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074|回复: 6

箕子初封之地在河北。辰与朝鲜的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6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2-3-26 16:41 编辑

箕子并没有去半岛

      明清之际著名学者,抗清志士顾炎武在其著作《日知录》里说;“朝鲜城,在永平府(滦河西岸)境内,箕子受封之地.""周朝初期箕子朝鲜是在河北唐山滦河岸边的潮水鲜水间(朝水即今潮河,鲜水为唐山陡河古名)
     《史记》卷38宋微子世家传和《隋书》裴矩传记载道"孤竹之地周代以之封于箕子"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12里。箕子朝鲜的疆界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的,它起初是与孤竹国一同处于辽西-河北北部地区。有辽西出土的殷晚期青铜器中,方鼎内底中心有铭文“亚侯”为佐证。后来由于燕国的强大而退居辽东和北朝鲜。
      春秋时期东北山戎族屡次进犯燕国,燕国为了生存吞并了邻国蓟国(公元前7世纪)孤竹国,令支国也在-660年被齐国所灭。这时期也许是箕子朝鲜退出河北北部进入辽河流域的时间点。据称箕子后代的鲜于氏所建立的鲜虞、肥、鼓、仇等国春秋时期活跃于河北地区,史书记载-530年晋国肥。-527晋灭鼓 -506年鲜虞人建立中山国。 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猜测,公元前七世纪到公元前六世纪末一百多年的时间内。 这些白狄。箕子朝鲜等国与中原姬姓诸侯国之间有冲突,有灭国,有建国,那么也可能有迁都.因此箕子朝鲜进入辽东应在这一时期。
     豆卢永恩神道碑》所记“朝鲜箕子之封,孤竹伯夷之国。”又说:“朝鲜建国,孤竹之君。”和裴矩所说:“高丽之地,本孤竹国也,周代以之封于箕子。”也都证明箕子朝鲜始封于滦河一带。
     山海经记载: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   这里指的朝鲜应是渤海北岸,辽河下游地区的朝鲜。也就是公元前七世纪到公元前四世纪的朝鲜。 山海经的成书年代也符合这一时间段。这时期的箕子朝鲜可以被称为是第二朝鲜。
    燕将秦开夺取朝鲜两千余里地发生在公元前三百年。从此以后 箕子朝鲜才进入了平壤地区。 这是第三朝鲜时期。

辰国是箕子朝鲜的延续。在诗经中辰也是指殷

主流观点认为。辰国是三韩的前身。是和箕子朝鲜并存的半岛南部国家。但我始终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下定论的人不仔细看看史书的记载。

史记朝鲜列传:朝鲜王满者,故燕人也。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居秦故空地上下鄣,稍役属真番、朝鲜蛮夷及故燕、齐亡命者王之,以故满得兵威财物侵降其旁小邑,真番、临屯皆来服属,方数千里。 这里有真番,朝鲜,临屯,但没有辰国
     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这里出现了“真番旁众国” 这个“众国”貌似有些人认为是“辰国” 我们再看看。
三国志魏略记载:“朝鮮相歷谿卿東之辰國” 指朝鲜的宰相历谿卿因为向右渠王谏言不果,带同二千余户居民出走辰国 。
三国志韩传记载:“辰韩者古之辰国也”
后汉书:“初,朝鲜王准为卫满所破,乃将其余众数千人走入海,攻马韩,破之,自立为韩王。准后灭绝,马韩人复自立为辰王。”  卫满灭箕子朝鲜之时,马韩已经存在。箕准攻破了马韩。卫满夺权时根本不存在什么“辰国” 辰国也不可能是马韩的前身,而正相反“辰国”恰恰是箕准建立在马韩领土上得另一个朝鲜。但这个所谓“第四朝鲜”在准王死后很快灭绝了。 应该是马韩土著重新夺回了王位。那么马韩土著是何时夺回的王位呢?我们分析一下。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朝鮮相歷谿卿東之辰國。辰韩者古之辰国也 这三段话。以及后汉书

“辰韩,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适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这段。可知。到了卫满朝鲜最后一代王右渠时的-108年左右。辰国已经灭亡。 卫满朝鲜宰相历谿卿所去的“东之辰国”就是马韩人夺权之后安置在东界的“古之辰国-辰韩” 再看看其他记载。
  “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辰王不得自立为王。魏略曰:明其为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三国志  此内容可解读为。朝鲜的亡命殷人(辰人)避难进入马韩之地。起初就像上文后汉书中所说。箕准利用朝鲜残余势力一度号令马韩并自认为韩王。但后代被马韩人绝灭。朝鲜遗民被马韩首领安置在了东界之地且此后不得自立为王。

