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ue 发表于 2014-10-6 15:59

中国O系人群和欧洲R系人群扩张模式差异化

曾看到过有人讨论谁是凯尔特和谁是日耳曼,由此发现R系人群和O系人群的扩张模式存在迥然差异,O系和R系人群是地球人口扩张最成功的两支,O系是新石器时代早期农业文明起源时期先发成功扩张的人群,而R系是青铜时代后发成功扩张的人群,同时在农业还不够足够发达时,亚欧大草原所滋养的R系人口给R系后发扩张奠定了深厚基础,也就是在青铜时代的农业发展还不充分时(更准确地表达时当时的农业技术对于许多土地的农业开发存在严重不足)产生了R系扩张人口和土著人口存在的人口比,这是历史时机的差异化,更晚以后的阿尔泰民族扩张,因为亚欧大陆各农耕区的人口已经饱和化(铁器时代相对青铜时代的土地开发深度更高,因而滋养了远高于青铜时代的农业人口),因而阿尔泰民族无法复制印欧人扩张而产生对应的人口比例扩张。


中国O系和欧洲R系的人群扩张模式在于农业文明前期扩张和后期扩张的差异化,而这种前期和后期差异化的根本在于地缘,以地区文明原生性为标准,O系是文明中心扩张(由中心向边缘辐射),而R系是文明边缘扩张(由边缘向中心阶梯辐射)。

R系人群除了对东亚地区或者是中国外,都获得了人口扩张成功,但是各地成功也是有差别的,在语言和族群意识上,R系人群是成功,但是在人口比例上各地R系人口的成功各不相同,南欧(希腊、巴尔干)和小亚最差,亚平宁、伊朗、印度次之,而东欧高之,而西北欧则最高之。

这实际上反映了R系人群向这些地区扩张时,当地已有的农业人口和R系入侵人口的比例关系,因为这里还包括R系人群入侵时产生的人口消灭,后续的人口繁殖差别(R系人口有生育优势,可能相对更多的生育人口)。

R系人群在欧洲的扩张可以分成1、希腊和罗马文明阶段,2、蛮族阶段。两个阶段,R系人群扩张呈现不同形态。而R系人群由于时代和地缘的差异化,从而与中国O系直系的连续性存在根本的差异。

以罗马文明为标准,欧洲文明的中心在地中海,特别是希腊半岛和亚平宁半岛,而希腊和罗马的文明又是由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黎凡特的中心文明的扩散。

以罗马帝国的标准类比中国的历史,凯尔特人对罗马人象熟女真,而日耳曼象生女真,中国的生熟女真是以契丹的管辖为标准的。罗马帝国类似辽国,而辽国则是汉化的国度,而中原从文明时序上则类比成美索不达米亚或埃及。

也就是R系人群本身并不是农耕文明的创造者,但是O系人群是,这样说对R并不完全公允,因为在农业诞生的时候,R系人群处于并不适合创造农耕创造的地理环境,当时的地理环境把R系人群导向了畜牧再游牧的经济形态。

value 发表于 2014-10-6 22:34

R系人群对小亚、美索不达米亚和黎凡特的扩张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大概到公元前15世纪的时候,R系人群开始有一波亚欧大陆的扩张潮,也许是亚欧草原带已经滋生了过剩R系人口,过剩人口要找到生存出路,他们开始向农耕发达区扩张。印欧人开始出现在印度河、伊朗高原、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希腊、新疆和长城带。这里我们要确认R系人口数量,和农耕区土著的人口数量,当R系人群入侵并且能够扎根时,那么一开始的彼此的人口比例在决定融合族群之后的基因频率。这里要考虑R系人群由游牧和采猎转向农耕的过渡对人口比例的影响,在入侵过程中产生的人口消灭,然后R系人群做为强势人群所具有的人口生育优势。这波R系人群扩张潮,我们可以看到R系人群能够占据人口比例的优势相对西北欧是有限的,因为R系人群再有军事优势和统治优势,原土著人口已经很多了,除非印欧殖民者对土著进行彻底的人口消灭。这里我们聚焦到希腊,希腊是欧洲地区R系人群最早扩张的地方(这里不包括R系人群的扩张基地-东欧草原)。希腊的早期文明爱琴文明中的米诺斯文明是非R系土著创造的,即使是希腊大陆的半岛地区依然有极多非R系土著,而做为R系的迈锡尼殖民者先立足大陆,然后染指克里特岛,而后迈锡尼文明也遭受更后续的R系多利安人入侵而沦落,至此希腊进入到荷马时代。在荷马时代,已经有和多利安入侵者一样的R系人群进入中欧,一支进入亚平宁半岛,这就是后来的罗马人,一支是在中欧高地生养的凯尔特人。

