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bliang007

江苏邳州赢氏梁姓希望交流, M134+, M117-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7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祖梁子美墓志铭--仅供参考

《宋故少保梁公神道碑》原文如下:

宋故寧远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宮安定郡开国公食邑五千六百戶食赏封壹千八百戶赠少保梁公神道碑铭井序

特进大宰兼门下待郎兼神霄玉清万寿宮使崇国公食邑八千一百户食赏封贰千四百户臣   白時中 奉 敕   撰。

银青光祿大夫少宰兼中书侍郎兼神霄玉清万寿宫使隴西郡开国公食邑三干五百户食赏封玖百户 臣李 邦 彦   奉   敕    书

通仪大夫守尚書左丞兼充口冲宵玉清万寿官副使天水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五百户,食赏封千百户 臣赵   野   奉 敕    篆 额。

宣和五年安定公既葬于东平须城之望山期年其子扬祖请于朝曰先臣披遇聖知和擢舆大政致位将相始应显荣宜有辞揭于墓遂以贻无穷。上览之恻然诏臣時中考次其行事而為之铭谨按梁系出嬴姓秦仲之子康受封于夏阳是为梁伯秦灭梁子孫以国為姓晉大夫益耳玄孫鱣迁东原太史桥后徙居北地而安定之梁多显人东汉高山侯自益耳公即統之远裔也五世祖嘗任天天平軍節度判官因家焉遂为郓人曾祖 讳灏故翰林學士右谏大夫赠太师开府仪同三司追封雍国公祖 諱适故太子太傅致仕赠太師开府仪同三司追封益阈謚莊肃父 諱彦昌故职方员外郎赠太子太傅追封崇国公曾祖妣阎氏雍国夫人祖妣任氏益国夫人先妣張氏蜀国夫人公讳子美字才甫少敦重不戏整整若成人庄肃公   器之以任樞密副使恩补将仕郎守秘书省校书郎累迁光禄寺丞监濟州滨州鹽酒税部使者重其才授河北京东鹽香司句當公事时文潞口守(残缺8字)能口以历     當路者争稱道之丁蜀国夫人忧服除辟开封府常平管句官 從其長对口口殿上神宗皇帝   顾公语颇见嘉獎且许录用簽書鄭州判官公事通判庆州延安府時总帅范純粹喜籌略峻崖儉幕府白事莫敢建可否公持议甚堅必当而後已范初若少迕(残缺11字)公曰帅守权监郡法所弗许愿追还所上封范亦不敢強也绍圣改元哲宗皇帝修讲   熙豐之政后常平使者以公习知苗役法首擢梓州路提舉官改判湖南路臨迁日询及家世諭以亲除欲其惠绥迁民之意未幾役口成口诸道就迁提典刑狱徙廣東西路复还湖湘皆以(残缺9字)令上即位召提奌开封府界诸县镇公事入对问勞甚渥所陈多见纳用會 钦聖 钦慈皇后发引灵驾 所经皆都人殡葬之地有司治道丘塚所当去者十数里公力陈其不可且曰亲亲仁民聖孝之大者臣子當体此以從有弗称其敢辞诛上许(残缺12字)而民氏不知     上益賢公除成都南路轉運副使暨辭    上曰蜀远部非卿所宜往河朔控疆虜宿重兵天下根本地其为朕行乃改河北轉运副使公至则按版籍谨调度除弊兴废之丰课入事無细大率其躬先同僚拱手视成莫不钦服    上方笃绍       先烈凡民攻武备(残缺8字)悉以諉公缮修伯魏定封椿军器六十將聯结保伍民兵旋以活辩闻    下诏褒美迁其官二等兼措置擢便建三郡都仓期五年储粟二千万斛公视民所便利禁遏奸   商贾劝趋再期而告足廪廥宏壯如元丰时又提举學事措置铸钱皆亟成而不扰先是河内人赵兑或告其予有不(残缺9字)人仕者悉罢免逮系猥多淹日漫不见情公被命究治诘其瑞倪乃兑继室抚己出独厚而诸子怨戾之语於是連逮者丹即日验出之以实闻兑之子亦得原人皆服公精明而為德之多也领职五年岁許上计必有優宠任繇副使为都轉運使皆自朝奉大夫为中大夫職由直秘阁至樞密直(残缺8字)聳动意公之造膝必有卓然當     上心者契丹泛使蕭保先牛溫舒皆以国相來为夏人请地谍言虜聚兵近境其謀不测     上降手扎命公为接拌使公從容笑语开释所系而啖以厚幣既钩得其情即飞遽以闻     上嘉獎久之寻拜戶部尚书複为送伴使因付以河北机                     就职而冬衣乏备僚吏欲先期促诸路公曰促诸路则亟索於为南民方蚕织未登而责所無豈     上爱恤元元之意哉乃请贷于内帑原以新易陈亦公家之利也    上即   可又命兼开封尹公求对恐避    上曰都邑     素推其人朕阅廷臣無易卿者其毋辭公顿首稱谢曰臣                   真宗朝以翰林學士权知府事祖适在      仁宗朝以知制诰权发遣令臣复以地官领职世荷     国恩榮遇鲜比

