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癯鹤

从洪门和共济会的相似标志而想到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洪门和共济会的相似标志而想到的
……
“独眼龙”或许也与“一目”有文化关联,善使独目者,一目无扰,了然于胸。另善射者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独目人本来就是形容善射的东夷(目夷、目乾连)。古今中外大侠巨魁、海盗水手多有杰出的“独眼龙”,更可以为之增添注脚。...
癯鹤 发表于 2016-8-21 18:32

因为我不爱读书但爱甚解,所以文献读的少,往往是有了观点再去找文献。有时找得就晚,但也常常若合符契。今天发现了“独眼龙”的一个文献源头,真是喜不自胜。
河伯-共工-海盗,独眼龙,东西方岛夷共有之传统,或许源于技术——观测天文而眇一目,而后成为文化,很像是史前全球化的一个例子。
《天问》:“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嫔?”河伯已经变成一个被射的对象。为什么要射河伯呢?王逸引《传》日:河伯化为白龙,游于水旁,羿见,射之,眇其左目。河伯上诉天帝日:“为我杀羿”。天帝日:“尔何故得见射?”河伯日:“我时化为白龙出游。”天帝日:“使汝深守神灵,羿何得犯?故今为虫兽,当为人射,固其宜矣,羿何罪?”⋯
(自:https://tieba.baidu.com/f?kz=971720839
大彭氏跟野猪图腾有关,而大的野猪封豨和矮象差不多,据说大象头骨会被人误以为是独眼巨人,岛夷的独眼龙崇拜或许还有这一层因素。
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9个
独眼巨人_百度百科姓名:独眼巨人
简介:独眼巨人(κύκλωψ / Cyclops)或译基克洛普斯,是希腊神话中西西里岛的...独眼巨人可能由来 编辑 古希腊人在地中海的岛屿上发现了矮象化石,可能是欧洲矮...
神话可能由来
baike.baidu.com/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0-27 12:08 编辑

麦当劳改名金拱门,全世界的品牌都坐不住了!!

卖家卖地呐,色目落性价,赶走麦当劳,金拱门伟大!
自为黄世人,不做洋白劳,希尔雄安顿,猪宸很富饶!

也算是天行健,钱德颂,N年以前在健德门那里给北京果品公司卖的麦当劳建筑工地上做保安一分钱还没挣被鲁、京包工头和老板打骂的历史重现心头!当是时也,冠盖满京华,诗人独憔悴,在如今,捷报传来,经过大红门先富先付献俘礼,麦当劳走麦城,钻耗子洞吧?不管是黑猫白猫,抓住面包就不是好猫,怀疑他们上黑榜尚黑帮呢,但是觉得不应是洪门,所以叫拱门嘛?是否出入宫门,确实不知,反正东方不败!公门从此无需制台见洋人,也是民族的胜利!在于今也,卧床养病不自哀,尚思文化创业来,秋雾迷茫昼如晦,三驾马车网络卖!(注:三驾马车开满不慢,云化腾东敏,显见东方不败,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取经吸金几个来回就盆满钵满,一回回这样翻腾,还不赚翻了天!菩提收悟空,买买提明)
西方属金,货贝金衡,带路纲领,接近公平,商贸财经,买卖提成;西方为戎,性仁非兵,将士阿衡,称金拥城,名缰利锁,奈何关防?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钩国定理,也是东方社会哲学!跟皇室历史周期率——黄氏历史周期率差不多!但愿“贝+戎”不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演习强军,演戏强国!收不回贝加尔湖不怨,毕竟是满清时代就没收回的,但是藏南不要再丢了,防范内女干外贝戎,使命担当可不轻,防范外寇的重任,亿众瞩目,倚重斯档呀!再尚黑躲猫猫,不管是黑猫白猫,藏不住的!民鉴不远,就在呆丸!

绿化祖国,必须的,不然以国人的勾吴筐,做一次性纸箱子小包裹得浪费多少林木,募斯林,斯大林,林子大,也禁不住人多,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能都砍光变撒哈拉阿拉伯塔克拉玛干沙漠呀!何况还得养鸟上贡海青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可能是流共工于幽陵的证据: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新石器晚期洪河遗存与“昂昂溪文化”属于同一考古学文化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1月02日 13:06






第10号房址


洪河遗址出土的按压纹陶罐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新网哈尔滨11月1日电(刘锡菊):1日,记者从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通过对洪河遗址的考古钻探,表明洪河遗址距今约4000新石器晚期遗存与梁思永先生确立“昂昂溪文化”属于同一考古学文化,而其文化面貌的丰富程度远远超出“昂昂溪文化”,应是“昂昂溪文化”的中心聚落。此外,嫩江中游新石器晚期的人群是定居的,且有十分强烈的防御意识。

齐齐哈尔洪河遗址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杜尔门沁达斡尔乡洪河村南约1公里处。该遗址坐落于嫩江右岸,东北隔江与梁思永先生1930年发掘确立新石器时代“昂昂溪文化”的昂昂溪五福C地点相距约12公里。

洪河遗址历经2013——2015年的考古工作,2017年是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洪河遗址新石器晚期遗存进行全面钻探的第四年。

2017年考古工作自6月中旬启动,至8月中旬,经过二个月的钻探工作,完成了洪河遗址近2万平方米的全面钻探。此次考古钻探工作取得了较为重要的收获,发现了规模不同、位置相邻、并列分布的新石器时代的二条环壕,二条环壕内分布有数量相差较多的聚落;基本搞清了洪河遗址新石器晚期聚落的分布格局;探明了环壕内聚落面积多在50平方米以上,100平方米也有分布。

8月中旬至今,根据钻探结果,选择遗址聚落相对集中的区域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通过解剖,发现新石器晚期修建的环壕宽约6米,深约3米;环壕内发掘新石器晚期长方形半地穴7座,其中规模最大的长约16米,宽约6—8米,面积约110平方米。出土器物主要包括有陶、石、骨器,包含梁思永先生1930年清理墓葬出土和地表采集的同类器物,且造型一致,包括刻划几何纹球腹小平底罐。

通过洪河遗址的考古工作,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可知洪河遗址距今约4000新石器晚期遗存与梁思永先生确立“昂昂溪文化”性质相同,属于同一考古学文化,而其文化面貌的丰富程度远远超出“昂昂溪文化”,应是“昂昂溪文化”的中心聚落。此外,在中国范围内目前发现的史前时期环壕聚落中,洪河遗址的环壕和环壕内聚落规模都是比较大的;修筑如此规模环壕聚落,表明属于洪河遗址人群中已存在社会管理、人群关系比较复杂,生产力已比较发达、建筑技术水平较高。

据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介绍,中国史学界的传统认识中,嫩江流域地处东北北部边疆,远离中华文明中心,自新石器时代以来经济形态属渔猎经济,人群流动性强。而洪河环壕聚落遗址的发现,表明嫩江中游新石器晚期的人群是定居的,且有十分强烈的防御意识。进而说明在新石器晚期嫩江中游的社会发展程度与中华文明中心区同步。这将改变中国历史的传统认识,对嫩江流域的社会发展史重新定位。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0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0 15:36 编辑
因为我不爱读书但爱甚解,所以文献读的少,往往是有了观点再去找文献。有时找得就晚,但也常常若合符契。今天发现了“独眼龙”的一个文献源头,真是喜不自胜。
河伯-共工-海盗,独眼龙,东西方岛夷共有之传统,或 ...
癯鹤 发表于 2017-8-18 19:22


白龙——波路,共工水神,河伯岛夷,新增证据:


波路(西非男子秘密会社)
编辑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url=]编辑[/url]吧!

