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739|回复: 18

回纥,回鹘,维吾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1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1-6-21 15:07 编辑

鄂尔浑突厥文碑铭与鄂尔浑回鹘史
七、磨延啜碑
1、发现与研究
磨延啜碑》1909年由芬兰学者G·J·兰木斯台特发现于蒙古希耐乌苏地方,故又称希耐乌苏碑。国外发表研究著作的主要有G·J·兰木斯台特(60)和C·E·马洛(61)夫等人。
国内解放前王静如先生发表过一篇专著《突厥文回纥英武威远毗伽可汗碑译释》(62)。这篇文章据林干先生(63)说是从德文转译的,全文4万字,分甲、乙、丙三部分,甲部为引言,有7节。第1节叙述碑铭所在地,发现经过。2—6节为作者对碑铭涉及的事件、族人、职官等名称的考证。第7节为年表,作者以碑中所用的12动物名称纪年历法与中西历对照,并列碑中大事于旁。碑文纪年有遗缺而能由文中推算得之者,则加括弧以志之。这样一来,磨延啜可汗的事迹于表中可得其梗概。文章乙部为碑文之拉丁字母转写、汉译。丙部是兰木斯台特文章的部分译文。林先生称王先生的成果,“对于国内学术界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碑铭和其它突厥文碑铭,都有积极的意义。”这篇文章的乙部1983年《西北民族文丛》2辑上予以重新刊载。
把《磨延啜碑》直接由突厥文译成汉文的是耿世民先生。王耿两位先生的译文在很多地方是有差异的。本文主要依据的是耿先生的译文,有些地方也参考王先生的译文。
2、内容及史料价值
磨延啜是回鹘汗国可汗骨力裴罗之子,又名葛勒可汗,747—759年在位,碑文主要记载他的事迹。全碑50行。北面1—4行,残破得比较厉害,大意似乎是叙述回鹘及九姓乌护先是受前突厥汗国“统治了百年”,后是受后突厥汗国“统治了五十年”;4—10行,叙述在骨力裴罗领导下的反突厥统治的斗争以及磨延啜在其中的战斗事迹;10—50行为磨延啜业迹。
《磨延啜碑》铭文中的记载有许多地方与汉文记载是一致的。比如,碑北2行中说回鹘居住地区“其河流是色楞格”。《新唐书》卷217《回鹘》说回鹘“居薛延陀北娑陵水上”。冯承钧先生《西域地名》认为娑陵水即“今外蒙古之色楞格河,流向东北,注入贝加尔湖。”又如,北3行“……的人民十姓回鹘及九姓乌护之上统治了百年”,说它是指前突厥汗国对回鹘及九姓乌护的统治,这与汉文记载是完全吻合的。前突厥汗国从552年到630年,取其整数,可以称作百年。又比如,北9行说:“乌苏米施特勤作了汗。羊年(743年)我出征了。我打第二仗于元(?)月初六(日)……把乌苏米施特勤……”《新唐书》卷217《回鹘》:“天宝初,裴罗与葛逻禄自称左右叶护,助拔悉蜜击走乌苏可汗。”回鹘参予了反对后突厥乌苏米施可汗的斗争,两种文献的记载完全一致,而碑文的说法则更加具体。上述几例证明《磨延啜碑》的记载是客观的、真实的、可信的。
