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19:36

中国早期陶器的起源及相关问题

中国目前发现了一定数量的距今超过1万年或1万年左右的早期陶器遗存,其中淮河以北出土早期陶器的重要遗址有河北阳原于家沟、北京怀柔转年、北京门头沟东胡林、河北徐水南庄头、河南新密李家沟等遗址;淮河以南有浙江浦江上山和嵊州小黄山、江西万年仙人洞与吊桶环、湖南道县玉蟾岩、广东英德牛栏洞以及广西境内的桂林大岩、桂林庙岩、桂林甑皮岩、柳州鲤鱼嘴、邕宁顶蛳山等遗址。对于东亚大陆近200万年漫长的旧石器时代而言,在不到1万年的时间内陶器快速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出现,可以说是全球范围内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个重要文化现象,并对随后的新石器时代的人类文化面貌产生了重大影响。

那么,中国早期陶器拥有怎样的整体面貌和文化格局?中国早期陶器和邻近地区如日本、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是否有所关联? 中国早期陶器出现之时中国南、北方的关系是怎样的?面对日渐丰富的考古新发现,陈星灿、严文明、曹兵武、赵朝洪、吴小红、朱乃诚、张弛、王涛、吕烈丹、傅宪国、王小庆等先生都对中国早期陶器做了专门讨论。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史前考古的新发现与新进展和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文化格局,再次审视中国早期陶器的文化发展进程及其与周边地区的文化关系。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中国南方早期陶器

目前南方早期陶器均发现于长江以南、雪峰山以东的中国地势第三阶梯的丘陵地区,包括南岭以北的江南丘陵区(江西万年仙人洞与吊桶环、湖南道县玉蟾岩)、武夷山以东的浙闽丘陵(浙江浦江上山、嵊州小黄山)和南岭以南的两广丘陵区(广东英德牛栏洞和广西境内的桂林大岩、桂林庙岩、桂林甑皮岩、柳州鲤鱼嘴、邕宁顶蛳山)。这些丘陵地区海拔较低,相对起伏较小,喀斯特地貌发育。现属于亚热带气候,水、热条件优越,且季节分配比较均衡。该区域内植被丰富,为季风常绿阔叶林,层次结构复杂。

(一)仙人洞与玉蟾岩

江西万年仙人洞遗址和吊桶环遗址位于赣东北鄱阳湖东岸,仙人洞遗址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经历多次发掘,共出土282块早期陶片。吊桶环遗址的早期陶片有60余片,特征与仙人洞较一致。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位于湘西南,在南岭以北,发现于20世纪80年代初,1993年、1995年、2004-2005年经多次发掘,早期陶片出自洞穴下部堆积 (附表一)。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e9568053a0954612873a5288bc482380.jpeg

(二)甑皮岩、大岩与庙岩

广西东北部的桂林境内有丰富的早期陶片发现。甑皮岩遗址位于桂林市南郊独山西南麓,发现于1965年,1973-1975年、2001年进行了发掘,其最早一期的陶片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大岩遗址位于桂林市临桂县境内,2000-2001年进行了发掘,其中早期陶片属第三期遗存。庙岩遗址位于桂林市雁山区的一座孤峰南麓,1965年发现,1988年发掘,共有6层堆积,早期陶片都处在洞穴堆积第5层 (附表二)。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f3067bcf7b43482bae038d9deaa5d281.jpeg

(三)鲤鱼嘴、顶蛳山与牛栏洞

在更靠南的北回归线南北两侧,也有早期陶片的发现。鲤鱼嘴遗址位于柳州市区南部龙山南麓的岩厦下,该遗址系贝丘遗址,经1980年、2003年两次发掘。据2003年度的发掘,遗址分为三个时期,早期陶片出自第二期。顶蛳山遗址位于南宁市邕宁县城北3公里,系贝丘遗址,1997年发掘,该遗址的文化遗存分为四期,早期陶片应属第一期。牛栏洞遗址位于英德市东南2公里的狮子山南麓,1983年发现,经1996年、1998年两次发掘。该遗址的文化遗存分为三期,早期陶片属第三期(附表三)。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c8f60bfe4ba94c7b894ee7b053027662.jpeg

(四)上山与小黄山

上山遗址位于浙江省中部金华市浦江县境内,2000年发现,经2001年、2004年、2005-2006年三次发掘。早期陶片发现于遗址南区第7、8层,属该遗址的早期前段遗存。小黄山遗址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县曹娥江流域,2005年发掘,其早期陶器属于第一阶段,文化内涵与上山遗址接近(附表四)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ea33d34e21f3400caa18551e64d2efc1.jpeg

