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36

唐朝至清朝东北地区人口迁移

《人口学刊》2004年第2期

李雨潼1, 王咏2
(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 吉林长春130012; 2 东北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吉林长春130021)

研究东北地区的人口迁移问题, 首先要明确“东北地区” 的地理范围以及人口迁移的概念。就东北地区历史而言, 既不能简单地认为就是现今的东北三省, 又不能划分出一个固定不变的区域, 因为各个时代的东北疆域有伸有缩, 行政区划有分有合, 各族居地亦有迁徙变动。而历史上有关东北地区人口变动的资料多以“ 东北地区”为一个整体进行记载, 所以本文对于东北地区划分的处理是以今日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为中心, 在各个历史时期, 视当时疆域管辖、机构设置、民族居地及文化分布等情况, 所涉及的地
理区域也相应有所变化。理论上, 人口迁移是一个较为明确的概念, 是对人口移动过程加以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定以后的一种特指。本文选取的人口迁移是跨过较长距离, 以较长期居住为目的的人口移动。

一、唐至元朝东北地区的人口迁移

( 一) 唐末宋初东北地区的人口迁移

唐朝末年, 即九世纪末十世纪初, 迭剌部酋长耶律阿保机建立契丹国并实现了对我国北方和东北地区的统一。五代时期中原政局混乱, “阿保机乘机入塞”[ 1] 契丹南侵对中原人口的大规模掠夺遍及今河北山西的北部、中部, 一度达到河南开封, 时间持续近百年。直到1005 年( 北宋景德二年, 辽统和二十三年) 才基本停止。被掠夺人口总数估计在80 万以上, 迁至辽河流域的有3- 4 万。这些移民大部分安置在一般州县和直接由诸王外戚大臣及各部大人统治的军州中,其余的分别编入军队、宫卫手或充当贵族家奴,汉人移民的北界达到今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鄂尔浑河和克鲁伦河流域, 但主要的分布地区还是在今
蒙古东南西辽河流域和辽宁境内。上京临潢府( 今内蒙古巴林左旗) 、中京大定府( 今辽宁省宁城县境) 和东京辽阳府( 今辽宁省辽阳市) 都是移民集中地区。同时, 河北、山东边缘地区的人口为躲避战祸, 纷纷逃入契丹境内, 一些守边将领因种种原因也率所部军民投奔契丹。于是, 契丹境内汉人日渐增多, 其中有些汉人由于不习惯北方生活和不愿意沦落为奴隶, 又出现了背离而去的现象。对此, 阿保机不得不改变其对汉人的统治方式, “ 率汉人耕种, 为治城郭邑屋廛市如幽州制度”[ 2] 对迁入的汉民招纳安抚, 在汉河流
域模仿幽州制度, 设立城市、居民点, 提供农业开发的条件, 于是“ 汉人安之, 不复思归”。[ 3] 这些移民改变了东北的民族结构, 迁入的汉人及其后裔已成为辽国人民的主体。农业区的北界达到了历史上的极限, 中原的其它手工业也基本得到了传播和发展。在汉族移民的帮助和影响下, 契丹社会迅速由初期奴隶制进入封建制, 建立了完整的国家制度, 创造了自己的文字。契丹、奚等族逐渐摆脱了单一的牧业经济, 部分人已开始定居。同时, 契丹、奚、渤海、汉等族之间的通婚已很普遍, 开始了一个民族融合的过程。辽朝东北人口没有明确数字, 但文人笔下曾有“辽海编户数十万, 耕垦千余里”[ 4] 的描述, 若以每户5口计算, 约有90 万口, 这是十世纪中叶景宗时的情况, 后来圣宗、兴宗年间, 经济发展, 人口增至100 万左右。此时的东北疆域北至今俄罗斯贝加尔湖东西山林地带; 向东经外兴安岭抵达鄂霍次克海; 东邻日本海和鞑靼海峡, 包括库页岛; 东南囊括渤海旧壤, 将长白山女真( 东女真) 、鸭绿江女真( 西女真) 纳入管辖范围, 以清川江和朝鲜古长城为界与高丽为邻。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43