在时间、地点、历史事件大致与汉文记载一致的情况下,《磨延啜碑》还记载了许多其它文字所不载的史事,这对于全面深入地研究回鹘史就显得特别珍贵。比如,《新唐书》卷217记载后突厥的最后一位可汗是被骨力裴罗杀掉的。“明年(745年),裴罗又攻杀突厥白眉可汗”,文中并未提到磨延啜参予其事。碑10行:“我俘虏了;并在那里取其可敦。突厥人民从那以后就消灭了。”联系前面引过的第9行碑文可知,磨延啜不但参予了反对乌苏米施可汗的斗争,而且也参加了击败白眉可汗的斗争,在他父亲创立回鹘汗国的事业中,他冲锋陷阵,屡立战功。这就充实了汉文的有关记载。
又比如,新旧唐书关于磨延啜的记载主要偏重于他与唐朝的关系方面,如,主动地向唐廷提出请求,愿出兵助讨安禄山,并亲自率兵与唐将郭子仪合作;其子叶护也曾与唐广平王(肃宗子,后立为代宗)结为昆弟,率兵参加收复两京的斗争;他主动地向唐提出联姻的请求,先将其小姨子妻敦煌郡王承寀,后自己又娶玄宗女儿宁国公主为妻。汉文记载较少提到磨延啜统治时期回鹘汗国内部的情况,而他的碑文则大大丰富了这一方面的内容。
从碑文中看,回鹘汗国的统治机构已经形成,有一套行政与军事相统一的官制。最高统治者称可汗,如北12行:“我父可汗去世。”可汗既是最高行政长官,也是最高军事指挥官,可汗率兵作战的例子,碑中很多。回鹘国内的重要官职由可汗授予,可汗子弟为叶护,设。如,东19行:“我赐予我的两个儿子以叶护及设的称号,我让他们统治达头及突利失人民。”有都督,南26行“我给Cik人民委派了都督”;有颉利发,南50行:“我……颉利发”;有千夫长,碑中记载磨延啜最初就是作这个官。北6行“派我本人作千夫长”。
回鹘军队的情况,《磨延啜碑》也有一些具体反映。如,军队确编制,前面引过的“千夫长”是一例证;打仗双方都有标志——旗,这是前面几个碑所不见的事物;游牧民族的军队主要是骑兵,但《磨延啜碑》反映出回鹘的兵种中还有步兵。南33行:“我的军队三…旗……五百装备齐全的步兵”;军队作战有侦探及克敌致胜的战略战术。如,东18行中提到“探马”,24行中提到“快探”,“舌头”,“奇袭”,南27行中提到“前锋”,南28行中提到“里应外合”。前引南33行提到了“装备齐全的步兵”,但具体武装器没有提到。碑中凡记述交战之事时,多用“刺”字。如,碑文中多次时现“我刺杀了”这句话,他使用的武器肯定是尖状物。《暾欲谷碑》中的武器有矛,《阙特勤碑》中提到甲胄,披风,箭,马衣等,上述这些武器和装备大概在击败了突厥统治的“装备齐全”的回鹘军队中也会有。
各级官吏和军队的职能主要是统治人民。那么高踞于各级官吏与军队之上的可汗的生活又是如何呢?《磨延啜碑》在这方面也提供了比后突厥汗国几块碑铭更为详细的材料。体现可汗权力的印与诏谕已经产生。东20行:“我让人制作了我的印记和诏渝。”草原上出现了专供可汗居住的围有宫墙的宫殿。东20行:“我让人建造了白色宫殿,让人打造了宫墙。”磨延啜还分别在ingiz泉,Siz泉、鄂尔浑河与baligligh河汇合处等地建造了四个宫殿,还请粟特人与唐人在色楞格河建造了富贵城。据《新唐书》·《突厥》记载,后突厥毗伽可汗曾想在草原上建城,但遭到了暾欲谷的反对。《从磨延啜碑》的记载来看,回鹘可汗的生活要比后突厥汗国的统治者气派得多。
《磨延啜碑》记载的史实反映出,突厥的残暴统治虽然被推翻了,但回鹘人建立的依然是一种阶级压迫的政权。如,磨延啜称自己统治下的一部分人民为奴,东14行:“上天及地(神)保佑了我的奴婢、人民。”回鹘军队对战败者也进行抢劫,东15行:“四月初九(日),我打了仗,在那里刺杀了。我抢来了他们的马群、财物、姑娘、妇女。”这些被抢来的姑娘、妇女,大概是奴婢的主要来源。
