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xsan 发表于 2015-3-4 01:04

独眼巨人考(转)

本帖最后由 roxsan 于 2015-3-4 01:06 编辑

从黑龙江森林到爱尔兰岛,独眼巨人的传说曾横贯整个欧亚大陆北部;如今流传下来的已只有一些零碎而孤立的片段,它的历史真实性和本来面貌,都成了一个模糊的云团。但它也许正是远古亚洲腹地文明仅存的微弱光芒,因为神话往往就是原始人的历史。
独目人
荷马史诗《俄底修斯》中有一个著名的情节,成为后世西方独眼巨人传说的原型:俄底修斯在攻破特洛伊城后乘船返乡,在一荒岛上被独眼巨人关在洞穴内,同行水手被巨人吃掉。俄底修斯设法灌醉巨人,趁其熟睡用烧红的铁棒将它唯一的眼睛戳瞎,随后混在羊群之中逃出山洞。独眼巨人之父海神波塞冬怒而掀起巨浪,迫使俄底修斯在海上飘泊十年之久。
类似的故事在塞尔维亚、罗马尼亚、爱沙尼亚、俄罗斯、芬兰都广泛流传——值得注意的是,它们处于欧洲东部欧亚草原的边缘地带。在阿尔泰语系各民族中这一情节也很常见,突厥语民族史诗中的英雄巴萨特和玛纳斯等都有与吞食活人活畜的独眼巨人战斗的故事;但游牧民族的这些英雄多数是神射手。在欧亚草原,这一传说的核心地带在阿尔泰山附近,因此在突厥语民族中流传最为广泛。
最初见于史著的独目人部落,也在阿尔泰山附近。凡讨论这一问题的文章,无不会谈到希罗多德《历史》所引的故事:公元前7世纪初,希腊人Aristeas 漫游中亚草原,留下一首叙事长诗,其中提到若干亚洲腹地的游牧部落,其最东端者名为Arimaspu,即斯基泰语“独目”之意(《历史》4:27);林梅村认为arima相当于阗塞语alma(孤独的),后一成分spu(目)相当于阗塞语spasa(观察者),则其意为“孤独的守望者”。从这一记载中可判断,Arimaspu并非塞人部落,其名系他称;而且这一部族彪悍善战,向西压迫邻近部落,从而导致欧亚草原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次民族迁徙浪潮。
老普林尼《自然史》谈到希罗多德记载的中亚“烈风之山”和“羽毛之区”时,也提及附近有独目人:“距北风出发之处和名为北风之穴的洞 ——其地号称Ges clithron,意为‘世界的门闩’,即世界边缘的地方,据说有独目人,以前额当中一目著名。他们为宝贵的矿石而跟Griffin进行不断的斗争。”麦伽斯提尼《印度志》也说:“独目人,狗耳,一只眼长在额正中,头发直立……”古代印度传说中的Monommatoi也系独目人。12世纪拜占廷诗人泽泽斯的《千行卷汇编》中还保存了几句,大意是:“以长发自豪的伊塞顿人说,他们的北风方向那边的邻人,是人多势众的勇猛战士,富有马匹,羊和牲畜成群。每个人只在前额当中有一眼。”这些记载都谈到独目人居住之处北风猛烈,深处内陆,彪悍能战,营游牧生活。
中国古籍也多见独目人的零星记载,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广为征引的片断,多出自《山海经》中海内北经、海外北经、大荒北经,其地理方位都在以中原为中心的遥远北方内陆;又据说一目国系威姓,威、鬼上古通用,则这里的独目人即殷商时鬼方的先民,鬼方通常认为是匈奴人的源头。而鬼国的方位,一说在贰负之北,一说在其西——这两说也许都没错,如果鬼国处于西北方向。《山海经》所记载的独目都在额头正中(“当面中生”),《山海经·大荒北经》载烛龙神之眼为竖直,眼睛开闭即为白天黑夜,与《海外北经》中烛阴具有同样的神力。这种纵向当面生的独眼,在彝族史诗中也有残余,被认为是人类最早时的形态,甚至有人认为周族的姬姓也出自独目人。
以上零星史料记载,大体都指向阿尔泰山一带。近年在北疆青河县三道海子发现巨石堆,又引发一波讨论,林梅村即主张这是公元前3000-前2500年间独目人部落的遗存。青河地处欧亚草原“大北道”的要冲,至去年底全疆已发现的74处鹿石中,青河即占39处之多,可证此地为远古游牧部落生活的核心地带之一。又据希罗多德《历史》记载,独目人部落附近盛产黄金,Arimaspu人向狮身鹫翼的神兽Griffin那里窃取黄金,而阿尔泰山恰好以盛产黄金著称,“阿尔泰”(金山)即因此得名。
