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412|回复: 40

Microcephalin hg D与现代族群脑容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6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icrocephalin(MCPH1)决定人类的脑容量大小,初步研究认为,可能来自某个遗失远古族群的Microcephalin hg D基因大约在3.7万年前渗入到现代人的基因中,并迅速扩张到绝大多数欧亚族群之中,之前体质人类学的研究表明,欧亚各族群脑容量平均大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族群,而蒙古人种(欧亚东部族群)平均略微大于高加索人种(欧亚西部族群),大体与Microcephalin hg D在现代族群的分布相符。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 ... f9ef8a07dd38680b2f9

发表于 2009-2-6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人类的艺术大约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好象与某个基因突变有关,是不是就是这个?
发表于 2009-2-6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提供的链接打不开,不知是否是这篇:
Microcephalin, a Gene Regulating Brain Size, Continues to Evolve Adaptively in Humans
 楼主| 发表于 2009-2-7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就是这篇,转眼就打不开了,还好图片可以看到。

还有一片中国做的,可惜没找到免费的全文。
A common SNP of MCPH1 is associated with cranial volume variation in Chinese population

如果Hg D作为一个遗失族群在3.7万年前渗入到现代人群中的一个基因片段这种理论得到进一步证实,我想肯定会对解释现代人起源有着重要意义。目前还很多问题无法找到合理解释,3.7万年前的渗入时间,此时大多数族群已经迁徙到了欧亚大陆,看似Hg D是通过不同支系的遗失族群渗入到各地现代人群中的(猜想,需对比不同地区族群的Hg D类型是否一致),但不管怎样,似乎可以这么推想,现代人的直系祖先非洲智人并非大脑进化最为快速的族群,这些相对原始的非洲智人征服了某些更大脑量的遗失族群,并捕获了重要的基因Hg D从而成就了自身的快速发展。澳洲人的直系祖先,相对原始的Kow沼泽人取代现代人体质特征的Mungo湖人,或者可以为这种猜想提供一个间接地例证。虽然暂无亚洲的古代DNA的任何证据,但估计澳洲的人类衍化历史应当是亚洲的一个缩影,而亚洲的情况可能会更复杂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09-2-7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roxsan 于 2009-2-6 14:22 发表
我记得人类的艺术大约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好象与某个基因突变有关,是不是就是这个?

是基因渗入,不是基因突变。
发表于 2009-2-7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Human Molecular Genetics Advance Acces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line on January 19, 2008
Human Molecular Genetics 2008 17(9):1329-1335; doi:10.1093/hmg/ddn021


A common SNP of MCPH1 is associated with cranial volume variation in Chinese population
Jin-kai Wang1,2,4, Yi Li3 and Bing Su1,2,*


http://hmg.oxfordjournals.org/cgi/content/abstract/ddn021
可以免费下载的。

我还没有细读。
发表于 2009-2-7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这是一个常染色体基因,从字面上看Microcephalin应该与脑磷脂的增加有关,这一方面与智力有关,一方面与增加脂肪储备有关,很可能是人类对北方冰期环境的适应性进化。克罗马农人的脑容量就很大。
3.7万年已经是相当晚的时间,与典型的克罗马农人出现时间3.5万年很接近,比人类出非洲的时间6万年的时间晚很多,不知道古在哪儿?已知尼人的脑容量较大,在3.5万年前他们的分布已经退缩到欧洲西部很小的区域。但亚洲直立人的脑容量很小,不知道亚洲人如何捕获的?

[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09-2-7 12:1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2-8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Hg D有百万年的古老历史,这可能意味着当时很多非mteve系的族群有可能携有此基因,文献中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指出是否所有的现代族群Hg D的汇入都是在3.7万年,而3.7万年也是一个大致的估计,如果现代族群的共同祖先同时在非洲或临近的欧亚地区捕获Hg D,那3.7万年似乎就不太可能了,因为大多数族群已经迁徙到了欧亚各地,但如果是各族群分别捕获这个基因,那就应当有不同的年代,应当更具体的分析。欧亚各族群的Hg D是否分属不同亚型,各自的形成年代这些信息如果能够得到,就应当能得出一些更准确的结论。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8 11:3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2-8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克罗马农人的脑量不但很大,而且大于现代人平均的水平不少,1590 cc到1660 cc。尼人跨度年代过大,族内的差异很大,但平均还是高于现代人,最高在1700 cc以上。现代人个体差异也很大,据说屠格涅夫有2000 cc,少的可能仅1000 cc。很复杂,需要更进一步的分析现代人和古代族群的MCPH1类型,相信研究MCPH1的谱系会非常复杂,现在的诸多疑问估计还得若干年后才能找到确切的答案。
 楼主| 发表于 2009-2-8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中国加油 于 2009-2-7 11:40 发表
相对原始的Kow沼泽人取代现代人体质特征的Mungo湖人:funk:
有证据吗?