上曰卿三世尹京搢绅盛事宜有紀以垂無窮乃     诏公作记揭于听事之是时改铸 幣奸民乘以之利物价翔踊公因时制宜剸裁無壅阁仲遂安揖异时府政                  重轻操纵   於胥徒吏抱文书平立睨亲唱言以取必不复咨可否公摘取省之乃理责   负不問幾何持以协擾愚弱涉   月不得解公追至而诘之遽然曰前此來嘗见尹独操檄者诱我於偿不偿之间以校   谢耳请今偿之群吏既斂手不得聘乃合謀中公载未絕文书诿於鬨闠而遁公命             意也一日公奏事     上询其故对曰事之大者無虑再来小者不治自己     上深然之数治     诏狱阅实不苛盗讼日稀囹圄遂空    上褒嘆曰曩以狱空闻者类徒他所今卿廷無留事狴犴閧然是为能耳未几拜尚书右丞进左丞迁中书侍郎皆不三月公天资邁远警悟绝人自少侍祖莊肃公出入起居無不从故论议规制尤得之多一旦遇     正其所建時率端本致远之大略至奖拔人材振举滞淹汲汲如恐不及退坐省甲徒容裁决文不能然而细大之務毕举一時士论翕然归重以为得家法焉公嘗道同僚之语曰古事從经今事从法诫为篤论则處可知矣      上以公     朔方事多诘逮時命漕臣康信等廣   三千万俾公面授经   辭曰事當朝廷施行非臣所敢专     上亲笔促如前諭其信任类如此或谓公先所上   数非赏凡四迁使按视议者未厌     上为飭近侍覆核乃见其赢於是益知公不欺而公亦感遇自信献忙替啟沃靡不尽言然燕私对所亲厚未赏       语故自家人执友泊士大夫第见其     春待之隆其事卒莫得闻也明年八月恐其祈罷政     上飭使人敦諭起令就职公请益堅遂以资政殿学士知郓州將入辭传    招止之别听除任改知定州充本路安撫使出次      国门再遣使劳勉以     恩旨公使至传   所部完壁垒鬼卒乘   若寇至邊     有弓箭社備警急公为经理之法益完一日北寇掠龙泉镇一兵眾四集斬首逾一百级并所俘無一返者人皆服公之   正素治取效如此蕃商季定哥貨于廣信之榷場文幸赏诬为奸郡将捕系之虏亦执吾人为質公闻劾取北商榷塌吏移帥司鞠治果得其情因请释商而罪捕者     诏从之於是虏     服归所質相戒不复犯邊     政和初移帥大名始至盗贼充斥民不莫居公采其口根锄治顽梗不阅月闾里晏然谈笑指糜而無馀事筑滨州通利軍二壘迁资政殿大學士公再任三年冬坐累谪居軍州五年春     诏听归郓继还旧职知青州     亲筆论曰匪由人言蔽日联志遂以邊防戎政付之公料简政力劝督趋事缮城堞口口建更譙门口治宇增壯方面之重兵为一新又请以登莱潍密为邊郡既而虜人航海涉登州境尽捕得之     命公专治乃避罪误机此     诏贷其死是冬复以大资攻   魏魏   習公之政也幸其       欢迎塞道教滌之下靡然信服前此     上迁近臣按视别官及     械   元丰所除戎嚣措置三倉悉己条上矣於是    命公大为兴茸公裁其程度時其后先选吏课工著为条式人得按以从事力省而功倍不数月栋宇一新器皑完利高城深池环六十里而敷庾悉巷而奴皮悉完無毫发扰又以滨州通海道造戰艦棣州为次边備城守训胁�<恶R阅其驰驟事闻    赐赉   渥万舟。任者三进观文殿學士光禄大夫寧远軍节度使凡     告命下必以     聖書封赐又降    手招褒其政绩锡二子三品服居五岁问丐罢者数矣每     亲笔还其奏宣和二年春以疾乞身内出

御书符上方丹剂仍题其服   笏節赐之公力请不可夺以开府仪同三司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命其子严祖再任通判东平府擢扬祖提举本路常平赐孫端紫章服     恩数     近比所無也公懷归之久重以不得去慨然思古之人为六老會相與游乐赋诗以见其志至是益疏治林沼構堂植花日延亲黨故人挥金置酒以尽欢焉梁故大族莊肅公赏为买田建第矣浸久有弗使者言於公析之公曰此予责也乃择宗属之有驿用者補以官俾专營葺族人欣赖由是复合公前後被受     诏剳    御诗畫等盈数百軸因请建阁宝藏    上为题其榜曰耆英     诏會府僚锡燕以落其成邦人欣欣相顾有荣耀焉公居四岁颜狀精力不衰   每客至笑谈日無倦色少壯者或疲劳不支    上闻迁使撫劳必问起居狀明年春乞致仕弗许寻起還旧镇公歷陳老且病方乞骸豈复能仕事    上批诏曰魏吾北門殿寄之重烦公臥护凡郡国常禮悉免听免卿其亟行公捧    诏感泣顾谓兒曹曰吾仕历    四朝逾载未嘗一日辭難今年垂八十舆其颠沛累国孰若投诚     君父以盛餘 。
龄既剡奏惴惕俟    命忽感疾一昔而薨实宣和五年五月   时也臨终安臥正寝神色泰定语言如平時后三日     諭音至公薨之日享年七十有八讣闻    上嗟悼辍视朝一日成服不苑中    诏赠少保賻恤加等官其缌麻     上亲囑管勾官者四人凡葬所须悉给府縣又    命端为本路转運判官典护襄事皆异恩也公之配文安郡夫人宋氏赠福国夫人先公十七年卒子男七人严祖朝散大夫管句南京鸿慶宫恭祖太庙斋郎昭祖承事郎河北转運司句當公事师祖太庙斋郎恭祖而下前卒扬祖中大夫直徽猷阁提点京東西路刑狱宜祖兴祖皆承事郎宜祖卒女四人嫁朝奉大夫章援奉议郎范祖羲率议郎苏迟季為祖羲继室孙男二十一人端朝请大夫直秘阁    承奉郎竑议需皆承务郎餘未名而卒女子三人曾孙女二人幼卒一末嫁先是莊肅诸孙仕者二十六人而子益子立未官公预政貤     恩首及之姪修祖承祖求祖维祖妹之子刘若纳甥苏策皆以公捕官嗚呼谓盛矣公好古博學兼文武才用随所遇虽盤錯纷委雍容若無事时諭辩宏放坐人每為之屈臨政治理世推为吏師至入侍     帷幄密勿赞裹殆不可窥其際    训词有     以入告共成大观之治功直道而行不坠山东之家法士大夫以为信然公赏曰人各有能果收其所長無不可用故所辟宾佐参以文學政事之     矣陋昧平素招廷慰为不少吝一時偉人显仕往住出其门至或登辅佐公猶及见之也公去魏人懷其德为立生祠闻其亡皆涕泣悲歌不能已平生所为文章豪健敏捷本章奏以属官記而尤工於诗有耆英集一百卷奏议一百卷藏於家绍聖中先子奉使湖南与公同僚相得欢其故以二女归公之子   為国之喪時中實铭其墓义不得辭铭曰     :
天地   海   萬   卓會   嚴严岱宗   日月显著   炳為淑灵   终古不殆    皇宋造邦
绍登平泰   生甫及申   厥然蒙赍   倾允雍国   逮事真祖   援毫复禁    侍从言语
言孰可亲 神则听之   有來莊肃   观文之治   勵相仁宗   勋烈终始   其在后昆
执为继美   公生挺持   庄肅所器 谓之载之 引翼是似    赋田四方   入長六职
夙夜仕公    剸系济剧 帝曰俞哉 国之盖臣   言可底行 有绩在人   忠君忧民  
众所稱颂   四拜天恩 有功无失 许謨辰告   维天子明    是究是国   敢替国成
帝顧朔方   曰維百户 住殿大邦 以固吾国   感化魏都    爾居尔留   析轉剔蠢  
怙其善柔   高牙大     不尽公威    邦家之光     绅       黄     归   视仪三事
既壽而康   燕申里第   有子有孙      名笔節   愿遂初终   是谓不沒   望山之陽
祖考归焉   往徒之居   何千万年
                                       宣和七年正月一日   建
           武经郎管勾御書耆英阁     臣   范宁管勾    立石
                   臣   胡城   臣     李監   臣   贾 平   刊
 楼主| 发表于 2012-7-26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先祖梁彦昌作“安定郡郓州梁氏家乘序“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2-7-26 23:53 编辑

