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4:26

闽越时代和闽语时代(福建的两个历史时期)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6:55 编辑

福建的“闽越时代”和“闽语时代”,是福建省重要的两个不同时代,两个时代的分界线可以认为是汉武帝征伐闽越。
我接下来将详细论述“闽越时代”和“闽语时代”。

发个福建行政图,方便大家。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4:38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4:41 编辑

先说闽越时代。
闽越只是分部在闽江流域(闽江上游的闽北和闽江下游的福州)。
没有任何资料表明福建中南部和莆田闽南和闽越有什么关系。
汉武帝打的也是闽江流域的闽越,和福建全省各地无关(当时福建其他地区是什么族属也不得而知)。

闽越文化最早出现在闽北,而且一直集中在闽北地区。

武夷山的悬棺和江西龙虎山的悬棺在年代和形制上基本一样,很显然是同一人群或相关人群的遗存。

最早大规模出现的闽越文化的考古遗址是: 福建浦城管九村土墩墓群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lid=142161

土墩墓过去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南的浙江、苏南、皖南地区。闽北发现的这些土墩墓葬群,且年代比以前浙江苏南皖南等地发现的那些还要早。出土了铜器和原始的瓷器,表明这是南方少数民族百越的一支的贵族墓地。

这个墓葬还出土了9把青铜越式剑,有“越王剑之祖”之美誉 。年代比后来出现在浙北的越式青桐剑都早。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4:46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4:49 编辑

福建浦城管九村土墩墓葬群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lid=142161
这一发现已经入选中国社科院“考古学论坛”评出的“2006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闽北发现的这些土墩墓葬群,且年代比以前浙江苏南皖南等地发现的那些还要早。
这个墓葬还出土了9把青铜越式剑,有“越王剑之祖”之美誉 。年代比后来出现在浙北的越式青桐剑都早。












早在2003年前后,考古人员就发现管九村存在不少土墩墓。为配合浦城至南平高速公路的建设,福建博物院与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联合组成考古队,在去年对这些土墩墓葬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清理了30余座土墩墓。初步判断这些土墩墓的年代为西周到春秋时期,距今2500年至3000多年,获得了一批重要的考古资料。

  大多数土墩在地表隆起明显,平面形状为椭圆形、圆角方形或圆形,现存高度一般在2米左右,高者达3米多,个别不足1米。土墩的封土基本上是就近取土堆筑,无明显的夯筑迹象。墓葬多位于土墩中心底部,按形制可分平地掩埋、长方形浅坑、带墓道的竖穴土坑或岩坑等三种类型。墓葬底部大都铺满鹅卵石,四周靠坑壁下挖有浅槽作为排水沟。墓中的人骨和葬具均已腐朽无存,但部分墓葬中残存烧毁的立柱木炭痕迹,推测原来可能有木椁;有的墓葬中还发现柱洞和壁龛等遗迹。

随葬品主要包括原始瓷器、印纹硬陶器和青铜器等,每墓少则几件,多的有10余件至20余件,共计出土各类器物200多件。共发掘30余座土墩,分布在社公岗、洋山、麻地尾及晒谷坪等处的岗脊和山坡上。大多数土墩在地表隆起比较明显,平面形状为椭圆形、圆角方形或圆形,现存高度一般在2米左右,高者达3米多,个别不足1米。土墩的封土基本上是就近取土堆筑,均无明显的夯筑迹象。

  墓葬中出土的72件青铜器,器形有剑、戈、矛、箭镞、刮刀、锛、尊、盘、杯等,是福建地区一次性出土青铜器最多的。其中10件造型精美的越式青铜剑,在全国首屈一指。一把剑柄两边各有一耳的青铜剑,全长35厘米,剑身和剑柄处雕刻有精美的云纹、云雷纹,曲尺纹等,镂空、透雕工艺十分精湛,采用“失蜡法”铸造,在地下埋藏 3000多年,剑刃仍十分锋利。专家推测,青铜兵器之所以能保存如此完好,与其制造的用材和工艺有关。这证明了当时中国东南地区存在着独特的青铜文化,也说明福建当时的生产力不亚于中原,其青铜文化具有相当高的水平。

  出土的原始瓷器,主要器型有豆、罐、尊、瓮、盂、碟等。印纹硬陶器有罐、豆、尊、盅、鸭形壶等,纹饰包括弦纹及拍印席纹、回纹、雷纹、曲折纹、双线菱格状复合纹等。墓葬中还出土了一大批相对完整的黑衣陶。这与浦城猫耳山商代窑群(2005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中烧制的黑衣陶,形制几乎一模一样。


