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792|回复: 63

爱新觉罗姓氏之谜

[复制链接]
睡人氏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3-30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何溥滢(辽宁省民族研究所 研究员)    老所长金启孮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几个月了。几个月来,金先生的音容笑貌却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在一个长长的画廊里,有一组组活动着的分镜头,一位老人始终在里面忙碌着,从开荒整地做起,播种,施肥,浇灌,耕耘……一路下来,一片荒原渐渐地变成了郁郁葱葱的苗圃。这个苗圃,就是我们的研究所。这位老人,就是一代满学宗师金启孮所长。
    辽宁省是少数民族众多的一个省,满族、蒙古族、锡伯族、朝鲜族、回族,人口都较多。其中满族最多,占全国满族人口的一半。可是,民族研究长期没有提到议事日程。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成立了辽宁省民族研究所,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特意从内蒙古大学,聘请来德高望重兼通满蒙学的金启孮教授为开山所长。所里的研究人员,为数很少,还都是从其它行业调来的有志于从事民族研究的中青年,原来并无研究经历。研究用的图书资料,也是一无所有。金先生就是在这样的零的起点上,开始了研究所的艰难建设。
    金先生对研究所的人才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当时研究所的人员构成,大体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六十年代中期的大学毕业生,虽然年届中年,可是由于十年“文革”,这些人都没有在科研单位受过科研训练,也可以说都属于科研新兵。另一部分是八十年代初刚刚毕业的本科生和硕士生,也没有任何科研实践。面对这种情况,金先生不急不躁,循循善诱,从头抓起。他首先建立了科研讲座制度。每周举行一次,由一位科研人员讲自己的研究心得,然后由大家评论,以求互相启发,取长补短,共同进步。金先生也常常以平等的身份,把自己摆进去,结合自己的科研实践,讲自己的研究方法和体会。比如,他曾讲过研究爱新觉罗姓氏的体会。先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对爱新觉罗姓氏问题产生了疑问和兴趣。因为,在清代统治阶级中,广泛流传爱新觉罗是赵宋的后裔,满人礼亲王昭槤和汉人姚元之,在自己的着述中,都记载了爱新觉罗源于赵宋的蛛丝马迹;东北的爱新觉罗氏冠汉姓为‘肇’或‘赵’,并不冠姓金;满人初读汉字,‘赵’的发音,也常常就是发为‘觉罗’;而且,自关外以来民间公认的满洲八大姓,没有爱新觉罗氏,爱新觉罗氏似乎不是满洲的姓氏。基于这些满人传说,汉人闻见,语言印证,调查考实,先生当年曾想把爱新觉罗与赵宋的关联写成文章。但“因三十年代排满方殷,考证此事虑有人觉得取悦于彼”,始终未写。不料,有的学者在与先生的交谈中,知道了先生掌握的这些论据和思路,便迫不及待地写了论文,还引证了先生的说法。先生当时也曾表示支持此论文。可是,先生在研究女真文时,又碰到了新问题,在女真文石碑上,发现两位女真进士都姓“交鲁”。始知《金史》等书将“交鲁”等姓氏漏掉。又证以清高宗《盛京赋》“帝用锡以姓曰觉罗,而徽其称曰爱新”,及《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注,“爱新,华言金也。觉罗,姓也。”始知爱新觉罗一姓,其实姓是觉罗。“爱新”只是“徽称”,犹如那拉有叶赫那拉、辉友那拉一样。至此,先生豁然开朗,爱新觉罗姓氏之谜一下子解开了。先生说,爱新觉罗、伊尔根觉罗、西林觉罗、舒舒觉罗、通颜觉罗、阿哈觉罗等觉罗氏,实即金代的交鲁氏。交鲁、觉罗写音,所用汉字字面不同,概因语言之变化及方言关系,实则一脉相传之一姓也。至是始知觉罗为赵宋后裔之说,乃无稽之谈,不可轻信。到这时,半个世纪已过去了,金先生才动笔写下了《爱新觉罗姓氏之谜》一文。先生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告诉我们:“治史者勿为传说所惑,离正轨而入歧途,徒然贻人笑柄”;“对历史的研究,必须论据充足,论证严密,才能草写论文,论文写成后最好放置一个时期,不忙于发表,以待新证甚至反证的出现。”“证据必须十分确凿,而又找不出有力的反证,才能够成立”。这种科研讲座,坚持了很久。无论是自己讲述,还是听别人讲,人人都觉得有所收获。但大家感到受益最多的,还是金先生的一次次发言。不论他讲述自己,还是点评别人,每次都能给你很新鲜、很深刻的启发。时间长了,我才感悟到,先生是利用人人都参与其中的讲座形式,在对这群徒有热情而缺少经验的年轻人,进行最基本的科研训练。先生不是简单生硬地教你,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而是以自然轻松的交流形式,将自己毕生积累的研究经验,一点一滴地、循循渐进地传授给大家。在先生诲人不倦地长期薰陶下,大家的科研素质不断有所进步,成果也一批批出现,原来全无职称的一群中青年,经省专业评审委员会专家的严格评审,都相应取得了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的职称,也承担了省和国家的重点课题。到这时,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才真正称得上是一个研究所。