安定郡郓州梁氏家乘序

  夫谱牒之兴,源于商周而盛于唐宋。嘉祐间,京师诏修百官家乘,司马光、欧阳氏首开修谱之风。庚子(1060)春三月,吾郓州梁家谱牒成卷。谨按孟涓祖藏之安定谱云:梁之嬴姓,先世有功,系出伯益后三十五传至大骆而生非子封于秦。非子五世秦仲,仲少子嬴康,助宣王伐以功,封国少梁,是为梁伯。传三世为秦穆所并,诸族奔晋,遂以国为氏。

  康伯玄孙哀伯,字益耳,乃晋大夫,为权臣赵盾所杀,子孙避难齐地。哀伯玄孙讳叔鱼,齐景公时徙曲阜从学孔子。其子曰赎,父子皆祀孔庙,后再迁郓州。至周赧王,赎公六世梁父为秦泰山侯,官徙河东。其后有子都者又自河东徙北地。汉哀、平帝末,太史桥为西域司马始迁安定。桥曾孙讳统,仕兴东汉。至玄孙曰蒙、曰不疑,因冀之祸,其族子孙逃于吴改姓伯氏,梁遂不显。

  晋兴天下,梁氏复出而仕。一讳芬,为晋司徒,孙曰遐,仕晋安令。遐公六世曰开为安定刺史,子孙因家焉。开之孙讳毗,字景和,曾任西宁刺史,为隋刑部尚书。毗子玄粟仕于隋,封宜春公,孙曰君福、君逵。君福生历、严、政。君逵生肃,字宽中,为韩愈之师,尝为徐州刺史。历生闰,闰生超,超为南京推官。唐末,孟涓公为山东武城主簿,迁濮之鄄城。长兴中,维忠公又自鄄城徙郓入宋,乃为居郓之始也。郓州须城有梁氏实本于此。由是而后,予祖太素公擢甲第。祥符二年(1009),伯父固亦状元。景祐中,父适又以进士而登相。梁氏一门俱以文学显于宋。盖自孟涓祖以来,传八世约二百年,派衍攸分,世代诰封,是为郓州望族。

  今彦昌为文学之臣,获承祖考之际,于谱考次,修纪备载,当应昭穆有序,泾渭分明,使其来历分派可知也。故录之于谱,供之庙堂,是以仰承先德于无穷焉。

         宋嘉祐五年(1060)庚子岁庚辰月梁毗公传下十五世孙彦昌谨序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1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江苏邳州嬴姓梁氏希望交流,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2-10-31 22:19 编辑

另一位梁氏先祖梁待賓(守谦)墓誌铭--仅供参考

大周明威將軍梁公神道碑
作者:楊炯 唐


蓋聞君為元首,臣作股肱。或論道三槐,或折衝千裏。至有道存俎豆,藝總幹戈。高視翰墨之英,獨布爪牙之旅。究青編於學府,業有多聞;受黃石之兵符,筭無遺策。故得九功鹹敘,七德攸彰,文武不墜,公實兼美。

公諱待賓,安定臨涇人也。(梁)竦以英才遠邁,知州縣之徒勞;(梁)鴻以抗節遐征,覽帝京而有作。由是五噫標興,播金石而騰徽;七貴承榮,綰銀黃而疊茂。貞規盛烈,映史凝圖;粗紀詠歌,無俟詳確。高祖(梁)禦,後魏駙馬都尉侍中少保金紫光祿大夫揚州總管,贈太尉,諡昭公,食邑三千戶。銀榜增輝,玉壺流渥。位隆三少,化洽五胥。既而幽壟埋魂,終降槐庭之贈;高門納駟,式居茅社之封。曾祖(梁)睿,宇文周駙馬都尉鄜秦二州總管光祿大夫兵部尚書,隋益州總管蔣國公,贈司空,食邑三千戶。白水時清,乳虎之謠行息;祿符垂翼,叩馬之諫必申。加以主西序之群英,名高八座;導文翁之遺訓,學富三巴。茂先榮級,忽光泉壤;漢祖寵章,永存帶礪。祖(梁)演,隋沙州刺史上柱國公,踐仲寧之餘躅,奸邪斂手;簽孝仁之遠蹤,群胡革麵。連州跨郡,邁陶氏之隆基;開國承家,掩張門之累葉。父(梁)讚,隋左千牛備身驪山府上騎柱國,皇朝豐王府諮議雲州司馬冀州長史蔣國公。襲良弓於簪笏,榮侍紫宮;翼雕戟於岩廊,肅趨丹地。西圍坐宴,侶明月而飛文;北土行康,望浮雲而展足。

公漸潤膏腴,發靈川嶽。七年可識,抱杞梓而呈才;千裏見知,負騏驥而騁駿。靈台遠鑒,與霜月而齊明。智府宏深,共煙波而等曠。踐仁義於區域,白璧已輕;許然諾於樞機,黃金豈重?因心孝友,宜於自然;率誌謙衝,得乎所性。不脂韋而求達,不詭計而自媒。被玉軸之文章,三冬遽足;窮金壇之秘訣,百戰不孤。譽滿寰,聲蓋天下。而學優將仕,允屬名家。欲昇鴻漸之姿,終佇鶴鳴之聞。以皇朝麟德二年補左親衛,從資例也。

屬金甲出戰,玉帳論兵,從命文昌,問罪遼碣。公提戈赴海,投筆從燕,智者有謀,仁者必勇。孤鋒直進,九種於是克清;匹馬橫行,三韓由其殄滅。疇庸賞最,我有力焉。俯洽恩波,泛承勳級,即授上柱國

