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02:36

乌拉尔语起源地以及原始乌拉尔人种的探讨

1
http://rcs.wuchang-edu.com/Resource/Book/Edu/JXCKS/TS090011/0020_ts090011.htm

(四)乌拉尔-阿尔泰语系
乌拉尔语大约在7000年前起源于今俄罗斯境内距伏尔加河与卡马河汇合处很近的乌拉尔山区,即库尔干人家乡的北面。该语系后来分成三支向外扩散。向北的一支,沿着伏尔加河上游进入芬兰,演变成为现今的芬兰语。向西的一支经过长距离迁移进入匈牙利,成为今天的匈牙利语。这是欧洲两个不属于印欧语系的语种。向东一支,沿卡马河、越过乌拉尔山,进入西伯利亚,现有科米语、汉蒂语等。芬兰以北的拉普语亦属于乌拉尔语。
阿尔泰语一直与乌拉尔语有联系,阿尔泰语的结构,特别是词的组合和词尾语法与乌拉尔语有共同之处。可是,在起源上,最近研究认为,它最先出现在阿尔泰山与中国的青海之间广大草原地区。可是还不知道,它是否像印欧语和乌拉尔语那样,是一种语言呢,还是几种语言在草原上通过接触与交流融合而成的。其现在的分布范围西起土耳其,经高加索、中亚、到中国的新疆和内蒙古,蒙古进入西伯利亚直到太平洋岸。该语中包括土耳其语、阿塞拜疆语、土库曼语、乌兹别克语、吉尔吉斯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满语、蒙古语、通古斯语、雅库特语等。

http://baike.baidu.com/view/2066766.html?fromTaglist


伏尔加河-卡马河文化
  Volga-Kama Culture
  东欧乌拉尔山西侧森林地带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主要分布于伏尔加河中游及该河支流卡马河沿岸。年代约为公元前第5千年末至前第3千年末。末期过渡到青铜时代的图尔宾诺文化和分布于喀山地区的沃洛索沃文化。从1947年起,苏联考古学家O.H.巴杰尔和A.X.哈利科夫主持系统的发掘与研究,并据分布地域定名。
  该文化的村落分布在临河湖的台地上。房屋为方形或长方形的半地穴居址,屋内沿中轴线设置火塘,边沿遗有柱洞痕迹。(近似安德罗诺沃)在遗址内发现有零星墓葬。死者行单人葬,一般仰身直肢,身上撒赭石粉,头向无定,以工具和饰物随葬。在卡马河沿岸,还发现一处祭祀地遗迹,包括用赭石绘的当地地形和野兽的岩画,并出有陶器、燧石器和兽骨。该文化的陶器颇大,上部直径一般30~40厘米。胎中加砂或耐火粘土等,火候较高。基本器形为尖底、圜底或小平底的半蛋形器(同卡拉苏克文化蛋形器)。主要纹饰是条带状的戳刺纹、划纹和篦纹,在口沿及带纹间还往往施窝纹。石器主要为压制或磨制的镞、矛、刀、斧、锛、凿等。石制饰物有穿珠、垂饰、手镯等。发现有石网坠和骨制的三齿鱼镖。晚期出现个别红铜短剑和锥。
  从工具组合及出土兽骨可知,居民经营渔猎。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及大型集体住房和墓葬类型等推测,当时处于母系氏族社会发达期。对人骨的鉴定表明,居民属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有些研究者认为,这一文化的分布区与外乌拉尔地区在新石器时代同属一个大的民族文化区。结合语言学上的证据,可以说这里是东欧森林地带原始芬兰 -乌戈尔民族的主要基地。  对该文化的起源,有人认为石器和房屋类型与本地中石器文化存在继承关系,陶器则有源于中亚、外乌拉尔或第聂伯河-顿涅茨河文化等说法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02:41

