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001|回复: 9

古代带钩用途考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30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代带钩用途考实

古代带钩出土很多,传世品也不少。关于带钩的用途,国内外考古界断续有过一些研究。不过以往讨论常以尺寸形制推定用途,疑信参半。在五十年代,有人曾以带钩在墓葬中的出土位置推论用途,是一种有益的尝试[1]。但是在那时以前,田野考古还不见钩横于腰的埋葬现象,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真正用作束系革带的带钩实例,所以国外有人全然否定带钩作为束腰之钩的基本用途[2]


    近三十年来,带钩出土渐多,而且大部为科学发掘所得。由于材料愈加充实,考古界对于带钩的名称与用途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明确提出了“襟钩”与“剑钩”的新称谓。过去统称的带钩,一部分为束腰的革带用钩,另有很大一部分则为系于革带的“佩器钩”与“佩物钩”等,也还有一部分疑为“襟钩”或“衣钩”。显然,带钩并不能统统归入装饰品之列。本文拟综合考古发现,对于带钩的种种用途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兼及带钩流行的大致时空范围和带钩的组配使用等相关问题。

一、带钩流行的时限与地区   
考古发现的带钩,型式多样,长短不一,大的长近半米,小的仅2—3厘米。不少带钩制作考究,错金嵌玉,铭文雕镂,美不胜收。就质料而言,多见金、玉、铜、铁几钟,也有石、滑石、骨、木、陶、藤和琉璃质的带钩。本文所论的带钩,一般以钩纽连体为特征。


带钩最初单称为“钩”,见于《左传》、《国语》、《管子》等书,出土带钩在自身铭文中也称为钩[3]。“带钩”全称似始于《史记. 齐太公世家》[4]。因为用于胡服,带钩又从胡名,有犀比、鲜卑、饰比、犀毗、胥纰等[5]


    过去史学界一般认为,在战国中期的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军士着短装,革带束腰,用带钩,诸侯骑战由此始,带钩因以传进中原。实际上,文献记载中原诸侯骑兵兴起并非始于武灵王,试举例如下:


    1. 《韩非子.十过》:“秦穆公起卒,革车五百乘,畴骑二千,步卒五万,辅重耳入秦”。秦穆公当公元前659一621年,证明春秋中早期,秦已有骑兵。


    2. 《六韬》托言吕望与周王,几至于篇篇皆言骑战,并有挑选“武骑之士”的标准条文。据考证该书成书年代可早到春秋,至迟也在“胡服骑射”之前[6]


    3. 山东临沂出土《孙膑兵法》残简也谈及骑兵的使用[7]。又据《战国策. 齐策一》,孙子对田忌说:“使轻车锐骑冲雍门”。说明齐用战骑,至少要早到春秋战国之交。


    4. 《吴子.励士》记吴起在魏时曾“以车五百乘,骑三千匹,破秦五十万众”。事在战国中早期的魏武侯之时。


    5. 《史记. 张仪列传》记张仪说韩王:“秦带百余万,车千乘,骑万匹。”事在秦惠王时,也早于武灵王的改革。    6. 《史记. 苏秦列传》记楚威王有“骑万匹”,燕文侯有“骑六千匹”,就是赵国武灵王之父赵肃侯时也早已有“骑万匹”了。


以上可证武灵王之前,直至春秋时期,黄河流域不少国家已有骑兵。《史记. 匈奴列传》说武灵王“变俗胡服,习骑射”,可能他的改革是在骑射之“射”上。刘向也说:“战国有骑无骑射。骑射,胡兵也,赵武灵王用之。”[8]是否如此,还有待论证。


山东临淄郎家庄东周齐墓出土陶俑中有一件骑马俑[9],云南祥云大波那铜棺墓出土一件铜骑马俑[10],这是春秋有骑的有力证据。我们甚至还可以从甲骨文所见的骑兽形文字和殷墟发现的“骑士”墓把马骑的出现提到商代[11],当然有骑士不等于有了大规模的骑兵部队,但这些材料还是值得重视的。


