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arslan76

新书介绍《乌古斯和回鹘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4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姑师(车师)一名,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有记载,张骞通西域时间在“建元中”,“建元”初为公元前140年,说明“姑师”至少在公元前140已经存在,Oguz一词最早见于8世纪上半叶的北亚鄂尔浑,时间、地域差异这么大,专家居然一口咬定“乌古斯是Oguz一词的音译,也就是汉代的姑师(车师)”,证据是什么?这是一个关键,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整篇文章就废了,口水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突厥——九姓乌古斯部落介绍)

(节选14)


3、阿尔喀-毕律克(Alqa  Bolyk)

《史集》作alq(a)rauli 或alq(a)lauli(刘义棠转写为Alea-ola),解释为“到处受欢迎者”(《突厥世系》解释为“和谐者”)但就字面意思理解,Alqa  Bolyk为“前部”之意。al为古代突厥语“下方”、“前”、“前方”之意,曾见于《乌古斯可汗传说》第71行(耿世民  1980,P31及P44注释16)……Bolyk为“群”、“群体”、“部分”等意思……Alqa  Bolyk正与《汉书-西域传》等所记“车师前国”相一致,Alca  ola则恰与《汉书-西域传》等所记“车师前王庭”相吻合。这也为我们将西汉时的车师(姑师)考释为乌古斯部族提供了又一个证据。
《史集》解释为“到处受欢迎者”,或许与该部落在乌古斯部族中所处的地位有关。《汉书-西域传》称:“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户七百,口六千五十,胜兵千八百六十五人。”此部落原居吐鲁番盆地和焉耆盆地。汉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焉耆居民中的一支移居渠犁。5世纪中叶,又有一千余家留在高昌境内的居民移居焉耆(详见第一章第五节)。大约在5世纪的最后10年里,车师前部的许多居民再次被迁往焉耆盆地。《突厥语大辞典》称此部落印记为(此处无法显示)……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于库车友谊路发掘的晋十六国墓葬的许多砖面上都制作有部落印记“Z”(图2—2,原书中配有考古发掘发现的印刻有乌古斯部落印记的墓砖)设若《史集》所记载印记无误,则意味着Alqa  Bolyk(乌古斯“部落曾活动于龟兹一带。

以上摘自该书第52—53页之主要内容。

================

个人分析:无论该部落印记是否真的对应Alqa Bolyk部落,该印记都出自乌古斯部落无疑,如此说来,龟兹地区早在晋十六国时期就盘踞着乌古斯突厥人,那么库车附近克孜尔千佛洞中所谓的”吐火罗供养人“是否真的是”吐火罗“则又成为一个疑问,因为壁画中双翻领束腰长袍,据考证属于粟特人的衣着传统(无法被证明是吐火罗独有)况且外蒙古国曾出土蓝突厥贵族人像岩画,也是同样的装束,可见此着装传统在突厥语民族中也由来已久……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姑师(车师)一名,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有记载,张骞通西域时间在“建元中”,“建元”初为公元前140年,说明“姑师”至少在公元前140已经存在,Oguz一词最早见于8世纪上半叶的北亚鄂尔浑,时间、地域差异这么大, ...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3:13


为了简明扼要,我只能引用文中的观点,论证部分只能略去,音文字过多,你可能只有阅读原书了,另外关于车师就是乌古斯,有很多论文谈到,不止这一本书……车师人考古特征与阿尔泰巴泽雷克人如出一辙!
发表于 2011-10-4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部落印记?谁证明那是部落印记(而不是Z形花纹或别的什么)?因为Oguz最后一个字母是Z?

2007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单揭晓
9、新疆库车友谊路晋十六国时期砖室墓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于志勇
10167406_886171.jpg
晋墓M1

墓葬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友谊路地下街施工区南端,西距龟兹古城东墙约500米;较为集中分布在距地表3—10米的戈壁沙砾层中。戈壁沙砾层上部为厚2—3米的晚期洪淤土层;墓葬系在原戈壁沙砾层上下挖而成。
  发现的砖室墓,数量较多,规格高,分布密集,表明是一处规模较大的墓地,墓群可能有茔区的区划。发掘的墓葬分为竖穴墓(3座)和砖室墓(7座)。砖室墓分为长方形单室砖墓、斜坡墓道单室穹窿顶砖室墓和斜坡墓道双室穹窿顶砖室墓。穹窿顶砖室墓由斜坡墓道、墓门、甬道、墓室、耳室等构成;部分墓门上部有照墙,壁面上有砖雕的成排椽头、斗升、承兽、天禄(鹿)、四神、菱格、穿璧纹等建筑雕饰。部分墓室墓砖上残存红、黄色彩绘;墓葬为多人多次葬,有砖砌的棺床;残存一些髹漆贴金木棺的漆皮和贴金残片痕迹。墓内多撒有五铢钱,随葬陶罐、灯盏、铁镜、铁镞、骨博具、铜带钩、金箔饰物、五铢钱、剪轮五铢、龟兹小钱等。

