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1 01:40

人类历史上的三大起源问题:当前考古学的几个热点

人类历史上的三大起源问题:当前考古学的几个热点- -
                                       


考古学的探索是在特定的社会背景和观念的支撑下进行的,考古学行进在一个不间断的学术过程之中,考古学通过对人类社会发展过程的复原和认识,为人类的未来进步提供路基与参照,而考古学发展过程中的每一进步都是一定的社会环境的产物。每一代考古学家都面临着自己的问题。这些问题或者是学科内部发展所提出来,或者是外部环境的反映和社会的需求。考古学在不断进步的过程中必须对这些具有时代意义的问题做出回应。

古代一旦掉进时间的黑洞之中,就不可能被真正地复原。因此,考古学上的人类古代永远是一个由虚线描摹的古代,这个古代的框架总是不可能被最终填满的。只要时光不能倒流,过去不能复活,考古学的发现和解释就永远不能满足人类和考古学家自己的求知欲望。考古学应该并正在研究的课题太多了,随便从什么地方、什么阶段介入或者随便挑选一个类别的古代遗存都可以作为考古学家研究的入手或者提出问题的缘由,但是在考古学发展的不同阶段总是有几个关键性的问题最引起关注,让考古学家倾注更多的精力去寻找它们的答案。在考古学诞生的初期,人类的由来,人类的早期历史到底有多么久远等曾经引起考古学家和全社会广泛的关注;在考古学的发展阶段,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不同地区特别是与古代文明中心和现代比较发达地区的史前文化编年与发展演变的框架曾经是绝大多数考古学家倾毕业精力而求索的答案。

相对说来,今天这样的问题在各地比较普及而集中的是所谓的三大起源,即:人类起源、食物生产起源和文明起源。它们有的是人类与考古学家的恒久关怀,随着资料的积累和手段的进步,现在终于有了更好的认识和解决的基础,比如探索人类的起源;而有的是在区域性的年代框架和文化因素的发展演变关系比较明晰以及多学科合作研究的普及之后而新提出的重大学术课题,如食物生产起源和文明社会起源及其深远的影响。所谓的三大起源,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的诞生,而是许多不同的文化与环境因素在这里簇生、激荡,最终发生了综合的反应,改变了人类历史演进的方向与方式。它们不但是人类及其文化的转折点,决定了我们为什么会是今天的样子、过着今天这样一种生活,而且对今后人类的发展与进步也具有特别的奠基和启示作用。

人的起源
人的起源在各地的神话或者传说中有种种不同的说法。现代的科学进化论和考古学为我们勾画的大致图景是这样的:

当大约5000万年以前主宰世界的恐龙灭绝时,哺乳动物中进化出了灵长类动物这种高级的、和人类起源直接相关的生命形式;4000万年前原始的灵长类开始从其起源中心向其他地区扩散;2000万年前灵长类中分化出人科动物,叫人猿超科;8-5百万年前人科中分化出人属,它们是现代人类和几种类人猿(黑猩猩、猩猩、大猩猩、红毛猩猩)的共同祖先,由于它们作为一种森林物种留下的化石痕迹很少,我们现在对这个共同祖先的情况所知甚少,但总起来说可能与今天的猩猩更加相似;大约5百万年前,人类和今天的类人猿的祖先分道扬镳,新出现的生活在非洲的南方古猿阿法种可能是后来人类进化的一个关键,这个种类及其后裔从树上下来并走出森林,选择森林和草原的结合部作为自己的生活环境,而其它的类人猿则仍然留在原来的生活环境中,从而也失去了探索勇敢的新世界和开辟一种全新的生活与进化方式的机遇。这个家族的古代猿人进一步分化,不少亚种在后来的适应中绝灭了,但是从中也产生了真正双脚直立行走的新人类,引发早期人类生理结构和行为方式的巨大变化;200多万年前生物与文化的进化脚步加快,先后出现了能制作和使用工具的能人(homo habilis)和直立人(homo erect),他们在生物适应的基础上同时使用了文化这一全新的超肉体的适应方式,使自己在自然世界处于一个更有利的位置并具有更强的生存与活动能力;在距今大约100万年左右直立人已经扩散到旧大陆的许多地方,非亚欧都留下了他们活动的足迹和创造的文化遗物;大约距今20万年左右,直立人的体质特征开始向智人进化;大约距今12万年时,首先在非洲形成真正的生物学和解剖学上的现代人并以其生物与文化上的先进优势快速向世界各地扩张,大约距今10万年左右这种新的人类到达地中海东岸一带并和生存于当地和欧洲的尼安德特人进行了长期的生存竞争并最终取代了后者;大约距今7万年左右他们扩张到东亚地区和今天的澳大利亚;大约距今3-1万年的末次冰期期间,他们在追逐大型猎物时经过冰冻的白令海峡扩张到新大陆,在距今1万年左右就已经到达了美洲的最南段。按照今天考古学可以提供的资料,现在全世界所有的人类都属于同一个物种,是这个新人类10万年以来演进与扩张的结果。