波路,西非
塞拉利昂利比利亚境内土著民族的男子秘密会社。对于曼迪族和泰姆奈族的男孩子来说,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得加入波路秘密会社,由此标志着长大成人:不再用乳名,而开始用入社时的命名。[1]
参考资料

  • 1.[url=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3%A2%E8%B7%AF/19852058#ref_[1]_20567689] [/url]陈国强;石奕龙.简明文化人类学词典:浙江人民出版社,1990-08-01
(自百度百科“波路”)

西非也有“添弟会”嘛!河伯化为白龙,谐音“波路”,如:
布里亚特——不里阿耳——拔野古——博尔术——勃律——俾路支——卑路斯——白俄罗斯——普鲁士——秘鲁——勃利——蒲类——波路(西非男子会社,类似添弟会,怀疑乃水神共工岛夷文化传统,于是不奇怪“刚果河”之名与汉语为何相通,史前全球化呀,一带一路,波路虽颠簸,对于人类来说,有船舶做工具,比那博斯普鲁斯的牛总是牛掰扭摆多了)
另外黑白分明,一阴一阳之为对,也有乌龙:
班韦乌卢:“乌卢、乌拉、乌苏里、乌呼鲁、乌卢卢、乌鲁克、乌鲁班巴”这些词是古老同源词。
不知道跟岛夷腓尼基人有没关系。于是不奇怪“刚果”、“恒河”、“甘谷”发音近似的原因,都是彭张岛夷膨胀扩展开来的文化名词!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工是水神,大洪山有没可能是“共工国山”?石家河遗址有没可能是共工的都城?共工后来被流放幽陵,很有必要研究昂昂溪文化与石家河文化有无相续关联(即使其前后各有间断性传承,毕竟各地土著也不是空气)。

长江中游地区史前文明的中心——石家河新石器时代聚落考古新发现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2月21日 10:01






长江中游地区史前文明的中心——石家河新石器时代聚落考古新发现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孟华平):石家河遗址位于湖北省天门市石河镇,地处大洪山南麓、江汉平原北部的山前地带,是长江中游地区已知分布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延续时间最长的史前聚落群,面积约8平方公里。

石家河遗址最早发现于1954年。1955年~1992年,考古工作者多次调查、发掘石家河遗址,确立的考古学文化序列与谱系及以石家河城址为核心的聚落群奠定了石家河遗址研究的重要基础,发现的蕴含丰富史前文明信息的大型建筑、铜器、玉器、刻划符号、祭祀遗迹等是探索中华文明进程的重要内容。这里的考古学文化主要经历了油子岭文化(距今 5900—5100年)、屈家岭文化( 距今5100—4500年)、石家河文化(距今 4500—4200年)、后石家河文化( 距今4200—4000年)等4个发展阶段 。其中,从油子岭文化到屈家岭文化再到石家河文化的基本文化特征非常相似,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但到后石家河文化时期,其整体文化面貌发生较大的改变,存在文化谱系上的断裂或突变。

为深入了解石家河遗址的布局结构、探讨石家河遗址在中华文明进程中的作用与地位,2008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石家河遗址为中心的150平方公里的区域进行系统调查,确认史前遗址73处。2011年,发掘确认石家河城址东南段缺口存在城垣堆积。2014-2016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天门市博物馆对石家河遗址核心区进行系统勘探,并重点发掘谭家岭、印信台、三房湾、严家山等遗址,共计勘探面积约3平方公里,发掘面积约3375平方米,取得一批新成果。

其一、勘探发现石家河遗址核心区域存在多重人工堆筑的大型城壕遗迹,为宏观上认识石家河遗址的布局结构提供了新视角。新发现的谭家岭城址位于石家河遗址的中心,平面大体呈圆角方形,城垣东西长440米、南北宽390米,城垣内总面积17万平方米,城壕内总面积则达26万平方米。

其二、发掘的谭家岭、三房湾、印信台、严家山等遗址,是深入研究石家河遗址聚落结构演变及石家河城址聚落功能区化的新物证。

谭家岭城址北部揭示的城垣由较纯净黄土堆筑而成,城垣顶宽约14.5米、厚约3.1米,城壕宽约30米、深达9米,城壕淤泥中残存一排木构遗迹,其始建年代属于油子岭文化晚期,是同时期中国发现规模最大的史前城址。

谭家岭遗址东部高地揭示的后石家河文化时期随葬玉器的瓮棺葬、石家河文化晚期面积达144平方米的大型建筑台基残迹以及屈家岭文化早期的土坑墓地,初步反映出该区域聚落格局的变化状况。

三房湾遗址揭示的陶窑、黄土堆积、黄土坑、洗泥池、蓄水缸以及数以万计的红陶杯残件等,具有典型的制陶作坊特征,是一处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后石家河文化时期以烧制红陶杯为主的专业窑场。

印信台遗址主要揭露出五座人工堆筑的台基以及沿台基边缘分布的100余座瓮棺、扣碗等遗迹。台基之间的低地填埋大量石家河文化晚期的厚胎红陶缸、红陶杯等废弃品及少量人骨残骸,有些废弃的红陶缸还呈现排列有序、相互套接的状态,部分红陶缸上新发现多种刻划符号,是一处石家河文化晚期多次进行祭祀活动的特殊场所,也是长江中游地区目前发现规模最大的史前祭祀场所。

石家河城址南城垣西段缺口的城垣被石家河文化晚期的文化堆积叠压并叠压屈家岭文化早期的堆积,城垣之间的缺口宽约12米、残深2.6米,它至少在石家河文化早期依然存在,是人为设置的进出石家河城址的通道。

严家山遗址揭示的墙体堆积被石家河文化晚期的文化层堆积叠压,其年代不晚于石家河文化晚期。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后石家河文化时期石块堆积的石块属极易破碎的灰白色白云岩,且部分石块可见敲打、磨平、钻孔等痕迹,具有石器加工场所的若干特点。后石家河文化时期20座瓮棺葬仅见30余件玉器废料,反映出瓮棺葬主人身份的新线索。

其三,新发现一批后石家河文化时期的玉器,丰富了中华文明进程研究的内涵。谭家岭遗址5座瓮棺出土的240余件精美玉器是后石家河文化时期石家河遗址玉器的又一次集中发现,新见的神人头像、双人连体头像玉玦、虎座双鹰玉饰、玉牌饰、虎形玉冠饰、玉虎、玉鹰等,不仅类型丰富、造型生动,而且技术精湛,代表了史前中国乃至东亚地区玉器加工工艺的最高水平。

上述考古工作为我们深入认识石家河遗址聚落结构的演变、区域文明中心的形成及在中华文明一体化进程的作用等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石家河遗址核心区域存在的多重人工堆筑的大型城垣类遗迹及人工开挖的城壕类遗迹并非短期形成,而是经历了比较漫长的发展过程,其聚落结构的演变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年代最早的谭家岭城址位于石家河遗址的中部高地,其始建年代早到油子岭文化晚期并使用至屈家岭文化早期,此时,始建于油子岭文化早期的龙嘴城址废弃,距龙嘴城址北约6公里的谭家岭城址则成为油子岭文化发展的新中心。屈家岭文化晚期至石家河文化时期,石家河遗址的聚落结构出现明显变化,面积达120万平方米的石家河城址横空出世,位于石家河城址中心的谭家岭城址废弃但转变为重要的居住中心,以石家河城址为核心面积达8平方公里的石家河遗址聚落群开始形成。在石家河文化晚期,石家河城址外西、北部存在的两条人工堆筑的黄土墙体堆积可能系石家河城址的扩建工程。后石家河文化时期,石家河遗址的聚落结构再次发生显著变化,原有的城壕体系瓦解,聚落分布比较零散,未发现明显的聚落中心。

长江中游地区的文明化进程大约开始于油子岭文化时期,出现了一系列社会复杂化现象,其中的谭家岭城址是同时期规模最大的聚落。发展到屈家岭文化至石家河文化时期,长江中游地区的社会复杂化程度进一步加剧,成为中华早期文明多元格局中的重要代表。此时的长江中游地区已经形成文化面貌高度相似的文化统一体,存在十余座规模不等的城址所构成的网络体系,出现聚落等级与社会阶层的明显分化,社会分工日益细化,石家河遗址以其丰厚的文化积淀,无论是从长江中游地区规模最大的石家河城址看,还是从谭家岭大型居住址、印信台大型祭祀遗址、三房湾大型制陶作坊遗址等聚落功能的专门分区看,还是从出土遗物中刻划符号、孔雀石的代表性与出土遗物的丰富度看,无疑可视为长江中游地区文明的中心,具有文化引领与文化辐射的重要地位。

多元一体是中华文明进程的重要特点。长江中游地区以石家河遗址为中心的区域文明发展进程到后石家河文化时期并未依照自身的轨迹运行,此时出现的非本区域文化传统的随葬玉器的瓮棺葬俗、大量涌现的源自中原王湾三期文化的陶器以及部分山东龙山文化因素等现象表明,长江中游地区早期文明的发展进程遭受黄河文明的强烈冲击被迫中断,以石家河遗址为代表的后石家河文化已被整体纳入黄河文明的进程中。虽然以石家河城址为核心的聚落模式瓦解,尚未发现这一时期明显的中心聚落,但石家河遗址多地揭示出的精美玉器、制玉遗迹、陶塑艺术品、铜器等,显示这里仍然存在发达的手工业,其文化依然相当繁盛,且瓮棺葬主人之间存在明显等级身份的分化,石家河遗址仍然可作为在后石家河文化时期中华文明一体化进程的典型代表。(孟华平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在阿尔泰发现了“揣手礼”的岩刻——下面第7幅岩刻、第9幅黑白图?是不是流共工于幽陵的证明呢?

