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9 01:27

东亚3万年前仍然占统治地位的小石片技术主人是何人种?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9 01:39 编辑

Lep1dus 发表于 2019-1-8 23:21
2 船型细石核并非细石核技术的原生类型,这是本地的石片石器文化类型受到原生细石器类型冲击下山寨出的续生类型,这种类型形成后向各个方向传播,向东到达日本,向西到达甘肃一带,使用这种技术的人群,个人认为很可能是D,但这种技术还流传到旧石器末期,一万年前的新密李家沟遗址,可见其他东亚北方类型N或C2也可能参与其中.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本地的石片石器文化类型",也就是简单石核-石片技术(flake),其历史深度高达百万年以上,是亚洲直立人的传承,多数像丹尼索瓦人一样,与出非洲人群无关,所以,也不太可能是D或者其他非洲智人类型。这种百万年传承的东亚土著技术类型,在MIS3期,仍然在东亚北方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水洞沟在MIS3期一度出现的莫斯特技术和类奥瑞纳技术(Blade)技术都最终被传统的本地小石片技术覆盖。直到MIS2期,以柿子滩为代表的石叶-细石叶(Blade-mircoblade)才最终取代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flake,成为东亚北方的主人,本地化的船型细石器延伸到长江下游地区,与长江以南以陡刃砾石技术为特征的文化形成鲜明对比。就像红色的莫斯特技术也在MIS3期的欧亚大陆东部遍地开花,千万不要低估了这些欧亚本土智人的本事。

http://www.uux.cn/attachments/2014/03/1_201403171157431x3Jf.jpg


东亚晚更新世人类文化的发展与交流——以织机洞遗址为例的观察
王幼平
织机洞遗址的发现与研究对于认识东亚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与交流十分重要。透过织机洞遗址石器工业发展的特点,可以把握中国以及东亚地区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的主线,即采用简单的剥片技术,直接剥取不规则形石片作为加工石器的毛坯,以单面加工为主,生产出以刮削器等小型工具为主体的石器组合,这一特点在中国境内及东亚大部分地区贯串了从旧石器中期向晚期发展的整个过程。其形成应该是与东亚地区晚更新世人类的演化以区域演化为主特点密切相关。中国境内以及东亚各地旧石器时代晚期占据主导地位的小石片石器传统,是直接继承本地区中期甚至更早的旧石器文化传统发展而來

小石片工业多数缺乏人骨并存,在最近一些年考古新发现了也有惊人突破,比如,云南呈贡—路南文化类型中后段的马鹿洞人。参考:试论云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区域性特点 中澳学者对距今1万多年前的马鹿洞人的人骨特征进行了报道。结果描述为:“马鹿洞人身上保存着距今十万年前早期智人的特征”。云南“马鹿洞人”考古队中方科学家、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马鹿洞人”可能是人类进化晚期一个旁支,可能代表东亚地区一种未知的已灭绝的古代人群,具有晚期智人和早期智人之间的镶嵌特征,进行确认工作。“马鹿洞人”没有现代人的下巴,有巨大的臼齿。眉脊粗壮,十分醒目,而左右眉脊间呈波状;眉额沟显著,在眉脊与额骨间,形成一条横向凹宽的沟;头骨较厚,最厚处为7毫米。

不出意外,东亚其他简单石核-石片技术的主人们,也多数是马鹿洞人这种类似的种系,他们最晚直到距今一万年仍然可能是东亚大陆的主要人种。

https://gss3.bdstatic.com/7Po3dSag_xI4khGkpoWK1HF6hhy/baike/c0%3Dbaike220%2C5%2C5%2C220%2C73/sign=bf09ff310ef79052fb124f6c6d9abcaf/3bf33a87e950352a59f1a92a5443fbf2b2118b04.jpg

http://www.ranhaer.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901/09/012316x33vvhps5pp9vmmm.jpg

http://www.ranhaer.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901/09/005836tvfhuh2h1uth0bun.png


看看考古证据,就能理解,为什么当复旦方面的专家在争论4-5万年前东亚发生的新老亚洲人血腥大战的时候,古人类和考古学家根本不以为然,他们看到的真相是,整个MIS3季,东亚北方尚处于大暖季,周口店猿人年代就传承的东亚简单石核-石片传统仍然盛行,甚至直到距今一万年前,很多地区也依然盛行。不是外来石叶技术取代了本土小石片,而是小石片最终取代了类奥瑞纳文化石叶技术和莫斯特文化。直到MIS2季,外来的石叶-细石叶才逐渐取代本地小石片传统。考古证据根本无法支持3万年前的外来种系大换血,更不要说还上演什么内部大清洗了。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9 18:33

Lep1dus 发表于 2019-1-19 15:26
从很久以前,大家就意识到,永谢布拿出的所谓证据,和主流学术界的结论是不一致的,比如吉林大学的体质人类 ...