2
http://www.lunwentianxia.com/product.free.6097542.1/


关于印欧语系的起源问题

作者:龚缨晏

 印欧语系是当代世界上分布最广的一个语系,近一半世界人口以该语系中的某一种语言为母语。研究印欧语系的起源,不仅是语言学中的一个重大课题,而且,对于认识欧洲远古社会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长期以来,西方学术界对此问题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在过去几十年中,蓬勃发展的史前考古学对印欧语系起源问题的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形成了几种不同的理论观点。但限于各种条件,国内学术界对西方这方面的研究动态所知不多。故特撰此文,供有意者参考。
  自18世纪后期发现印欧语系以来,人们即开始讨论其发源地。当时人们多认为印欧语系最早产生在亚洲,特别是中亚山区。从19世纪中期起,学者们多持欧洲起源论,或说印欧语系发端于斯堪的纳维亚南部,或说在德国北部。进入本世纪,欧洲起源论已成主流,人们所争论的只是它的具体发源地。到目前为止,主要有4种观点:一种是“波罗的海—黑海起源说”,认为早在中石器时代,原始印欧语居民就已生活在从波罗的海到黑海北岸的广大地区,进入新石器时代后逐渐扩散;第二种为“中欧—巴尔干起源说”,认为原始印欧语的故乡在欧洲中部,可能还包括巴尔干半岛,自新石器时代起向外迁徙;第三种是“小亚细亚起源说”;最后一种是“黑海—里海起源说” 。在此4种观点中,后两种最为主要,并且正在进行热烈的争论。
  小亚细亚起源说的代表人物是英国的著名考古学家伦夫鲁(C.Renfrew),其主要著作是《考古学与语言:印欧语系起源之谜》(Archaeology and Language: The Puzzle of Indo-European Origins)。伦夫鲁认为,印欧语系起源于小亚细亚的中部与东部。印欧语系的扩散,实际上是农业传播的结果。具体地说,公元前7000年至公元前6500年,这些操印欧语的原始农人们从小亚细亚逐渐向欧洲及亚洲迁徙。他们呈波浪式前进,每一代人平均迁徙约18公里。当他们将先进的农业引入到一个新地区后,当地那些原先过着采集狩猎生活的土著居民在学会农业的同时,在语言上也渐渐被外来者同化,于是印欧语得以不断扩散。因此印欧语的传播过程,并非是一个武力征服的过程。从历史学上来讲,伦夫鲁的观点有两点与传统的观点明显不同。1.传统上认为印欧语居民离开故乡向欧亚各地迁徙的时间是在公元前2千年代,也有的说是在公元前4千年代,但伦夫鲁则将此提早到公元前7千年代;2.传统上认为印欧语居民刚刚开始向各地扩散时,过着游牧生活,是游牧者,而伦夫鲁则认为他们是早期的农人。伦夫鲁的观点,实际上涉及到了世界古代史中的许多问题。例如,人们一般认为,欧洲早期农业居民并非说印欧语,而伦夫鲁则将他们看作是印欧语居民。再如,传统上认为,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1700年兴起于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巴文化是由土著居民创造的;最早的印欧语居民(雅利安人)是在哈拉巴文明灭亡后才出现在印度河流域的(所以有不少人认为哈拉巴文明是被雅利安人灭亡了的)。但是,伦夫鲁却认为,来自小亚细亚的印欧语居民带着农业来到印度河流域后,创造出了哈拉巴文明;哈拉巴文明的创造者本身就是印欧语居民。
  伦夫鲁的观点遭到许多人的反对,他们认为,伦夫鲁的观点与历史学、语言学以及比较神话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大相径庭。例如,比较语言学表明,原始印欧语居民非常熟悉车子,在印欧语系诸语言中,保留着表示车子的共同词根。但印欧语系诸语言中却没有表示“车辐”的共同词根,这表明当有辐车轮出现的时候,印欧语居民已经向四处扩散了。考古发现表明,欧洲的车子最早出现在东欧,时间是在公元前3300年左右,这些车子都是实心车轮;有辐车轮出现在公元前2300年左右。这就是说,印欧语系的发源地在东欧(具体地说是在黑海北岸的东欧草原),约公元前3300年至前2300年之间,他们开始离开故乡向其他地区扩散。这些理由,同时也是印欧语系“黑海—里海起源说”的基本依据之一。
  “黑海—里海起源说”的一个主要提倡者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考古学研究所的女学者吉布塔(M.Gimbutas)。她提出,印欧语系最初起源于乌拉尔山南部到伏尔加河中下游的草原地带(即里海北岸)。这一点还可以得到语言学与比较神话学的佐证,因为这些学科的研究表明,印欧语在亲缘关系上与乌拉尔语系的芬兰—乌戈尔语族最为接近,而芬兰—乌戈尔语族起源于乌拉尔山的中部地区,该地区与印欧语系的发源地里海北岸草原地区又是相邻的,故印欧语系与乌拉尔语系具有密切的联系。公元前7千年代,西亚的农业通过高加索地区(而不是经由黑海北岸)而影响到了里海北岸草原地区,使这里逐渐进入新石器时代。这一区域本来就是野马活动的地带,因此自然成为人工养马的最初发生地。根据考古材料,伏尔加河流域的养马不会晚于公元前5000年。