    带钩是否为胡人所发明,这在目前还没有肯定的答案。北方“胡地”出土带钩数量不多,时代也不是太早,出土较多的是带钩的等同物—带扣。至于带钩在胡服骑射之前是否专为胡服所用,回答是否定的。在胡服骑射之前,中原和南方广大地区早已大量制作和服用带钩了,无论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均可作证。    公元前七世纪的春秋早中期,齐鲁两国已服用带钩,管仲在莒道追赶公子小白,射中小白带钩,“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此事《左传》、《国语》、《管子》、《吕氏春秋》、《战国策》、《史记》均有记载。过去学者多怀疑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不大相信春秋齐鲁已用带钩。其实《国语. 晋语》还有“乾时之役,申孙之矢,集于桓钩”一事,韦昭注时在鲁庄九年,以资印证,可信春秋已有带钩。至于《吴越春秋.阖闾内传》所载“吴作钩者甚众”、“王钩甚多“等语,足证春秋末年南方带钩的使用已经十分广泛了。


    越来越多的考古报道证实,春秋中、晚期的齐、燕、楚、秦等国已有制作精巧的带钩。山东临淄郎家庄春秋1号齐墓出土金带钩二、铜带钩六十四枚,墓中殉人一个就有带钩九至十一枚,最少四枚[12]。河南固始发现的宋景公之妹勾敔夫人墓,出玉带钩一枚,时当春秋未年[13]。河南淅川下寺10号楚墓出铜带钩一枚,年代早到春秋中晚期[14]。湖南湘乡红仑上10号墓和陈家湾17号墓各出铜带钩一枚,时代定在春秋[15]。陇西宝鸡茹家庄5号、7号秦墓各见一枚铜带钩[16],凤翔高庄10号秦墓出金、玉、铜带钩[17],均属春秋晚期。北京怀柔城北春秋中早期和春秋战国之交的墓也发现带钩,这一带应属燕地[18]。尽管这些只能视为零星的发现,但已非弧证,时代早到春秋无疑。可以相信中原和南方各国带钩的广泛使用不迟于春秋中叶,而带钩的出现则可能早到春秋初年。


    在战国早期与中期的墓葬中,带钩出土渐多,楚墓中尤为多见。湖南长沙浏城桥1号墓[19]、湖北江陵藤店1号墓和望山1号墓、随县曾侯乙墓[20]、河南信阳楚墓、淮阳平粮台4号墓[21]都出有带钩,陕西凤翔高庄战国初年九座秦墓也出有铜铁带钩[22]。这些发现证明,带钩的广泛使用与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并无直接的联系,带钩与骑兵也设有必然的联系。所见的一些时代稍早的带钩既大且重,很可能为乘车者所用,骑士带钩应当相对轻巧一些。


    值得注意的是,“胡地”所见带钩一般都不算太早,最早的一例是辽宁喀左南洞沟青铜短剑墓所出,时代在春秋战国之交[23]。当然,这并不意味者塞外不会有更早的带钩出土。


从战国中晚期至两汉,带钩的使用相当普遍,各地出土很多,不必一一列举。两晋时候,带钩的使用渐有衰减之势,出土明显减少,很可能此后带钩已不那么时兴,终为他物如带扣所取代。至于六朝、唐代以至明代等晚近的墓葬中还见到带钩出土,已属个别现象,远不能与魏晋以前相比了。    关于带钩流行的地区,田野考古也提供了不少重要的研究资料。古代游牧部落生活的北方和中原各国,从春秋时代起都用带钩,南方楚国使用带钩也比较普遍,岭南百越[24]、西南的巴、蜀、滇和夜郎故地也都发现有带钩[25]。南方和西南所见的带钩,形制大都与中原和北方相同,个别造型奇特,可能已超出了实用的范畴。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2-1-30 15:04 编辑

二、革带用钩
   

要确定带钩的用途,一是利用文献记载,二是凭直观材料,如古代塑像和画像等,三是根据带钩在墓葬中出土的位置以及共存物关系。有关带钩的古文献记载很少,专述其用途的文字更无一见,所以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考古材料。


现在通称的带钩,用途较多,主要用于钩系束腰的革带,它也正是由此而得名。为区别起见,我们将此种用途的带钩称为“革带用钩”。《梁书.夏侯详传》记“役万人浚仗库防火池,得金革带钩”,可见古人亦称此钩为革带钩。