Mountainside gallery where all civilisations added their own art from Bronze Age to medieval times
By Sergey Zubchuk and Olga Gertcyk
16 October 2017
On the border between Russia and Mongolia, we reveal awe-inspiring Kara-Turug petroglyphs, and they contain a BIG secret about ancient Siberia.

Every major civilisation added their own distinct imprint to the collection of rock art at Dus-Dag mountain.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There are 500 or so exhibits and the artwork here spanning some 4,000 years until the end of the first millennium AD.
Every major civilisation added their own distinct imprint to the collection of rock art at Dus-Dag mountain in modern-day Tuva Republic, literally from the age of the spear until well into medieval times.
Archeologist Dr Marina Kilunovskaya said: 'This way they were marking their presence, showing that they were now the owners here.'
To their credit, successive civilisations coming here did not destroy the jottings of those who went before them.


There are about 500 exhibits on Kara-Turug. Pictures: Marina Kilunovskaya

Each new incoming group on this crossroads of ancient civilisation enriched the collection with their own artistic flourishes.
In truth, they probably came here for salt - there are copious local supplies - but they left their etchings depicting their life and beliefs, and they remain with us today.
'The petroglyphs were made by people who lived in this area in different times, starting from the Bronze Age in the third millennium BC,' said the academic, who is senior researcher at the Department of Archeology of Central Asia and Caucasus, Institute of the History of Material Culture, in St. Petersburg.
Her insights are riveting after painstaking research this summer into these hitherto unstudied petroglyphs.

'The most popular image - a bull. This was an epoch of the bull.'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In a nutshell, she suggests that this rock art tells us that some of the oldest of the great nomadic cultures that - over several millennia - populated Siberia may not have been as nomadic as we thought.
In the Bronze Age, petroglyphs at Kara-Tarag she has detected evidence of houses, with homely domestic scenes.
'I am suggesting that ancient nomads knew how to build houses - and they depict these houses,' she told The Siberian Times.
Archeological discoveries tell us that ancient populations built log structures for burial chambers 'but it seems to me these (drawings) are real houses' in which Bronze Age families actually lived.
She explained: 'There are mainly domestic scenes but there also are images of houses in the Bronze Age.


Bronze Age chariot.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And what is surprising is that these are regular houses with roofs, although we are used to thinking that nomads lived in yurts.'
The images of houses, sometimes even included floor plans.
They indicated that, for example, these ancients, predating the Scythians, led not only nomadic life but also were familiar with long term domestic life.
They put down roots.
The rock images evidently do not show similar houses in Scythian times, yet archeologists know they had the skills to build them: from the impressive burial chambers which have preserved right the way through to our times, for example in the Ukok plateau in the high Altai Mountains, and the Arzhan I and II sites in Tuva.



'I am suggesting that ancient nomads knew how to build houses - and they depict these houses.' Pictures: Marina Kilunovskaya

They built them for their dead, so it is not unreasonable to suppose they also used them for the living.
'The images of houses are unique,' explained Dr Kilunovskaya.
'According to our understanding, nomads had no houses - but they were burying their dead in log cabins. Funeral chambers were made of wood which means they had understanding about 'wood architecture'.
'We might be seeing houses of the dead (in this rock art) although, I think, we are seeing domestic scenes.
'There are couples depicted around houses and animals: goats, bulls, and dogs.'
She is currently engaged on a thesis to untangle these issues but talked us through the sweep of history depicted here in petroglyphs.



Wooden burial chambers in Arzhan-2, Pazyryk and Ak-Alakha burial mounds. Pictures: Konstantin Chugunov, Anatoli Nagler and Hermann Parzinger; mazimus101, Vladimir Mylnikov/Science First Hands

'We discovered a unique monument of rock art at Kara-Turug, which has 20 groups of petroglyphs,' she said.
In other words, the ancient art gallery 20 different viewing spots for these remarkable petroglyphs.
'The earliest we can date to the Bronze Age,' she said.
'The Bronze Age era is the time of the first wave of migration to Central Asia, Mongolia, and the Sayano-Altai highlands, when an Indo-European population came here.
'They were cattle breeders, moving along the 'steppes corridor' to the east.
'These people left numerous archaeological sites here ... They also left specific rock art.


'For Scythians the central deity was the deer. So we see deer appearing on the rocks.' Pictures: Marina Kilunovskaya

'It is special style in depicting animals. The most popular image - a bull. This was an epoch of the bull.
'And creatures that were somehow related to the bull - well-known horned faces, so-called masks, of gods with horns.
'At that time, battle scenes also appeared, and at the end of Bronze Age, images of chariots.
'As for the houses... I believe that they are related to the late Bronze Age, to the pre-Scythian time....
'The houses are surrounded by the drawings related to the Bronze age - of bulls and chariots.'
She said: 'The next layer are the Scythian petroglyphs. For them the central deity was the deer. So we see deer appearing on the rocks.



Scythian time stag in Mongol-Transbaikal style. Pictures: Marina Kilunovskaya

'The drawings are not very naturalistic, so we presume this was kind of deity. Also there are hunting scenes here.
'Then came the Xiongnu times. They have a special style, very dynamic. Scenes of hunting and battles.
'The next layer are drawn by the Turks. They loved to draw their warriors - in armour, with banners.'
She said: 'Locals treated this ancient rock art with great reverence.' It was not vandalised.
There is one enduring likeness through these epochs, and it keeps repeating, she said.
'The one image depicted in all the epochs is a mountain goat or sheep. They all hunted this animal and it is on their drawings.

'The one image depicted in all the epochs is a mountain goat or sheep.'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The methods of drawing differed in every epoch.
'The earliest stages - in the Bronze Age - they used sharpened bone and a stone. Bronze was not suitable.
'In Xiongnu times they begin to use iron, as they learned to make durable iron. And they begin to engrave the drawings.
'We can also say that Scythian masters always did sketches - with charcoal - and then engraved very thin lines before making general drawings over these lines.'

'The next layer are drawn by the Turks. They loved to draw their warriors - in armour, with banners.'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The end result is a treasure of epic proportions handed down from our ancestors, each epoch leaving their own imprint for future generations.
'No one has studied this territory before,' she said.
'I want to say big thanks to the Mongolian sid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of Mongolia] for the help in the research of these petroglyphs as they are located right on the border.
'This territory is quite hard to study, as this is a frontier area and special access from border guards is needed.
'But we managed to get the access and worked right on the border.'
Kara-Turug is located on the border between Russia and Mongolia, in the shore of Ubsunur lake. Picture: Marina Kilunovskaya





————————————————————————————————————————————————————————————————————————————————————————————————————————————————————————————————————————————————————————————————————————————————————————————————————————————————————————————————————
大昆仑,阿尔泰。圣所呀,线索呀!窜三苗于三危、流共工于幽陵,也不是什么恶意,那里本来就是华夏的故乡,这是移民扩充关内一般的举措,同理可知为何殛鲧于羽山,而夏后氏以兴。四凶结党,文化也是互有关联的,感觉鸟嘴鹿莫非有“驩头”的意思?
上面第一幅岩刻很明显斯基泰人的帽子,这应该就是真正的獬豸冠(一支角),独角兽的起源,虽然可能跟板齿犀有关,但是西方马形独角兽应该源于戴着一只独角当卢头饰的马匹(以白马为神马)。
上面第5、6幅岩刻,很可能跟车的起源有关,明显是西方车的样式。东方流行二轮车也(更灵活),其实任姓的“任”字,似乎就是人和车轴车辕加双轮的象形。或者就是手推车。引申义为承担的任务。有意思的是英语“承受”跟“熊”通用一词——“bear”,有熊氏?轩辕二字跟车辆有关,“有熊九驷”是贡献给纣王营救周文王的珍物。
斯基泰式的木椁墓,跟中国周汉时代的黄肠题凑,很可能同是共工部落遗传下来木工传统的杰作。虽然各自可能有更早的雏形。

