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癯鹤

研究转基因的,还不如章鱼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言为信,自心省息。信息亦波惹般若波罗蜜!


语言是如何把信息塞进大脑里的?
2018-10-07 00:14:03    新浪看点    作者: 安科生物BIO    我有话说



每当谈及神经科学和神经心理学研究的现状,纽约大学的教授大卫·珀佩尔(David Poeppel)从不避讳他的批评。

今年二月,他在座无虚席的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说:“我们在数据的海洋里狂欢,但是却对真正的理论几乎毫无理解。”

他公开反对目前“瘟疫般泛滥但内容贫瘠”的实验:研究员们在毫无行为学和心理学现象的理论支持的情况下,像记件工作一样碎片化地测量大脑的结构。他表示,如果只单纯累积这种碎片化的研究,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整理解思维系统。

他举了秀丽隐杆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的例子。这是一种得到充分研究的线虫(一种非寄生性线虫,身体透明,常见于分子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研究)。我们已经彻底研究了秀丽隐杆线虫——它的302个神经元、所有神经元连接和全部的基因组。“但是我们仍然没有令人满意的行为模型,”他说,“我们还是缺了些什么。”

秀丽隐杆线虫

珀佩尔并不是在攻击现状。最近他的实验室完成一项基于自然行为(real-world behavior)设计的脑活动研究,在语言神经学领域发现了一些超出预期的结果。

和珀佩尔的批评类似的观点可以回溯到数十年前。在70年代,颇具影响力的计算神经科学家大卫·马尔(David Marr)表示,要想了解行为产生的原因,我们需要研究大脑和其他信息处理系统面临的具体问题和产生的具体解决方案。他称其为计算层分析(computational level of analysis)。

如果只研究这个系统做什么(算法层面),或是系统怎样在物理层面实现这个目的(应用层面)是远远不够的。在马尔去世之后出版的《视觉计算理论》(Vision: A Computational Investigation into the Human Representation and Processing of Visual Information)里,他写道:“企图通过研究神经元来研究知觉,就像试图通过研究鸟的羽毛来研究其飞行一样:这不可能。”

在去年发表于《神经元》(Neuron)的一篇论文里,珀佩尔和论文的共同作者沿袭了计算层分析的传统。他们在文中探讨了那些看似“难以抗拒”,但是如果过分依赖,可能会让科研误入歧途的操控和测量大脑的工具。

很多研究试图通过定位在具体活动中放电频繁的脑区,来映射出特定神经活动和行为之间的联系。例如,研究大鼠走迷宫时如何选择时,大脑的哪些区域亮了。问题在于,只关注频繁放电的脑区的研究员们很容易忽视行为发生时其他脑区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可能跟被研究的活动一样重要。他们也可能无视这个神经活动和大鼠感到紧张的时候的神经活动一样,所以此时放电的脑区也许并非负责做选择的脑区(而是负责生成或是感受紧张的脑区)。

最糟糕的情况是,如果实验室研究不具备对自然活动的代表性,这种实验很可能毫无意义。例如,在人造迷宫里大鼠的神经活动可能和在野生状态下完全不同。所以,将试验结果外推是有风险的。就算是优秀的实验设计也只能对这样的状况做有限的修正。

大卫·珀佩尔,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认为神经生理学研究应该更加注重对自然行为的理解和该行为试图解决的具体问题。

然而,珀佩尔的反对者认为,神经科学有重大进步的原因,正是来自于他所批评的那类研究。珀佩尔认可这些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但他坚持认为,如果更多研究始于对相关行为动机的系统分析,而非直接操控产生行为的神经活动的话,神经科学可以对复杂的认知和情绪现象,而不是神经和基因的细枝末节,有更加充分的研究。毕竟,注重复杂目的性的分析可以帮助研究员们设计更有效的研究。

正是这样的理由驱使着珀佩尔和佛罗伦西亚·阿萨尼尔( M. Florencia Assaneo),一位在珀佩尔实验室工作的博士后,完成一篇近期发表在《科学》杂志子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上的论文。他们的实验室主要研究语言处理,即 “声波如何把信息塞入你的脑子”。