(五)小结

南方地区最早的陶片发现在长江中游南岭以北的江南丘陵区,以万年仙人洞和道县玉蟾岩所出者为最早,并且测年序列清晰,绝对年代已超过距今18000年,进入末次冰期最盛期。南岭山系西南部桂林地区的庙岩、甑皮岩和大岩所出者年代稍晚于南岭以北,绝对年代在距今17000-12000年左右。而更靠南的北回归线两侧的鲤鱼嘴、顶蛳山与牛栏洞等遗址所出者似乎年代又稍晚些。最近有学者指出牛栏洞螺壳碳十四测年结果能更好地反映该遗址文化遗存的年代,进而认为牛栏洞的早期陶器的年代为距今1.6万年左右(已校正),显示出岭南北部地区是早期陶器的重要分布区域。而地处华东的钱塘江流域的上山与小黄山遗址的陶器年代最晚已接近距今8000年。

总体来看,南方地区的早期陶器表现出很强的原始性。其中除时代相对较晚的上山遗址和小黄山遗址之外,距今超过1万年的陶器都不丰富,且均为破碎陶片,说明使用不频繁。发现的陶片都较厚,烧成温度较低,结构疏松;均为夹砂陶,羼和料为石英、长石等矿物颗粒,陶色多为褐色基调,器形为圜底釜类;制法为手制,常见泥片贴塑法和泥条筑成法。早期陶片的伴出工具组合有石核-石片打制石器,骨、角、蚌器较为发达。

除了以上的共性之外,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早期陶片虽胎壁较厚,但不能以胎壁的厚度断定陶片时代的早晚,比如仙人洞的陶片厚度为7-12毫米,不及甑皮岩的36毫米,也不及大岩的20-30毫米,但仙人洞陶片的年代早于甑皮岩与大岩,可见早期陶器的厚度具有不稳定性。第二,早期陶片虽多素面,但有纹饰的不一定比素面者晚,例如仙人洞与吊桶环的条形纹陶片、玉蟾岩的似绳纹陶片就早于甑皮岩、大岩和庙岩的素面陶片。早期陶器在传播过程中,最具稳定性的文化因素是器形,而厚度、纹饰等因素则具有多变性。

welson 发表于 2019-6-22 18:10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7:38
老永说过,日本的细石器和东北亚的细石器一样,但陶器方面我也觉得确实接受了南方影响

永哥认为早期零星出现不能说明什么,况且日本陶器遗址都是共出细石器,与黑龙江流域同类,估计是细石器猎人带来的,至于为什么没有比南方更早的陶器,那是因为还没有挖到,毕竟西伯利亚地域太过广阔了

wolfgang 发表于 2019-6-21 21:12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和现在的人口迁徙途径相反,古代东亚南北迁徙主要是经过西部的横断山区和东部沿海,而不是现在的越过长江和淮河的路线。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19:39

二、中国北方早期陶器

目前,中国秦岭-淮河地理屏障以北地区的早期陶器多发现于华北平原西侧,处在从地势第二阶梯向第三阶梯过渡地区的低山丘陵区域或丘陵外缘向平原的过渡地带。该区域现属暖温带大陆性气候,热量资源虽丰富,但气候比较敏感,冬季寒冷干燥,受西北季风的影响较为明显,易受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影响,夏季高温多雨,植被为落叶阔叶林,水、热条件及植被情况不及南方地区。

(一)于家沟、转年与东胡林

于家沟、转年与东胡林三个遗址距离较近,位于华北平原西北部,且纬度相当,均处于北纬40度左右。于家沟遗址位于河北省阳原县泥河湾盆地中部的桑干河二级阶地上,经1995年-1997年的连续发掘,遗址堆积分7层,最早的陶片出自第4层的顶部与上部以及第3b层。转年遗址位于北京市怀柔县白河西岸的二级阶地上,1992年试掘,1995-1996年正式发掘。遗址分4层,早期陶片出自第4层。东胡林遗址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清水河北岸的三级阶地上,经2001年、2003年、2005年、2006年四次发掘。遗址的地层堆积可分8层,早期陶片出自第7层(附表五)。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e739a694dea94263bd90db43169c0eae.jpeg

(二)南庄头、李家沟与灵井

南庄头遗址位于华北平原西部、太行山东麓的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发现于1986年,经1986年、1987年、1997年多次发掘,地层堆积分7层,早期陶片发现于第5层及相关的堆积单位。李家沟遗址位于华北平原西南部低山丘陵区,位于河南省新密市椿板河左岸的二级阶地上。经2009-2010年两次发掘,地层堆积分7层,早期陶片发现于南区和北区的第5、6层。河南省许昌市灵井遗址位于华北平原南端,发现于1965年,2005年之后经多次发掘,早期陶片发现于第5层的次生堆积(附表六)。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4b5c70699c3f45c89b086728627538c3.jpeg

(三)小结

总体来看,北方地区的早期陶片的绝对年代大体同时,大约在距今1万年左右。该区域早期陶片均为夹砂陶,烧成温度较低,结构疏松。陶色以褐色为基本色调,厚度常在10毫米左右,羼和料有石英、云母、方解石、蚌屑颗粒,多素面,或施有压印纹,器形为盂类或罐类等平底器,制作技术为泥片贴塑或泥条筑成。