    金先生对民族研究所的奠基工作,做出了多方面的贡献。在着力人才队伍建设的同时,对研究所必不可少的图书资料、学术刊物等项建设,也都倾注了大量精力。
    研究所没有图书资料,等于做无米之炊。在建所初期,金先生嘱咐全体科研人员,人人都要留心图书资料的搜集和积累,根据本研究所的办所宗旨和研究方向,要重点的搜集有关满族和清代的资料。除派专人到全国各地访书寻书,购买稀有的古籍之外,每有大型书展,也必派专业人员前往,选购最新出版的相关图书。此外,还授权研究人员,到外地参加学术研讨会时,遇到本所没有而又需要的图书,可以为所里代购。这样,在金先生的直接指导下,经过全所的共同努力,很快就建起了图书资料室,积累的图书资料,基本能满足本所研究人员的需要。这一基础工程的建成,为研究所今后的发展,将长久发挥作用。
    为了推动本所乃至全国的满学研究,为了给满学研究者提供发表成果的园地,金先生一手创办了两个刊物。一个是《满族研究参考资料》,专门刊登国内外满族研究的有关动态、信息,以及转载一些难以见到的国外的一些研究成果,是个不定期的内部刊物。它给研究人员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不用出门就能获得大量有用的专业信息,帮助他们扩大了眼界,拓宽了思路。可惜这个内部刊物后来停办了,至今我还怀念它,觉得它仍有办下去的必要。另一个是公开发行的学术刊物《满族研究》,一年四期,定期出版。本所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有不少都发表在这个刊物上。可以说,它是展示本所实力的一个阵地。同时,一些年轻同志一时在外边不易发表的文章,经过本刊的修改,也得以在这里发表。从这个意义说,《满族研究》也是培养人才的摇篮。另外,通过这个刊物,我们研究所结识、团结了全国众多的满族研究者,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多能寄到我们所,无形之中,使我们研究所上升为国内的一个满学研究中心。
    金先生在着力研究所内部建设的同时,还努力扩展对外交往,为研究所发展拓宽外部环境。金先生是饮誉海内外的女真学、满学、蒙古学大师,他到辽宁之后,辽宁省内的民族史、清史学者,特别是一些中青年学者,很自然地就靠拢在他的周围。因而,民族研究所与同在一市的辽宁社会科学院、辽宁大学等科研和教学单位,交往颇为紧密,有些学术研讨会共同组织,有些科研项目共同承担,年轻的民族研究所也从而得到了锻炼和提高。一些海外学者,如日本、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的学者,慕先生之名,或请先生前往讲学,或亲赴本所拜访。先生本人还与日本、韩国的学者,开展了合作研究。先生的这些努力,使我们这个新建的小所,很快摆脱了封闭状态,走向开放。应该指出,当时我们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方针不久,一些人的思想还很守旧,一些人还有些“左”,在某些方面,使先生开放办所的努力,受到了一定的掣肘和限制。先生当时已属高龄,离休较早,若晚退几年,改革开放已蔚然成风,一定能带领我们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取得开放办所的更大成绩。
    人们一致赞扬金先生的学术成就,赞扬他诲人不倦的长者风范,回顾他对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所做的一系列奠基工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金先生也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是一位杰出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没有他,就没有辽宁民族所的快速成长,就没有辽宁民族所的今天。
    尊敬的金启孮先生,可亲的老所长,我们永远记着您的恩德,永远记着您的贡献。您虽然永远离开了我们的研究所,但您永远都活在我们的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们做人做学问的榜样。
睡人氏 该用户已被删除
 楼主| 发表于 2011-3-30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洲历史文化 2009-01-19 09:13:47 阅读233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

