化上而非历史,就民族成分,日本亦有少量汉族介入。

value 发表于 2014-6-22 23:58

亚欧大陆西部,由于地缘关系其文明被多次碎片化重组,而每一次重组都是不同的边缘板块取代中心,而亚欧大陆东部由于整体化在早期完成,这种完成使得系统重整是内部进行的,也就是内部的亚区域进行重整,因而中原不同地区都能成就帝王之业,陕西、河南、安徽、河北、江苏、湖北、山西,而且这本身都是在中原范畴进行的调整。

亚欧大陆西部没有早期实现这样的民族融合,罗马帝国曾经有过机会,但是罗马帝国没有实现这样的使命,倒是类似通古斯的日耳曼蛮族接过大旗玩这种游戏。而西亚地区原来来自边缘沙漠地区的阿拉伯实现了整合,实现了两个层次,一个是民族层次,一个是宗教层次,但是在宗教层次,伊朗和土耳其让阿拉伯很难驾驭。

而东亚,在汉代就已经定格的民族和文化格局使得后续的碎片化很难重整中国,草原的游牧文明和借势的森林渔猎文明(农耕化不彻底,但是已经开始农耕化了)都冲击过这个整体性,但是这个整体性过于强大,当然这种强大的根本因素是地缘。

value 发表于 2014-6-23 00:24

东亚地区的文明汉化构造是中原整体化和中心化的体现,以东亚的第一次农业文明革命为基础,而中原的这种文明优势在大航海时代的西方文明工业化才有所转变,而日本改变了原来亚欧大陆东部的文明构造,当然日本在原有的东亚地缘构造下也无法内生超车,而是日本借助对西方工业文明的吸收而对中国实现超车,从而在质上改变了东亚文明生态,并且使得东亚文明开始由中心化构造向平行化构造转变。

美国似乎是日本的宿敌,美国永远吃日本一头,而中国吃美国一头,无论是黑船还是原子弹,日本的强势由美国开启,也由美国终结,也由美国第二次重启,也由美国第二次打压,失去的二十年。

从东亚文明的汉化构造,我们可以说越南民族和韩国民族都是汉民族的异化,而日本民族则不是汉民族的异化。越南民族和韩国民族都有自身从新石器时代带来的原生性,但是由于东亚的地缘构造,他们都从来不是他们自己所臆想的独立民族。

这中间有几个层次过渡,最浅的层次是类似现在台湾的去大陆化(去中国化根本是伪概念,连自欺欺人都轮不上);浅层次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之间的民族关系;深层是美洲国家加勒比地区的黑人国家,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都已经是完全西方化了,他们区隔西方的仅仅只是他们的肤色;然后就是这种中国与越南和韩国纠缠不清的民族和文化关系。

value 发表于 2014-6-24 07:04

由明治维新、甲午战争、日俄战争、918、抗日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日本改变了东亚地区的中心式文明构造,而使得东亚进入到平行化构造。由中法战争和甲午战争,使得满清所维持的东亚朝贡体系解体。

其实至鸦片战争,就东亚文明系统就已经开始动摇,满清的失败给旁观的日本西南萨摩藩予极大的震撼,萨摩藩看清了两大文明系统之间的优劣,萨摩藩拥抱西方文明,从而以先进的封建势力推动了日本进行文明转型。

文明系统是以语言为基层的,以文字、哲学、宗教和政治(实体和制度)为核心的社会架构,由此延伸的历法、饮食、伦理、习俗、服饰、建筑、医学、学术、艺术、技术、器物······(这里本身就包含了文化和文明区分的内涵)

