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_david 发表于 2009-6-27 08:11

(转)上海族群组成

本帖最后由 kl_david 于 2009-6-27 08:16 编辑

上海在中国的版图上不过一弹丸之地,却居于第一大河长江的入海口,就是这样特殊的地理优势,这里的一切都因此而生,长江是冬季线的大致位置,这使大江南北气候,风土环境等自然状况迥异.在这条线上还发生着,南北中国人群的交往互通,民族接触.

上海的东部和北部是晚期形成的长江冲积平原,但是西南部的地势较高,还分布丘陵,那里的形成时间大约在五千年以上.这块土地被包括在一个悠久的考古文化分布范围中,那个文化的源头就是八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鼎盛时期是发生在六千年前的良渚文明.当时的人们,已经可以熟练地种植水稻,饲养家畜,养茧蚕丝,架楼构屋,修船浮水.

在史前文化中,我们无法讲求民族的存在,不如用以部族来代表既有具有亲近血缘,拥有或者曾拥有共同语言和习俗的人群系统,中国境内曾有成千上万个部落,但是部族是狠有限的.可以归纳为几个系统,包括北狄,戎羌-华夏,三苗,东夷,百越,百濮类似如此的族系.这些名词出现的年代不一,也许狠难再去了解他们更早的自称了.一般的考古文化认为,仰韶的居民是后来的戎羌-华夏族,龙山可能是后来的东夷族,那么上海的良渚传统的居民究竟在哪个部族,恐怕要牵涉到的族系有,百越,三苗,东夷,和华夏.

事实上,民族学倾向将良渚传统与百越联系在一起,三苗说被认为是良渚玉器上的神像面容威严狰狞,比较像三苗的祖先,也就是传说中的首领蚩尤.最近的生物人类学指向一个事实,这里的先民是百越族系的,对于良渚文化到马桥文化出土墓葬的DNA分析也如此证实,这也弥补了为何后来历史记载中缺乏三苗的踪迹,只有百越的活动.两千年时,上海松江大学城动工,挖掘到广富林遗址,在四千年前留下的地层,找到了上海从未发现的文化类型,王油坊类型,这种类型属于龙山文化,最早是在山东河南交界处出现,后来断断续续地出现在苏北与苏南零星地区,最后到了松江广富林,这支龙山文化先民可能由于某种原因由黄河流域辗转迁到上海落户,在西北地区长期定居下来,可能也是这里最早出现的东夷部族.在之后的各个时期,不断有东夷族民从江北迁来,这样的情况多出现在商代末期.殷商的主体是东夷部族,在周灭商之后,大批的东夷部族就开始南迁,从河南山东的龙山文化老家迁到江苏安徽一带,建立了徐国,舒国这样淮夷部族国家,其中不乏有迁入上海地区的.这样成为了上海人的一个来源.不过最近的古DNA分析发现东夷部祖先龙山文化居民可能源于百越.不论是内忧还是外患,辉煌的良渚文明大约在公元前两千一百年终结了,仅仅留下了一个高高的祭坛,还有一些荒凉的陵墓.当时可能发生过一场灾难,导致家邦灭亡,人民失散,是否是传说中的大禹所治理的洪水,如今不大能够确认.事有凑巧,夏代正是当时建立的,而正是这个时期,马桥文化逐步形成了.狠多人背井离乡,踏上征程,在广东北部发现的石峡文化史载良渚之后发现的最接近于良渚文化的一种,其中大批的玉器基本属于良渚一系的.可以想见,有一批越族人,因为携带大量玉器,是上层的贵族,逃离了良渚灭亡的灾难,向西南方向探求生路.后来这批越人和当地原住生产力水平较低的越人融合,渐渐发展成为中国西南乃至东南亚的侗傣各个民族.

自古越人一直都住在长江下游地区,但是在周代,突然出现了吴国.这个方国和部族民众究竟从哪里来,人们不禁想到也是从越族中发展起来的.但是当时作为吴越两个方国,上层统治者之间的政治斗争和权利争夺是狠激烈的,民众之间也随即产生了深刻的仇恨,这在史籍中都可以找得到,泾渭分明的分界.吴越是语言相同的同一部族,已经为专家承认了,如同现在的云南各民族都可以用汉语西南方言通话,但是绝不是一个民族的.周代吴越的汉化程度,和现在云南的各民族相差不远,史籍记载中的越国文献多是双语写成的.同一区域接受汉语形成的方言往往一致,所以吴越之间可以通用这样的原始吴语,而江北的徐国则是用另一种方言.史料记载的吴国,建立于商末周初,太伯从周原,也就是如今的陕西迁居到吴地,而后吴国兴起一方,正史总喜欢将好事都与中原联络到一起,所以太伯奔吴就值得怀疑了.假使吴国在商末从北方迁来,那么与商亡后东夷族的南下就是同一时期的相似事件,是否吴也是东夷的一支呐,这种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认定,在上海境内基本以吴淞江为界,淞北的嘉定属于吴,其他土地并未生成,凇南的青浦当时大多是泽地,西面属于吴国,东面属于越国,上海以越国为主,北端是吴国,中部还有少数的东夷部族国家.

