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4 22:02

论石峁遗址与欧亚草原文化的联系

本帖最后由 15736068420 于 2019-6-4 22:09 编辑

一、石人像和石城
2015年7月,考古人员在石峁遗址东门外的一处马面旁坍塌的筑石中发现了一尊“石雕人面像”。石像为砂岩质地,高二十多公分,宽十几公分,眼睛深陷,鼻子高耸,呈现出典型的北方民族的特征。石峁遗址皇城台以前也曾经出土过20多件石雕人头像,但在其他区域发现还是第一次。经研究,人面像深受来自北方的欧亚草原文化影响,这为进一步系统地研究石峁古城的性质和文化源头提供了珍贵的资料。省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介绍,一方面证明了皇城台可能是它的核心区,祭祀区,巫觋阶层和贵族居住的区域,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石雕人头像不仅仅存在于贵族居住区域,在它的重要的城防设施的核心区域,个别墙体上也使用了这种石雕的人头像,很可能作为一种装饰。据介绍,在石峁城墙上用这种石雕人头像,它可能体现的是城址的一种庄严性。从已经发现的20多件石像来说,面貌上没有重复的,个性化特征明显,显然有具体的雕刻对象。石峁石人像在形态上和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奥库涅夫文化早期及我国新疆北部的切木尔切克文化具有很多相似处,而且这两处文化形态在年代上比石峁稍早,它们之间存在着一种继承关系。石峁遗址恰好位于欧亚草原与中国黄河流域之间的文化传播的中间环节,因此石峁的石人像可能来源于北方的欧亚大草原。

如果用高地龙山社会这个概念来概括太行山脉与河西走廊之间的聚落与相关考古学文化及地方类型,那么,石峁古城发现的人头石雕、坐像、岩画、货贝、绿松石珠、鸵鸟蛋壳、铜齿环以及大量散布的打制石器揭示了高地社会与北亚、中亚互动网络之间的联系。公元前三千纪后期,从图瓦至贝加尔湖一带,阿尔泰山林区牧民与渔猎社会盛行在山上营建兼具宗教与防御功能的石城,其中遗物属于奥库涅夫物质文化传统。这些山城是林中百姓举行仪式聚会与祭祀的重要场所,其中包括人兽牺牲,以及将石雕人像、人头、浮雕立石筑入石墙的传统。

从展示的图片看,石峁遗址发现的石人和奥库涅夫早期的石人较为接近,和中晚期比较繁复神秘的石人像有一些差距。
  石峁遗址发现的石人和新疆北疆的石人也有相似之处。新疆类似的石人一般认为属于切木尔切克文化(约公元前2500~前1500年?)。切木尔切克文化的特点之一是:多数墓建有块石围成的矩形坟院,坟院的东侧栽立石人,人像表现方式的特点是脸部周围被圈起来。人形石雕近于腰的位置,正面有的刻有牛的形象,有的一头,有的两头,有一例刻有双轮牛车。石雕人像根据是否有胡须、胸部特征能分出男性和女性,女性胸部为倒长三角形,表示乳房。牛一般刻于男性的石雕人像上。可能晚一阶段,出现了一种简化的石人,有点近似奥库涅夫文化的小型随葬石人,即简单地在一石柱的上部浅浅雕出一个人面。在阿勒泰地区博物馆收藏有一个完整的长方形石棺,由四块石板围成,在窄的一侧的石棺板上刻着四个人面。从人面的特征看,切木尔切克文化晚期的石人像比较接近石峁遗址发现的石人。
       石人在欧亚草原西部源远流长,在黑海北岸地区颜那亚文化之前的密卡洛伏喀下层文化(Lower Mikhaylovka Culture)和凯米-奥巴文化墓葬石板上绘有几何形的图案,使用石人。颜那亚文化再次利用这些人形石板作为盖墓的石板。这种石人在小亚和意大利也有发现,可能和当时刚刚开始的海上交通网的形成有关系。石人是新疆早期文化切木尔切克文化中重要的构成因素,颜那亚文化的石人有可能是新疆早期石人的渊源之一,也不排除奥库涅夫的石人对切木尔切克文化出现石人的影响。新西伯利亚东南地区分布着耶鲁尼诺文化(约公元前2250~前1550年),这个文化使用带戳印纹的平底陶器、石人棒和动物头棒,最有特点的是刻有动物纹的石罐。这些器物和切木尔切克文化的同类器非常相似,两个文化相距不远,时代有重合,应当有一定的关系。

值得指出的是,在内蒙古东南部地区的发现值得注意。比如兴隆洼文化中,有骨雕人像。白音长汗遗址房址中有石雕人像,红山文化有陶人像,夏家店下层文化有大型石雕。位于山顶的石构遗址也和石峁遗址相似。这些因素也是值得我们考虑的石峁遗址石人渊源的线索,有的因素甚至可能也是奥库涅夫文化的来源之一。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4 22:03