东亚地区的汉化就是对这个文明系统而言的,因为在这个地区文明系统由开创到定型的时候,越南、韩国和日本民族竟然都还没有形成,虽然在东亚地区文明系统定型的时候,越南、韩国和日本民族已经各有独立平行化的渊源雏形和源头。此时越南、韩国和日本的地理区域处于碎片边缘区域,无法参与到这个系统的开创和定型的过程中,或者说即使有千丝万缕地联系也等于没有贡献。而参与形成这个系统的地区已经融合形成一个主体,这个系统和主体形成是同步的。文明的进化背后是资源,资源背后是地理、气候和地缘,在文明起源时代,越南、韩国和日本的地理和地缘都处于劣势位,它们的地理尺度太小,这种小尺度已经代表了它们的本体资源严重不足,而地缘上又处于亚欧大陆文明传输链条的末端。当然这种劣势位是对农业文明而言的,在工业文明时代,原来的劣势位反而向优势位转变,原来在农业文明时代,在亚欧草原带的游牧民族处于优势位,能够不断侵犯农耕区,但是当工业文明到来的时候,他们得到只是闭塞,甚至连自卫能力都不足,被沙俄联窝端。

由于农业文明时代的地缘小尺度隔离,当中原发展出东亚地区的文明系统时,对于边缘地区有接收和拒绝的权力,正如现代所有非西方文明面对西方文明一样,而在马尔嘎尼访华时,乾隆选择了倨傲的态度而错失了中国的内在调整空间,或者说鸦片战争之后,满清依然有调整空间,但是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失去缓冲空间,终于要让地区内主体来挑战而堕入沉沦轨道,所幸这个时间还不算太长而调整过来。

在汉代中原扩张波潮中,越南和韩国都已经纳入到中原的治下,朝鲜半岛是两种管理体质,北部是直接管理体制,南部是间接管理体制,半岛南部的间接体制和西南夷的管理体制是一样,也在这种管理体制下,越南和韩国开始了民族和文化的汉化进程之中。不玩文字游戏或政治意识形态,越南和韩国已经是汉化民族,或者说他们是汉族的异化分支,如果没有越南和韩国的土著原生性,那么他们连异化都算不上。而日本只是早期处于处于地理隔离状态,日本民族只有少量的汉族血统介入,而不象越南和韩国那么高的汉族血统介入,因而日本民族的汉化只是文化上的汉化。

越南和韩国做为地缘碎片曾经搅拌入中国的历史,但是随后在不同的时间段溢出中国的历史,这种溢出的共性在于锥形地缘。从意识形态上,越南和韩国都极端惧怕中国的大一统,想要在历史形态上表达出一幅与中国绝对无关的纯净化本土历史,也包括民族和文化上的独立,但这种意识形态独立性类似乌克兰人想要和俄罗斯人撇清一样,也类似南斯拉夫民族间仅仅因为宗教产生的彼此撇清。当然越南和韩国在民族原生性具有比南斯拉夫和东斯拉夫民族更高的独立性,但是并不具备他们自身所要表达的那样的独立性。

其实越南和韩国的民族和历史独立性来源于地缘和历史进程本身,而不只是民族渊源本身。因为世界有太多民族是异质性差异极大人群融合而成,藏族、印度人、日本人、土耳其人都是分支差异极大的人群融合而成。同样血缘一致的民族也会因为地缘和历史进程而分化成不同的国家。

单纯从民族和文化上,越南人和韩国人都是汉化民族和汉族的异化分支,这是超越意识形态的客观判断。当然这里有尺度和地缘上的内因,因为中国是追求大一统的国家,泛化这种同性会成为中国工具,这是由于东亚地区的整体性和中心性承袭造成的,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可以由今天主义而清楚解决。而在其他地理区域,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其他区域从来不存在东亚这么持久和稳定的大一统状态。