有压迫即有反抗,碑中例子很多。如东14—17行,记载磨延啜征服了一个地区的人民,但他们不听调遣,他又发兵征服了他们,然仍旧无效,不得已他又“出兵攻打”。东16—20行,记载他一年之中打了两次大仗:“二月十四日,我作战于剑河。”“那一年秋天,我向东出兵,我问罪子鞑靼人。”逃亡也是人民反抗的一种形式,东16行,“我击溃了(他们)。他们中的大多数沿色楞格河下游逃去。”南34行,记录一批战败者“逃进了葛逻禄。”
碑中记载磨延啜亲自征伐过的及与回鹘为敌的族北八行有突厥;东15行有八姓乌护,九姓鞑靼;东22行有cik,黠戛斯;南25行有三姓葛逻禄;南28行有突骑施;南36行有拔悉密等。碑文中还记载了磨延啜的征伐对象有时还是几个族的联合反抗。如,东 22—25、行表明,751年以后的一次战斗与回鹘为敌的是九姓乌护、黠戛斯、cik三族。南36行反映出回鹘的对手是葛逻禄与拔悉密。根据南41行中一句话“从那以来,拔悉密、葛逻禄被消灭了。羊年(755年)”来看,虽然磨延啜统治时期,国内战争频繁,敌对势力众多,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尖锐复杂,但终究统一了漠北诸族。公元753年磨延啜派使者到唐朝,请求助讨安禄山,这大概与回鹘汗国国内形势比较稳定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八、铁尔浑碑
铁尔浑碑》1957年蒙古考古学家道尔吉苏荣发现于蒙古杭爱山西北部的铁尔浑河流域,故称《铁尔浑碑》。此碑又称《塔里亚特碑》,后因以塔里亚特为名的地方不止一处,所以此名就不用了。
国外对《铁尔浑碑》进行过研究的主要有苏联的C·T·克里亚什托尔内。他对此碑的转写、翻译、研究刊布在《苏联突厥学报》1980年3期上,由伊里千译成汉文刊布在《民族译丛》1981年5期上。国内耿世民(64)林干(65)先生的有关著述中简单介绍过这块碑铭。
克里亚什托尔内认为这是回鹘汗国磨延啜可汗的又一块碑铭,比前文提到的发观于希耐乌苏的《磨延啜碑》早。根据碑中最晚的一个纪年是蛇年(735年)他说此碑是蛇年后不久建立的。碑铭作者是其子骨咄禄达干将军,又叫毗伽达干,即后来的牟羽可汗。对照碑文,笔者认为他的观点很对。
碑的内容,西面9行磨延啜以第一人称口吻叙述他自立为可汗,要人将他的诏谕与印记刻写在石头上,以作永久性的纪念,还叙述了回鹘人当时的活动地域及内属人的情况。北面6行(10—15行)磨延啜叙述他有众多的战争俘虏,刻写此碑时有众多的官员,民众。13—15行似乎涉及到碑铭作者的业绩。东面9行(16—24)到南面头3行(25—27行),磨延啜叙述他在父亲领导下进行的反对后突厥乌苏米施可汗等的斗争。28—30行三姓葛逻禄、九姓靼鞑、回鹘官员、百姓拥立磨延啜为可汗,碑铭作者——磨延啜之子立营于Süngüz Baxkan。石龟上写着:此碑的制造者是B{K22C626.jpg}Ke Tutam。