2. 宋元时期东北地区人口迁移

辽天庆五年( 1115 年) 正月初一, 阿骨打定国号大金, 建立金王朝。随后, 开始逐渐代替辽朝对中国东北及至中国北部地区实行全面统治。女真人在兴起和建立发展金朝的过程中不断从辽国和宋朝掠夺契丹人和汉人至东北本土, 同时随着疆域的扩大, 本族人和原在东北的契丹、渤海人又大规模地迁往中原, 这种双向迁移在北
部中国形成了民族杂居的局面。此时东北的疆界, 最东北达到吉里迷人和兀的改人活动的黑龙江口和库页岛( 金代兀的改在元代称兀者) ; 北达外兴安岭地区; 西部直达兴安岭西侧一代。金灭辽时, 每攻下一城, 就要将当地人口与战俘一起迁回本土内地, 被迁移安置的除契丹人外, 还有奚、汉、渤海、室韦、达鲁古、兀惹、
铁骊及在辽境的女真人等。天辅二年( 1122年) , 灭辽战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移民规模也越来越大, 往往整州的迁移。为切断契丹人与天祚帝的联系, 金统治者将山西诸洲的契丹人迁至金内地, 正隆四年( 1159 年) 完颜阿骨打准备攻宋, 下令尽徽西北契丹丁壮从军, 引起武力反抗。金朝平息反抗后, 将参加反抗的契丹猛安谋
克[ 5]解散, 契丹户被分散到女真猛安谋克中去。大定十七年( 1177 年) 又解散了其他的猛安谋克, 将这些契丹人迁到上京( 今黑龙江阿城县境) 、泰州( 今吉林省洮安县东北) , 济州( 今吉林省农安县) 与女真人杂居。奚人则被编入猛安谋克, 遍布各地, 集中在泰州、上京等地。迁入金境的契丹等族人, 一部分以后又随女真人迁入
中原。天辅六年攻入山西, 百姓被移往上京。次年攻下燕京( 今北京) , 城内和附近六州的大族富户、工匠都被迁入金内地。

金灭北宋后, 在中原大肆掠掳人口, 被北迁的汉人在十万以上。攻占开封后, 又将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后宫、内侍、官吏、工匠、艺人等数千人迁至东北。北迁的汉人比辽时期的汉人分布更广,扩大到松花江以北。

在女真统治者不断零星掠夺中原人口的同时, 曾三次有组织、大规模地将东北地区的女真人迁往中原, 形成三次人口迁移高潮。第一次是在太宗天会十二年秋( 1134 年) , "起女真国土人散居汉地", " 令下之日, 比屋连村, 屯结而起"[ 6]; 第二次是在熙宗皇统元年( 1141 年) 金宋和议已成, "始创屯田军, 及女真、奚、契丹
之人, 皆自本部徙居中州", [ 7] 为了巩固华北, 创立屯田军, 将还在本部的女真、奚、契丹人全部迁至中原与汉人杂居, 屯田军广泛分布在燕京以南、淮河以北, 人数多的往往集中了五六万人;第三次是贞元元年( 1153 年) , 海陵王完颜亮自上京迁都于燕京, "恐上京宗室起而图之, 故不问疏近, 并徙之南"。[ 8] 将上京女真人全部迁至河北、山东等地, 并将上京的宫殿、寺庙、民宅评为耕地, 从猛安谋克数估计, 南迁女真人有2-3 百万。几次的移民中原, 促进了女真族与其他民族的融合, 形成了中原地区各民族杂居的局面。

金初金统治者采取了充实内地政策, 将大量汉人迁往金源内地, 又大规模将女真人迁往中原。后来由于金世宗、章宗统治时期金朝社会比较稳定, 加之女真统治者对于东北地区一直比较重视, 所以金统治时期东北地区的人口数量前后变化不是很明显, 基本上呈渐次发展, 平稳增长。

