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790|回复: 29

新疆巴里坤北匈奴王庭考古跟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22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是汉代北匈奴夏季王庭

2007年09月09日 09:35:57  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7-09/09/content_6690114.htm

新华网乌鲁木齐9月7日专电(景磊 高天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和考古研究所6日宣布,正在发掘整理的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东黑沟遗址不但是中国最大的古代游牧民族聚落遗址之一,而且初步认定是我国汉代北匈奴夏季王庭。     从去年开始,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与考古研究中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考古研究所、哈密地区文物局对巴里坤县东黑沟遗址进行了连续两年的考古发掘,到目前为止,已经发掘石筑高台一座,石围居住基址4座,墓葬12座,并且发现大量岩画,出土了为数不少的陶器和铜器。
    发掘工作的组织者之一、西北大学考古系主任王建新教授确认,遗址年代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晚期至西汉初期,遗址同时也印证了当时强大的匈奴打败月氏并占据这一地区的史实。根据东黑沟遗址的规模,王建新教授确认这是北匈奴夏季王庭。他同时认为,早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东西方各民族之间的交流、融合已经开始。目前东黑沟遗址考古工作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
    小河墓地考古研究的发起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考古研究所所长伊弟利斯教授肯定了王建新的看法。他表示,在我国,对古代游牧文化大型聚落遗址进行综合考古研究尚属首次,东黑沟遗址的发现与研究,为探讨古代游牧文化的社会经济形态,特别是研究汉代匈奴与月氏两个民族的文化,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最新资料。

出土典型匈奴文物

出土典型匈奴文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考古发掘研究取得新进展

2007年09月11日 08:49:01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乌鲁木齐9月11日电(记者曹志恒 张鸿墀)中国首次古代游牧文化大型聚落遗址综合考古研究——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考古项目,迄今已发掘石筑高台1座,石围居住基址4座,墓葬12座,发掘出土了大量陶器、铜器、铁器、骨器等珍贵文物。
    学者认为,东黑沟墓葬中以墓主为代表的外来文化和以人牲为代表的土著文化同时共存反映了当时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关系,与文献记载的匈奴在这里击败月氏的历史相合。     东黑沟(又名石人子沟)遗址位于乌鲁木齐以东约600公里的巴里坤县石人子乡石人子村南的东天山北麓,西距巴里坤县城23公里。
    遗址分布在南北长约5公里、东西宽约3.5公里、面积约8.7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型石筑高台3座、石围居住基址140余座(石围基址是指游牧民族在搭建帐篷时所做的地基),墓葬1666座,刻有岩画的岩石2485块。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伊弟利斯研究员说:“这一大型遗址为探讨古代游牧文化的社会经济形态,特别是研究汉代匈奴文化,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最新资料。”
    在目前发掘的12座中小型墓葬中,小型墓为石葬具,中型墓为木葬具。新疆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副处长刘国瑞研究员认为:这批墓葬资料中最重要的发现是,既有墓主和随葬的器物,又有被肢解埋葬用作墓祭的人牲,人牲也有随身携带的器物。
    墓主随葬品中的陶器多为火候较低、无使用痕迹的明器与哈密地区公元前1千纪以来的土著文化的陶器形式明显不同动物纹金银牌饰等其他器物,也非哈密地区的传统器形,应代表了一种新出现的外来文化。
    月氏、匈奴都是中国古代西部、北部的民族。在前3世纪末,匈奴头曼单于统一蒙古高原。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即位,随后于公元前177年大规模西征,约公元前161年前后,原住今甘肃敦煌至哈密东天山一带的月氏不敌被迫向西奔逃,匈奴人占据了这一区域。
    西北大学考古系主任王建新说:“东黑沟遗址分布在东天山北麓,所在环境水草丰茂,处在欧亚大陆东西向交通的咽喉之地,如此集中的、大规模的居址、墓葬与岩画‘三位一体’的聚落遗址在丝绸之路草原道上十分罕见,其所表现的工程与精神力量,应该是游牧民族的统治中心——王庭的所在地。”

原文地址——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 ... content_6701332.htm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揭晓西北大学王建新教授主持的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考古发掘研究项目入选

4月8日,由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报社,中国考古学会共同主办的“2007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揭晓,15位评委对23个初评入围项目进行了评议投票,评选出2007年度的十大考古新发现项目,我校文博学院王建新教授主持的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考古发掘研究项目入选,位列第七。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自1990年开始。随着重大考古发现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对规范考古发掘、推进学术研究和普及宣传文物知识与文物保护意识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国内外文物考古领域颇具影响。
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遗址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里坤县石人子乡石人子村南的东天山北麓,从2006年起,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与考古学研究中心、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哈密地区文物局对东黑沟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到目前为止,已发掘石筑高台1座,石围居住基址4座,墓葬12座,取得了重要收获。
东黑沟遗址是集祭祀高台、居住基址和岩画等为一体的遗址,被确认为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并被初步认定是我国汉代北匈奴夏季王庭。东黑沟遗址石筑高台是古代游牧民族高等级祭祀活动重要遗存,石围居址的发掘,在我国尚属首次,而东黑沟遗址墓葬发掘,揭示了以墓主为代表的外来文化和以人牲为代表的土著文化同时共存。
项目主持人王建新教授曾在我国考古界率先提出了“三位一体”的观点。他认为,游牧文化的要素是“居住遗址(包括祭祀高台)、墓葬、岩画”三位一体,并以此作为发现和研究古代游牧民族整体文化现象的方法。在此理论指导下,王建新教授带领我校考古学系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发现了这一目前我国最大的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并对基本遗迹进行了三位一体的综合研究,在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理论和方法上取得了突破和进展。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巴里坤东黑沟(石人子沟)遗址考古工作的主要收获

http://www.xjass.com  2008年11月10日 09:39:00  稿源: 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年5期 作者: 王建新

http://www.xjass.com/ls/content/2008-11/10/content_39360.htm

摘要:游牧中有定居是北方草原地区游牧民族生活方式的基本特征,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是普遍存在的。新疆巴里坤东黑沟遗址就是在东天山北麓发现的一处大型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2005—2007年进行了全面调查和重点发掘,揭示了以墓主为代表的外来文化和以人牲为代表的土著文化同时共存的现象,反映了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关系,与文献所载的匈奴于西汉初年在东天山地区击败月氏的历史相合。东黑沟遗址的考古工作作为东天山地区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重要内容,在古代游牧文化大型聚落遗址考古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突破。意义十分重大。
  关键词:游牧文化;聚落考古;三位一体;东天山地区;东黑沟遗址
  中图分类号:K87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2731(2008)05-0086-06
  
