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hercules

人字古音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3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6-23 15:43 编辑

论衡里 东明渡过的掩淲水 的 掩 是一个影母字,  安市城的 安也是一个影母字。  

现在的 卵,眼珠的珠  在韩语标准语中是 ar   但是在方言中是,gar  也是对应了安这个影母字音。  这个词本身的发音就是gar    掩淲水  也应该是 ga*******
我怀疑,
掩淲会不会是 黑色  kame   或者是 乌龟,kebu (玄武) 东明就是靠乌龟给他搭桥过的江
发表于 2015-6-23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6-23 16:18 编辑

汉江到底是不是一个汉语词的借入,  我觉得不是
高句丽长寿王时期叫 汉山郡
北汉山州是新罗占领汉江流域后,557年开始使用的名字。 后来景德王时期叫 汉州,高丽时叫广州。

好太王碑文中,把汉江叫阿里水, 百济则叫 郁里河    阿和郁都是影母字,  这应该是一个 影母字开头的江河名的延续。  百济的郁里河是中原汉水的借词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半岛模仿中原地名应该是中唐以后发生的事情
发表于 2015-6-25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6-25 18:29 编辑

好太王碑文中,把汉江叫阿里水, 百济则叫 郁里河

《好太王碑》中的阿利水明显不是汉江,碑文里清楚的记载,高句丽在占领了古[模]耶罗城(熊津)、太山韩城(《三国史记》中的百济大山郡)以后,渡阿利水,迫近百济国城(广州)的,应该是汉江以南的某条河流。好太王那次征讨百济应该是海陆并进,当然不能完全排除阿利水是汉江的可能性
发表于 2015-6-25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6-25 18:46 编辑

汉江到底是不是一个汉语词的借入,  我觉得不是
高句丽长寿王时期叫 汉山郡
北汉山州是新罗占领汉江流域后,557年开始使用的名字。 后来景德王时期叫 汉州,高丽时叫广州。

汉江是今天的叫法,古代都是汉水,应该说为什么百济、高句丽会用汉字“汉水”来标记那条河流。按照大凌河前秦时代也被叫做汉水来解释的话,汉水在汉字含义中有水流喘急的河流之意,高句丽的沸流水(我认为沸流是个汉语词汇,应该照字面意思解读)也有水流湍急的含义,无非就是秽貊语中水流湍急的河流用哪个汉字表示的问题。

中国史料中没有关于那条河流被叫做“汉水”的最早记录,最早出现半岛汉水的史料是《三国史记.百济本纪》“<沸流>·<溫祚>, 恐爲太子所不容, 遂與<烏干>·<馬黎>等十臣南行, 百姓從之者, 多. 遂至<漢山>, 登<負兒嶽>, 望可居之地, <沸流>欲居於海濱. 十臣諫曰: "惟此<河南>之地, 北帶<漢水>, 東據高岳, 南望沃澤, 西阻大海. 其天險地利, 難得之勢, 作都於斯, 不亦宜乎?"”,可见在沸流、温祚兄弟南迁之际,当时就有汉山、汉水的称呼了,时间最早在新莽时期,最晚在东汉末、三国时期
发表于 2016-3-31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623;
是怎么打出来的?
泉州话里,很多这个元音的汉字。
比如猪(好像不是本字,似乎是豖还是什么)、鱼等。
厦门甚至晋江话中,泉州很多发&#623;音的,都是发i音。
发表于 2016-3-31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一下大力兄的作品。
长一下姿势。
发表于 2018-3-5 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照大神卑弥呼,正对应himiko
发表于 2018-9-30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麼說直-ik通假真-in也是因為-ing /-ig韻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直娘賊

《水滸傳》端的有虎是真的有虎的通假
发表于 2018-9-30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8-9-30 14:00 编辑

普通話   真t&#642;&#612;n端tuɑn
粵語白話(梧州廣州)   真ts&#592;n端tyn
粵語荷塘話   真tsin端lu&#596;n

2018-09-30 14-00-16 的螢幕擷圖.png
发表于 2020-7-6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20-7-8 19:28 编辑

民瞑盲氓眠昬(昏,上民下日)泯抿呡考:



https://zhuanlan.zhihu.com/p/84856647
正本清源释“中国”— 6 :兼释几个重要汉字的字形起源 (下)


“民”的最初含义“瞑”(合上眼睛),在现代汉语里也是留有痕迹的。比如,昏也写作“昬”(秦简文字里就有这样的写法),今“眠”、“泯”也有与之类似的“溟灭”之义,“抿”、“呡”更有“轻轻合拢”的含义,音近的“幂”是“覆盖”之义等等。


澄清了“民”的造字原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庄子》里的“横目之民”这个词。《庄子-天地》:

    夫子无意于横目之民乎?愿闻圣治。

从其上下文意,知“横目之民”指天下民众。这个词颇让古今所有读者困惑,像是毫无道理的赘语。成玄英解释说“五行之内,唯民横目”,但并没有说服力。我们认为,此语应是非常古老的一个惯用语,是从“民”仍有两义的早期历史时代遗留下来的。“民”为了避免被理解为“瞑”,加“横目”为修饰语,横目即张目,如此便消除了歧义。这就如同数千年之后,假如张与章不再是同音字,那时的人看到20世纪的“弓长张,立早章”之类的表述,也会疑惑这些废话有何用处。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195758
「北冥有魚,……」這個「冥」字許多專家不敢解析!
发表于 2020-7-11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20-7-11 12:27 编辑

貌似日母 nj- 來自明母 m- 後跟 -l- 或 -i- 介音,即中古 nj- 來自上古 ml- / mi- 顎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8-9 17:09 , Processed in 0.13543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