  吉布塔认为,生活在里海北岸的原始印欧语居民后来逐渐向外扩展。在其东部,以米奴辛斯克盆地为中心的阿凡纳谢沃文化(Afanasevo Culture,约公元前3500年至前2500年)以及后来的安德罗诺沃文化(Andronovo Culture,约公元前2000年至前900年),实际上都是伏尔加河流域原始印欧语文化向东扩张的结果。根据吉布塔的说法,原始印欧语居民向西共有3次大的扩张运动。第一次向西扩张发生在公元前4500年至前4300年前,他们在第聂伯河—顿涅茨河流域的草原地区(即现在的乌克兰南部草原)获得了统治地位,创造出了斯莱德涅•斯多格(Sredny Stog)文化;他们还进而向西渗透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其影响一直波及到巴尔干半岛北部。第二次扩张发生在公元前3500年至前3000年前,原始印欧语文化一直延伸到意大利北部及波罗的海南岸,而多瑙河流域的土著文化则由于与原始印欧语文化相结合,演变成为全新的文化。第三次扩张发生在公元前3100年至前2900年前,印欧语居民来到希腊,同时中欧与北欧也被“印欧语化”。
  这样,在吉布塔看来,进入新石器时代(出现农业)后,欧洲实际上就可以分为两大区域,一个是原始印欧语文化区,另一个则由非印欧语居民占据(吉布塔称这些地区为“古欧洲”)。原始印欧语文化的基本特征是:讲原始印欧语,过着游牧或半游牧的生活,实行父系家长制统治,崇拜太阳神,好战,熟练驾驭马及车子,制陶及建筑技术均不发达。与此相反,“古欧洲”的非印欧语居民则是过着定居的农业生活,实行母系统治,崇拜月神及死亡女神,崇尚和平,建筑、制陶及艺术发达。因此,这“两个欧洲”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及宗教信仰上都不相同。发源于伏尔加河中下游地区的原始印欧语居民,凭借着技术优势(主要是马),逐步征服了非印欧语居民,使欧洲“印欧语化”。在这个“印欧语化”的过程中,欧洲从母系社会转变为父系社会,从和平的社会转变为尚武的社会,同时,原先非印欧语文化的一些因素也被吸收到印欧语文化中。因此,所谓的西方文明,实际上来源于印欧语文化与非印欧语文化的融合。
  吉布塔还认为,在原始印欧语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特征是他们的葬俗。他们将死者埋于地下的墓穴中,一个墓穴可能就是一个家庭,里面所埋的一般为一个妇女加一两个孩子,或一对成年男女加几个孩子;墓室用石头或木头筑成房屋状,可能表示墓穴即为死者之住房,然后再在墓顶上建造一个圆形的小坟丘。由于这种坟丘在俄语中被称作кургáн,所以,吉布塔在1956年出版的《东欧史前史》(The Prehistory of Easten Europe)中将原始印欧语文化称作“Kurgan Culture”,此词可中译为“古冢文化”。吉布塔所说的古冢文化实际上包括了俄国及东欧学者所说的许多不同文化,如竖穴墓文化(the Pit Grave Culture,现在多称之为Yamna Culture),乌萨多伏文化(Usatovo Culture)以及斯莱德涅•斯多格文化等。由于此概念的内涵过于庞杂,所以后来人们渐渐改称其为“古冢传统”(the Kurgan Tradition),这是目前研究东欧史前史以及印欧语系起源问题时经常要遇到的一个概念。无论是“古冢文化”还是“古冢传统”,实际上是原始印欧语文化的同义词。而欧洲的“印欧语化”(Indo-Europeanization),实际上也就是“古冢化”(Kurganization)。
  美国另一位考古学家安东尼(D. W. Anthony)与吉布塔一样不同意伦夫鲁的观点,但他与吉布塔也有许多分歧。   安东尼认为,大约公元前5700年,早期农业从多瑙河下游自西向东传入到黑海西北部,使这个地区逐渐进入新石器时代。从公元前4600年开始,在第聂伯河西岸,出现了特里波耶—库库泰尼文化(关于该文化可参阅《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第522—523页)。在特里波耶—库库泰尼文化的影响下,第聂伯河东岸也开始进入新石器时代。这样,在黑海北岸,以第聂伯河为界,形成了两个不同的文化圈。第聂伯河西岸是比较先进的特里波耶—库库泰尼文化,以农业与畜牧为基础;村落规模宏大,面积大者可达300公顷,有的村落中甚至有上千座两层房子;使用黄铜制造工具及装饰品;有发达的彩陶,女性陶像流行;出现了刻划符号;与周边地区有广泛的贸易交换。第聂伯河东岸则是相对落后的“第聂伯—顿涅茨河文化”(关于该文化可参阅《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第90页),这里村落分散,房子很小,缺乏黄铜,没有女性陶像,等等。