因此有人又对独目人传说提出疑问,如孙培良曾分析《山海经》后说:“这里的一目国、一目民、人面而一目的鬼国,当然是从西北传入的传说,与Arimaspu相当,只是没有和看守金子的格立芬相应的怪兽。”对此辩护者的反应是以陆吾、开明等中国古代神兽来比附,其说甚为牵强;最可能与Griffin对应的,是《山海经·海内北经》所载的穷奇兽:“穷奇状如虎,有翼。”这与Griffin的狮身鹫翼颇相类似,之所以《山海经》写成“状如虎”,乃是因为中国不产狮子,“狮子”一词本身就是到西汉通西域后才从伊朗语引入的外来词汇。且这段记载在原文中就系于鬼国之下。
那么为何中国史籍记载未谈到Griffin守护的黄金?我想原因可能是因远古的中国人对黄金并无兴趣,中国主宰性的饰品是玉而非金。西方人自古对黄金兴趣极浓,且倾向于认为最远方的国家都是黄金国,无论印度、中国、日本、美洲;而中国上古对黄金的兴趣远不如美玉。《历史》中并未记载和阗、昆仑之类的美玉产地,那么中国上古典籍忽视阿尔泰山北麓富产黄金也并不奇怪。又有人对希罗多德关于独目人向Griffin窃取黄金的记载不解,进而认为存在一个以狮鹫兽为图腾的部落——实际上狮鹫兽是受伊朗文明影响的草原部落普遍崇拜的神兽,狮、鹫是中亚两种威力最大的动物的结合。这种“窃取”见于诸多神话,是早期文明的痕迹之一,事实上反倒说明了这一故事的可信度:
“窃取的概念是随着私有财产的肇始后来出现的,在此之前只是拿取而已。在经济发展最早期阶段,人几乎还不从事生产,而只是取之于自然,人实行的是一种掠夺性的消费经济。因此最初的那些引向文明的东西,人都不把它们想成是做出来的,而认为是暴力取得的。第一粒火种是窃取来的。第一批箭、第一批种子等都是从天上窃取而来的。”(Propp《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
就像普罗米修斯盗火一样,向神兽窃取黄金的独目人部落很可能是现有记载中最早具备提炼黄金的冶金技能的游牧部落。考虑到后世突厥祖先以“锻奴”起家,可见冶炼技能对一个部落的崛起具有重大影响,或许这是他们此后攻击邻近部落,发起民族迁徙浪潮的实力所在。
也许并非偶然的是:据古希腊Hesiod《神谱》,独眼巨人Cyclopes是天神Uranus和地神Gia之子,兄弟三人:Brontes(“霹雳制造者”)、Sterops(“闪电制造者”)、Arges(“亮光制造者”)都善于锻造,是匠神的助手,为雷神和诸英雄锻造武器。冶炼方面的技能,可能是独目人给外人留下深刻影响的表现之一。
三只眼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早在史籍中记载独目人部落的希罗多德,本人并不相信其存在,他认为Arimaspu人向Griffin窃取黄金的传说“也是不可信的,因为不可能有所有其他部分都和其他人一样,但眼睛却只有一个的人”(《历史》3:116)。他无疑和很多记述者一样,都以为独目人只有额头正中的一只眼睛,但实际上那只是其最突出的特征:独目人除了额头正中的一只纵目外,并非没有另外两只肉眼。独眼其实是三只眼。
三眼神崇拜在中亚诸文明中遗存甚多,它是“古代印欧人共有的神祗之一,在波斯火祆教中指祆教主神——阿胡拉·马兹达,而在印度婆罗门教中则指阿修罗”,两者同出一源,印度大神湿婆第三只眼能喷火。受原始印欧文明的影响,西域中亚普遍供奉三眼神,鄯善遗址考古已有发现,粟特祆神庙中阿胡拉像也作三眼神。这一观念在祆教文明及印度文化中均扎根很深,佛教经典着重指出,“天眼通”须极好慧根,修持者可具无限神通,即所谓“天眼智施通”;佛家还有五眼(肉眼、阴阳眼、天眼、法眼、佛眼)及“七眼佛母”之说,均为相同意义的延伸。
进行特殊宗教仪式的乩童或灵媒,往往亦表现自己能以意识中的“第三只眼”看到凡人肉眼所不能见的鬼神。据《盂兰盆经》,目连尊者六神得通,以道眼看见了地狱中的母亲;目连修持成天眼通,为佛大弟子,居神通第一。凡此等等,均以第三只眼为神秘力量之源,具肉眼所无的神通,至祆教、佛教文化于南北朝之际传入中国,影响遂被及中国文化。如三只眼的二郎神实具祆教渊源;目连救母传说亦广布民间;白话小说《南游记》中,具异禀的灵光公子降生时有三只眼;最著名的可能是三头六臂的哪咤——他额头所点朱砂痣也是三眼神通在民俗中留下的遗迹。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虽然不是第三只眼,但眼睛具备的神通能力却是这一类宗教观念带来的。传说中蚕丛神“其目纵”,吴越地区近现代一种“蚕花五圣”的信仰,神像也是三只眼。三眼具神异之力也见于藏蒙传说:西藏喇嘛教美术中有“三眼佛”,英雄格萨尔“身高九丈三个眼”,蒙古族的英雄乌恩则是“长着三只眼的红脸大汉”。甚至日本现代动漫《三眼神童》(手冢治虫著)中的神童也与神秘力量有关。