当我们听人讲话的时候,耳朵将声波转化为神经信号,这些信号会被不同的脑区处理和翻译,最先处理的脑区是听觉皮层。多年的神经生理学研究结果显示,听觉皮层的脑电波会对应声波的强弱变化的频率,将听觉信号分节并锁定。基本上就是说, “脑电波像冲浪者般在声波里起伏。”大脑很可能是通过声波的强弱变化来区分音节,辨识语义,从而将长串的语言信息“分节装载”,转化为便于处理的小块信息。

人脑里的听觉和语言运动皮层。尽管语言主要发生在左半球,某些处理会发生在两个半球。

更有趣的是,一些研究发现,当人们听口语的时候,一些被“分节装载”的信号同样会出现在控制语言的运动皮层里。这样的现象几乎就像听者在无声地重复念出他们听到的话。这样的活动也许可以帮助理解语言。

然而阿萨尼尔强调,任何类似的解读都富有争议。由于在运动皮层的神经活动并不总是会发生,科学家们只能猜测而不能定论。研究员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听觉皮层直接造成运动皮层的神经活动,还是其他区域的活动同时影响听觉和运动皮层的活动。

阿萨尼尔和珀佩尔的研究方式十分新颖:他们将自然环境中的语言活动和神经生理学理论联系在一起。他们注意到,在听觉皮层里,被分节装载的信号大约是4.5赫兹,正好也是在自然环境下人们说话时念出音节的频率。

阿萨尼尔让被试者听从2到7赫兹的无意义的音节串,并测量他们的听觉和语言皮层的神经活动。使用无意义音节串是为了避免大脑产生语义解读,因为这可能会间接影响运动皮层。

她解释道:“当我们听到可以理解的声音时,神经网络会以更加复杂的方式被激活。”如果是听觉皮层的信号导致了运动皮层的活动,那么在整个实验过程中两处的信号会和彼此同步,然而如果运动皮层的神经活动独立于听觉皮层,那么前者的活动将不会随着音节的频率变化而变化。

佛罗伦西亚·阿萨尼尔是珀佩尔实验室的博士后,她运用已被理论研究证实的语言特点,寻找两个不同的大脑皮层如何共同完成解读语言的任务。

阿萨尼尔观察到的结果十分有趣,而且出乎意料。珀佩尔说,听觉和运动皮层确实保持了一定程度上的同步,但是仅仅到5赫兹的频率为止。一旦声音变化的频率超出正常口语变化的频率,运动皮层便不再与之同步。一个计算神经科学的模型之后证实,由于运动皮层本身的振荡频率通常处于4到5赫兹之间,阿萨尼尔的神经生理学的结论符合计算神经科学的模型。

珀佩尔和阿萨尼尔认为,这个复杂的结论再次证明联系行为学研究和神经科学研究的重要性。他们的实验设备有160个测量频道,而且可以将取样频率提升到1赫兹。这样的设备产生极多的神经生理学数据,而如果他们仅仅寻找数据之间的关联的话,无疑会发现一些本不存在的关联。

只有从语言学和语言行为研究的信息出发,研究人员才能够将他们寻找的数据保持在可控的范围内。在这个例子里,研究人员们需要明白4到5赫兹的频率有值得特别关注的地方。听觉和运动皮层的相互作用是如此的微妙,没有现存的理论支持的话,研究员们是不可能想到去寻找这样的规律的。

阿萨尼尔表示,他们会继续探索脑电波和语言是如何相互作用的。目前,他们期望知道类似自然语言的音节串是否会提升同步频率的上限。她说,“可理解性或注意力,很有可能会提升听觉皮层和运动皮层同步频率的上限。”

来源:神经现实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翻译:胡文嘉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蝙蝠也是靠声波般若搏罗觅食的:

在地球上他们是唯一会飞的哺乳动物,可是却不怎么引人注目
2018-10-07 09:37:23    新浪看点    作者: 科学新世界    我有话说



在哺乳动物中,有一种并不十分引人注目但却是唯一会飞的动物,这就是蝙蝠。

“会飞的老鼠”