东黑沟遗址的考古研究是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由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与考古学研究中心、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进行的西北草原地区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古代游牧民族有没有“常处”之所?古代游牧文化是否会留下聚落遗址?这在史学界和考古学界、长期以来并无明确的认识。
由于古代游牧民族特别是早期游牧民族几乎没有留下记载本民族历史的文献,正像欧洲的学者研究古代游牧民族主要依据古代希腊、罗马、波斯等国的文献一样,我们对中国北方地区古代游牧民族历史的研究也只能主要依据汉文文献。然而,古代文献的作者大多生活在农业区域,缺乏对游牧生活的亲身体验,导致他们对游牧民族生活的记述有一定的片面性,同样对游牧生活缺乏深入了解的不少后代学者又会进而片面地理解和解释古代文献的记述。如,司马迁在《史记•匈奴列传》中认为:“匈奴……随畜牧而转移。……逐水草迁徙,毋城郭常处耕田之业,……”;杜佑在《通典•边防典》中的说法是:“随水草居止……草尽即移,居无定所。”这些古代权威史家的记述,影响至深,以至于直到现代的许多史学家和考古学家还会受到这类记述的左右。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认为古代游牧民族没有固定居所,很难留下居住遗迹,也就很难找到他们的居住遗址,这似乎成为学术界的共识。这样的认识直接影响到考古工作的实践,导致目前为止对欧亚大陆北方草原地区古代游牧文化的考古研究内容主要是墓葬资料,而几乎没有聚落方面的研究。
由欧亚大陆北方草原地区的高纬度和其中许多区域的高海拔等基本环境要素决定,这一区域冬季漫长、严寒的气候特征几千年来没有大的变化。在这样的气候环境条件下,牧民们在冰天雪地的冬季去过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是不可能的,必须寻找避风、向阳、水草丰美的地方作为相对稳定的居住场所以渡过严寒。因此,欧亚大陆北方草原地区游牧民族冬季营地的存在是普遍的。一些外国学者已经注意到了游牧文化聚落遗址的存在。我们通过调查研究发现,游牧中有定居应该是北方草原地区游牧民族从古至今的基本生活方式。
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到哪里去寻找呢?草原是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环境,人们很容易认为,应该在草原上去寻找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但应该注意的是,牧民们在草原上的游牧生活主要是在夏季。在不断迁徙游牧的过程中,一个居住点的停留时间很短,所采用的居住形式又是毡房、帐篷,很难留下大量的堆积和明显的遗迹。再加上空旷的草原易受风蚀,即使有一些堆积也会消失。因此,除了少量的特殊遗迹外,在草原上很难找到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到了冬季,牧民们必须寻找避风、向阳、有水、有草的地方过冬,只有山脉和山丘才能提供这样的环境条件。因此,古代游牧民的冬季营地一般分布在山脉和山丘的南侧或东南侧。
由于地形地貌和资源,特别是水资源的限制,大多数冬季营地只能满足少量牧民和牲畜的生存需要。因此,以游牧家族为单位的小型冬季营地是大量存在的。我们调查发现的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大部分是小型聚落遗址,这些聚落遗址大都分布在山脉和山丘的南侧或东南侧,并且往往与现代牧民的冬季营地在位置上重合,这已成为我们发现的古代游牧文化遗址分布的规律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牧民族对冬季营地的选择古今一理,加上具备这样条件的地点又是有限的,因此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与现代游牧民族的冬季营地位置重合的几率非常高。这一分布规律还表明,与现代牧民冬季营地位置基本重合的古代遗址应该就是古代游牧民族的遗存。
在冬季,无论是普通的牧民家庭还是贵族和统治者,都必须定居。因此,在山脉和山丘南侧或东南侧分布的古代游牧文化冬季聚落遗址既有大量的小型遗址,也有少量的大中型遗址。同一时期、同一文化的小型遗址和大中型遗址,在分布的地域上往往存在密切联系。
到了夏季,游牧民族中普通的牧民家庭在草原上过起了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没有定居的场所,因此在夏季牧场很难发现古代游牧文化的小型遗址。大中型遗址则与小型遗址不同,它们不但有冬季营地,而且在夏季牧场附近也有分布。这是因为,古代游牧民族的氏族贵族、部落首领和更高的统治者,为了统治方便并从安全角度考虑,必须随着大多数牧民的迁徙而迁徙。他们夏季会和大多数牧民一起迁徙到夏季牧场,但不一定要和普通牧民们一起到草原上去放牧,而是在夏季牧场的附近寻找合适的地点作为定居场所,建立夏季的各级统治中心。因此,古代游牧民族的大中型聚落遗址往往有冬夏之分。即使是作为古代游牧民族最高统治中心的王庭,也会有冬庭和夏庭之分。

