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_david 发表于 2009-7-14 00:03

突厥

八世纪中叶,几乎是在同时,漠北和西域的蓝突厥政权都遭到毁灭性打

击,阿史那氏就此绝统,与之相应的是黑突厥(异姓突厥)的崛起,从此突厥民

族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极盛时期的突厥曾经征服了契丹和奚各部落,但其在漠北的统治崩溃後,即

渐渐西迁,终于完全撤出了蒙古高原;而契丹竟在後来反客为主,不但将突厥的

势力逐出漠北,而且甚至征服了突厥斯坦的西域,进而把整个北中国都纳入其统

治之下。契丹的崛起标志着东胡-通古斯系统诸族的重新觉醒,这对中原以南的

以汉人为主的各族人民来说,不是喜,而是忧,先前的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後来的历史将以更大的代价来证明这一点。纵观中国历史,夷夏之争虽则从来没

有停止过,然而对华夏的威胁主要是来自北方,而如果把北方古代诸族大致分为

西边的匈奴-突厥和东边的东胡-通古斯两大系统的话,那么东胡-通古斯系统

的威胁显然要更大。首先,彻底灭亡中国的两大非汉族王朝--元和清的统治者

正是来自东胡-通古斯;其次,征服了北方大半个中国的两大非汉族王朝--辽

和金的统治者也是来自东胡-通古斯;最後,第一个统治整个中国北部的非汉族

王朝--北魏,更是由来自大兴安岭的鲜卑族拓跋部建立的。而匈奴和突厥真可

谓生不逢时,偏偏遇上汉族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秦汉时代和隋唐时代,虽然

他们屡屡南犯,却始终突破不了坚固的长城防线,随即自身分裂,一部分南下附

汉,一部分不肯屈服的最终只得西迁,西迁,再西迁!

    突厥把漠北让给了东方的新兴部族,这就替後来漠北的蒙古化埋下了伏笔。

    金山是突厥的发祥地,中亚的突厥化相当彻底地进行着。花拉子模(康居)

、索格底安那(粟特)、巴克特里亚(大夏)和费尔干纳(大宛)都渐渐地充满

了说突厥语的人们,而原先的土著--说东伊朗诸语的人们,却不得不退却,或

者留在原地被同化,或者避入山中--成了後来的塔吉克人的祖先(今天在中亚

塔吉克人反倒是少数民族了)。经过分化组合,突厥的部众愈发繁复,而在接受

了伊斯兰教之後,其面目更是焕然一新。远在突厥兴起之前,铁勒诸族就分布极

广,最西直到黑海以北,现在突厥则以更快的速度向更远的西方推进。

    在里海东岸,游牧着突厥乌古斯部,乌古斯音与回纥相近,源出于九姓铁勒

,後成为异姓突厥的一部。乌古斯人尚武好斗,民风凶悍,其伊斯兰化的程度并

不很深,仅有一小部分成为虔诚的穆斯林,大部分仍过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自

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还有一些乌古斯人则是把信奉伊斯兰教作为一种获

利的工具或谋生的手段。十世纪的时候,乌古斯人的一个部落在酋长塞尔柱(

Seljuk)的率领下向西迁移,他们横穿伊朗,途经两河流域,直到亚洲的最西端

小亚细亚,所过之处,望风披靡,遂在西亚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塞尔柱帝

国。留在中亚的乌古斯人因所居之处较为偏僻,面山背海,与周围的部族交往甚

少,遂被称作土库曼人(Turkmen), 意为血统纯正的突厥人。这些土库曼人得

知他们的同胞在西方的业绩後,便开始源源不断地向西进发,塞尔柱帝国也大量

征招他们前去拓地,于是成千上万的土库曼人涌入西亚、小亚,以“加齐”(自

由游牧武士)的身份四处征讨,建立了许许多多突厥人的小苏丹国,渐渐地将塞

尔柱帝国几乎要架空了。这时候东方传来了蒙古人的铁蹄声。。。。。。

lyleeluckylee 发表于 2009-7-14 08:56

:lol呵呵,东胡-通古斯,人数少,目前在国内依然华夏化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突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