判断出土带钩是否为革带用钩,一般看它在死者骨殖上的位置便可切步论定。这种带钩一般横向置在死者腰腹部,如洛阳烧沟发现在墓主腹部的有七枚[26]。同类带钩在安阳大司空发现两枚[27];河北易县燕下都发现数枚[28],西安半坡发现四枚[29];邯郸百家村3号墓一人骨腰部横置两枚长带钩,同出一玉环,另一人腰部也横置两枚长带钩,57号墓殉人腰部也横置并列的两枚带钩[30];河南辉县褚邱2号墓人骨腰部也见并列的两枚带钩[31]。以上均属战国时代。在河南洛阳、辽宁旅顺、山西浑源、四川西昌、成都、山西孝义、甘肃武威、贵州威宁等地的汉墓中也见到很多放置在死者腰部的带钩[32]    考古所见上述人架腰腹部出土带钩的例子,有一些明确报道带钩横置在腰部,为革带钩无疑。但从现有资料看,墓葬中发现的带钩大部并不是放置在人架腰腹部,不少是出在头、 颈、 肩、胸、腿、足和身侧部位,也有远离人骨的,与其它随葬品混置在一起。这些带钩,有的可能是革带钩,由于某些丧葬习俗的关系,钩与带没有系于死者腰部,而是解开置于近旁。《荀子·礼论》谈到当时人死敛的情形说:“设亵衣,袭三称,缙绅而无钩带。”证明死者未必束腰钩带。不过很多人还是要将带钩用于随葬,带到冥间备用,《三国典略》就记有借钩随葬的事。必须说明的是,放置在死者附近或墓室其它部位的带钩,并不是革带钩,其中一部分另有用途,这正是后文所要讨论的。    革带钩究竟如何使用呢?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方法。    (—)比较普遍的用法是将钩纽嵌入革带一端(一般为右手端),钩弦向外,与腰腹弧度贴合,钩首钩挂在革带另一端的穿孔中。1975年出自河南三门峡上村岭5号战国墓的跽坐人漆绘铜灯的俑人(图一),还有传出洛阳金村战国墓的“六畜神”铜造像(图二:2),以及河北易县燕下部发现的战国铜人造像(图二:1),都有采用此法钩挂的带与带钩[33]。同样的例子还有陕西临潼秦始皇陵兵马俑坑所出短褐俑,腰腹束带,以钩穿连(图三)[34];成都天回山东汉崖墓所出男舞俑和男坐俑,都是长袍束带,横向挂钩,俑腹带钩钩系的革带还长出一截,吊荡腹前,写实生动(图四)。另外,洛阳还出土过一尊拱手屈膝的铜人造像,系带挂钩,腰带似为一环套形,钩纽与钩首分挂在环套南端(图二:3)[35],我们把它也归入以上一种用法。这种用法可称为“单钩法”,束带时只用一枚带钩。
5628628at98c811b023bc&690.jpg
图一   跽坐人漆绘铜灯




5628628at98c815c41d1c&690.jpg
图二    战国时代使用带钩的铜造像


5628628at98c830c7c7bd&690.jpg
图三  临潼秦始皇陵俑坑出土陶俑



5628628at98c83b6927ef&690.jpg
图四  成都天回山东汉墓出土陶俑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2-1-30 15:04 编辑

(二)将两个或更多相同规格的带钩并联起来使用。考古发现有一件以上的带钩并排在人架腰腹部的例子,如上述邯郸百家村战国墓有三具人架腰横双钩,辉县褚邱2号战国墓人架腹部有并列的两枚带钩。山西长治分水岭25号战国墓发现四枚并列的等长带钩,钩背除纽以外,中部还有一方环形鼻穿(图五:1),它们显然是并联使用的[36]。日人长广敏雄所著《带钩的研究》一书中也收录了一件附加方环形鼻穿的带钩(图五,2),该书还著录了一件连体带钩,钩首有三,钩体合一[37]。并用带钩与连体带钩是为了改进带钩的张力,增强负荷。此法可称为“并钩法”。
带钩.jpg