  安东尼进一步指出,第聂伯河西岸主要是森林草原地带,这里降雨量多,森林中的动物资源也较丰富,利于农业或者狩猎。而第聂伯河东岸地区则多为无树的开阔草原,降雨少,比较干燥,农业条件较差,动物资源也不多,人们多沿河而居。随着人口的增多,第聂伯河东岸那些沿河而居的人们只得越来越多地去利用草原动物以获取食物,其中最主要的是驯养马。所以在安东尼看来,马的驯养最早发生在第聂伯河东岸,而不是像吉布塔所说的那样在伏尔加河流域。马的驯养,使经济转向以开发草原资源为基础,从而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巨大变化。公元前4200年左右,在第聂伯河东岸,第聂伯—顿涅茨河文化发展成为一种新的文化,即斯莱德涅•斯多格文化。吉布塔认为斯莱德涅•斯多格文化是来自伏尔加河流域的原始印欧语居民创造出来的,而安东尼则认为,此文化是从当地的新石器文化发展而来的,促使这个文化迅速兴盛的原动力,就是马的驯养。后来,斯莱德涅•斯多格文化向周围扩张,并导致了特里波耶—库库泰尼文化等土著文化的衰亡。关于原始印欧语系的起源地,安东尼认为在维斯图拉河(维斯瓦河)与第聂伯河之间的某个地方,而不是像吉布塔所说的那样在伏尔加河流域。至于哪一种文化属于原始印欧语文化,安东尼没有明说,但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出,第聂伯河东岸的第聂伯—顿涅茨河文化以及后来的斯莱德涅•斯多格文化与原始印欧语居民有关,因为他说,第聂伯—顿涅茨河文化“至少部分地起源于”维斯图拉河与第聂伯河之间的土生中石器时代文化,而在他看来,原始印欧语正是发源于维斯图拉河与第聂伯河之间的地区。
  从上面的讨论中可以看出,虽然国外学者对印欧语系的起源问题尚未取得一致的意见,但他们所做的研究工作还是相当深入的。

麦勒里和亚当斯:《印欧语系文化百科全书》(J. P. Malloryand D. Q. Adams, Encyclopedia of Indo-European Culture),费兹罗伊•第波恩出版家公司1997年版,第297-299页。
《当代人类学》(Current Anthropology)1988年第3期,第437-468页。
《当代人类学》1988年第3期,第437-468页。
吉布塔:《东欧史前史》(The Prehistory of Eastern Europe),皮巴蒂博物馆1956年版,第70-92页;《当代人类学》1986年第4期、1988年第3期;《印欧语系文化百科全书》,第338-341页。
参见《当代人类学》1986年第4期;《美国人类学家》(American Anthropologist)1990年第4期。[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02:46

3
http://yywzw.com/qtx/mikko_wang003.htm


乌拉尔语系历史分析
乌拉尔语言跟阿尔泰语言的差别:
乌拉尔语言跟阿尔泰语不同,否定用前加助词表示。

土耳其语:
al-ma-z-sın
拿- NOT -PRET-2SG.
你没有拿。

芬兰语:
en puhuu
NOT-说-1SG
我不说……
这种特点并没有像某些语言学者认为的那样:在语序为SVO的语言里否定词总在修饰词前,语序为SOV的语言里否定词则在修饰词后,以维护其平衡关系。

涅涅茨语:nyídoh pyirøs°q tyiki°q syom mecy°
not. IND.OBJ.PL3PL can. CONNEG it. ABS.NOM.PL song. ABS.ACC.SG perform. GER.MOD
 