为什么要一致?复旦的论文,一直认为蒙古人种主流单倍体群起源于旧石器时代的东南亚。但从东南亚古DNA公布算起,我赌他们自己也不会再提这个假说了,大家拭目以待。从中国的古人类学家坚持本地起源论开始,主流就没怎么对过。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20 09:34

#MNOPS

你就是一个梅毒3期猥琐男搞大了你妈的小子宫的不幸副产品,而且还是阴沟小强里面大脑欠发育的那一类

另外,垃圾管理员和垃圾版主一天都在干什么? 睡大觉吗? 难道不知道开一个公众论坛是要负责任的吗?

jakepoulking 发表于 2019-1-13 17:44

自古以来…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13 23:24

器物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换言之,技术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MNOPS 发表于 2019-1-13 23:42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13 23:24
器物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换言之,技术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黄汗学院自己打自己的脸了?之前不是一直扯什么陶器是南人北上的证据吗?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15 08:36

MNOPS 发表于 2019-1-13 23:42
黄汗学院自己打自己的脸了?之前不是一直扯什么陶器是南人北上的证据吗?


    又要来歪曲我的原意,怪不得有坛友说你是阴沟里的老鼠,看来是有道理的。

   拜托不要像赖皮膏药一样纠缠我,哪儿凉快一边凉快去,首推斯瓦尔巴群岛,那儿最凉快,也是你们“戎狄祖先”进入东亚的必经之地,最适合你了,呵呵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0:01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15 10:28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13 23:24
器物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换言之,技术一定要随人群流动吗?

至少我难以想象,百万历史的东亚传统简单石核石片工业,怎么就突然悄无声息的变成了非洲智人?从非洲到西亚到印度到欧洲到南西伯利亚到蒙古到东北的先进的石叶技术传统,怎么突然到了东亚就不要了?悄无声息的就把东亚土著智人换了种,并稍稍继承了他们的简单粗糙的石器技术传统?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石叶工业MIS3期,即4.5-3万年前进入东亚北方的尝试并不成功,以水洞沟和田园洞山顶洞为代表,很快被东亚传统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覆盖。这可能与简单石片石核技术尽管原始,但很好的适应了东亚北方的气候环境有关,石叶技术并无显著优势,此期,连与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相关的莫斯特技术在东亚北方的扩张都要更成功一些。

直到MIS2期,即3万年以后,末次盛冰期来袭,东亚北方与欧亚草原草原练成一体,西伯利亚石叶-细石叶技术伴随其大型猎物逐渐进去华北平原并取代了百万年传统的简单石核石叶技术。此时,恰恰是东亚特有类型O的起始年代,很显然,O当标记MIS2期从来西伯利亚NO母体分离出来,进入东亚北方的石叶细石叶技术狩猎族群,他们与阿尔泰至蒙古贝加尔一带的狩猎人群文化传统相似,即使用楔型细石器狩猎工具和使用鸵鸟蛋壳装饰品,直到本土化的柿子滩的船型细石器技术传统出现。

豢龙氏 发表于 2019-1-15 10:46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0:01
至少我难以想象,百万历史的东亚传统简单石核石片工业,怎么就突然悄无声息的变成了非洲智人?从非洲到 ...

“这可能与简单石片石核技术尽管原始,但很好的适应了东亚北方的气候环境有关,石叶技术并无显著优势”
既然石片石核技术能适应东亚的环境,那么来到东亚的现代人为什么不能学习使用这一技术呢?
现在的考古证据都显示器物组合和技术与其所使用的人群之间并没有固定的对应关系。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1:3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15 11:50 编辑

豢龙氏 发表于 2019-1-15 10:46
“这可能与简单石片石核技术尽管原始,但很好的适应了东亚北方的气候环境有关,石叶技术并无显著优势”
...

与古人类学家一样,我同样无法想象,怎么延续万年传统的小石片工业突然在五六万年前突然在石器不变的情况下,由东亚智人突变为非洲智人。用他们的话讲,就是有非洲智人进来,也不可能是6万年,零星可见的最早就是4万年前,如山顶洞水洞沟,普遍的是在3-2.6万年前开始。

非洲智人由南西伯利亚经蒙古北加尔至东亚的证据链非常清晰。即使缺乏石器证据,山顶洞田园洞的器物,如猎物犬齿制成的装饰品,都是本地小石片传统未见的外来因素,而其与西伯利亚同类器物的关联性非常清晰。

至于分子人类学家瞎说的东亚10-5万年的石器遗址存在断层,完全是不看考古证据,简单石核石片技术传统一直在东亚北方延续至MIS2期。

豢龙氏 发表于 2019-1-15 12:41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1:36
与古人类学家一样,我同样无法想象,怎么延续万年传统的小石片工业突然在五六万年前突然在石器不变的情 ...