今天中国也已经接受象新加坡这样的华人主体国家存在性,这在以前是很不能接收的,这是因为现代是全球化社会,中国的大一统意识形态已经在西方文明主导的国际秩序中被终结,东亚文明的形态本身亦已经平行化,一切已经变成今天主义而已。今天定格昨天,历史本身亦以今天做为倒推和延伸的基准。其他地理区域的平行化终结了东亚的中心化。

value 发表于 2014-6-24 07:15

谈到东亚地区民族和文化的汉化,是建立在文明系统上而言的,同时也包含着对应的主体关系。每一个地理区域都有一个文明系统,并且还存在文明系统和文明主体之间的关系,东亚不同于其他地理区域的最主要特征是系统和主体的重合性(整体性)和中心性,其他地理区域都是平行化和碎片化特征的,比如南亚存在宗教的撕扯而系统和主体存在分裂性,而欧洲无法明确谁是中心主体,欧洲是相当平行化的,中东在伊斯兰的面目下游离着突厥和波斯的民族主义。

西方列强涉入东亚时,则开始瓦解东亚主体的中心性,日本成为地区挑战者,或许这是日本唯一的一次历史机遇,就是东亚地区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之际的机遇,一旦东亚地区工业化,那么文明游戏又重新导入体量为王的时代,那么日本又再次倦回老窝,抑或连老窝也不保而成为地区外势力的玩具。

在不同的地理区域,总存在大小个的生态关系,最初小个凭借主动性而先发成功发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共生生态的大个会替代小个。大航海时代的伊比利亚时代的葡萄牙和西班牙,西北欧时代的荷兰和英国,现代东亚的日本和中国。在时代转型过程中,小个总是先抓住历史机遇而发展自身,但是最终体量回归,荷兰是英国的榜样,手工业、贸易、金融和殖民体制,英国无不山寨荷兰,也包括光荣革命由荷兰人入主英国,但最终由英国实现工业革命的游戏,而这种文明游戏不是小个的荷兰所能玩弄的。

日本没有消化对朝鲜、台湾和东北的占领而过于冒进,终于错失了历史机遇,虽然美国由于冷战需要重启了日本的发展,日本经济都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二,但是日本依然是世界政治大国的玩物,美国是日本的天敌。新中国连续六十年的工业化已经使得中国穿越了工业化瓶颈而跨进了工业文明的门槛,中国由于工业化而成为世界政治的玩家,中国的工业优势除了政治休克和核弹将无法被撼动。

日本在珍珠港和电子产业想要逆袭美国,结果两次都败于体量,当然在工业体质上,二战时日本也只是次级工业化强国,而不是顶层工业化强国,日本比不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巨头。二战时,日本无法凭借自身的次级工业化战争体质战胜中国农业化战争体质,日本的军事优势在中国第二地理阶梯被消解,日本一半的军事资源海军无法上岸帮助陆军消灭国军和共军,以致于日本国力消耗不支要通过挑战英美在东南亚的利益来化解战争系统的矛盾和压力。

value 发表于 2014-6-24 23:26

有汉化,亦有西化,中国今天亦在西方化。中国自身亦有汉化过程,当然所谓这个汉化,是自身文明系统形成的过程,是内生的,而西方化对于中国而言是外生的,对于越南、韩国和日本亦有西方化。在农业文明时代,越南、韩国和日本进行中华化的汉化过程,在工业文明时代,他们又进行西方化过程。也就是对于越南、韩国和日本存在两套文明系统,他们要在今天平衡这两套系统,中国自身也在平衡传统和现代。

但是越南和韩国的汉化不同于西化,西化过程中,越南和韩国保持了民族和历史的独立化,但是在汉化过程中,越南和韩国不存在这种民族和历史的独立性,因为在汉化过程中,越南和韩国本身亦处于中国历史的一部分,而民族血统本身亦被汉族高度进入,在越南和韩国由文化向文明的转变中,他们存在民族和文化的双重汉化,而他们的文明系统亦由汉文明导入。