公深慚位薄,命舛數奇,雖霑勒石之勳,未展披堅之效。嗟乎!揚子雲之才藻,空疲執戟;馬相如之文詞,猶勞武騎。今古同貫,夫複何言?既而從牒隋班,牽絲祗務。起家拜朝議郎,永淳元年正月三十日,授伊州伊吾縣丞,非所好也。路指金河,途連玉塞,塵沙共起,烽火相驚,秋草將腓,胡笳動吹,寒膠欲折,虜騎騰雲。公佐佑多方,掌司攸寄,服叛懷遠,擒奸擿伏。於是寇騎不敢窺邊,歌頌因滋溢境。曾未期月,政令大行,特簡帝心,超居不次。永淳二年二月四日,制授昭節校尉,守右衛蒲州府佐果毅,仍令長上兼上陽洛城等門供奉。

公洞曉戎章,妙詳兵律,軍國是賴,戎幕允歸。由是徼道長巡,嚴扃每奉。朝求夕警,不怠於風霜。善牧能防,更申於閑皂,其年十月七日,奉敕命於在內祥麟廄檢校馬。公識高東野,職參西極。勵銜策則追風逐日,加剪拂則絕電奔星。駃騠將駙騄齊衡,驥騮共騊駼伏櫪。於是龍媒間出,麟友挺生。伯樂多謝於精微,日磾有慚於秣養。恩制褒獎,又加崇秩。文明元年二月二十日,遷遊擊將軍,仍依舊長上。大周革命,兩儀開辟,爰覃作解之恩,式暢惟新之典。勤勞夙著,休望允歸,拜職遷榮,實符僉議。天授元年九月十六日,加威武將軍守左玉鈐衛翊善府折衝都尉,依舊長上,封安定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

公祇奉王庭,職司兵衛。八屯由其增峻,五校於是克宣。翼翼兢心,積劬勞於歲月;勤勤忠誌,懷蹐於序時。憂能傷人,竟成沈疾,以長壽二年正月六日,終於神都旌善裏私第,春秋五十。

惟公弱不好弄,卓爾不群。九歲明《詩》,七齡通《易》,月初能對,即謝黃童;日下相酬,還慚夫子。經耳不忘,曆口不遺。性沈深有器度,能倜儻無拓落,尤重交友,雅愛林泉。月幌風襟,每吟謠於箋彩;花新葉早,必賞會於琴樽。加以啼猿落雁之奇,鸞驚鳳翥之妙。演水懸河之辨,背碑覆局之精。標映前哲,公實多敏;至孝過人,雍和絕俗;事父母則造次不違,友兄弟則溫柔必盡。既風樹興感,霜露躔悲。聿修之德惟新,欲報之恩罔極。虔誠大象,宏誓小乘,廣樹慈仁,庶憑因果。月抽官俸,日減私財。並入薰修,鹹資檀施。故得雕檀之妙,俯對禪龕;貝葉之文,式盈梵宇。粵以大周長壽二年歲次癸巳二月辛本朔二十四日甲申,遷窆於雍州藍田縣驪山原舊塋,禮也。葬事之屬,一皆官給。鼓吹儀仗,送至墓所。墳開白日,終留恨於滕城;禮被皇家,忽霑榮於霍隧。嗚乎哀哉!

嗣子左千牛(梁)去疑,哀纏泣柏,思結餮荼。仰庭禮而不追,睹楹書而增慕。恐元穹倚杵,碧海成桑,敬勒堅貞,乃為銘曰:


大哉嬴國,遠矣少梁!與秦同祖,今則夏陽。爰暨伯翳,胙土惟良;自茲厥後,人物克昌。逮乎漢朝,令望不已。三世連輝,七侯承祉。或顯或晦,有文有史。舄奕圭璋,芬芳蘭芷。少保名揚,司空道泰。惟祖惟禰,蟬聯軒蓋。挺生令則,在邦之最。丱歲騰芳,髫年超靄。君號神童,晚稱英傑。佩仁服義,既明且哲。七步立成,五行不輟。家惟萬卷,韋實三絕。詞高許下,學富淹中。誌惟謹潔,心亦衝融。溫淳植性,朗潤在躬。閨門禮洽,朋友財通。思若雲飛,辯同河瀉。兼該小說,邕容大雅。武檀孫吳,文標董賈。樹下啼猿,封中試馬。且文且武,執戟登位。海隅不實,命我偏帥。既陪勒石,還從飲至。輔翊百裏,褒昇佐貳。既總兵權,入司宮掖。徼道宵警,禁門曉辟。式重其駿,載懷斯癖。我馬既良,我軍既雄。折衝千裏,趨奉九重。行承芝誥,坐啟茅封。恨深負米,榮暨擊鍾。爰持戒律,思答慈容。將福有徵,謂仁必壽。如何淑德,遭此凶咎?孺慕崩心,惸嫠縮首。夜泉扃閉,天長地久。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2-11-7 07:24 编辑

梁氏先祖梁(寬中)墓誌铭--仅供参考

右補闕翰林學士梁君墓誌

作者:崔元翰


唐右補闕翰林學士皇太子諸王侍讀史館修撰梁君,諱肅,字寬中,其先安定人


繇漢魏已降,至於隋氏,世有爵位,家貴門盛刑部尚書邯鄲公曰毗,君之五代祖;以至於唐朝散大夫右台侍禦史趙王行台記室宜春公曰,實公之高祖;朝散大夫右台侍禦史曰,君之曾祖。祖昱,終於莫州任邱令。父逵,止於司禦率府兵曹參軍事,安卑於燕薊,避亂於吳越,故其世少衰焉。君嚐為《司禦府君靈表》,以表其墓,自敘其世係甚備。


公建中初以文詞清麗應制,授太子校書。請告還吳,相國蘭陵蕭公薦之,擢授右拾遺修史。以太夫人羸老,有沉痼之疾,辭不應召。其後淮南節度使吏部尚書京兆杜公表為殿中侍禦史內供奉,管書記之任,非其所好。


貞元五年以監察禦史徵還台,於是備諫諍而侍於大君,傳經術而授於儲後;典文章於近署,垂勸戒於東觀。授赤紱銀印之錫,聞者榮之。九年冬十有一月旬有六日,寢疾於萬年之永康裏,享年四十有一。詔贈禮部郎中,賻以布帛。十年春正月二十八日,葬於京師之南小趙村之原。子徽之、宏之,俱未冠,嚐學文矣。幼子未名,小字振振,夫人京兆韋氏,抱之以縗,從其青車,哀感行旅。