所以你的论点是立足于是否符合你的“想象”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2:51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15 13:11 编辑

豢龙氏 发表于 2019-1-15 12:41
所以你的论点是立足于是否符合你的“想象”

事实上,是直到MIS3期,东亚小石片传统的都是连续的, 直到MIS2期才被西伯利亚起源的石叶细石叶工业取代,这是客观的事实。部分分子人类学家的沿海迁徙理论才是在没有考古证据支持的情况下,想象出来的。包括使用东亚百万年传统的小技术的主人,突然间在5-6万年前变成了非洲人,都是大家一厢情愿的想象而已。

welson 发表于 2019-1-15 16:03

不要说没有技术代差的石叶石片工业,就算是有巨大技术代差的石器、铁器、火药时代,要灭绝一个人口旺盛的现代人群也非易事,从印第安人、南岛人与西方人的数百年恩怨可见一斑。

除非楼主有确凿证据证明东亚三万年前的主要人群是东亚直立人后裔,否则你的逻辑无法成立!

来个假设,如果所有的文字记载丢失了,几万年后人们仅凭考古器物会否得出印第安人祖先来自西班牙、东亚人祖先来自西欧呢?毕竟器物大部分都被替代了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6:37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15 17:24 编辑

welson 发表于 2019-1-15 16:03
不要说没有技术代差的石叶石片工业,就算是有巨大技术代差的石器、铁器、火药时代,要灭绝一个人口旺盛的现 ...

这问题就来了,如果说,MIS2期,即3万年后,西伯利亚的石叶细石叶基本上完全取代了本地的小石片传统,都不可能说明,非洲智人对东亚本地智人的取代。在MIS3期,即4.5-3万年前,华北地区小石片工业传统最盛行的年代,怎么非洲智人就通过沿海迁徙路线,悄无声息的把本地小石片百万年传统的土著人群取代了?

至于说,延续了近百万年传统的东亚简单石核石片,为什么就是本地智人?这个问题你应当反过来问,怎么非洲智人就要像鬼影一样,在一点没有改变东亚小石器传统的情况下,把东亚智人都消灭了。西班牙人取代印第安人,没有悄无声息的回到玛雅帝国的石器时代。


东亚晚更新世人类文化的发展与交流——以织机洞遗址为例的观察
王幼平
织机洞遗址的发现与研究对于认识东亚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与交流十分重要。透过织机洞遗址石器工业发展的特点,可以把握中国以及东亚地区晚更新世旧石器文化发展的主线,即采用简单的剥片技术,直接剥取不规则形石片作为加工石器的毛坯,以单面加工为主,生产出以刮削器等小型工具为主体的石器组合,这一特点在中国境内及东亚大部分地区贯串了从旧石器中期向晚期发展的整个过程。其形成应该是与东亚地区晚更新世人类的演化以区域演化为主特点密切相关。中国境内以及东亚各地旧石器时代晚期占据主导地位的小石片石器传统,是直接继承本地区中期甚至更早的旧石器文化传统发展而來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9-1-15 22:57

本帖最后由 wanhuatong 于 2019-1-15 23:13 编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15 10:01
至少我难以想象,百万历史的东亚传统简单石核石片工业,怎么就突然悄无声息的变成了非洲智人?从非洲到 ...

文章名说一下。看来永谢布已经认定东亚人群的西伯利亚起源了,可喜可贺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9-1-15 23:10