在东天山地区,天山山脉南侧和东南侧的今新疆哈密市和甘肃西北部马鬃山区一带,分布有大量的古代游牧文化的冬季聚落遗址,其中既有大量的小型聚落遗址,也有少量的大中型聚落遗址。东天山北麓从伊吾到巴里坤一带的草原,特别是草原面积较大的巴里坤盆地,自古以来水草丰美,夏季气候凉爽,雨量充沛,是游牧民族传统的夏季大牧场。巴里坤盆地北缘的莫钦乌拉山南麓分布有一些作为冬季营地的小型聚落遗址,而盆地南缘的东天山北坡一些水源丰富、地形开阔的沟口地带发现的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都是大中型聚落,小型遗址基本不见。巴里坤和伊吾一带海拔较高,一般可达2000米左右,冬季寒冷漫长,最低温度可达零下30~40℃,每年从9月开始直到次年的5月,都会有普遍降雪,年平均无霜期仅有102天。因此,东天山的北坡只适于夏季居住而不适于冬季居住,在这里分布的古代游牧文化的大中型聚落遗址,应该都是古代游牧民族在这个夏季牧场附近的夏季的各级统治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是居住的场所,就应该有居住的遗迹。在东天山地区发现的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普遍分布有用石块围砌的居住遗迹,居址平面多呈方形或长方形,也有圆形的。由于生活在东天山地区的古今游牧民族一向普遍使用石块砌筑居住场所、墓葬以及畜圈、草库伦等,过去一直对这些居住遗迹存在不同的认识,有的研究者认为是墓葬,还有不少研究者没有把它们作为古代遗迹来认识。
  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在一些石围居住遗迹内往往散落有少量的陶片等古代遗物。此外,2006~2007年,我们在巴里坤县东黑沟(石人子沟)遗址发掘了4座石围居住遗迹,其中发现了古代人类的遗存,包括柱洞、火塘、灰坑等遗迹和陶器、石器、骨器、铜器、铁器等遗物,表明这些遗迹应该是古代游牧民族的居住遗存。
  东天山地区古代游牧文化的墓葬形式多样。从平面形状看,有圆形的,也有方形和长方形的;从封堆来看,有的没有封堆,有的是石封堆[/b](石库尔干),有的是土封堆,还有土石混合封堆封堆有圆形和方形的区别;从墓葬周围的地表设施看,有的没有石围,有的是圆形石围,有的是方形石围,有的是胡须状的,有的是放射状的,还有墓前立石人(古突厥传统)、[/color]设祭坛的形式;从石材来看,有卵石垒砌、块石垒砌、片石垒砌、立石环绕等不同的形式。这些不同形式的墓葬,反映了不同民族的埋葬习俗。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岩画也是与古代游牧文化相关的重要遗存。在东起大小兴安岭,西至黑海、里海的欧亚:赶陆北部草原地区,都广泛分布有岩画;从内容看,岩画多反映的是游牧生活。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在岩画点的附近,往往会有游牧文化的遗址存在。这是一个重要的规律,岩画可以成为我们寻找游牧文化遗址的指南。
  我国目前的岩画研究者主要是艺术学家和民族学家,考古学家很少参与。已发表的岩画研究论著,主要是对岩画的内容进行解释;对于岩画的调查和记录,大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岩画与周边的古代居住遗迹、墓葬之间存在着共存关系,更缺乏对与岩画相关的这些居住遗迹和墓葬进行综合研究;同时,对岩画的记录还普遍存在着不准确、不客观的缺陷。由于岩画基本都雕刻在自然的岩石上,岩画年代、文化属性和岩画作者的族属等问题一直是岩画研究难以穿越的瓶颈。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同一岩石甚至同一岩面的岩画,并不一定是同时雕刻的。而许多研究者往往并未对这些情况进行认真辨认和区分,就把同一岩面甚至同一岩石上的岩画作为同一幅画面,对岩画的内容进行解释,这难免会闹出关公战秦琼的笑话。由于岩画是与居住遗迹、墓葬等有共存关系的古代游牧文化遗存的重要组成部分,考古学家不能放弃责任,必须参与对岩画的调查和研究。
  如何进行岩画的研究呢?我们在实践中不断探索,逐步形成了运用考古层位学和考古类型学对岩画进行研究的方法。
  由于雕刻工具、雕刻技术以及文化传统的差异,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岩画在表现形式上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用石质工具雕刻的岩画,表现形式粗犷,线条较粗或仅有轮廓而无线条;用金属工具雕刻的岩画,表现形式细腻,线条较细。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少岩石上,存在着不同表现形式的岩画,这些同一岩石上的不同形式的岩画之间往往还存在着叠压打破关系。基于岩画本身存在的这些特征,将考古类型学和考古层位学的方法运用于岩画研究,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
  不同表现形式的岩画应与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文化有关。同样,不同形式的墓葬和居住遗迹也应与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文化相关。既然岩画与居住遗迹、墓葬在同一遗址中存在,那么其中必然存在某种形式的岩画与某一类居住遗迹和墓葬的共存关系。我们可以首先分别对岩画、居住遗迹和墓葬进行相对年代的研究,然后再逐步确认不同形式的岩画、居住遗迹和墓葬之间的共存关系。这种共存关系的确认只依靠关于一个遗址的研究是不行的,必须在一定的区域内对多个遗址进行研究,经过反复验证,才能最终确认。当然,我们可以先从岩画、居住遗迹和墓葬的形式等相对单纯的遗址人手,进而去研究那些具有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岩画、居住遗迹和墓葬的文化因素复杂的遗址。
  居住遗迹、墓葬和岩画是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三位一体的基本要素,只有坚持对这三类遗存进行三位一体的综合研究,才有可能比较全面地揭示古代游牧民族的文化面貌。仅就岩画的年代和文化属性这一难题来说,只要有效地运用考古类型学和考古层位学的方法,坚持三位一体的综合研究,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问题的解决是完全可能的。 从2000年开始,我们在新疆东部和甘肃西北部进行了大范围的考古调查。经过8年的野外考古工作,我们在东天山地区早期游牧文化聚落考古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收获,基本掌握了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的分布规律,已经发现了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200余处,其中大型聚落遗址5处,东黑沟(石人子沟)遗址是其中的1处大型聚落遗址。
  东黑沟(石人子沟)遗址位于巴里坤县石人子乡石人子村南的东天山北麓,西距巴里坤县城23公里。2005年7—9月,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与考古学研究中心在哈密地区文物局和巴里坤县文管所的协助下,对东黑沟遗址进行了较全面的调查和测绘。调查发现,东黑沟遗址在南北长约5公里、东西宽约3.5公里、面积约8.7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型石筑高台3座、石围居住基址140余座,墓葬1666座,刻有岩画的岩石2 485块,故确认其为一处规模宏大、内涵丰富、具有代表性的古代游牧文化大型聚落遗址。
  2006年和2007年,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与考古学研究中心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哈密地区文物局的协助下,对东黑沟遗址进行了连续两年的考古发掘。发掘了石筑高台1座,石围居住基址4座,墓葬12座;出土各类遗物996件,其中复原陶容器130件,陶质饰品和工具63件,石器305件,骨器和海贝153件,骨、玛瑙、玻璃和金串饰193颗,铜器15件,铁器45件,金银器92件,取得了重要收获。
  东黑沟遗址共发现石筑高台3座,从南至北呈倒品字形分布。其中中部高台位于遗址南部山坡上的最高处,东、西2座高台分别位于遗址东西两侧的山坡下,均距中高台直线距离约4公里。从遗址的整体布局看,中高台应该是东黑沟遗址的中心。为抢救保护这类重要遗迹,同时搞清这类遗迹的性质、功能,我们把本次发掘的重点放在了中高台及其周边区域。通过对石筑高台的全面发掘,基本搞清了该类遗迹的形制和功能。可以认为:该类遗迹是古代游牧民族高等级祭祀活动重要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高台周围分布有多座方形石围居址,与高台形成组合,但东半部的居址被破坏严重,仅有西半部和南部的5座保存较好,我们对其中的4座进行了完整发掘。通过发掘,基本搞清了居址的性质和功能,为今后该类遗迹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东黑沟遗址分布有大量的墓葬,墓葬的地表形式也不尽相同。从调查掌握的情况看,墓葬沿东天山北坡由上至下分布,其中上部的时代较早,下部的时代偏晚。上部分布的墓葬地表形式多为圆形石封堆(典型的石库尔干),有大量封堆直径在10米以下的小型墓,也有许多封堆直径在10米~20米的中型墓,还有少量封堆直径达数十米的大型墓。本次发掘了遗址区上部区域中高台周围的12座中小型圆形石封堆墓,这批墓葬的墓圹开于山前坡地冲击形成的沙土、卵石混合的堆积上,多呈长方形或椭圆形竖穴。小型墓为片装石块构砌的石葬具中型墓为原木构筑的木葬具(原木椁墓),葬具上多纵向盖有棚木。一些墓葬还有用马殉葬的现象,有的填埋在墓圹内,有的在墓旁另挖有墓祭坑填埋。还有在墓旁用石块堆砌埋有羊骨的墓祭堆的现象。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墓主的随葬品种类有陶器、石器、铜器、铁器、骨器、金银器等。其中陶器和铁器普遍,陶器多为火候较低、无使用痕迹的明器,铁器有工具、武器和马具。一些中型墓随葬品中有精美的金银牌饰、扣饰、金耳环和耳坠,玛瑙、玻璃和陶土的串饰。
这批墓葬的形制特征与随葬品的组合与已经发掘的巴里坤县黑沟梁墓地基本相同。墓葬形制和随葬品的组合及形式,与东天山地区公元前1000年以后的当地原有文化遗存明显不同,应代表了一种新出现的外来文化。在黑沟梁墓葬中出土有中原制作的羽状地纹铜镜,这种形式的铜镜在中原主要流行于战国至西汉初期,可知这批墓葬的年代上限不会超过战国到西汉初。
在一些中型墓的封堆下或墓圹填土内发现有被肢解的人骨,应该是被用作墓祭的人牲。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牲都随身携带有铜、铁、石、骨等材质的工具和饰品,甚至还有被砸碎的陶器残片与被肢解的人骨埋葬在一起的现象。
与人牲共同埋葬各类器物的器形和纹饰,都与哈密地区公元前1000年以来的焉布拉克墓地、寒气沟墓地、艾斯克霞尔墓地、拜其尔墓地等一些遗址出土的器物存在联系,代表了一种公元前1000年以后在当地延续发展的传统文化遗存。
根据文献记载:西汉初年东天山地区发生的重大变化应该是匈奴打败了月氏,并占据了这一地区。东黑沟遗址墓葬的发掘,揭示了以墓主为代表的外来文化和以人牲为代表的土著文化同时共存的现象,反映了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关系,与文献记载的匈奴在这里击败月氏的历史相合。

东黑沟遗址的大量岩画主要分布在山前坡地冲击形成的一些大型石块上。岩画的形式以动态剪影式为主,雕刻技法可见用石器密点垂直敲凿和用金属工具刻画的方式。岩画形象有人物、动物、马车等,内容表现有祭祀、战争、放牧、狩猎等场面。在调查过程中对岩画进行了全面记录,目前正在运用考古层位学和类型学方法对岩画进行分组:和分期研究。
根据已有的考古调查和发掘资料,可以认为:东黑沟遗址发掘的高台、居址、墓葬以及动态剪影式的岩画,应属同一考古学文化的遗存。
到目前为止,在东天山地区已发现了两类早期游牧文化的遗存。其中一类遗存以巴里坤县城西南以兰州湾子遗址为中心的岳公台——西黑沟遗址群为代表,岩画多用石质工具敲凿刻画,造型简单、呆板,表现形式多为静态剪影式和粗线条式;墓葬形式为方形、长方形或椭圆形竖穴,不起封堆。这类岩画和墓葬在新疆东部和甘肃西北部有广泛的分布,代表了东天山地区公元前1000年以后当地传统的游牧文化遗存。东黑沟遗址的岩画多用金属工具雕刻,刻画较细腻,造型生动,表现形式多呈动态剪影式;墓葬形式为有圆形石封堆的长方形或椭圆形竖穴,代表了公元前2世纪在东天山地区出现的与当地原有文化迥然不同的外来文化。该类遗存在新疆东部和甘肃西北部也有广泛分布。东黑沟遗址的考古发掘,为研究这两类遗存的关系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资料。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东天山在汉代文献中被称为“祁连山”、“祁连天山”或“天山”。“祁连山”是音译的名称,“天山”是意译的名称,而“祁连天山”是音译加意译的名称,都应该是汉代对东天山的称谓。关于这一点,唐代著名学者颜师古在为《汉书•武帝纪》和《汉书•霍去病传》、《汉书•张骞传》作注时就已明确指出,并且从《史记》、《汉书》本身的记载中也可得到证明。
在约公元前2世纪以前,古代月氏人和乌孙人的活动中心应该在东天山一带,他们的冬季营地应该在东天山以南,夏季牧场应该在东天山以北,在东天山南北两侧应该有他们的冬季和夏季王庭,这也恰好符合关于他们都曾居于“敦煌、祁连间”的文献记载。约公元前161年以前,匈奴人打败了月氏人,大部分月氏人即大月氏被迫西迁,匈奴人占领了这一区域。
西汉时期霍去病、李广利、莽通、赵充国、常惠等人曾先后率军在这里与匈奴右部的酋涂王、右贤王、右谷蠡王作战,说明西汉时期匈奴酋涂王、右贤王、右谷蠡王的夏季王庭很可能就在东天山以北的巴里坤一带。
东汉时期窦固、耿忠、任尚、王辅、裴岑等人先后在这里与北匈奴作战。任尚、王辅等于东汉和帝永元五年在这里擒获了北匈奴于除鞋单于,《后汉书》和现存巴里坤的任尚碑都记载了此事。这说明东汉时期北匈奴的夏季单于庭可能也在东天山以北的巴里坤一带。
在东天山地区已发现的5处早期游牧文化的大型聚落遗址,很可能与文献记载的古代月氏、匈奴的王庭有关。
东黑沟遗址是在东天山北麓发现的一处规模巨大的古代游牧文化的聚落遗址,现存新疆自治区博物馆的著名的裴岑碑,于1725年(清雍正七年)在巴里坤县石人子乡石人子村发现,又称《镇海碑》。碑文记载:“惟汉永和二年八月,敦煌太守云中裴岑将郡兵三千人,诛呼衍王等,斩馘部众,克敌全师,除西域之灾,蠲四郡之害,边境艾安,振威到此。立海祠以表万世。记载了137年(东汉顺帝永和二年)敦煌太守裴岑率军在这里诛灭匈奴呼延王之事,填补了史书记载之阙。这一历史事实是我们判断东黑沟遗址性质重要依据。
古代游牧文化聚落考古研究刚刚起步,我们在东天山地区的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工作的实践中提出了对居址、墓葬、岩画等古代游牧文化聚落的基本遗迹进行三位一体综合研究的方法,在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理论和方法上取得了突破和进展,在推动中国考古学科和世界考古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方面也有重要意义。东黑沟遗址的考古工作作为东天山地区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重要内容,在古代游牧文化大型聚落遗址考古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突破,意义十分重大。
 楼主| 发表于 2009-3-22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动物纹金银牌饰,石库尔干……呈现出典型的斯基泰墓葬风俗……
发表于 2009-3-23 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兰海介绍的武沐的书,浑邪-呼延部落是匈奴的核心部落之一,主要发源于蒙古国西部一带,常活动至阿尔泰山、天山,浑邪/呼衍王是匈奴联盟内重要首领。
东黑沟遗址,大多数与公元前500-1000年新疆车师等地的几种墓葬风格基本相同。
发表于 2009-3-23 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新疆草原文化区域系统研究