当然,人类的起源和进化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系统问题。古代人类遗留的化石材料十分破碎,尽管已经有了上述这么一个粗疏的线条,但是仍然难以拼凑出一幅令人满意的完整图画。在人类的起源与进化过程中,仍然有许多的未知之谜和一些关键性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


时间和地点:目前的资料比较倾向于非洲起源说,非洲是今天惟一发现人类起源关键环节南方古猿化石的地区;这里也是惟一可以确定能人存在的地区,尽管能人的进化位置至今尚有争议;这里的直立人的化石材料和石器的年代都是各地区中最早也最连续的的;特别是,这里的现代人不但年代比较早,解剖学特征比较明确,而且现代分子生物学即DNA分析结果都毫无例外支持现代人类的非洲起源说。但是欧亚大陆特别是东南亚与中国的化石和石器材料也特别值得重视,比如元谋人、爪洼人的化石年代都超过了100万年,中国北方泥河湾盆地的石器可能早到距今200万年左右,直立人是否可以这样早就从非洲来到遥远的东亚地区?各地的直立人和后来形成的解剖学上的现代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是象DNA分析所提示的尼安德特人被移居欧洲的克罗马农人消灭取代的那样,还是相互之间曾经存在基因与文化的交流?在我们的文化与血脉之中到底有没有各地一度十分兴盛的直立人的贡献?目前的资料都难以对此做出最终的回答。这不仅仅是人类起源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的简单问题,同时也涉及到到底是多元还是一元起源的问题,设计到人类文化与本性的特质等问题。直立人如果对我们今天人类的基因的确没有贡献,而是一种完全灭绝的旁枝,那么他们一定是被后起的智人灭绝的,以他们进化的程度和已经具有的文化能力,自然界中恐怕已经没有可以使其灭绝的对手了。

按照现代科学为我们提供的人类演进图景,人类的进化就像剥葱头一样,本来是平行的、相近的一群竞争者,一个一个地被剥掉了,同时期中只有其中的一支能够剩下来,脱颖而出,并最终成功地和现代的人类连接起来。这就是进化树的著名的枝状分布原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有一些关键的环节,需要从进化和适应等多个角度予以解释。

比如上树与下树:早期的灵长类能够爬到树上生活,使它们获得了一种双重的生存环境,在竞争对手之中获得了一种竞争的优势。而相隔上千万年后,南方古猿在变化的环境中敢于下树,去面对以新的生活环境,使它们的生活方式又一次发生变化,引起身体结构特别是视觉方式的变化,也引起行为方式和食物结构的变化。这些变化的意义是什么?

环境选择还是其他更深层的原因:从南方古猿到直立人,从直立人到现代人,在一群相近的群体中个别群体脱颖而出,为什么是他们?怎样是他们?是环境选择了他们,还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和适应能力使自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这里边有什么丰厚的文化遗产?留下了什么痕迹?