蝙蝠,在德语中的意思是“会飞的老鼠”,这是因为许多蝙蝠看上去非常像长着翅膀的啮齿类动物。其实,与老鼠相比,蝙蝠更接近人类。仔细观察蝙蝠的翅膀,你就会看到这种相似性。在蝙蝠的翅膀与身体之间,长有一层皮膜,如果除去这层皮膜,蝙蝠的翅膀的确与人类的手非常相似。

蝙蝠扇动翅膀,就像人摆动两只胳膊,与其说它在飞,不如说它在空气中“游泳”。从翅膀上延伸出来的爪子,就像人的拇指,专门用来攀爬树木和其他物体。蝙蝠所在的这一目被称为“翼手目”,在希腊语中就是“手翼”的意思。

科学家认为,蝙蝠是由大约1 亿年前生活在树上的一种不会飞的哺乳动物进化而来的。

那时,蝙蝠在树枝间窜来蹦去,就像现在的狐猴和松鼠。渐渐地,某些蝙蝠的胳膊与身体之间长出了皮膜,这使它们在空中跳跃时能“飞”得更高、更远。拥有这种变异的蝙蝠比那些没有发生变异的同类更加灵活,能更好地适应环境,也因此能活得更长久,能生育更多的子女。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蝙蝠的皮膜越长越宽,越长越厚,最终进化成了现在这样具有完整功能的翅膀。

蝙蝠灵活的翅膀使之具有极好的机动性。蝙蝠能将翅膀转换成各种形状,可以非常迅速地改变飞行的角度和方向。这种特性使它们在空中飞行时能灵活地闪躲和俯冲,没有一种动物能像它们那样飞行,这使它们在捕猎方面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世界上有1000多种蝙蝠,是种类最多的一种哺乳动物。

蝙蝠分为两个亚目:大蝙蝠亚目(也称飞蝠或果蝠)和小翼手目蝙蝠。大蝙蝠亚目的蝙蝠最突出的特点是长着长长的鼻子,

大蝙蝠亚目

主要分布在非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大部分大蝙蝠都是食草类动物,以水果和花粉为食。小翼手亚目蝙蝠一般比大蝙蝠亚目蝙蝠要小,大部分种类长着像哈巴狗一样的鼻子,属于食肉类动物,主要以昆虫为食,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

小翼手亚目

蝙蝠在个头和外貌上差别很大。最小的蝙蝠是大蜂蝠,翼展只有15 厘米,

大蜂蝠

最大的蝙蝠是马来飞蝠,翼展可达1.8 米。

马来飞蝠

如果不是长有一对像皮革一样的翅膀,果蝠看上去最像陆地上的哺乳动物,大眼睛,小耳朵,长长的猪鼻子,这些都是哺乳动物的典型特征。与果蝠相比,小翼手目蝙蝠的面貌则更为独特,耳朵又宽又长,长着一对非常奇特的鼻孔。这些生理特点使得它们特别适合在夜间活动。

蝙蝠如何导航

大多数蝙蝠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为了在夜间捕捉昆虫,它们进化出了一种被称作“回声定位”的导航系统。什么叫回声定位?你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站在峡谷边上大声喊叫时,你发出的声音很快会遇阻反弹回来,你会听到自己的回声。回声定位的原理非常简单:在你喊叫时,声波传到峡谷对面的石壁并被反射回来,传到你的耳朵里。一个地区的气压和空气成分一般都是稳定的,因此声波总是以固定的速度移动。如果你知道一个地方的声音传播速度,你就能利用它计算出峡谷的宽度。比如,在空气比较干燥的海平面地区,声波的移动速度是每秒0.32 公里。要知道峡谷的宽度,你只要计算出你发出的第一声喊叫与你听到的第一声回声之间的时间间隔就可以了。如果用了3 秒钟,那么,3 秒×0.32 公里/秒=0.96 公里,这就是声波的往返距离,再除以2,就得到了峡谷的宽度。

蝙蝠也是利用这种方法计算距离的。蝙蝠在飞行时始终张着口,从嘴里不断向外发射声波。

大部分蝙蝠发出的声音频率非常高,超出人类的听觉范围,但它们的发声方式与人类的喊叫方式是一样的。蝙蝠发出的声波在空气中传播,遇到物体后反弹回来,蝙蝠会认真地倾听反射回来的声音。蝙蝠的大脑在处理返回来的信息时,与我们人类大脑的加工方式是一样的。通过确定声音的往返时间长度,蝙蝠就能计算出对面物体离它有多远。