世宗大定二十三年( 1183 年) 的猛安谋克人口普查和大定二十七年( 1187 年) 的人口普查都是在世宗在位时( 1161- 1189 年) 进行的。当时内外相安无事, 政府稳定, 所以可以用这两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估算金朝的东北地区人口。大定二十三年, 金朝猛安谋克户数为615 624 户,大定二十七年为6 789 449 户。猛安谋克户占全国户数的比例为10%弱, "金代从太宗到海陵时迁入中原的猛安谋克户约占全国猛安谋克人口的1/ 2 强。"[ 9] 按此比例计算, 留居东北地区的猛安谋克户数当为30 万户左右。如再按"辽金的中京( 北京) 、东京有一半或更多都是汉人", 金上京会宁府"供奉使唤, 南人居半" 计[ 10], 则东北应有60 余万户猛安谋克。照此计算, 20 年后泰和七年( 1207 年) 金朝版籍极盛时, " 天下户七百六十八万四千四百三十八", 东北为80 余万
户。如女真人口按每户10 口, 汉人、渤海人按6.6 计[ 11] , 东北人口约为664 万余口, 是辽朝极盛时100 多万口的6 倍多。

此后, 从1217 年蒙古军队追讨乞奴等契丹叛军进入高丽开始, 高丽民众有三次对辽东腹地的大规模入迁。第一次在1233 年, 高丽王反攻蒙古军, 洪福源率领迁入辽东的高丽族众, 至少应在1 500 户以上, 每户按5 人计, 约7 500 多人。第二次是在洪福源之后蒙古统治者为了削弱高丽王的力量, 继续推行招渝反对高丽王的高丽人迁来归附的政策。因此, 窝阔台十年( 1238年) 又有赵玄习、李元佑等高丽人2 000 多归蒙古。迁居辽阳受洪福源节制。加上第一批迁入的高丽人, 此时居于辽阳地区的高丽人已逾万人。第三次是中统四年( 1263 年) 高丽举国降蒙,蒙古以在窝阔台十三年( 1241 年) 入质蒙古的高丽世子王淳为安抚高丽军民总管, "分领两千余户, 理沈州"。[ 12] 仍以每户5 人计, 应为万人左右。除这三批规模较大的入迁者外, 还有零散迁入的高丽族。据统计, 元代辽东腹地高丽族总数至少5 千余户近3 万人。

元代东北疆界的走向是比较明确的, 辽阳行省东滨日本海, 东北达鄂霍次克海和库页岛, 北跃外兴安岭, 西北接岭北行省。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46

二、明清时期的东北地区人口迁移

1. 元朝时期的东北地区人口迁移

元末战乱, 使人口受到重大损耗。尤其是北方地区, 人烟稀少, 大片肥沃的土地被抛荒。为了恢复发展, 明朝建立后采取了大规模移民的办法, 充实人口过度稀少的北方。洪武四年( 1371年) 在辽东设定辽都卫, 八年改为辽都指挥使,辖25 卫, 实有士兵9 万多, 合家属30 万。洪武20 年, 蒙古纳哈率部20 万降明, 其中大部分是
原来被掳掠的辽东汉人, 被安置在瑞州( 今辽宁绥中县北) 、闾山( 医巫闾山) 一带。永乐六年(1408 年) 在今开元东北设安乐州、今辽阳市设自在州, 安置蒙古降人, 但迁入的蒙古人数量不多。

明初短暂的轻徭薄赋后, 封建统治阶级对人民的剥削便逐步加剧, 对人民的统治也日渐残酷, 造成了明朝严重的流民问题。天灾人祸使明朝治下一片混乱, 而此时满洲民族兴起, 逐步占有东北全境, 并向塞内地区攻掠。崇祯九年( 1636 年) , 到崇祯十七年( 1644 年, 清顺治元年) 为止, 满洲人对风雨飘摇的明帝国进行的零星袭击中, 已经掳掠了100 万以上的北方汉人。[ 13]

明代东北的东南部, 以鸭绿江、图们江为明国与朝鲜过的边界, " 国初以鸭绿江为界, 东属朝鲜, 西属辽东"[ 14] 。北部边境东段, 以野人女真的北限为边境, 北部边境的西段, 以兀良哈的北限为边境。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52

2.清朝时期的东北地区人口迁移

清兵入关以后, 东北地区作为清朝统治者的"龙兴之地", 开始受到统治阶级的高度重视。而国内关于东北地区人口迁移的研究, 也多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依据清廷对移民的不同政策, 清代东北地区的人口迁移大体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