关于人类整体进化问题:无论属于那一种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进化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即体质之外的行为与文化进化的重要性,使人类犹如搭上了一辆进化的快车,这辆车由生物文化的双重适应(bio-cultural adaptation)马车所拖拉,特别是由于文化具有的积累性,使人类进化的战车越跑马力也越充足,越跑越快。这里边我们可以据直立行走之后视角与视力范围的变化对大脑和其他适应行为的影响,语言与交流的能力及其对人类进步的重要性等为例,这使人类具有了有更强的观察能力和学习能力,并且有了更好的交流和分享的自己的信息与知识的能力,从而能够获得用集体的能力办个人所不能办的事情的能力,这些抽象的适应与进步与人类制作与使用工具,延长自己的手臂等能力相比,不但更加重要而且也更加复杂。为什么会是这样?认识人类的起源与发展我们不能不面对这些深层次的问题。

总之,在人类进化的每一个关键的时刻,发展都有多种的可能性,并没有必然性在等待着这个特殊的物种,这些关键的时刻就是发展过程中的转折点。但是但是,在多样性中选择一种特殊性,一个一个转折连接起来,构成了一个具有方向性的进化的线条,并决定了今后的重大演进事件发展方向和可能的结果。

遗憾的是,我们对这个复杂的进化过程特别是其中的各种因素交互影响的复杂机制至今仍然所知甚少。考古学可以提供的资料也很少。我们甚至不能充分地估计古人的生活与能力,比如现在我们习惯于将他们生活的时代称为旧石器时代。实际上石器是当时最难加工的材料之一。只是由于它们的易保存性而成为我们观察起源与进化阶段的人类的宝贵资料与一扇难得的窗口。实际上木器、竹器、皮革等其他材料特别是易于加工的有机材料应该在当时的生活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最近的考古发现以及考古学提取资料的能力已逐步为我们展示了一些这方面的多样性,但是充分认识当时人类的生活与文化,还需要考古学家做出更大的努力。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1 01:40

以农作物为龙头的食物生产起源
距今3-2万年严寒的末次冰期期间,在人口和环境的双重压力下,人类文化适应的步骤加快并做了显著的调整,一种代表广谱适应生活方式和食物种类空前扩大的细石器和小石器工具传统在各地普遍兴起,被考古学家成为所谓的细石器时代或者小石器时代;考古证据表明人群向日益变小的宜居环境的集中,在这个小环境之内,人类对动植物的开发利用无论是广度和深度都有了空前的增加。这其中就包括在深度的采集经济下对易于长期贮备的谷物类植物特性的深入认识和对小型的水生动物资源的强度利用。

在这个背景下,对动植物驯化的尝试在一些适宜的地区发生了。

世界上最早的农业出现在西亚肥沃的新月形地带,那里是最早种植小麦和大麦的地方。此外,还有中国北方和长江流域、东南亚、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中美墨西哥和南美洲秘鲁等其他几个地区也独立地驯化了自己主要的农作物,因此同样是农业独立起源的重要地区。

在西亚地区,从伊朗的扎格罗斯山脉、安纳托利亚、叙利亚北部以及约旦河谷连接而成的降水丰富、资源肥美的新月形地带,是人类最重要的一个农业起源的摇篮,考古发现证据表明这里在距今10000-12000年已经有了原始的农业。距今约1万年前的纳土夫文化已经进入了新石器时代,不但比较广泛地种植小麦和大麦(wheat and barley),考古发掘中甚至已经发现了收割小麦与大麦的镰刀并有了石头或者陶土的做成的贮藏室来保存这些食物。同时,当时的人们也驯化了一些动物作为稳定的肉食的来源或者发挥其他作用,依时间的早晚,这些动物主要有绵羊、山羊、猪、牛和骆驼等。

