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137|回复: 0

南俄草原的可萨人——cinaso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2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据第二回纥汗国初期之鄂尔浑如尼文碑铭,《铁尔痕碑》东面第十七行(耿世民2005年之转写及译文,同时参考克里亚什托尔内著、伊千里译《铁尔浑碑(研究初稿)》及杨富学著《古代突厥文<台斯碑>译释》,下略同;为便于用基本拉丁字符集转写,上加两点之元音字母改为元音前加e,其余非基本字符则按通行规则转写,下同):
   ......bodunei qeiza barmeish uch(meish) (bir) eki atleighein teukea barmeish qadeir qasar beadi bearsil yateiz(?) oghuz
   ……(此处约缺损73个字符)人民因反叛(直译:愤怒)而灭亡。……(此处约缺损2个字符)因(一)二贵人之故而衰亡。哈第尔·哈萨尔(qadeir qasar)和别第·伯尔西(beadi bearsil),光荣的(?)乌古斯

《铁兹碑》北面第九、十行云:
   ......-meish buzuq bashein qeiza uchuz keul eki atleighein teukea bar(meish)
   
......(bea)di bearsil qadeir qasar anta barmeish ol boduneim keang kearishdi
   ……了。由于布祖克(buzuq)首领的不满,小阙(uchuz keul)和两位贵人一起完了。

   ……之后,伯狄白霫(beadi bearsil)和哈狄尔曷萨(qadeir qasar)走掉了。我的人民长期(直译:广泛地)互相敌对了。
很明显,两碑中出现的qasarbearsil所指系同一对人名或族名,当居于回纥祖先重要部落之列,qasar译为回纥十姓之一曷萨尚可讨论,bearsil译为铁勒十五部之一白霫则失之牵强。《铁兹碑》晚出,时代愈后,细节愈多,论述愈有条理,则距真相愈远,因之《铁尔痕碑》所载于qasarbearsil衰亡之前回纥先代诸可汗统治二百年之说法较《铁兹碑》中三百年之说法可能更为近真。所谓回纥先代诸可汗,可能系指匈奴遭汉军打击、统治衰微之时丁零内部自立之诸首领,时值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则约二百年后,分裂后的北匈奴遭遇南匈奴与汉军联合打击,帝国覆灭,内部大乱,此种恐怖记忆定然深刻留存于匈奴治下诸部人民心中,《铁尔痕碑》与《铁兹碑》所追述qasarbearsil部落之衰亡,或即发生于该背景下。
 
2.
早于上述碑文百余年,《隋书·铁勒传》中也提到康国北傍阿得水有铁勒之比悉、何嵯部落,据芮传明考证,很可能正是西方史料中常见于该邻近地域之Barsil/BerziliaKhazar(参见:芮传明,《康国北及阿得水地区铁勒部落考——<隋书>铁勒诸部探讨之二》,《铁道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4期),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qasar对应。而据柯伦的摩西《亚美尼亚史》,公元二世纪末三世纪初,高加索北面的hun人部族KhazarBasilk首次出现,越过库拉(Kura)河南下。这一材料的真实性仍存争议,若其不虚,则从时间上看,其中所提到的这两个部族很可能是随北匈奴西迁的qasarbearsil人。同书还提到,亚美尼亚王梯利达特(Trdat)曾出兵进剿北高加索的Hun人部族,亲手杀死Basilk人之首领。之后,KhazarBasilk多次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及叙利亚史料中不乏相关记载。此处之Basilk又写作Barsil/Barselt等,其与Khazar多次同时出现可证其间关系密切,从而亦可与前文1中之bearsilqasar对应。公元七世纪之后,西突厥衰亡,曾为其属部的Khazar人渐坐大,建立可萨汗国,与回纥汗国成为一西一东两大强国,并分别一度信奉非主流的犹太教与摩尼教,而两者祖上实甚有渊源。
 
3.
公元九世纪可萨可汗约瑟夫(Joseph)致西班牙犹太人的一封信中,曾提到皈依犹太教之后的可萨人的祖先系谱:人类始祖挪亚(Noah)之子为歌篾(Gomer),歌篾之子为雅弗(Yapheth),雅弗之子为陀迦玛(Togarmah),陀迦玛有十子,分别是:Ujur, Tauris, Avar, Uauz, Bizal, Tarna, Khozar, Janur, BulgarSavir第七子之后裔即为可萨(Khazar)人。则当时的可萨人也自认为先代传统曾分十姓,与回纥人相仿,而且qasar位居第七,与加上阿史德的十姓回纥中曷萨的位置相同;而可萨人祖先系谱中陀迦玛之第五子Bizal(*Br.z.l)可能也与bearsil有关。如此众多的东西方材料所显现出的一致性很难用巧合加以解释。由此可见,qasarbearsil在古代某一时期很可能同属乌古斯族,并为其中大部,后来部落主体由于内乱而分离,东西迁移,但余部尚纵横交迭,形成错综复杂的关系
 
4.
从《铁尔痕碑》与《铁兹碑》看,qasarbearsil从前当为乌古斯中的重要部落,也是回纥人观念中祖先部落的重要成员之一,其衰亡离散对乌古斯-回纥联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此后代的回纥人才念念不忘,将该事刻诸碑铭。qasar的主体西迁,演变为可萨汗国,后为古罗斯与匈牙利所继承,其余部则留存于漠北的回纥联盟中,成为十姓回纥之第七曷萨部(邓禄普(Dunlop)主此说,参见:龚方震,《中亚古国可萨史迹钩沉》,《学术集林》卷六)。bearsil的演变稍显曲折,一部随qasar西走,在高加索地区与伏尔加河流域都留下了痕迹;一部则留居东方故地,后为新兴的阿史那突厥吸纳,成为北蕃十二姓贵种之一的卑失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0 05:54 , Processed in 0.11784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