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472|回复: 11

日耳曼尼亚志(六)——北海集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27 编辑

在前《日耳曼尼亚志》里,前26段笼统的介绍日耳曼人的地理种族文化习俗。
从27段开始,介绍各个部落。

记载顺序是先从日耳曼尼亚西南到西北(从莱茵魏塞集团记述到北海集团),然后再向东记述易北河集团,再向东记述波罗地—维斯瓦集团,再后面记载了一个斯堪的纳维亚集团的部落。

《日耳曼尼亚志》记载各个部落的大体顺序:莱茵魏塞集团,北海集团,易北河集团,波罗地—维斯瓦集团,斯堪的纳维亚集团。

但这个顺序不是绝对的。




日耳曼5大集团(公元元年左右的分布图):

斯堪的纳维亚集团(蓝色)
北海集团(红色)
莱茵—魏塞集团(土黄)
易北河集团(淡黄)
波罗地—维斯瓦(绿色)

上图红色区域就是北海集团。
北海集团的部落虽然在中世纪早期一半去了英格兰,也因此失去的日德兰半岛(空地给丹麦人占领)。但留下的一半很快又敷衍人口回复了元气,后来甚至向南向东推进。

北海集团的后代:德国北部人,荷兰北部人,英格兰人的祖先。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

塔西陀在开篇,就提到日耳曼的神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印盖窝内斯人就是北海日耳曼人。

说到日耳曼人本身,据我推测,他们应该是一种土著,从来不曾和外来的或亲善的异族混杂过;因为在古代,人们迁徙定后,都由海道往来,不取陆道;而日耳曼尼亚所滨临的大洋,无边无际,和我们相距,真所谓各在天一涯,当然就很少有船只从我们这一端航行到那儿去了。何况,即使撇开这茫茫大海的风丄波之险不谈,又有谁愿意离开这亚细亚、阿非利加或者意大利而迁居到那景物荒凉、风光凄厉的日耳曼尼亚去呢?除非那是他的故乡。

歌谣是日耳曼人传述历史的唯一方式,在他们自古相传的歌谣中,颂赞着一位出生于大地的神祗颓士妥(Tnisto)和他的儿子曼奴斯(Mannus),他们被奉为全族的始祖。据说曼奴斯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就是因他的三个儿子而得名的[4]。有一些人利用古代事迹的邈茫而任意附会,他们给曼奴斯添上许多儿子,从而多出了一些族名,如马昔人(Marsi)[5]、甘卜累威夷人(Gambrivii)、斯维比人[6]和汪底利夷人(Vandilii)[7]等
------------------------------------------------------------------
以上出自《日耳曼尼亚志》。
在日耳曼尼亚志的开篇不久,记载了日耳曼人信仰的神有三个儿子: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中央部分的厄尔密诺内斯人(Herminones)和余下的伊斯泰窝内斯人(Istaevones)

这三个儿子没有疑问,学者们都认为是:北海日耳曼人,易北河日耳曼人,莱茵—魏塞日耳曼人。

沿海的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北海日耳曼人(包括盎格鲁,撒克逊,弗里斯等),《日耳曼尼亚志》记载了约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北海日耳曼部落,在公元7世纪,留在大陆上的北海日耳曼部落除去弗里斯以外,融合成萨克森部落联盟。

后代:德国北部人,荷兰北部人,英格兰人。

他们因为动词的现代分词加ing得名。
印盖窝内斯人(Ingaevones)就意思就是“说话时常出现ing 的人”。
要知道《日耳曼尼亚志》的时代,原始日耳曼语刚刚分化,当时所有日耳曼语方言都是可以相互通话的,一点小区别就会十分明显。
Ingaevones的叫法延续了很久,直到今天,语言学家还把“盎格鲁—弗里斯语组”称为“Ingvaeonic ”。“北海日耳曼語鼻音消失法則”称为“Ingvaeonic nasal spirant law”。

《北海日耳曼語鼻音消失法則》http://zh.wikipedia.org/zh/%E5%8 ... 1%E6%B3%95%E5%89%8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前《日耳曼尼亚志》里,前26段笼统的介绍日耳曼人的地理种族文化习俗。
从27段开始,介绍各个部落。