碑的东面与南面的一部分,碑文内容与希耐乌苏发现的《磨延啜碑》基本一致,某些情节《铁尔浑碑》更详细一些。《希耐乌苏碑》北8—10行记载了磨延啜追杀乌苏米施可汗的情况,由于残缺保留下来的字是:“我追了(他们)。他们越过了黑沙(《附录》作qaraqum,如《古代突厥文献选读》作karakum,在K{K22C627.jpg}gür,在煤山,在Yar河,三族突厥人民……乌苏米施特勤作了汗。羊年(743年)我出征了。我打第二仗于元(?)月初六(日)……把乌苏米施特勤……我俘虏了;并在那里取其可敦。突厥人民从那以后就消灭了。”《铁尔浑碑》东2l—26行的记载是:‘乌苏米施王子从0ndur-gan来了,他说了。‘抓住他’,他说了……我跟踪他们越过Karakum沙漠而在K{K22C627.jpg}gür在煤山和Yar河边(进攻了)三族的突厥人那是七月十四日。……”“……乌苏米施王子成为可汗,羊年我进军了,第二次和他们刺杀了,二月初六与他们刺杀了,猴年我进军了……(与他们)打了。战胜了。我在那里抓到了他们的可汗,我取了他们可敦在那儿……此后他们的首领来了”。比较这两段文字,《希耐乌苏碑》只讲了磨延啜追了后突厥可汗的军队,但具体追的是谁没讲,时间也没讲。《铁尔浑碑》说追的是乌苏米施王子,时在7月14日,地点两碑一致。两碑都记载了乌苏米施立为可汗后,磨延啜羊年又出征突厥。他获取了胜利并俘虏一位可敦。关于此事《铁尔浑碑》比《希耐乌苏碑》多记载的是猴年(744年)磨延啜还出征过一次,不但抓到了可敦,还抓到了可汗。
由于《铁尔浑碑》与《希耐乌苏碑》记载的主要都是磨延啜可汗的事迹,兼谈及骨力裴罗事迹,所以两碑相同之处有互证之作用,不同之处有互补的作用。笔者认为《铁尔浑碑》字数虽然不如《希耐乌苏碑》多,但它记述的许多事情不见子前面介绍过的突厥文资料,也少见于汉文的记载,这就使得这块碑特别珍贵。如,西4—5行:“在八条河之间是我的牲口和我的耕地,八条(河)色楞格、鄂尔浑、图拉使我愉快。我要去 Karqa、Burqa这两条河流域居住并游牧,我的夏牧场在于都斤山坡西端,Tez河上游以东,我在那里居住和游牧……”这段文字不但清楚地记载了磨延啜统治时期回鹘在漠北的具体活动地域,还明确记载了八世纪中叶回鹘的社会经济中有牧业,也有农业。
通过官名、专有名词来探索回鹘的社会组织,这是从事这方面研究的渠道之一。《希耐乌苏碑》在这方面提到有千夫长,都督,颉利发,设,叶护等,《铁尔浑碑》提提到的还有百人长,五百人长,伯克,沙漠地区的官员等等,这些都是以前所不见的材料。
又比如,《铁尔浑碑》北11—12行“当写这些文字时,我的可汗,我天生可汗的官员,九姓鞑靼,十七个阿孜的梅录,将军们,同罗(部落)的千人队伍,回纥人民同我的王子们(一起),近卫军的首领英勇的Ataquk,Begzik和达干伯克们,三百个近卫军都出席了,我天生可汗的儿子们毗伽达干,Kutlu{K22C628.jpg}Bilge叶护……沙漠地区的官员……拔野古的人民,阿孜的Axpa Tay将军和他的人民,同罗的Bax AKaybax,三姓葛逻禄如此多的人(出席了)。”这段文字表明此碑落成之日,回鹘汗庭举行了隆重的仪式,或者是说盛大的集会。参加的人除了回鹘入及各级官员,述有归属的同罗、拔野古、三姓葛逻禄等,这展观了回鹘社会的民族部落构成,这种隆重的场面在已经叙述过的突厥文碑铭中也是首见。
南28行记载了磨延啜被人拥立为可汗的事迹,这也是《希耐乌苏碑》,汉文史料所不载的情况:“猪年(747年)三姓葛逻禄、九姓靼鞑……九个梅录……将军们和我父亲的百姓们,恭敬地请他当可汗,我们祖先的称号(是如此)”。
上述事例证明《铁尔浑碑》铭文的史料价值极高。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38a3010100kvfr.html