二郎神三眼、可变三头六臂的形象具明显的古印欧神祗影响,与祆教Veshparkar神形象一致,固已无疑。值得注意的是:二郎神所持的三尖两刃枪,与Veshparkar的山型叉也成对应;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Trident)一贯被认为是鱼叉的变形,但其原型我想更可能出于这一共同的印欧神祗源泉。波塞冬在希腊神话中驾金色马车,又是第一个给人类马匹的神,还曾变化为马追逐德墨忒尔,他很可能是后来才变成海神的,起初或与中亚发源地的游牧生活相关。波塞冬之子Triton传说系人头鱼身,其名词首Tri仍有“三”的含义;而希腊神话中西西里岛的独眼巨人Polyphemus,也是波塞冬之子,其前缀poly-在希腊语中是“多”的意思。这更使人想到:独眼巨人其实是三眼神。
原始印欧文明在中亚留下的三眼神崇拜,其名称都有表“三”含义的前缀。如古鄯善人供奉的三眼神,原文作dhyaksiya或dryaksiya,相当于梵语tryaksa(三眼神)。在原始人的观念中,三象征着多数,所谓“三生万物”。正因眉心另开一个竖眼所具有的巫术和宗教上的深意,它成为一个突出的不同常人的象征,外人或后人遂误以为只有一个眼。
上古有“一目国”、独目人部落,而据载也同样有三眼人的国家。刘克庄《后村集》记《李伯时画十国图》,其中“三童国人眼皆有三睛”,三童即三瞳。李伯时所画的想来是向南宋朝廷进贡的海外邦国,三眼人也被作为殊方异俗记录在案。可惜此画今已失传,但可想应是受印度文明“天眼”观念影响的某一南洋部族。
被遗忘的文明
关于独眼巨人及独目人的阐释,至少有天神崇拜、天象崇拜、太阳图腾、高山岩洞崇拜等诸说。但各家大抵均多臆测,其推断缺乏有力支持,不能合考古、历史文献、神话学、人类学、民俗学、词源学等而得出一较可信的结果。林梅村释Arimaspu为“孤独的守望者”固然诗意,却同样存在缺陷:无论自称还是他称,这都不像是一个族名。在四五千年前的中亚腹地草原上,也许的确存在一个独目人部落,他们未必是原始印欧人,但必定受到印欧神祗“天眼”观念的强烈影响。
神话中的宝物通常都是“登高、及远、及深能力的人格化”。天眼通的观念可以满足这三者的要求,在平坦辽阔的草原上居住的人群,视力良好不仅是反应敏捷、骑射精准,还意味着一种巫术意义上眺望上天、与之产生心灵感知的能力。这种纵向性体现了“一股生命力,一种向上的、超越身体的涌现,以探索另一个世界”,是精神的升华,因此宇宙也表现为向上层层相叠;这与传统中国人的水平式的空间思维(强调合作的互动关系,宇宙水平划分为几个区域)截然不同。印度、波斯、西欧文明中均包含有这种原始印欧宇宙观的垂直型视野,欧洲直到宗教改革,才被现代的水平型视野取代。“意识停止了向上的发展,转而扩展视野的广度以及对地球领域的知识”。
现代考古已证明,在印度、中国文明进入西域之前,早期的中亚影响最显著的是塞人(斯基泰)文明,而他们又受波斯文明的影响。中亚的独目人传说可为西域文明的早期底层之一。正因“天眼”代表了一种与天沟通的垂直型巫术思维,它在原始的欧亚草原上获得一种宗教威望。在被妖魔化之前,独目人曾是人们崇拜的对象。三星堆出土文物中突出夸张的人眼,或许也是受到这一思维的影响。
《蒙古秘史》第4节记载:成吉思汗的远祖都蛙·锁豁儿“额中生了一只独眼,能望见三程远的地方”,三程即三天行程的距离,如以每天20公里计算,即合60公里,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蒙古语“锁豁儿”意为“独眼”,很可能他是一个具天眼能力的巫师——蒙古传说中仍将一些巫师称为“索胡尔孛”,很显然,“锁豁儿”就是“索胡尔”。“索胡尔”也被解释为为“瞎子”,“孛”是巫神,在突厥语民族的神话中,独眼巨人也常有专门的名字,诸如“额头长眼的巨人”、“独眼饕餮”、“强有力的瞎子”等。这里的“瞎子”未必意味着失明,上古“‘瞎眼’一词并不是简单地被理解为没有视觉。拉丁语caeaus不只意味着看不见,而且还意味着不被看见(不被看见的—caeca nox—‘瞎的’夜)”,因此这也是对巫师能力的一种反映。
在后世被妖魔化的独眼巨人传说中,所有故事大多具备一些相似的元素:
1)独眼巨人的外表特征:只在额头正中有一只眼睛;高大的身材
2)他有令人厌恶的癖好:食人;特点之一是胃口极大
3)他居住在高山洞穴中
4)他放牧羊群,英雄在伤害他后通常也都是混在羊群中逃出山洞的
5)英雄是在灌醉或趁他熟睡后,用烧红的铁钎/铁棒将他眼睛弄瞎才得以逃离的