看看史书对于马韩的记载。
      後汉书载“马韩人知田蚕,作绵布。出大栗如梨。有长尾鸡,尾长五尺。邑落杂居,亦无城郭。作土室,形如冢,开户在上。不知跪拜无长幼男女之别不贵金宝锦罽,不知骑乘牛马,唯重璎珠,以缀衣为饰,及县颈垂耳。”  
     晋书载“马韩居山海之间,无城郭,凡有小国五十六所,大者万户,小者数千家,各有渠帅。俗少纲纪无跪拜之礼。居处作土室,形如冢,其户向上,举家共在其中,无长幼男女之别。不知乘牛马,畜者但以送葬。”  
明显可以看出对三韩盟主马韩的记载非常负面。没有城郭。俗少纲纪。不知跪拜。无长幼男女之别等等。

再看对于辰韩的记载。
  後汉书东夷列传载“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之为秦韩。有城栅屋室。诸小别邑,各有渠帅,大者名臣智,次有俭侧,次有樊濊,次有杀奚,次有邑借。土地肥美,宜五谷。知蚕桑,作缣布。乘驾牛马嫁娶以礼。行者让路。国出铁,濊、倭、马韩并从市之。凡诸贸易,皆以铁为货。俗喜歌舞、饮酒、鼓瑟。儿生欲令其头扁,皆押之以石。”
     有城棚。官职有高低之分。乘驾牛马。嫁娶以礼。行者让路。国出铁。明显可知。继承箕子朝鲜的辰人(殷人)虽军事上被土著马韩统治,但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比统治者先进很多。

三国志又记载。“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
辰人的语言和马韩人是不同的。辰(殷)人把乐浪郡的人称为自己的残余同胞,也就是没有跟着一起亡命的箕子朝鲜同胞。

马韩人是半岛南部土著,出自秽貊。

后汉书东夷列传:马韩:十月农功毕,亦复如之。诸国邑各以一人主祭天神,号为「天君」。
后汉书东夷列传:秽:耆舊自謂與句驪同種,言語法俗大抵相類。常用十月祭天,晝夜飲酒歌舞,名之為「舞天」。又祠虎以為神。

后汉书东夷列传:夫余:以臘月祭天,大會連日,飲食歌舞,名曰「迎鼓」。

《三国志·高句丽传》:高句丽:“以十月祭天,国中大会,名曰「东盟」

我们可以发现除了夫余是12月。高句丽,秽。马韩都是10月祭天。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曾经提出关于马韩既貊韩也就是貊人之国的观点。后来百济吞并马韩其实就是貊人吞并貊人的过程。   从河北的第一朝鲜,到辽东的第二朝鲜。平壤的第三朝鲜,最后到半岛东南的辰韩和新罗。这是箕子朝鲜文化传播的路径和起始点。 就像,从松花江的夫余。到鸭绿江的高句丽。汉江的马韩,百济 到日本是秽貊文化的传播路径和起始点一样。终点往往以为着更多的保留和传承。 如今更多的中国学者把韩人和秽貊人当做是不同起源的两种或三种人群。但我始终认为。在箕子朝鲜进入东北之前。 东北乃至半岛只有,秽,貊,肃慎 。如今的朝鲜人是殷商和秽貊的融合民族。      
发表于 2012-3-26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真是这样,韩国人底层中的002611比例,在O3系统中应该相对很高才对
发表于 2012-3-26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和半岛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研究他们用处不大,倒是京师里望京里的百八十万半岛人必须赶走回他们自己的半岛里去才好,以免对我们以后有什么不利之处。
发表于 2012-3-26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经中辰也是指殷....
請问是那篇诗经?
上古"辰" "殷"可以假通嗎?
发表于 2012-3-27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经中辰也是指殷....
請问是那篇诗经?
上古"辰" "殷"可以假通嗎?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2-3-26 23:31
其实“位于朝鲜半岛的箕子朝鲜”存不存在还是存疑的,因为汉末以前的文献根本就无此类记载,不过这不妨碍韩国人jerkoff
发表于 2012-3-27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还是遗址,所以箕子朝鲜地望定不下来。
发表于 2012-4-3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地望来看,箕子朝鲜的始封地应该在今天河北东部一带,国名来自于朝水(今潮白河)和鲜水(今栾河),后来受燕国的挤压,逐渐东迁,战国时才迁到今天朝鲜半岛北部一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0 06:38 , Processed in 0.09998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