浦城管九村土墩墓出土的带耳青铜剑

  其中,一墩两墓的有4座,其余皆为一墩一墓。墓葬大多位于土墩中心底部,按形制可分长方形浅坑、带墓道的竖穴土坑或岩坑以及平地掩埋等三种类型。营建时对岗地表面稍加平整,有的局部垫以红褐土,有的依山坡地势修整后挖出长方形墓坑。墓葬底部大都铺满鹅卵石,四周靠坑壁下挖有浅槽作为排水沟。墓中的人骨和葬具均已腐朽无存,但部分墓葬中残存烧毁的立柱木炭痕迹,推测原来可能有木椁;有的墓葬中还发现柱洞和壁龛等遗迹。随葬品主要包括原始瓷器、印纹硬陶器和青铜器等,每墓少则几件,多的有10余件至20余件,共计出土各类器物230余件。原始瓷器的主要器形有豆、罐、尊、瓮、盂、碟等,印纹硬陶器有罐、簋、豆、尊、盅、鸭形壶等,纹饰包括弦纹及拍印席纹、回纹、雷纹、曲折纹、双线菱格状复合纹等。铜器的器类组合包括短剑、矛、戈、匕首、箭镞及锛、刮刀等。在遭到破坏的土墩墓中还发现尊、盘、杯等精美的青铜容器。

  我国先秦土墩墓被认为是吴越文化的特征之一。福建土墩墓把这种墓葬形式存在的年代提早到距今4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晚期,并且向南扩大了墓葬分布范围。说明闽北、浙南、皖东北在先秦是同一个文化区域。这批夏商、西周至春秋的土墩墓以平地掩埋发展至浅坑并向深坑过渡,反映了土墩墓发展演变的脉络,对研究土墩墓的发展演变有着重要意义。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5:27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20:57 编辑

到了有历史记载的闽越王时期。
闽越王建了6个城(建六城以拒汉),6个城都在闽北。

武夷山城村汉城遗址(福建发现的最大闽越王城)在全中国也是屈指可数的汉代城遗址。

闽越王城,南北长860米,东西宽550米,总面积48万平方米。规模之宏大,在全国的汉城遗址也是少见的。
图片里,中间隆起的高台只是闽越王宫殿的地基,整个闽越王城的遗址比那个隆起的高台大得多,四周旁边有民居作坊兵器库之类的,最外围还有夯土城墙(图片里看不到)。








闽越王城遗址出土的“万岁瓦当”(从右到左:萬歲)



武夷山城村汉城遗址坐落在起伏的丘陵山地上, 城址呈长方形。 南北长860米,东西宽550米,总面积48万平方米。城的东、西、北三面,崇溪环绕,依山傍水,风景优美。城墙沿山势夯土建筑,残高4-8米,东西城垣共保留3处豁口通道, 为当年的城门。
外有护城壕。经发掘,城内分布着殿宇、楼阙、营房住宅、冶铁、
制陶和墓葬等遗址多处。中央高台上的宫殿遗址一组包括大门、庭院、主殿、侧殿、厢房、回廊、天井、水井和排水管道等。建筑物坐北朝南,左右对称,布局严谨,与当时平原地区的城市布局截然不同,是江南独树一帜的“干栏式建筑”。古城排水系统,利用自然山坡、沟谷建成,实行雨水、污水分流,规划十分合理自然,令人称奇。从出土的4万余件具有强烈汉代风格的文物来看,说明两千多年前福建就已具有较高的冶炼铸造和制陶等工艺水平。
城村汉城遗址不仅是福建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城遗址,也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汉代古城遗址之一。1999年12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全国唯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汉代王城遗址。2006年被列入国家100处重要大遗址名单。
遗址面积约14.3平方公里,包括核心区闽越王城宫城遗址,城周边官署遗址
、作坊遗址、窑址、墓葬区等。
这座2200多年前的西汉诸侯王城,发掘出了发达的地下排水系统。这些陶制的下水管道,长形的最长近1米,直径30多厘米,在房屋建造之初就埋在下面,尤其是直接烧好的两头带子母扣的弯管,成70度角,更是解决了拐弯的问题。在城墙上,还留有排水口,城市里的“污水”可直排城池外。除了排水管,地面上还留着当年的花纹铺地砖、陶制水井,还有体现居住者身份的“万岁”瓦当以及两米多长的花纹空心砖,玉器、铁制生产工具、铜制兵器、陶制生活用具等各类珍贵文物。
现在王城所在地的城村,也入选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