欧洲的地缘和中国的地缘完全不一样,早期欧洲文明的中心在地理尺度很小的地中海沿岸半岛,这里依靠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文明养分而发展。欧洲(非东欧部分)的平原主要在欧洲北部,临近波罗的海和北海,这里气候寒冷,而欧洲南部和北部中间间隔阿尔卑斯山脉,阿尔卑斯山脉北麓绵延着高原、台地和山地,这里一直森林茂密,这在农业文明早期对于农业开发一直是巨大的障碍。阿尔卑斯以北类似于中国的长江流域,在青铜时代无法和黄河流域相比。长江流域也是稠密的森林和复杂的山地,与黄河中下游无边的平整地带不能相比,这也是三代时期,长江流域无法和黄河流域抗衡的关键。因此在青铜时代,我们可以确定当R系人群在这里扩张时,当地非R系土著的人口也是很稀少的,这种当时的人口比例关系决定了以后的基因比例关系,这也是南欧和北欧在基因比例上R系比例差异化的本质之所在。

罗马人和凯尔特人则存在两个格局,罗马人也在整合半岛已经有的土著(北边的伊特鲁里亚和南边的希腊人),这样即使我们从现代意大利人的基因数据也可以看到R系比例的相对性,特别是南部意大利,因为这里相对欧洲中部和北部,更适合早期的农业开发,原有土著已经具有一定规模,殖民的R系人群人口相对有限。凯尔特人在阿尔卑斯北麓的巴伐利亚高原生养积蓄人口力量然后开始象法国、西班牙和英国扩张,各地原来的土著所能仰仗的农业技术所能发挥的效能是有限的,不能和地中海沿岸特别是东岸地区的农业比较,因而凯尔特人相对原有的土著优势与希腊和罗马完全不一样。在相对较晚的时候,日耳曼人、波罗的海人和斯拉夫人开始向东欧和北欧扩张。

由于欧洲的这种地缘特征,使得欧洲的人群扩张模式和中国完全不一样。从五胡乱华开始,甚至三代时期,由游猎向游牧转变的北亚人群已经开始持续冲击了中原,但是双方存在巨大的人口比差,因而在战争和饥荒等诸多因素也依然使得早期的O系土著能够相对北亚人群具有优势。

这里存在几种个类型比较,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小亚和伊朗,一个是印度,一个是南欧,一个是北欧。中原的土著保有性极高,印度其次,南欧再次,西北欧最差。中原的O系人群是伴随农业起源而在中心地带生养的族群,而R系不是,这样O系和R系形成了人群扩张模式的镜像。

value 发表于 2014-10-7 15:08

欧洲北部不适合发展农业,这使得从亚欧草原带饱和过剩的R系入侵人群反而相对欧洲西北部原有土著具有人口优势,凯尔特人以及后续的日耳曼人切入的地缘和时机使得R系人群获得了充分的发展空间。欧洲在中世纪后还爆发了农业革命,使得欧洲的人口增长为后来的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英国在大航海时代之前人口也是很稀少的。

欧洲的R系人群高频其实显现了环地中海的弧形带,更准确地说是环阿尔卑斯弧形带,早发文明的小亚、巴尔干、希腊和罗马,R系人群的人口比例相对有限,但是外围边缘环阿尔卑斯弧形带则是高频的,这是由欧洲的地缘和文明时序决定的。

同时R系人群的扩张也一定伴随着人口消灭行为,凯尔特人搞伊比利亚人,日耳曼人搞凯尔特人,维京人搞法兰克人、斯拉夫人和英格兰人,在这种替代阶梯中,R系人群在西北欧的优势越发明显。但R系人群在南欧就没有西北欧那样的优势。同时欧洲并不适合农业开发,所以欧洲人口的增长也是相当缓慢的,至少在青铜时代,阿尔卑斯以北的人口是有限的。