10167407_868702.jpg
(晋墓M3墓门上部照墙)

  墓葬形制与我国内地,尤其与酒泉、嘉峪关的魏晋壁画墓、敦煌佛爷庙湾墓地及祁家湾墓地、大通上孙家寨墓地等砖室墓葬十分相似;墓葬的年代可推定为晋—十六国时期(3世纪末—4世纪末),或稍晚一些。
  这批典型汉墓在库车的发现,反映出晋—十六国时期中原汉地文化对西域龟兹地区的直接影响;墓葬葬者可能是深受传统汉晋文化影响的龟兹国贵族,抑或就是居住在龟兹地区的汉地吏民、屯戍军吏或河西豪族移民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姑师(车师)一名,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有记载,张骞通西域时间在“建元中”,“建元”初为公元前140年,说明“姑师”至少在公元前140已经存在,Oguz一词最早见于8世纪上半叶的北亚鄂尔浑,时间、地域差异这么大, ...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3:13


乌揭——阿尔泰历史和草原丝路的早期主人

【摘要】:乌揭是最早见于我国历史的阿尔泰居民 ,车师人是其分支 ,他们有着古老而又发达的文化。魏晋南北朝时 ,乌揭的后裔———呼得与车师后部西迁中亚 ,创建了强大的哒国 ,在丝绸之路上发挥过十分重要的历史作用。留居东方的乌揭后裔后来发展为乌护、阿嘀二部族 ,进入唐朝中期 ,成为新兴回纥的主体 ,活跃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上。

【作者单位】新疆社会科学院
【关键词】呼揭 巴泽雷克文化 车师 呼得 哒 滑国 乌护 阿嘀 回纥
【分类号】:K289
【正文快照】:


原文地址——

发表于 2011-10-4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什么专家呀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姑师(车师)一名,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有记载,张骞通西域时间在“建元中”,“建元”初为公元前140年,说明“姑师”至少在公元前140已经存在,Oguz一词最早见于8世纪上半叶的北亚鄂尔浑,时间、地域差异这么大, ...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3:13


