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 发表于 2019-6-23 11:51

彝族起源与文化[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巫师 于 2019-6-24 23:00 编辑

选一些彝族起源与历史的资料。尽量选稀罕的、研究价值高的资料汇总于此。



。。。。。。。
﹤一>
彝族民间史诗歌《铜鼓歌》

《铜鼓歌》反映了富宁县一带彝族祖先的迁徙路线,以及死者灵魂回归祖先故里的方向。

《铜鼓歌》中唱道:“彝家先辈人,居住在昆仑;巍巍昆仑山……,处处是牛群。……部落好几支,争夺好地皮;彝家部落小,常常争不起。为了求生存,迁到雪山里。那时雪山下,铜矿遍地有;老辈想办法,练铜铸农具,农具来耕作,犁深又省力。自从会炼铜,彝家乐呵呵。
老辈用红铜,做成大铜锅;铜锅是铜鼓,铜鼓是铜锅。……饮过深山水,吃过苦荞粑;翻山又过河,来会孟获公。
石林风景好,滇池水清清,百代不厌居。可恨又变开,背着铜鼓行,吹着芦笙来;泪水湿透衣,回头不成人。……祖公落人手,儿孙四处散。
离开越析地,走到大箐里,拿鼓当锅用,蒸煮野菜吃……。来到蒙胡诏……都梦得落户,得过好生活。人口刚安定,继而遭兵祸,再次大搬家……最后到特磨。……进入普腊地(今富宁),到处长巴茅。普腊土地肥,又黑又松泡;开田又种地,不怕苦和累。……谷穗象马尾,包谷象牛角;棉桃似拳头,花开一朵朵,长势大喜人,个个乐心窝;彝家庆丰收,都把铜鼓敲。
改朝又换代,黄帝换几个,直到宋灭庸,再次遭兵祸……。
布依和罗罗,日子都难过。罗罗和壮人,共同反宋皇,结果都失败,东藏又西逃。官府和土司,驱赶找罗罗,多数去普梅,少数去交趾(越南);各走各的路,各逃各生活。罗罗四兄弟,人称‘四大炮’,兄弟又分家,分别各在各。”

《铜鼓歌》中所叙述的彝族祖先迁徙路线及其地名,大都可在史料中可找到,所叙述到的一些历史过程,也非杜撰和编造,不少都是有史据可查的。《铜鼓歌》还真实叙述出今天的乐器——铜鼓,从炊具到炊具兼乐器,直到单纯为乐器的演变过程,其不只是“歌”也是一部记实性很强的彝族史诗。



在文山州彝族各支系中,口传的民间文学很多,成年彝族大都能背出几个民间传说。建国以来先后收集整理成书的《木腊米腊》、《勒乌特依》、《铜鼓歌》、《梅葛》都是彝族民间文学。
《木腊咪腊》和《勒乌特依》,是反映彝族远祖开天劈地传说的叙事性古歌。《木腊咪腊》中唱道:“蓝蓝的天罩着洁白的云。很古的时候没有天,是一个叫阿基檀的神仙,用口袋装空气来造天。地是万物的阿妈,万物是地的儿女。很古时候没有地,是太太保神仙,用围腰兜着土来造地。……”《勒乌特依》叙述彝族远祖早先怎样造天地时,唱道:“先祖们九天商量到深夜,宰了九条商量牛;九夜商量到天明,喝了九坛商量酒。……”这些古歌中的传说,听起来似乎都很荒诞,但只要一加分析,就可领悟古人思想和心理状态,是彝族历史文化的灿烂结晶。
在彝族原始的图腾崇拜中,对虎的崇拜显得尤为重要,这在彝族“倮、罗、落、拉”等族称中即可看到一斑。《梅葛》古歌中用虎身之各个部位造天地的叙述,反映的不仅是“开天劈地”传说。而且反映出彝族祖先对虎的崇拜,《梅葛》唱道,很古的时候“……,天上什么也没有。……,地上什么也没有。”祖先就用“虎”来造天地。“……,虎头做天头,虎尾做地尾,,…虎骨做道路,虎皮做地皮。虎毛变树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彝族起源与文化[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