罗马人可以对付农业熟化的凯尔特人(契丹对付熟女真),却无法对付农业未熟化的日耳曼人(生女真),北欧严酷的气候也造就了日耳曼人彪悍的体质,如果没有在北欧的严寒气候熏陶,在迁移到北欧之前的日耳曼人并不比凯尔特人和斯拉夫人更为彪悍。

欧洲的地缘和中国完全不一样,使得早发的希腊和罗马受限于阿尔卑斯山脉,罗马能够征服伊比利亚和高卢,也是因为这里是海洋性气候有利于农业开发,同时凯尔特人扩张的时机与青铜技术和铁器技术的成熟匹配,在凯尔特人扩张之前,西北欧非R系土著还没有利用相应的技术发展和增长自身的人口,而后凯尔特人利用铁器技术的农业开发使得西北欧人口和粮食较多,有利于罗马帝国的军事成本付出所能获得的军事回报。

value 发表于 2014-10-7 23:28

这里我们可以以日本为模型观察另外一个人群混合模式,因为不同的民族,其地缘和时代(时代背后的人口、技术和制度)并不一样,所以会有不同的人群混合模式。日本模式是一个均衡模式,与中国和欧洲都不一样。

中国是O系人群内生农业的扩张,同时这种扩张中心是适合农业开发的地区,而欧洲R系人群农业的晚发扩张,而日本模式则是先进农业人群进入渔猎经济地域(相对原有的渔猎人群而言,绳纹人可能已经具有初级的农业形态了)。不确认在中国新石器文化早期,是否存在O系人群和CD系(还包括N、Q、R人群)人群存在过替代式或隔离式竞争,因为那时农业还在萌发,生存资源可能有限,O系人群占据绝对主体格局的原因是什么?中原的O系占据了人口比例的八成,但O系是先发扩张人群,西北欧的R系也占据了八成,但R系是后发的。而带有相对高度农业技术的O系弥生人人群进入半岛可以和处于渔猎的绳纹人处于生存资源竞争的缓和状态,这样实现了弥生人和绳纹人的对等融合。这与欧洲白人对美洲印第安人的替代式扩张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两者的文明代差巨大,特别是这种代差体现在军事技术上,欧洲白人则没有那么多耐心而显现出极端暴力,而进入到日本列岛的弥生人虽然有高于绳纹人的农业技术,但是这种文明代差无法体现在军事优势上,因而弥生人和绳纹人实现了对等融合。

弥生人相对绳纹人有文明代差,应该没有军事代差,因而双方形成均势融合。而欧洲进入美洲,是文明和军事的双重代差,而欧洲白人最大化了他们的优势,因而形成了替代格局,甚至欧洲贩卖黑人来填补印第安人劳力空缺,也形成了多重人口替代格局。

这样我们看到由于地缘和时代的不同,O系人群和R系人群存在不同的人口扩张模式,中原、伊朗和印度、阿尔卑斯以南(希腊、意大利、巴尔干国家)、阿尔卑斯以北、日本体现了不同的人群扩张模式。

C、N、Q、R混合北亚人群曾经向中原O系人群发起过冲击,但是他们遇到了中原的厚势和巨体量而无法实现欧洲R系那样的逆袭,甚至双方彼此在长城带形成过均势和混合,但是地缘和气候让彼此依然产生了的隔离,这样转变成中国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对峙史。R系的逆袭在阿尔卑斯南北也是迥然两种格局,并且R系也因为地缘因素形成了梯度,R系还有蛮族梯度,最初罗马人是蛮族,而后罗马人文明升级成功,又把凯尔特人视为蛮族,然后是日耳曼人,而法兰克人成功后,又把他们的同胞维京人视为蛮族。

value 发表于 2014-10-8 20:57

分析完亚欧大陆R系人群青铜时代大扩张,那么我们回头来看东亚和中国的O系人群大扩张,今天中国是O系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其次是C系(相对O系则是很低的),然后是其他低频人群。而O系里又是O3主体地位,O1和O2其次,并且O1和O2在南方地区高频。为什么是这样的格局呢?

