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915|回复: 43

李陵掌管黠吉斯部的y染DNA证据+重新认识东欧亚常染塞伊玛—图尔宾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3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8-4 13:29 编辑

李广之孙李陵为匈奴右校王掌管黠吉斯部的y染DNA基因证据匈奴的职官是冒顿单于统一北方草原后所定单于之下依次是左右贤王、左可谷蠡王、左右大将军、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单于总揽一切军政大权,由左右骨都侯辅政,而左右贤王为地方最高长官自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共二十四长其下各自设置了千长、佰长、什长、禆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等


李广之孙李陵
BC.99年 年少被选任为建章监,侍中。箭法很好,有其祖父的风范,因而被称誉。汉武帝派他领八百骑兵,深入匈奴腹地考察地形,没有遇到匈奴军队。回来后拜为骑都尉,率领五千楚人,屯兵张掖,酒泉训练骑射。
BC.99年 太初四年春,李陵原本受命带领五校兵,增援李广利攻打大宛。刚走到塞上,李广利的军队已经回来了。汉武帝更改诏命,令李陵率领五百人出敦煌迎接李广利凯旋。
BC.98年 天汉二年九月,与韩延年领五千步兵进攻匈奴,牵制匈奴军力,以协助李广利的西路作战。在浚稽山遭遇单于主力三万骑兵,转斗杀伤敌人甚众。于是调遣左右王庭八万人,李陵军且战且退,至长城百里处。最终因为箭矢用尽,叛徒出卖,没有援军而战败,被敌人包围后突围失败。李陵称“无面目报陛下!”,于是投降匈奴。
BC.96年 天汉四年汉武帝北征时,遣公孙敖迎还李陵。结果公孙敖没有完成任务,并禀告:从俘虏口中得到消息,李陵帮匈奴训练军队来防卫汉军进攻,所以无功而返。这件事直接导致李陵家被族灭。
据之后李陵与汉朝使者的对话证明,当时帮匈奴训练军队的人名叫李绪,不是李陵。为此李陵派人刺杀李绪,大阏氏因此要杀李陵,单于把他藏到了北方,直到大阏氏死了以后才把他请回来。同时因为这次事件又间接的导致了李陵与苏武的见面。
BC.89年 征和三年三月,李陵率领匈奴军三万骑在浚稽山追击汉朝军队,被御史大夫商丘成帅两万人击败。
BC.86~BC.82年 始元年间,霍光与上官桀遣陇西任立政等三人出使匈奴,迎李陵还汉,被李陵拒绝了。
BC.82年 始元五年,苏武返回汉朝,李陵送别,并作《别歌》。六年二月,苏武抵达汉朝。
BC.74年 元平元年,李陵病逝于匈奴。

当年李陵“所将屯边者,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那五千兵马还个个效命,以一当十。
       匈奴单于得到李陵后,因李家世代为将的声望,以及与之交战时李陵英勇的表现,对他非常佩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李陵,并加以重用,封为右校王
汉昭帝即位后,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二人与李陵交情非常好,便派李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去匈奴招降陵。任立政见李陵即说:“汉已大赦,中国安乐,主上富于春秋,霍子孟、上官少叔用事。(《汉书·李广苏建传》)想以此言打动李陵。但李陵说:“吾已胡服矣!”“归易耳,恐再辱,奈何!”最后他说:“丈夫不能再辱”表示其决意留在匈奴。
李陵在匈奴二十余年,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病死。元平:汉昭帝刘弗陵的第三个年号,也是他的最后一个年号。


折叠李陵后裔根据《隋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李穆传》记载:“李穆,字显庆,自云陇西成纪人,汉骑都尉陵(李陵)之后也。陵没匈奴,子孙代居北狄,其后随魏南迁,复归汧、陇。祖斌,以都督镇高平,因家焉。父文保,早卒,及穆贵,赠司空。...穆以二兄贤(李贤)、远(李远)并为佐命功臣,而子弟布列清显,穆深惧盈满,辞不受拜。”李穆是北周名将。累迁都督、大将军、柱国大司空,屡建奇功。公元581年,杨坚受禅登基,封李穆为太师,位列三公。
公元648年[1],一支来自今俄罗斯叶尼塞河上游地区的黠戛斯朝贡团,在其酋长失钵屈阿栈率领下,抵达了唐朝首都长安。黠戛斯酋长自称是汉朝李陵的后裔,与唐朝皇帝是同宗,要跟唐朝皇帝“认亲”。 史料记载,李陵被匈奴单于封为右校王后,负责管辖当时被匈奴征服的坚昆一带地区,而坚昆正好是黠戛斯的古称。另外,黠戛斯人大多为赤发绿瞳,而自称是李陵后裔的黠戛斯人则为黑发黑瞳,明显具有同汉人混血的特征。因此,黠戛斯酋长自称是李陵的后裔,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我国少数民族柯尔克孜族和中亚的吉尔吉斯人,就是黠戛斯人的后代。
东方CNOQ23;EJRG44;
23/67=35/100;东方占比
8/67=12/100(古代汉朝基因后裔子民占比)