与西亚相邻的埃及尼罗河流域养育了世界上最早和最伟大的文明之一,但是其农业却可能是从西亚的新月形地带传播过来的。这里的旧石器时代晚期这里已经发现了镰刀和磨石,并毫无疑问是用于谷物(可能是野生)类食物的收获与加工,但在距今约9000年阿斯旺地区的跨丹(Qadan)遗址,考古学揭示的仍是一个十足的狩猎采集文化。从更新世末期开始的气候变化曾经使得与埃及毗邻的撒哈拉地区形成湖泊和适宜生活的地区,但是在距今7-8000年开始的沙漠化却使这一地区的人不得不向邻近的尼罗河谷迁移,尼罗河谷地区开始面临强大的人口压力,开始引进西亚地区的农业技术。到距今6000年,在西亚农业文化的影响下,尼罗河地区的农业已经很发达并开始了文明化的社会进程。距今4000年左右,持续的干旱化使撒哈拉地区的人完全放弃了这一地区,向东进入尼罗河谷和向南进入赤道地区,西亚原有的农作物不能适应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热带环境,但是这些向南迁徙的人们带着来自东方的农业的概念,在新的环境下重新驯化黍(millet)和高粱(sorghum.)等农作物(图P436)以及一系列的热带植物和水果。

印度与西亚在地理上邻近,早期的农业曾经受到来自西亚的影响,但是最近在印度的麦亨嘎尔(Mehrgarh)遗址的考古发现表明,这里除了从西亚引进的大麦小麦等作物以外,在距今8-6千年也开始有当地植物和动物驯化的迹象。

欧洲巴尔干半岛在距今8000年开始有了最早的农业,大多数考古学家相信这些早期的农人是西亚过来的殖民者,因为考古发现的早期农作物及驯养的动物与那里几乎一样,然后这些农人沿多瑙河和莱因河河谷及其支流不断向西北推进(图)。到距今5000年左右,欧洲大陆的大部分特别是其中南部和大河的河谷地带已经主要是农业区域。

美洲印第安人为人类食品库提供了多达上百种的驯化植物,著名的如玉米、好多种豆类(Legumes)、花生、葫芦等。目前的考古发现表明,新大陆最早的农作物驯化迹象出现在距今7000年的墨西哥南部低地托华坎(Tehuacan)河谷一带,起初只是作为采集和狩猎食物的补充,到距今3500年,这里已经变成了永久性村落和田地的分布区。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地区也发现了在距今7000年时开始玉米驯化的证据。位于安第斯山区的秘鲁是各种各样的豆类和辣椒、马铃薯还有花生等的驯化中心,这里种植玉米的时间也很早,但是可能和中美种植玉米的文化有一定的联系。这里是西班牙人以航海业征服新大陆、将环球连成一体之前,距离人类的发源地最遥远的一个农业和文明中心。

总起来说,末次冰期是人类进化的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新的人类——现代人刚刚在一些新的宜居之地安身,一场环境的巨变对就他们进行了严峻的考验。在这种新的环境下,在考验中他们惟有完善自己的文化与技术才能很好地度过这场难关,艺术、语言以及许多新的文化创造被发明出来了,其中包括种植古物和驯养动物,它们成为人类在艰难环境之下比较稳定的食物来源,帮助人类克服了食物资源在严酷的环境下时空分布上的不均匀性。当末次冰期终于完结以后,人类迎来了一个比较适宜的发展期。获益于自己在末次冰期最盛期锻炼出来的适应与发明创新能力以及制度机制,人类具有了更强的适应能力,能够在特定的区域内落地生根,用自己产生的食物供养更加庞大的社会人口,建立更加稳定的村落群体,这无疑为社会的分工和更新的发明创造提供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条件和驱动力量。英国伟大的史前学家柴尔德用"新石器时代革命",后来的美国考古学家布雷德伍德更加直接地称之为"农业革命",来概括这一系列的发明和文化变化。