后来的村城:
城村有农户500余户,2500多人,大多以种水稻、做茶叶等传统农业
为主。据考证,目前村内的居民原种族都不是越族人或越人的后裔。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平定闽越时,闽越王城毁于战火,居民被强令迁徙往江淮之间,城村这块古老的土地也因此荒芜了数百年。城村古村的历史大致为始建于隋唐,兴起于宋元,繁荣于明清,败落于民国之际。当村落的开基始祖来到这块土地落籍卜居时,显然对城址的时代和族属有所了解,于是以古城居民的族称作为村名,昭示后代村庄是建在古粤(越)人营建城邑的土地上,是为“古粤城村”,世代相传,直至今日。
现居村内的村民以林、李、赵三姓为主,从他们分别保存完整的清代宗谱--《长林世谱》、《李氏重修家谱》、《赵氏宗谱》中得知,三姓都是中原望族。林氏号称“九牧林”,为商代名臣比干之后;李氏系唐高祖李渊的后裔;赵氏则是大宋太宗长子楚元佐的子孙。他们的祖先原居中原地区,因避战乱,先后由东晋、唐末、宋末辗转入闽,落脚于此。根据我以前看的资料,林氏是很晚近从闽南来的种茶人,李和赵据说是从北方进入的。

赵氏宗祠。
http://www.ranhaer.com/attachments/forumid_43/15032612395fb0724a65073bf5.jpg

snelheid 发表于 2015-3-26 15:34

楼顶不用费劲了,福建有闽“越”一称最早也是始于战国时期,前306年,闽“越”史之前是什么史,福建的上古史始于闽国而不是闽越国,回避这点是徒劳的。

http://www.greatwuyi.com/mbrb/2008-07/11/content_266881.htm

--------------

闽北的历史开端不是闽越国

    在闽越国之前就有一个我们至今尚未认识到的可以和三星堆古蜀文明相类比又独具特色的古闽文明,夏商周时期的文字历史就已载明那时有一个古闽国。中国最早的地理志《山海经》里记载:“瓯居海中,闽在海中,其西北有山。一曰闽中山在海中”,表明福建自古就被称作“闽地”。再查看周朝正史《周礼》记载:“职方氏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从中可看到周时闽地上生活着“七闽族”;《周礼》又记载:“象胥掌蛮、夷、闽、貉、戎、狄之国”,这里明白表明这“闽”是一个“国”;它是什么国呢?《周礼》又告诉我们“闽隶百二十人……如蛮隶之”,从闽向周纳贡奴隶看,闽是服赝于周王朝的附属国,即地方种族形成的依附于周王朝的“方国”,一个类似于诸侯国的国家。

    除了文字记载外,丰厚的物证也证明了古闽国的存在,浦城西周青铜剑和先进的陶器、武夷山架壑船棺、建瓯铜钟、越王剑及其湛卢宝剑等,这些都不是闽越国而是古闽国留给我们今天的传世国宝。所以,闽北的历史开端不是闽越国而是古闽国,这块土地最早的祖先是古闽族人。