值得注意的是,北方早期陶器出现的时间晚于南方,并且其器形多为平底器,与南方的圜底器有明显区别。另外,北方地区除南庄头遗址外,早期陶器的伴出工具组合均以细石叶工具组合为特点,与南方明显不同。正确理解这些现象,对认识我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经旧-新石器时代过渡阶段、再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19:42

三、中国早期陶器的南北分异

综上所述,中国早期陶器的出现是我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偏后阶段的重要文化现象,在不到1万年的时间内在我国中东部现今秦岭-淮河南北的广大区域先后不断被使用。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中国陶器在其滥觞阶段,就已经形成了区域体系,大体能够以现今秦岭-淮河为界分为南北两区。南区以长江中下游的江南丘陵区的万年仙人洞和道县玉蟾岩为代表,陶器出现的时代早,器形为圜底釜类器;北方以华北平原西侧的东胡林和李家沟为代表,陶器出现的时代较晚,器形为平底直腹罐类器。由于陶器制作的复杂性和器形的多变性,南北方早期陶器区域体系的形成,显示出旧石器时代晚期后段人群社会网络的复杂性,不同社会网络内部的交流比较频繁,进而形成了南北有别且各自稳定的文化传统。

同时,中国南北方早期陶器的时代有明显不同,南方以仙人洞和玉蟾岩为代表的早期陶器的年代差不多早于北方1万年。目前中国南北方早期陶器的文化面貌差异,附加时间的维度之后,更多体现的应当是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南北方交流的“阻断”。

更值得关注的是,早期陶器南北文化格局的分界正好与中国旧石器晚期细石叶组合的南北分界吻合(图一)。在我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大概距今2.5万年前后至距今9000前后,中国北方盛行一套细石叶工具组合,包括船形、楔形等不同几何形状和技术的细石核、大量的细石叶和以细石叶为毛坯制作的琢背刀等工具,这套工具组合在我国秦岭-淮河以北的广大区域有众多发现,诸如北京的门头沟东胡林和怀柔转年遗址,河北的滦县东灰山、玉田孟家泉遗址、泥河湾盆地细石器遗址群(虎头梁、籍箕滩、于家沟等),河南的登封西施、舞阳大岗、新密李家沟等遗址,山西的沁水下川、襄汾柴寺、吉县柿子滩等遗址,陕西的宜川龙王辿等遗址,山东的临沂凤凰岭、望海楼等遗址。与北方的细石叶工业明显不同,秦岭-淮河以南的中国南方在距今2.5-1万年左右几乎不见细石叶工业,而是以砾石石器或石片石器为主的石器工业,与南方早期陶器共存的仙人洞、吊桶环、玉蟾岩、庙岩、甑皮岩和大岩等遗址均是如此。南方早期陶器出现之前的南召小空山、房县樟脑洞、荆州鸡公山上层、湖南澧水流域的乌鸦山、条头岗等遗址,以及江西仙人洞和吊桶环早期层位等,石器工业的特点亦是如此。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79b7ae773d52471599cfde123dcfb693.jpeg

图一 旧大陆东侧旧石器时代晚期后段的石器工业格局

大量旧石器时代晚期考古材料显示,在早期陶器出现之时及其出现之前,中国南北方石器工业已经发生明显分异,现今秦岭-淮河一线以北盛行细石叶工业传统,而其以南盛行非细石叶工业传统。分界线南北两侧的史前人群拥有不同的石器文化传统,反映了不同的流动方式、生计方式与栖居方式等多种行为模式。北方人群的流动性更高、狩猎经济比重更大,经济模式适应于北方当时的森林-草原环境;南方人群的流动性较低、采集经济比重更大,经济模式适应于南方当时的森林环境。就更深层次而言,南北方狩猎-采集人群可能各自拥有相对独立的社会交流网络。
四、早期陶器的起源与发展

关于陶器的起源问题,在仙人洞与玉蟾岩的最新测年数据报道之前,学术界多认为早期陶器有不同的起源地区,主要涉及中国、日本和俄罗斯远东地区这三个区域。学界支持多地区起源的主要原因是上述三个地区的最早陶器的测年数据大体相当,均在距今1.4-1.3万年左右,难以分出早晚。另一个证据是上述三个地区的最早的陶器的形制不甚相同,日本最早的陶器多圜底器,素面或饰线纹、豆粒纹和爪形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多平底器,素面或饰刮条纹;中国南方最早的陶器多圜底器,饰刮条纹、绳纹或素面;中国北方早期陶器为平底器,饰浅绳纹、附加堆纹或素面。但是,就陶器多地区起源这一理论而言,从分布地域和起源时间上看有太多的巧合,是值得我们进一步反思的。第一,地点的巧合,为什么世界上最早的陶器出现在三个大体相邻或相近的区域,而没有出现在欧洲、近东或是美洲?第二,时间的巧合,为什么早期陶器大约在距今1.3万年左右在三个地区同时出现?