越南和韩国的内生性更多体现在基因、语言和底层文化中,而上层文化则几乎完全被汉文化覆盖。而其基因本身也被汉族移民占据部分,语言更多只是体现在发音、固有词汇和语法上,但就是发音亦受到汉音的严重影响,同时词汇主体是汉字词(汉语方音)。这种状态的放大就是拉美的黑人主体国家,他们都是由于西方国家贩奴而从非洲带到美洲的,他们的语言和文化已经西方化,他们相对西方民族区隔的仅仅只是肤色。再以东斯拉夫和南斯拉夫的民族和国家状态,越南和韩国的民族和文化状态就是两种民族状态的中间形态。当越南和韩国出于民族主义和意识形态夸大自身的民族和文化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太多自欺欺人的成分了。


我们以韩国的民族和文化做为解析范本解析汉化:

韩国就基因数据已经揭示出汉族成分至少占据了四分之一,而且汉族可不只是以O3来标识的;
韩语的词汇中超过一半的词汇是汉字词,这还不包括汉语对韩语发音和语法的影响;
韩国的卵生神话和檀君神话都是以中原文化和历史为范本延伸的;
韩国使用农历,也包括由农历延伸的节俗,如春节、端午、重阳;
韩国历史上使用汉字,后来在仿造汉字和汉语音韵的基础上创制谚文;
韩国人使用汉姓,因为这本身可能渊源于汉代开始汉人移民在三韩之中的影响;
韩国人承袭汉人的宗教体系,儒教、道教和佛教的三位一体宗教体系;
韩国人使用筷子;
韩国人的国旗使用易经和道教的符号;
韩国的政治体制亦对中原亦步亦趋,而现代的政治区划亦是这种政治文化的继承;
韩国的传统医学就是中医;
韩国的史学体系就是对中原史学的复制;
韩国的饮食亦吸收了太多中原饮食成分;
韩国的古典文学和艺术则是中原文化的分支表现;
韩国的传统技术和器物大部分吸收于中原;
韩国的服饰和建筑也受到中原文化的严重影响;
······

value 发表于 2014-6-25 12:05

越南、韩国和日本的汉化,亦包括他们历史的“汉化”,他们的民族历史形成很晚,确都模仿中原的历史坐标来“创造”自身民族的历史,日本把自身祖先的历史提前到爪哇国了,三国史记生硬拉长新罗的历史,而三国遗事则编造檀君神话来弥合并不同源的三国和推前历史。一然和尚已经看到三国史记暴露了三国存在历史的天然断层,因而想要通过历史整容来修饰。

最搞笑的就是一然和尚明显按照中原五帝的历史时间坐标来编排“历史”,让檀君可以活1908岁来把韩国的历史提前到尧帝的时候,真是“我活我活我活活,就我有我有我有有”,历史竟然是通过王八长命活出来的!一然和尚编造的檀君神话暴露出来的逻辑实在是太幼稚了,但是需要历史整容的韩国人就愿意自我欺骗,骗了自己还想骗别人。

更荒唐的是金大胖和金二胖竟然通过考古造假来“坐实”神话,而所谓的考古报告都编得太蹩脚了。朝韩明明可以以现实的成就来获取民族自信,但是朝韩永远摆脱不了民族的深层自卑。


看《古事记》和《日本书纪》,日本翻抄中国也登峰造极了。比如《古事记》的序言和《日本书纪》的开篇,一股浓烈铺面而来的中原气息,无论是思想还是文体,与中原的文字丝毫不差。

《古事记》其序言曰:
臣安万侣言。夫混元既凝,气象未效。无名无为,谁知其形。然乾坤初分,参神作造化之首;阴阳斯开,二灵为群品之祖。所以出入幽显,日月彰於洗目;浮沈海水,神祇呈於涤身。故太素杳冥,因本教而识孕土产岛之时;元始绵邈,頼先圣而察生神立人之世。寔知悬镜吐珠,而百王相续;吃剑切蛇,以万神蕃息与。议安河而平天下,论小滨而清国土。是以番仁岐命,初降于高千岭;神倭天皇,经歴于秋津岛。化熊出川,天剑获於高仓;生尾遮径,大乌导於吉野。列儛攘贼,闻歌伏仇。即觉梦而敬神祇,所以称贤后。望烟而抚黎元,於今传圣帝。定境开邦,制于近淡海;正姓撰氏,勒于远飞鸟。虽步骤各异,文质不同,莫不稽古以绳风猷於既颓,照今以补典教於欲绝。