招垦时期( 1644- 1667 年) 。顺治元年后,由于满洲八旗完全移入中国本部, 东北的一些战略要地附近迫切需要新的居民定居, 在顺治十年(1653 年) 至康熙六年( 1667 年) 之间, 清政府将一些罪犯遣戍辽阳、吉林、齐齐哈尔等较发达地区, 并特别鼓励华北农民去辽阳地区定居。在清初招民垦荒和遣戍流入政策下, 大批关内人口流入辽东, 据统计, 从顺治十五年( 1658 年)至康熙十年( 1671 年) , 盛京地区共新增人丁[ 15]22 746。在清初招垦的23 年中, 关内汉人移民东北的人口规模较大, 据《东北开发史》 记载, 辽东、辽西的汉族人口, 都是康熙之初由山东等省迁来。移民不仅有利于当地社会安定和农业发展, 对医治明末清初战争遗留的创伤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封禁时期( 1668- 1860 年) 。就在辽东招垦初见成效, 大量汉民涌入"龙兴之地" 时, 清统治者突然改变了东北垦荒政策。康熙七年( 1668年) 清政府下令: "辽东招垦官例, 永著停止"[ 15] , 同时, 对已经进入东北的汉民, 强迫取保入籍, 不愿入籍者, 限期十年, 勒令回籍。清政府长期对东北实行封禁政策。并在辽宁境内立
"柳条边", 将南满与北满、东满及内蒙古分开,严禁居民越界垦殖。然而, 封禁政策并不能阻止汉人入迁东北。十七世纪后期华北人口不断增长, 人口压力的推动作用使得相当数量华北农民不时偷偷进入东北禁区。"柳条边"无法阻止山东农民在辽东半岛登陆。康熙四十六年( 1707年) 在关外的山东人"至数十万人之多"[ 16] , 四
十八年( 1709 年) 则"多至五十余万"。乾隆十二年( 1747 年) "山东贫民出关者甚众, 北口等处, 流民四出, 近日至二三千人之多"。[ 17] 乾隆八年( 1743 年) 、九年( 1744 年) 和五十七年( 1792 年) 山东大旱, 灾民四处逃生, 清廷行文密谕边口官弁等, 如有贫民出关, 不必阻拦。东北旗人庄主需要更多的劳力, 地方官也希望通过招民垦地增加税收。因此清廷虽然在乾隆十五年( 1750 年) 至嘉庆十一年( 1806 年) 之间颁布了
一系列的法令重申禁令, 但从未严格执行。由于清政府早期的排外政策宣告失败, 也由于满族旗人已变得穷困潦倒, 从乾隆五年( 1741 年) 开始, 清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准许在京旗人返回满洲承垦。这些旗人长期受汉族文化的奢靡影响, 大多只能依靠汉人佃农生产, 又将更多的汉族农民带回满洲, 这更使原来的禁令成为一纸空
文。至乾隆四十四年( 1779 年) , 奉天归旗人所有而实际由汉人耕种的土地统计数是6 275 835亩, 吉林为6 337 360 亩。

弛禁放垦时期( 1861 􀀁 1911 年) 。进入19 世纪, 黄河下游广大地区连年遭灾, 成千上万的破产农民不顾禁令, 源源流入东北, 至1840 年东北地区总人口已经突破300 万人, 比100 年前猛增了七八倍。这时全国人口已经达到4 亿, 人口压力使社会矛盾日趋激化。鸦片战争后, 清政府对边疆控制日益放松, 沙俄不断侵蚀黑龙江边境, 对东北虎视眈眈。为镇压关内农民起义, 八旗士兵大批内调, 东北边防空虚, 又因为赔款军费, 清廷面临严重财政困难, 希望以民垦增加收入。另外, 关内汉人的大量流入已经成为不争的现实, 清政府于咸丰十年( 1861 年) 正式在东北局部弛禁放荒。咸丰以后, 随着吉、黑两省开放, 迁至这里的华北农民日增。1897 年全部开禁。这样就减轻了关内的人口压力, 又充实了边防。此外, 统治阶级还制定了垦民可以减免船价, 宽限起科, "酌量给以工本" 的政策, 所有这些, 促使关内贫苦农民更是蜂涌北上, 终于形成了一股" 闯关东"的狂潮。1904 年以后华北移民浪潮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规模。