后来吴国几乎灭了楚国,自身又被楚国灭了.最后楚国吞并了越国.这三个部族似乎一直相生相剋,互相牵制,力量相差无几.楚并越,领土要求可能只是种政治炫耀的姿态,所以没有对这块土地上的事物产生过多兴趣,而忙着继续去争霸中原.上海北封于楚国重臣春申君,所以上海的简称叫作申.但是春申君不屑于管理这片滨海之地,他窥视着楚国的王位.总之,楚人的入侵完全成为一个政治事件,几乎没有改变当地人民的生活.楚人终究没有大批涌入,自然零星地迁来是存在的,也是狠快就融入了当地的先住民之中了.

秦灭六国后,挥师南下,征讨百越,所谓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只是一种夸张的讲法.史书记载,秦对百越的战争持续了许多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所以秦汉王朝一直将越人视为眼中钉.但是北方连年的战乱,使得这块土地涌入了大批移民,他们大多住在较北部的江岸地区,在上海主要迁入了嘉定,松江河新从西部沼泽地中淤积出的青浦,与吴人互相融合,少量人进入了南部越地,和早些迁入的楚人一样融化进了越族.这批移民华夷难辨,他们离开中原的时候,华夏族和东夷族已经在文化上同化了,东夷的齐鲁宋徐等国和华夏的秦赵魏韩差别并不大,所以只能叫做中原移民,来区别本来的吴越诸族.

汉朝之后,松江渐成上海地区的政治中心,也成为了北方晚来的汉人的主要聚居地.大批汉人移民狠难融入当地文化迥异的先住民社会,所以官府的驻地成了他们的倚仗,历史上有两次较大的难民潮冲积上海,第一次发生在晋王朝的南迁,另一次是宋代的靖康之乱.第一次的华乱五胡而引起的,未引起特别大的民族争斗.而宋金之争则激烈多了,汉与女真的敌对基本是全民性的,女真的金国将宋廷赶到南方的过程中,对汉民的欺压也惨绝人寰,结果是中原地带的汉人几乎逃空,所有的史家甚至极端地将现代的中原民众视为金元之后.这样,南方地区承受难民的压力已经显出沉重了,就上海而言,虽然仍进入了松江,但松江已经容不进那么多移民,在唐代以后渐渐形成的奉贤东部的滩涂土地一直以来无人居住,就在当时被占据了,建立起居住区.

来总结一下,上海最早的居民,扬越人依旧以马桥为中心分布在闵行的南部,奉贤的西部以及相邻的松江,金山边缘,自称宕傣.今天他们还有一部分在过着饭稻鱼羹的生活,稍有年纪的人还穿着夏布,就是一种本地生产的棉布作为服装,用图案美观的锦带作束缚和装饰.女性带头戴大方巾,脑后折成倒五边形,上身着窄袖斜开襟短衫,下身长褶裙,腰前束一块方巾.男性上身对开襟,不带头巾,其他与女性相同.各种用品都尚蓝色.他们的方言中含有大量侗台语的语法,可以被认为是个受汉语影响特别大的独立语种而非汉语方言.其实现在的京语,壮语等也都是这样的.这些上海居民还保留马桥文化时期的墓葬方式,有两个节日是扬越人专有的,四月十九祭水节和西部傣族的泼水节在时间上相近,九月十八潮信节.两个节日都体现了百越的水崇拜,扬越在遗传基因上更是明显地与侗傣民族,台湾原住民相近.

吴人在上海郊区分布就比越人普遍多一些.最纯正的是上海西部与苏州接壤的水乡地区,服装和文化习俗上最有特色,吴人妇女椎髻,髻上饰以红穗,包长头巾.一幅色彩斑斓,特别是袖子由花色的多块布条接成,下身着极短的围裙.服装上多有苗瑶特征.越人的织锦工艺在这里完全看不到了.除了上海西部地区之外,西南的金山,东部的浦东,南汇,闵行浦东地区都是吴人的分布区域,但是那里的吴人相对来讲特色少了许多.主要体现在服装商的装饰物基本不见了,色泽偏素淡,多用蓝印花布.妇女的发式与头巾基本相同.崇明宝山和浦东滨海一带还有大量吴人渔民,只是服饰与吴人农民略有不同.华夷人基本集中在松江嘉定和其间的青浦东部,奉贤东面,文化特征与北方汉族大致相同,服装也没有扬越人,吴人那样的民族特色.