在27段到33段介绍了日耳曼尼亚西边的情况,主要是莱茵—魏塞集团的情况,包括巴达维人,卡狄人,还有和后来法兰克部落联盟关系密切的一些部落。

从第34段开始,介绍北海集团的日耳曼人。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50 编辑

弗里斯人

弗里斯人,塔西陀的《日耳曼尼亚志》称为弗累昔夷人。
在塔西陀时代,他们分布在德国西北部和荷兰东北部,分为大弗累昔夷和小弗累昔夷。

安古利瓦累夷人和卡马维人的背面,为杜尔古比尼人(Dulgu-bini)和卡斯瓦累夷人(Chasuarii)[以及其他一些不著名的部落所围住。至于向莱因河的一面则有弗累昔夷人。弗累昔夷人分为两部分:强者称大弗累昔夷人,弱者称小弗累昔夷人。这两支人的地域,沿莱因河直到大洋之演,并且包括了罗马兵船所曾游弋过的那些湖泊。我们还曾探寻过这一带深海的地方。传闻该处保存着赫尔丘力士的柱子;若非赫尔丘力士当真游历过这一带,那就是由于我们不约而同地将各处所见到的壮丽宏伟的建树都归之于他的神功了。德鲁苏斯·日耳曼尼库司(DrUsus Ge Rmanicus)的胆量并不算小,然而他没有去探寻海洋和探寻赫尔丘力士的遗迹,因为大洋遮断了他的道路。在他以后,更无人问津,大家都认为:与其去探究原委,倒不如诚信神功来得虔敬。

弗里斯日耳曼人后来受东边萨克森日耳曼人和南边法兰克日耳曼人的推挤,大量被同化,目前只剩50万弗里斯族人。
分布区域只剩荷兰西北以及丹麦日德兰半岛附近的一些岛屿。
事实上,弗里斯人也参加了盎格鲁撒克逊人向不列颠的移民。
弗里斯语也是英语在欧洲大陆上的最近亲。

弗里斯兰http://baike.baidu.com/link?url=kTGlcm4v-vOWfiAIET2gEL7cUs8xJC1HXx8BV98HXTMXkZ5Ggf_2e0Ptc5qA3PEKKFcbuMJh6706dQ-1PYSP_K

下图黄色部分为荷兰地图中的弗里斯兰省
0e655ca7f6b76d8ad1435880.png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1:03 编辑

考契人(萨克森人?)

从弗里斯人的地盘向东,进入了考契人的地盘。
考契人分布在德国西北部的“下萨克森州”一带。
《日耳曼尼亚志》说考契人是日耳曼人里最高贵的。
考契人又叫考肯人。
有人认为考契人是后来萨克森部落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不久以后,考契人消失,原先考契人的地盘全成了萨克森人。

前面我们已经描述了日耳曼尼亚西部的情形。从这儿往北,还延展着一大片土地。最先遇到的是考契人(Chauci),这一部落的地域起于弗累昔夷人住所的边境,包括沿海一带,顺着前面所述各部落的边缘环曲而下,止于卡狄人之境。他们不仅占有这一大地地区,而且还稠密地聚居在这里。在日耳曼人各个部落中,他们应算是最高尚的一族;他们以正直的行为来保持自己的伟大。他们没有贪婪的野心,也没有非法的暴行。他们和别的部落和平相处,不相往来。他们从不挑起战争,也从不抄掠他族。他们并不侵害旁人而能保持自己崇高的地位,这正足以证明他们的英勇和豪强。他们的兵器是不离手的,一旦有事,大队人马在顷刻之间便可赴战;然而在太平无事的时候,他们的声威也并不稍衰。  


考契人分布在下图的“下萨克森州”(德国西北部)
下萨克森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B%E8%90%A8%E5%85%8B%E6%A3%AE%E5%B7%9E
155px-Deutschland_Lage_von_Niedersachsen_svg.png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1:37 编辑

切鲁西克(又译,切尔西克,车鲁西克,车茹喜,切尔西
“切鲁西克”有多种翻译。
塔西陀记载,这个部落位于考契人和卡狄人之间,也就是今天德国威斯特法伦地区。
由于他位于北海集团和莱茵魏塞集团之间,后来又可能被其他日耳曼部落覆盖了。所以,到底属于北海集团还是莱茵—魏塞集团是有争议的。

由于这一地区后来属于威斯特法伦人(萨克森人的一支),语言属于低地萨克森语。
所以这里把他暂时定为北海集团。
不过,认为切鲁西克属于莱茵魏塞集团的学者认为,那是因为后来萨克森人南迁的结果。