现在一直困惑考古学家的是:人类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些地点选择农业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人类与被驯化的动植物的始祖一起生活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更遥远的过去,此时此地人类从食物采集发展到食物生产,有什么内在的动力在发挥作用?哪些文化与自然因素发挥了作用?怎样发挥作用?这样一种重大的发明在不同地区之间几乎同时或者不约而同地出现,相互之间有没有传播和影响包括观念与知识的交流与传播?食物生产是一种系统的生态与文化适应体系,这个复杂的过程和机制中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解决。总之,距今10000年以来,各地依据自己原生植物、动物的状况,发展起了不同的农业社会,这为人类提供了一系列全新的机遇与挑战。

相对于狩猎采集者来说,农业可以帮助人们度过艰难环境和漫长的食物缺乏季节,但是并没有提供更好的营养。狩猎采集者通常在一个广大范围、广阔的生态位中觅食,而农业社会的人类只能依赖于很少的几种植物,一辈子固守在很小的地理范围之内,更加靠天吃饭,受降水等气候左右,可以选择和依赖的生态位普遍缩小。有证据表明,农业发生之后营养和环境压力的加大使得人类的身体在变差,身材一度有所缩小,牙齿变得不那么坚固和锋利,骨骼变轻,而与此同时劳动强度的加大,从耕耘到收割到秋收冬藏,农人们的劳作十分辛苦。在农业产生的最初几千年中,聚落中的卫生状况急剧恶化,因为狩猎采集者可以很轻易地放弃原来的居住地并选择新的居住地,而农人们时代居住在同一个地方,在农业最先发达的两河流域,一代一代的村镇建立在同一个地点反复地建设,形成了一个一个高大的土丘,考古学家远远一望便知道这里是很好的古代遗址。农人们不得不花费时间学习更好地处理他们死去亲人的尸体和生活的垃圾,以流行病、瘟疫等高昂的代价适应那些人畜共享的病菌。更关键的是,农人聚落周围的环境近万年来一直在恶化,森林和草地被他们开垦成农田,地力耗尽之后则变成沙漠,生物的多样化在减少,许多古老的文明中心现在早已成为不毛之地。历史上,为了缓解人口与土地之间的矛盾,农人不断向他们狩猎采集的邻居施压,向新的可以开垦的地方扩张,引起无数的战争和生态反弹。

但是无论如何,农业产生的谷物通常有很高的产量,便于贮存,可以帮助人们度过漫长的食物缺乏期,可以养活大量的人口。更重要的是,农业意味着定居,这是一个全新的生活方式。农人及其后代祖祖辈辈永久地居住在同一个地方;只用很少的土地就可以养活很多的人口;东西不必再搬来搬去,并且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对这块地方进行探索和经营,可以制作更精致的东西,建造更永久的房屋,可以分出多余的人来从事一些其他的生产与活动——农业成为一切新的发明的基础——财富在积累,手工业产生了,聚落的建筑和规划越来越完善。

农业仅仅是生产食物,但是它引起了一系列的社会与文化的适应性调整,我们现在的许多文化成就都是最近1万年以来文化适应惯性的继续。因此,关于农业及其引起的连锁反应有太多的复杂的问题还没有弄清,但是毫无疑问,我们只有将眼光拉的足够的长远,才能看出一些规律性的、方向性的感觉来。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1 01:41

文明与复杂社会的起源
文明被认为是人类的伟大创造,是文化的顶峰,是财富和享受,但是并不尽然。考古学上展示的文明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系统,有充分的分工,发达的管理,当然也有让人触目惊心的财富积累以及被组织起来的人在社会内部与外部之间血腥的冲突。