古闽文化失落成为闽越文化

    公元前306年越国在楚越战争中被打败,古闽国因与越国相邻为溃退的越人侵占,古闽国变成了“闽越国”。古闽文化从此开始被越文化覆盖而遭到覆灭。

    第一,今天所说的“此间曾有闽越国,风景依稀识故乡”就是一种越文化的覆盖。因为闽越国是历史上正式记载福建的起笔,闽越国在历史上影响深远,致使我们把后世取代前代,而把上古闽地闽族闽国遗忘了。第二,蛇文化也是把古越人的图腾崇拜加在了古闽人头上。闽越人有蛇崇拜,但它不是古闽族的崇拜,古闽族是海上过来的种族,他们的原生崇拜可能是船棺中随葬的龟,因为龟才是水生种族崇拜的“水母”;所谓“闽为山地,多出蛇之类,故门下增虫字,以示其特性”的说法,是古代文人的牵强附会,因为加“虫”实是上古北方汉族对南方种族的蔑称,如“闽”“蛮”“蜀”一律都加“虫”,这个“虫”与崇蛇无关;樟湖的蛇王节是明朝当地闹蛇患人们由畏蛇上升为敬蛇的现象,也与古闽族的崇拜无关。第三,武夷山的名称和武夷君的传说都是越人造神运动的结果。《山海经》记载武夷山原名叫做“南山”或“天子都山”,这个叫法延续到闽越国早期,这在“越人避走南山”里有记载;而“武夷山”的起名,是入闽的越人为凝聚族人祭起他们首任越王无余的大旗而造成的,无余的读音在江浙方言中读作“乌以”,越人把“南山”之神造成“乌以君”,于是“南山”就变成了“乌以山(武夷山)”;而一辈子生活在越故地江苏的彭祖及其彭武彭夷是武夷山始祖的说法也与“越人制造”有关,至于有关古闽族是古越族的一支,更属“越人制造”。第四,司马迁的《史记·东越列传》和许慎《说文解字》注解“闽,东南越,蛇种”,是文人因为不了解古闽地而造成的对闽地有意无意地越化。第五,是当今的延续性越化。我们今天继续打蛇文化的牌、武夷山船棺被认为是古越人或闽越人的葬俗,浦城西周青铜剑被宣布为“越式剑”,建瓯大钟被认为是越人带入闽地,都是继续越化的现象。

认识古闽文明的现实意义

    都说中国文明史“上下五千年”,如果我们认为闽北的历史是从春秋末年的闽越国开始,那就只有2300余年,也就是闽北的历史短得不及中国历史的一半,这意味着闽北的前一半都是荒无人烟,这显而易见是荒谬的。所以两千多年来,我们把这块土地真正的祖先忘记了。

    误认祖宗是对闽族文化、武夷文化的自我断根。古闽文化才是我们的文化之根,没有这个根我们还谈什么武夷文化?所以古闽国及其灿烂的古闽文化才是闽北最有地方特色、最吸引眼球的文化亮点,值得我们不遗余力去推介它、展示它。利用好这面独有的根文化旗帜,并以此为纲编织闽北文化的网,将对旅游经济跃升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效益,对闽北社会及经济的影响也不可限量。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5:49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5:52 编辑

闽越时代,
闽越人的考古遗存大部分在闽北(闽江上游的支流河谷里),少部分在闽东福州一带(闽江下游)。
也就是集中在闽江流域。
而闽江流域以外,特别是闽中南和闽东南(莆田,闽南),当时的人群和闽越基本看不到关系。

闽语时代
而随着汉武帝征伐闽越,杀戮一部分闽越人,迁走一部分闽越人,又从中原和古楚地移入移民,闽江流域也就进入了闽语时代。
一般征伐一个地区,然后控制一个地区,最后就要在这个地区移民和建制(设县)。
福建最早开发最早汉化的地区是闽北地区,因为那里是汉人和古楚人入闽的第一站,古往今来都是这样。

东汉建安八年(203)福建的5个县:
建安县(建瓯,闽北)
建平县(建阳,闽北)
汉兴县(浦城,闽北)
南平县(南平,闽北)
候官县(福州,闽东)

三国时期福建的9个县:
建安(闽北)
建平(闽北)
吴兴(汉兴,闽北)
南平(闽北)
东平(松溪,闽北)
昭武(邵武,闽北)
将乐(闽西北)
东安
候官(福州一带,闽东)
----------------------------
可以看到,汉代和三国时期,福建的县基本都在闽北,以及闽江下游的福州一带。
从3国时期把松溪命名为东平,南平命名为南平,可以看出直到三国福建的中心依然在闽北(因为松溪和南平本身就在闽北)
一般的方言学者都是人为这就是闽语最早的雏形分部地区,当时的闽语是一种带古楚语成分的古代南方汉语。

当时,闽江流域以外的地区说的还是非汉语,
而后,闽语人群在政治文化上的优势,主要是生产方式上的优势(中原生产方式的引进),逐步的向闽中闽东南传播。
这样的传播从汉代延续到唐代,一个证据就是从汉代到唐代,闽江流域以外的地区的县逐步逐步的多了起来。