现代中亚的吉尔吉斯人基因类型组

C-M216
C-M217
C-M217
C-M216
C-M217
C-M217
C-M217
C-M217
C-M217
C-M217
C-M216
C-M216
C-M217
C-M217
I-M253
E-L117
J-M172
J-M172
J-M267
Q-M378
R-M269
N-M231
N-M232
N-M232
O-M175
O-M175
O-P201
O-M175
O-M175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198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512
R-M198
R-M512
R-M512
J-L229
Q-M242
R-M173
G-P15
G-M201
G-P303



 楼主| 发表于 2016-7-3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拉了几个y染,但不影响大局
发表于 2016-7-3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李陵部属的功劳呐
发表于 2016-7-3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陵团队(将士以及一部分归北汉民)的Y肯定会在北地留下影响,具体情况要细测才能更清楚~
 楼主| 发表于 2018-7-28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t01a6b8d118722c9a07.png
发表于 2018-7-28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陵的影响远不如韩王信吧,韩王信可是十几万人马投奔匈奴了.
发表于 2018-7-29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投靠匈奴的韩王信与燕王卢绾,他们的后代后来又重归中国,而且待遇还不错~
发表于 2018-7-30 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韩王信有部分子孙是留在了匈奴的,回来的部分也开枝散叶发展成大士族,在很多朝代都有出名人,今天应该能找到有家谱的后代,不知道有没有韩姓后人的结果,看看Y是啥
发表于 2018-7-30 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黠戛斯人大多为赤发绿瞳--->他们和凯尔特人有什么关系吗?红发绿瞳我只知道是凯尔特人的特征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a3adf5c4b74543a91f84e6cd15178a82b8011443.jpg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深色头发的人群向北覆盖了浅色头发人群。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Q1b/R1a1a-m17/N1a2
叶尼塞匈奴人有可能与前吐火罗人共享阿凡纳谢沃文化
发表于 2018-7-30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hxr7353
把吉尔吉斯与古代黠戛斯的Y染简单对比是不行的。叶尼塞地区吉尔吉斯父系同宗族群的O3类型很少,比如哈卡斯人,而图瓦人来源与古黠戛斯显然属于不同族群或部落,不能混为一谈,这两个民族也同样Y染中O3很少。吉尔吉斯人南下后吸收了很多中亚地区突厥部落,他们的更多O3及C3应该来自这些人群。
发表于 2018-7-30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昆的存在感还是不弱的,拓跋鲜卑的帝室十姓,代表了最初的十个部落,拓跋应该是最开始的领头核心部落,排名第二的就是纥骨氏,这个纥骨和坚昆、契骨是一个意思,显然在拓跋联盟里,这个部落地位仅次于拓跋部。

现在俄罗斯南西伯利亚地区,有一个突厥语民族叫托发拉尔人,和图瓦人关系密切,两者名字都与拓跋近似。

拓跋部起源很可能并不是什么大鲜卑山,而更有可能是南西伯利亚,但早期鲜卑的起源倒是和鲜卑山有关,拓跋鲜卑把自己和大鲜卑山套上关系,也可能是为了统战需要吧。
发表于 2018-7-30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9# bluesky
那些阿凡那谢沃古人,应该与原始凯尔特人是十分接近的。

南西伯利亚和新疆的干尸,有三种类型,两种原欧类型-大一号和小一号的,还有一种和凯尔特人种类似。

吐火罗语和西部印欧语更接近,而据印度伊朗语和波罗地-斯拉夫语相距较远。

很多原始印欧人融入了东欧的木椁墓文化中,木椁墓文化被同与原始伊朗人联系起来,铁器时代里海东有一支东伊朗语部落联盟-Dahae人,他们的一个分支就是著名的帕提亚人。