对于旧大陆漫长的旧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而言,他们的文化传统是学习和使用打制石器,或者加工木器和竹器。这些石、木、竹器具备相似的形态特征、制作理念(“离心过程” )和使用功能,都与狩猎和采集活动密切相关。而陶器的形态特征、制作理念(“向心过程” )和使用功能与石、木、竹器皆不同,其代表的是重塑崭新的造型,关注新的材料,并且要转化加工材料的物理与化学性质。制陶技术相对于石器技术而言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系统,需要对泥土、水和用火有较强的认知和控制能力。同时陶器的使用与狩猎和采集活动关联度略低,而是狩猎、采集外延范围的延伸。在与东亚相距几千公里之外的西亚黎凡特(Levant)地区,当地旧石器时代末期距今2.1万年到1.2万年左右的卡巴哈(Kebaran)文化和纳吐夫(Natufian)文化狩猎-采集者形成了高度复杂的狩猎-采集社会,使用石磨盘、石磨棒、石杵、石臼以及镶嵌细石叶的镰刀等强化利用各种植物资源,并出现了定居的生活方式,但这些高度发达的狩猎-采集者并没有使用陶器。不仅如此,西亚黎凡特(Levant)地区在纳吐夫文化之后距今1.2万年左右进入新石器时代,开始出现栽培、驯化各种植物和动物的农业经济证据,但其农业社会一直处于“前陶新石器时代”(Pre-Pottery Neolithic),没有发明和使用陶器,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近四千年。所以,陶器的创作理念对于旧大陆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来说是一个完全崭新的范畴,并且其技术工艺流程的复杂性显示其发明并非易事。简言之,就陶器的创作理念而言具有相当强的“独创性”和“非必需性”。

近年来随着早期陶器材料的日渐丰富,特别是仙人洞和玉蟾岩遗址的发掘者不仅提供了系统的测年序列,还进行了深入的埋藏学研究,结合我国南方早期陶器的多种原始性状,多种证据表明最早的陶容器在距今2万年前后在末次冰期最盛期时首先出现于我国南方腹地。制陶的理念与技术在我国南方江南丘陵区起源之后,在几千年时间内凭借当时南方狩猎-采集群体的社会网络扩散(包括很多种传播形式和媒介,比如人群的迁徙、不同人群之间的学习、通婚、交换等),之后陶器在南岭山系西南部的桂林地区庙岩、甑皮岩和大岩等地和北回归线两侧的鲤鱼嘴、顶蛳山、牛栏洞等地较普遍出现。制陶技术的发明,拓宽了人类生活的广度,陶器一方面可以作为容器,存储植物的种子、果实或鱼类、软体动物等动物资源。另一方面,陶器可以作为炊器将食物加热后食用,使食物更加美味可口、便于消化,拓宽了可食用或易食用的资源的范围。

我们将比较范围扩大到日本列岛和俄罗斯远东地区(附表七)。从时代上讲,俄罗斯远东地区、日本列岛和中国北方的早期陶器都晚于中国南方,支持早期陶器的中国南方起源论。从陶器的器形来看,日本列岛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器形更为多样,不具备滥觞阶段的特征。日本虽以圜底器为主,但出现了平底器;俄罗斯远东地区以平底器为主,但也存在一定数量的圜底器。从理论上讲,圜底器由于器形简单更容易制作,而平底器相比于圜底器而言,需要制作底部和腹部之间的转折,对制陶技术的要求更高。日本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早期陶器中“平底器”的出现显示其陶器发展阶段较中国南方地区晚,同样支持早期陶器的中国南方起源论。此外,有学者从早期陶器的制作、修整方法和装饰形式的角度论证了早期陶器技术起源的“一元性”。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091efe8c33e14d59a19e110821201d34.jpeg

从器物组合上讲,日本早期陶器的圜底器传统似应与中国南方有较大关联,其年代校正后到了距今1.4万年或1.6万年左右,甚至可以早至距今1.7万年左右,其制造者可能是“最早接受圜底器的细石叶使用者”,并发明出平底罐。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全球范围内现代人出现并繁荣发展,他们拥有较为发达的航海能力,如现代人在距今5-4万年左右从东南亚航海到达澳大利亚。另外,距今1.7万年左右距离末次冰期最盛期较近,当时我国东海海平面高度应当低于现今高度至少90米,有大面积大陆架出露(图二),当时日本列岛与中国大陆几乎连为一体,新出露的土地既极大缩短了日本列岛与东亚大陆的距离,同时也应当成为来自不同区域狩猎-采集者争相开发与互动的空间,为早期陶器向日本列岛的传播提供了极大便利。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8b4cc92079e54d1c8ebb560a92dccde2.jpeg