东南地区,人口主要是波浪状的扩散。A影响或同化B,B影响或同化C,C影响或同化D。
闽语在福建的扩散,明显闽北是A,闽江下游福州一带是B1,闽中一带是B2,闽东南是C,福建以外的闽语是D。

snelheid 发表于 2015-3-26 15:50

且年代比以前浙江苏南皖南等地发现的那些还要早。
年代比后来出现在浙北的越式青桐剑都早。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4:4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要在别人文章前加上这些添油加醋别人没说过的话。哪个说的这个话?且一把剑几个土墩到底想说明什么问题?什么“越式剑”,“越式剑”如何定义?“越式剑”不以越国出土的青铜剑为准难道还以你华南出土的剑为准?就这几样小玩意能说明哪门子的遗传学问题?你继续做你的O1福建土著梦去,不过,未来的数据一定不会让你的愿望实现的,尽可放心


  我国先秦土墩墓被认为是吴越文化的特征之一。福建土墩墓把这种墓葬形式存在的年代提早到距今4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晚期,并且向南扩大了墓葬分布范围。说明闽北、浙南、皖东北在先秦是同一个文化区域。这批夏商、西周至春秋的土墩墓以平地掩埋发展至浅坑并向深坑过渡,反映了土墩墓发展演变的脉络,对研究土墩墓的发展演变有着重要意义。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4:46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该小学地理盲作者怎么没把圈子再画大一点,直接一路划到边上的苏西北的徐州甚至鲁南?居然漏了把苏北鲁南也划到巍巍大闽“越”里去跟浙南福建搞在一块,真是大逆不道

snelheid 发表于 2015-3-26 15:56


而随着汉武帝征伐闽越,杀戮一部分闽越人,迁走一部分闽越人,又从中原和古楚地移入移民,闽江流域也就进入了闽语时代。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5:49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幸的是,所谓闽“越”这一称呼的存在性,在分子人类学上看不到半丝被证实非伪概念的希望。福建的O1大部分集中在内陆而不是沿海,从姓氏构成上看,跟江西撇不开干系,这就是事实,别的没啥可废话的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5:58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6:22 编辑

7# snelheid

我说的“闽越”指的就是闽江流域的“闽越”,和其他省份其他地区的无关,你过分解读了
“闽越”只分部在福建,特别是闽江流域。

看了很多学者的言论,综合起来,发现“越”有狭义和广义。
狭义的“越”就指浙北的“越”,这个是肯定,其他省份想抢也抢不走。
而且像你说的这个狭义的越可能和其他“越”没太大的关系,这也是很可能的。

但历史记载称为“闽越”,一般学者也称为“闽越”,我也就称“闽越”了,没其他意思。

zpldsg 发表于 2015-3-26 16:09

很多东西并不是单向扩散的。。今时今日之闽北语之所以会归于闽语,是因为其与其他闽语的共性。。而这些共性未必全是沿海闽语源于内陆闽语,亦有些是各自演变以后,内陆闽语受沿海闽语的影响。。相对来说,汉王朝在闽地的主要据点是闽东北,而不是闽北,闽语未必是源于闽北。

snelheid 发表于 2015-3-26 16:30

本帖最后由 snelheid 于 2015-3-26 16:56 编辑

7# snelheid
但历史记载称为“闽越”,一般学者也称为“闽越”,我也就称“闽越”了,没其他意思。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5:58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闽越是后起的概念,此处没抓住核心要害,即:“闽越”本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刚才在另一个帖子里也说了,先秦两汉时期的“越”是一类方位族群概念,而不是遗传学族群概念,因为当时的中原人所熟悉的化内之地的最南界就是会稽一带的“(於)越”这个国家,对该国以南的东南方位各地区及其人民该如何称呼,很无知,只能笼统以越国国名中的“越”来称呼之,因此只要是地理上位于东南方的、会稽至交趾间的“各有种姓”的族群,统统会被冠以“X越”的称呼,而有所谓“百”越,此“百”字实为泛指,实际上七闽九夷的七和九放在那个语境下很可能也只是泛指,因此蔡永兼的说法不排除有部分拼凑之嫌,但闽、貉与戎、狄、蛮、夷并称,这确实令人联想到它们应当是一类方位族群概念,而且是很大的概念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6:36

继续说闽语时代,如果说汉代到唐代属于早期闽语时代,那唐以后就属于晚期闽语时代。
到了唐代,福建闽语的版图已经基本形成了。
在唐以后,闽语逐步在福建各地分裂(早期的传播因为地域族群的差异就产生了很大的不同了。)

唐以后,省际间也在交流。
闽北主要是进,闽南主要是出。
闽北接受了很多江西方向的移民,以至于靠近江西的县都赣语化了。
闽南主要是向更南方的潮汕雷州海南台湾输出移民,也把那些地区都闽南语化了。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16:53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6 16:57 编辑