乌拉尔语跟阿尔泰语的联系:
从上文中已经知道,狗的饲养是在原始乌拉尔人时期就已存在。“狗”在匈牙利语中是kutya,芬兰语中是koira. 令人惊奇的是这么复杂的词跟蒙古语里的“狗叫”khutsah和满语的“狗”kuri是如此相似。尽管在涅涅茨语中狗是we?(这可能是涅涅茨人后来自创的拟声词)。
另外,“猴”在匈牙利语中是majom,在锡伯语里是monj;
“喜鹊”在匈牙利语中是szarka,芬兰语里是harakka,蒙古语里是shaazgai;
“苹果”在芬兰语中是omena,匈牙利语中是alma,蒙古语里是alim.
“骑马”在匈牙利语里是lova-gol,满语里是yalu-ga,“骑”在芬兰语里是kyyti.

如下图:J. Budenz对乌拉尔语系的词源作了分析,他发现其中有20%可能来源于阿尔泰诸语、尤卡吉语,以及少量来自印欧语。52%的词汇无法明确来源

还有不少姓氏,以及大名鼎鼎的音韵、语法上的相似等等。
这些并不能肯定乌拉尔语跟阿尔泰语有什么亲缘关系。但是,它对两大人群间的史前文化接触能提供有效证据。

乌拉尔语言跟原始印欧语的联系:原始印欧人可能起源于里海以北,那里正是乌拉尔山脉南端。史前时期的原始乌拉尔人和印欧人有密切交往是必然的。于是通过构拟的原始语,能够发现一些相似的词汇。基本规律是原始乌拉尔语中的某些辅音与原始印欧语中相似的辅音往往呈小舌(松)— 软腭(紧)对立:
PIE: *mey 出卖/给与
PU: *meqi 交换

PIE: *mesg冲洗
PU: *mośki 冲洗

PIE: *deg 给
PU: *toqi 给

PIE: *wedh 牵引
PU: *weta 领导

PIE: *weg’h 搬运
PU: *wiqi 拿

疑惑的是人称代词也表现出一致性:我们可以将原始乌拉尔语一人称单数*mi,二人称单数*ti,一人称复数*me,二人称复数*te跟原始印欧语中相应的不定式人称词缀*-mi,*-s,*-me,*-te联系起来。尽管*ti发生了咝音化。
[附] 原始印欧语*ku-n-es变位表:(http://www.verbix.com)
1 Sg.* ku-n-és-mi
2 Sg. *ku-n-és-si
3 Sg. *ku-n-és-ti
1 Pl.* ku-n-es-més
2 Pl. *ku-n-es-th₁é
3 Pl.* ku-n-es-énti

形态上乌拉尔语跟拉丁语的差别其实并不大。乌拉尔语言的语义格发展得更多,拉丁语有“性”。
芬兰语juosta二人称复数未完成体:
juoksitte
juo -k -si -tte
词根-屈折语素-体词缀-人称
黏着语素

拉丁语iacio二人称复数未完成体:
iaciēbā́tis
iaci -ē -bā ́ -tis
词根-屈折语素-体词缀-人称
黏着语素

原始乌拉尔语名词的格比现在少很多。现今涅涅茨语依然也只有7个格,分别是主格、宾格、属格、与格、离格、依格、prosecutive. 能否假设乌拉尔语和印欧语同源,那么它们分道扬镳之后由于乌拉尔人往阿尔泰人聚居地迁徙,受阿尔泰语的影响,借入了其词汇,以及产生更重要的元音和谐、综合型黏着等阿尔泰语特征呢?
我们用式子来表现不同的语言结构及屈折语跟黏着语的接触:
屈折型:
综合型:Ax -内部曲折 / Aa -外部屈折(形态后缀)
分析型:Aa+A' - 外部屈折+游离词
黏着型:
综合型:Aa' - 词根+黏着语素(语义后缀)
分析型:Aa'+A' - 词根+黏着语素+游离词
带“'”的表示具有语义成分。

至今芬兰语的某些词依然存在屈折变化。我们可以假设,在乌拉尔人未与阿尔泰人接触时其语言还是屈折语。后来受阿尔泰语影响,采用阿尔泰语大量词汇,以及发展出更多的语义格(阿尔泰语的黏着后缀)。这些语义格可能源自原来的游离词。自然地,跟阿尔泰语一样,这些格也根据元音和谐发生变化。比如“in”sisä会受突厥语位格词缀-de的影响也黏着在修饰词后成为在内格-ssa/-ssä。