图二 东亚地区末次冰期低海平面时出露的陆地(图中黑色部分表示广泛出露的大陆架,引自夏正楷:《环境考古学——理论与实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以“平底器为主、圜底器为辅且共出细石叶工具”的传统与日本列岛“圜底器为主、平底器为辅且共出细石叶工具”的传统关联最大;并且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的年代校正后为距今1.6-1.4万年左右,稍晚于日本列岛;再加上地理位置的接近。这些证据共同表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早期陶器传统可能来源于日本列岛,并将平底器传统加以发展(见附表七)。至于中国北方,如果迟迟不能发现早于距今1.5万年的陶器,由于其早期陶器为“平底器且共出细石叶工具”传统,与中国南方早期陶器分异甚大,而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平底器为主、圜底器为辅且共出细石叶工具”的传统关系密切,暗示距今1.1万年或稍早中国北方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存在密切文化交流的可能(图三),这一现象最近已经得到一些学者的关注。并且有各种证据表明,在旧石器时代晚期,俄罗斯远东地区与中国华北地区文化交流密切,当时东北亚狩猎-采集者曾随着气候的波动追逐南下的猛犸象-披毛犀动物群,以楔形石核为线索在华北地区留下了文化交流的重要佐证。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19:44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908/7bdd0c3ec8a74419a4e534102a02321c.jpeg

图三 早期陶器的起源与发展

(图中早期陶器图据袁家荣:《湖南道县玉蟾岩1万年以前的稻谷和陶器》和[日]堤隆:《日本列岛晚冰期人类对环境的适应和陶器起源》,见《稻作、陶器和都市的起源》,文物出版社,2000年) 

如此来看,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说明,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后段,东亚大陆秦岭-淮河一线南北的狩猎-采集群体的交流是非常有限的,而这一现象直到距今8500年前后才有所改观,有学者已指出距今8500年前后出现了长江流域和淮汉一带人群北进到淮河上游和汉水中游的现象。而此时中国北方使用直腹平底罐的狩猎-采集者的生计与行为方式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他们中的一部分应当转变为农民,开始定居和栽培,其直腹平底罐的文化因素在磁山文化和兴隆洼文化等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与发展。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20:01

Before the arrival of farmers to the western frontier of the Pontic-Caspian steppe, pottery was produced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7th millennium BC by hunter-gatherer groups first in the Volga steppes (with the earliest pottery found to date in the Elshanian culture). This culture was probably derived from the Eastern Asian tradition of the Late Pleistocene through Siberia and the Transurals
https://indo-european.info/ie/Mesolithic-Neolithic_transition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21:06

西亚的新石器时代,年代约从公元前8000至前6000年;铜石并用时代约从前6000至前3100年。在此期间西亚地区社会发展迅速,出现了世界最早的农业、金属以及古代文明。在世界考古学中占有重要地位。
  
  考古发现  西亚地区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自20世纪初以来,不断在各地有所发现。巴勒斯坦耶利哥遗址的发掘,揭示了从中石器时代的纳吐夫文化至新石器时代文化各阶段的发展顺序,并表明新石器时代之初,曾有一无陶新石器阶段。与此同时,在两河流域北部的耶莫遗址也发现了无陶和有陶新石器文化及最早的农业村落。从此西亚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工作,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此后在西亚各地又相继发现和发掘了多处遗址,其中重要的有:1958~1967年发掘的贝达遗址;1962年发掘的蒙哈塔遗址;1963~1968年发掘的拉马德遗址。在叙利亚,1965年发掘了穆赖拜特遗址和布格拉斯遗址,1972~1973年发掘了阿布胡赖拉遗址。过去认为在安纳托利亚没有新石器时代遗存,1956年起发掘的哈吉拉尔遗址,首次揭示出该地有丰富的无陶及有陶新石器文化;1961年起,发掘了恰塔尔休于遗址,收获甚丰;1962年起,发掘了坎哈桑遗址;1963年则发掘了苏伯德遗址;1964年,又发掘了阿西克里休于遗址,进一步表明安纳托利亚是西亚新石器时代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地区。在伊朗高原,40~60年代曾发现和发掘了里海以南的带洞、胡图洞和兴都库什山北麓的蛇洞等新石器文化遗址。在扎格罗斯山地,1965年发掘了甘吉达雷遗址,1959~1960年发掘了克尔曼沙阿遗址群,其中主要有阿西阿卜遗址、萨拉卜遗址等,1961~1963年发掘了布斯莫德遗址、阿里库什遗址等,使这个地区无陶至有陶新石器文化的发展线索日渐分明。而1968年以来发掘的雅亚遗址,则加强了对伊朗地区新石器至铜石并用时代的了解。与此同时,对西亚的铜石并用时代文化的研究也逐步深入,尤其在两河流域已初步建立了铜石并用时代文化发展的编年序列。
  
  分期与年代 西亚的新石器时代分为早、晚两期,早期为前陶新石器文化或无陶新石器文化,约为前8000~前7000年,晚期为有陶新石器文化,约为前7000~前6000年。铜石并用时代可分为早、中、晚3期,分属于前第6千年、前第5千年和前第4千年。这种划分只是一般的概括,各地区间还有较大差别,例如现已知最早的陶器出现于前8000年,而最早的铜器则出现于前7500年。
  