取其正文片段,与大家分享——

二、车师———乌揭人的分支
  对于车师的上古史, 我国学者虽有涉足, 但因史料的缺乏, 大多不着边际。近代发展起来的考古学和比较语言学, 为我们开辟了车师上古史研究的新途径。
  新疆的考古学家在古车师国西境的阿拉沟发掘了一批规模较大的墓葬, 它们都是竖穴
  木椁墓, 墓上有石封堆, 四周有石垣。墓内积石填砂, 椁室以纵横叠置的圆形松木构成,形式与原苏联的巴泽雷克大墓完全相同。椁室中葬1 —2 人, 少数头骨上留有十分锐利的
  工具钻出的小钻孔, 孔径为5 毫米, 这种葬俗也与“阿尔泰部落”相同。随葬品有陶器、金器、银器、铜器、漆器、丝织物、货贝、珍珠、小铁刀、三棱铁镞等, 其中以金器的数量为最多, 造型为最奇特。墓中出土了许多件兽纹金饰牌, 如虎纹圆金牌、对虎纹金箔带、狮形金箔带、虎形方金箔饰、各种兽面金饰。铜器为一方座双兽铜盘。碳14 测定,这些墓葬为战国至西汉初年的遗存。考古学家根据铜盘的造型与中亚的铜盘相似, 认为这
  是塞人墓葬, 这种观点是不可靠的。墓中还出土了流云纹漆盘, 显然是内地楚国的漆器,如果我们因此肯定阿拉沟的墓主人为楚国的贵族, 有人相信吗? 根据我国古史的记载, 吐鲁番盆地及其以北, 先秦时期是车师人的居地, 因此, 说阿拉沟的墓主为车师人, 这是绝对不成问题的。阿拉沟的墓中还出土了大量马骨, 可见车师人是牧马和食用马肉的部族。根据有关方面的报导, 最近交河古城的考古有重要的新发现。从发掘的几座早期车师
  贵族墓葬看, 殉马是普遍的现象, 最多的一座墓, 殉马多达29 匹, 这是其他古代民族中少有的现象。交河古城的墓葬年代也相当于春秋战国时期, 可见马匹是车师人主要的牲畜。
  原苏联的考古学家在阿尔泰山北部的巴泽雷克、卡坦金、伯莱利等地发现了不少“阿尔泰部落”首领的巨墓, 墓壁都用粗大的圆木垒成, 墓穴的北部随葬马匹, 多者达到22
  匹。尸体的头骨多钻有一孔。墓葬中出土了大量金器和兽纹金饰牌。阿拉沟和交河古城的墓葬形式及出土物品与阿尔泰部落的出土物品是多么相似! 这决不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古罗马地理学家托勒密认为阿尔泰山至乌拉尔山一带的“塞克人”是“食马部族”, 古希腊人称阿尔泰山的游牧民族是“看守金子的狮身鹰头兽”。前面我们已经肯定, 阿尔泰山内外的秦汉前后的古代民族为乌揭, 那么, 与“阿尔泰部落”生活习俗完全相同的车师人,
  一定与乌揭人有着共同的亲缘关系。
  从比较语言学的角度看, 车师人与乌揭人也必然有着瓜葛。
  西汉以前, 直至春秋初年, 内地战乱频仍, 无暇顾及西域, 陇坂以西尽是“荒服”,都是游牧民族的天国。对于天山南北, 更是所知甚少。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后, 才知道西域有个车师国, 不过当时不译“车师”, 而译为“姑师”。《史记•大宛列传》说:
  骞所至者, 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 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 具为天子言之: “大宛在匈奴西南, 在汉正西, 去汉可万里⋯⋯其北则康居, 西则大月氏,西南则大夏, 东则  、于阗⋯⋯而楼兰、姑师邑有城郭, 临盐泽。
  张骞出使西域, 是汉武帝建元三年, 即公元前138 年的事。姑师的原音应为uguz , 前面的轻元音在译为汉文时往往省略了, 其根据在下文中还要谈到。在突厥语中, 元音a 、u、i 经常出现交替现象, 尾音z 也往往转换为r , 因此, uguz (姑师) 与ugir (乌揭) 实为同
  一名词, 只因地域与方言的不同, 字音稍有差异。
  汉武帝设立河西四郡后, 姑师与汉朝相邻, 汉朝对它的情况也更为了解, 于是出现了姑师和车师这两个译名并用的现象。《汉书•西域传•鄯善国》记载说:于是武帝遣从骠侯赵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击姑师。王恢数为楼兰所苦,上令恢佐破奴将兵。破奴与轻骑七百人先至, 虏楼兰王, 遂破车师。
  赵破奴率兵攻破姑师, 是汉武帝元封三年, 即公元前108 年的事。“姑师”译为“车师”,
  其原音未变, 只是译音有所改变。“车”的古音读“ju”, 在古突厥语中, g、j 、k 三音也常出现交替现象, 所以,“车师”应为uguz(乌古斯) 的异译。
  车师原为一族, 分居于天山南北。后分为两国。吐鲁番盆地的车师人从事农业生产,被称为“车师前王国”或“车师前部”。天山以北的车师人从事畜牧业生产, 被称为“车师后王国”或“车师后部”。西晋初年, 西部鲜卑强盛, 许多车师后部人被迫西迁阿姆河流域, 与阿尔泰山西迁的呼得人合流, 征服当地的吐火罗人, 建立了 哒国(又称“滑国”) 。留居在故土的车师后部人, 则以另一译名“乌护”而出现在历史上。《北史•铁勒
  传》记载:铁勒之见, 匈奴之苗裔也, 种类最多。自西海之东, 依山据谷, 往往不绝:⋯⋯伊吾以西, 焉耆之北, 傍白山, 则有契弊、薄落、职乙、 苏婆那曷、乌护、纥骨、也 、於尼护等, 胜兵可二万⋯⋯其中的“乌护”,《隋书•铁勒传》译作“乌 ”, 《唐会要》卷一百《结骨》条引唐安西都
  护盖嘉运所著《西域记》: “乌护即乌纥也, 后为回鹘。”公元8 世纪中叶的突厥文《毗伽可汗碑》和《阙特勤碑》记蒙古高原北部“九姓乌护”的原音为Toguz uguz ,“Toguz”为
  