Mungo/Willandra地区4-6万年前的ML3(WL3)体质上在现代人的范围内,但属于非mteve世系。约1万年钱的Kow Swamp体质上要原始的多,但属于mteve的世系(除KS8)。Mungo/Willandra系统的WL50非常特殊,体质上与这个系统其他遗骨有些不同,而与印尼爪哇人有着相当的近似性,较为原始,但却有着高达1540 cc的脑容量,而现代澳洲原住民则只有平均1270 cc。Kow swamp是目前亚太地区1万年前后亚太地区古代DNA研究的第一例,如果今后在亚洲的aDNA研究与其结果类似,那就说明,当非洲智人到达亚洲的时候,其实是比亚太古代族群原始的。

现代取代原始,仅仅只是现代人一厢情愿的想当然,初步的研究已经暗示了一种更大的可能性,即现代人的直系祖先或许只是一群幸运的野蛮人。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8 13:08 编辑 ]
发表于 2009-2-12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我看,恰恰相反,Mungo人事件正说明体质人类学的不可靠,一个性状到底原始不原始有相当的主观性。以前在老论坛就对比过各大人种谁最“进化”,实际是都差不多。谁都有所谓的原始性状。
另外,这里没法看到原文,印象中这个37,000年是靠小脑症突变者的snp推断出来的,这里有个陷阱,小脑症突变基因是躲过了自然选择压力剩下来的,其突变速率要超过正常基因。也就是说,3万7千年是被压缩了的。这个我目前不敢确定,因我怕是跟另一篇文章搞混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2-14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新关于尼人MCPH1的初步报道,看来MCPH1的谱系非常复杂,现在族群中相当的差别,欧洲人有一较特殊的基因,可能来自尼人,但更可能来自另外一个族群,因为至少克罗地亚尼人的MCPH1是一个原始类型,在现代非洲人有发现。

They focused on a gene implicated in brain development - microcephalin-1 - which shows significant variation among present day humans.

It has been suggested that a particular variant of the gene, found commonly in Europeans, was contributed by Neanderthals.

But the Croatian Neanderthal fossils harboured an ancestral form of the microcephalin-1 gene, which today is also found among Africans.

http://news.bbc.co.uk/2/hi/health/7886477.stm
 楼主| 发表于 2009-2-14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ercules 于 2009-2-12 22:41 发表
依我看,恰恰相反,Mungo人事件正说明体质人类学的不可靠,一个性状到底原始不原始有相当的主观性。以前在老论坛就对比过各大人种谁最“进化”,实际是都差不多。谁都有所谓的原始性状。
另外,这里没法看到原文,印 ...


原始与否,是以现代人的体质特征来判断的,Mungo人(LM3)显然更接近现代人而Kow沼泽人则相差较远。大约1万年前的mteve世系的Kow沼泽人(除KW8)是在一万年的历史中因为环境因素快速进化到现代人的体质学范围内,还是因为与非mteve世系的mungo人的融合而快速获得,我倾向后者,或者后者为主。同时,在还没有任何相关亚洲adna研究的时候,做个猜测的话,澳洲的情况,我认为是亚洲的一个缩影。

至于现代人群,谁更进化一些,我这里只讨论的是脑容量,一般来说,大脑容量要比小脑容量有着更高一些的智力水平,因为也更进化。

原文3.7万年是一个大致的推算,而且也没有区别Hg D的不同亚型,各自的世系,等待更深入的研究。
发表于 2009-2-15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脑容量算个P,现代人的脑容量就差别较大。很多学者就反对以脑容量反映智力,详细可见前几年对Rushton等人的批判。
况且这个还可能受其它因素的影响。比如有文章介绍鲸鱼脑容量大是对寒冷海水的适应,那么尼安德特人较大的脑容量是不是对寒冷的冰期气候的适应呢?
现代人的体质特征并不固定,现代蒙古人种保留有冰期时代欧洲人的一些特征——粗壮化,可见Lahr 的文章。最近一万年来,蒙古人种没有经历像西方人经历过的脱粗壮化的过程,你能不能说蒙古人种因此比其他人种原始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2-15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ercules 于 2009-2-15 16:56 发表
脑容量算个P,现代人的脑容量就差别较大。很多学者就反对以脑容量反映智力,详细可见前几年对Rushton等人的批判。
况且这个还可能受其它因素的影响。比如有文章介绍鲸鱼脑容量大是对寒冷海水的适应,那么尼安德特人 ...