图五  附加方环形鼻穿的带钩

1. 长治分水岭战国墓出土 2. 长广敏雄《带钩的研究》著录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带钩并不直接穿钩在革带上,而是在革带一端先置一环,钩首挂在环上。钩环有铜、玉、骨、玛瑙等几种。河南汲县山彪镇6号战国墓铜带钩与玉环同出,5号墓铁带钩与骨环同出,郭宝钩先生曾断定钩与环是组配使用的[38]。洛阳烧沟战国墓有一人架腹部的钩与环相接,安阳大司空131号战国墓人架腹部附近铜带钩压在一玉环上,山西孝义张家庄14号汉墓人架腰部玉带钩与玉环同出。这些带钩与共存的各种套环显然是配合使用的[39]。带钩的这种使用方法还未见造像一类的写实例子,湖北江陵望山楚墓遣册并载革带、玉钩和玉环,可以看作是这种用法的佐证。此法可称为“环钩法”。   
此外,也有的墓主人兼采并钩、环钩两法,如邯郸百家村3号墓的两具人骨,都是两钩配一环(一为玉环,一为铜环)。如果细分的话,这可以列为第四种用法,是一种派生用法。


部分带钩用于钩系革带,这已是没有疑问的了。《淮南子·说林训》所云“满堂之坐,视钩各异,于环带一也” 的汉代景象,那是可信的。否认带钩用于束系革带,而一概称之为衣钩,显然是不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2-1-30 22:55 编辑

三、佩器用钩
我们把随身钩挂武器等用具的带钩,叫做佩器用钩。带钩所佩器物,得到考古证实的有剑、刀、削、弩,以剑、削为常见,其中除削外均为武器。佩器用钩的确定,主要是根据同出器物的共存关系,它们一般都在剑、刀、削、弩左近上下,常见的相对位置有两种:一是带钩在剑或刀的中部稍近柄端,钩首向剑;另一是钩首在削刀环柄附近,或接近环柄。这些器物有的共出于人架腰侧,有的在头、足部或其他位置。


    佩器用钩发现很多,根据粗略统计,考古所见已达六十多例,春秋、战国、秦、汉、两晋都有。这类钩的使用方法,只能依据现有材料作些推测,估计是将钩纽嵌入革带一侧,钩首向下,便于钩挂器物。长沙楚墓曾出土一截残革带,中间嵌有佩器钩(图六)[40]。削刀一般为环柄,可直接挂于钩首,许多墓中钩削共存,有的钩首就压在环柄之上。剑与刀的佩挂,应当是在鞘上配装附加构件,可能一般都固定有铜、玉或骨质的套环,再套挂在钩首上,用法类同于革带钩的环钩法。在广东肇庆北岭松山战国墓的发掘中看到这类例子:墓中两柄铜剑旁都有金柄玉环,金柄一端固定在玉环上,另一端已残,可能原是连接剑鞘的,佩剑时将玉环钩挂在玉钩上(图七)[41]。大概由于剑鞘上套环的质料不同,有的没有能保存下来,所以发现不多。满城汉墓中所出的剑鞘中部有銙,想必也是用于佩挂在带钩上的[42]
03.jpg
图六  长沙楚墓出土的革带与佩器钩的安装图
     1. 正面  2. 背面    3.剖面

04.jpg


图七  肇庆北岭松山战国墓出土金柄玉环与玉带钩

05.jpg
图八 长沙金塘坡东汉墓铁剑、带钩与铜钱共存情形
         1. 带钩  2.

诚然,并不是全都刀剑都要采用钩环法佩挂。从铜器花纹和一些画像观察,有的刀剑是直接插在腰带里面的。有的虽然用带钩,却不一定同时用套环。


战国与秦汉时代的小带钩发现特多,这与当时盛行佩剑之风很有关系。《史记·秦本纪》记“简公六年,令吏初带剑”,《正义》云“春秋官吏各得带剑“。汉代“自天子至于百官,无不佩刀”[43];庶人也效法官吏,渤海太守龚遂以“民有带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曰何为带牛佩犊!”[44]带刀佩剑如此普遍,带钩之多就不足为怪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佩物用钩    除了武器与用具之外,古人还随身佩带一些其它物品,往往也用带钩挂在腰间,这种带钩我们权称“佩物用钩”。古代墓葬中发现的与铜镜、铜印和铜钱什物共存的带钩,当为钩挂这些物品的用钩。