斯基泰人的鸟嘴鹿跟华夏的风神飞廉很可能是同源的。东夷西迁到西北,少昊成了西方上帝。金山、天山对应金天氏,十分洽合。由此可知西方“腓尼基”、“菲利普”、“威廉”等族名、人名,与东方飞廉同源也。西夷命名菲律宾,也是非常奇特的大轮回,达本还源——菲律宾土著如埃塔人的Y-P属西人祖先之兄弟。呼应的西班牙巴斯克(东方巴什基尔、毕兹卡)成立了埃塔组织。塞人岛夷大轮回,转了地球一圈。呵呵哒,言即是神,报应真爽!
我华夏把鹿崇拜跟政权结合。故有 “涿鹿”、“逐鹿”之说。而鸟嘴鹿,又似乎可联系“朱鹭”(古埃及透特神,仓颉一般的神明)。独鹿什么的,是不是作战胜利纪念呢?战胜一次,扒个鸭鹿,勒石纪功嘛!刻一头鸭嘴鹿、鹭嘴鹿,棒棒哒!“涿”、“逐”通“琢”,“独”通“蚀”、“蜀”,鸟虫书,鸟啄虫蚀之迹,inscription——印似刻理谱陈,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9 20:10 编辑

窜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耆黎蛮——祁连——哲里木——折罗漫——吉木乃——柘枝——克里木——日耳曼,所谓“天”族?撒马尔干——三苗之干城?西北为乾位,欧洲冶金业起源很早,冶金术从西北传入中原不奇怪。
殷商与北狄接近之证很多,比如射天之俗。射天之俗为殷商、高车所共有。《史记·殷本纪》载武乙射天,其后出猎为暴雷震死,《史记·宋世家》及《吕氏春秋·过理篇》又载宋王偃射天,宋为商后,其俗尚存于战国之世。《魏书·高车传》称其射天之俗云:“俗不清洁喜致震霆。每震,则叫呼射天而弃之移去。至来岁秋马肥,复相率候于震所,埋羖羊,然火拔刀,女巫祝说,似如中国祓除。而群队驰马旋绕百匝乃止。人持一束柳桋回竖之,以乳酪灌马。”
(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719aeb40102xxfh.html
按,商朝始祖母名简狄(Jane),商人有亚马孙式女将军(如妇好、昌平白浮村某木椁墓墓主等)。代国是殷商后裔,子姓,代人也是狄人。殷商后裔有戴姓、狄姓(如易牙,又称狄牙,按,商人灭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动物纹青铜器比较流行的地区——这个有易和我们有虞氏是同族。按理说若商人领有易地应该分封有子姓易国)。
商人、高车的射天习俗,莫非来自后羿射九日(日耳曼)?九个日耳曼部落,呵呵,鬼方,“鬼”字上半部也是太阳崇拜的象征(十字架,至今尚然)?北方草原自古有九姓之部落,估计蚩尤的九黎很可能是跟他们有关系,蚩尤遗民被驱逐到有北之乡。昭明居住的砥石不知道确切地点在哪里,古今地名迁变频繁,可以考虑的有也尔的石河(若把阿尔泰山当做昆仑也就是天柱也就是砥柱,则“也尔的石河”很有意义),以及辽水源头今大兴安岭南端的七老图山(郦道元《水经注》“大辽水”条:“辽水亦言出砥石山,自塞外东流。”),还有黄河三门峡砥柱(若此言得之,则二里头也像是先商遗址之一)。夏人是中亚白种人也不奇怪,毕竟考古证据摆在那里,数万年前本自同根生,后来分开演化,数千年前大家合同为一家,后来分家渐行渐远,现在我们大家又在一个联合国里了,真个是凡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呀!没什么大不了(W)的!女大不中留而已!还是和亲好!不嫌寒士贫贱的,欢迎跟我结亲!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9 22:11 编辑

如果认为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是充实夏人故地,那么很好理解。夏商的世仇,是殷商祭祀坑出土大量类白种人骨的原因——至今不见DNA检测!!!!!!!!!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希望达本还源,正视历史,我等可能不是夏人统治者的后裔,但是没什么,是不是夏人,跟是不是下人不搭界。研究历史若是不真正重视远古华夏时代客观就有的大局观,高屋建瓴高瞻远瞩,估计很难把一带一路工程做出真正的大国特色。不利于团结色目人后裔,为我华夏文化尽忠!文教重于泰山北斗也,问世间,可有山比此山更高?这世间,自有山比华山更高,问我心,始终是历史文化真可寻!

关于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下面来看看日耳曼人一些族名:

老普林尼曾经对日耳曼部落有如下划分(时间比塔西陀的《日耳曼尼亚志》还早):

一、Vindili,quorum pars BurgundionesVariniCariniGuttones
温底利人(汪达尔人),其中包括勃艮第人、瓦林人、喀林人、古顿人(哥特人)

二、Altera pars Ingaevones,quorum pars CimbriTeutoni ac Chaucorum gentes
另一部分是印格伏南人,其中包括基姆布利人、条顿人和考肯人(考契人)

三、Proximi autem Rheno Iscaevones(alias Istaevones),quorum pars Sicambri
紧靠莱茵河居住的是易斯卡伏南人(或称易斯泰伏南人),其中包括(西甘布尔人)西甘布尔人。

四、Mediterranei Hermiones,quorum SueviHermunduriChattiCherusci
在内地居住的是赫米奥南人,其中有苏维汇人(斯维比人)、赫蒙杜利人、卡狄人(卡滕人)、切鲁西人(车茹喜人)。

五、Quinta pars PeuciniBasternae contermini Dacis
第五部分是和达基亚为邻的佩夫金人和巴斯塔奈。

大昊 发表于 2018-1-9 19:02

汪达尔——丸都——望都——於菟——温狄历?
勃艮第——勃固——波哥大——博格达——仆固狄
瓦林——畖留——瓦剌——武林——武陵
喀林——和林——高丽——皋兰
古顿——奎屯——葛天——高唐——崆峒

印格伏南——鹦鹉(大家有没发现英语跟鹦鹉叫声类似,鹦鹉说英语,货真价实鸟语)——颖悟——荧惑——阴馆(应州——应龙——英格兰,娄烦——楼兰、富臧——法兰克、繁峙——法兰西、鄯阳——鄯善、㶟水——莱茵)
基姆布利——鲜卑——乡巴佬——香巴拉——建平
条顿——陶唐——饕餮——土屯——檀檀——脱脱——台骀——多铎
考肯——傲狠——敖汉——高句丽

易斯卡伏南——也孙——冶仙塔——也先——野干——也速该
西甘布尔——斯干——司空——西康——西贡——西关(这波日耳曼人分布的地域相当于守住日耳曼人的“西关”,与我在我县的地位一致,呵呵呵哒)

赫米奥南——禾苗(黎民三苗正宗,竟然居中,果然是领袖,到了西方也还是中国的姿态哩)——鸿苗——和睦(harmony,谁不希望自己中央和睦和谐布匿莫逆呢?)——禾木(阿尔泰山,真是天下之中也。低的庄稼是禾苗,高的是禾木,募斯林,斯林大,斯大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维护生态平衡很重要)
苏维汇——豕韦——室韦——宿务——宿卫——苏维埃——三危(三苗重心,联盟核心,当然可能有新陈代谢,曾经的王族衰落也正常)
赫蒙杜利——赫·蒙达——貉·满咄——河姆渡——呼玛——含米特——和睦的——哈密——浩亹——home(登堂入室也)
卡狄——开题——葛天——肯特——康提——嘎达——凯特
切鲁西——车鹿会——涿鹿西(三苗被往西方发配,在涿鹿以西,忆昔曾在涿鹿边,依稀未忘桑干水,伤感!)——茶陵县(三苗不忘是炎帝后裔也)——切诺基

达基亚——大齐(姜齐、齐家,炎帝后裔的三苗应该不忘本)——大溪——大溪地——达溪河——妲己——塔吉克——大夏(大夏、大西、大顺,呵呵呵,不忘本)
佩夫金(佩服金子徽章,让人羡慕?)——标新(标新立异,这一族是不是时装名人出的多?迷失本性也正常)——蒲县——不咸
巴斯塔奈——博斯腾海——波斯——把式