除了确定物体的距离,蝙蝠还能确定物体的具体方位和移动方向。通过比较声音到达左耳和到达右耳之间的时间差,蝙蝠就能确定昆虫是向右飞还是向左飞。如果回声先传到它的右耳,然后再传到它的左耳,昆虫显然就是向右飞,反之则是向左飞。蝙蝠耳朵内有很多复杂的褶皱层,可以帮助它确定昆虫的声音的方位。如果回声是从下方传来的,就会撞击它的外耳层,如果是从上方传来的,则会首先到达它的内耳层。

此外,蝙蝠还能根据回声的强弱和音调判断昆虫个头的大小及其移动方向。较小物体反射回来的声波较弱,产生的回声强度也较弱。如果昆虫远离蝙蝠而去,反射回来的音调比正常音调低,反之则高。这种差别是多普勒效应的结果。

蝙蝠对返回来的各种信息进行的加工和处理完全是无意识的,这与人类用眼睛和耳朵搜集、加工信息一样。蝙蝠根据获取的声音信息在其头脑里形成回声定位图像。除此之外,蝙蝠还能加工处理视觉信息。与大多数人的看法相反,大部分蝙蝠的视觉功能实际上非常敏锐。它们在进行回声定位时是结合视觉信号一起进行的,而不是单用其中的一种。

除了用回声定位法导航外,某些蝙蝠还能利用紫外光导航。在中美和南美的热带雨林里,生活着一种名叫G.soricina 的专以花蜜为食的蝙蝠。科学家近来发现,这种蝙蝠在黎明时分觅食时能利用紫外光寻找含有丰富花蜜的花朵,因为花朵在黎明时会反射波长较短的紫外光。

与鱼类、爬行类和鸟类不同,大多数现代哺乳动物的眼睛看不见紫外光,这是因为在我们眼球的晶体内有一个紫外线滤光器,如同我们戴了一副太阳镜。而G.Soricina 蝙蝠在长期进化中失去了这种滤光器,因此它们能看见大多数哺乳动物看不见的许多光线。

独特的生理机能

食虫类蝙蝠是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它们的生理机能也完全适应了这种生活方式。它们在夜间活动,白天则栖息在各种洞穴内,如山洞、桥洞或内部中空的树洞,它们常常挑选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地倒挂在那儿。

蝙蝠为什么会采取倒挂这种栖息方式呢?

科学家认为有两种原因:其一,这是为了起飞的需要。蝙蝠与鸟类不同,由于它们的翅膀无法产生足够的升力脱离地面,因此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从地上直接飞入空中。其二,它们的后腿很小,发育不全,以至于它们无法借助奔跑来积聚必要的起飞速度,因此它们在起飞时必须用前爪先爬到一个较高的地方,然后再跌入空中。

倒挂还是躲避敌害的一个好办法。在白天,在大多数食肉动物活动的时候(主要是食肉性鸟类),蝙蝠挑选一个较高的、食肉动物看不见也到不了的地方,把自己倒挂在那儿睡觉,并做好随时起飞的准备。那些地方很少有其他动物与蝙蝠竞争,因为其他飞禽没有头朝下倒悬的本领。

蝙蝠是如何倒挂的呢?

你可能有这样的体验:如果想将自己的身体挂在某个地方,你必须首先用手抓住物体,这样你的胳膊上的肌肉就会收缩,随着肌肉收缩,连向手指的肌腱也会拉紧,从而使你的手指向里收紧。蝙蝠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收紧爪子的。为了抓牢物体,蝙蝠先放松自己的身体,让身体上部的重量压向连接爪子的肌腱,使爪子牢牢抓住物体。

与人类不同的是,蝙蝠的肌腱只连向身体上部而不是肌肉,因此它们能抓牢物体不是因为肌肉收缩,而是地球引力作用的结果。也正因为此,蝙蝠倒挂自己不用费多大劲儿。事实上,即使一只蝙蝠死了,它仍然可以保持倒挂的姿势。