新疆草原文化区域系统研究  
                     阚耀平
【作者简介】阚耀平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乌鲁木齐 830011
【内容提要】新疆草原文化是古代新疆草原游牧民族创造的一种游牧文化,其活动区域主要分布在天山及其以北的地区。本文试图从新疆草原文化形成的过程入手,探讨新疆草原文化系统的内涵、基本特征、草原文化的形成与地理环境的关系。
【英文摘要】Xinjiang prairie culture is one kind of "western Regionculture"and the nomadic culture.It was created by Xinjiangnomad in ancient and distributes in Tianshan mountain, Altaimountain and Zhungar basin areas.
    By the analysis of the formation process of prairieculture in Xinjiang, the paper studies the concept  andfeatures of prairie culture, and focuses mainly on  thedevelopment and relationship with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关 键 词】新疆草原文化/石人/岩画/地理环境
    Xinjiang prairie culture/Stone Figure/Rock-carving painting/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正 文】
    新疆草原文化是西域文化的一部分,是古代西域地区游牧民族创造的一种游牧文化,属于中国古代两大文化类型之一[1]。 本文的研究区域为现代新疆辖区内的西域草原,特别天山山脉及其以北的地区,即新疆草原文化区。这里的古代游牧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从事的生产活动及本身的生活习惯等互相交织,形成了光辉灿烂的草原游牧文化。
      1 新疆草原文化的民族文化序列
    从目前所知的历史资料和考古资料中得知,古代新疆草原文化区内,先后有大小几十个游牧民族如原始土著、塞种、大月氏、乌孙、呼揭、姑师、匈奴、高车、丁零、鲜卑、柔然、突厥、西辽、铁勒、回鹘、吐蕃、蒙古、哈萨克等民族活动于此,有些民族势力强大,活动时间长,范围广,形成新疆草原文化中民族文化的基本框架。
    原始土著、塞种、乌孙、匈奴、突厥、蒙古及哈萨克族,这些民族的游牧生活或生产活动,留下了许多丰富的文化内涵,构成新疆草原文化中的主体民族。另一些民族由于部落相对较小,活动范围狭窄,时间较短等诸因素,形成次一级的草原文化民族因子。如姑师、高车、丁零等民族。再一类的游牧民族恰似匆匆过客,在草原文化区仅留下短暂的一撇,就似流星般消失。如迁徙中的大月氏族和唐代侵入北庭都护府的吐蕃族。除此之外,从西汉拓展西域以来,汉族及汉文化始终对新疆草原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1 原始土著文化
    原始土著指生活在距今3000年以前的当地民族。这些民族无史料记载,通过考古发掘得知,这一时期的民族已进入青铜器进代,居住在天山南北的低山丘陵地带、山间盆地、河谷两岸和罗布淖尔地区。当时人们的生产方式以采集和狩猎为主。从出土的铜镜、耳环、扣、珠、环等青铜器装饰物看,人们已具有原始的审美观念。
      1.2 塞种文化
    塞种,波斯文献中称“萨迦”,主要生活在公元前1000年至战国时期。塞种的生活范围应该是以天山西部的伊犁河流域为核心,东延至乌鲁木齐一带,南至帕米尔高原,北达阿尔泰山脉之广阔的范围之内[2]。从阿拉沟墓葬出土的文物看,出土大量的金、银、铜、铁、陶、木、牛骨、羊骨等文物,说明墓主十分富有,而金、银、铜器皿均有不同动物的造型图案以及大量的羊、牛陪葬,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塞种的经济生活方式是以畜牧业为主。这与《汉书》记载的塞种“因畜随水草……”的游牧经济生活相同。且塞种人已会制作和使用游牧所需的毡房[3]。
      1.3乌孙文化
    乌孙于公元前160年,从河西走廊迁往伊犁河流域。不久, 成为西域诸国中最大的一个邦国。也是当时活动于北疆草原上的主体民族。并且与汉朝庭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乌孙文化深受汉文化的影响。《汉书·西域传》记载乌孙国的情况为:“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汉细君公主远嫁给乌孙王为妻,她在《黄鹄歌》中描写乌孙的日常生活为“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酷为浆”,以上资料说明乌孙的社会经济活动是以游牧的畜牧业为主。同时,乌孙还出现了金属冶炼、陶器制造、毛纺织、骨角物加工等种类的手工业生产。
      1.4 匈奴文化
    匈奴是汉代活跃于北方漠北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骁勇善战,常举兵南下,扰略中原农耕民众。同时,匈奴右部活动于西域,西域诸国皆俯手称臣。其生产方式以畜牧业为主《盐铁论》中描绘匈奴游牧生活的特点:“因水草为仓廪,随水草甘水而驱牧”。《汉书·匈奴传》言。“其俗,宽则随畜田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习攻战以侵伐,其本性也”。公元前71年,乌孙与汉配合,一举攻破匈奴,俘获匈奴马、牛、羊、骆驼、驴等70余万。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匈奴在西域畜牧业的旺盛。
      1.5 突厥文化
    突厥族主要活动在天山以北的地区,虽活动时间短,但对新疆草原文化的内涵产生深远的影响。首先,突厥语成为后来许多游牧民族语言的源泉。十一世纪成书的《突厥语大词典》和《福乐智慧》两书,反映了其语言特点。现在全世界操突厥语系的国家和民族有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阿塞拜疆、伊朗、阿富汗的一部分和我国的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塔塔尔、裕固等民族[4]。其次, 突厥人的墓葬形式—石堆墓是草原上游牧民族具有代表性的墓葬之一,成为后来游牧民族流行的墓葬形式之一。
      1.6 蒙古文化
    蒙古族是十三世纪初到十八世纪,一直是新疆草原文化区中占主导地位的民族。由于他们统治的时间长,范围广,对新疆草原文化的形成和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且,蒙古族如今仍是草原文化区域内活跃的民族,如博尔塔拉、巴音郭楞、和布克赛尔等地均为蒙古族的聚集区。蒙古族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等各方面对其他游牧民族都有影响,是新疆草原文化区影响最大的游牧民族。
      1.7 哈萨克文化
    哈萨克族是如今新疆草原上仍然广泛分布的草原民族,占新疆山区90%左右的牧场。中国境内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布最多,国外主要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境内。哈萨克族的社会经济活动主要是畜牧业,是现在新疆草原上占主体的游牧民族之一。它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在语言、住房、饮食、服饰、节庆与礼俗、文娱体育活动、家庭、丧葬、草原文学艺术等方面均具特色。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草原民族文化。
      2 新疆草原文化的基本特征
      2.1 民族的大融合性
    在新疆草原文化的历史舞台上,曾先后出现过几十个游牧民族,如今仍然活跃的游牧民族只有蒙古族和哈萨克族,这些游牧民族之间并非单一的无联系性,而是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来说,后来的游牧民族占据了前一个游牧民族的生存空间时,或多或少地融合了前一个游牧民族及其民族文化。这样发展的结果是今天的游牧民族多是历史上几个甚至十几个游牧民族大融合的结果。如现在哈萨克族的主要祖先是乌孙、康居、奄蔡等,后来多少融合了新疆草原上的匈奴、鲜卑、柔然、突厥、铁勒、契丹、蒙古等民族,形成了今天的哈萨克族[5]。所以, 新疆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发展史可以称做是一部民族的大融合史。
      2.2 居住的不稳定性
    新疆草原文化的创造者—草原游牧民族的居住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其居住条件简陋,便于移动。他们多数随水草而畜,一年四季均处于不同的地方,历史上越古老的游牧民族其游移性越大。他们居住的稳定性除受外来民族入侵的影响外,其他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受水草肥美变化的季节影响。从现代新疆地区的游牧民族蒙古族和哈萨克族的居住情况看,多居毡房,且随季节的不同而移动。夏季,在海拔1500~2000m 左右的高山地区,草木茂盛,牧民随牛、羊等畜群居于高山地带,称为夏牧场。8月下旬开始,随着天气转冷牧民随牛羊向山下移动,这时, 基本上天天移动,牧民的居住条件更简陋,牧民仅居住在称为“活斯”的简易毡房,“活斯”用三根棍及毛毡搭造,空间极其窄小,仅能供2 ~3个人居住。冬天, 多在山前低山区背风向阳的山坡或山前戈壁地带放牧,牧民也住进了冬窝子。来年开春,牧民再从冬窝子逐渐向夏牧场转移。结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迁移,这种由于游牧民族依赖自然条件的程度较强,决定其居住的不稳定性。
  2.3 文化遗存的多样性
    新疆草原文化区内的游牧民族,由于本身的游牧特点,决定了其文化遗存与其他文化遗存类型的不同,具有独特的一面。游牧民族本身没有大规模的居住遗址,主要表现为岩画、石人、鹿石、墓葬等文化形式。
    2.3.1 岩画 新疆的岩画主要分布在阿尔泰山脉、 天山山脉和昆仑山山脉,被史学界称为岩画的三大宝库,其从高山的夏牧场到山前的丘陵地带都有大范围的分布。笔者以为,这些岩画主要分布在山区,与山区的关系密切,应称为山区岩画艺术。而盖山林先生认为新疆的古代岩画与绿洲关系密切、应称为绿洲岩画[6],恐为不妥。 岩画的雕刻方式以敲凿法为主,颜料涂画法为辅。岩画的画面从单个造型的几个平方厘米到方圆几十平方米不等,岩画的内容丰富多彩,从羊、牛、马、骆驼等动物造型到狩猎图、人物造型图、生产工具图、车辆图及生育繁衍图等。其中狩猎图和动物造型图最多,各地均有分布,而生育繁衍图较少,以呼图壁康家石门子生殖岩画为代表,其图案有男女交媾图和众多的小人排列,反映了游牧民族祈求人口兴旺发达的强烈愿望。岩画是游牧民族最易创作的文化类型之一,其延续时间长,范围广,往往一组岩画中可见新岩画叠压在旧岩画之上的画面,新旧交错在一起,形成一部岩画的历史长廊。
    2.3.2 石人 石人是新疆草原文化遗存的另一类表现形式, 可分为墓地石人和随葬石人两大类。其主要分布在天山山脉与阿尔泰山脉的墓地周围。新疆现已发现的石人共186尊,其中墓地石人182尊,随葬石人4尊。时代为青铜器时代至十一世纪,其中六—九世纪的石人最多[7]。石人的造型、面部轮廓、冠帽、服饰、 执持器皿佩饰反映了古代草原游牧民族的风俗习惯,是研究古代草原游牧民族社会经济生活最有力的实物佐证之一。
    与石人文化遗存相辅的还有鹿石,鹿石在新疆草原上发现不多,只在阿尔泰山的青河县、天山的吉木萨尔县和温泉县有所发现,较著名的为青河县的什巴尔库勒鹿石。鹿石一般立于墓前,面向东方,反映了墓主对太阳的崇拜,鹿石上的图案则为墓主所在的游牧民族的图腾。
    2.3.3 墓葬  草原上的墓葬是反映草原游牧民族文化的又一种形式。历史上,新疆草原文化区内的墓葬形式主要有三种,乌孙人的土堆墓、突厥人的石堆墓和蒙古人的石块墓[8]。 一般从墓葬地表的封土形式,墓葬的葬式以及出土文物,都能为人们揭示缺乏资料记载的游牧民族的文化内涵。特别是出土文物更能直接反映游牧民族的社会经济状况。如从阿拉沟墓葬出土的金、银、铜等饰物以及尼勒克铜矿遗址,使我们知道古代塞种人已进入了青铜文化时代。考古学上,一般用墓葬名称直接命名墓主所在时代的文化类型,如从阿勒泰克尔木齐(切木尔切克)古墓葬的发掘与出土文物,得出切木尔切克文化的概念[9]。 这种文化往往代表了同时代多个游牧民族所反映出的相同的文化内涵。从而被统一到同一个文化概念之下。
    2.3.4 顽强的自立性 由于生活环境艰苦,与外界联系不多, 造就了草原游牧民族顽强的自立性和独立的家庭经济单元,游牧民族一般的经济形态为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一般生活用品多为自己制做,少数的生活必需品靠与外界交换获得。他们从居住毡房的毛毡,自身穿戴的衣物到一般生活所必需的食品,如奶酒、酸奶、奶豆腐、奶疙瘩等均为自己制造,对外界的依赖性较小而个体的自立性强。常常一家一户在深山老林中而逍遥自在地生活着。
发表于 2009-3-23 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上文