  文化分区  西亚新石器文化和铜石并用文化大致分布在以下5个地区:①黎凡特,包括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等地;②安纳托利亚,包括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地区和塞浦路斯;③美索不达米亚,大约相当于今伊拉克及叙利亚东部;④扎格罗斯山地;⑤伊朗高原。
  
  黎凡特  这一地区是西亚新石器文化发展最早也最充分的地区,南部的耶利哥和北部的穆赖拜特为主要遗址。耶利哥的新石器文化从中石器时代的纳吐夫文化发展而来。耶利哥的主要堆积为前陶新石器文化,又可分为A、B两阶段。耶利哥在前陶新石器 A阶段已出现农业,种植小麦、大麦、扁豆及无花果,但尚无家畜;已形成定居村落,有城堡和城墙,墙外有约8米宽、2米多深的壕沟,为世界已知最早的同类建筑。有人认为耶利哥已是有围墙的城镇。至前陶新石器 B阶段,耶利哥的作物品种增多,小麦有两个品种,还增加了豌豆、野豌豆、燕麦等,并出现了确定的家畜山羊。在耶利哥所在的巴勒斯坦地区,前陶新石器文化的遗址尚有多处发现,其中重要的有贝达、法拉赫、拉马德、蒙哈塔等,这些地方都有前陶新石器A、B两段的遗存。前6000年以后,巴勒斯坦等地的文化可能因干旱而迅速衰落,有陶新石器文化的发展水平大不如前。安纳托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等地遂成为当时西亚文化发展的中心。
  
  在穆赖拜特遗址前陶新石器的地层中,发现5件迄今所知最早的陶器,其年代约在前第8千年,但这些陶器过于粗糙,烧得不透,气孔犹存,不能盛水,还不能代替木石制作的容器。与此同时,在穆赖拜特也没有发现农耕及饲养家畜的迹象,整个前陶新石器阶段始终以狩猎和采集野生植物为主。在穆赖拜特附近,沿幼发拉底河岸,尚有阿布胡赖拉和布格拉斯两个重要遗址,阿布胡赖拉遗址是迄今所知叙利亚最大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占地15公顷,文化层厚约5米。此外,土耳其埃尔加尼附近的恰约尼遗址亦很重要,该遗址面积达250米×150米,在前陶新石器文化的早期尚无人工培植作物,晚期则有小麦、大麦、豌豆、扁豆等的栽培,绵羊、山羊、猪亦成为家畜。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早期还发现用铜矿石直接打制的钻孔珠、方形的扩孔锥、直的和弯的别针等,别针针尖经过打磨。这是世界迄今所知的最早铜器,年代在前7500年左右,它的产生可能和恰约尼距著名铜矿产地埃尔加尼较近有关。
  
  安纳托利亚  这一地区的新石器文化从中石器阶段的贝尔狄比文化(见西亚中石器时代文化)发展而来。遗址主要有哈吉拉尔、恰塔尔休于、基罗基蒂亚及梅尔辛等。安纳托利亚无陶新石器文化的年代约在前7000年左右,但在塞浦路斯则较晚,约在前6000年左右。此时已产生最初的农耕和畜牧,家畜有猪、绵羊、山羊。石器的特点是大量使用奇里乞亚产的黑曜石,在阿西克里休于遗址所见石器中,黑曜石占大多数,苏伯德遗址的黑曜石则达全部石料的90%。在建筑方面,哈吉拉尔遗址、坎哈桑遗址的房屋形制,不仅直接为日后的有陶新石器文化所继承,且影响及于小亚西部直至希腊半岛的新石器文化(见奥察基遗址)。但此地建筑方面最突出的创造则应属基罗基蒂亚遗址的圆形房屋。安纳托利亚的有陶新石器文化和铜石并用文化遗址以恰塔尔休于及梅尔辛为代表。恰塔尔休于的有陶新石器文化年代约在前7100~前6300年,有人估计当时这里已是城市;在前6000~前5800年,则已进入铜石并用时代。该遗址在整个南部安纳托利亚皆有重大影响,它控制着邻近地方的粮食供应及黑曜石的交换,并且是各地所需黑曜石的生产与加工中心。其城镇建设已较具规模,外有土墙环绕,房屋用土坯筑墙,并有专门用作神坛的房屋。至前5400年左右,该地的文化突告终止。此后典型的铜石并用时代遗址以梅尔辛遗址为代表,该遗址铜石并用时代的早期年代约为前5200~前4800年,由此至前4000年左右属中晚期。但在铜石并用时代中晚期,安纳托利亚的重要地位已为美索不达米亚所取代。
  