  
  突厥语“九”的意思, 可见乌护、乌 的原音为uguz。乌护为车师后部的后裔, 可见车
  师的原音也应为uguz。这是车师的原音为uguz 的明证之一。
  敦煌遗书伯2009 号为唐朝的《西州图经》残卷, 记有西州(今吐鲁番高昌古城) 北通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北庭古城) 的11 条道路, 其中有一条叫“乌骨道”, 其内容
  为: “乌骨道: 右道出高昌县界北乌骨山, 向庭州四百里, 足水草, 峻 石危, 唯通人径,
  马行多损。”乌骨道是汉晋车师前王国通往车师后王国的最近便的道路, 因乌骨山而得名。
  乌骨山为东部天山中的一片山岭, 因乌骨人游牧于此而得名。乌骨无疑为乌护的异译, 原
  是车师人的后裔, 可见其原音为uguz。这是车师的原音为uguz 的明证之二。
  我说姑师的原音为uguz , 省译了前头的轻原音; 又说突厥语为尾音z 和r 常常出现转换的形式, 这并非没有根据。在阿尔泰山和吐鲁番盆地中间, 在今哈密一带, 东汉初期出
  现了一个“伊吾卢”的地名, 其原音当作igur , 根据突厥语元音a 、u、i 交替的原则,
  igur与ugir 、uguz 实为一个名词。“伊吾卢”地区, 也因当地游牧着ugir (乌揭) 人而得名。伊吾卢为阿尔泰山和东部天山、吐鲁番盆地的中转点, 乌揭人由阿尔泰山南下伊吾卢, 再西进东部天山和吐鲁番盆地, 对于马背民族来说, 只不过是挥鞭举步之劳。
  根据种族人类学的研究, 车师人与乌揭人有着同样的渊源关系。原苏联的考古学家根
  据巴泽雷克等地墓葬中保存的一些人头骨研究的结果, 肯定阿尔泰部落“基本上他们是属
  于鲜有黄种成分的白种人类型①。阿拉沟古墓中距今2700 —2000 年的58 个人头骨, 经我
  国人类学家韩康信的检测, 肯定“其中具有西方人种形态的约占85 %”②。两者的种族人
  类学特点几乎是一致的。因此, 韩康信根据大量的研究资料得出结论, 距今3000 —4000年, 有一支欧洲人种经过伏尔加河、乌拉尔山脉, 东迁至阿尔泰山周围; 后来又由阿尔泰
  山南下, 经过东部天山, 到达孔雀河流域。另有一支地中海类型的欧洲人种, 经过美索不达米亚、伊朗、中亚, 到达帕米尔高原, 又由帕米尔高原东进至塔里木盆地西部和南部。这两支东迁的人群虽然都为欧洲人种, 但因沿途所受的土著民族的影响不同, 种族人类学的特点也有所不同。乌揭人及其分支车师人则为高加索类型的欧洲人种体质。
发表于 2011-10-4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乌揭——阿尔泰历史和草原丝路的早期主人
钱伯泉  
【摘要】:乌揭是最早见于我国历史的阿尔泰居民 ,车师人是其分支 ,他们有着古老而又发达的文化。魏晋南北朝时 ,乌揭的后裔———呼得与车师后部西迁中亚 ,创 ...
arslan76 发表于 2011-10-4 13:53


这还是没说明专家们是怎么将公元前140年西域的姑师与八世纪中叶北亚鄂尔浑Oguz画上等号的,证据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是没说明专家们是怎么将公元前140年西域的姑师与八世纪中叶北亚鄂尔浑Oguz画上等号的,证据是什么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01


别激动慢慢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什么专家呀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3:56


我看比你这个民科强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部落印记?谁证明那是部落印记(而不是Z形花纹或别的什么)?因为Oguz最后一个字母是Z?