Aa+A' + Aa' = Aaa'
(Aa+A’遇上Aa’后,黏着语素a’使游离词A’紧贴词根形成a’,得到Aaa' 即类似芬兰语“朝你的”sinu-n-lle的形态。)

这么看来,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乌拉尔语言在发展过程中“格”会越来越多。乌拉尔语和阿尔泰语的亲属研究历时多年也得不出结论也可想而知

参考文献:Uralilaisen kantakielen sanastosta. Janhunen, Juha 1981
Nenets / The Uralic Languages. Salminen T.
The Uralic Languages D. ABONDOLO Copyrighted Material
芬蘭語語法學 弗雷德•卡爾森 赫爾辛基大學出版社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修订本) 朱学渊 中华书局 2002
世界的语言 肯尼斯•卡兹纳 北京出版社 1980

xqljx 发表于 2009-7-12 11:23

原始乌拉尔人是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难怪芬兰人父系虽然有大量乌拉尔人成分,但长得更像欧洲人啊!

roxsan 发表于 2009-7-12 20:22

这样的文章多贴一些,很好。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06

这样的文章多贴一些,很好。
roxsan 发表于 2009-7-12 20:22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朋友,谢谢鼓励!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10

4
http://yywzw.com/qtx/mikko_wang001.htm

在没彻底弄清楚一些语言历史事实之前,我只能按照现有看似可靠的推断把有关乌拉尔语系的一些情况告诉给大家,并参入些自己的观点。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有一天人们能够对其中一些语言的起源做出更准确的判断,但并不意味着现在就只应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对现存的现象置之不理。

乌拉尔诸语:
乌拉尔语系包括三大语支:芬语支,乌戈尔语支和萨摩耶德语支。前两者合称芬-乌戈尔语族。虽然如此,并不代表芬语支跟乌戈尔语支的关系就有多近。
根据施密特的波浪理论,我们也可以为乌拉尔语系画出如下示意图

以数词“三”为例:A区域里的Viro语(通行于爱沙尼亚)为kolm,B区域的汉特语为xūrum,C区域的涅涅茨语为ńār. 所以,我们将乌拉尔语分为三个大的集团,芬语支的k类,乌戈尔语支的h类,以及萨摩耶德语族的n类。其中以芬语支为代表的辅音为原始乌拉尔辅音。
现今各语言间当然也存在很多古代遗留的共同词汇,
如:
“水”,芬兰语vesi,匈牙利语víz,马里语вӱд.
“一”,芬兰语yksi,塞尔库普语ukkyr.
“三”,芬兰语kolme,曼西语khurum,匈牙利语három.
“巢”,芬兰语pesä,匈牙利语fészek.
“头”,芬兰语pää,匈牙利语fej.
“我”,芬兰语minä,马里语мый,涅涅茨语møny?
“我们”,芬兰语me,匈牙利语mi,马里语ме.
“你们”,芬兰语te,匈牙利语ti,马里语те

归纳一下,能看出芬诸语词首的p在乌戈尔语中可能成为f. 这种塞音向擦音的转换在印欧语系中也存在。
芬诸语词首的k在乌戈尔语里可能成为h.这也是一组塞音向擦音的转换。
如:
“鱼”芬兰语kala,匈牙利语hal.
其他语言中的ny在芬兰语里则被简化成了n.
如:
“眼泪”,匈牙利语könny,芬兰语kyynel.
匈语中词末的ő是由原始乌戈尔中的öü或eü演變的,在更早以前的乌拉尔语里是ev.
另外,在乌戈尔语支内部,也存在某些对应音变。曼西语并没有像匈牙利语那样将那么多的词首k音转变为h.

“泡沫”匈牙利语hab,曼西语kup,芬兰语kuohu
匈牙利语词末的z在曼西语中对应为t.、

“百”匈牙利语száz,曼西语szát.
 
匈牙利语的f在曼西语里对应为p.

“树”匈牙利语fa,曼西语pa.

此外,匈牙利语的k/t/p在曼西语里都对应为kk/tt/pp.