爱新觉罗姓氏之谜
                                               林荣耀

    爱新觉罗家族是清朝的建立者,清代皇帝从努尔哈赤(称汗)到溥仪,都是这一家族的成员。按逻辑推理,爱新觉罗家族应当是满族中的大姓,但实际满族姓氏中并无爱新觉罗氏,这就等于说爱新觉罗不是满族一样,是清朝皇帝所不能接受的。因此,爱新觉罗姓氏之谜直到清朝灭亡后才受到人们关注。
    新中国成立以后,郑天挺、王钟翰、金启孮诸先生,都致力于爱新觉罗姓氏的研究。学者们都认为,《辞海》对“爱新觉罗”的释义是错误的。因为“爱新”为“金”之意,但“觉罗”不是姓的意思。在清代文献中,对于“爱新觉罗”姓氏起源,各书记在不一,有意隐讳其实。蒋良骐《东华录》卷1曾说:“相传有三个天女在布勒瑚里池洗澡。洗完后,有只鹊飞来,嘴里衔着一颗朱果,放到了三女儿佛库仑的衣服上,佛库仑将朱果含在口中,不慎吞下后怀孕生下一男。等到这个男孩长大后,佛库仑告诉他之来源,并命令他说:‘天生你用来平定乱国,你以爱新觉罗为姓,布库里雍顺为名。’”这是说爱新觉罗为姓,是出自满族先世的母命。
  《清朝通志》卷1则称:“我国家肇兴东土,受姓自天。”这是说,爱新觉罗为姓,是受自天的。
  更奇的是,爱新觉罗为姓,既不见诸《金史》,也不见诸《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后一书叙列满洲氏族,有金地名旧姓,有新兴大族,或以地为氏,或以部为氏,或以名为氏,但于国姓爱新觉罗却不记载,这更使后人引起怀疑。
  另外,明清鼎革之际,发生几起狱案,也与此有关。明人都认为清是女真后裔。天命七年(1622年)时,邹元标等说:“奴酋(努尔哈赤),阿骨达(金太祖)之苗裔也。”明末官吏尝掘断房山金代陵墓地脉,以断“王气”。佟卜年之狱,刑部说卜年每岁必祭金世宗墓,故论以大辟。清朝皇帝也承认,自己是女真后裔。乾隆皇帝说:“金源就是满洲。”“我朝得姓曰爱新觉罗氏,国语谓金曰爱新,可为金源同脉之证。盖我朝在大金时未尝非完颜氏之服属,犹之完颜氏在今日背我朝之臣仆。”但令人不解的是,大金国建立者为完颜氏,其姓氏支派繁衍,历久不衰,清代女真是其后裔,何必弃兴盛之完颜氏而另立他姓呢。
  于是“爱新觉罗姓氏之谜”越考越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为清代是赵宋后裔,爱新觉罗为赵宋后的后代这一说法。早在清朝鼎盛时,满族人昭槤就在《啸亭杂录》卷10《宋人后裔》中写道:“两汉以下,只有宋氏最为悠久,虽屡遭变迁,其业犹存。即使亡国后,其后裔也没有遭到酷毒。野史说元顺帝是天水苗裔,事虽暧昧不清,但未必有来头。今日董鄂冶亭总督考自己的宗谱,乃知其先人为宋英宗越王的后裔。后为金人所迁,处居董鄂,以地为氏。数百年之后,尚有巍然兴者,何盛德之至也。”所说董鄂冶亭,即铁保,满洲正黄旗人,姓董鄂氏。昭槤是一个说话。做事很随便的人,他的书中把不宜外露的内廷秘闻宣于外,这使他招致罪名。昭槤是歌颂宋之德的,说董鄂氏在宋灭亡数百年而“巍然兴”,是否指爱新觉罗为宋代后裔呢?著名满学专家金启倧先生认为:此说有根据,不能当无稽之谈视之。其证据有多方面。一是如上昭槤所记,董鄂部是满洲紧邻,其主城董鄂城与清代都城赫图阿拉很近,如金人迁赵宋后裔于董鄂,必然波及后来的满洲部之地。而且,宋徽宗、钦宗被俘的地方即五国城,这是清代满洲部兴起之三姓地区,也是符合的。《啸亭杂录》卷4中说:“五国城在今白都纳地方。乾隆中,副都统绰克托筑域,掘得宋徽宗所书鹰轴,用紫檀匣盛。千余年,墨迹如新。又获古瓷数千件。因得碑碣,录徽宗晚年日记,尚可得其崖略。云于天会十三年寄迹于此,业经数载。始知金时五国城即此地也。”昭槤所记,时间、地点、人物都明确,不可不重视。
  其次,清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卷15《周、隋、唐皆出武川》中得出结论,清末有人认为这是爱新觉罗为赵宋后裔的证据。还有生物学家从遗传学上取得例证证之。虽然这些说法缺乏实在证据,但下列事实应当引起注意:在东北爱新觉罗氏冠汉姓为“肇”或“赵”,并不冠金姓。金启倧先生说:“数十年来,我对此事十分注意。近年到黑龙江富裕县三家子屯调查时,那里的爱新觉罗确是冠姓赵。后到吉林市遇到一位爱新觉罗氏也冠姓赵。在辽宁听到多位故老相告当地爱新觉罗氏冠姓“肇”、“赵”,并非受辛亥革命的影响。三家子屯的赵喜庆同志还曾和我谈过爱新觉罗应该冠姓赵。见我冠姓反觉奇异。”