3 新疆草原文化形成的地理环境
地理环境在文化系统的形成和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是文化系统形成和发展的场所及基本条件,新疆草原文化区的地形、气候等条件比较适宜于草原游牧生活。
  3.1 自然地理环境
新疆的地貌特征为“三山夹两盆”,三山即昆仓山脉、天山山脉和阿尔泰山山脉;两盆即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山区内从高山到山前丘陵地带分布着大面积的优美草场极宜于游牧而不利于农业生产。据统计,新疆有草原12亿亩,占全疆土地面积的1/3。其中天山山脉中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伊犁河谷草原、玉其塔什草原以及阿尔泰山中的哈纳斯草草原等都是水草丰美的草原。盆地内沙漠、戈壁广布,形成了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古乐班通古特沙漠,在沙漠与山区交界地带的河流两岸,适宜于农业生产。而在其它山区、荒漠戈壁地带,由于气候、地形、地表肥力等多方面的原因,只适宜于游牧业的发展,这就在客观上形成了游牧文化。
  3.2 人文地理环境
3.2.1 区位条件  新疆草原文化区周围所相邻的地区都是以畜牧业为主的国家和地区,西部的哈萨克大草原、东部的蒙古草原、北部的西伯利亚,都是适宜于游牧的国家和地区,其所在区的民族也是以游牧为主的民族。
3.2.2 交通条件 新疆草原文化区是草原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草原丝绸之路拓展了新疆草原文化区与外界的联系,也是各种游牧文化进出新疆草原文化区的重要通道。为新疆草原文化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草原丝绸之路指天山北道与阿尔泰山南道两条道路,前者自长安向北经漠北草原西进,经科布多盆地至阿尔泰山南麓,顺额尔齐斯河至斋桑泊,西入钦察草原,进入欧洲[10]。后者起敦煌,沿天山北道经伊犁,入中亚一带。
3.2.3 人为因素  人为因素是影响草原文化形成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人为因素往往通过战争直接作用于草原文化,一场战争,即一个新的游牧民族的侵入,直接促使在新疆草原文化区域内,一种游牧文化的衰落或消失,另一种游牧文化的兴起。战争是新旧游牧文化更替的催化剂,特别是新疆历史上的伊斯兰化运动,对游牧民族原信仰的各种宗教文化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导致了操突厥语系民族的全面伊斯兰化。
3.2.4 牧民定居工程 游牧于山区与戈壁地带的游牧民族, 由于世代以游牧为主,人们在观念、意识形态等方面,形成了根源蒂固的游牧思想,以致于在子女教育上,彻底贯穿游牧思想。从而导致在抗击自然灾害面前软弱无力,有时一场大的自然灾害,可使大多数牧民趋于贫穷。现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在新疆阿勒泰地区推广的“2817工程”旨在使牧民放弃游牧生活,过上定居的农牧生活。这项工程在布尔里、富蕴等许多县市已得到实施,部分牧民已过上定居生活。另外,北疆其他地区,如哈密、塔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等,也纷纷筹集资金,通过各种渠道,实行牧民定居工程。为提高牧民的生活水平,创造一种新型的农牧草原文化奠定基础。
  4 结语
新疆草原文化系统是在新疆天山山脉和阿尔泰山脉一带形成的一种游牧民族文化系统。在形成和发展中不断吸收别的游牧民族文化,丰富和完善着自己的草原民族文化。它具有民族大融合性、居住的不稳定性,文化遗存的多样性和游牧民族本身顽强的自立性等特点,并且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时至今日,仍然对新疆地区的社会经济生活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来稿日期:98-07-15;收到修改稿日期:98-11-10
【参考文献】
1 王会昌.中国文化地理.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2 鲁金科G N著,潘孟陶译.论中国与阿尔泰部落的古代关系.考古学报,1957,2
3 麦高文W M著,章巽译.中亚古国史.中华书局,1958
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新疆民族辞典. 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
5 苏北海.哈萨克族文化史.新疆大学出版社,1989
6 盖山林.我国北方草原岩画区域特征初论.考古与文物,1993,5
7 王博,祁小山.丝绸之路草原石人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
8 阚耀平,杨兆萍.青河县三道海子石堆墓的若干问题. 干旱区地理,1998,2
9 陈戈.新疆远古文化初论.中亚学刊.第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
10 贾合甫.丝绸之路在草原文化发展中的作用.西域研究,1994,4
发表于 2009-3-23 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草原考古成果丰盛  
作者: 稿件来源:新华网新疆频道 发布时间: 2007-07-20 11:33:55  
新华网乌鲁木齐7月20日电 (记者李晓玲)独特的地理环境、干旱的气候条件,地表、地下保存的大量文物古迹,使得新疆成为我国文物大省区之一,尤其是在草原考古方面,新疆更是成果丰盛。