人群扩张的先决条件是地缘,然后是技术革命中谁占据了先机和优势,同时能够利用优势进行人口扩张。对应的技术革命有:农业、冶金、文明(城市、宗教、政治、文字)、游牧,人群扩张背后隐含了技术革命伴生的人群隔离,因为隔离而使得技术革命发生之后,不同人群进入不同的发展轨道,特别是人口的增长。正如中国在明末开始已经接触了西方文明,但是依然存在极深地自我隔离。技术革命之外另一个因素就是不同人群的生存资源和空间竞争,产生了相应的人口替代和人群挤压,对应的竞争一般是通过战争实现的,由战争而产生人口消灭和空间变动而奠定了新的基因格局。

在这种人群竞争有文明和军事的反向不对等,这使得边缘人群可以征服中心人群,特别是农业文明时代,游牧地区相对农耕地区的军事技术优势。我们前面分析R系人群扩张可以看到由于不同的历史时机,使得印欧人群和阿尔泰人群的人口扩张变成了两个格局。阿尔泰在扩张路线上是复制了印欧人的路线的,也就是人群扩张模式上,阿尔泰是印欧第二,但是阿尔泰没有了印欧人的运气,因而印欧人可以成为各殖民地的人群高频地位,而阿尔泰人则会被土著同化,并且也只能处于人群低频地位,相对只有土耳其的突厥算是成功了,但土耳其的突厥只是文化上的成功,并不基因上的成功。

如果我们把上述的分析和规律加之于中国和中原(黄河中下游),那么目前的基因格局是如何形成的呢?O3人群是否是中原的万年土著?其实万年土著根本不是疑问,而是要确认新石器早期,O3人群就已经是中原的高频人群,甚至已经是绝对主导地位了?

value 发表于 2014-10-9 23:09

首先我们可以确定,中国的新石器时期人群一定存在隔离,如果没有存在隔离,那么随着历次的技术革命,那么大家都有同等的发展机会,然后各支基因人群会有大致相同的比例,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所以当前中国的父系基因频率的格局是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经奠定的,而奠定的基础是人群隔离。

O系的华南人群向北迁移,确信存在O系人群和C、D、N、Q、R人群存在生存空间竞争,如果没有开始的隔离和竞争,那么后世的基因格局无法解释,当前的基因格局差异是无法只通过技术革命和后世战争来解释的。是先有隔离,后有技术革命,然后形成不同人群发展机遇落差。无法让人相信后世会在人群发生混合后通过战争来消灭特定基因人口。早期人群的生存竞争,也会有人口消灭现象,但是那时的基础面是人口本来就很稀少,所以不同人群的竞争更多的是生存空间的争夺,由争夺产生彼此的挤压,相应的人口消灭则是其次的。

这样南方的O系人群向北迁移时形成一个波潮,一直在挤压北亚混和人群,这是在新石器早期,大家都还处采猎经济下的生存空间竞争,如果没有这种挤压,那么一开始大家就哥两好,那么大家就有完全同等的发展机遇了,那么大家就有等频率发展机遇,但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O系人群也是采猎人群,然后在新石器早期农业起源时,南方人群比北亚人群拥有的更大的机会发展农业,这样在新石器早期的人群中,O系人群相对北亚混和人群更早和更多地发展了农业,当农业发展起来的时候,O系人群开始具有人口扩张优势,人口优势夯实了O系人群在中原地区的优势,但被挤压的北亚混和人群在长城带和O系人群形成均势,长城带是适合农耕发展的边界线。当农业技术发生进步后,不同人群的之间的关系开始缓和,O系人群开始吸纳北亚人群,这个可能发生在仰韶文化时期,也就是新石器文化中期。

由新石器早期奠定了O系人群和非O系人群的根基之地,O系人群在长城带以南,北亚人群在长城带以北,但是在长城带做为中线的同时,双方存在一个较宽的过渡带,也就是新石器中期的过渡带中在长城带以南的陕西、山西、河北、山东都存在混和的北亚人群,同时蒙古草原、东北森林也渗透了很多O系人群。但是各自的混和推进中,越到对方的底盘区时,各自自身的人口频率会越来越低。这种过渡带混合,是汉族存在低频的C、D、R、N、Q的原因,这种低频的原因就在于新石器早期采猎生产的隔离(南方O系人群挤压非O系人群向北推移),然后新石器中期农牧生产过渡带的人群混合,否则后世的基因格局无法得到解释,我不相信会到新石器晚期才通过战争对已经混合的人群中的特定基因人群进行定向灭杀,从逻辑上这太荒谬了。由新石器中期农牧过渡带的人群混合奠定了非O系基因的低频均匀格局,但也存在信史时代,北方民族多次对中原征服过程中带入的人口融合。