曁飞鸟清原大宫御大八州天皇御世,潜龙体元,洊雷应期。开梦歌而相纂业,投夜水而知承基。然天时未臻,蝉蜕於南山;人事共给,虎步於东国。皇舆忽驾,浚渡山川,六师雷震,三军电逝。杖矛举威,猛士烟起,绛旗耀兵,凶徒瓦解。未移浃辰,气沴自清。乃放牛息马,恺悌归於华夏;卷旌戢戈,儛咏停於都邑。歳次大梁,月踵夹钟,清原大宫,升即天位。道轶轩后,德跨周王。握乾符而揔六合,得天统而包八荒。乘二气之正,斋五行之序,设神理以奖俗,敷英风以弘国。重加智海浩汗,潭探上古,心镜炜煌,明覩先代。

评:怪不得日本国王的年号都要取材易经,原来日本编历史就已经确立了传统,通篇都是中国易经、气、阴阳五行的思想。


《日本书纪·神代上》
古天地未剖。阴阳不分。浑沌如鶏子。溟而含牙。及其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淹滞而为地。精妙之合搏易。重浊之凝场难。故天先成而地后定。然后神圣生其中焉。故曰。开闢之初。洲坏浮漂。譬犹游鱼之浮水上也。于时天地之中生一物。状如苇牙。便化为神。号国常立尊。〈至贵曰尊。自餘曰命。并训美擧等也。下皆倣此。〉次国狭槌尊。次丰斟渟尊。凡三神矣。乾道独化。所以成此纯男。

天地混成之时。始有神人焉。号可美苇牙彦舅尊。次国底立尊。

评:中原的黄帝内经、浑天说、盘古开天辟地的内容糅杂。



每一个地理区域都有一个哲学体系,中国的易经则是东亚地区的哲学思想根基,而易经思想在春秋时期由孔子编纂易传就已经确立,而日本和韩国都无法超越中原创造出一个新的哲学体系。易经和老子的哲学思想已经铺排在整个中国的学术和文化之中,而抄袭中原文化的日本和韩国根本跳不出中原的哲学和文化框架。孔子编易传时,日本民族还在源头精子和卵子没有接触的阶段,韩国民族的诸源头也没有汇合。两个民族都处于萌芽的萌芽阶段。当公元三、四世纪两个民族才开始萌芽阶段,而此时中原的文明系统已经在汉代定型。

value 发表于 2014-6-26 07:01

从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民族都具有相同长时间的历史,因为大家都来源于同一个祖先,只是由于人群迁徙而产生地理区隔而分化,而在分化中又不断地组合,这种不断的分叉和混合衍生了诸多民族。但事实上由于文明进化的差异和文字记录对人群共同体的影响,使得不同民族其实是具有不同历史的,虽然当今每一个民族就其共同祖先都有完全一致的持续时间,但是因为人群的分合和文明的进化,所谓民族是不能有相同时间的。

日本民族是弥生时代才形成,虽然绳纹人和弥生人本身已经存在很长的历史,但是没有融合之前的弥生人和绳纹人都不是现代意义的日本人。而韩国民族是由韩(准确说是前韩)、汉、倭(弥生人或日本人)、秽、貊等人群共同融合形成。弥生人本身也是一个粗略的概念,内涵并不清晰,搅混了前韩、汉、秽、貊,但弥生人有其某种主体性,而这个主体性与其他人群是有区分的。