另外, 十九世纪后期开始, 从俄罗斯再迁进入东北的朝鲜人成为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迁移人群。据《东宁县志》 记载, 1860 年前后, 朝鲜人最初移入东宁县三叉口境内, 他们均为由西伯利亚再迁进入东北的。这时, 移入中国东北地区定居的朝鲜人还为数不多。19 世纪末期, 随着延续200 年的清朝封禁政策的解除, 朝鲜人迁入
东北变得容易。关于这一时期朝鲜人的迁入情况在中俄东部几个边境县的县志中有所记载。中东铁路东线铺轨时期( 1898- 1903 年) , 沙皇俄国为铺设中东铁路, 从西伯利亚和朝鲜雇佣了大量劳工, 铁轨铺设完工以后, 部分劳工留在绥芬河、磨力石、一面坡、阿城、哈尔滨等铁路沿线定居。

随着人口源源不断的涌入, 东北地区人口数量迅速增加。到光绪三十三年( 1907 年) , 清政府对东北人口做初步统计时, 官方的数据为略低于1 500 万, 曾任英国驻牛庄领事的谢立山爵士( Sir Alexander Hosie ) 估计, 光绪三十年( 1904年) 包括满族人在内的东北全部人口大约有1 700万。1910 年􀀁 日朝合并􀀁 以后, 许多不愿做亡国奴的反日志士和朝鲜人纷纷逃离故土, 其中很多人越过图们江和鸭绿江迁至东北境内, 另外还有大批人口迁至俄罗斯, 再迁到东北境内。这一时期延边地区朝鲜族人口大量增加, 1908年延边朝鲜族人口为9 100 人, 到1911 年猛增为127 500 人。

清朝前期和中期, 中国、朝鲜两国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 东北东部边境, 东南海界, 指希喀塔山以南之海, 东北至飞牙喀海界, 北部以流入黑龙江之绰尔纳河与俄国为界。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54

三、结论

纵观东北地区人口迁移历史, 可以看出自唐朝东北地区统一以来, 东北地区的人口增加主要是依靠大规模的人口迁移, 包括数次战争对人口的掠夺、华北地区逃荒的灾民、到东北地区开垦荒地以谋求生计的关内农民、跟随统治阶级移居东北地区的家仆等, 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战争对人口的掠夺。东北地区统治者为了开发东北、充实边塞, 不停地对中原地区人口进行骚扰和掳掠,被强行掳掠至东北的人口后来相当一部分留在东北地区定居, 造成了东北地区人口的增加。除战争掠夺的人口外, 还有自愿迁往东北地区的人口。人口自愿迁移的主要目的仍然是谋生, 人口迁移的意愿和迁移的规模与东北地区的资源总量直接相关。因此, 东北地区成为了典型的人口迁入地区, 移民构成了东北地区人口的主体。总的看来, 历史上东北地区的人口迁移以被迫迁移和强制性迁移为主, 较为明显的体现了人口迁移中的距离因素的影响作用。并且人口迁移的意愿、规模等与东北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直接相关。