中西伯利亚旧石器晚期的细石器文化———兼谈与中国北方的联系
权乾坤①,②jeffqqk@gmail.com        , 阿尔杰米耶夫·叶甫盖尼①,③        , 武仙竹①,④          
摘要:俄罗斯中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保存有丰富的旧石器时代古文化遗址。其中旧石器时代晚期含有细石器的古文化遗址有43处,出土细石器标本近2000件。本文通过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文化材料的全面整理,对其从14C测年、地层学相对年代分析等进行时代早晚排序,全面介绍该地区细石器文化遗址的时空分布规律。总体观察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文化概貌,重点介绍了卡缅内洛克(Каменный)遗址、利斯特文卡遗址(Лиственка)遗址细石器。通过中西伯利亚地区所出土细石器与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的初步对比,认识到中国北方地区和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叶工业技术上具有密切文化传统关系,均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同时出现选择优质石料生产细石器的工业传统;但二者之间也存在有一定的区域差异性,如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组合中以细石核和尖状器比例较高,而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组合中则以细石叶比例较高。这些区域差异性可能是不同地点石质材料和生产方式差异所产生,但也可能是不同经济形态(畜牧经济、渔猎解决、农业经济)在生产工具上的体现。如果用技术扩散和文化传播的视角看(均存在间接打击法生产的细石器;细石器各种类型均存在,只是在石器组合中所占比例不同),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时,中国北方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旧石器工业生产,正出现标准化、趋同化发展现象。进一步加强西伯利亚地区和中国北方地区旧石器文化文化关系的研究,对探讨早期人类对不同环境的适应性及其生活方式、人类迁徙与区域文化交流等,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
主题词:比较研究   细石器文化   叶尼塞河流域   中西伯利亚   中国北方   
中图分类号   K876.2;K871.11                     文献标识码    A
第一作者简介: 权乾坤男31岁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大学博士研究生旧石器考古专业E-mail:jeffqqk@gmail.com
*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长江三峡地区旧石器文化资源及价值研究"(批准号:2016YBLS102)资助
2017-02-05 收稿,2017-05-10 收修改稿
近年,关于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标准及界限问题,吸引了越来越多欧亚大陆考古学者的关注,其中细石叶技术作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重要观察指标,具有一般观察项目不可代替的重要作用。俄罗斯学者们曾对欧亚大陆发现的数百个考古遗址旧石器材料进行过观察,对其中细石叶技术的起源、区域年代序列和文化归属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和讨论,获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在俄罗斯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研究中,叶尼塞河流域中部地区,被认为是研究最为透彻的区域之一。在20世纪60~80年代的考古发掘和调查中,共发现了数百处考古遗址。在这个区域内,发现了亚洲首例同一个旧石器晚期遗址中共同存在、同步发展文化的两支文化,即阿丰达瓦遗址里的阿丰达瓦文化和果格列瓦文化。在西伯利亚的克拉斯诺亚斯克(Красноярск)水电站库区,水库沿岸分布有密集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在此,本文对叶尼塞河中游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考古材料进行综合整理,并结合各个遗址的具体年代和文化属性,对中西伯利亚旧石器晚期文化进行系统考察,重点研究旧石器时代晚期含有细石叶、细石核的一些古文化遗址。

1 西伯利亚中部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
中西伯利亚地区与细石叶技术相关的旧石器文化遗址,所覆盖的地理范围相当广泛。在叶尼塞河流域从瑟达-叶尔宾斯克(Сыда-Ербинск)镇,至米努辛斯克市山间盆地(西伯利亚南部山系),以及中西伯利亚中部高原偏北(安加拉河流域)等区域均有发现,并且这些旧石器遗址在时间范围上延续很长。以具有代表意义的库尔塔克地区卡拉金期文化而言,其中卡什坦卡(Каштанка)遗址文化层年代距今约22~24ka、乌斯季-科瓦(Усть-Кова)遗址距今年代约33~22ka,这些文化层年代都是比较古老的;此外,其他一些遗址中,也保存有同属卡拉金期文化的遗存,如普里莫尔斯克(Приморск)遗址、伊如利Ⅱ(Ижуль Ⅱ)遗址、布拉热奇内洛克(Бражечный лог)遗址,以及著名的卡缅内洛克Ⅰ(Каменный лог-Ⅰ)遗址石制品(图 1)等,都具有卡拉金期文化的代表特征。

点击查看原图       
图 1 卡缅内洛克遗址细石叶石核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水电站库区)
Fig. 1 Microcores from Kamennyylog site
(Krasnoyarsk hydropower station reservoir area)
中西伯利亚时代较晚的细石叶文化遗址,都属于萨尔坦文化期(24~10ka)。利斯特文卡遗址(Лиственка)第3文化层的年代距今13ka,所采集的石制品具有代表性(图 2)。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区附近的德鲁任尼哈(Дружиниха)遗址、恰斯特耶(Частые)遗址、库尔塔克(Куртак)遗址等,则形成于萨尔坦期文化末期(相当于13~10ka)。从遗址地层性质来看,季夫内伊(Дивный)、安纳什(Анаш)、阿耶什卡(Аешка)等地点也应归入萨尔坦文化期;而从遗址埋藏学和出土材料的性质来看,阿丰达瓦文化(塔什特克Таштык Ⅰ ~ Ⅱ)和果格列瓦文化(果格列瓦Кокорево Ⅰ、诺沃谢洛沃Новоселово Ⅵ~Ⅶ),也属于萨尔坦文化期这个时间段。