在明末的松江地区发生的屠杀,之前被学界讨论比较多,但是古籍记载也不算一致,个人认为有待进一步考证再做陈述.这里略过不讲.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看来是不假了.但是通过这一些殷实地陈述,恰恰可以发觉,过去的移民虽然有一种被同化的趋势,却是朴实的,他们身上永远具有自己的原初的底色.关于底色,是值得讨论的,我在想,新移民本身底色的淡化甚至消散,是否是引起自我认同的矛盾呐...

kl_david 发表于 2009-6-27 08:14

http://lh6.ggpht.com/_AbgIcGiXDrc/SgfV3zWDdAI/AAAAAAAACmk/PhDeJMqfUNI/s800/%E4%B8%8A%E6%B5%B7%E5%9C%B0%E5%8C%BA%E7%8E%B0%E4%BB%A3%E6%97%8F%E7%BE%A4%E7%9A%84%E5%88%86%E5%B8%83%E7%A4%BA%E6%84%8F.JPGhttp://lh5.ggpht.com/_AbgIcGiXDrc/SgfV38vGZcI/AAAAAAAACmg/maraAhseVRQ/s800/%E5%A5%B3%E6%80%A7.JPG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09:04

大卫为何还在发布这么原始的东西。
里面有这么多的臆测,特别是这幅图,根本就是乱弄。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09:15

我们平湖肯定是越系,没有吴系。

这个视频可以看到李辉所说的“越人”装束。

http://wtj.pinghu.gov.cn/wenhuaguangchang/index.php?id=93

这张图片是我在上月我村拍的。老年人的头巾就是“越”式的。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09:18

我在上海南部乡下看到的,都是越系。 李辉早期的文章,比较缺乏考证。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6-27 09:43

秦赵事实上是东夷而不是华夏。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0:20

本帖最后由 浅鱼 于 2009-6-27 10:27 编辑

怎么是象越人,分明是越人装束,还有像与不像?
这是上海南汇的照片,也不在李辉的图中,我很无语。
我可以肯定,南汇/奉贤/金山/平湖 这四个杭州湾北岸县份都是“越”,没有“吴”。 事实胜于雄辩,有图有真相。

东越木香 发表于 2009-6-27 10:28

估计李辉当年调查的也明显不够,我看整个上海南部,从南汇开始经闵行,松江部分地区一直到平湖无论方言还是习俗,都可以连成一片。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0:53

估计李辉当年调查的也明显不够,我看整个上海南部,从南汇开始经闵行,松江部分地区一直到平湖无论方言还是习俗,都可以连成一片。
东越木香 发表于 2009-6-27 10:28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原本这些地区都属于海盐县。
海盐县县城北部的方言近平湖话,也有这种装束。但其县城南部就和海宁相似,有“吴”的装束。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0:55

本帖最后由 浅鱼 于 2009-6-27 10:58 编辑

再贴一张刚才我照的,我爸是模特,束的是“围身布襕”,相信很多40开外的人都能回忆起一些。
这是汉服还是吴服? 两年前在汉网汉服吧贴过,被当作满清遗物。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1:12

继续上图!!!!!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2:04

要不是翻修旧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重见天日。

中国娃娃 发表于 2009-6-27 12:09

呵呵:)很独特!一下就让人想到沿海的渔民!:):handshake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2:18

听说舟山和绍兴也有,但没见过。

joy 发表于 2009-6-27 14:26

我觉得这个时间太久了未必是越人遗存
另外无锡那边以前网船人家也穿这个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6-27 14:31

作裙啦!其实是一种袴。不过图里做的和真实的实物似乎还是有些区别的。

这东西是冬季用来御寒的。和越没多大关系。日本人的吴服系统里现在还有这个。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6:30

这不是现做的,是我爷爷留下的。

菩提心 发表于 2009-6-27 16:30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认定,在上海境内基本以吴淞江为界,淞北的嘉定属于吴,其他土地并未生成,凇南的青浦当时大多是泽地,西面属于吴国,东面属于越国,上海以越国为主,北端是吴国,中部还有少数的东夷部族国家.

中部还有东夷族国家?那样小的地方还有国家?详细说来听听呢。

菩提心 发表于 2009-6-27 16:33

秦赵事实上是东夷而不是华夏。
Greenbrothers 发表于 2009-6-27 09:43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秦赵在西面,还东夷???那东部算啥呢?也是东夷?

菩提心 发表于 2009-6-27 16:34



原本这些地区都属于海盐县。
海盐县县城北部的方言近平湖话,也有这种装束。但其县城南部就和海宁相似,有“吴”的装束。
浅鱼 发表于 2009-6-27 10:53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南部和海宁位于南部,反而属于吴???
页: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转)上海族群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