文明使人类更加远离野蛮的茹毛饮血的过去,因此文明的起源和农业的发达具有内在的联系。全世界的早期文明基本上都是在农业较早发达起来的大河河谷地带形成的。如上所述,农业为人类提供了新的机遇和生活方式,不论农业的发生是被人口增长所迫,还是农业的发明导致了人口的增长,农业提供的粮食供养了大批人口,人口不断增长而且往往在一个很小的地理范围内高度密集,农业产生大约2-3000年之后,在距今7-8000年,西亚的两河流域、印度的恒河与印度河流域、中国的黄河和长江流域、埃及的尼罗河谷等都出现了很大的农人们的村庄,他们为自己建筑起永久的居所,和特定的地理环境形成一种全新的相互依赖的关系。他们挑选当地的最适宜的建筑材料,对房屋和其他的建筑进行装饰,房屋越来越精致,机遇技术、建材和装饰艺术的区域性建筑传统开始形成;他们不再首先考虑工具的携带性,因此可以选择的用于制作工具的原材料也扩大了;在这些定居的村落里,技术和知识不断地积累起来;财富积累起来。这些落地生根的农业社会逐步在相互隔绝的情况下发展起文化上的多样性。

更重要的是农业和上述的相关成就提供了社会复杂化的基础:

人口多到一定的程度就需要提高管理水平,需要建立更加复杂的社会组织系统;农业社会中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之中,需要更多的组织纪律,牺牲更多的个人自由,社会分层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财富有积累就有偷盗抢劫,逐步积累的财富需要保护;

新的生活方式引起的环境问题需要处理......

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走上了探索和发明之道的农人们只能继续寻找新的技术与社会组织手段来对付这些挑战。9000年前在西亚的杰里科就出现了这样的围墙聚落;8000多年前的中国也已经有了象兴隆洼、小荆山、彭头山那样的外边环绕宽大深壕的聚落,里边的房子一排一排的安排有序,暗示已经存在不同层次的社会组织。距今5、6千年的时候,仰韶文化的典型聚落比如姜寨,环壕的聚落里4、5个由10-20座小房子构成的房子群围绕着一个较大的房子,几个房子群共同环绕着聚落中心的广场,每一个群各自有自己的墓葬区和陶器制作区,牲口可能也是归这些房子群的社会单位所有。与此同时,两河流域已经开始出现了真正的城市,大批的手工业者聚集在城市中的某些特定区域,贸易将城市与其他的聚落联系起来。中国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在距今约5000年左右进入了龙山时代并形成了不少分层次的聚落群,其中一些中心性聚落被城墙环绕,面积达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平方米,管理着周围数十上百个中型和小型的聚落。不同的聚落群之间为土地和其他稀有的资源展开争夺,曾经发生过规模不小的战争。这一阶段社会内部的分化也在加剧,一些大型墓葬中埋葬着数量庞大的精美的器物,许多并不是所谓的日常用品,而是宗教仪式用品、装饰品或者仅仅是为了标志墓主的高贵地位的奢侈品,而更多的小墓则一贫如洗,还有一些人甚至缺胳膊断腿,被仍在当时的垃圾坑里。在著名的山西陶寺遗址,这样的大中小墓葬的比例分别是1:10:90,构成一个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

在两河流域,为了记录贸易和交税的情况,产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压印在泥版上的楔形文字,掌握了文字记录的神职人员构成了最早的贵族。中国在龙山时代出现了大批占卜的甲骨,商代的甲骨上有了记录占卜内容的刻写的卜辞——甲骨文,是目前中国所能确定的最早的文字系统,而它的来源显然可以追溯到仰韶文化甚至裴李岗时代比如贾湖遗址中与占卜、记事联系在一起的刻画符号。

在这个社会分化、资源竞逐的过程中,军事首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在更大的规模上协调行动,最终以军事首领和宗教、神职人员为主产生了政府,产生了国家和国王,发展起各自的解释其政权合法性的宗教或者伦理基础,即文化的上层建筑部分。

人类进入了所谓的文明时代。

文明或者复杂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共同特征,考古学家面对的问题是,文明起源有没有普遍的模式?各地农民耕种不同的作物,面对不同的环境,他们在人口与财富欲望等的压力下竞争不同的资源,选择不同的神诋作为自己敬拜的对象,举行不同仪式,用不同的产品作为祭祀,甚至选择不同的宗教与伦理作为自己的统治者行使统治权的理论依据,那么,这些古代的文明在多大程度上是相似的?它们是否会采用同样的管理方式?是否具有同样的价值观念?这些文明从萌生到成熟是否会经过同样的选择过程?