注: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一说为唐德宗贞元四年,公元788年),回纥首领向唐朝上表请改回纥为回鹘,取“回旋轻捷如鹘”的意思(《旧唐书.回纥传》)。蒙元以后,回纥、回鹘又有畏吾、畏兀、畏兀儿、畏吾尔等等多种译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回纥碑文上看,当时的回纥还游牧于北亚草原。直到公元840年黠戛斯攻破回纥,回纥“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安西就是指原唐朝安西都护府)”(《旧唐书.回纥传》),

《中国通史》:
多数回鹘人则分三支西迁。《旧唐书·回纥传》称宰相馺职“拥外甥庞特勤及男鹿并遏粉等兄弟五人、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新唐书·回鹘传》则认为,投奔吐蕃、安西的两支为回鹘“残众”,这就是说,西迁主支为入葛逻禄的十五部。

    应指出的是,这里的葛逻禄与回鹘十一部中的葛逻禄不同。十一部中的葛逻禄是指原隶于东突厥车鼻可汗、永徽元年(50)被高宗迁入郁督军山者。② 突厥见于中晚唐、五代、宋初文献的,只有一些零星记载,这里不赘。 元和四年(809)回纥改称回鹘,以下均称回鹘。

    ② 两《唐书·回(回)纥(鹘)传》,《册府元龟》卷九四六《外臣部·褒异三》,《资治通鉴》卷二四七、卷二四八。


西迁安西者,是指徙入安西部护府所辖西州(治高昌)等地,贞观十四年(40)至显庆三年(58)的安西部护府治所就置于此。回鹘“残众”迁至后,曾于此建国,史称“高昌回鹘”或“西州回鹘”。然而,《新唐书·回鹘传》谓“有特庞勒(按,即庞特勤)居焉耆城,称叶护,余部保金莎岭(今阿尔泰山),众至二十万。”这就是说,这支回鹘最初的政治中心在原为安西四镇之一的焉耆镇,其部众分布虽广,但西州并不为其所有。懿宗咸通七年(8)二月,归义军(在沙州)节度使张议潮奏报朝廷说北庭回鹘大酋仆固俊击吐蕃,“克西州、北庭、轮台、清镇等城。”②这条史料清楚地表明庞特勤将政治中心自焉耆移于西州,则是在其部众西迁二十年之后的事情,其部称“高昌回鹘”,也只能是在这之后而不可能在此之前。史阙五代时的“西州回鹘”与中原皇朝的具体交流记载,仅云其人“尝见中国”。综上,西迁三支回鹘,根据最后定居地域的差异,入葛逻禄者,因活动于葱岭西楚河一带,被称为葱岭西回鹘;入安西、北庭境者,最后形成高昌(或西州)回鹘;入河西走廊者,因建牙甘州,史称甘州(或河西)回鹘。而这三支回鹘的奠基人,从诸史籍记载看,都集庞特勤于一身或云庞特勤率十五部奔葛逻禄,或称其为叶护居焉耆,或讲他称可汗居甘州;这说明庞特勤不仅是回鹘西迁行动的组织者,且是西迁后形成的三地区回鹘的共主。 两《唐书·回(回)纥(鹘)传》,《册府元龟》卷九四六《外臣部·褒异三》,《资治通鉴》卷二四七、卷二四八。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献及回纥《磨延啜碑》看,回纥以前是被突厥征服、奴役的民族,游牧于北亚高原,回纥说突厥语、用突厥文,大概就源于此。

《旧唐书.回纥传》:“大业元年,突厥处罗可汗击特勒诸部,厚敛其物。又猜忌薛延陀,恐为变,遂集其渠帅数百人尽诛之,特勒由是叛。特勒始有仆骨、同罗、回纥、拔野古、覆罗步,号俟斤,后称回纥焉。在薛延陀北境,居娑陵水侧,去长安六千九百里。随逐水草,胜兵五万,人口十万人。”

回纥所居“娑陵水”即今外蒙古色楞格河。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史前文化遗迹,可能跟现在新疆地区某些少数民族没多少关系。
发表于 2011-6-21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史前文化遗迹,可能跟现在新疆地区某些少数民族没多少关系。
反恐 发表于 2011-6-21 16:32


不要神经这么脆弱好不好?

民族和人种本就是两个概念,区分民族的主要指标是文化,区分种系的主要指标是体质特征以及基因类型等等综合因素,两者不可混淆……
今天的维吾尔血统上不仅来自漠北回鹘,当然也包括塔里木盆地各历史时期的土著,甚至还包括各历史时期移居南疆的藏、羌、蒙古、甚至还有汉(只不过比例不高而已)
今天的维吾尔和隋唐时的回鹘有联系、但也有区别;同样,与史前土著有联系、也有区别,彼此永远不是等同的关系,这才是客观公正的结论。

还有某些人不要常常站在古代”政权“划分的标准上来衡量族群和血统关系,那同样是不科学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神经这么脆弱好不好?

民族和人种本就是两个概念,区分民族的主要指标是文化,区分种系的主要指标是体质特征以及基因类型等等综合因素,两者不可混淆……
今天的维吾尔血统上不仅来自漠北回鹘 ...
arslan76 发表于 2011-6-21 18:21


这不是神经脆弱,这是学雷锋做好事,帮着厘清新疆一些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不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是谁告诉你维吾尔族的主源是回鹘而不是土著,甚至回鹘在新疆到底占有多大地方都说清楚,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在苏联的一次会议上,在苏联专家的建议下,新疆的南部土著把族名定为维吾尔,但是并没有太多证据证明这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1-6-21 19:49


问题是你激动什么,新疆某些少数民族知道回鹘是他们祖先就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6-21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激动,我在陈述事实,就如乌孜别克族虽然名字是乌孜别克,但是与钦察草原上的乌孜别克是两回事,相反他们是萨尔特,乌孜别克这个称号也是苏联人张冠李戴到萨尔特人的头上的。不是说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要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1-6-21 20:13