嗚呼!君之寓於江南,年十六而先府君歿,事祖母以至孝聞。在羈旅之中,當離亂之際,貞固而未嚐忘於道,廉讓而未嚐虧於義。年十八,趙郡李遐叔、河南獨孤至之始見其文,稱其美,由是大名彰於海內,四方之諸侯洎使者之至郡,更遣招辟而賓禮之。


其升於朝,無激訐以直已,無逶迤以曲從;不爭逐以務進,不比周以為黨。退則澹然而居於一室,傲遺乎萬物,貫極乎六籍,旁羅乎百氏。考太史公之實錄,又考老莊道家之言,皆睹其奧而觀其妙。立德玩詞以為文,其所論載諷詠,法於《春秋》,協於《謨訓》,《大雅》之疏達而信,《頌》之寬靜形焉。博約而深厚,優遊而廣大。其三占之遺,有文集三十卷,為學者之師式。嚐著《釋氏止觀統例》,幾乎《易》之《係辭》矣。


前後五歲,職必更於清顯。擢必首於俊造,歿之日,位未及於襃贈之典,然而天子憯怛悼痛,恩有加焉,假之以壽,則將有器使之寄,柄用之重,是直屈於短夭而無命,非不遇也。執友博陵崔元翰哀之,乃為銘於墓門,識其邱隴。


銘曰:


懿文德,垂典則。以藻身,又華國。命之短,哀何極。
发表于 2012-11-11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那个Y单倍群应该是O3a2c1*吧?
发表于 2012-11-11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秦人保西戎时,如蜚蠊、恶来在西部地区时,会不会掺入当地血统?看来东夷血统很复杂,挺全面的。
发表于 2012-11-11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渗入当地的话,只是母系,这里讲的是父系!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1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你那个Y单倍群应该是O3a2c1*吧?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2-11-11 22:04 编辑

我的FTDNA Y单倍群是M134*,也称做O3a2c1*, 很可能是下游的F444.  希望有机会可以由复旦检测证实. 下面是我父亲的遗照.






发表于 2012-11-11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2-11-11 22:52 编辑
你们应该是同一支的,该网友与我12差2,16差3,也不远
sahaliyan 发表于 2012-6-27 10:28
http://www.ysearch.org/haplosearch_view.asp?haplo=O3a3c&viewuid=RQBKE&p=0

我也與梁兄(bliang007)的12 Y-STR差2步,也是FTDNA測試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频: 梁氏故里-梁林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2-12-17 07:43 编辑



梁氏故里-梁林
发表于 2012-12-17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虎云龙, 看样子真是亲戚了。我的高祖是梁继昌,高祖母刘氏,名字还要问堂弟才能知道。

赢姓梁氏
bliang007 发表于 2012-6-26 10:41

肯定是世姻了,我堂姑夫就是你们这一支的是传字辈的,奶奶的堂妹也是嫁给你们这一支的龙字辈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虎云龙, 在这遇到亲戚真高兴.  我们这支梁氏的辈分是: 广为传隆化会锡进庆平….  我是隆(龙)字辈,但辈分大.  梁刘两族的姻亲从东汉光武帝刘秀,梁统时就开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2-17 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解释学史学·考古】岩画·鹿石·嬴秦民族寻根

本帖最后由 bliang007 于 2013-2-17 04:16 编辑

新华文摘2007/23

内容提要:鸱鸦黥面像是赢秦民族的祖神——颛顼的原型,鹿石是秦先人神话人物——飞廉的纪念碑;源于东夷的秦人,在向西部迁徙过程中与斯基泰人联姻,变成骁勇善战的半游牧民族;嬴秦民族源于东夷,兴于西戎,盛于中原。

    很难想象。当年崛起于华夏大地西戎边陲的赢秦民族,原只不过是一个给周王朝牧马的默默无闻的弱小民族,竟然能异军突起,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完成了创建大秦帝国的赫赫霸业。虽然秦帝国仅存在了15年,但是它千古伟业的锋芒,却穿越了千年。至今还能感受到它的余威。这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民族,在它的兴衰之中,充满了悬念。尤其是有关秦民族族源的探索,更是吸引了诸多学者的目光。赢秦民族历史的错综复杂,使得秦民族族源的探索变得扑朔迷离。虽然归纳起来大体有两家:“赢秦本为西戎说”和“嬴秦源自东夷说”。但是学者们的推论却言人人殊。本文试图借助岩画、鹿石和神话的研究,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对此问题提出自己的判断。

赢秦民族的祖神——太阳神颛顼

    对于一个民族族源的探索,也就是寻根。对于“寻根”来说,最为重要的莫过于查找他们的祖神。古有“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和“非是族,不在祀典”之说。所以,我们最应当注意的是,虽然秦人居西戎之地,但他们奉祀的却是东方的太阳神——少昊和颛顼。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太史公一开篇就指明嬴秦族人是颛顼的后代,接着又说:“女修织,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这种吞鸟卵生子的神话。与商族简狄吞玄鸟卵的神话

    如出一辙。显然是东夷族鸟崇拜的明白宣示。但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他们祖神颛顼在其族源历史定位上的价值。

      (一)颛顼——东方太阳神。颛顼是东北亚各族共同尊奉的祖神。对于东夷族群而言,颛顼不过是其奉祀的众多太阳神之一。其他的太阳神还有舜、喾、少昊、太昊,等等。按照后世儒家华夏一元化古史体系的排列,颛顼被列人五帝之一。然而,有不少学者指出,如果按照《史记》所排列的世系,前后矛盾,辈分混乱,因此不足信。这其实是神话与历史观的矛盾。

    赢秦不但以颛顼为祖,同时还祖少昊。《封禅书》载,秦襄公“居西垂,自以为祖少昊之神”。史料上之所以出现颛顼、少昊、舜、喾和夔等不同的名字。很多学者已经发现他们其实都是一身的分化。确切地说是一个神的不同称谓。这种认识已渐成共识。如《淮南子》的《原道训》和《天文训》中,帝喾和颛顼就可以互指为一人;而《山海经》也是多处将“帝俊”与“帝喾”混为一谈。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远古至上古时期不同民族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语言称谓。这些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只能用语言相近的汉字来记录它们。这对于我们理解古代称谓的复杂情况是很有帮助的。