中亚早期文明甚为简朴,希罗多德记载波斯人无神像、神殿、祭坛,“习惯是到最高的山峰上去,在那里向天神奉献牺牲”;他们极重视祭司阶层,没有麻葛则任何牺牲都不合法(《历史》1:131)。可以设想,早期具有天眼崇拜的游牧部落(特征4)也同样是在高山洞穴向天献祭的,这也许就是独目人在山洞食人传说的由来;而特征5则表明:这一人群令人畏惧的神力主要在于第三只眼,无此则只是肉眼凡人。他们的高大身材和大胃口也是寒冷地带喜肉食的游牧人群被夸大的特征。
毕桪曾深入研究突厥语民族的独眼巨人传说,意图证明独眼巨人及其故事源于东方,理由是“在阿尔泰语系民族当中不但蕴藏着大量这类故事,而且至今仍有这类故事在民间继续流传”。这一元素起于中亚大抵可信,但其论据却是不能成立的,理由很简单,这就像现在日本存有的唐式建筑还多于中国,但不能证明唐式建筑源于日本。同样,他推断独眼巨人食人传说是因远古高山岩洞崇拜也是无法成立的:这一崇拜根本无迹可寻。
如上所推断的,独目人极可能与居住在亚欧腹地的原始印欧人一种垂直思维相关。它不仅表现为在向上与天的沟通,且很可能具备高超的冶炼技术——能找到矿脉也可以说是一种超常、及深的能力,因为地矿为肉眼所不能见。故此一些独眼巨人又被认为善采金、锻冶;围绕着金属和锋利兵器,原始人有着诸多巫术意义上的禁忌,冶炼又要触动地底,这同样具有宗教意味,这些又反过来增强了其神秘感。冶炼匠人作为“火的主宰”具有的魔力是一个世界性的普遍观念。中国春秋战国时铸剑的大匠往往为成利器而滴血刃上,这应是远古人祭的遗迹;可以设想,独目人也无疑存在这一习俗。而锻冶需要匠人膂力强大可能也是传说中独眼巨人力大无比的原因。
有可能,这些原始印欧神祗的因素,随着印欧人的离散逐渐向西、南、东三个方向缓慢扩散。向西进入欧洲的一支迁移距离最为遥远,文明兴起又较印度、伊朗两支为晚,这一因素的损耗最大,到荷马史诗的时代,已只剩下零星的记忆。古希腊的传说巨石建筑都是独眼巨人居住过的地方,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遗忘了这些建筑的巫术意味。但独眼巨人仍被承认是一些民族最初的祖先,阿庇安《罗马史》卷十说,被俄底修斯弄瞎眼的独眼巨人Polyphemus有三个儿子,分别成为凯尔特人、伊利里亚人、加拉西亚人的祖先;“许多民族所流传的许多神话中,我认为这似乎是最有理由的。”而作为凯尔特人一支的爱尔兰人,也留有独眼巨人传说。
独眼巨人就此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关键性元素(眉心的竖眼、人祭),成为神话变形记忆。事实上,如果不是米诺文明遗址在1900年起逐步得到发掘,古希腊神话中忒修斯拯救雅典少年走出迷宫并杀死“米诺牛”的故事与弄瞎独眼巨人的传说并无本质的差异。只是独眼巨人传说也许不会这么幸运到可以有一个确切的考古发掘来重新有力地阐释神话本身,因为中亚腹地的游牧文明往往只留下极少的痕迹,它们已经真正地失落了。
--------------------------------------------------------------------------------------------
参见毕桪《独眼巨人及其故事的流变》,载戴庆厦主编《中国民族语言文学研究论集》(1)
他们名字大多带“墨尔根”或“蔑尔干”。如哈萨克族传说《阿勒克·蔑尔干》、《阿勒申·阿克蔑尔干》及鄂温克族的来墨尔根。
至今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乌孜别克族、哈卡斯人、图瓦人中等都有“独目人”传说,其中心区域即阿尔泰山区
林梅村《谁是阿尔泰深山金字塔式陵墓的主人》,见氏著《古道西风》
