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sohusongsohu

求鲜卑Y-DNA,为什么没在现代汉族里留下显著痕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1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3-8-21 21:51 编辑

关于慕容鲜卑的遗传结构,喇嘛洞墓地三燕文化居民人骨的mtDNA为我们提供的一些信息。  能与 早期东胡(井沟子)联系上的,不到1/3。
虽然母系总是与父系有很大的偏差。但总的来讲,河北东北部,内蒙古中南部,辽宁西部这些区域,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各种考古文化都很繁荣,农业兴盛,当地的人口基数,我认为不会少于 山林中或草原上的小规模的部落。 所以,当东胡,乌桓,慕容鲜卑,拓跋鲜卑以一个强大的军事政权(不全是)的组织形式出现在历史的活动时,其人口组成包含了他们所征服的地区的所有居民。 因此,这个时候,他们的最早的父系始祖的后裔,在这些群体里,很可能并不是占优势的类型。
喇嘛洞古代mtDNA.JPG
发表于 2013-8-21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3-8-21 22:19 编辑

关于拓跋鲜卑的问题,根据我现在看到的证据,拓跋部并非起源自东胡(井沟子-铁匠沟类遗存的创造者及其后裔)。 但是在更早的时候,是不是有共同的起源呢? 这个目前没有答案。

至少从目前来看, 父系 以C3下的各个支系为主的人群,其颅骨形态大部分都是北亚类型的。 也就是说, C3下的各个支系的历史,无法通过颅骨数据来区别和分析。
关于 青铜时代-铁骑时代的蒙古高原周围的人群,需要做一下主成分分析,才能了解的更详细一些。 总之都属于圆颅型,偏低的正颅型结合阔颅型的古蒙古高原类型。

“即同属“古蒙古高原类型”的[彭堡组,井沟子组,板城A组,三角城组,蒙古中央石板墓组] 与 [新店子组,阳畔组,外贝加尔石板墓组,蒙古东部石板墓组]分属不同的聚类,在体质特征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表现为后一类古代居民在颅型上的短宽趋势似乎更加强烈"。

距今5500-4000年的呼伦贝尔的新石器文化-- 哈克文化的遗骸如果能得到Y-SNP测试,将有助于解开 拓跋鲜卑部,室韦和蒙古等一系列人群的父系来源问题。
发表于 2013-8-22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拓跋鲜卑是鲜卑人群里非主流的一部,楼上太武断了
发表于 2013-8-22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克文化有过复原图。。。
发表于 2013-8-22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103# Ryan
考古学文化的相似性只能说明人群的迁徙存在可能性,但其程度大小不得而知。这一点来说,体质人类学的证据或许更有说服力。因为文化的相似性,可能是人口扩张或者文化扩张,或者还有其他的类型。
发表于 2013-8-30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3-8-30 15:56 编辑

110# 氐羌人后裔

同意。新开流文化的颅骨,与红山一系的人群一样,属于古东北类型。可见,平底筒形罐的扩散所代表的人群扩散的范围是很宽的。

我没有读到昂昂溪文化的颅骨数据,不过据该考古文化的混合特征推测,C3系人群应占不小比例。

北部大兴安岭以东的C3人群,是自远古以来一直在那里居住的土著,还是从贝加尔湖东南部迁来的。这一点目前无法分辨。真实的情况可能两种成分都有。

在这里,需要承认及以往认识的一个错误。 在以前和  Yungsiyebu 讨论 黑龙江流域的C3c的时候,认为 C3c 从这里诞生并向西扩散。

现在看来,这种认识是完全错误的。C3c很可能是从贝加尔湖东南迁来的。

而以前认为 平底筒形罐的的扩散所代表的人群扩散,没有越过黑龙江一线。现在看来也是以错误的。从以下两篇关于靺鞨人骨的研究表明,古东北类型人群在文化和血统上都影响了黑龙江北岸的人群,甚至成为靺鞨文化中奈费尔德类型的主要来源。 这意味着,靺鞨人的出现,就是来自贝加尔湖地区迁入的人群和当地土著混合结果。

当地的土著的影响是深远的。 所谓 肃慎一系人群(肃慎,挹娄,勿吉),其核心是新石器时代的古东北类型人群的后裔,与 C3一系的满-女真是有区别的。   这种认识不算颠覆,可以看 王乐文先生 关于靺鞨考古文化的相关文献。

当然这一点是很值得讨论的。 在后裔,中国东北和俄罗斯滨海地区的有史以来的所有居民,都被先后整合到了 女真-满洲共同体之中。说 “女真-满洲几乎全部继承了肃慎/挹娄/勿吉”这句话是完全没有错的。

上述的考古文化来源所反映的差异,应该就是南通古斯和北通古斯的人种和文化上存在重大差异的原因之一。


俄罗斯远东地区特罗伊茨基靺鞨墓地人骨研究
俄罗斯远东地区沙普卡靺鞨墓地人骨研究
奈费尔德类型的文化来源
发表于 2013-8-30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3-8-30 17:38 编辑

<挹娄、勿吉、靺鞨三族关系的考古学观察>
本文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格局入手,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当时的三江地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分属于挹娄和靺鞨文化系统。文献记载的“勿吉”早期指的是属于挹娄文化系统的勿吉文化居民,晚期则是来自北区的靺鞨文化系统的人群。文献把汉唐时期三江地区诸考古学文化的居民看成一个整体,不知道这里族群间的变故,把靺鞨人混同于已经被消灭(或消失)的勿吉。传统所说的挹娄—勿吉—靺鞨一脉相承的观点或许应该重新认识。这也反映出文献记载的古代族群实体有时候与考古学文化所反映的人群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滚兔岭文化首先发现于双鸭山滚兔岭遗址,⑥并因此而得名。

鉴于以上分析,似乎可以认为黑龙江中下游沿岸的乌里尔文化和波尔采文化以及经松嫩平原西来的角状把手等文化因素与滚兔岭文化的出现和形成密切相关。

凤林文化是近年来新辨识出来的一支考古学文化,得名于1998年发掘的友谊县凤林城址。(20)一般认为,凤林文化是滚兔岭文化的直接继承者,二者属于同一文化系统的不同发展阶段。滚兔岭文化向凤林文化的转变主要是由于受到了来自南部团结文化的强烈影响。因此,其文化内涵的主体也相应地包含滚兔岭文化和团结文化两个方面的因素。就目前考古资料而言,凤林文化的分布范围大致与滚兔岭文化相当。

前文已述,带角状把手的陶器是南区前期(滚兔岭文化和凤林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器类,而“靺鞨罐”则植根并来源于北区。后期三江地区带角状把手陶器的突然消失与“靺鞨罐”的广布形成鲜明对比,分别代表着南、北文化系统的两类器物的此消彼长,实际上是南、北两大文化系统势力消长的直接反映。

文献中的勿吉在早期是南区文化系统(凤林文化)先民,文献中的勿吉在早期是南区文化系统(凤林文化)先民,晚期却是北区文化系统(河口四期类型、同仁一期文化等)先民,而作为凤林文化创造者的早期勿吉则可能是被来自北方的“勿吉”(实际是后来的靺鞨)所灭。
发表于 2018-5-6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17# 广府佬

QQ截图20180506020026.png
发表于 2018-11-8 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1580819387 发表于 2011-11-5 10:23
不看历史的吗?五胡乱华的鲜卑人互相残杀,根本所剩无几,后来的隋唐两家都是鲜卑女婿,鲜卑要是人多用得着 ...

汉族女婿?那时候有汉族一说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21 03:49 , Processed in 0.14451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