点击查看原图       
图 2 利斯特文卡遗址细石叶石核-(地表采集)
Fig. 2 Microcores form Listvenka site
(surface acquisitions)
在晚更新世与全新世交接时期,人类对西伯利亚地区寒冷气候已有很好的适应能力。中西伯利亚地区保存有些旧石器时代末期新石器时代初的文化遗址,有些遗址中也出土有很丰富的细石器文化遗存,它们包括:克拉斯诺杜郎斯克(Краснотуранск)遗址、卡赞采沃遗址(Казанцево)以及多层位的新石器遗址尼亚沙(Няша)遗址;在安加拉河北部流域,这些地点包括乌斯季科瓦遗址(Усть-Кова)第2文化层、乌斯季科达(Усть-Кода)遗址、恰多别茨(Чадобец)遗址、托尔斯特梅斯(Толстый Мыс)遗址、丘纳-塔谢耶沃河谷(Чуна-Тасеево)遗址等。

综观中西伯利亚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表 1),出土细石器文化遗址的地点经统计有43个,出土细石器约近2000件。

Click to view table content       
表 1 中西伯利亚各区域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年代表
Table 1 The date list of the upper Paleolithic sites in Middle Siberia
2 中国北方地区的细石器工业
中国北方地区与西伯利亚地区毗邻,也发现了很多旧石器时代晚期含有细石叶工业元素的遗址。其中研究最深入、资料最丰富的地点,可以用山西下川遗址群和河北虎头梁遗址群为代表。

发现于20世纪70年代的下川遗址群,位于中国山西省,包含有16处地点;共获得1800余件石制品,其中细石核300余件,其中锥状石核100件,半锥状石核51件,宽型楔状石核25件,窄型楔状9件,柱状7件,漏斗状18件,无固定形状石核81件。下川遗址细石核类型的特点可概况为:锥形和半锥形石核为主导类型;楔形石核占有一定比例(分宽窄2型);台面有2种情况,一是以节理面或者破裂面为台面,另一种是横向打制修整的人工台面;核身为两面加工,有精细修整的楔状缘;下川细石核的制作工艺,大部分遵从先确定台面再修整核身的步骤。关于下川遗址的年代,遗址发掘者结合地质剖面和石器制作技术,认为遗址年代较早,支持14C测年给出的24~16ka这一数据。但俄罗斯学者认为下川遗址年代应该偏晚,杰烈维扬科分析了该遗址6个14C测年数据后,认为更可靠的年代应该为16~14ka。

虎头梁遗址群位于河北省阳原县泥河湾盆地,1965年发现,1972~1974年由盖培和卫奇正式进行发掘。遗址共包含9个地点,大多位于桑干河二级阶地的砂质黄土层。根据骨化石提供的14C测年数据,遗址的年代为11ka。虎头梁遗址出土石制品中,包括有石核、石片、石叶、细石核、细石叶、刮削器、尖状器、雕刻器、锛状器、石锥等等。其中细石核的数量庞大,据统计共有444件细石核,占整个虎头梁遗址石制品的8.7 % (尤其以各式楔形石核为主)。虎头梁遗址楔形石核制作技术多样,显示出很成熟的手法,主要特征是先修理楔状缘、后修理台面。值得提出的是,遗址中有采用双面器作为细石核毛坯的案例,锥形石核在虎头梁遗址中并没有发现。虎头梁遗址群除了虎头梁遗址外,还包括后期发现的油坊、籍箕滩、于家沟等遗址,出土石制品材料丰富。

下川遗址群和虎头梁遗址群,虽然都包含有细石叶石核制作技术,但被认为分别属于两种不同的文化传统,如前者含较多锥形石核、后者无锥形石核。这种局部区域文化的差异性,可能与我国细石器文化时代长久的发展过程和分布广泛的地理区域相关,这种现象正好反应了中国细石器文化的悠久历史和复杂面貌。

3 中国北方地区与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文化的比较
中西伯利亚地区更新世期间,最早出现细石叶技术的是乌斯季科瓦Ⅲ遗址,其绝对年代为32.86ka;最晚出现的是塔什特克Ⅰ遗址,绝对年代是12.1ka;而中国北方目前发现最早的细石叶技术地点,是河北泥河湾盆地油房遗址,绝对年代为29~26ka,属于旧石器阶段最晚期的遗址是虎头梁(或于家沟),其绝对年代11.6ka。对比中西伯利亚地区与中国北方地区有细石叶技术遗址的测年数据后,可以发现二者时间跨度均出现在末次冰期晚段,绝对年代都处在32~11ka这一区间。