希罗多德《历史》4:13:“所有这些民族,而首先是阿里玛斯普人,都一直不断地和相邻的民族作战。”
《淮南子·地形训》记有“一目民”。《山海经·海内北经》:“鬼国在贰负之尸(夷)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面蛇身……食人从首始。穷奇状如虎,有翼,食物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曰从足。”同书《海外北经》又称为“一目国”,其人“一目,中其面而居”;又有“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是威姓”。
彝族史诗《查姆序诗》中说,人类最早一代叫“拉爹”,他们只有脑门心的一只眼;下一代名“拉拖”,有两直眼,两眼朝上生;再下一代为“拉文”,有两横眼,平平朝前生。参《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上册
杨宪益《译余偶拾》:“姬字古文无偏旁,正作独目形,故当即古代塞种所谓的独目民族。”
希罗多德《历史》4:13:“在伊塞多涅斯人的那面住着独眼人种Arimaspu,在Arimaspu的那面住着看守黄金的Griffins”。3:116 [黄金的取得]“有人说是叫做阿里玛斯普的独眼族从Griffin那里偷来的。”
黄石著《神秘中国——独目人山谷》称孙培良“忽略了《山海经·西次三经》中‘昆仑之丘,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还有《海内西经》中‘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如果把昆仑山认定为今阿尔泰山,则西方神话中的看守黄金的怪兽就是陆吾或开明无疑。”
希罗多德认为印度也多黄金,见《历史》3:106
林梅村《松漠之间:考古新发现所见中外文化交流》
七眼佛母即白度母(长寿度母),据传为阿弥陀佛左眼所化,因脸上三眼,双手、双脚各具一眼,故称七眼佛母
黎国韬《二郎神之祆教来源——兼论二郎神何以成为戏神》
点朱砂痣的风俗在印度文明影响地域内广泛存在。据说近代西藏及不丹尚有在额头雕刻第三只眼的人。“在光绪三十年左右,成都有人看见有二十几个三只眼的人从西藏到北京去朝贡,路过成都,被人围观。详察正中额上的一只眼,非真的眼,系于幼时以刀刻画其额为一小直孔,含以黑珠,长大了珠含肉内,肉缝裂开,恰似竖立的一只眼。”引自黄石著《神秘中国——独目人山谷》
M.H.鲍特文尼亚等编《神话辞典》波塞冬条详细列举了波塞冬与马、大地的关联,并推测其最初是地神而非海神。古罗马神话的水神涅普顿也是海神、养马业和赛马的保护神。
如缪斯九神之一的Polyhymnia,其原意是“赞歌很多的”。poly-这一前缀在现代英语中仍多见,如polytheism“多神教”。
《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
程艾蓝《中国传统思想中的空间观念》,载《法国汉学》第九辑
《从黎明到衰落》
《蒙古族民间故事选》
参见毕桪《独眼巨人及其故事的流变》,载戴庆厦主编《中国民族语言文学研究论集》(1)
《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
参见毕桪《独眼巨人及其故事的流变》,载戴庆厦主编《中国民族语言文学研究论集》(1)
参见《金枝》
西汉时中国人也认为攻山取铜铁“销阴气之精”,参《汉书·贡禹传》
爱尔兰神话中日神Lugh Lamhfada,从其外祖父独眼巨人(Balor)处夺得爱尔兰,Balor据载是一个死神,只有一个眼睛,但眼睛睁开时被他看到的任何东西都会立刻死亡。最终他也是被日神弄瞎眼睛而死。