大部分蝙蝠每天晚上都栖息在同一个地方。在睡觉时,它们一个紧挨着一个,形成很大的群体,这样既可保暖,又能保证安全。蝙蝠是一种利他主义动物,如果一只蝙蝠生病了,无法出去觅食,群体内的其他蝙蝠就会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它吃。目前,科学家还不知道蝙蝠的这种群栖行为是否有动力学作用,但它们至少是一种结构复杂而又紧密的社会性组织。

与其他哺乳动物一样,蝙蝠也是温血动物。不过,与大多数哺乳动物不同的是,当蝙蝠不活动时,其体温能下降到与周围环境一样的温度。随着体温的下降,它们将进入一种迟钝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新陈代谢速率会变小。通过减少生物活性,降低体温,蝙蝠能很好地保存能量。这一点对它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整夜飞行毕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当冬季来临,气温急遽下降时,某些种类的蝙蝠就会进入冬眠状态,这使得它们能安全地度过食物极度缺乏时期。另外一些蝙蝠种类则有迁徙的习性,当天气变冷时,它们会迁往比较温暖的地区,这也就是某些地方每年会经历所谓“蝙蝠季”的原因。

害兽还是益兽

许多人对蝙蝠感到恐惧,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蝙蝠只在夜间活动,而人类夜伏昼出,对黑夜天生有神秘感和恐惧感,加上蝙蝠的皮质翅膀和怪异的面部结构与神话传说中的魔怪形象非常相似,更增加了人们的恐惧心理。

其次,民间有许多有关吸血鬼的传说,而吸血鬼常常指的就是吸血蝙蝠。实际上,人类对吸血蝙蝠的看法与事实不符,有太多想象的成分。蝙蝠中的确有几种是吸血蝙蝠,它们以动物的血液为食,但它们不是嗜杀成性的恶魔。

吸血蝙蝠只是用它们的尖嘴刺穿动物和人类的皮肤,舔食流出来的血液。在蝙蝠的唾液里有一种很强的抗凝血剂,能起到阻止血液凝固的作用,因此血液能源源不断地渗出来而不凝结。吸血蝙蝠每天只需吸吮大约两汤匙血液就可维持其一天的食物需要,它们决不会无节制地吸吮过多的血液而导致猎物死亡。它们通常吸吮像牛、马、鹿这样的大型动物,偶尔吸食人血。吸血蝙蝠之所以会对动物造成威胁,是因为它们可能携有狂犬病毒,并通过唾液将病毒传染给猎物。吸血蝙蝠只生活在南美和中美地区,对人类的危害不大。实际上,人类遭到蜜蜂和狗攻击的次数远比遭到吸血蝙蝠攻击的次数多得多。

大多数蝙蝠种类对人类不仅无害,而且是有益的。一只食虫蝙蝠一小时能消灭1200 只蚊子,在消灭害虫方面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与它们相提并论。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国会街大桥下面,栖息着一个庞大的墨西哥无尾蝙蝠群,它们在一个夜晚能吃掉10 吨昆虫。

而栖息在得克萨斯州布兰肯洞穴里的墨西哥无尾蝙蝠,其总数超过2000 万只,在一个夜晚能吃掉200 吨昆虫!墨西哥无尾蝙蝠主要以损害庄稼的害虫为食,这种蝙蝠为当地农民带来了无法估量的好处。此外,蝙蝠还能传播花粉。许多生活在热带雨林中的蝙蝠以花蜜为主要食源,它们在采集花蜜的过程中会将很多花粉沾在身体上,当它们飞到临近的花朵上继续采蜜时,就将花粉带到了同类植物的花蕊上,从而起到传精授粉的作用。蝙蝠是许多当地植物,如香蕉、无花果、腰果和龙舌兰植物等的主要授粉者。

由于出生率低,蝙蝠是一种极易走向灭绝的动物种类。大多数蝙蝠种类一年只生一胎,是繁殖速度相对缓慢的动物。由于蝙蝠的生命周期相对较长(大多数蝙蝠种类能活30 年),哪怕打死一只雌性蝙蝠都会对其出生率造成很大的影响。在中美洲地区,人们出于对狂犬病的恐惧,常常大规模地捕杀蝙蝠,实际上他们猎杀的都是对人类有益的食虫蝙蝠,而吸血蝙蝠由于善于隐藏常常能躲过人们的追杀。人们对蝙蝠的杀戮行为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蝙蝠是地球生态链上的一环,如果有一天蝙蝠从地球上消失了,人类恐怕也很难独自存活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家卖地纳身奴,转种转基因地安!情操不比章鱼哥,瘟疫难免祸害人间!