弥生时代和古坟时代是韩人和倭人共同的萌芽期,倭人在古坟时代和飞鸟时代定型,而韩人在新罗末期和高丽前期才定型。

三韩中,辰韩是汉人(朝鲜遗民)和前韩土著的混合,间或融合了秽人、貊人和倭人,而弁韩则有前韩、汉人和倭人的混合,而马韩则是征服者貊人和下层前韩土著的混合。三韩都混杂了汉人,其中汉人在辰韩占据了政治主导性。由辰韩汉人和汉四郡的影响,此时三韩都已经汉性成分很重。

或许拉美黑人国家的肤色就类似于韩人的基因、语言和底层文化对汉人的区隔,也象美国人那样将自己和英国严格区分。这样虽然韩人其实是汉人的异化分支,却由韩人的非汉成分和汉人进行区隔,因为韩人的文化系统,特别是上层几乎就是不变形的汉文化。

韩国人因为民族主义和意识形态而虚构了很多民族和历史自性,自身的历史无法严格界定却想机会主义扩张,结果在汉和倭的夹击中可以顾此失彼。对于韩人的民族和历史的真正意义,其实只是今天主义,类似瑞士人和德国人之间的区隔一样,瑞士人的法兰西和德意志成分的融合才是瑞士的本质。

韩国人想要虚构出一个自性历史,同时要混淆和曲解各支人群对韩国民族的贡献,虚构出一个开始并不同源的人群共同体,韩国的历史其实是在中国三国时期才开始萌芽,不同人群开始在半岛南部碰撞而融合,直到新罗末期才开始实现这场融合。如果没有中国的史书记载,那么在中原三国时期到新罗末期这段历史对于韩国民族都是模糊和面目不清的。

汉人和倭人在韩人历史中的实际地位都是心态脆弱的韩国民族无法接受的,从高丽时代,韩人在意识形态上就开始虚构历史。其实韩国人完全可以用今天主义和中国与日本进行历史定位,就像瑞士人在德国人面前泰来自若一样,可是混合着自卑和恐惧、虚荣、套利心态的韩国人无法停摆好自己的民族心态。

value 发表于 2014-6-27 10:48

日本的民族主义曾经极其炙热,从明治维新时期开始,到甲午战争,日本的民族主义高涨,既有野心,也由某种文明自卑心态的日本就像现在的韩国一样,日本这种高烧状态一直都持续到二战结束,当日本战败时,日本的民族主义意识幻灭,当然美国因为冷战重启日本时,日本的民族主义又重新开始升温,但是这种民族主义相对二战前则更多理性一些,特别是失去的二十年日本人相对更加沉静,日本民族在百年已经经历了两个高峰波段的转折。

对比日本,韩国的民族主义不过是重复日本曾经经历过的民族热潮,当然韩国所能达到的国家高度与日本还是存在极大差距的,但是这种差距不影响韩国人自我脑补的意淫状态。韩国也有各种民族野心和欲望,但是她遇到的是巨体量的中原,和强大的北方游牧和渔猎民族,韩国历史上的民族主义的发挥空间总是很低。比如韩国对济州岛、对女真、对日本都想摆谱,除了极小体量的济州岛,女真扇过韩国的脸,对于日本则有多次的被征服史,所以韩国的民族心态格外沉重和屈辱。

所以从90年代开始的工业化经济起步,让韩国人被压抑千年的屈辱感以很强烈的感觉释放,但这只是韩国的高烧和幻觉。事实上由于东亚已经全部实现工业化,韩国象香港、台湾那样产生的短时幻觉已经被时间击溃。

对历史的整容则是韩国这种高烧状态的表征之一,当然还有外貌的整容。韩国始终以中原为对象对自己的历史进行整容,因为中原的历史就是韩国历史整容的模板,檀君神话就是韩国历史上的整容产物。本来根据中原历法计算,一然和尚以中原五帝之尧帝为坐标来基准檀君,檀君是公元前2333年,结果金胖父子竟然整容玩得更大,竟然已经超过5000年了,檀君本来就已经是整容产品,结果金胖家族还要再整容,这真地象迈克尔·杰克逊的鼻子了,越来越丑陋了。