roxsan 发表于 2015-3-4 01:08

作者维舟,链接见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14921697.html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4 19:51

得了吧,姬右边可不是目

性手枪 发表于 2015-3-4 23:33

有点意思,说不定还真是印欧人的远古记忆呢。

渔父 发表于 2015-7-17 09:56

本帖最后由 渔父 于 2015-7-17 09:59 编辑

《蒙古秘史》第4节记载:成吉思汗的远祖都蛙·锁豁儿“额中生了一只独眼,能望见三程远的地方”,三程即三天行程的距离,如以每天20公里计算,即合60公里,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这个作者自己是高度近视眼吧,现在的人引经据典甚至抄袭容易多了,但是日常生活能力直线下降,现在相当多的大学研究生论文擦屁股都嫌脏

在纯净的空气中,人眼可以看见27千米外的一点烛光。在海上能看到土6—25千米外的船只。若在高山顶上,眼力可以扩大到320千米处。抬头望星空,则能见到1000千米远的人造卫星,还能见到相距几十到几千光年的星座。 南宋洪迈出使金国记载那时候的蒙古俘虏视力也是非常惊人的,据说可以望见数十里外秋毫之末

Hanhe 发表于 2015-7-17 18:00

我也同意引经据典,并理解错误的看法。这些荒诞传说,应该跟早期宗教有关,如头饰、纹身,让外来者记下了,后人还以为那就是真实的人。

GOLDENOLIVE 发表于 2015-7-18 13:13

http://1.im.guokr.com/_8hILgnbKHCAWyBHFUu6I81iwrFMBds4ro4jzgagqrzCAQAAWAIAAEpQ.jpg

GOLDENOLIVE 发表于 2015-7-19 14:47

7# GOLDENOLIVE
地中海一些岛屿上出土的侏儒象头骨,差不多是人类头骨的两倍大。
这类生物在希腊文明产生之前灭绝,但有骸骨遗存。
也许古希腊人就是把这个当成了独眼巨人。

roxsan 发表于 2015-8-4 13:36

跟二郎神有关吧,说不定。
纯种汉人NOP 发表于 2015-8-1 15:3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二郎神就对了。除了上面有段提到二郎神和祆教以外,又发现一篇文章:
二郎神上辈子是“外国神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8b3740102duoh.html?tj=1

青衣侠 发表于 2015-8-4 14:54

滑稽!

这些无厘头的东西还是少说些好。当人们对自己的视力不满意的时候,自然会想到扩大视觉能力,因此就有三只眼出现了。其他的没必要多说。

二郎神是道教神,其居住的宫殿成为灵官宫。“灵”是什么意思,就是看得比别人清。说白了也就是视力好,或者“用心去看世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独眼巨人考(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