我们以R系人群在阿尔卑斯以南的基因格局推断,如果O系人群一开始是边缘人群,而非O系人群在新石器早期农业起源时就已经在中原占据了优势地位,然后O系人群仅仅凭借暴力入侵和人口消灭,也无法做到今天这样的基因格局。阿尔卑斯以南、小亚、伊朗和印度的R系并没有占据主体成分,无法让人相信在假设在中原的低频和边缘O系人群可以仅凭暴力做到这样。欧洲白人入侵美洲战争印第安人,除了军事优势,更多依靠印第安人的低免疫力而获得不可思议的胜利。

金力和李辉拟构的东亚人群迁移路线中,O系人群北迁,O3内陆支,O1沿海支,O2混杂在内陆支和沿海支。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到新石器晚期,当前中原的基因格局就已经奠定,O3已经占据了高频部分,但是存在夷夏的竞争,可能早期O1和O2的频率可能比目前更高,但是西方的O3人群更具军事技术优势,因而在新石器晚期到三代时期,O3频率一直在增长,而到五胡乱华时,O3基因又有小幅跌落,但到汉代O3主体地位已经绝对奠定。

古代西方人群的军事优势在周代充分体现,其实这个优势背后还有地缘优势,西方拥有盆地的天然防御结构,西方进可攻,退可守,秦国用一个函谷关就卡死了关东六国的进攻。黄河流域北方,夏人征服夷人,黄河流域南方,江汉的楚人征服江淮的夷人和太湖的越人。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09:38

O系人口多,只是因为O系进入农业种植时间早有关系,从现有发现的江西等地的一万多年稻谷遗址就知道。像蒙古之类的游牧民生产方式人口增长是比较慢的,只有进入了农业水稻等五谷种植人口才会增长比较快。而李辉当年的观点有点过时了,03,02,01的都是两万多年的单倍群了,和近两三千年的历史事件直接挂钩比较不科学。就像03说是内陆支,但是东南亚的南岛P201比率也不少啊,日本韩国的03也不少,怎么就成了内陆支了。

welson 发表于 2014-10-10 10:47

7# 奋斗
农业能供养较多人口有一定道理,好像也不尽然,古代岭南也是农业为主,但其人口却长期在低位徘徊,与东北差不多,直到唐宋以后才有较大增长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1:14

8# welson 古代岭南好像农业不怎么样,因为没有什么大的平原。珠三角平原,你去看秦汉代的地图现在的中山珠海还在海里还不是陆地,广州也有部分是在海里。东北以前的金人和辽代人都不是从事农业的,只是后来汉化后才从事农业的。

welson 发表于 2014-10-10 11:21

9# 奋斗
但是适合耕种的丘陵台地却不少。

我知道古代东北以渔猎为主,所以拿来与岭南比较

value 发表于 2014-10-10 11:38

O系人口多,只是因为O系进入农业种植时间早有关系,从现有发现的江西等地的一万多年稻谷遗址就知道。像蒙古之类的游牧民生产方式人口增长是比较慢的,只有进入了农业水稻等五谷种植人口才会增长比较快。而李辉当年的 ...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09:3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我的表达已经很直白了,但你怎么没有抓住的我的中心呢?“O系人口多,是因为O系人群进入农业种植时间早”,我在6楼的第4段不就是表述这个内容吗?但不存在“只是因为”,因为还存在新石器早期O系人群和非O系人群的隔离和竞争,没有这个前提条件,那么非O系人群为什么没有在南方与中原和O系人群共同抓住农业起源机遇而共同增长人口呢?因为O系人群是从南方向北方推移的,O系人群抓住农业起源机遇和挤压非O系人群是并存发生的。