经典作家比如柴尔德等曾经将城市、伟大的艺术、文字等概括为确定早期社会是否进入文明阶段的标志,在中国文明起源的讨论中不少人倾向于将城址、青铜器、文字等作为中国文明社会的标志。这些所谓的文明要素在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之中的内在意义是什么,是否具有普遍性?不同的文明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以比较、相互启示的?在辉煌文明的考古学证据的背后,各种古代文明的内在的世界观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影响着后来社会的发展道路与进程?

显然文明的复杂社会作为社会发展到特定阶段的产物,肯定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文明的具体表现是不同的,它毕竟是人类在放弃狩猎采集的游牧性生活、在适应农耕的大河地带落地生根之后,经过一系列的文化发明与技术创造,经过知识与财富的积累以及艺术探索之后摸索出来的一种生活方式,它是文化的多样性到达空前丰富的高峰时期。从落地生根到文化的培育和区域性的文化传统建立,文明社会开始建立的时候,人们已经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道路上行进了数千年,虽然作为文明荷载体的国家因为统治的欲望而有空前的扩张性,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展开区域性的文化整合行动,但是囿于通讯与交通条件的局限,文明之间的交流与对话并不存在,因此古代文明的表现各具特色。到古典文明的轴心时代,在各文明扩张到当时条件的极限之时,它们分别完成了对自己视野所及的天地人生的综合与解释,形成了各大文明体系的核心,这笔丰富的遗产至今仍然左右着这些文明的传人的思维方式和世界观念。

因此,文明形成的过程都是一些个案。我们需要发现的是各个文明的独特性,因为正是这种独特性决定了它们面对挑战时的应对方式。比如中国为什么会选择玉器和青铜器作为文化的宝物,选择宗庙作为统治合法性的神佑之地?西亚和埃及为什么选择神庙?它们的文字为什么没有向商周一样用于记载占卜和对祖先的颂扬,而是记录经济交往?

越是深入文明的内里,我们越是感觉到古代文明的博大精深,作为他们的子民,今天我们的各大文明体系是否会如亨廷顿所预言的那样必然会发生冲突?象历史上所展示的那样在血流成河之中决定胜败和生存的权力?我们以及我们所信仰的世界在多大的可能性上可以交流,可以求同存异,如何可以做到这一点?在文明的起源与演进中储存着许多人类文化的密码需要进一步研究。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1 01:42

Childe, v. Gordon, 1936, man make himself. New york:Oxford Universoty press.

亨廷顿:《文明的冲突》,新华出版社,1997年。

hercules 发表于 2009-7-13 21:40

本帖最后由 hercules 于 2009-7-14 00:15 编辑

文章显然没有理解人类起源的学说是怎么回事。另,中国目前考古得出的超过110万年的古人类化石都得不到国际上的承认。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4 00:12

狮子显然没有理解人类起源的学说是怎么回事。另,中国目前考古得出的超过110万年的古人类化石都得不到国际上的承认。
hercules 发表于 2009-7-13 21:40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超过110万年的“古人类化石”????
假如您无法证明那些化石和现代人存在基因上的亲缘关系,也就没法证明他们和今天的中国人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和中华文明没什么关系……这才叫真的无意义。

hercules 发表于 2009-7-14 00:15

我针对的是你的引文。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4 00:17

我针对的是你的引文。
hercules 发表于 2009-7-14 00:15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引文不是我写的,这种东西见仁见智,转贴过来目的是大家各取所需,我又没说是绝对真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人类历史上的三大起源问题:当前考古学的几个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