  美索不达米亚  美索不达米亚北部最早的新石器文化是乌姆达巴吉耶文化,年代属前第6千年初,已处于有陶新石器阶段。这一文化已种植农作物,但狩猎仍占重要地位。该文化之后,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新石器文化主要为哈苏纳文化 (前第6千年后半叶)和萨迈拉文化(前第6千年至前第5千年)。前者主要分布于底格里斯河两岸的摩苏尔地区,后者则分布于底格里斯河支流小扎卜河沿岸。据目前研究,哈苏纳文化与乌姆达巴吉耶文化无继承关系。萨迈拉文化的来源则缺乏系统材料。哈苏纳文化以刻纹彩陶为特征,其主要遗址哈苏纳已是定居的农业村落。萨迈拉文化则以精美的彩陶著名,早期阶段(前5500~前5300)已组成灌溉农业村落;中期阶段(前5300~前4800)彩陶达于全盛,已出现神庙建筑,陶制印章的出现可能反映了私有制的萌芽;至后期阶段(前4800~前4000)趋于衰落,许多遗址被废弃。
  
  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铜石并用时代文化以哈拉夫文化为代表,主要分布于伊拉克、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的东南部山区,年代从前第6千年末至前第5千年。这一文化也有精美的彩陶,器壁甚薄,经过高温焙烧,具有近似瓷器的光泽,技艺之精为两河流域手制陶器之冠。铜器有铜针等物。经济生活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还从事狩猎。但在前4400~前4300年间,哈拉夫文化亦告衰落,南部美索不达米亚遂成为西亚最先进的地区,该地区经过欧贝德文化(约前4300~前3500)和乌鲁克文化(约前3500~前3100)两大阶段,完成了从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的发展,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古代文明中心(见苏美尔-阿卡得时代考古)。
  
  扎格罗斯山地和伊朗高原 这两大地区地域广大,各地的考古学文化也十分复杂。这里各地也都先后经历了无陶新石器文化经有陶新石器文化向铜石并用时代文化的发展。扎格罗斯山区北部的耶莫遗址、南部的阿里库什遗址以及伊朗高原的雅亚遗址的地层堆积和文化内涵,都明确地证明了这一点。
  
  耶莫遗址位于伊拉克东北部,其无陶新石器阶段的年代约为前6750~前6100年,有陶阶段为前6100~前5800年,较黎凡特地区略晚。这里在无陶阶段已组成农业村落,种植小麦和大麦,驯养家畜,并用沥青把石片粘牢在木杆上做成镰刀。至有陶阶段出现彩陶。类似耶莫这样发展的扎格罗斯山地遗址,还有甘吉达雷和古兰。阿里库什遗址的无陶阶段,年代约为前7000~前6000年,已有农业、畜牧和土坯房屋。约在前6000~前5700年属于有陶阶段,开始有彩陶。出现了石基砖房,山羊、绵羊的饲养有很大发展,农业却相对倒退。雅亚遗址的新石器时代遗存,从前第5千年中期至前3800年,已属有陶阶段,驯养牛、绵羊、山羊,培植多种农作物,出现了用土坯建筑的方形小仓库。前3660年已开始出现青铜器,同时彩陶亦开始出现。至前第4千年末,产生了原始的埃兰文字,表明伊朗高原进入文明阶段。

Lep1dus 发表于 2019-6-21 23:03

圜底器是NO人群使用的陶器,y-N人群后来加工出了尖底器,向日本俄罗斯远东传播圜底器的可能是O1b2,从YFULL最近新增的数据看,O1b2在渤海黄海东海东海岸可能有很长时间的历史,并不像过去有些id因为K3的存在而猜测认为新石器以后从湖南过去的,平底器是C2人群在圜底器基础上加工出的陶器,向日本俄罗斯远东传播平底器的是C2北,11000年前出现在中国北方的平底器也不大可能会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南下,这个时候新仙女木事件结束,全球气温转暖了,这个时期点正好对应F2613分化,反映的是这个支系的壮大,Z1300后来还使用平底器,F845被北上山东的N6人群同化成了圜底器人群,总之华北新石器初期使用平底器的人群应该主要是F2613,体质上的古华北类型可能也主要是来自于这个人群的的影响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08:10

本帖最后由 15736068420 于 2019-6-22 08:16 编辑

Lep1dus 发表于 2019-6-21 23:03
圜底器是NO人群使用的陶器,y-N人群后来加工出了尖底器,向日本俄罗斯远东传播圜底器的可能是O1b2,从YFULL ...

早些时候,渤海 黄海 东海都是陆地,这就是三海平原,后来这些地区沉没了
琉球海底有古代文明巨石建筑遗迹,后来沉没了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2 17:25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1 19:42
三、中国早期陶器的南北分异

综上所述, ...至于中国北方,如果迟迟不能发现早于距今1.5万年的陶器,由于其早期陶器为“平底器且共出细石叶工具”传统,与中国南方早期陶器分异甚大,而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平底器为主、圜底器为辅且共出细石叶工具”的传统关系密切,暗示距今1.1万年或稍早中国北方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存在密切文化交流的可能(图三)



   从日本绳纹古人的aDNA数据来看,他们应该是从中国南方沿海北上的,顺便带去了南方制陶技术,继而传给了东北亚的狩猎者(体现在俄罗斯阿穆尔流域下游沿海地区的陶器,而日本绳纹古人也是混有一定比例的古东北亚成分的)。不过这个时期不会很早,因为我们知道美洲人彼时是没有陶器的~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7:38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2 17:25
从日本绳纹古人的aDNA数据来看,他们应该是从中国南方沿海北上的,顺便带去了南方制陶技术,继 ...