    (二)舜、喾、高祖夔——不同民族对太阳神称谓的音写0远古时代,不同民族共居于中原地区.他们对太阳的称谓有着不同的发音。“舜”是阿尔泰——通古斯语族对太阳的称谓。在满族的神话里,太阳为“顺”(Sun),与古代东夷人首领“舜”音同。而“喾”可能就是“太阳”的突厥语族的发音。夏人与商人不同,他们是北方操突厥语的阿尔泰人,他们称“太阳”为“昆”(Kun)。因此,有学者指出,“鼓、雇、胡、匈、鬼都是突厥语KUN(太阳)的音写”。“而喾即为鼓”。由此,笔者有理由判断“喾”(Ku)也就是突厥语太阳的音写,而舜、喾等都是不同民族语言中“太阳神”的不同音记。

    (三)颛顼——鸱鸮黥面太阳神。但颛顼并不是太阳神的音记,而是太阳神的“形”记。首先,这两个字的组成都有部首“页”。在汉字中,“页”是表示人的头脸。《说文》:“页,头也。”虽然对颛顼的解释各种各样,但所有的解释最终归纳的看法却是:“总之与头部的异征有关。颛顼之得名肯定与头形有关。”其次,颛顼的头形到底是何等模样,却是一个颇费功夫的寻找。在比较各家的意见之后,笔者认为较为合理的,应当是周清泉先生所持的观点。他认为,颛顼是黥额,“黥额”是东夷人成童的一种变形巫礼仪式。《太卜》郑注云:“‘玉兆’帝颛顼之兆”,即指额上黥有“玉兆”.也就是脸上黥有玉的裂纹状纹样。

    丁山先生说,颛顼、尧、舜、俊“其实都是高祖夔一名的分化”,而高祖夔的原型是鸱鸮(猫头鹰),是太阳神的生命意象。喾“自言其名曰鵕”,《大戴礼.五帝德》:“鼓亦化为鵕鸟,其状如鸱。”既然喾即“鼓”,俱状如“鸱”,那么,高祖夔、舜、颛顼、喾,其原型皆为鸱鸮无疑。如果我们将此种考证与连云港将军崖岩画中的鸮形拟人黥面像两相对照,就不难看出它与前述的颛顼玉兆通渠之像的特征十分吻合(见图1),应当就是东夷人的祖神——颛顼的形象。     
ZhuanXuPic1.png

    既然颛顼是太阳神的黥面形式,而在他的老家辽河流域发现的黥面太阳神像也应当是颛顼神像(见图2)。
ZhuanXuPic2.png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太阳神面像旁边也有与连云港岩画一样的钨面像。鸱鸮是商族高祖“夔”太阳神的原型和图腾。但这里的高祖夔是以鸦面形式出现的,而颛顼则不过是以鸱鸮黥面像的形式出现的太阳神罢了。黥面纹是成童巫礼仪式的标志,因此颛顼也称“孺帝”。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在甘肃礼县西垂秦墓中出土的8件鸱鸮金饰片(高52厘米,宽32厘米),它是用来装饰秦王棺椁的。如此隆重的装饰非图腾主神莫属。这鸱鸦(猫头鹰)也正是东夷族人所共同崇拜的太阳神夔和颛顼的象征。

赢秦民族姻亲族中的斯基泰人——戎胥轩

    探索赢秦族源所面临的复杂情况,还不仅限于对其族祖、祖神、祖居地的寻根。而且在于对他们不断从东方向西迁徙过程中。由于外族融人\混血而形成的更为错综复杂的民族演化历程的追踪。

   在研究早期秦人历史时.有三个悬念令我们无法释怀:一是为何源于东夷鸟图腾的秦人却常被以鹿喻指:二是秦人著名历史人物——被尊为“神禽”鸟图腾的飞廉。何以是“鸟首鹿身”;三是不知何故,飞廉的祖父戎胥轩未被列入秦族世系。从前面的探索已知,秦人是崇奉太阳神并以鸟为图腾的民族。但是,根据史料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他们还与鹿图腾有瓜葛。以鹿喻秦的地方很多,例如《汉书·蒯通传》就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左传·襄公十四年》:“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似乎,秦人的命运总是与“鹿”有着不解之缘。这其中是否隐匿着某种文化奥秘!也许,这一谜底的揭开,其突破口大概就在秦人先祖中很有争议的一个人物——戎胥轩的身上。

    司马迁在《史记·秦本纪》中记载秦人西迁至关陇地区的历史是从中涌讲起的。中涌的儿子飞廉是商纣王的重臣。也是秦民族著名的神话人物。秦政传于大骆时,正值周孝王当权。周孝王想把庶出的非子做大骆的继承人,遭到大骆的嫡子成的外祖父申侯的反对。申侯为了维护自己外孙对大骆正宗继承人的地位。向周孝王追叙了一段他的先人与戎胥轩联姻的历史:“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涌,以亲故归周,保西陲,西陲以其故和睦。”

    戎胥轩这个人物的出现,引起很多学者的争议。有学者指出,戎胥轩是中潏的生父,但不见于《秦本纪》所述的秦世系。“不列人世系说明戎胥轩不是正宗继承人,而是庶出或旁支,那就不可能是中潏的生父。”蒙文通先生更直言:“胥轩曰戎,自非华族,此秦之父系为戎也。”虽然笔者赞同蒙先生“胥轩非华族”的意见。但这不等于说秦人源自戎族。只是表明赢秦民族曾有过与戎胥轩族联姻的事实。而不能改变秦人的主体是源于东夷的历史。其实,在远古至上古时期各民族的交融、杂居、混血的情况十分复杂,事实上.很多北方民族往往是从中原迁徙过去的。只不过后来文明进步的中原人又把他们贬称为“戎”、“狄”罢了。

    所以,人们在讨论秦民族族源问题时。曾特别关注甲骨文的“秦”字。希望能找出族源的若干信息。许慎《说文解字》:“一曰,秦,禾名。”也就是说,秦原本得名于一种谷类,似乎秦人是属于农业民族。但历史上,秦人却以养马著称,似乎秦人又是一个游牧民族。显然这是秦人西迁,与戎人杂居、联姻后出现的情况。所以,有的学者说,秦先人的名字中,如“蜚廉”、“恶来革”、“太几”、“大骆”、“百里溪”等,皆胡名也。回过头来再看戎胥轩,这“胥轩曰戎,自非华族”也是有道理的。那么胥轩究竟是何族的名称呢?我们知道,在远古时代的人名以及上古时期胡人的名字多是汉字的音记。那么,据此我们考察,“胥轩”应当是“斯基泰”的音记。