从石制品制作原料上比较:中国北方细石器原料品种较为多样,如下川遗址石制品所用石料,主要是以石英岩、脉石英和燧石为主;虎头梁遗址石制品的主要原料,则是以石英岩、火山角砾岩、硅质岩为主体(火山角砾岩和硅质岩占石料总量80 %以上),另有少数用燧石和流纹岩。但在中西伯利亚地区,诸多遗址里所出土石制品的原料,都是基本以燧石为绝大多数(比例达82 %以上)。

从石制品类型方面比较:总体上看,石器细小化在中国北方和中西伯利亚两个区域都占据了主导性地位,但石制品组合有一些差异。细石器文化中,石制品组合一般包含有:普通石核、细石核、石叶、细石叶、石片、刮削器(包括凹缺器)、尖状器、雕刻器、锛状器、石锥、砺石工具等。通过分析比较,中国北方地区下川遗址和虎头梁遗址中,细石核和尖状器的比例较高;而中西伯利亚地区石制品组合中,则细石叶、细石核和刮削器的比例较高。如果再进一步比较,用在细石核的类型进行分析,则楔形石核、柱形石核、锥形石核、船底形石核等在中西伯利亚地区和中国北方区域均有分布,但它们在不同中所占比例是不相同的,如虎头梁遗址以楔形石核占主体,下川遗址中以锥形石核为主;而中西伯利亚地区则基本都是以规整的楔形石核占绝大多数。

从史料和石制品类学相比较,可以窥见中西伯利亚地区与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特性之间存在有差异性。但我们认为,这种差异性并不能淹没它们之间的文化共同性。在总体上看,这两个区域旧石器文化共性的总体特征是: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时,均出现了人们对细石器工业技术的传播和应用;并均掌握了选择适宜的石质素材,用多面加工、精细的间接打击加工技术,生产出细石叶、石锥、雕刻器等具有旧石器时代晚期特征的石器工业。

中西伯利亚地区与中国北方地区毗邻,在晚更新世时期二者之间的自然环境具有很大相似性。我国考古学界很早就认识到,中国北方细石器文化与西伯利亚地区存在紧密关系;同时也认识到细石器文化有一定的复杂性,它可以有畜牧经济、渔猎经济、农业经济等多种经济形态。不同经济形态之间的古居民,还在历史时期上长期混杂居住和相互融合。因此,要深入认识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细石器文化,必须要具有宏观地域的研究视野,从其文化发展源头和技术传播方式等多方面,去做细致的田野发掘和深入的材料剖析。而加强西比利亚地区与中国北方细石器文化材料的比较研究,是解释亚洲北部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关系时不可回避的重要技术路线之一。

4 结语
细石器文化是一种特殊技术工艺所生产的石制品工业,原则上应是以间接打击法所剥离的细石核、细石叶以及用细石叶加工的复合工具为代表。细石器工艺的延续年限从旧石器晚期到中石器、新石器,一直到青铜时代。因此,研究细石器文化,对认识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人类体质进化和社会演进等具有主要意义。本项研究是对中西伯利亚地区和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的首次比较研究。一方面使我们可以基本清楚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文化的主要特征、分布范围及其规模等;另一方面,可使我们初步认识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与中西伯利亚地区之间的文化关系。

初步分析认为: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时,细石叶工业在中西伯利亚地区和中国北方地区石器文化中,都存在着较大的规模,它们在史前文化中,承担着“优质化”和“统一化”的作用。由于细石器生产在石质原料上具有选优的特点,其石器类型具有细小性、精细化特征,因此它们从客观上造成石器文化的优质特点和共性特点。当然,不同区域之间细石器文化也是存在差异性特点的,细石叶工业虽然在不同地区发展进程中存在一定差异性,如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组合中以细石核和尖状器比例较高,而中西伯利亚地区细石器组合中则以细石叶比例较高。但这些差异性可能是不同地点之间石质材料和生产方式差异所引起,也或者是不同经济形态(畜牧经济、渔猎解决、农业经济)所造成等。从文化演进的总体特征分析,中西伯利亚与中国北方地区生产技术和产品形态并不存在缺失(均存在间接打击法生产的细石器;细石器的各种类型均存在,只是在组合中所占比例不同)。用技术扩散和文化传播的视角来看,旧石器时代晚期,中国北方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旧石器工业标准化、趋同化现象正初步显现。西伯利亚地区和中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的比较研究,使我们认识到学术界应进一步加强二者之间文化关系的研究,该研究一方面可探讨早期人类对不同环境的适应性及其生活方式,同时对认识早期人类迁徙和区域文化交流等等,具有不可代替的重要作用。