不是我说什么是什么,回鹘与维吾尔有关系算新闻吗

《简介若干有关维吾尔族史研究的外文史籍》,程溯洛,新疆大学学报
0001.jpg
发表于 2011-6-22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1935年4月,“新疆第二次全省民众代表大会”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召开,出席此次大会的代表共计三百二十人,大会期间明确了对几个民族的称谓问题,过去对维吾尔的名称,在汉文汉语中一般都写作并称作“缠回”或“缠头”。这种称呼是从清朝一直沿袭下来的。汉族中的进步人士按维吾尔族本名,又有“畏兀儿”、“威吾儿”、“威吾尔”等不同的译写。大会决议,“维吾尔”作为对维吾尔族正式的书写名称。
根据包尔汉回忆录《新疆五十年》
发表于 2011-6-22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
           喀什葛里在他著名的《突厥语大辞典》中说,“回鶻人的语言是纯粹的突厥语(可能以示与乌古斯突厥语略有不同)”,又指出:“从伊丽水、也儿的石河、亚马尔河、亦的勒河诸河流至回鹘诸城镇等地区居民的语言也是正确的。上述语言中最标准的语言要数哈卡尼耶中央地区居民的语言”。由此可见,直至11世纪,喀氏是把以喀什为中心的南疆与北疆的回纥是并列的。当然,他说当时的哈拉汗国的官方语喀什方言最标准,恐怕有一点主观上的色彩。
      南疆全面回纥化可能是清朝开始的,不过迄今为止,尽管两地维族在方言方面很近似,但是两地人群在相貌以及风俗上依然有明显的区别,南疆人的高山塔吉克特色浓一些,另外,麦西来甫(发源于南疆的农闲社戏活动)南北两地也是不太一样。
发表于 2011-6-22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必须看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撒拉族、裕固族都不同程度的继承了回纥遗产,至于谁继承的更多真不好说,或许是裕固族(特别是西部裕固族),起码他们至今仍然采用古回纥纪年法(十二生肖纪年法),同时他们的语言具有更多的古回纥语特点。
发表于 2011-6-22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In comparing aDNA of the Tarim-basin mummies to that of modern day Uyghur peoples, Victor H. Mair's team found some genetic similarities with the mummies, but "no direct links", concluding that the mummies are Caucasoid, and that "the Uighur peoples arrived after the collapse of the Orkon Uighur Kingdom, largely based in modern day Mongolia, around the year 842."---- "The mystery of China's celtic mummies". 2006.
        换言之,如果你是真正的‘回纥’那你的祖先就是来自蒙古高原的移民,如果不是,反倒可能是祖祖辈辈世居新疆的土著,不过这样你就不能随便称为‘回纥’,真纠结啊~
发表于 2011-6-22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   顺便说一句,V. Mair的这份报告当年遭到了境外东突分子的激烈反对,因为报告从基因学的角度打破了东突分子整日挂在嘴边的‘新疆自古是回纥人的固有领土’滥调~
发表于 2011-7-18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   顺便说一句,V. Mair的这份报告当年遭到了境外东突分子的激烈反对,因为报告从基因学的角度打破了东突分子整日挂在嘴边的‘新疆自古是回纥人的固有领土’滥调~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6-22 12:06

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很尊重真相的,至少是尊重证据的

今天的维吾尔在文化上还是主要继承了回鹘的特色(反之就可能证明了南疆土著原本也讲突厥语 ,当然这是更多人不愿看到的)
而文化和血统显然不是一个逻辑线上的概念,我说的够清楚了。
发表于 2011-7-18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献及回纥《磨延啜碑》看,回纥以前是被突厥征服、奴役的民族,游牧于北亚高原,回纥说突厥语、用突厥文,大概就源于此。

《旧唐书.回纥传》:“大业元年,突厥处罗可汗击特勒诸部,厚敛其物。又猜忌薛延陀,恐 ...
反恐 发表于 2011-6-21 15:16


回鹘与突厥,若从政治上看,相互独立、甚至有过对立;若从血统和文化上看,则一脉相承。

其实很简单的道理,一句话就讲清楚了。
发表于 2011-7-25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我觉得裕固族看起来更接近黄色人种。
发表于 2011-7-27 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现在世界突厥系民族都是踩着印欧人诞生的,几乎都有印欧的底层
发表于 2011-8-21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现在世界突厥系民族都是踩着印欧人诞生的,几乎都有印欧的底层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7-27 01:46

不是“踩着印欧”原始突厥原本就是“前印欧”,只不过到今天早就没有了。
发表于 2011-10-25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考古调查说回鹘王族陵墓人种为高加索人种与蒙古人种混杂,莫不成是以高加索人种为基础混杂进了蒙古人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0 06:30 , Processed in 0.12252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