    斯基泰是遍布欧亚草原的游牧部落。在中国史书中常称其为“塞种”。斯基泰即Scythian人,旧译为“西徐亚”或“西息安”。从音译的音准来说,“西息安”是最接近的,很显然.“胥轩”正是“西息安”的对音和促读。这是从音记上考证“胥轩”就是“西息安”,也就是今天说的斯基泰人。也许为了与中原汉人有别,故在“胥轩”之前冠以“戎”字。古代人往往以族名为人名。或许正是因为有以戎为卑的不光彩出身,“戎胥轩”才不被列入秦族世系。如果“胥轩是斯基泰人”的推断不错的话,那么秦人善于养马、御马,以及在鸟图腾崇拜习俗中又插入鹿图腾(斯基泰人崇拜鹿图腾),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样,我们前面提到的三个悬念,也就找到了能够给予较为合理解释的一条脉络。

    秦人与斯基泰人的这种亲密的关系.也不乏地下出土文物的验证。在甘肃大堡子山秦陵出土物中,有一两面线雕的骨片。骨片呈鞋舌状,上面线刻有骑猎图。人物披发、深目、高鼻、络腮胡子,身着紧身束带长衣,脚蹬靴子,拉弓射箭,追猎一群虎、鹿动物,充满动感,颇似以野兽纹著称的斯基泰艺术。而另一件骨雕作品传出于天水地区。其上也刻有射猎图。人物戴尖顶帽,状类武士。以动感强烈的线刻手法,突显了斯基泰艺术的风格。
QinBoneCarvingPic3.png

    述刻在兽骨上。艺术品充满着游牧民族的强烈气息,与秦人受中原文化影响的艺术风格迥异。而它们却出现在赢秦入主中原之前的西戎之地的大墓中.充分表明了秦民族祖先与斯基泰人的亲密关系。由此。我们推断赢秦人先祖戎胥轩应该是斯基泰人的一支。大概是不无道理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日后秦人会成为一支骁勇善战之民族的原因。

鹿石与秦民族神话人物——飞廉

    鹿石是一种散布在欧亚草原上.由人工凿刻的饰有鹿形图案的石碑。它最早被发现约在19世纪末。而真正引起学者们注意则大致始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0根据其艺术表现的内容和风格,鹿石可划分为“典型鹿石”和“非典型鹿石”两大类。典型鹿石最为突出的特征是整个碑的造型多为拟武士人形,而鹿的形象则呈图案化和程式化。蔓草式的鹿角、鸟头鹿身的表现形式,几乎是固定不变、千篇一律的艺术手法。显然,这是由鸟和鹿两种动物合为一体,幻化而成的一种神兽(见图4)。
DeerStonePic4.png

    对于鹿石文化内涵的释读,目前尚没有完全一致的意见,但多数学者认为.鹿石应属于斯基泰人的文化遗存。鹿石与斯基泰人有关联是不错的,但通过对史料与神话的研究,我们认为,典型鹿石与秦人先祖和其神话人物——飞廉的关系更为密切。它很可能就是秦人把他们的先祖飞廉加以神化的产物。而这些飞廉族裔正是在周武王灭商后,秦人向北逃亡的一群族人。这一推断基于下述几种理由:

(一)秃头武士形象与东胡和斯基泰人同俗。鹿石中武士形象的族属和身份,究竟如何来判定?从史料看。斯基泰人族属的构成不是单一的。按照西方的说法,斯基泰人是来自亚洲,操伊朗语的伊朗人种。也有资料说,斯基泰人蓄大胡子,戴尖顶帽,穿长上衣,束腰带,着长裤。但在希罗多德的《历史》一书中,又曾这样描述斯基泰人的形象:“据说这些人不分男女生来都是秃头,他们是长着狮子鼻和大下巴的民族。”如果我们将鹿石中的秃头武士形象与之相较。尤其是秃头和大下巴,几乎完全一样,这的确是蒙古人种的特征。若再将近年来秦王大墓中发现的两件秦人秃头人像拿来比照,更不难发现他们是何其相似(见图5、图6)!这种秃头的习俗正是黄河以北东胡人的一种民风——“以髡(秃)顶为轻便”,其与西方人认为的“斯基泰人为蓄大胡子的伊朗人种”迥异,却与希罗多德所说相同。显然,这表明斯基泰人的组成不是单一的。至少是包括了伊朗种和蒙古种的民族。如果说,秦民族的先祖戎胥轩就是斯基泰人,那么,其后裔飞廉族定会与蒙古种的斯基泰人有某种亲缘关系。事实上,飞廉的“鹿身”已经透露出融人了斯基泰人鹿图腾的某种信息。
FigurinePic5&6.png

    商族和秦族都起源于东夷鸟图腾民族。所以两族的关系非常密切。飞廉及其子一直效忠商王朝,并成为重臣。一些学者认为商族为东胡民族。如丁山先生就曾断言说:“商,东胡民族也。”也有学者指出:“考古发现表明,殷商王族来源于贝加尔湖地区的北亚蒙古人种。即现代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突厥语族和满一通古斯语族的先民。”事实上,在秦先祖人名中也透露了他们与东胡的紧密关系。其先祖“大费”就是“屠何”(东胡的谐音),而“飞廉”的儿子——“恶来革”。就是东胡的人名“乌洛侯”。有论者更直言斯基泰人的族源即东胡。

    人们在商周青铜器上也有了新的发现。在商代青铜金文中,许多人形大多数为秃头,而且是一副战胜者的姿态,他们显然都是商部族的重要成员。这种秃头的造型与妇好墓及其他地点发现的商人发式明显不同,却与后世阿尔泰语族的东胡、乌桓、鲜卑人十分相似。这正揭示了一个不曾为人注意的史实,即虽然商族与秦族源于东夷,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斯基泰-东胡-秦人之间存在某种关联。秦人与鹿石人物应属于同族。  