科学家在《科学》撰文质疑美国国防部透过昆虫传播已修改基因的病毒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10月08日 12:48







计划研究由昆虫携带病毒改变农作物基因。


DARPA指研究旨在确保粮食安全。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一批科学家于周四(4日)在学术期刊《科学》撰文,质疑美国国防部一项透过昆虫传播已修改基因的病毒,改变植物染色体,从而改善农作物生产的计划,有可能用作发展生物武器,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计划负责人回应指有关质疑是过虑。

该篇文章由5名来自德国及法国的科学家及法律专家撰写,他们在文章指出,该个由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DARPA)资助的计划“昆虫联盟”(Insect Allies),是通过水平转移,而不是垂直遗传的基因工程去改变植物的染色体,对生态系统影响深远。

文章又指,DARPA该项计划订立的目标,认为可以让美国农业应对短期或长期的紧急情况,但论据并不足够。此外,文章认为有关研究的实际效益和监管未有充分讨论,以致日后它可能会被用作开发作生物武器,可能有违《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昆虫联盟”负责人贝克斯汀回应指,当局只想确保粮食安全,而凡是开发一种新技术时,都必定有不同用途,认为文章作者提出的可深入讨论,但强调计划研究的方法是在单一个季节中,以病毒改善生长得不健康的植物基因,令它们可适应恶劣天气和环境成长。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癯鹤 发表于 2018-5-4 21:40
科学就是这么进步的,非基因遗传、先父遗传什么的,都开始有实验支持了:


做接盘侠的还真别不信,大样本量大数据有历史性的新证据支持哟,哟西!


Trauma harms health for generations: Study reveals POWs' sons have DOUBLE the risk of early death
  • Researchers at Berkeley studied 5,000 sons of Union Army soldiers
  • Half of them were sons of POWs, the other half's fathers were not imprisoned
  • Even though they did not experience the war, the POW sons' risk of death was double that of their peers
  • It is one of the largest studies to date analyzing transgenerational trauma
PUBLISHED: 23:38 BST, 16 October 2018 | UPDATED: 23:38 BST, 16 October 2018

10shares
[size=1.2em]
1

View comments



Your ancestors' trauma has a direct impact on your health, according to a burgeoning field of research.
A new study found the sons of Union Army soldiers, who did not experience the devastation of the Civil War, had a higher risk of early death if their fathers had been prisoners of war.
The findings held even after controlling for other factors that influence lifespan, including economic status and family life.
The researcher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concluded that the correlation must be yet another example of trauma being passed down genetically.
[backcolor=rgba(0, 0, 0, 0.4)]
+1





A new study found the sons of Union Army soldiers, who did not experience the devastation of the Civil War, had a higher risk of early death if their fathers had been prisoners of war