2007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单揭晓
9、新疆库车友谊路晋十六国时期砖室墓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3:51


你有人类学鉴定材料么?否则都是废话
发表于 2011-10-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取其正文片段,与大家分享——

二、车师———乌揭人的分支
  对于车师的上古史, 我国学者虽有涉足, 但因史料的缺乏, 大多不着边际。近代发展起来的考古学和比较语言学, 为我们开辟了车师上古史研究的新途 ...
arslan76 发表于 2011-10-4 13:57


“张骞出使西域, 是汉武帝建元三年, 即公元前138 年的事。姑师的原音应为uguz ”,为什么就应为,你拟的就对?要按这样说,西夏应该是夏朝后裔,都是夏。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是没说明专家们是怎么将公元前140年西域的姑师与八世纪中叶北亚鄂尔浑Oguz画上等号的,证据是什么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01


就连CCTV10都大大方方承认洋海(车师先民)是阿尔泰山经三道海子南下的,《探索发现》栏目网上到处都是,你就不要掩耳盗铃了吧???
发表于 2011-10-4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人类学鉴定材料么?否则都是废话
arslan76 发表于 2011-10-4 14:10


你有?你那个专家有?有颅骨又能怎么样,你就能摸出他或她是乌古斯?这是新疆考古队提供的材料,你才是废话连篇。
发表于 2011-10-4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比你这个民科强多了
arslan76 发表于 2011-10-4 14:08


这话去跟新疆考古队说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骞出使西域, 是汉武帝建元三年, 即公元前138 年的事。姑师的原音应为uguz ”,为什么就应为,你拟的就对?要按这样说,西夏应该是夏朝后裔,都是夏。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11


你这个就叫做胡搅蛮缠了,说车师是乌古斯,不仅仅只是语言学的比对,还有考古学和人类学的旁证,否则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竖穴木椁墓,头骨钻孔,葬马习俗,只在洋海和阿尔泰地区是相同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在明确被证明是”吐火罗”或者粟特等地区伊朗语人群的墓葬当中????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话去跟新疆考古队说吧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16


考古队并没有说着墓葬里不是乌古斯啊,请举出网上有明确说“库车古墓绝不是乌古斯”字样????
发表于 2011-10-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个就叫做胡搅蛮缠了,说车师是乌古斯,不仅仅只是语言学的比对,还有考古学和人类学的旁证,否则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竖穴木椁墓,头骨钻孔,葬马习俗,只在洋海和阿尔泰地区是相同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在 ...
arslan76 发表于 2011-10-4 14:17



考古学家起码还有考古发掘报告可以依据,你那专家说“根据我国古史记载...先秦时期是车师人的居地”,哪本古史?你那专家自己都用引号把“阿尔泰部落”括起来,说明他自己也不肯定,是猜测,你没看出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考古学家起码还有考古发掘报告可以依据,你那专家说“根据我国古史记载...先秦时期是车师人的居地”,哪本古史?你那专家自己都用引号把“阿尔泰部落”括起来,说明他自己也不肯定,是猜测,你没看出来吗。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28


自己看全文去,此人引用的完全是《史记》、《汉书》这样的正史……
 楼主| 发表于 2011-10-4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考古学家起码还有考古发掘报告可以依据,你那专家说“根据我国古史记载...先秦时期是车师人的居地”,哪本古史?你那专家自己都用引号把“阿尔泰部落”括起来,说明他自己也不肯定,是猜测,你没看出来吗。
反恐 发表于 2011-10-4 14:28