二、青铜器
       石峁和陶寺发现的铜制品,与欧亚多金属冶金技术传统的扩张,特别是针叶林区合范冶金技术向东南传布的时空趋势相符。作为历史悠久的欧亚冶金网络的东端,北亚渔猎社会在公元前三千纪早期就出现冶金活动。当地工匠掌握包含陨铁在内的多金属冶金知识,并在三千纪末发展出造型简单但技术成熟的合范青铜铸造技术。当这些物品、技术与畜牧经济沿着高原河谷南下之时,以陶鬲为代表的高地龙山传统也向北渗透。在公元前二千纪中叶,朱开沟、石峁所见的蛇纹陶鬲已经频繁地出现在从蒙古到贝加尔湖畔的北亚石棺墓中,揭示出黄土高原与北亚草原和林区之间的跨区域交换与人口流动在游牧经济出现之前已经颇具规模。

三、古黄牛DNA
       对陕西石峁遗址后阳湾地点出土的11个古代黄牛进行了古DNA分析,成功获得了10个古线粒体DNA数据。古DNA序列分析显示石峁古代黄牛全部是普通牛,由近东起源的T3(70%)和T4(30%)世系组成,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石峁与欧亚草原的文化交流。通过与周边地区古代黄牛对比分析,我们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青铜时代早期中国古代黄牛的遗传结构主要以统治性的T3世系为主,同时伴有低频的T4或T2世系。单倍型分析显示石峁古代黄牛的单倍型H1在北方地区广泛分布,反映出龙山时代晚期北方地区古代人群之间存在广泛的交流。单倍型H2在宁夏打石沟和河南二里头遗址中的出现,进一步支持黄牛由甘青地区进入中国并扩散到中原这一路线。

四、口弦琴
       2018年5月21日的西安“石峁遗址出土口弦琴新闻发布会”显示,陕西石峁遗址考古发现不少于20件骨制口弦琴,其绝对年代距今约4000年,是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的弦乐器,出土数量较多、出土背景明确、共存器物丰富,是中国音乐史上的重要发现。

据介绍,口弦琴在我国先秦文献中被称作“簧”。《诗经·君子阳阳》:“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我房。”《诗经·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现代口弦琴是中国最小的民族乐器,流行于我国蒙古族、羌族、回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满族,以及云南部分少数民族中。国外的爱斯基摩人、印第安人、北欧拉普人、北海道阿依努人等也擅用此类乐器。口弦琴具有广泛的民族性,为世界上多个民族所使用,保持着人类早期弦乐器的原始特质,是一种世界性的乐器,承担着共同的功能——沟通人神天地。作为一种多元发生的世界性“乐器”,口弦琴与各民族的社会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
      现代口弦琴是中国最小的民族乐器,流行于我国蒙古族、羌族、回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满族,以及云南部分少数民族中。国外的爱斯基摩人、印第安人、北欧拉普人、北海道阿依努人等也擅用此类乐器。口弦琴具有广泛的民族性,为世界上多个民族所使用,保持着人类早期弦乐器的原始特质,是一种世界性的乐器,承担着共同的功能——沟通人神天地。作为一种多元发生的世界性“乐器”,口弦琴与各民族的社会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从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等口弦琴的使用人群看,石峁遗址与欧亚草原民族存在一定的联系。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4 22:03

郭静云教授认为,我们不宜采用农耕文明的古城概念来讨论石峁城址的历史意义,而需要从时代和地理脉络的背景来进行思考。因石峁城址所在的位置属于亚洲南草原通道,所以,对该遗址的研究不仅是中国历史的关键,更加是世界古代史的重要问题。
    出现也里可温之类文化遗址的地理范围,西到南乌拉,东到阿尔泰、蒙古,南到伊朗山等北纬40°左右的低山和山麓地带,北到北哈萨克草原库斯塔奈州、北哈萨克斯坦州,一路到蒙古,并涵盖中亚草原一带。在这一带中出现许多城堡表明此时草原族群间正处于彼此争斗的阶段。在这一类遗址中,几乎未见农具,反而有很多青铜和石制的兵器,并出土了20多台完整的驾马战车,另外还有很多马具零件以及相关器物。这一带属于用马战争流动族群的活动范围,恰好与河套地区交界,并往东跨到东蒙古草原低山地带。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工作也揭示了大量有趣的文明细节,佐证着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特征:利用DNA技术得知,今日常见的小麦、黄牛、绵羊皆是“移民”而来;从多处早期矿冶遗址推断,中原地区的青铜冶炼技术源自中亚地区,但在勤劳智慧的先民手中发扬光大,发展成为日后独一无二、光辉灿烂的青铜文化……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5 13:13

石峁出土石头人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9-6-5 14:55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5 13:13
石峁出土石头人

看樣子, 像北亞多過像古華北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论石峁遗址与欧亚草原文化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