日韩的O3和O3内陆支逻辑不搭界,日韩民族是2000年前左右才开始形成的,他们都是到公元五、六世纪才民族初步定型,他们的O3来源于中原汉人和东北土著与胡人的混入。

你说李辉的观点存在过时?李辉的观点不是建立在河姆渡还是良渚文化的遗骨DNA和台湾原住民的DNA测定基础上推定的吗?内陆支和沿海支不但有北移,还有南移回流和留居南方的人群互动啊!关键是南岛人群形成和迁移路线,你能确认P201是何时经过何种路线进入东南亚的?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2:47

11# value 河姆渡的遗骨没听说有测过的,复旦只测过良诸文化,马桥文化,战国时代,明清代的当地人遗骨。良诸有三个M119一个M95,马桥是一个M119一个M95,战国一个M134一个M95,明清代一个M119一个C。好像就是这种结果。问题是良诸文化的M119和马桥文化的M119的下游是同一支系吗?因为马桥文化和良诸文化差了五百年左右,从出土文物来看没有传承关系。而马桥文化到明清代差的年代可是3千年多年,同是M119但是,是不是同一支系呢?                                                                                     复旦以前测的很多是7个STR位点的数据,像以前说的马桥原住民有39%左右的M119和12%左右的M110。但是我看过他们的马桥原住民的51人7-STR数据,估了下各倍群频率,21%的M119,19%的M117,16%左右的F444,12%左右的002611,10%左右的C3,没感觉有那么高的M119。

风虎云龙 发表于 2014-10-10 13:50

11# value 河姆渡的遗骨没听说有测过的,复旦只测过良诸文化,马桥文化,战国时代,明清代的当地人遗骨。良诸有三个M119一个M95,马桥是一个M119一个M95,战国一个M134一个M95,明清代一个M119一个C。好像就是这种结 ...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2:47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马桥的51人7-STR数据,有链接吗?以前没注意到。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4:32

四川西部羌族Y染色體和絲粒體新文獻 - Y染色体/父系 Y-Chromosome - 分子人类学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ranhaer.com/thread-29330-4-1.html这里面有我下的西南少数民族和南岛族群Y染色7-STR数据,里面就有马桥的数据。

Manaus 发表于 2014-10-10 15:11

就像03说是内陆支,但是东南亚的南岛P201比率也不少啊
---------------------------------------------------------------------------------------------------
据说有一部份O3是由长江中上游漂至下游。江南的一些苗瑶体质人群可能就是这样来的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5:20

15# Manaus 中国人的Y混杂的很,远不是想像的那么简单。复旦以前测的苗瑶傣畲等族580人数据,0*有8.5%,01有6%,02a有22.2%,03*有20%(应该主要是002611),M117有12%,F444有10%,M7有8%,C有4.5%(应该都是C3)D1有3%。

Manaus 发表于 2014-10-10 17:17

是拉丁字母O,不是阿拉伯数字0

value 发表于 2014-10-10 20:30

11# value 河姆渡的遗骨没听说有测过的,复旦只测过良诸文化,马桥文化,战国时代,明清代的当地人遗骨。良诸有三个M119一个M95,马桥是一个M119一个M95,战国一个M134一个M95,明清代一个M119一个C。好像就是这种结 ...
奋斗 发表于 2014-10-10 12:47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马桥文化来源于浙江西南山区与岳石文化及二里头文化,覆盖范围小于或等于良渚文化的地域。从年代上来讲,马桥文化紧接着良渚文化,但文化面貌上截然不同。马桥文化继承了少量良渚文化的文化因素,而且整类良渚文化因素在马桥文化中不占主导地位。马桥文化的文化特征出现返老还祖现象。

沿海支的立论是建立在良渚文化遗骨和现代台湾原住民的基因基础之上,马桥文化从考古学上并不能质疑啊!因为时序上太晚的马桥文化有北方成分,北方成分来自于内陆支。

内陆支和沿海支的时间内涵是旧石器晚期和新石器早期的概念,内陆支和沿海支已经奠定了新石器中期中国南北的基因格局,然后存在既有基础之上的东西南北人群和文化互动,马桥文化时序太晚,本身无法动摇到内陆支和沿海支的概念,更何况马桥文化的数据是O1、O2。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国O系人群和欧洲R系人群扩张模式差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