[ 参考文献]
[ 1 ] 新五代史 . 卷72, 四夷附录一.
[ 2 ] 新五代史 . 卷72, 四夷附录一.
[ 3 ] 新五代史 . 卷72, 四夷附录一.
[ 4 ] 宋史 . 卷264, 宋琪传.
[ 5 ] 猛安谋克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制编制, 其
组织是以人为计算单位的, 后改为按地域进行编
制, 其组织以户为计算单位。
[ 6 ] 大金国志 . 卷8, 太宗文烈皇帝纪六.
[ 7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138, 大金国志
. 卷36, 屯田.
[ 8 ] 金史 . 卷8, 世宗纪下.
[ 9 ] 张博泉, 武玉环􀀁 全国的户数与户籍[ J] . 学习
与探索, 1998, ( 2) .
[ 10] 赵子砥. 燕云录 . 见􀀁三朝北盟会编􀀁 卷
98.
王育民. 金朝户口问题析疑[ J] . 中国史研究,
1990, ( 4) .
[ 12] 元史 . 卷59, 地理志.
[ 13] 谢兴尧. 清初流人开发东北史.
[ 14] 辽东志 . 卷五, 东南疆场.
[ 15] 清朝文献通考 . 卷19.
[ 16] 东北开发史 . 卷230.
[ 17] 东北开发史 . 卷284.
[ 18] 杨云彦. 中国人口迁移与发展的长期战略 .
武汉出版社, 1994, 213- 364.
[ 19] 张博泉, 苏金源, 董玉瑛. 东北历代疆域史
.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81, 211- 267.
[ 20] 曹明国. 中国人口􀀁 吉林分册 . 中国财政经
济出版社, 1988, . 322- 410.
[ 21] 李德滨, 石方. 黑龙江移民概要 . 黑龙江人
民出版社, 1987, 121- 168.
[ 22] 宋则行. 中国人口􀀁 辽宁分册 . 中国财政经
济出版社, 1987, 200- 309.
[ 23] 田方, 陈一筠. 中国移民史略 . 北京知识出
版社, 1986, 121- 165.
[ 24] 田方, 林发棠. 中国人口迁移 . 北京知识出
版社, 1986, 59- 120.
[ 25] 田方, 张东亮. 中国人口迁移新探 . 知识出
版社, 1989, 124- 193.
[ 26] 佟冬. 中国东北史 . 吉林文史出版社, 1998,
421- 813.
王海波. 东北移民问题 . 上海中华书局出
版, 1932, 21- 59.
[ 28] 熊映梧. 中国人口— 黑龙江分册 . 中国财政
经济出版社, 1989, 364- 398.

[ 责任编辑. 李新伟]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2:01

其他时期不论,只该文所说时期,这么大规模和面积的中原移民(非自愿或自愿),肯定会给东北人口结构造成重大影响。东北地区多山林,荒野,战乱时期,除了被新统治者掳掠,进入新人群,山林、荒野也比较利于人群隐匿生存,所以会有大量中原移民生存下来,在以后的时间里逐渐成为“东北土著”。所以,在所谓东北土著中测出大量O1、O2、O3,也不是惊奇的事。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4-8-5 20:19

所以满族人蠢啊,白送了汉人东三省,自己却在关内被汉族彻底冲散灭绝,只是可怜了北亚的那群通古斯土著。1

chanderlier 发表于 2014-8-5 20:45

三、结论

纵观东北地区人口迁移历史, 可以看出自唐朝东北地区统一以来, 东北地区的人口增加主要是依靠大规模的人口迁移, 包括数次战争对人口的掠夺、华北地区逃荒的灾民、到东北地区开垦荒地以谋求生计的关内农民 ...
反恐 发表于 2014-8-4 21:5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1、老传说中,有十分清楚的叙述,不过现在不是说出的时候。
2、只能透露,思维范围还要扩大,历史中充满了反复和震荡。
所以满族人蠢啊,白送了汉人东三省,自己却在关内被汉族彻底冲散灭绝,只是可怜了北亚的那群通古斯土著。1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4-8-5 20:19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蠢啥呀,老佛爷,一个人就能把你给斗趴下,秀吧你就。

lw109 发表于 2014-8-6 07:41

8# chanderlier 满洲人没有过多的选择,呆在东北原地不过是第二个高句丽、渤海国而已,倒是日本人才是真正的愚蠢,浪费了一个把东北从中国永久分离出去的绝好机会,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今后恐怕再没有机会制造东北分裂了。

welson 发表于 2014-8-6 16:38

9# lw109
不可能永久分裂的,除非中国像欧洲一样碎片化,否则任何一个执掌中央的政权都不会允许东北分裂,历史上也没有横跨海洋并且中枢位于海岛的大帝国能长期存在,到了一定的时候,大陆必然会与海岛割裂,所以就算日本搞日满合并迁都沈阳也做不到整合东北半岛与列岛为一体,汉、韩二族五六千万的人口基数,与和族七千万基本相当,又分隔三地,如何能相互融合?

