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人 发表于 2014-7-31 10:45

兰版和我的猜测也是趋同的,那就是收到东胡文化影响的,戎狄或高句丽,融入了朝鲜族,那么同样,也可能是间接收到东胡影响的百济人融入了日本人中。 日韩的阿尔泰痕迹,极有可能是以这种方式传入,相比较而言,朝鲜人直接接受基因的不分多于日本人。

lw109 发表于 2014-7-31 10:46

148# 红山人 日语与阿尔泰语的关联仅仅是日语的语法与阿尔泰语相同,日语从底层同源词到语音规则都是完全不同于阿尔泰语的。韩语与阿尔泰语的关联在于底层的同源词汇以及与阿尔泰语相同的元音和谐现象。从词汇、语音来看,日语基本与阿尔泰语完全隔离。

红山人 发表于 2014-7-31 10:49

148# 红山人 日语与阿尔泰语的关联仅仅是日语的语法与阿尔泰语相同,日语从底层同源词到语音规则都是完全不同于阿尔泰语的。韩语与阿尔泰语的关联在于底层的同源词汇以及与阿尔泰语相同的元音和谐现象。从词汇、语音 ...
lw109 发表于 2014-7-31 10:4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这里没你的事,不要想当然。很多你的观点都是很可笑的。

lw109 发表于 2014-7-31 10:53

151# 红山人 你才是可笑的,一直在唠叨一些倒果为因的民族、语言现象,我一直在与你就事论事的讨论,这个论坛是开放的,大家都可以发表任何言论,不能就某一论题做倾向性的标示

roxsan 发表于 2014-7-31 11:40

以前在电视上看过韩国人的片 ,直接从阿尔泰山划一个箭头到半岛,说是祖先来自那里

lw109 发表于 2014-7-31 11:47

153# roxsan 我觉得这是韩国人故意追求与中国、日本完全独立而刻意强调的远古的语言渊源而已,而且阿尔泰山地区仅仅是突厥语系的发源地,远称不上是所有阿尔泰语的发源地,整个阿尔泰语的发源地应该在更北面的叶尼塞河流域寻找。而且蒙古高原、中亚草原被突厥语系占据的时间是很晚近的,最早不过在春秋时期,在这之前,其他非突厥语支的阿尔泰语族群已经广泛分布在北亚、东北亚、半岛的密林地区了

红山人 发表于 2014-7-31 12:44

132# 红山人

这里的 b3,b4 可能是C3-448del。需要看到原始STR数据才能确定。

请告知原始的链接。
Ryan 发表于 2014-7-31 09:5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图里的C3a 是 M93

乃曼 发表于 2014-7-31 13:35

韩系祖语是新罗语,史前就从原阿尔泰语中分离出来。相对而言,日系分离的更早,而且混合了南亚语系,因此和历史时期才从蒙古高原东迁的“貊”“貉”关系较远,和东北亚土著濊系关系更近,而濊貊语族高句丽语有很大濊语成分,这就是日语族与高句丽语接近的原因,新罗在兼并高句丽后吸收了一些高句丽成分,这就是韩系语族有高句丽语成分的原因。

可见,日语有濊语成分,但缺貊语成分,韩语有濊语和貊语成分。按我之前的论证,“貊”“貉”即蔑儿乞和克列,突厥语族,这两部父系Y型结构以C3为主,O3/R1a等为辅。C3-448del富集于哈萨克托热部落,这个部落主要是哈萨克汗国时期术赤后裔和部分传教士、官员、铁良古特部组成,久而久之成为部落,有C3\R\J等多种类型,其中术赤后裔多为C3-448del,术赤为成吉思汗长子,但在蒙古族中缺乏此类型,这印证了《蒙古秘史》《史集》的描述:成吉思汗本打算传位于术赤,但察合台跳出来反对,当众说他是蔑儿乞的野种没有资格,出乎意料的是史书都记载成吉思汗和术赤没有喝斥或从血统上反驳,成吉思汗的反应是陷入沉默,术赤则是说“自己力气和功绩比察合台大,为什么不能是成吉思汗的儿子”。史书婉转而又明白的道出了术赤为的父系是蔑儿乞人的事实。
而我之前说过,“貊”即蔑儿乞。

综上,一部分C3-448del就是这样在早期通过高句丽进而流入韩朝民族,而没有流入到日本民族。

哈萨克族的蔑儿乞(含克列)部落,这样一个多灾多难(早期遭其他戎狄如匈奴等的追逐,后来辽朝时期遭契丹的攻击,蒙古兴起时又遭成吉思汗的灭族政策追杀)的古老部族,顽强的生存并延续了自己的基因、语言、文化,实在是了不起!

imvivi001 发表于 2014-8-2 00:29

大家的讨论很让人受益啊。 我们可能接触到了 “韩语与阿尔泰语系的关联”的根本原因。

之前我本人觉得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对于Y的数据来讲,朝鲜族的C3与 蒙古-突厥的C3的差距实在太大(分离年代,C3-Z1300和C3北支下的支系的分离超过2万年了),还存在这样的联系实在是很难理解。

但现在大家在讨论中提出了“韩语与阿尔泰语系的关联”两个来源,我觉得很受启发:

1, 从蒙古高原向东迁徙的游牧人群(比如林胡,宇文和慕容等),向东影响了 高句丽语。
2, 中国北方长城地带的戎狄,也可能产生了部分影响(如东北亚系青铜剑、琵琶形曲刃青铜剑等)。

此过程包含了 C3-Z1300下游支系和 C3-448del向朝鲜半岛的迁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日语与阿尔泰语的联系又是怎么来的呢?
Ryan 发表于 2014-7-31 10:20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合理的解释之一是二者共享一部分O3为主的戎狄(注意与原始阿尔泰语人群的区别),起码古羌语也是SOV的,而且日语也的确存在极少的与突厥语独享同源的词汇(这个2011年曾经在本坛的语言栏讨论过),不过日语独特的修饰语后置的语法特征倒有可能来自O2人群的祖先~
页: 1 2 3 4 5 6 7 [8]
查看完整版本: 高句丽和突厥语族渊源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