HOW TRAUMA IMPACTS THE SUFFERER
Trauma puts the body into defense mode, sending blood pumping to your major muscles ready to fight, driving up blood sugar levels, flooding the body with the stress hormone cortisol, with a rush endorphins so we can block out the pain.
That experience - whether it's momentary or repeated - has an impact on cells.   
A century ago, there was little to suggest that the impact lasted long at all. But that started to change within the field of psychology in the early- to mid-20th century.
First, 19th century French neurologist Jean Martin Charcot was the first to show that trauma caused mental illness, with the first ever study revealing hysteria was not a uterus disorder (commonly treated with hysterectomies) but stemmed from psychological suffering.
Soon after, researchers started to join the dots between trauma, mental illness and physical illness. Among other things, the two World Wars drove researchers to investigate the ramifications of pain and suffering.
Even today, most of us are inclined to see trauma as an immediate experience, perhaps leaving a last impact on people who endured particularly harrowing ordeals.
But now, the medical community broadly agrees that traumatic experiences - such as sexual assault, a tough upbringing, divorce, or the death of a loved-one - has a long-lasting impact on the sufferer's health.
For example, studies have shown trauma can have a lingering impact the brain, limiting the ability to create memories, and keeping the person on high alert.
It can also increase risks of high blood pressure, diabetes, and heart disease. Last month, Pitt School of Medicine showed sexual assault survivors have double the risk of hypertension. Another study, published in 2015 by Georgia Regents University, showed childhood trauma was linked to hypertension later in life.
As top PTSD researcher Bessel van der Kolk put it in his book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In response to the trauma itself, and in coping with the dread that persisted long afterward, these patients had learned to shut down the brain areas that transmit the visceral feelings and emotions that accompany and define terror.'
HOW TRAUMA IS PASSED THROUGH GENERATIONS
Those changes Van der Kolk describes are the ones that appear to have a 'transgenerational' effect.
The mid-20th century gave rise to the relatively new field of epigenetics, the biological study of genes that switch on and off. A turning point for this area of research was the Dutch famine at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which led to two generations of smaller-than-average babies being born, and was later tipped as the first recognized example of 'inherited trauma'.
Since, the field has gained weight, particularly in the last two decades.
A groundbreaking studyin 2013 showed mice can inherit their grandparents' and parents' fears, and that that fear can even be triggered by the same smell - even if they didn't experience the pain themselves. Crucially, the team at Emory University showed, this was not the result of a genetic mutation, but of a 'chemical modification' to DNA that blocked a gene's expression, without altering it.
A study in 2017 showed the daughters of Finnish women separated from their parents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had higher rates of psychiatric hospitalization.
Earlier this year, a Canadian study showed Indigenous women have a 20 percent higher risk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than white women, which was attributed to generations of trauma and suffering.
Some have even suggested that the staggering, historic rates of poor health in the south, while driven by inactivity and poor diet, could also be tied to the history of trauma suffered in that region.
THE NEW STUDY
The new study, published this week in the journal PNAS by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looked at the sons of Union Army soldiers between 1863 and 1864, when prisoner of war camps were so brutal that deaths from diarrhea and scurvy were more common than not.
The researchers analyzed data on 4,758 men who were born after the war ended, whose fathers had served in the Union Army, and who had survived to at least the age 45.
They found those whose fathers had spent time in a POW camp were more than twice as likely to die early than their peers whose fathers had fought but were not imprisoned.  
Stroke and cancer were the most common causes of death, which researchers said is likely linked to their fathers' forced fasting, as has been shown in previous studies in mice.
'Our findings point to the importance of paternal stress on sons’ longevity at older ages, a transmission that may have occurred through epigenetic channels,' the authors write.
'Whether the findings can be generalized to more recent populations is unknown. Improvements in the adequacy of maternal nutrition in developed countries today should reduce epigenetic transmission.'
They posit that these effects may be even more pronounced in the descendents of POWs who were held in Japan and Vietnam, since those camps utilized torture, while Civil War camps did not.
'The findings provide “proof of concept” for the transmission and reversibility of paternal trauma in a human population,' they concluded.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1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棍节,恨不能做齐天大圣,拔一撮毫毛,吹口气:

美国佐治亚州海洋中心一只“雄性”章鱼产下上万只幼崽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11月10日 11:40







美国佐治亚州海洋中心一只“雄性”章鱼产下上万只幼崽


视频:美国佐治亚州海洋中心一只“雄性”章鱼产下上万只幼崽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佐治亚州海洋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在一个章鱼缸里发现了上万只章鱼幼崽,而此前人们一直以为里面的章鱼为雄性。

这名工作人员说,他试图搞清章鱼缸里怎么会有“彩纸屑”时,发现这全是章鱼宝宝,一开始甚至惊慌失措。后来,他与其他专家捞出了这些小章鱼,把它们送到研究实验室。因小章鱼很难人工饲养,它们将被放归自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3 08:39 , Processed in 0.13607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