致谢: 感谢审稿专家和编辑部老师建设性的修改意见,使论文得以完善!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Монигал К. Пластинчатые индустрии нижнего, среднего и начала верхнего палеолита в Леванте. Археология, Этнограϕия и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 Евразии, 2001, 3 (5): 11~25
Монигал K. Levant Paleolithic sites of the lower, middle and upper layer of the stone blade industry. Eurasian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2001, 3 (5):11~25(in Russian) http://www.academia.edu/3395418/The_Upper_Paleolithic_period_in_the_Levant
2       
Отт М, Козловский Я К. Переход от среднего к верхнему палеолиту в Северной Евразии. Археология, Этнограϕия и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 Евразии, 2001, 3 (7): 51~63
Отт М, Козловский Я К. The transition of northern Eurasia Paleolithic from mid to late. Eurasian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2001, 3 (7):51~63(in Russian) http://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10.1086/673529
3       
安志敏. 中国细石器研究的开拓和成果——纪念裴文中教授逝世20周年. 第四纪研究, 2002, 22(1): 6-10.
An Zhimin. Initiation and achievements of research on Chinese Microliths:In memory of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Professor Pei Wenzhong's death. Quaternary Sciences, 2002, 22(1): 6-10.
4       
贾兰坡. 中国细石器的特征和它的传统、起源与分布.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1978, 16(2): 137-143.
Jia Lanpo. On the phase, origin and tradition of microtool industry in China. Vertebrata PalAsiatica, 1978, 16(2): 137-143.
5       
阿芙洛娃H A主编.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地区考古学和第四纪沉积地层.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白金出版社, 2007. 84~117(in Russian)
Afaluowa H A ed. Krasnoyarsk Archaeology and Quaternary Sedimentary Reservoir. Krasnoyarsk:Platinum Press, 2007. 84~117
6       
Richard S Davis. The Enisei River of Central Siberia in the Late Pleistocene.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1998, 6(2): 169-194.
7       
Yaroslav V Kuzmin. Mammalian fauna from Palaeolithic sites in the upper Yenisei River Basin(Southern Siberia):Review of the current zooarchaeological evide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steoarchaeology, 2011, 21(2): 218-228. DOI:10.1002/oa.v21.2
8       
Абрамова З А. Палеоли Енисея. Аϕонтов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 Новосибирск: Наука, 1979. 156~169
Abramov Z A. Enisey Paleolithic Age——Afengdaw Culture. Novosibirsk:Science Press, 1979. 156~169(in Russi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p_Model_po-russki,_Cycle_2
9       
Абрамова З А. Палеолит Енисея. Кокоревская культура. Новосибирск: Наука, 1979. 199~207
Abramov Z A. Enisey Paleolithic Age——Guogenieff Culture. Novosibirsk:Science Press, 1979. 199~207(in Russian) http://basketball.eurobasket.com/team/Russia/Enisey_Krasnoyarsk/1847?Page=1
10       
Zhu R X, Matasova G, Kazansky A, et al. Rock magnetic record of the last glacial-interglacial cycle from the Kurtak loess section, Southern Siberia. Geophysical Journal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 2003, 152(2): 335-343. DOI:10.1046/j.1365-246X.2003.01829.x
11       
Chlachula J, Drozdov N I, Ovodov N D. New evidence on the Last Interglacial peopling of Siberia:The Middle Palaeolithic site Ust'-Izhul', the upper Yenisei area. Boreas, 2008, 32(3): 506-520. DOI:10.1111/bor.2003.32.issue-3
12       
Chlachula J, Rutter N W, Evans M E. A Late Quaternary loess-paleosol record at Kurtak, Southern Siberia. Canadian Journal of Earth Sciences, 2011, 34(5): 679-686.
13       
Акимова Е В. Поздний палеолит Красноярского водохранилища. Иркутского Госудрственн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Серия Геоархеология, 2011, 10 (7): 111~118
Абрамова Е В. Krasnoyarsk reservoir of late Paleolithic sites. Journal of Novosibirsk National University, 2011, 10 (7):111~118(in Russian)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BF00980431
14       
Chlachula J. Pleistocene climate change, natural environments and Palaeolithic occupation of the Altai area, west-central Siberia. Quaternary International, 2001, 80(1): 131-167.
15       
Rybin E P. Tools, beads, and migrations:Specific cultural traits in the initial upper Paleolithic of Southern Siberia and Central Asia. Quaternary International, 2014, 347(1): 39-52.
16       
王建, 王向前, 陈哲英. 下川文化——山西下川遗址调查报告. 考古学报, 1978(3): 259-288.
Wang Jian, Wang Xiangqian, Chen Zheying. Xiachuan Culture——Investigation report of Shanxi Xiachuan site. Acta Archaeologica Sinica, 1978(3): 259-288.
17       
长友横人, 下岗顺直, 波岗久惠, 等. 泥河湾盆地几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光释光测年. 人类学学报, 2009, 28(3): 273-284.
Nagatomo Tsuneto, Shitaoka Yorinao, Namioka Hisae, et al. OSL dating of the strata at Paleolithic sites in the Nihewan Basin, China. Acta Anthropologica Sinica, 2009, 28(3): 273-284.
18       
王建, 王益人. 下川细石核形制研究. 人类学学报, 1991, 10(1): 1-8.
Wang Jian, Wang Yiren. Study on the forms of microcores from Xiachuan sites. Acta Anthropologica Sinica, 1991, 10(1): 1-8.
19       
Деревянко А П. К вопросу о ϕормировании пластинчатой индустрии и микроиндустрии на востоке Азии.Археология, Этнограϕия и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 Евразии, 2005, 12 (12):2~26
20       
盖培, 卫奇. 虎头梁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的发现.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1977, 15(4): 287-300.
Gai Pei, Wei Qi. The discovery of Hutouliang upper Paleolithic site. Vertebrata PalAsiatica, 1977, 15(4): 287-300.
21       
朱之勇. 虎头梁遗址石制品研究. 北京: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学位论文, 2006. 25~46
Zhu Zhiyong. The Study on Lithic Assemblage from the Hutouliang Site in North China. Beijing:The Ph.D. Thesis of Graduate 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06. 25~46 http://www.irgrid.ac.cn/handle/1471x/246569
22       
朱之勇, 高星. 虎头粱遗址楔型细石核研究. 人类学学报, 2006, 25(2): 129-142.
Zhu Zhiyong, Gao Xing. A study of wedge-shaped cores from Hutouliang site. Acta Anthropologica Sinica, 2006, 25(2): 129-142.
23       
陈淳. 中国细石核类型和工艺初探——兼谈与东北亚、西北美的文化联系. 人类学学报, 1983, 11(4): 331-341.
Chen Chun.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of the typology and technology of microcore in China——Also of the culture relationship between northeast Asia and northwestern north America. Acta Anthropologica Sinica, 1983, 11(4): 331-341.
24       
谢飞. 河北旧石器时代晚期细石器遗存的分布及在华北马蹄形分布带中的位置. 文物春秋, 2000(2): 15-25.
Xie Fei. Hebei upper Paleolithic microlith distribution and remaining in the positions of the horseshoe distribution zone of North China. Cultural Relic Spring and Autumn, 2000(2): 15-25.
25       
安志敏. 海拉尔的中石器遗存——兼论细石器的起源和传统. 考古学报, 1978(3): 289-316.
An Zhimin. Mesolithic remains at Hailar in Heilungkiang Province——With notes on the origin of the microlithic tradition. Acta Archaeologica Sinica, 1978(3): 289-316.
26       
佟柱臣. 试论中国北方和东北地区含有细石器的诸文化问题. 考古学报, 1979(4): 402-422.
Tong Zhuchen. On microlithic cultures in North and Northeast China. Acta Archaeologica Sinica, 1979(4): 402-422.
27       
刘洋, 陈全家, 侯亚梅. 吉林东部含细石器遗存的初步研究. 第四纪研究, 2008, 28(6): 1042-1049.
Liu Yang, Chen Quanjia, Hou Yamei. Preliminary study on microlithic-containing remains from the east Jilin Province, China. Quaternary Sciences, 2008, 28(6): 1042-1049.