在新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各种考古资料种类齐全、数量众多,仅地上的文物遗存就有古城址、古烽燧、古寺庙、古碑刻、古石人、古岩画等。其中石人、岩画及鹿石(刻有鹿型图案的石柱)是新疆草原游牧民族的代表性的文物遗存。从地下文物主要是古墓葬中出土的草原游牧民族使用的各种生产生活用品、随葬物品等也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草原石人是亚欧草原游牧民族遗留下来的具有代表性的草原文物。以花岗岩为材,雕刻成人像,一般立于墓葬地表建筑物前,面向东方,或独身傲立,或成群列布,气势恢弘。

新疆至今已发现草原石人200多尊,主要分布在准噶尔盆地周边草原和阿尔泰山、天山山脉中的山间盆地草原上,其材质、造型、加工技术各有其特点。草原石人反映了古代亚欧草原民族间的文化渊源关系,对研究中国古代草原居民的社会状况、意识形态、生产生活、宗教文化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阿尔泰山、天山、阿尔金山之中还有较多的岩画,其中最著名的是呼图壁县境内康家石门子的“生殖崇拜"岩画。

新疆的古墓葬之多在全中国是罕有的,这主要是新疆地域辽阔、气候干燥以及古代新疆人口稀少、墓地未被人彻底毁坏所致。新疆比较著名的草原古墓葬有天山中部阿拉沟、鱼儿沟古墓地、尼勒克县喀什河沿岸古墓地、新源县古乌孙墓葬、温泉县游牧民族石堆、石圈古墓地、阿尔泰山南麓古墓地等。

在新疆伊犁河上游的新源、昭苏、特克斯等地的草原上,都遗留下了大量高大的乌孙古墓群,古墓呈馒头状,直径10~30米不等,大者底周有二三百米,高达七八米,当地人俗称“土墩墓"。

巩留县城东丘陵台地上分布的奥尔塔克尔乌孙古墓群,整齐排列着160座土墩墓。据考古发掘,一系列乌孙古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铁、陶、丝绸、金饰品等历史遗存。

近日启动的建国以来国家考古所首次在西天山一带伊犁河谷草原进行的重大考古发掘,选择了美丽的那拉提大草原。这里是古丝绸之路进入伊犁的要冲,境内遗留下许多文物古迹,人文景观非常繁多,多处分布有元代成吉思汗三太子察合台汗西征时留下的古城堡遗址、乌孙国屯兵要塞遗址、乌孙古墓群、古点将台、古驿站、草原石人等。其中在阿吾勒山南麓分布的远古岩画群刻有鹿、马、羊、驼、狗、山羊等动物图案和狩猎、舞蹈姿态的人物图案,形象逼真,画面清晰,被考古学家认定为伊犁地区仅有的三大岩画群之一,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完)(责任编辑:周生斌)
发表于 2009-3-23 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1976-1978年在天山腹地阿拉沟发现了震惊考古界的85座古墓葬群。此次发掘出的是战国时期古墓。因此处正好和鱼尔沟交接,有时也称鱼尔沟古墓葬群。
---------------------------------------------------

虎纹金牌:1977年乌鲁木齐县南山矿区阿拉沟30号古墓出土,同墓出土8件。圆形,纹样基本相似,利用金片捶揲出浮雕纹样。躯体反转呈圆形,头高昂,前爪抬至颌下,后爪至脑后,极富动感。

对虎纹金带饰(长25.4、宽3.3厘米),是镶嵌于皮状物上的装饰品。纹样系捶揲加工,两虎相对,虎视眈眈,欲作争斗状。动物纹是北方草原常见的一种纹样风格,分布的相当广泛。
  
此外,阿拉沟30号古墓葬中还随葬有一件大型的铜盘和红色的陶器。出土的女尸的头颅上有一个钻孔,这可能是导致死亡的原因。古代的北亚游牧民族中有一个习俗:当人患有剧烈头痛的时候,就由医生在头颅上钻孔以减轻庐腔中的压力,借以减轻疼痛。不过很显然,这样原始的外科手术是很危险的。这个女子的身份具考古学家推测:这是2000多年前塞人部落酋长的千金或是类似王妃的贵妇人。
-----------

金虎纹条形饰:此纹饰呈条状,两端略呈圆头,自中线分开左右各锤一虎。虎鼻顶触,双耳上翘,目视前方,虎爪前伸,相抵相持。虎身修长,匍伏于地,后肢曲于腹下,虎尾上卷附于背上。金饰两端各有一小孔,以备系挂。金饰虎纹两首相对,虎口大张,怒目相视,形态凶猛。虎额顶锤刻圆形凹点,虎躯饰以大面积火焰纹,虎尾纹饰写实,虎胸饰以螺旋状纹,观之似肋似纹,手法近于变体,颈后腹胯纹饰形如火焰,极具动感。

鱼尔沟:进入阿拉沟的必经之路早期铁器时代的新疆阿拉沟古墓葬中采集了五十八具头骨,研究结果尚未公布。据简要介绍,绝大部分为欧罗巴种,其中有些与印度—阿富汗类型接近,有些与帕米尔—费尔干纳类型接近,而有的则介于以上两种类型之间。另外还有少量的蒙古利亚种成分或欧罗巴种与蒙古利亚种相混杂的成分。
发表于 2009-3-23 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塞人的秘密