韩国人总是以整容为真实,自己骗自己还要骗别人。韩国的历史充满了内里虚无性,但是由于现在韩国处于高烧状态,总是怀着侥幸心理。韩国的历史太容易被中国和日本插足,而国际更多是以今天主义来对待中日韩之间的历史,但是韩国总是力图以自己的整容产品来替代真实。

value 发表于 2014-6-27 11:06

汤因比在《历史研究》一书中梳理和编排了世界诸多文明(体),《历史研究》本身是把文明做为历史的主体来研究的对象。其中汤因比把越南文明、朝鲜文明和日本文明划分成中华文明的卫星文明,同时汤因比也列出了东南亚文明,而越南文明独立出东南亚文明的,也就是汤因比更为看重越南的汉化内涵。而汤因比把东南亚文明先是做为印度文明的卫星文明,然后是伊斯兰文明的卫星文明。感觉这里有不对的地方,这里应该区分大陆和海岛,因为东南亚大陆国家的伊斯兰成分极低,而东南亚大陆国家做为印度文明的分支文明是一贯的,而伊斯兰对东南亚的影响更多体现在海岛国家,也就是海岛国家也是印度文明,后是伊斯兰文明。

但是在其他一些历史学家眼中,日本则具有更强的文明独立性,看来西方也是以国家的强弱来区分文明的,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表现出来的强大,让西方国家对日本另眼相看。但事实上日本并没有创造出独立和特有的文明系统,日本始终是夹心山寨,日本只是在西化系统装机过程中表现得更强大,但是日本并没有在文明系统上有任何创建。当前日本表现出来的一些强大依然只是西方文明框架下的表现。就人类文明未来的表现,我认为日本还不如印度,虽然日本的经济和科技比印度更为强大,但是日本没有原装的东西,只是汉化系统和西化系统双重装机而已。

另外日本没有空间了,因为中国也已经进入工业文明,在同质化状态下,体量为王。日本已经没有空间,日本将回归到她自己的历史常态位置。在此,中国、印度和伊斯兰将对西方文明发起异质化冲击。

value 发表于 2014-6-29 12:46

日本一旦在地区文明转型期没有占据优势位,那么日本的常态回归就已经是必然的了。甲午战争到二战前,日本曾经有一次最好的历史机遇让日本浪费了,现代全球化格局下,中日经济的换位实质上就是地区生态位的常态回归。国际霸权是零和的,日本不能抓住历史机遇消化那么日本只能回归。

日本和美国在不同年份的GDP比值,数据一目了然。
1980年日本 10279亿美元   美国 27956亿美元    日本/美国=36.77%
1985年日本 13468亿      美国 41875亿          日本/美国=32.16%
1990年日本 30522亿      美国 58033亿          日本/美国=52.59%
1995年日本 52929亿      美国 74005亿          日本/美国=71.52%
2000年日本 47661亿      美国 98247亿          日本/美国=48.21%
2005年日本 45522亿      美国 123761亿         日本/美国=36.78%
2010年日本 54978亿      美国 145824亿         日本/美国=37.70%
2013年日本 49015亿      美国 167997亿         日本/美国=29.22%

2013年中国的GDP已经是日本的两倍了,日本的势已经被中国拿走了。除非日本在机器人技术上突然爆发技术革命,否则日本真地没有机会了,然后就像欧洲国家那样不上不下。

日本的人口老龄化,产业没有顶层突破而处于上下夹击,日本能够维持目前的经济地位都已经是不易了。

2025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中国20%,日本36%,韩国25%。

日本和韩国都存在同样的问题,由于日本和韩国的本国领土面积都极小,大部分资源都依赖贸易,而人力资源是他们的国家核心资源,而人口老龄化对于日本和韩国的打击将是致命的。中国和美国共同封杀日本的国际空间,日本只会越来越衰。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东亚地区民族和文化的汉化构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