  证据之三是清姚元之《竹叶亭杂记》卷3说:“三姓中有民觉罗。国初之黒津秀而黠者来投,因编为旗。其人以国家有民公之封,因自名为民觉罗。黑津乃‘徽’、‘钦’二字讹音也。在三姓东三千里外散处,至东海边。以鱼为生,即以鱼为衣,故曰:‘鱼皮笪子’,或谓‘黑津笪子’名异而实同也。……余内弟左子恕宜,任伯都纳巡检,知之最详。为余言之。”姚元之与昭槤是同时代人,所记更为可信。
  证据其四是金启倧先生的父亲金光平曾对他说:“满洲人初读汉字,每不能发正确之音,如称‘道路’之‘道’,曰‘多罗’(切音);称桃李之‘桃’曰‘托罗’。若以此规律推之,则‘赵姓’之‘赵’实可发音为‘觉罗’。‘觉罗’者即满洲人读‘赵’字之讹音。”
  通过以上几个证据,金启倧先生认为:“觉罗氏与赵宋之关系,由满人传说,汉人闻见,语言印证,调查考实,实有蛛丝马迹可寻,非同泛泛传说,更非出于民族偏见之诬蔑。”
  当然,在今天民族政策得到落实的条件下,民族之间的隔阂逐渐消除,探讨历史上的民族问题与今天的民族已没有直接关系,应当得到重视。
  爱新觉罗为赵宋后裔之说,为更多的学者所否定。郑天挺先生认为:清与金是同源,是金之后裔已无疑问。觉罗即《金史》之“夹谷”氏,“爱新”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加上去的,是为表示“觉罗氏”之尊异。由于努尔哈赤的先世已臣属于金,当时一定自有其姓氏,且元初已为一大姓,但后来已经托始祖于天女感朱果而生布库里雍顺,已托为爱新觉罗,当然不能因袭过去旧姓了。清制规定,凡显祖(清太祖之父塔克世)本支子孙(即太祖兄弟之子孙)为宗室,束金黄色带,号黄带子;兴祖(清太祖之曾祖福满)景祖(太祖之祖觉昌安)子孙称觉罗,束红色带,号红带子,其制也是效仿金代之宗室与同姓完颜。这也是清为金后裔的证据之一。
  《清朝通志·氏族略》中又说:“宗室觉罗之外有民觉罗氏,其族属之众者冠以地名,如伊尔根、舒舒、西林、通颜之类。散处者上加民字,以不同于国姓也。”这只能这样理解:觉罗为一大姓,爱新觉罗为国姓,爱新是太祖后加上去的,爱新觉罗是金之觉罗之意。而同姓疏族加之民字以区别,称“民觉罗”。郑天挺先生虽认为清为金后裔,爱新觉罗姓氏是金之觉罗,否认清为赵宋后裔说,但仍嫌论据不足,只好“姑存此疑,以待异日”。
  总之,爱新觉罗姓氏之解,虽有两种主要看法,但都不能确证,这就使爱新觉罗姓氏之谜的解开,还有待于将来。
发表于 2011-3-30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两个姓交鲁的读书人,恐怕就是被女真人同化后的赵宋后裔吧,考科举是强项呀,真正的女真人恐怕考不过他们。
而且觉罗氏传说中的起源地宁古塔(似乎就是现在的依兰县)县城东三里,恰恰也是囚禁宋徽宗的坐井观天城所在地。。。这个巧合也太多了吧O(∩_∩)O~
真希望来一次现代版的滴血认亲,满足一下大家的求知欲。O(∩_∩)O~
发表于 2011-4-1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高度怀疑爱新觉罗赵姓说。
契丹人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苗族认为自己是 蚩尤后裔,越南瑶族干脆认为自己祖上源自应天府。
攀阔亲这点是人类共性。
发表于 2011-5-27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Shan_53_ 于 2011-5-27 22:03 编辑
我高度怀疑爱新觉罗赵姓说。
契丹人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苗族认为自己是 蚩尤后裔,越南瑶族干脆认为自己祖上源自应天府。
攀阔亲这点是人类共性。
joy 发表于 2011-4-1 17:24