帕提亚人的贵族与西欧人的相似程度令人吃惊,对帕提亚王族墓地的发掘表明他们是典型的诺迪克人种,与日耳曼人相似。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2000年以前;叶尼塞当地母系mt:A8a1、C5c、D4、C4a1母系;父系单倍群为Q1a、Q1a2、Q1a2b、Q1a1b1、Q1a2a1。以这些为绝大多数

公元前2000年以前;也有一些如下,属于少数
mtDNA: D4+195
Y-DNA: R-Z2015(R1b1a2a2);

公元前900年
mtDNA: N1a1a1a1
Y-DNA: R1 (R-Z2125 ?)

可以看出,公元前2000年以前,叶尼塞当地不是纯高加索人种;有相当多的西伯利亚常染
发表于 2018-7-30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5736068420 于 2018-7-30 19:19 编辑

14# lindberg 很早以前就有一种说法,说新疆的克尔木齐来至法国大西洋沿岸,是西欧族群。和南俄草原的的颜纳亚人是不一样的,再加上克尔木齐被认为是吐火罗人,而吐火罗人又说西欧凯尔特预言。说明阿凡纳谢沃 克尔木齐 吐火罗是西欧体系的,不是颜纳亚人
而拓跋鲜卑,国内学者的最新观点是来至外贝加尔湖。
发表于 2018-7-30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7-30 21:39 编辑

16# 15736068420
就是喜欢立巨石的传统吧,大石牌大石碑大石硼。

Kovalev(就是巴彦布拉格考古那个)有篇神文《从法兰西到阿尔泰的大迁徙》就是这个观点。

还有,前一阵本坛有篇高加索考古那个
57484

介个图也是挺有意思

这些Dolmen LBA,北高加索的石硼墓人群已经到了青铜晚期了,看起来有很高的CHG成分,也许就是传说中的“死剩种”

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北高加索Dolman和Maykop文化有着较多 ...
lindberg 发表于 2018-5-19 15:56


里面的Maykop文化的Novosvobodnaya类型也有该传统

石棚墓在西北高加索延续到一直青铜晚期。

进行Novosvobodnaya发掘的前苏考古学家有这个说法,但我很是怀疑,我觉得这种传统应该和印欧语没有关系,应该是印欧语之前人群扩散的结果。
发表于 2018-7-30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昆的存在感还是不弱的,拓跋鲜卑的帝室十姓,代表了最初的十个部落,拓跋应该是最开始的领头核心部落,排名第二的就是纥骨氏,这个纥骨和坚昆、契骨是一个意思,显然在拓跋联盟里,这个部落地位仅次于拓跋部。

...
lindberg 发表于 2018-7-30 12:42
如何确定拓跋鲜卑说北亚蒙古语而不是东北契丹语?
发表于 2018-7-30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7-30 23:52 编辑

18# 欧元区
不清楚!

不过我倒是认为洗过多次牌的拓跋鲜卑,在早期和兴起后的语言并不一致
发表于 2018-7-30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托发拉尔人是西伯利亚南部操突厥语的民族,1980年代中期总数约800人。其传统住地在东萨彦岭北坡,以游牧狩猎和饲养驯鹿为生。17世纪中期以来,即处于强大的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之下。托发拉尔人是混血种,其语言、文化和历史接近图瓦人(Tuvan)。 两种人原来都用乌拉尔语,最近几个世纪改用突厥语和俄语。俄罗斯当局对他们实行集体化并安置在村庄定居,经济以合作式的毛皮生产为主。
托发拉尔人是一个很小的民族,总人数不到一千,其中绝大部分分布在伊尔库茨克州的Nizhneudinskiy District,他们也自称图巴人。托法拉尔人说托法拉尔语,这种语言很值得研究,因为它较之图瓦语保留了更多原始都波语形态,所以俄罗斯一些语言学家甚至认为托法拉尔语属于古亚细亚语系统。但从语言本身的语法特征和语音来看,它仍然属于突厥语族。

窃以为,拓跋鲜卑早期可能就是一个乌拉尔语部落,后来的语言更应该属于突厥语族,是突厥汗国兴起以前较早的突厥语,那时蒙古语和突厥语分化没有后来那么明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6 12:05 , Processed in 0.10455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