(二)鸟首鹿身——秦人先祖飞廉的神话形象。鹿石上的“鸟首鹿身”的动物图形,让我们想到了秦民族关于飞廉的传说。飞廉是秦人的先祖,但他死后却成了神话传说中著名的风神,而他的形象就是以“鸟首鹿身”的艺术形式出现的。洪兴祖《补注》:“《吕氏春秋》曰:‘风师曰飞廉。’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气。’晋灼曰:‘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而蛇尾豹文。’”这里“雀”并不是像《说文》或一般人理解的那种小鸟,而是李善注《文选·宋玉<高唐赋>》所云:“雀,鸟之通称。”因此,飞廉即是“鸟首鹿身”。显然也与鹿石中的形象完全吻合。就像龙是由不同动物幻化而成的神兽一样。飞廉的“鸟首鹿身”。也是由鸟和鹿两种主要动物图腾构成的。鹿是东胡人(鲜卑的祖族)和斯基泰人的图腾。而鸟则是东夷人的图腾,也是秦先祖飞廉族人的图腾,足见它们是这两个民族的混合体。值得注意的是,这鸟首鹿身中的鸟首.有着长而细的喙,表明它是食鱼涉禽类的形象,显然这与图腾有关。“中潏,为飞廉之父,以鹬鸟为图腾。”鹬鸟“嘴长且直”,正与鹿石中的鸟首完全一样。作为飞廉生父的图腾,当然也就是飞廉的图腾。可见,这鸟首鹿身的鹿石造型,就是秦民族神话英雄——风神飞廉的化身。

(三)鹿石出现的时间与秦人逃亡的时间相吻合。我们还可以从鹿石产生的断代学研究成果中;找出鹿石与秦民族特别是飞廉族人的紧密关系。虽然,对鹿石,主要是典型鹿石的断代还有争议。但是定在公元前1000年上下。应当是合乎事实的。因为典型鹿石上所刻画的网格纹(或称菱形纹)、兽头曲柄短剑、管銎斧、弓形器等。只流行于商周时代,尔后即消失。现在一般认为周武王伐纣灭商在公元前1046年左右,这与鹿石发生的年代相一致。我们何以认为鹿石大约在此时产生。是因为效忠于商纣王的嬴秦,保西陲的飞廉族,遭到周王朝的诛灭,其中一部北上逃亡的结果。这一点在屈原的《天问》中曾透露出些许信息:“惊女采薇鹿何佑?北至回水鹿何喜?”过去有人曾用伯夷、叔齐采薇首阳山的故事作解,林庚先生则以鹿喻秦民族在周灭商的事变中北上逃亡的故事来诠释。似乎更近于史实。

武王灭商时,同时也杀了飞廉的儿子恶来。秦民族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逃亡。一部分北上寄居于赵城,但应当也有另一部分人会继续北逃。在逃亡的路上,濒于饥饿。采薇而食。武王伐纣之后,飞廉也死于难,化作鸟首鹿身的风神。这时他曾率领过的民族“正在艰苦的逃亡路上,于是他以神的面目出现,保佑了自己的子孙民族。这也就是‘鹿何佑’的故事章本”。我们有理由推论,蒙古地区大量鹿石的出现,应当是飞廉族的纪念碑。因为具有保佑子民的巫术功能,并能满足信仰需求,才使得鹿石在他们聚居的蒙古地区集中出现(约500件,是最多的)。“恶来有力,蜚廉善走”。正是武士与鹿的形象一齐出现在鹿石上。并成为典型鹿石的基调和主题的原因。

(四)有首无身,有身无首——赢秦飞廉族裔遭屠戮的纪录。同时,我们据此也能理解为什么鹿石中对于鹿的描写,有时也常常会出现有首无身或有身无首。身首异处的景象。这种令人不解的情结安排。深藏其中的含义常令观者感到迷惑。其实,只要联想赢秦族在周武灭商事变中的不幸遭遇,便可释然。我们知道,建立秦国的那支秦人,即是被周人杀死的恶来的后裔。飞廉“命其一子曰恶来,事纣,为周所杀,其后为秦”。在周灭商后。飞廉的族裔几乎遭灭顶之灾。当时这场大事变的残酷与血腥也可从《逸周书·克殷》记载中看出其规模:武王克商。“凡憝(灭)国九十有九国,馘首(斩首)亿有十万……”因此.鹿石上鹿形的有首无身或有身无首。应当是这段民族悲剧的记录。《史记。秦本纪》说,秦民族在秦襄公“于是始国”之前。“或在夷狄,或在中国”。鹿石作为赢秦飞廉族群的纪念碑和神佑其族的保护神。最后与这一族裔的历史一起,消失在通往西方的路上。

(五)群鹿向太阳——秦人崇拜少昊、颛顼太阳神的象征。群鹿向太阳——很多鹿石都有这种情节出现。显然,只有鸟、鹿和太阳三神崇拜结合在一起的民族,才会产生这样的图腾;也只有赢秦飞廉族裔,才符合鸟、鹿与太阳三神崇拜的条件。太阳,一般都是刻在鹿石的顶部;而鹿群,则被刻画出冲向太阳的动作。这种寓意只能被解读为鹿、鸟结合图腾的飞廉族裔对太阳神的崇拜——即对少昊与颛顼太阳神的崇拜。《山海经.西山经》云:“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实唯员神隗氏之宫。”“员神即圆神,即少昊,因太阳浑圆,故称。”所以,这圆太阳,当然可以认为是秦人祖先——太阳神少昊和颛顼的象征。

至此。可以说我们已经摸到了秦人那条微弱的、但却永远不会消失的历史脉搏。概括地说,赢秦民族源于东夷部族。在向西方迁徙的过程中与斯基泰人联姻,成为骁勇善战的半游牧民族。为商王朝保西陲;飞廉是其著名人物,死于周武王灭商的事变中,后化为风神;鹿石是飞廉族秦人的纪念碑和保护神:逃往晋的秦人后为赵,徙往陇东犬丘的秦人后为秦。秦人源于东夷。兴于西戎,盛于中原。*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岩画研究中心]
(摘自《天津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 第4期)

ZhuanXuPic1.png
ZhuanXuPic2.png
QinBoneCarvingPic3.png
DeerStonePic4.png
FigurinePic5&6.png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FamilyTreeDNA 通知找到一位土耳其Y单倍群12个标记和我的相同的同宗。分开的时间很久远了。请见照片。C:\Users\bliang\Pictures\erdui\Y-DNA1.png, C:\Users\bliang\Pictures\erdui\Y-DNA2.png, C:\Users\bliang\Pictures\erdui\Y-DNA3.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6-6 19:53 , Processed in 0.1294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