lw109 发表于 2014-8-6 17:14

10# welson 不是日本完全吞并东北、朝鲜、台湾的,近代这类异族殖民地早晚都会分离的,不过东北、台湾未必会有重新统一于中国的名分,完全可以独立于中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日本二战侵略者、战败国的地位(日本才有完全的必要要求东北、台湾独立,也是他们的真正后台),中国以二战受害者、战胜国的地位,合理、合法得收回东北、台湾,在二战的结果之下,东北、台湾完全不具有独立的依据。只要东北与中国分离,以东北的地缘政治选择,天然的与中国、朝鲜、俄罗斯对立,与隔海相对的日本亲近,很有利于日本的离岸平衡政策,东北以一亿的人口足以在大陆对中国造成一定的压力,而不像现在中国基本在东亚大陆独大,没有值得一提的陆地威胁,有足够的力量转移至海上与日本争雄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4-8-6 17:31

11# lw109 我觉得一开始满族人就没有机会在东北独立,一是外东北被沙俄吞并,当地通古斯土著死绝,之后闯关东的都是内地汉人和朝鲜族,而其他满人陷内地太深,不可能全迁入东北,这就没有独立的依托,也只能成为俄罗斯和日本的傀儡。如果东北独立其民族体也与满人无关。如果满人不入关按历史发展的话说不定还能混个自治区。而辛亥革命后满人在政坛上也没有了影响力,等于说是没权没势空有一个名分,奈何不做傀儡。

lw109 发表于 2014-8-6 17:58

12# wanhuatong 从近代以来,就算是东北能独立也是一个汉语民族国家

welson 发表于 2014-8-6 20:22

12# wanhuatong
满人不入关?
中原大乱,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中满人嘴巴,会不吃吗?除非像耶律德光一样搞不定才会主动退出。
再说,天与弗取,反受其咎。一旦中原重新整合完成,单单是经济封锁就够满人喝一壶了。

welson 发表于 2014-8-6 20:30

12# wanhuatong
文化基因与历史地理、经济政治决定东北与关内的关系,不是入关争雄就是出关靖边,没得选

welson 发表于 2014-8-6 20:31

10# welson 不是日本完全吞并东北、朝鲜、台湾的,近代这类异族殖民地早晚都会分离的,不过东北、台湾未必会有重新统一于中国的名分,完全可以独立于中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日本二战侵略者、战败国的地位(日本才 ...
lw109 发表于 2014-8-6 17:14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文化基因与历史地理、经济政治决定东北与关内的关系,不是入关争雄就是出关靖边,没得选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4-8-6 21:00

16# welson 我觉得入不入关倒是次要的,主要是满人自己都没尽心开发东北,还用柳条边这种弱智行为把东北和西伯利亚搞成无人区,结果便宜了俄罗斯,最后还是得用汉人来实边。当地土著被老毛子大肆屠杀。你说这不是弱智吗?如果康熙年间就能开发东北,像当地土著传授先进技术,加之当地土地肥沃,完全可以发展的起来,也不会让区区几百号的哥萨克武装征服了整过外东北,说白了满人的这种做法就已经断了后路。

welson 发表于 2014-8-7 11:33

17# wanhuatong
呵呵,传授农耕技术给养鹿渔猎为主的少量土著,然后让他们开发地广人稀的东北外东北?想想就可以,有优越的地理环境养鹿打鱼就能解决生活所需,谁还会去干开垦农田种庄稼这种苦活。
别说让渔猎为主的东北土著改行种田,就是传统农耕的广西贵州等地,大量的农田都是汉人迁入之后才开发的,当地土著只是从事简单的农业生产,这些在宋、明汉人的著作中都有记载

zg727 发表于 2014-8-7 15:10



从上面这张明朝地图看,东三省和被俄强占的100多万都属于明管辖(在黑龙江勃力,有永宁碑为证),明时完全可将汉人大批迁入垦荒。那时还是人太少,没有人口压力,关内的地够种了,也就没人愿意到苦寒地带来闯关东。

alleniscool 发表于 2014-8-7 16:23

12# wanhuatong
兄弟你感情偏向太大,丧失了从客观角度思考的冷静啊,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哪个民族不想大杀四方一统天下,好多北方少数民族都做到了,只不过满族是最后做到的,人一死就啥都没了,把小日子过好是真的,可没有来世再活一遍的机会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唐朝至清朝东北地区人口迁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