契丹有炎帝系渗透因素,我认为是真实的;苗中的观兜可能源于黄帝系的渗透;蚩尤残部会不会加入苗系打游击,也难说;不过,满清梳辫子、插羽毛可能是印第安人、玛雅人Q系的传统,金人是披发的,爱新觉罗有没有赵宋血统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不过却拣了不少Q系的习俗。
发表于 2011-5-27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怀疑努尔哈赤的Y是否是C系?
他们的名字包括费英东,额亦都,都与女真有关,而元盛之前,他们就已经在东北了,也许就是一支流落部落,与蒙古,辽,高句丽,还有东北其他民族融合,演变成一个共同体。
我也不认为他是Q,女真也好,满族也好,他们没有插羽毛的习惯吧。
萨满不是满族独有的,但尊西却是与其他东北民族不一样的。
有些满族人身材修长,这也与蒙古族等的体态不一样。
满族是Q,N,C,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几个人是什么的,也许可以推论东北的部分历史真相。
发表于 2011-5-28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是中国中央政权平天下的一个重点地区,扶余、高句丽都是被平掉的,所以,满清必然是一个杂合体,西北疆域的维吾尔,北部湾的岭南人也是如此。
发表于 2011-5-28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w=422&h=422&cl=0&ct=0&cw=2831&ch=2093

扶余应该是被北方民族吞噬了吧。
高句丽解体了,同样为后来北方更为强大的契丹,蒙古,金女真创造了条件。也许,破坏一个平衡,并没有带来平衡,后来的整体都难以长寿。
肉体和精神真是两个概念,一个文化的民族信念比DNA的信念要强得多。所以,杂合体也并不影响民族理念的认同感。个人永远跳离不开社会结构的分配,即使O3生活在D里,他的所有利益都绑在D系里后,他展现的并D还要D。
发表于 2011-5-28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ietschlinger 于 2011-5-28 09:33 编辑

Gioro变成“Jioro”?