湖北宜昌前坪23号战国墓所出带钩,一侧有铜印,另一侧有铜镜[45];湖南湘乡东周墓发现一枚带钩置于铜镜之上,一同放置在死者头前[46];陕西凤翔高庄1号战国墓一端出带钩一枚,与铜镜共存[47];河南巩县石家庄13号西汉墓人架腰部同出带钩与铜印[48];洛阳9002号东汉墓中带钩与铜印、铜钱共存[49];湖南长沙金塘坡20号东汉墓带钩上压有铁剑,剑上又有一串铜钱,剑与钱共系一钩 (图八),8号墓所出小带钩附近也有一堆五铢钱[50]。在这些地点发现的镜、印和钱币等,本当盛于袋内,钩挂腰中。临淄郎家庄1号墓中4号陪葬坑出土一钩,正背两面均有丝织品痕迹,是为镜上有水环二枚当为佩挂钩所用[51]


古人佩囊括物,文献多有记载。《礼记.内则》:“子事父母,左佩帉帨、刀、砺、小觿金燧,右、捍、、大觿、木燧。”郑记·玉藻韡韨制度说:佩系于革带。《三国志. 魏书.武帝纪》注引《曹传》说曹操“自佩小,以盛手巾细物隋书. 礼仪志记陈朝皇太子“素革带,玉钩燮,看来古时无衣袋,所以另佩小,所盛随用杂物,当不限于考发现的印、和钱币等。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佩饰用钩及其它
    历来考古报告都将带钩归入装饰品之列,论说起来,真正和装饰品有关系的只有一部分佩饰用钩。前举山东临淄郎家庄春秋殉人墓出土带钩颇多,墓中的七个陪葬坑都出有不少的玉髓环、水晶环、水晶球、玛瑙珠、玉髓璜、管以及方解石和滑石制成的佩饰与串饰,所出带钩一般都与这些佩饰共存,有的可以清楚地看到钩挂关系,如2号坑的14号佩饰有两枚带钩钩压在两个水晶环上。报告认为这里出土的佩饰“陈项链外,其余的佩饰可能用带钩来系挂”[52],此说是可信的。

    带钩一般多为男性所用,而佩饰钩则可能多为女性所用。临淄郎家庄春秋墓殉葬者均为女性,近旁都发现带钩。河南固始侯古堆勾敔夫人墓棺内骨架附近有玉璧、璜、龙形饰、管、玉人,料珠、带钩等数十件饰物[53],其中的带钩应当也是佩饰用钩。由于男性有的也佩有玉饰,他们也可能使用佩饰钩,不过考古工作中还没有确认这样的实例。

    有的考古报告和论著将形体短小的一类带钩统称为“襟钩”或“衣钩”,因为这些带钩除了小的特点外,不少都出在人架颈部和肩部。小的带钩虽不一定用作革带钩,但不少是作佩器佩物之用的,如作为襟钩报道的陕西凤翔高庄1号秦墓的带钩,与铜镜共出于墓室一端,显然是佩物钩;同地10号墓的“玉襟钩”与铜削环柄相接,实为佩器钩;同墓“金襟钩”附近出有串珠、玉璜、玉泡等玉饰,应为佩饰钩。所以,小钩不可皆视为襟钩。有些即便出在肩颈部的带钩也很难说是作襟钩用的,如河南褚邱9号战国墓出一枚错银铁带钩,长20.6厘米,横置在人架颈部;还有湖北江陵藤店1号墓人架肩上头侧出一枚长达46.2厘米的错金大型铜带钩,这就更难作襟钩使用了。