PS:
Ingaevones的得名由来
Yngvi,日耳曼古神。

延维?《山海经·海内经》:“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窜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的又一文化印记!西人崇尚紫色的缘由呀!左右有首,是西方崇尚双头鹰的来由之一?扑克牌双面头像,也是挺有意思。由此也可见苗民继承的伏羲氏时代的文化。权杖的由来?英夷仅因为名字从之,就是近代以来最成功的族群,真是神奇呀!一字千金起名社诚揽顾客!
雅赫威?上帝跟蛇其实主要是泄密之仇。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9 23:19 编辑

工匠技艺之精,古有偃师闻名。“偃”跟燕、厌次、偃师、崦嵫都有些关系,这些词也是“亚特兰蒂斯”的同源词。
非常奇怪:

有国君徐偃王。据旧志记载徐偃王:“王生有异相,…目不能缩视细物,望远乃见。荀子注云:‘其状偃仰,故称偃焉。’”
(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719aeb40102xxfh.html

徐姓祖先伯益是跟大禹一块负责调查天下编制山海图的(《山海经》应该也有,不过我猜测那时可能是口头史诗,有图就好说话)。
本人考证亚特兰蒂斯应该经美洲西传文化。“其状偃仰,故称偃焉。”这个很有趣。看看这个:
玛雅文化图展:“查克摩尔”神


托尔特克人信奉的“查克摩尔”神,是人与上天之间的使者,双手捧执的盘子当年用于摆放人的心脏。
(自:http://enjoy.eastday.com/epublish/gb/paper243/29/class024300002/hwz466727.htm
共工被流放幽陵,地名燕落寨,发音接近“阎魔罗”,其实“医巫闾”、“颜那亚”发音也接近“阎魔罗”。反正幽陵——酆都——鬼府——鞑靼(塔尔塔罗斯)——鬼方——骨嵬,是相近的,流鬼国应该是有少量退化的共工后裔基因(估计共工氏主要西迁了,苦寒之地不能养活工艺之人——没有君子不养艺人,虽然据说附近有君子国,但是除了几件衣冠和青铜短剑,以及若干巨石建筑,似乎并无太大用武之地)。阎王——偃王,徐无戎,徐偃王,徐福,徐罗伐,落垡,狼垡,侍郎房。上面那石雕,石人偃卧举着篮筐样的石盆,这不就是盂(舁)兰盆嘛!汉语太神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3 20:20 编辑
...
二里头?牙璋二分头,无厘头地想到了“酋”、“首”、“姜”、“羊”、“关(当然繁体字并非如此,可是该简化字类似“兑”字。正说明有相近字源,过关需要兑换凭据)”、“兑”、“羌”、“并”、“兼”、“兿”、“单”、“曾”、“兹”等字上面都是如同“丫”字一样双角出头,很多字也跟头的引申义有关。如“酋”、“首”都有“头头”(忽然感觉跟蒙语“脱脱”是同源词)的意思。“姜”乃神农氏炎帝之姓氏,匈奴王称号为“单于”;曾国青铜器发达,曾姓也是跟神农氏、夏后氏有关。


癯鹤 发表于 2018-2-3 17:33


假如“田”字形理解为鬼方的头,发现“冀”的另写“”很可能是拱手礼的鬼方,上面是“二里头”的鬼方的脑袋,下面的“共”是拱手礼的象形。不奇怪共工部落流放幽陵,幽都——酆都——鬼府——鬼斧神工,共工部落也就是鬼方(工方?),拱手礼起源于蚩尤、欢兜、鲧、三苗、共工等部落被用梏铐住双手流放四荒的过程中(《大荒南经》:“有宋山者,有赤蛇,名曰育蛇。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gyve——桎;cuff——梏),拱手就是后来为了纪念这种过程(类似解手)的一种江湖礼节,到了《周礼》时代成了华夏正礼:


涨知识!古人的拱手之礼源自哪里?90%的人都不知道

涨知识!古人的拱手之礼源自哪里?90%的人都不知道
2018年02月01日 17:14新浪看点作者 代号柒是我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size=+0]当今社会,同志或朋友相见之礼仪,通行握手。以此表示亲热友好。可是过去,我国社会上广泛采用的却是源远流长的作揖与拱手之礼。据考,我国最早的几部礼书《周礼》、《仪礼》、《礼记》就有了作揖这礼仪的记载。古代上层统治阶级之间,曾把作揖作为定尊卑、别亲疏、“正朝仪之位、辨贵贱之节”的一种手段。

[size=+0]清代著名学者阎若璩说“古之揖,今之拱手”。元代戴侗在《六书故》中解释“揖”为“拱手上下左右之以相礼也”。由此可见,作揖便是拱手为基本姿式,辅之以上下左右的具体动作而成的一种礼节。至于拱手的姿式,最初是双手抱拳前举,模仿于前面带手枷的奴隶。这可以从古甲骨文中寻其端倪,《甲骨文编》中收有“执”字有32个,尽管写法有异,但都是由于枷和人的象形二字组成。如果将枷打开,将人的两腕纳入手枷中,然后用绳将两端绑紧就构成甲骨文中“执”字字形。这恰似带手枷的奴隶跪坐或站立时的形象。拱手时人的姿式和这一字形是一致的。

[size=+0]专家的以上考证在文物考古中得到印证。河南安阳小屯殷墟的第15次发掘中,出土3个带手枷的奴隶陶俑。女奴隶披枷在前,其姿式恰如拱手。此外在洛阳东郊西周早期墓葬的出土文物中也表现得十分明显。其出土玉人雕像双手前举抱拳合拢,腕部带副大手枷,其姿式亦如当今之拱手。

[size=+0]古人何以将作揖这一庄重礼仪作如此设计?其实并不难理解,这正如古人在书信往来中,往往自我谦称为“仆”一样。在司马迁的名作《报任安书》中,除第一句以“太史公牛马走司马迁再拜言”开头外,通篇都是以“仆”自称的。“仆”本来就是奴隶的意义。自称为仆,当然是一种礼貌的表示,无非是表达自己愿作对方的奴仆,以供址使之意罢了,作揖的最初含意亦当如此。欢迎大家一起来讨论历史,探索历史的秘密,感受历史的魅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12 16:05 编辑
随便推测一下,是不是大佬们脱发严重就索性剃了 然后众人看大佬发型够酷,就群起效仿

kl_david_sun 发表于 2018-2-11 14:40

上图中间纵行两位的发型很石峁——时髦呀!
假如“田”字形理解为鬼方的头,发现“冀”的另写“兾”很可能是拱手礼的鬼方,上面是“二里头”的鬼方的脑袋,下面的“共”是拱手礼的象形。不奇怪共工部落流放幽陵,幽都——酆都——鬼府——鬼斧神工,共工部 ...
癯鹤 发表于 2018-2-3 20:00

“北”有分别、分辨的意思。或许也是辫发的一个文化记录哩!
“二里头”鬼方的脑袋,北发,别发,八发,分发,发羌,秃发!脑袋上一根辫子是“鬼”字,两根辫子或发髻或发缕的是“冀”字,光光的呢,就是“異”字,剃光脑袋的异人,大和尚,很灵光!又或者如女魃,发生旱灾赤地千里,有所异乎寻常!嫫母,沙漠女王呀!五帝时代帝王居冀州,这个“冀”又跟“首、酋、兑”似乎也都证明“北发”——“八发”——“八滑”——“乃蛮”——“乌古斯”承袭黄帝土德。此则鲜卑、都播、图瓦、吐蕃、突厥居欧亚中央,继承土方、鬼方、工方统绪之缘由也!