车茹喜人(Cherusci)住在考契人和卡狄人的邻近,他们长期以来没有受过侵略,安享着过度的、使人颓靡不振的太平之福。这自然很幸福,但却未显得安全,因为处在横暴的强邻虎视眈眈之下,太平只不过是用以自欺而已。当强权决定一切的时候,公道和仁义只是加在强者身上的美名。因此,车茹喜人本该有善良正直的声誉,现在却被称为愚夫和懦夫;而强盛的卡狄人与此相反,他们认为成功和深谋远虑是分不开的。车茹喜人的颠复引起了福昔人(Fosi)的颠复,福昔人为车茹喜人的邻居,虽然在繁盛时期不曾和车茹喜人有福同享,但后来倒与他们有祸同担了。

下面德国地图上“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中东部,就是传统的威斯特法伦地区,也就是切鲁西克人在《日耳曼尼亚》时代的家。他位于考契人(下萨克森州)和卡狄人(黑森州)之间,也就是北海日耳曼和莱茵—魏塞日耳曼之间。



切鲁西克部落后来(塔西陀时代大概200年后)出了个大英雄——海尔曼。
海尔曼带领切鲁西克部落以及邻近部落,在条顿堡附近的森林,打败了入侵的罗马军队,保持了日耳曼尼亚的独立。

希特勒时期,纳粹把条顿堡战役视为德意志立国之战,大大的吹嘘。
二战结束后,出于原罪主义,德国历史学界认为条顿堡森林战役和德国无关,而是属于整个广义的日耳曼。而德国不等于日耳曼。

考古学家整理发掘了这个古战场,至今还发现罗马人的累累白骨,十分恐怖。
条顿堡森林伏击战http://baike.baidu.com/link?url=6PJ_A5XsyYflFMDDsKGsdp3sdHH1ngeWSVtdPVMSgys5HraNPRzEJItARJopYJj9
条顿堡森林战役http://baike.baidu.com/link?url=AQMCnrjYBmdtvIp2uwUOoy-4N9HfGpfh8_UwfxxpPe8CAhOocS8xYm2DJ9ssviI1lKkWRmNevAnL42iIO63rgq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辛布里人
辛布里人,《日耳曼尼亚志》称青布累人,住在日德兰半岛(今天属于丹麦)上。

就在日耳曼尼亚这一个遥远的角落里,沿海居住着青布累人(Cinbri)。这个部落现在虽不甚重要,过去却有煊赫的声威。关于他们古代的光荣,现在还到处保留了不少遗迹;在莱因河的两岸有他们的营垒遣址,范围非常广阔,当你现在巡行这些营垒遗址的时候,还可以想像他们当年军容的雄壮,同时也可以发现这一次大规模移民的痕迹。罗马纪元六百四十年,当车契利乌·麦特兽斯(Caecilius Metellus)和巴庇累乌·卡尔波(Papirius Carbo)任执政官的时候,我们初次听说青布累人的侵略;从那时起,直到皇帝图拉真之第二次任执政官为止,共计约有二百一十年左右,我们从事于征服日耳曼尼亚竟达如此之久。在这段长时期中,双方都损失惨重。无论萨姆尼特人(SamIltes)、迦太基人、西班牙人、高卢人、或乃至帕提人,谁也不曾使我们受到这样经常的警戒。日耳曼人的自由自主真比阿萨色斯(Arsaces)的专制还要可怕得多。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2:10 编辑

盎格鲁人

《日耳曼尼亚志》盎格鲁等7个部落归为斯维比类型的日耳曼人,一般认为是塔西陀错了。
斯维比日耳曼人是日耳曼人中最大的一类,一般认为斯维比日耳曼人属于日耳曼人中的易北河集团(1楼浅黄色部分)。
有的文献和学者甚至直接用斯维比日耳曼人等同于易北河日耳曼人。

塔西陀记载的盎格鲁人(盎格利夷)似乎在德国偏东北部,波罗的海南岸。
如果这是正确的,那意味着后来盎格鲁人向西北迁徙了,从而进入日德兰半岛。
塔西陀记载这7个部落时着重记载他们祭祀女神的风俗。