    究竟有没有襟钩,古人用不用类于近世僧人袈裟上的衣钩,这些问题的解答有待寻找更可靠的论据,这里不便遽下结论。

    除了上述革带钩、佩器钩、佩物钩、佩饰钩外,考古工作者还见有一种专用于随葬的带钩,一般放置在某种容器之内。在江西南昌西汉墓的漆盒内[54]、长沙汉墓的竹笥内[55]、成都羊子山战国墓的漆奁内[56]都发现带钩。还有不少墓葬内见到一些没有明确共存器物的带钩,它们很可能原来也置于容器之内,但容器已经朽坏。过去有人认为带钩随葬可以辟邪驱祟[57],可备一说。战国两汉墓中的带钩是否有这种作用,还没有可信的证据。不过,视带钩为祥瑞之物,有古说可征。《后汉书. 五行志》记“光禄勋吏舍壁下有青气,视之,得玉钩、玦各一,”谓“此青祥也”。《列仙传》记钩弋夫人姿色甚伟,汉“武帝披其手,得一玉钩”,此事《汉书》及注几经抄载。《搜神记》里也有得金带钩为福的说法。一些有铭带钩,铭文无非是“君高迁”、“长宜君官士至三公”、“长寿”、“长宜子孙”等吉庆语。《粱书. 夏侯详传》记云,“荆府城局参军吉土瞻役万人浚仗库防火池,得金革带钩,隐起雕镂甚精巧,篆文曰:锡尔金钩,既公且侯。士瞻,详兄女婿也。女窃以与详,详喜佩之,期岁而贵矣。”这些都不过是志怪之谈,但是对我们全面研究带钩的用途,还是有一定启发的。

    通过以上讨论,我们得到的认识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1. 带钩的广泛使用与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没有什么关系,早在春秋时代,我国中原与东部南部地区已大量制作和服用带钩。带钩的出现可能要早到春秋初年,肇造的地区,现在还无法论定。

    2.古代带钩的用途可以确定的有四种,即束带、佩器、佩物, 佩饰,其它用途还不好判定。关于带钩的名称,我们认为一般仍可统称带钩,它们大都系于革带;在需要确定某件带钩的具体用途时,可以再详细注明为革带钩或佩器、佩物与佩饰用钩。

    3.革带钩的使用方法,已知的有单钩法、并钩法、环钩法几种。佩器钩有的用于直挂钩器,有的则取环钩法。佩物钩一般是挂囊盛物。佩饰钩估计也多采用以环挂钩的形式。佩器钩在器物挂钩时应有一个比较牢靠的辅助办法,以防脱钩。

    古代带钩的使用比较广泛,要确定一件带钩的具体用途,除了带钩本身的形制大小以外,它的出土位置和与共存器物关系是十分重要的。

   

注释:

[1]高去寻:《战国墓内带钩用途的推测》,《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3本下。

[2] O. Siren,A History of Early Chinese Art,vol.I,p.62-63.

[3]《江苏丹阳东汉墓》,出土带钩自铭“永元十三年五月丙午日钩”,《考古》1978年第3期。

[4]《史记·齐太公世家》:鲁“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带钩”。

[5]分见于《楚辞》、《战国策》、《史记》和《汉书》。   

[6]许荻:《略谈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古代兵书残简》,《文物》1974年第3期。

[7]詹立波:《<孙膑兵法>残简介绍》,《文物》1974年第3期。

[8]董说:《七国考·赵兵制》引。

[9] [12] [51][52]《临淄郎家庄一号殉人墓》,《考古学报》1977年第1期。

[10]汪宁生:《云南考古》,图版二三,云南人民出版社,l980年。

[11]《殷墟文字乙编》:8696、8697、8728、8814、8861。石璋如:《殷墟之重要发现附论小屯地层》,《中国考古学报》第2册。

[13]、[53]《何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发掘简报》,《文物》1981年第1期。

[14]《河南淅川县下寺春秋楚墓》,《文物》1980年第10期。

[15][46]《湖南韶山灌区湘乡东周墓清理简报》,《文物》1977年第3期。

[16]《陕西宝鸡市茹家庄东周墓葬》,《考古》1979年第5期。

[17][22]〈陕西凤翔高庄秦墓地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1981年1期。

[18]《北京怀柔城北东周两汉墓葬》,《考古》1962年第5期。

[19]《长沙浏城桥一号墓》,《考古学报》1972年第1期。

[20]《湖北江陵藤店一号墓发掘简报》,《文物》1973年第9期;《湖北江陵三座楚墓出土大批重要文物》,《文物》l966年第5期;《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发掘简报》,《文物》1979年第7期。