二里头?牙璋二分头,无厘头地想到了“酋”、“首”、“姜”、“羊”、“关(当然繁体字并非如此,可是该简化字类似“兑”字。正说明有相近字源,过关需要兑换凭据)”、“兑”、“羌”、“并”、“兼”、“兿”、“单”、“曾”、“兹”等字上面都是如同“丫”字一样双角出头,很多字也跟头的引申义有关。如“酋”、“首”都有“头头”(忽然感觉跟蒙语“脱脱”是同源词)的意思。“姜”乃神农氏炎帝之姓氏,匈奴王称号为“单于”;曾国青铜器发达,曾姓也是跟神农氏、夏后氏有关。
癯鹤 发表于 2018-2-3 17:33
古人重视头发的文化意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呵呵哒),故有穷发、北发、发羌、编发、披发、秃发、倭堕、疏首、黔首、索虏、蜼结之称,揖别文化(冠饰又增一层天机)!这些多半还是类似的头发,以不同发型相区别。假使见到白人红发、黑人卷发,估计更得惊讶,那是直接就能区分的。其实昆仑本就有卷曲成环之义,汉语多义词往往是这样。
昆仑,若是指黑人,可能主要指头发黑卷,昆——curl,仑——纶,汉语有长线的意思,或许可以指毛发,昆仑——卷发。
癯鹤 发表于 2018-1-10 09:30
【注:据越之灵格大师说,非洲昆仑奴只辫发很可能与东胡的同源,这的确是很值得思考研究的文化现象,因为科伊桑人和古埃及人确实很像北亚人,蒙古语“额吉”跟“埃及”发音的确接近;从塞人到契丹那种木乃伊金面罩还有塞人和高句丽的积石冢跟古埃及文化也确实有点接近。不要因为现在检测的少数古DNA就否定我们看脸派的观感!何况空空道人的论证也是言之凿凿!俺也看到古埃及人骨跟昆冈、山顶洞人骨有着迷之关联!万一以后古埃及检测到了东方类型DNA呢?当然东方检测到西方DNA可能性更大,怪不得某些人藏着掖着!何必呢?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然而揭露真相跟科学研究的关系,涉及到德先生赛先生的死活!不要太封建了!大清怎么亡的?】
《大戴礼记·少闲》:“海外肃慎、北发、渠搜、氐、羌来服。” 卢辩 注:“北狄地名。其地出迅足鹿。”《汉书·武帝纪》:“海外肃眘、北发、渠搜、氐、羌徕服。” 颜师古 注引 晋灼 曰:“《王恢传》‘北发、月支可 ...
发字 音 bat 夷音 bal 同 夫余之上古音 pala 又有北扶余国 可另写为 北发 恰好对应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1-10 08:20

北扶余——柏柏尔,很不错的巧合,然后蜂拥而来:
渠搜——希腊(Greece、Christ)、安期生——angel、萨哈连——撒哈拉、额吉——埃及、高丽——开罗、觉昌安——格鲁吉亚、肃慎——萨珊、靺鞨——摩诃末、挹娄——约鲁巴、夷吾——伊万、莫离支——摩洛哥、鸭绿江——夜露撒冷、徐罗伐——斯洛伐克、首尔——示罗、粟末——索马里……
很明显塞人从太平洋一直到大西洋有一些同源文化词汇,是几万年前共通语还是文化传播所致?言与神同在!
癯鹤 发表于 2018-1-10 09:50
 楼主| 发表于 2018-2-16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32# 癯鹤
日本有些埴轮土偶也是两鬓八字形发辫的样子。
话说日本古坟环绕土偶(本人没能搜索到布局图片)跟双墩春秋钟离国君大墓那土偶墙有无同源关系呢?钟离在古徐州地界,日本天皇或许跟徐无戎、徐福有关。
看到这个帖子《 中国大陆,朝鲜半岛发现过这种 地下式横穴墓 的墓葬吗》,想到了挹娄人住很深的地穴(不知道可有考古遗址实例,用百度搜了搜,没见到),《后汉书·东夷传·挹娄》:“处於山林之间,土气极寒,常为居,以深为贵。”,而日本绳文时代也曾出现“竖穴住宅的普及”,或许这种墓葬是从竖穴住宅转化而来?
“窠篓”、“骷髅”、“窟窿”发音接近“昆仑”,碗状物,篓子,“挹娄”、“缚娄”等词汇中的“娄”这个音节都跟篓子样或碗状地穴有关。围坐在半地穴房子里开会,就是“缚娄——forum”。
东亚土著在汉文化传播之前可能有过史前全球化时期,或许亚特兰蒂斯遗民曾打算在这里安顿,但是后来不凑巧又发生了下面新闻所说的这种事,导致他们损失惨重,逃难西方的帮助了西方加快文明进程,更使得东亚的文明进程大大慢于西方了(若曾发生大洪水、海啸,当时亚特兰蒂斯遗民若仍在海边生活,可以想见遗迹遗物都难找,也难怪后来他们很可能选定离海最远的欧亚中央为召开“昆仑台——库勒里台”的地方):


日本海底发现全球最大火山熔岩穹丘 或危及1亿人生命
日本海底发现全球最大火山熔岩穹丘 或危及1亿人生命
2018年02月15日 07:00新浪综合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6腾讯QQQQ空间





  来源:观察者网
  近日,日本神户大学海底勘探中心发布消息称,在日本外海距离九州最南端约48公里的鬼界破火山口(Kikai Caldera),发现一个直径约10公里,体积超过32立方公里大的火山熔岩穹丘(lava dome),这是全球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熔岩穹丘。
  鬼界破火山口曾在7300年前爆发,导致日本史前绳纹时代文明毁灭。目前这个熔岩穹丘的活动显示,这座火山下的岩浆库正在膨胀,可能重新成长为活火山。
  日本科学家认为,虽然这座火山未来100年中爆发的概率只有1%,但一旦爆发将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海啸,席卷日本南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并波及南北美洲沿岸地区,危及上亿人的生命安全,必须重视。


  鬼界破火山口位置示意图
  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英国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2月10日的网络版上。神户海底勘探中心的科学家在这份报告中介绍,该熔岩穹丘直径约10公里,高约600米,体积超过32立方公里。这个穹丘正是在大约7300年前的超大规模火山喷发中产生的。
  科学家指出,这座火山熔岩穹丘表面出现扭曲的纹路,显示穹丘下方有熔岩活动。


  图a红色羽状纹是一种异常水流;图b是异常气泡;由遥控探测车在该熔岩穹丘上观测得到(神户大学)
  神户海底勘探中心主任巽好幸指出,鬼界火山口将来有可能成为新的活火山。他还指出,今后100年内这个巨型火山口喷发的概率约为1%,但若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有必要加以应对。
  目前,该火山口距离海平面只有约30米,一旦爆发将有可能喷出大量的碎片,甚至引发大规模的海啸,席卷日本南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巨浪也将威胁附近地势低洼的岛国,并波及南北美洲沿岸地区,危及上亿人的生命安全。还可能将太阳遮蔽,使世界某些地方陷入黑暗。


  美国阿拉斯加的诺瓦鲁普塔火山穹丘
  熔岩穹丘(Lava dome)又称“穹状火山”、“钟状火山”、“火山穹”、“熔岩锥”。粘性较大的酸性熔岩因流动性差,多在山颈之上和附近堆积,形成覆盖面较小,穹度较大的穹窿状山丘,粘性很大的熔岩可形成与火山通遭粗细相仿且边缘邗峻的穹丘l粘性较小的溶岩则从溢出口向四周膨胀,形成馒头状。
  火山穹丘会成长,这是由于地底岩浆库的空间不足,导致部分岩浆把地表顶起,形成穹丘。如果成长中的穹丘是位于陡峭的山坡上,其成长有可能导致重心的不稳定,最后导致山崩或火山碎屑流。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2-18 21:32 编辑

32# 癯鹤
二里头?牙璋二分头,无厘头地想到了“酋”、“首”、“姜”、“羊”、“关(当然繁体字并非如此,可是该简化字类似“兑”字。正说明有相近字源,过关需要兑换凭据)”、“兑”、“羌”、“并”、“兼”、“兿”、“单”、“曾”、“兹”等字上面都是如同“丫”字一样双角出头,很多字也跟头的引申义有关。如“酋”、“首”都有“头头”(忽然感觉跟蒙语“脱脱”是同源词)的意思。“姜”乃神农氏炎帝之姓氏,匈奴王称号为“单于”;曾国青铜器发达,曾姓也是跟神农氏、夏后氏有关。
癯鹤 发表于 2018-2-3 17:33

“夔”也是“二里头”,呵呵,上古神兽,或许是越裳氏图腾之一(《山海经·大荒东经》:“有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名曰夔。黃帝得其皮爲鼓。聲聞五百里。”),这种神兽很可能以鲸鱼(“whale”发音接近“夔”)、儒艮(dugon,,独根,单脚)、大海牛为原型,把这种海洋动物的尾巴当成独脚。不过《国语》又有记载“木石之怪夔罔兩。”,这可能是同名异物,很可能是长尾猴,猴子的长尾被当做独脚了(又或者是美洲蜘蛛猴类?猴子手足都像手,尾巴就像独脚了,蜘蛛猴能用尾巴吊住全身。一如人单足站立嘛——当然方向相反),美洲的僧帽猴也会使用工具哪。在猴类——古猿——古人类百万年制造使用石头工具的过程中,发现了击石拊石的音乐美感(敲击得有规律,才能敲击出美丽对称的石质工具吗?)。话说有些僧帽猴的头部冠毛也很像是夔字上面那两出的“二里头”呀。

(图片自网络:https://ss1.bdstatic.com/70cFvXSh_Q1YnxGkpoWK1HF6hhy/it/u=3548491533,1844390204&fm=27&gp=0.jpg
话说头戴紫金冠的孙悟空真像是“夔”呀!其实他就是夔,石猴嘛——“木石之怪夔罔兩”!