hercules又要动粗了,呵呵。

人类的进化是伴随着脑容量的增大的,而相反我们智力水平的评估是有着太多主观因素的。而进化的取代原始的,也无非是现代人的一种主观意愿而已。

脑容量大小约定于Microcephalin等基因类型,而Hg D有着百万年的历史,只是大约3.7万年前后渗入到现代族群(欧亚为主),目前只知道,尼人的Microcephalin是原始类型,在非洲有所分布,但目前Microcephalin的世系还没有建立起来,很多问题还不好分析。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15 20:00 编辑 ]
发表于 2009-2-16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一楼的图中,东非部分Microcephalin hg D有相当的组成,在这种情况下要断定来源只有做深层次的系统进化树的分析。因此Microcephalin hg D的证据力量远不如RRM2P4。
人类的进化是伴随着脑容量的增大的,但脑容量的增大有多种因素,并不是所有脑容量增大都伴随智力的增加。虽然我们智力水平的评估是有着太多主观因素的,但这比量脑容量强百倍。
“目前只知道,尼人的Microcephalin是原始类型”,既然Hg D有着百万年的历史,那么它们出现在尼人当中没什么新鲜的。现代人中出现接近尼人的Microcephalin类型也不能确认是来自尼人,只有这种类型不出现在其他人群尤其是非洲人群中时才能得到你要的结论。为什么呢,这涉及到遗传多样性的问题。举个例子,虽然大家已经公认人类与黑猩猩的关系近过与大猩猩,但有些基因片段反常的人类更接近大猩猩而不是黑猩猩,这就是多样性和遗传漂变的共同杰作。
整个文章中,你说的最没问题的话就是这一句:但目前Microcephalin的世系还没有建立起来,很多问题还不好分析。
 楼主| 发表于 2009-2-17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ercules 于 2009-2-16 21:25 发表
你一楼的图中,东非部分Microcephalin hg D有相当的组成,在这种情况下要断定来源只有做深层次的系统进化树的分析。因此Microcephalin hg D的证据力量远不如RRM2P4。
人类的进化是伴随着脑容量的增大的,但脑容量的 ...


你的脾气什么时候别那么火爆,你也就能理解,我拿出这些初步的研究证据,就是为了听到更多合理的分析,尽管,我花了很大精力批评那些盲目迷信权威,否认非mteve世系血统存在可能性的人,但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拿出这些初步的研究,大家讨论一下各种可能性。我本人一直坚信历史的真是情况,要比大家想象的复杂得多。就尼人来说,尼人作为hg D来源重要候选人的说法,是文献中的推测,我本人抱着一个观望的太多,而且前几天那则新闻透漏尼人的属于原始类型,且非洲有所存在,的确就让问题显得更加扑朔迷离,而这样的情况也正是我希望看到的,我希望真实的历史是精彩而离奇的。

至于脑容量-智力-生存能力,这三者间的关系,呵呵,太复杂了,各抒己见吧,但不管怎样,我的观点是,人类衍化历史充满了太多的偶然性,可以肯定脑容量最大的古人类族群并没有生存下来,同样,也未必智力高的就一定能生存下来,换句话说,现代人的祖先的幸运之处未必在于其脑容量和智力水平,而很多偶然因素也能对其唯一的幸存有着至管重要的左右,比如hg D在大约3.7万年前的突然渗入,并迅速让hg D类型携带者成为欧亚族群的绝对主体。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17 09:22 编辑 ]
发表于 2009-2-18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反感你这句话:“我花了很大精力批评那些盲目迷信权威”,你算老几?先给你的对手按上个盲目迷信权威的帽子,然后假惺惺的说“就是为了听到更多合理的分析”,做人不要太虚伪。
发表于 2009-2-18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这家伙对走出非洲模型缺乏深层次的认识,说他的理解停留在伊甸园传说的层次上一点都不冤枉他。与mt夏娃同时生活的种群中女性大约有1000人(暂且这么说),我们从没有说这1000人与mt夏娃是同一种mt类型,实际上假设这1000人有一千种类型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所有其它女性都是“非mteve世系”,她们的血统理所当然的存在在我们身上。连这个概念都不懂,还来口口声声的“我花了很大精力批评那些盲目迷信权威,否认非mteve世系血统存在可能性的人”,试问,支持非洲起源说的人哪个反对“非mteve世系血统存在”?实际上,我根据你的种种表现,替你表述一下,你的话题始终围绕着“化石人类对现代人的基因贡献”,也就是将所谓的非mteve世系改换成化石人类,这个也是国际通用的说法。
发表于 2009-2-18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hg D是从尼人渗入并以欧洲为中心扩张,那么hg D的多样性是以欧洲为中心向四周递减,就像mt和y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没有这个,光频率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这就是我要深层次的系统进化树的分析的原因,这也是我认为RRM2P4证据更强的原因,因为人家有实实在在的系统进化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1-24 20:00 , Processed in 0.1601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