这么看来,根据“省力理论”,匈牙利语的确比曼西语有更多的变化,从语言学上再次证明匈牙利人迁徙路程相对的遥远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14

不知哪位大侠手里有新石器时代伏尔加-卡马河文化群(特别是青铜时代图尔宾诺文化,含赛伊马墓地)出土遗骸的Y染色体和mtDNA数据?
那也许就是弄清楚原始乌拉尔人种起源的关键……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20

原始乌拉尔人是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难怪芬兰人父系虽然有大量乌拉尔人成分,但长得更像欧洲人啊!
xqljx 发表于 2009-7-12 11:23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其实芬兰的主体人群体质特征上是挪威、瑞典人的近亲,像萨米、卡累利阿人、涅涅兹这样的群体反而不是最多的……
关键在于,所有芬兰人几乎都讲乌拉尔语。

mada1 发表于 2009-7-12 21:23

建议去这个论坛看看,虽然是外国的种族主义网站论坛,但里面讨论涉及的种族,民族的资料还是很丰富的


Questions on various Russian mid-Volga and Ural ethnic groups (这贴里涉及大量的乌拉尔人的讨论,有兴趣的朋友去看下)
http://www.stormfront.org/forum/showthread.php?t=125180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45

Apparently these ffive groups are predominatelyOrthodoxChristians and speak Finno-Ugrian languages.

note: Finns, Hungarians, Estonians, and Karelians also speak Finno-Ugric languages.

假如这位网友说的这5个东正教乌戈尔语族可以上溯到青铜和铁器时代……
那么Estonians (伊赛多捏斯、伊赛顿?)则很有可能就是西汉乌孙的先民。

mada1 发表于 2009-7-12 21:47

Apparently these ffive groups are predominatelyOrthodoxChristians and speak Finno-Ugrian languages.

note: Finns, Hungarians, Estonians, and Karelians also speak Finno-Ugric languages.

假如这位网友说的这5个东正教乌戈尔语族可以上溯到青铜和铁器时代……
那么Estonians (伊赛多捏斯、伊赛顿?)则很有可能就是西汉乌孙的先民。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45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Estonians—爱沙尼亚人。。。。。。。。。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56



Estonians—爱沙尼亚人。。。。。。。。。
mada1 发表于 2009-7-12 21:47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好意思,看来是我看错了!呵呵

chrysang 发表于 2009-7-12 22:01

Apparently these ffive groups are predominatelyOrthodoxChristians and speak Finno-Ugrian languages.

note: Finns, Hungarians, Estonians, and Karelians also speak Finno-Ugric languages.

假如这 ...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1:45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乌孙应该是突厥吧乌拉尔人种的话月氏在地理位置上更有可能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2:05



乌孙应该是突厥吧乌拉尔人种的话月氏在地理位置上更有可能
chrysang 发表于 2009-7-12 22:01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对,乌孙是突厥。我个人认为原始乌拉尔人曾经部分参与了原始突厥的形成,但并非全部……
你说的是月氏也有可能!

mada1 发表于 2009-7-12 22:07

我持保留意见

chrysang 发表于 2009-7-12 22:20

原始乌拉尔人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 而居民是渔猎 我觉得是蒙古人种参与了原始乌拉尔人的形成 而后乌拉尔人迁移在再参与突厥的形成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2:22

原始乌拉尔人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 而居民是渔猎 我觉得是蒙古人种参与了原始乌拉尔人的形成 而后乌拉尔人迁移在再参与突厥的形成
chrysang 发表于 2009-7-12 22:20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很有可能!

mada1 发表于 2009-7-12 22:27

其实学界对乌拉尔人种(欧亚过渡型人种)的看法无非也就是2点,一点认为乌拉尔人原本就是过渡型人种,没有混入蒙古人种或欧罗巴人种,另外一种观点则是认为乌拉尔人是2者混血后产生的人种类型。。。。

arslan76 发表于 2009-7-12 22:29

原始乌拉尔人欧罗巴人种并具蒙古人种的某些特征 而居民是渔猎 我觉得是蒙古人种参与了原始乌拉尔人的形成 而后乌拉尔人迁移在再参与突厥的形成
chrysang 发表于 2009-7-12 22:20 http://konglong.5d6d.com/images/common/back.gif

而且原始乌拉尔人迁移过程中遇到的绝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的人群,有可能遇到不明语言的高加索人、印欧语人、类似闪米特语的黏着语人群、还有蒙古种人群……在这一系列融合过程中、父系可能就面目全非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乌拉尔语起源地以及原始乌拉尔人种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