闽越是后起的概念
snelheid 发表于 2015-3-26 16:30 http://www.ranhaer.com/images/common/back.gif
恩,是这样的,汉代开始的。和春秋战国的“越”不是一回事。
另外,那些青铜剑也可能是江西方向引进的青铜技术,在闽北的沉淀再创造。
据说江西的青铜文化很早。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6 23:36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7 20:52 编辑

汉和三国时期的闽北肯定就是闽语的雏形了,一般学者就是这么认为的。当时闽江下游的福州也一样通行古闽语。也就是当时的闽江流域通行古闽语。而且闽江流域的古闽语在“汉晋——隋唐”还是保持着共同体,一起受后来的中原汉语持续的影响而演变,而非一成不变。
汉晋——隋唐,可以认为当时的古闽语有两个次方言:闽江上游方言(古闽北方言),闽江下游方言(古闽东方言)。

永嘉时,北方人是有直接进入长江流域平原的(太湖平原,洞庭湖平原,鄱阳湖平原)。但过了平原,到了东南丘陵,都是层层推进的。A影响同化B,B影响同化C,一代一代层层推进。
永嘉这波人也是当时闽语共同体来源之一。他们首先是进入浙赣和当地人混在一起,然后进入闽江流域和早先的闽语人群混合在一起,然后闽江流域的闽语人群再进入莆田泉州的。每到一地都会停留数代,语言上影响当地人的同时也受当地人的影响最终相互融合。
也就是晋隋唐时期进入莆田泉州的人本质上就是同时期闽江流域的人,说的也是当时闽江流域的话。而且早先进入莆田泉州的人很少,所以莆田泉州的建制在隋唐以前一直没有真正的建制,名义上是属于福州的(当时的福州叫“泉州”,但和今天的泉州基本无关,治所和主要的县在今天的福州)。经过晋到唐的漫长时期,因为较先进的农业技术,莆泉的闽语人口逐步增长,最终到了唐代有了稳定的建制。

莆田泉州的建制在隋唐以前一直是属于福州的(当时福州叫泉州,但治所和主要的县在今天的福州,闽江下游)。这也是莆田闽南的方言和福州闽东的方言享有更多共性的原因。可以认为古闽语早先有两个方言:古闽北方言(闽江上游方言),古闽东方言(闽江下游方言)。后来的莆田方言闽南方言和古闽东方言(闽江下游方言)关系更密切。

而后来闽北地区在唐宋以后又受赣语的影响,进一步拉大了闽北语(古闽江上游方言的后代)和沿海闽语(古闽江下游方言的后代)的差别。

故乡的河谷 发表于 2015-3-27 00:15

本帖最后由 故乡的河谷 于 2015-3-27 20:54 编辑

坐火车,
从武夷山到福州6个小时,6个小时全是山,只有最后几分钟到福州城了。
从武夷山到厦门14个小时,14个小时全是山,只有最后几分钟到厦门了。
古人面对无限的山岭,是没有飞机火车汽车的。除非是军队或政府组织,民间老百姓在东南丘陵的迁徙都是波浪式的层层推进。A影响同化B,B影响同化C,一代一代层层推进。每到一地都会停留数代,语言上影响当地人的同时也受当地人的影响最终相互融合。而政府组织移民侨置都有历史记载,只到达长江流域的平原地带。所以,东南丘陵地区(包括丘陵以南)的移民都是民间自发的。
如果说从武夷山到福州,还可以沿着闽江水系走,那从武夷山到厦门连水系都没有。
所以,在古代的东南丘陵的迁徙,进入下一站的人本质上就是同一时期上一站的人。

A地区的人迁徙到B地区,
如果B已经早汉语化了且方言和A不同,那A很难真正改变B的方言独立性质。
如果B原先没汉语化,那A很容易把B变成自己的次方言。

因为汉代以后闽江流域就汉语化了,所以从浙赣进入闽江流域的人,只能影响闽江流域的方言,但没法改变闽江流域方言的独立性质(除非短期进入超过50%)。

但晋隋唐时期从闽江流域进入莆田泉州的人可以很容易把莆泉纳入闽语的版图。

反过来说,莆田泉州地区说闽语,也就证明了其移民来源是更早的闽江流域的。否则莆田泉州地区应该说其他汉语方言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闽越时代和闽语时代(福建的两个历史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