在郎哥巴底人之外,则有柔底尼人(Reudigni)、阿威构内斯人(Avione)、盎格利夷人(An- glii)、瓦累尼人(Varini)欧多色斯人(Eudoses)、斯瓦多年斯人(Suardones)和努伊托内斯人(Nuithones),他们都为河流与森林所环绕。其中没有什么值得提到的,不过他们共同崇奉大地之母纳尔土斯(Nerthus),他们相信她乘着神车巡行于各部落之间,过问凡间之事。在大洋中的一个岛上,有一丛神林,神林之中,有一辆供献给神的犊车,复盖着一件长袍。只有一个祭司可以接触这辆车子。当女神下降到这隐僻的地方时,只有这个祭司能够感觉出来,于是牝犒拉着车上的女神前进,而他则以兢兢业业的敬畏心情随侍车后。女神光临到哪里,哪里就设酒宴庆贺,女神降临的时期是欢乐的时期。在这时期中,他们不打仗,不带兵器,所有的兵器都收藏起来,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和欢迎和平与安宁,等到女神厥倦子凡间的交陈以后,再由这位祭司将她送回她的庙宇。如果你相信的话,据说这檀车、车上的长袍和女神本身都要在一个神秘的湖中沐浴。送去服恃女神的奴隶们这时立刻就被湖水所吞没。因此引起一种神秘的恐怖和愚昧的虔诚,认为只有注定了要死的人才能见到女神的沐浴。这几支斯维比人扩展到了日耳曼尼亚很边远的地区。

则有柔底尼人(Reudigni)、阿威构内斯人(Avione)、盎格利夷人(An- glii)、瓦累尼人(Varini)欧多色斯人(Eudoses)、斯瓦多年斯人(Suardones)和努伊托内斯人(Nuithones)

------------------------------------------
这7个部落和后来的盎格鲁—撒克逊人,萨克森人 关系密切。
柔底尼人(Reudigni)欧多色斯人(Eudoses)等后来都加入了萨克森联盟。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3:00 编辑

以上这些知名不知名的北海集团的日耳曼部落,后来很多都混成了萨克森部落联盟。 在中世纪早期,北海集团一半的的人去了英格兰,包括整个盎格鲁部落,朱特部落,萨克森部落去一半,弗里斯人也去了一部分。 同时,大量的人口离开也使得北海日耳曼人也丢掉了日德兰半岛(今天大部分属于丹麦)。 剩余的北海日耳曼人,除了弗里斯族偏居一角,其他的北海日耳曼人混合成了萨克森(撒克逊)部落联盟。他们后来恢复元气后还向西向南向东推进。



在这幅德国行政图里。
有3个州的名字带有“萨克森”,分别是:下萨克森州,萨克森州,萨克森 —安哈尔特州。

另外,
最北部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也是萨克森人的地盘。
东北部的梅克伦堡也是萨克森人的地盘。
威斯特法伦地区也是萨克森人的地盘。
汉堡州和不莱梅州也是萨克森人的地盘。

萨克森人的地盘一直延伸到荷兰东北部(荷兰人把境内低地萨克森语称为荷兰语的东北方言,荷兰语的萨克森方言。)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到9楼已有解释.还有个问题:现在日德兰半岛上的丹麦人,主要是斯堪的纳维亚移民,还是斯堪的纳维亚化的北海日耳曼人?
疁殇1958 发表于 2013-10-1 22:56

应该是融合吧。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耳曼人的自由自主真比阿萨色斯(Arsaces)的专制还要可怕得多。  
-----------------------------------------------------
阿萨色斯(Arsaces)和今天的德法边界地区的阿尔萨斯有关系吗?
疁殇1958 发表于 2013-10-1 21:41

从前后文看,这似乎是个人的名字。
发表于 2013-10-16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sylate 于 2013-10-16 06:25 编辑

cimbri 到底是germanic还是celtic 是有争论的。
从地理上cimbri应该是germanic, 至今在丹麦的jutland还有个地名himmerland是由cimbri演变来的,而jutland地区从来就是nordic的核心之一。
但罗马人记载的cimbri及联盟teutones/ambrones部落的头人名字都是celtic, 物质文化也是celtic居多,被消灭后剩余人员也据说成了比利时一个celtic部落。
cimbri 可能还是germanic,他们因为自然灾害离开了北方的家乡,有可能在AD100之前germanic和celtic还分得不太清楚,或罗马人分不清楚,也有可能cimbri长期跋涉中逐渐celtic 化了。
还是有cimbri留在jutland原地,但逐步消失了,到民族大迁移时代,jutland 是jute, Anglia等部落了,大迁移后,jutland进入考古上的dark age, 人口应该稀少,直到dane人取得了控制权,从而进入了viking时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8-20 11:12 , Processed in 0.58259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