(图片自:http://cimg2.163.com/ent/2008/xxyj/2.jpg
夔又为人名,虞朝大臣,夔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言与神同在嘛,“有名,万物之母”,这夔跟僧帽猴都喜欢击石拊石呀,增加了上面考证的可信度(这是“神话”式语言-话语-词汇考证方式,哪里能投稿?呜呼,穷得不行了!!!很多考证鬼话的都能出书哩,咱没见过鬼,不好说鬼话,这考证神话讲究科学佐证就没人理、没地理、没天理?那可真见鬼了,哦,还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夔很可能曾管理越裳氏(进贡贝币)或荆蛮(故有秭归、夔州),南方百越铜鼓乐舞自古闻名。夔可能还是商人祖先之一(据甲骨文等。可能那时社会还在转型过程中,父系氏族母系氏族两系并重,如渤泥国开国母系继承自华人黄森屏,“二十世纪初,文莱仿效西方创制国旗时,还特意在国旗中加上两道斜杠以纪念开国的两位亲王,其中一条指的就是黄森屏。”),那么可能是简狄的娘家?夔发音接近“鬼”(字形也有相通造型),“夔”字也很像那北狄分开两缕的发辫!“夔”发音接近“隗”,“魁梧”发音接近“畏吾尔”。这也是鬼方既在北方,还跟南方楚人有亲的必然(楚人或许还曾协助夔部落管理管弦之类,故楚人有太子长琴,有琴姓;同样重视音乐的还有“二里头”的曾国嘛,跟随着夔部落随遇而安,后来夏周两代封侯,曾国的编钟等乐器那是真的不得不赞)。
『說文解字』卷五】【夊部】夔

zdic.net漢典网‍
神魖也。如龍,一足,从夊;象有角、手、人面之形。渠追切 文十五 重一
『說文解字注』(夔)卽魖也。卽鉉作神。疑神是。鬼部曰。魖、耗鬼也。神魖、謂鬼之神者也。甘泉賦曰。捎夔魖而抶獝狂。東京賦曰。殘夔魖與罔象。皆夔魖連文可證。國語。木石之怪夔罔兩。韋注。或云夔一足。越人謂之山繅。或作?。富陽有之。人面猴身。能言。廣韵曰。山魈出汀州。獨足鬼也。神魖、謂山繅之尤靈異者。若大荒東經云。有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名曰夔。黃帝得其皮爲鼓。聲聞五百里。此獸也。非鬼也。薛注二京合而一之。恐非是。如龍。一足。从夊。孟康曰。夔神如龍。有角。人面。薛綜曰。木石之怪。如龍有角。按从夊者、象其一足。象有角手人面之形。云如龍、則有角可知。故?象有角。又止巳象其似人手。頁象其似人面。渠追切。十五部。古假歸作夔。樂緯云。昔歸典協律。卽夔典樂也。地理志歸子國。卽夔子國也。
(自:http://www.zdic.net/z/17/sw/5914.htm
“酋”、“渠”、“魁”、“钦”、“强”很可能跟“king”是同源词。统治阶级或工艺技术人员不务农,食毛践土,靠的是政权强力和人民的喜闻乐见与爱戴。上古人民稀少交通不便,“做网红”赚人气很难,没有君子不养艺人,靠的是政权保证社会分工,才能养活各种脱离第一产业的人们的衣食问题。遇到灾荒饥馑年月,原始社会仓储积累不足,争夺食物现象就会很严重。食毛践土的各种社会阶层为了生存必然不得不与民争利了,这是直接抢夺、你死我活的斗争。尤其是北狄所在的那种严酷自然环境农业积累更薄,饥荒和资源贫乏直到近古还是北方民族南下侵略中原的重要诱因。互相争抢进一步让社会积累被虚耗。魖、耗鬼也。共工与颛顼(或祝融)争神的传说应该就是神农氏后裔工匠阶层与轩辕氏政府机构因为赋税不足而发生的政治武斗,胜者为王败者寇,然而胜者也依然要收税养活自己——话说颛顼好几个儿子都被后人当成了鬼怪,说不定夔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建立明德规范完善社会管理尤其是做好社保工作是可持续和谐稳定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
今天看到这么篇文章:
几千华人在海外建立了一个国家,后来要求加入明朝版图
几千华人在海外建立了一个国家,后来要求加入明朝版图
2018年02月18日 14:31新浪看点作者 侃侃看历史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size=+0]明朝初年有个福建人叫黄元寿,是云南腾冲的总兵。他在驻守腾冲时,带领修建了腾冲著名的“极边第一城”石头城。后来著名旅行家徐霞客游历腾越,都为这座石头城而感到震惊。

[size=+0](腾冲纪念黄元寿的总把府)
[size=+0]黄元寿开始得到朱元璋赏识是因为其抗倭有功。黄元寿作为福建人,对海有特别的感情,尤其擅长海战,他在中国南海西沙群岛的银屿礁(当时明朝称为森屏滩)大败倭寇,从此声名鹊起。
[size=+0]朱元璋为了奖励黄元寿的功绩,为其赐名黄森屏,所以,森屏滩这个地方对于黄森屏有着特殊的意义。

[size=+0]后来朱元璋派黄森屏出使南洋诸国,看来后来的郑和下西洋是有先例的。黄森屏带领的几千人在航海中遇到海难,漂流到了婆罗洲(也就是现在加里曼丹岛),黄森屏等人在一个河口登陆。
[size=+0]由于船难时很多人折断了手臂,从此当地土著人叫这条河为“基纳巴唐岸河”,即“中国人断手”之意,“基纳”应该就是“支那”,那时候“支那”还不是蔑称。
[size=+0]黄森屏带领的这几千人,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是能工巧匠,掌握着先进技术,跟婆罗洲那些落后的土著比起来不知道要先进多少。很快,黄森屏这一支力量在婆罗洲变的不容小觑。
[size=+0]当时的婆罗洲有三个国家——渤泥国、印尼、苏禄苏丹国。相比之下渤泥国是三个国家中实力最弱的,经常被另两个国家欺。渤泥国倒是很聪明,他们向黄森屏求助,希望能帮助他们。
[size=+0]黄森屏想到咱们毕竟是外来人,能与本地人联合方能长久发展,如果一味自己发展不思进取,那么要不了多久,这几千号人只会越来越少。于是黄森屏答应了与渤泥国联合,抗击印尼和苏禄苏丹国。
[size=+0]有了黄森屏这支华人力量的支持,渤泥国实力大增,后来在与印尼、苏禄的几番较量中均取得胜利。从此,谁也不敢再欺负渤泥国了。
[size=+0]黄森屏在渤泥国的地位也与日俱增。后来,渤泥国当地人竟封黄森屏为国王,土著人认为只有黄森屏可以保护他们。但随黄森屏去的那几千华人仍然称黄森屏为“总兵大人”,他们也仍然认为自己是大明朝子民。
[size=+0]黄森屏晚年的时候越发思念祖国,对大明朝的认同感也越发强烈。于是带着一百多人回到中国,向明朝皇帝进贡。那时已物是人非了,朱元璋早就不在了,皇帝是明成祖朱棣。