老永说过,日本的细石器和东北亚的细石器一样,但陶器方面我也觉得确实接受了南方影响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2 17:54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7:38
老永说过,日本的细石器和东北亚的细石器一样,但陶器方面我也觉得确实接受了南方影响


    东北亚的平底,相比南方的圜底器,不过是把加工工艺简化了而已,相当于早期在大陆销售的日系车,减配不减价~{:8_214:}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8:02

本帖最后由 15736068420 于 2019-6-22 18:07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2 17:54
东北亚的平底,相比南方的圜底器,不过是把加工工艺简化了而已,相当于早期在大陆销售的日系车,减 ...

不是,平底器就是从圜底器发展而来的,你看我上面文章的论述,东北亚平底器多,而日本圜底器多,恰恰说明了东北亚的陶器来至日本,而中国南方的陶器是原始的,恰恰说明了它的初始性,

老永始终不承认,日本陶器来至南方,理由是日本没有中国南方的石器,但我觉得迁徙人群完全可以入乡随俗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2 18:18

戎狄学院永恒不变的主体光辉思想就是:天下万物皆出自西伯利亚,如果挖了一百年都没找到,那只能说是考古人员无能~~{:8_214:}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8:43

welson 发表于 2019-6-22 18:10
永哥认为早期零星出现不能说明什么,况且日本陶器遗址都是共出细石器,与黑龙江流域同类,估计是细石器猎 ...

好吧,广阔的西伯利亚埋藏着无尽的宝藏{:8_198:}

zh0000 发表于 2019-6-22 22:01

本帖最后由 zh0000 于 2019-6-22 22:15 编辑

我一直觉得,中国一些特别造型的玉器应该是从实用工具而来,石器时代,人们需要加工的东西无非就是吃东西,制衣,制陶,制武器和捕鱼等工具,还有磨石头的工具.你比如玉璧和玉琮,有没有可能是起源自制陶的陶车或其承座?说不定有些玉器和制陶有相关性.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6-22 22:28

論壇某君說陶器是獨立起源,原始人生火後發現火下的泥土成了硬物,發明陶器,不需要有人群傳播製陶技術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6-22 22:29

另外,玉是新石器,玉本身是石,所以玉文化也有可能是各地獨立起源

MNOPS 发表于 2019-6-23 02:42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9-6-23 03:10 编辑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22 17:38
老永说过,日本的细石器和东北亚的细石器一样,但陶器方面我也觉得确实接受了南方影响

其实把老永的观点和其他人结合起来看应该能得出比较真实的场景。日本在旧石器时期应该处于南北要冲地带,既有从北部萨哈林南下的人群,也有从长江流域经冲绳北上的人群。两者在日本发生混合形成绳纹人,北部的石器更先进,南部的陶器更先进,所以混合而成的人群自然而然使用了北部的石器和南部的陶器。

当然我的观点跟你们其他人的观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你们其他人认为南人北上一直影响到了阿穆尔西伯利亚甚至北极,然而我却认为南人北上到日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因为旧石器盛冰期日本跟长江流域和华南一样是森林带,但比日本再往北再往西的地方则是苔原干草原。北上的南人不太可能离开他们熟悉的生活环境跑去猛犸草原上跟细石器猎人竞争。而且对2.7万年前的冲绳白保竿根田园人骨骸的分析指出此人在生前以鱼类为主食,可能经常下海捕鱼。这样的捕鱼人群到了草原上是肯定竞争不过细石器猎人的,相当于是去送死。因此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只有绳纹人跟和平文化人群有共享基因,而东北亚大陆人群西伯利亚人群并没有。

那既然南人可能并没有北上到西伯利亚,陶器又是怎么传播到那边的呢?这就要引出我的又一条理论了。之前坛里有人说器物传播必须伴随着大规模的人群迁徙,也有人说器物传播完全不用伴随着人群迁徙。然而我的理论相当于是两者中间,那就是器物传播要比人群迁徙更远。怎么理解呢?我们再拿陶器举例子。假设东亚地区的陶器真的是由长江流域人群最早发明的,长江流域人群把圜底器带到日本之后,经过贸易经过多次转手,圜底器被带到了西伯利亚,然后西伯利亚细石器人群又对这些转手得来的圜底器进行改良发明了平底器。此时的平底器已经跟初始发明陶器的人群没什么关系了,尽管它可能确实是由圜底器改良而来的。也就是说,初始南方人群不需要迁徙到西伯利亚,中间自会有二传手三传手把器物传过去。后来的青铜器铁器的传播也很类似,初始人群是中东小亚细亚那边的人,但传到中国是由二传手三传手甚至五传手六传手完成的,跟最初发明的人群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中国早期陶器的起源及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