塞人的秘密

--------------------------------------------------------------------------------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7月18日 16:11 来源:CCTV.com
  这就是塞人。一个武士。他生活在两千五百年前的新疆,那时候叫“西域”。

  当时新疆的样子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人不多,而且都集中在大大小小的绿洲上,几百个人在一起就叫一个“国”。大约在三千年以前,塞人的势力很大,新疆的天山以及北疆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塞人的天下。所以《汉书·西域传》中提到的许多小国都是塞人当家作主的。后来,塞人在伊犁河谷终于建立了一个真正算得上国家性质的氏族集团,再后来,他们消失了。

  2004年,有人给我们提供线索说:在阿尔泰山的高处有一个没有人迹的山谷,山谷中到处都是用巨石拼成的图案,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形石堆,有可能是一个大人物的墓,有人说那是外星人的遗迹,而专家们一致认为是塞人的墓。通过一些专家的介绍,我们知道塞人是史书记载的新疆北部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我们还知道他们骁勇善战,在一些野史杂谈中被描绘成可怕的独目巨人。但是,塞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2004年6月,我们邀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以及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些专家组成了一个考察队,一同前往阿尔泰山一探究竟。石堆就在清河县阿尔泰山一个海拔三千多米的叫做三道海子的山谷里,离人们居住的地方很远。山上原本没有路,所以坐车上山很困难。山谷长年被冰雪覆盖,只是到每年的六月以后,附近的哈萨克人才赶着羊群来这里,搭起个毡房子,待上一个夏天。

  山谷里很静,仿佛是天上的某个地方。石堆和石圈的规模都很大,都是由清一色的石块和石板垒成的。专家们之所以肯定这些东西都是塞人的遗存,主要是因为这些建筑的建造方式、建筑风格与在境外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发掘的塞人墓葬完全一致。

  巨石堆是一个内十字双环图形,山谷中其它的石圈也大多是圆形、环形或者是在环形的基础上再做出一些线条的修饰。这种结构在中亚其它国家发掘的塞人墓葬中经常出现,只不过没有清河这个山谷中的规模庞大而已。塞人来自于中亚,是讲伊朗语的游牧民族,属于印欧人种。古代波斯人把塞人分为“牧场塞人”、“尖帽塞人”和“海岸塞人”。塞人的部落群体比较分散,在中亚、西亚和北亚都有塞人的足迹,其中有一部分塞人一直游牧到我国的天山、阿尔泰山和祁连山一带。所以在中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以及中国周边的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等国家,都发现过大量塞人的遗迹。

  塞人的墓葬大部分是用石头堆砌的,下面的石头是河里的卵石,上面的石头是山上的砾石,这与古代原始宗教对石神的崇拜和对山河的敬仰有关。石堆的下面往往有墓室,墓室的底部用石头垫平,上面用圆木封盖。石堆周围均匀分布的小型石圈中,埋葬着墓主人生前使用过的东西或者是殉葬的人和马。整个墓葬在地表组成一些规整的图案,或外方内圆,或内外双环,在它们之间的车轮辐条似的直线,象征着太阳的光芒和通天的神路。我们在三道海子山谷中看到的情形,与这些规律基本吻合。石堆的中心有塌陷的现象,这预示着它下面可能有墓室存在。石堆的外围有一个直径70米的圆环,它与中心的石堆由四条神道相连,这种布局神秘诡异,难怪有人认为这些图案与出现在世界各地的麦田怪圈有关,说它们是与地外文明联系的一种符号。

  山谷中遍布大大小小的石圈图案,其中有很多石圈的中心被挖开,周围并没有发现被遗漏的殉葬品。大部分石圈还能看出原来的模样,有的甚至还保留着一些装饰线条。整个山谷就像一个古老的园林建筑精品,这一切让人觉得塞人的粗犷中还带有一丝的细致。其实,塞人的细致远远不只于此。

  这是伊犁河的两个重要的支流,喀什河主要流经尼勒克县,巩乃斯河则穿过新源县,形成了两条东西并行的河谷,自古以来就是草原游牧人的优良牧场。奴拉赛古铜矿就位于尼勒克县喀什河南岸的山沟里。这个遗址距今有2400年,有十几个竖井,最深的地方有20多米,井壁用圆木支撑着。从这里出土的矿石和石器来看,塞人至少在战国时期,就已经掌握了很高的金属冶炼技术。二十世纪后期,在铜矿附近的一些地区都曾挖掘出大量青铜器。

  1983年,在新源县71团一个渔塘边的墓地里出土了这个塞人武士,这是目前与历史记载中的尖帽塞人最接近的人物形象。与这个青铜塞人武士一起出土的还有这个对翼兽青铜圆环,上面雕刻的这对野兽,似虎、相对而卧、背生双翼。像这种雕刻图案,在乌鲁木齐市南山的阿拉沟塞人墓地也曾经发现过。在这条金带上,二虎相对,都做出准备发起攻击的样子,成年的虎一般独居,只有在争夺地盘或配偶的时候才发生争斗,这说明当时的塞人经常接触虎,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以虎为主题的作品。

  最早走进中国新疆的客人是古希腊人,他们带来了自己的文化。在古希腊人之后进入西域的是塞人和粟特人。塞人有一个爱好,他们喜欢用青铜和黄金做成各种装饰物,在目前出土的塞人时期文物中,这些金属饰品几乎涵盖了塞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黄金饰品几乎武装了塞人的全身,甚至包括他们的马。塞人创造了西域辉煌的青铜时代,他们描绘的野兽形象影响了后来的北方草原游牧文化。在阿拉沟塞人遗址出土的这个金牌饰上,刻着一个狮子的图案,可新疆历史上就没有狮子。也就是说,塞人在进入新疆以后,延续了来自于希腊的文化,把西方文化与华夏文化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西域文化。

  从现在国内外出土的塞人青铜器和金器来看,塞人的金属冶炼技术和金属雕刻技术都很高,和这些精细的金属工艺品比起来,在山里拿石头垒个图案还真算是个粗活儿了。

  除了在阿尔泰山,考察队还在伊犁河流域的巩留县的一个山坡上,考察了一个与三道海子石堆墓非常类似的墓葬群。不过,这个墓葬群虽然和阿尔泰山塞人墓一样有着石头堆砌的图案,但它同时还显示出乌孙墓葬的外部特征:几个大型的土堆墓一字排开,这是乌孙人的墓葬排列方式。乌孙是继塞人之后在伊犁河谷建立国家的又一个游牧族群,它曾经是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强大的国家。那么,这里埋葬的究竟是塞人还是乌孙人?塞人和乌孙人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河流域生活着的,是一个由哈萨克、维吾尔、蒙古、满、汉、回、柯尔克孜等许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在他们中间,既没有塞族,也没有乌孙族。我们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县找到了据说是乌孙皇族的后裔――阿克班部落,看起来他们无论从风俗、装束,还是生活习惯,与其它生活在这里的哈萨克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专家们说乌孙人就是今天哈萨克人的祖先,哈萨克人的血统中有很大的成份来自于乌孙。那么塞人的后裔又在哪儿呢?