“交”的古声母是G不是J。

按照“觉罗赵宋渊源”这种蠢思路,我也干脆说满洲皇族与德意志有渊源,事关德语“铁”读Eisen,而满语“金”读Aisin。
发表于 2011-5-28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吗,y上的无意义突变本身没什么意义,只有和身体联系起来才有价值

o3和d同样类型自然认同,o3如果是x人,恐怕............
发表于 2011-5-28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13# 嫩江衙署副都统

从女真留下来的老壁画看 女真人ms不留辫子把?至少不是清朝的辫子

发表于 2011-5-28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是更觉得符合传说中氐羌戎狄系统的披发
发表于 2011-5-28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8# WuShan_53_


插一句,商人不也是辫发吗?这种风俗有没有可能是古东夷或类似族群的影响,商亡之后由逃入东北的人引进的习俗?
嫩江衙署副都统 发表于 2011-5-28 10:07

我觉得是Q系人的习俗,商、猃狁的应该是Q系的人。
发表于 2011-5-28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Gioro变成“Jioro”?

“交”的古声母是G不是J。

按照“觉罗赵宋渊源”这种蠢思路,我也干脆说满洲皇族与德意志有渊源,事关德语“铁”读Eisen,而满语“金”读Aisin。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1-5-28 09:28

早就见过,觉罗源于赵宋的文章,我个人以为,除非有铁证,很难相信。
发表于 2011-5-28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扶余应该是被北方民族吞噬了吧。
高句丽解体了,同样为后来北方更为强大的契丹,蒙古,金女真创造了条件。破坏一个平衡,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平衡。
肉体和精神真是两个概念,一个文化的民族信念比DNA的信念要强得多。所以,杂合体也并不影响民族理念的认同感。个人永远跳离不开社会结构的分配,即使O3生活在D里,他的所有利益都绑在D系里后,他展现的并D还要D。
发表于 2011-5-28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扶余应该是被北方民族吞噬了吧。
高句丽解体了,同样为后来北方更为强大的契丹,蒙古,金女真创造了条件。破坏一个平衡,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平衡。
肉体和精神真是两个概念,一个文化的民族信念比DNA的信念要强得多。 ...
sunferia 发表于 2011-5-28 16:06

至少高句丽是被唐太宗平掉的,随就想平高句丽,但却自我垮台了。
发表于 2011-5-28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新觉罗是O1a1-P203


那就真搞笑了。
发表于 2011-5-29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O2b才比较好玩吧
不过看来的确有这个可能
爱新觉罗在努尔哈赤前并非显赫贵族
而且又是离朝鲜地界颇近
发表于 2011-5-29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O2b才比较好玩吧
不过看来的确有这个可能
爱新觉罗在努尔哈赤前并非显赫贵族
而且又是离朝鲜地界颇近
joy 发表于 2011-5-29 08:30

如果这样,韩国人又该说:XX也是他们的了,最好爱新觉罗是Q1b。
韩国逻辑:高句丽是他们的,吉林也应该是他们的,但高句丽未必都是他们的。
发表于 2011-5-29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这样,韩国人又该说:XX也是他们的了,最好爱新觉罗是Q1b。
韩国逻辑:高句丽是他们的,吉林也应该是他们的,但高句丽未必都是他们的。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1-5-29 11:32


先生错了,如果努尔哈赤是O2B 的话,那韩国应该是中国的才是。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8-18 01:14 , Processed in 0.11983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