[21]《河南信阳楚墓出土文物图录》,郑州,1979年;《淮阳县平粮台四号墓发掘简报》,《河南文博通讯》1980年第1期。

[23]《辽宁喀左南洞沟石椁墓》,《考古》1977年第6期。

[24]《广州掏金坑的西汉墓》,《考古学报》1974年第1期;《平乐银山岭战国墓》,《考古学报》1978年第2期。

[25]《岷江上游的石棺葬》,《考古学报》1973年第2期;冯汉骥:《四川古代的船棺葬》,《考古学报》l958年第2期;《威宁中水汉墓》,《考古学报》1981年第2期;刘志远:《成都天回山崖墓清理记》,《考古学报》1958年第1期。

[26]王仲殊:《洛阳烧沟附近的战国墓葬》,《考古学报》第8册。

[27]《一九五三年安阳大司空村发掘报告》,《考古学报》第9册。

[28]《河北易县燕下都44号墓发掘报告》,《考古》1975年第4期。

[29]《西安半坡的战国墓葬》,《考古学报》1957年第3期。

[30]《河北邯郸百家村战国墓》,《考古》1962年第12期。

[31]《辉县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56年。

[32]《洛阳烧沟汉墓》,科学出版社,1959年;《旅顺市三涧区墓葬清理简报》,《考古通讯》1957年第3期;《山西浑源毕村西汉木椁墓》,《文物》1980年第6期;《四川西昌礼州发现的汉墓》,《考古》1980年第5期;《成都东北郊西汉墓发掘简报》,《考古通讯》1958年第2期;《山西孝义张家庄汉墓发掘记》,《考古》1980年第7期;《甘肃武威磨咀子汉墓发掘》,《考古》1960年第9期。

[33]《中国古铜器选》图72,文物出版社,1976年;陈仁涛:《金匮论古初集》,香港亚洲石印局,1952年;《燕下都遗址内发现一件战国时代的铜人像》,《文物》1965年第2期。

[34]《临潼县秦俑坑试掘第一号简报》,《文物》1975年第1期。

[35]W. C.Wbite:Tombs of Old Lo-Yang,Shanghai,l931。

[36]《山西长治分水岭战国墓第二次发掘》,《考古》1964年第3期。

[37]长广敏雄:《带钩的研究》,插图一二:C,聚成图二:154。昭和十八年,京都。

[38]郭宝钧:《山彪镇与琉璃阁》,科学出版让,1959年。

[39]分见[26][27][32]。

[40]《长沙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57年。

[41]《广东肇庆北岭松山古墓发掘简报》,《文物》1974年11期。

[42]《满城汉墓发掘报告》,文物出版让,198O年。

[43]《宋书·礼志》。

[44]《汉书·循吏传》。

[45]《宜昌前坪战国两汉墓》,《考古学报》1976年第2期。

[47]《凤翔县高庄旧中国秦墓发掘简报》,《文物》1980年9期。

[48]《河南巩县石家庄古墓发掘报告》,《考古》1963年第2期。

[49]《洛阳西郊汉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63第2期。

[50]《长沙金塘坡东汉墓发掘简报》,《考古》l979年第5期。

[54]《南昌东郊西汉墓》,《考古学报》1976年第2期。

[55]《长沙出土的三座大型木椁墓》,《考古学报》1957年第1期。

[56]《成都羊子山第172号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l958年第4期。

[57]A. Sa1mony, Sino-Siberia Art in the Collection of C.T.Loo, P51.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2-1-30 22:55 编辑

查了下,这篇文章出自《文物》,1982年。原文中实际是7张图,前边秦俑那张可能是私自添加的,原文中的图是黑白线描图。文字部分与原文无异(大略比对了一下)。本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28628a0100o9s3.html


《文物》 1982年10期

古代带钩用途考实

王仁湘  
【摘要】:正 古代带钩出土很多,传世品也不少。关于带钩的用途,国内外考古界断续有过一些研究。不过以往讨论常以尺寸形制推定用途,疑信参半。在五十年代,有人试以带钩在墓葬中的出土位置推论用途,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但是在那时以前,田野考古还不见钩横干腰的埋葬现象,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真正用作束系革带的带钩实例,所以国外有人全然否定带钩作为束腰之钩的基本用途。近三十年来,带钩出土渐多,而且大都为科学发掘所得。由于材料愈加充实,考古界对于带钩的名称与用途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明确提出了"襟钩"与"剑钩"的新称谓。过去统称的带钩,一部分为束腰的革带用钩,另有很大一部分则为系于革带的"佩