跟史盲聊,就是累……

一、巴泽雷克文化和秦汉时期的乌揭
  苏联的考古学家在阿尔泰山北部的巴泽雷克以及希伯发掘了一些巨冢, 由于墓室深埋在冻土层下, 这些巨冢的墓主及其随葬物品都保存得十分完整。宏大的埋葬规模, 丰富的遗留物品, 充分表明当时阿尔泰山的游牧者已是文明民族, 学者们将其文明称之为“巴泽雷克文化”。
  巴泽雷克文化的主要特点是: 墓室都用粗大的圆木垒成, 墓穴的北部都殉有大量马匹。墓主的尸体都经过防腐处理, 头骨上钻孔, 去掉脑髓; 腹腔被打开, 取走内脏。墓中殉葬有大量金饰物和兽纹金饰牌(近似于近年新疆巴里坤东黑沟“北匈奴王庭”发现的动物纹金银牌饰)。在巴泽雷克的巨冢中, 发现了一块波斯的织锦, 上面的几个妇女都戴着波斯宝冠, 穿着波斯锦袍, 脚踏高跟皮鞋。同时, 还发现了一辆中国式的四轮高车和楚国凤鸟图案的铜镜。根据这些器物的特色, 苏联的考古学家肯定巴泽雷克巨冢为公元前5 —3 世纪的遗迹, 相当于我国的战国时期。在希伯的巨冢被盗的残剩物品中,发现了一只中国的漆碗, 其制作时间为公元前86 年至公元前48 年之间, 相当于西汉昭帝和宣帝执政时期, 因此, 苏联考古学家认为这座巨冢建造于公元前1 世纪下半叶。巴泽雷克巨冢的多数墓主是“少有黄种成分的白种人种类型”, 只有出土四轮马车、中国绣缎的巨冢墓主,“独特的头饰和发饰, 很自然地使人产生这样一种推测: 该墓女主人是不是一个中国人呢? 它是不是一个由于缔结和亲之盟而被下嫁给阿尔泰部落的一个首领的人呢?”①“希伯地方其他坟墓中的死者, 都是早在青铜时代便住在阿尔泰的欧罗巴人种”,
  但是希伯冢的老人“具有很大的特异性, 他显然属于通古斯—满洲类型”,从巴泽雷克和希伯巨冢所发现的文物可知, 公元前5 —1 世纪, 阿尔泰的游牧部落即与波斯已有往来, 与我国内地的往来尤为密切。
  原苏联学者C. N. 鲁金科所说的阿尔泰部落, 在我国的历史上被称为什么呢?《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记载了汉文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76 年) 冒顿单于写给汉朝统治者的信, 为我们留下了有关的信息:天所立匈奴大单于敬问皇帝无恙。前时皇帝言和亲事, 称书意, 合欢。汉边吏侵侮右贤王, 右贤王不请, 听后义卢侯难氏等计, 与汉吏相拒, 绝二主之约,离兄弟之亲。皇帝让书再至, 发使以书报, 不来, 汉使不至, 汉以其故不和,邻
  国不附。今以小吏之败约故, 罚右贤王, 使之西求月氏击之。以天之福, 吏卒良, 马强力, 以夷灭月氏, 尽斩杀降下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 皆以为匈奴⋯⋯
  这次战争被匈奴征服的三个西域东部的部族, 显然是按自南至北的次序排列的, 楼兰在今新疆东南部的罗布泊周围, 乌孙在今甘肃敦煌至新疆东部天山一带, 呼揭则无疑在阿尔泰
  山内外。呼揭的原音应作hugir 。
  在《汉书》卷九四下《匈奴传下》, 呼揭又被译为乌揭, 其内容为:(郅支单于) 闻汉出兵谷助呼韩邪, 即遂留居右地, 自度力不能定匈奴, 乃益西近乌孙, 欲与并力, 遣使见小昆弥乌就屠。乌就屠见呼韩邪为汉所拥, 郅支亡虏, 欲攻之以称汉, 乃杀郅支使, 持头送都护在所, 发八千骑迎郅支。郅支见乌孙兵多, 其使又不返, 勒兵逢击乌孙, 破之。因北击乌揭, 乌揭降。
  当时郅支单于停留在蒙古高原西部, 小昆弥乌就屠的份地在伊犁河上游和准噶尔盆地西部。乌就屠派兵东迎郅支单于, 郅支单于率军逢击(迎击) 乌孙, 双方必在东部天山以北、阿尔泰山以南遭遇。郅支单于击败小昆弥乌就屠的军队后,“因北击乌揭” (接着北攻乌揭) , 可知乌揭在今阿尔泰山的中部和北部。乌揭的原音应作ugir 。从各方面的研究可知, 乌揭人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 由于地域有别, 方言不同, 有人称该民族为乌揭(ugir) , 不带后颚音h ; 有人称该民族为呼揭(hugir) , 略带后颚音h 。
  正如古代高车
  人称“大”为hulug ①, 突厥语、回鹘语和今维吾尔语称“大”为ulug 一样。
  在古罗马的地理学者托勒密所画的地图中, 阿尔泰山一带的部族都被说成是塞克(我国的《汉书》称之为“塞人”) 的一支, 因此, 我国的一些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往往称上古的阿尔泰人为塞人。但是, 在《史记》和《汉书》中, 阿尔泰山周围的部落被记载得十分清楚, 阿尔泰山东麓的叫“薪犁” (薪、亲上古可通, 薪犁的原音当为Thangri , 意为
  “天”) ; 阿尔泰山东北的叫“坚昆”, 它是柯尔克孜族的远祖; 阿尔泰山内外的为乌揭或呼揭。因此, 我们还是根据《史记》和《汉书》, 称“阿尔泰部落”为乌揭或呼揭的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8 16:56 , Processed in 0.13190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