  根据历史记载,塞人曾经到过甘肃的祁连山一带,在与其它游牧部落发生冲突之后,为了躲避部落之间的战乱,慢慢向西迁移。直到公元前3世纪,和塞人一样且战且退的月氏人赶走了塞人,占领了伊犁河谷。塞人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打散了,一部分越过帕米尔高原继续向西迁移,另一部分留在了原地,最终融合到后来的月氏和乌孙的族群中。所以塞人实际上也是如今哈萨克人的祖先。

  塞人真的消失了吗?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个族群在遭受浩劫以后,要么逃逸、要么灭亡,而塞人呢?他们的血留在了这些牧民的体内。新疆是多种文化碰撞的地方,也是多个民族融合的地方。塞人正是选择了“融合”这个如此巧妙的方法得到了永存。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塞人的秘密。

  《科教片之窗》栏目供稿

责编:戴昕
发表于 2009-3-23 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发现2500年前古墓 5石棺搭建类似北极冰屋
时间:2007-11-08 11:27:43 来源:天山网-新疆都市报 作者:   

  吐鲁番至库尔勒铁路二线天山1号隧道施工现场今年夏天发现千年古墓,古墓距今约2500年至3000年,属春秋战国时期。

  该古墓位于和硕县与托克逊县交界处的乌斯通沟一带。五座墓葬、一处同时代居住遗址和四十多件文物的相继出土,让两千多年前这一带居民的神秘面纱得以揭开。考古专家张铁男初步估计,几个保存完整的陶器至少是国家二级或三级文物。

  11月初,古墓的考古发掘工作告一段落。原始的石磨、简单的陶器、残缺的铜刀、千年的朽木等文物,形象地向我们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四大谜团

  一块石板 有明显加工痕迹

  一块外形奇特的石板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块石板在距离古墓西侧约30米的一处古代居民房屋遗址被发现。

  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张铁男等考古专家判断,这片约255平方米的古代遗址由多间房屋组成,是2500-2800年前当地居民所建造。考古人员从外形上分析这块马鞍形石板,它并不是一块天然石板,有明显人为加工的痕迹。石板呈扁平状、长方形,其中一面平整,有明显的制作痕迹但并不光滑,呈磨砂状。为什么这块石板会出现在房屋遗址的周围?在当时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五个石棺 就像北极的冰屋

  五座墓葬均为带有矩形石围的石封堆墓,分布在沟内两侧的平台上。从地表现状来看,矩形的石围和圆形的石封堆大小不一,均用砾石和片石堆积而成,一般石围长7.4米、宽3.6-5.6米;石封堆直径3.6-4.4米,高0.65-1.1米。石封堆下面大多是由砾石和片石围砌成的圆角袋状墓室,墓口用片石封盖。

  考古人员揭开墓口片石,五个石棺呈现在大家眼前。每座石棺里均安放了两具以上尸骨,由于年代久远且墓地周围土地较为潮湿,所以保存不太完好,尸体只剩下基本完整的骨头,至于下葬时所穿什么衣物如今已经无从得知。由于墓穴早期曾经被盗墓者“光顾”,里面部分文物已经损坏,仅从出土的陶器和铜刀分析来看,这些陪葬品属于墓穴主人生前使用的生活器物。

  说是石棺,严格来说是由石条和石块搭建成的墓穴,里面并没有任何石制或木质的棺材。石棺搭建也很奇特,类似北极爱斯基摩人搭建冰屋的方式,但属于长方形墓穴,并非圆拱形。

  这五个石棺里为什么都是多人合葬,目前还无法考证。

  神秘陶罐 黑色褐色各一半

  在这五座千年古墓中,还发现很多陶器,这些陶器多为夹砂红陶,有釜,壶、罐、钵及杯,约有三分之一的陶器上有彩色图案,即为彩陶。其中几件陶器非常有意思,一侧是陶器本身的褐色,另一侧却是黑色,为什么一件陶器上有两种颜色?

  这种陶器从外观上看,分明是古时居民喝水或煮饭用的陶罐,有单环把手。那黑色的一面是怎么回事呢?

  考古人员仔细分析发现,陶器黑色的那一面有被火烧过的痕迹,估计是火烤的。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黑色部分不在陶罐的底部而是在一侧,这又怎么解释呢?

  千年朽木 一排不规则缺口

  考古工作者发现一块长约10厘米的朽木,这是一件什么器物?

  从发现的方位及种种迹象表明,这并不是一块天然的木条,木条上几个不规则的缺口至今依然很清晰,应该是墓穴主人生前所用之物。

  这块两千多年前的朽木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是装饰物还是用作其他的工具?

  从朽木外观仔细观察,木条上虽然有一排不规则的缺口,但是并没有供绳索穿过的小洞,也不像一个装饰物,难道这块朽木在当时仅仅是生活用品的一个配件吗?

  -专家揭秘

  石板磨粮 陶罐烧水 朽木用来取火

  对墓穴和房屋遗址进行挖掘清理后,考古工作者根据相关文献及专家的考证,“奇特石板”、“神秘陶罐”以及“千年朽木”的身世之谜终于被解开了。住在这里的远古居民应该过着半农半游牧的生活,“奇特石板”是他们的石磨,用来碾磨谷物类粮食;神秘陶罐则是他们烧水、煮饭用的炊具;而那块千年朽木正是古时钻木取火用的工具。

  张铁男推断,两千多年前在这里生活的古代居民很可能是过着定居生活。从房屋遗址分析,离此不远处有一条小河,至今仍在流淌。古时候的居民如果要定居下来,必须靠水而居,没有水源就无法生活。出土的石磨可以证明,当时的居民很有可能已经开始种大麦等粮食作物。

  从墓中出土的羊骨可以推断出,这里的古代居民在定居前很有可能是游牧民族,虽然定居了依然过着半牧半耕的生活,他们虽然种植粮食作物,但牛羊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况且今天这里依然是有水有草的地方。

  男人放牧 女人种田 过着田园生活

  随着谜团一一解开,当时居民的生活方式也渐渐清晰起来。

  考古人员推测,两千多年前这个地方的两边是大山,山脚下流淌着一条小河,河边上坐落着这个村落,居民过着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在这个不大的村落里,房子一间挨着一间,房屋门前摆放着各种生活器具及耕具,边上还有围牲畜的栅栏。

  每天早晨,太阳刚刚爬上山头,家家户户的屋顶已经升起袅袅炊烟。吃完早饭,男人们骑着高头骏马、挥舞着皮鞭赶着牛羊出去吃草喝水,而妇女们则守在家中缝制衣服和下地耕种作物。

  根据出土的文物分析,那时人们的衣服主要从动物身上获取,比如皮衣、动物毛发编织的毛衣等。在墓中出土的四十余件文物中,有一块古老的描眉石及铜饰件和骨器、骨珠,可见当时人们的衣着已经有了民族特征。

  那块千年朽木印证了火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样东西,而被火烧过的神秘陶罐也给出了答案。当时处在青铜器时代,还没有铁器,食物主要以烧烤和烹煮为主,也没有像样的火炉,只有房屋中间温暖的火塘,煮食物、烧开水全靠陶罐。

  张铁男推断,当时住在这里的居民将陶器放置在火塘边烧煮食物,天长日久,经常靠近火塘的一侧烧成了黑色,这也解开了陶器为什么一侧黑乎乎的谜团。

  -后记

  乌斯通沟位于今天的和硕县与托克逊县的交界处,至于两千多年前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考古专家说,从这次出土的铜饰件、铜刀、陶器可以判断当时已经出现了手工作坊和烧制陶器的窑洞。张铁男认为,这里的居民和当时的吐鲁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另外,出土的陶器与前些年阿拉沟及鱼儿沟所发掘出土的文物也很相似。由此可以推断,当时生活在这里的古代居民属于同一个人种,至于他们为什么消失了,是河流断流导致水源枯竭还是战乱原因,至今还没有确凿答案。(陈梦 吉吉 张铁男摄影)
-----------------------roxsan注:这个长约10厘米的有不规则缺口的木条,我一看文字就知道是钻木取火用的。

[ 本帖最后由 roxsan 于 2009-3-23 03:0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jacquesaurus 于 2009-3-22 23:35 发表
斯基泰和匈奴 谁影响谁呢?



个人认为:匈奴有可能并非一个人种、或民族概念,而实际上是一个政治军事联合体(政治概念)
最早的“原匈奴”很可能出自斯基泰联盟的某个部落,在对东方的征服过程中,吸收了大量或被征服,或主动加盟的不同人种的部落群体……
大家同时号称“匈奴”(实际上古代欧亚草原的有牧民,一直是谁强大就跟谁“姓”,以保证自身的生存地位,寻求强大的庇护)

同样的例子还出现在公元3世纪,匈奴帝国崩溃之后,鲜卑人逐渐坐大,不少残留在蒙古草原的丁零、卢水胡等也自号“鲜卑”……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roxsan 于 2009-3-23 02:11 发表
读了兰海介绍的武沐的书,浑邪-呼延部落是匈奴的核心部落之一,主要发源于蒙古国西部一带,常活动至阿尔泰山、天山,浑邪/呼衍王是匈奴联盟内重要首领。
东黑沟遗址,大多数与公元前500-1000年新疆车师等地的几种 ...


说得好!知音难寻——洋海、阿拉沟等地方的墓葬,有一部分与南西伯利亚巴泽雷克文化同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1-24 19:54 , Processed in 0.3523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