【关键词】: 带钩 革带 用途 出土 田野考古 战国墓 胡服骑射 考古发现 春秋战国 古代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2-1-30 15:35 编辑

这里还有一篇《带扣略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28628a0100o9ov.html,查了一下,作者也是王仁湘先生。


《考古》 1986年01期

带扣略论

王仁湘  

【摘要】:正 带扣出土数量很多,以往研究却作得不够。专门的研究文字只见一篇,就是冯汉骥先生所作的《王建墓内出土"大带"考》。我近年因为进行带钩的综合研究,自然涉及到了带扣的一些问题,因此草成此篇,冀识者指教。带扣是一种通称,从构造上看,它主要有环孔和舌针两部分,功用是装于带头,便于解结。带扣可以用不同材料制成,珍贵的有金、银,尤以铜、铁质的为多,考古还发现过骨质带扣。
【关键词】: 中原地区 扣环 带钩 出土 西汉中期 北方地区 高句丽 综合研究 春秋时期 战国时期

三、带扣“北来说”质疑
过去不仅有带钩北来之说,也有带扣北来说。在否定了带钩由北方传人的传统认识以后[37],我曾经以为由北方来的是带扣而不是带钩,正因为这样,带扣逐渐取代了带钩。
带扣北来说至迟清代时便已出现,阮元所说“师比之制创自赵武灵王” 就是这个意思[38]。近人陈仁涛也说“带扣之用同于带钩而尤为便利,其始亦为胡人之服制,而创作较带钩稍晚,唯汉魏以降,用者渐多,遂寝取带钩之地位而代之”[38]。这无异也是说带扣也是北方传播过来的。

通过对带扣形制及时代的全面考察,可以看出带扣北来说并没有什么坚实的证据,那种传播过程可能并没有发生过。

带扣在中原和北方的始出年代基本接近,这是根据现有材料得出的结论,孰早孰晚,现在还不好判明。从以后的发展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原地区带扣的演进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序列,即IA——II——III—IVA、VA,当然在北方地区也约摸可以看出IC——?——III——IVA、V这样一个演进序列,尽管现在还没有见到Ic和III型之间的中间环节。

我们注意到,在这两套相似的演进序列中,一些对应的演进环节在时间上几乎都以中原地区为早,特别是相同的具有中间过渡形态的III型带扣在中原见于西汉中期,而北方则是在西汉晚到东汉初才见到的。我们隐约可以看出,北方带扣的发展实际上受到中原的制约。可以认为,中原带扣的发展占有主导地位,北方受到中原一定的影响。当然北方也有自己明显的地方特色,一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两地都还存在着不少明显的区别。
从隋唐时代起,中原和北方带扣的形制基本划一,一般很难加以区别。

说到传播,当然就要涉及到起源及图起源地的问题。由于中原和北方的原始型带扣(IA、IC)结构相同,它们的渊源很可能是同一个。又由于它们的造型并不全同,也不排除各有源头的可能性,所以关于带扣的最初起源地现在还不好完全确定。早期带扣在北方是并不用于马具的,中原地区正相反,带扣的使用恰恰是从马具开始的。服马至迟起于商代,饰马亦然。从这个意义上看,带扣极可能起源于中原地区,起源于驾车马以及座骑的装备改革,这至晚是发生在春秋时期,是那种频繁的兼并战争带来的一个小小的、也是一个重要的结果。

总之,北来说根据不足。问题的最后解决,还有待关键性的资料。”

5628628at98c63282ce3d&690.jpg
图五 带扣演变示意图
1.陕西凤翔(春秋)2、河南洛阳(春秋)3.内蒙准格尔(战国) 4.内蒙陈巴尔虎旗(汉)5.山西侯马(春秋)6、河北满城(汉)7.内蒙呼伦贝尔(汉)  8、陕西乾县(唐)  9、辽宁朝阳() 1O、江苏宜兴 () 11、内蒙科左后旗(唐)12.陕西西安(唐) 13、辽宁朝阳(辽)
发表于 2012-1-3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点意见,韩非子、六韬、吴子中过于夸张,不像真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2-18 14:05 , Processed in 0.2855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