MNOPS 发表于 2019-1-16 00:13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15 08:36
又要来歪曲我的原意,怪不得有坛友说你是阴沟里的老鼠,看来是有道理的。

   拜托不要像赖皮膏 ...

你们黄汗学院的原意本来就是歪的,不需要我再歪。

说不过就开始骂人,你们黄汗学院看来都是一群没爹生没娘养的家伙,素质极差嘴比屎还臭。

你就是一条阴沟里的蛆,专门吃屎为生。

MNOPS 发表于 2019-1-16 00:25

我为什么在这个论坛上只服老永,因为他不管说什么都讲证据,都能拿出图表。而某些黄汗不仅拿不出证据拿不出图表,嘴还特臭,说不过就开始骂街,尤其是那个叫imvivi001的嘴最臭。

Lep1dus 发表于 2019-1-19 15:26

从很久以前,大家就意识到,永谢布拿出的所谓证据,和主流学术界的结论是不一致的,比如吉林大学的体质人类学结果。他只是在形式上遵守自由讨论的基础,但从内容实质上,和被限制在off topics的某些id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人家也讲“证据”的

jakepoulking 发表于 2019-1-19 21:52

也许我们体内真有相当比例的东亚直立人血统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东亚3万年前仍然占统治地位的小石片技术主人是何人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