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20|回复: 8

龚姓

[复制链接]
kl_david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6-15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南也不少
发表于 2009-6-16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olyhedron 于 2009-6-15 19:08 编辑
我小学一个同学姓龚,和“军”同音,初中一个同学也姓龚,却和“公”同音。同一个姓,同一个地方的人,但为什么读法却截然不同呢?仅仅因为是习惯吗?
疁殇1958 发表于 2009-6-15 17:40

龔中古漢語是kyung,是個三等字,在一些方言可能有個介音/i/留下來,造成聲母顎化,成了jiōng的音,前後鼻音不分就成了jūn。
這種讀法也許是該家族從某個見組通攝三等字讀細音的方言區(北京少部分字如此,如 匈、凶、胷、窮、穹、邛)遷移到前後鼻音不分的方言區造成的。
发表于 2009-6-20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姓湖北很多
发表于 2009-6-23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这个姓氏,来源比较单一,等这次测出结果来看看。
发表于 2012-6-3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種讀法也許是該家族從某個見組通攝三等字讀細音的方言區(北京少部分字如此,如 匈、凶、胷、窮、穹、邛)遷移到前後鼻音不分的方言區造成的。
polyhedron 发表于 2009-6-16 01:02


这个说法有趣,不过很可惜猜测错了。见群溪晓(理论上还有匣纽)撞上通三因读细而腭化的案例不是孤例,本地也有,如“猪拱头”读如“猪菌(tɕʱ,aspirated)头”,然而“龚”字却不曾闻有腭化之读,我个人倾向于腭化是对不同细音字的滞古读层的随机保留所导致的。那些高频用字,其传统读腔常常会更容易被保留下来。而“龚”字之所以能保留传统读腔,正是因为该字在特定区域被高频使用的结果。
发表于 2012-6-4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人一般读jun。类似的有翟,上海一般读di。
发表于 2012-6-5 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前有本地同学姓翟,读JV。看来我处真不是上海,呵呵
疁殇1958 发表于 2012-6-4 21:29


莫名其妙 嘉定也读"狄"  读JV显然是看错成瞿了  
龚市区读"军"  在浦东老辈是读"炯"
发表于 2012-6-5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有翟,上海一般读di。
谜雾 发表于 2012-6-4 10:06


北方的一些双元音读法Zhái是侉读。类似的有地名“乐亭”,保唐话读如“涝亭”,典型的侉读。这个以前提过。
发表于 2012-6-5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三读细腭化,其实南部吴语保留极多,比如台州片,像弓这些字,都是读“炯”的。

此外“龚学平”,上海市区确实也读“均学平”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19 13:29 , Processed in 0.16244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