[size=+0]见到明成祖朱棣后,黄森屏提了三个要求:
[size=+0]一是“境土悉属职方”,意思是他当年是出国公干的,有职务在身,那么他在婆罗洲建立的渤泥国,理应属于大明朝。
[size=+0]二是请求大明皇帝封东南亚最高山“基那巴卢山”为渤泥国的镇山,永镇南洋大地。
[size=+0]三是死后可以安葬在中国。因为那时黄森屏已经67岁了,经过了一路的舟车劳顿到达南京,身体已是快油尽灯枯了。
[size=+0]就在见到明成祖后不久,黄森屏便去世了。朱棣在南京一个叫乌龟山的地方,为黄森屏选了墓地,安葬于此。

[size=+0](明史中称黄森屏为“麻那惹加那乃”)
[size=+0]明成祖还任命了黄森屏的儿子为渤泥国国王,从名义上来说渤泥国其实已经是明朝的附属国了。
[size=+0]但在明朝中期以后,由于实行海禁,明朝与渤泥国也断了来往。
[size=+0]后来西方殖民者来了,整个东南亚都沦为了殖民地,也包括渤泥国。渤泥国沦为了英国殖民地,并改国号为“文莱”。

[size=+0]试想,如果明朝时没有实行海禁,继续与渤泥国往来,甚至最后干脆纳为中国的一个省,现在的文莱可就是中国的了,无论是经济意义还是战略意义都十分重大!
[size=+0]文莱虽然小,可是世界上著名的石油大国,石油储存量达到十四亿桶!说文莱国富得流油,那是真的流油——比油还贵的石油!

[size=+0]如今,富得流油的文莱国的福利政策简直让人羡慕,去医院看病只收一文莱元(1文莱元=4.799人民币)挂号费,治疗费什么的全免!从幼儿园到大学,也全部实行免费教育,甚至还会资助留学生出国的费用!
[size=+0]现在的文莱国语是马来语,但华语仍然被广泛使用,很多文莱人都会说华语。而且他们还奉黄森屏为皇室始祖,文莱国旗中有两道斜杠是为了纪念文莱开国国王,其中一条就是专门纪念黄森屏的,另一条应该是纪念渤泥国的土著国王。

[size=+0]实际上现在的文莱国皇室已经不是黄森屏这一支了,而是黄森屏的妹妹黄元丽那一支。黄元丽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从麦加来的沙特人,现在的文莱国皇室就是这个沙特人和黄元丽的女儿的后人。文莱现在是伊斯兰国家,就跟这个沙特人有关。

明史中称黄森屏为“麻那惹加那乃”,这个名号很有意思呀!虽然查了下百度百科“黄森屏”,“那乃”发音接近“lela”,有没可能跟“勒勒”车是同源词?这很可能是塞人岛夷同源词汇,于是继续联系,赫哲族又称“那乃”。“赫哲”发音也接近“和卓木”、“哈扎拉”、“赫章”,看来真是古老词汇。更何况古代东北有“拂涅”、“波罗”、“新罗”等地名,与南海南北两边的“渤泥”、“缚娄”、“波罗”、“梭罗”也很像是同源词呀!今日文莱苏丹名为“博尔吉亚”,或许跟“伯济”也是同源词(当然又有西来词汇影响,却证万变不离其宗)。考虑到Y-P、mt-Y单倍群的分布,以及东北夷与东南亚的一些共同的特征,很让人不怀疑,远古岛夷南北交通,在以南岛Y-O、Y-C为主流前,曾有比较微弱而久远的Y-P、mt-Y单倍群人口的迁徙(虽然也称为岛夷,但是可能主要就是北迁了一次而已,并且沿途留下的痕迹也很少)。菲律宾的埃塔人(非常奇特,言与神同在又一例子,飞廉乃塞人岛夷图腾,西班牙统治过菲律宾并正巧一由此图腾得来的人名命名之,现在西班牙境内巴斯克人分裂组织的简称也是“埃塔”,真是数万年难解难分的异时空的量子纠缠),维基“Aeta people”有句话:“Various Aeta groups in northern Luzon are known as Pugut or Pugot, an Ilocano term that also means "goblin" or "forest spirit",[2] and is the colloquial term for people with darker complexions.”发音接近“蒲姑”的“Pugut”是“树怪”的意思,这也很接近“夔魍魉”嘛!夔是山都、山魈、木客什么的,魍魉可能是蟒蛇毒蛇之类。“蒲姑”再往北在塞人那里有“仆固”姓氏,回鹘人也有一个传说说他们的祖先是从树瘿出生,树怪乎?看来就是类似孙悟空喽(木石之怪夔罔兩),乌孙人状类猕猴,看来也可能是人家的自况哩,毕竟长得就是像,往哪里想也不奇怪,是不是图腾倒还在其次,进一步证明“维吾尔”、“魁梧”跟“夔”有关!这个词一直到北极圈的尤卡吉尔人那里还有,是“太阳与正义之神”,这个问题,可能就是因为昆仑奴那里太阳高照,北极圈期待高阳暖季,在Y-Q回忆起当年Y-P祖先在南方的日子,估计不能不把保留下来的词汇深加会意。Y-R不也在骨牌上刻着眼镜蛇眼镜王蛇么?言与神同在,保留在语言里的人类的记忆是很深刻古老的,lead人们追溯历史呀,是故很多民族有史诗!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由“石首市”想到了名字相同而实际看来不相关的“石首鱼”。
百度百科“石首鱼”:石首鱼 (drum ) 又名黄花鱼,也叫江鱼。此鱼出水能叫,夜间发光,头中有像棋子的石头,所以叫石首鱼。
本人考证过炎帝时代就有了 ...
癯鹤 发表于 2016-11-3 11:55


天人感应每如此,沧海一声笑:

美国科学家发现全球叫声最响亮鱼类
2017-12-28 15:27:00中国新闻网 分享

1参与
  中新社休斯敦12月27日电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科学家们称,生活在海洋中的Gulf's Corvina(下文简称“石首鱼”)是全球叫声最响亮的鱼类。其声音比电锯更响,可能会损害其他海洋动物的耳膜。
  《休斯敦纪事报》27日消息,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海洋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于日前在《生物学通讯》(Biology Letters)杂志刊登文章称,作为鲈形目鱼类,每年春天在加利福尼亚海湾与科罗拉多河三角洲交汇处,数百万条石首鱼聚集于此集体产卵。在求偶产卵过程中,雄性石首鱼会发出高音,吸引雌性并进行交配。其声音叠加高达202分贝,可与鲸鱼高音媲美,被科学家列为全球叫声最响亮的鱼类,但可能会损害其他海洋动物耳膜。
  据《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报道,得州大学渔业生态学家布莱德(Brad Erisman)及其同事于2014年3月开始对石首鱼的声音进行研究。布莱德说,一场摇滚音乐会声音约190分贝,而石首鱼交配时发出的声音比摇滚乐队的高得多。“测量前期,我们以为是设备坏了,没想到鱼能发出这么洪亮的声响。”



  这种鱼仅集中在加利福尼亚海湾北部靠近科罗拉多三角洲的水域产卵。三角洲高达25英尺的潮水能将受精卵冲入海洋。  研究人员使用声波测量仪(声纳装置)和水听器(水下麦克风)在石首鱼交配高峰期间测量鱼群声音。他们通过分析声音数据发现,每天交配高峰期,石首鱼集中在17英里长的河道上,数量可达150万条。  值得关注的是,布莱德指出,石首鱼已遭到过度捕捞。近几年来,每年约500艘船到该水域捕捞石首鱼。每年共计约5900吨鱼被捕获,相当于200万条鱼。  过去五年里,石首鱼平均身长下降,交配区域面积缩小。它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圣马力诺,真跟石匠公社有关!?


世界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纪念碑在世界最古老共和国——圣马力诺落成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10月02日 10:32







世界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纪念碑在世界最古老共和国——圣马力诺落成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圣马力诺电,卫星通讯社记者报道,世界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纪念碑在坐落于亚平宁半岛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共和国——圣马力诺落成。

落成仪式在俄罗斯与圣马力诺全面建交25周年前夕举行。

俄罗斯驻意大利兼任驻圣马力诺大使谢尔盖·拉佐夫表示,加加林至今仍是世界各国人民最为喜爱的英雄。他指出,俄罗斯是当今领先的太空大国,而且继续在这一领域拓展潜力。

“文化对话-同一个世界”国际基金会已在全世界设立了40多个加加林半身像纪念碑。中国、美国、法国、德国、印度、保加利亚、捷克等其他国家都在本国设立了加加林纪念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7 09:38 , Processed in 0.29178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