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2940|回复: 356

F492是姬周的可能性最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F492是姬周的可能性最大

目前从扩张时间规模和分布来看F492是姬周的可能性最大。F492*是3100年左右星簇扩张的支系,F492*分布还是很平均的南北汉都有3%-5%左右,平均在汉族是4%左右。目前来看F492*大概占南方O1a的27%-30%左右,大概占北方O1a的58%-60%左右。
     目前来看4300年前扩张的兄弟支系F81*大概在汉族有1.5%-2%左右分布也是南北都不少,北到内蒙南到广西西到新疆东到山东都有分布平均还是比较平均的。而更远的兄弟支系F140*大概在汉族也有1.3%左右,南北分布也是比较平均。从这些F492的早期兄弟支系分布来看不像某些机构宣传的都集中在东南地区的说法。目前来看比较集中分布华东地区的是两千多年前爆发的F492下游支系F656。

   就目前数据来看在3千多年前星簇大扩张支系只有F492了,如果说要对应姬周初年武王成王大量分封同姓同宗几十个诸侯国的话,起码必须是3千多年前星簇大扩张的支系。

     目前测过有F492*分布姓氏有几十个了,李王周张马,陈黄范钟谢,刘杨赵罗廖,郭顾崔姜葛,胡孙徐曾熊,叶夏林邹左,钱何朱吴许,傅唐姚汪章,汤祁金滕童,季阮邱凌陆,丁邓戴祖詹,乔濮蔡贡史,秦温支文官,梁倪毛蒋于,魏沈。加起来有72个姓氏有F492*分布了。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23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目前从扩张时间规模和分布来看F492是姬周的可能性最大。F492*是3100年左右星簇扩张的支系,F492*分布还是很平均的南北汉都有3%-5%左右,平均在汉族是4%左右。目前来看F492*大概占南方O1a的27%-30%左右,大概占北方O1 ...
奋斗 发表于 2017-7-23 00:42
说实话,F492如果是姬周的话,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在华东地区占有极高比例的F656的来源是什么?如果说是吴国的话,第一,我们知道,泰伯所奔的“吴国”很可能不在春秋的吴国。第二,吴国从崛起到被越国吞并,其强势的时间非常短暂,很难让人想象其后代能达到F656这样的规模。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F656的起源对于F492来历的判断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奋斗 于 2017-7-23 02:25 编辑
说实话,F492如果是姬周的话,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在华东地区占有极高比例的F656的来源是什么?如果说是吴国的话,第一,我们知道,泰伯所奔的“吴国”很可能不在春秋的吴国。第二,吴国从崛起到被越国吞并,其强势的时 ...
豢龙氏 发表于 2017-7-23 01:10
古公,避獯鬻居岐阳,亦娶有骀氏,生子三人,曰太伯、仲雍、季历。泰伯与仲雍,知古公意属於季历,乃逃之荆蛮,居梅里,荆人义而君之,号为吴伯,卒,仲雍继之,号虞仲;武王封其曾孙仲於西吴,亦曰虞仲,十二世灭於晋。仲之支孙卿於周,封於樊,为樊氏、樊仲氏、卿氏、皮氏、虞氏、方组于氏。
赐裔姓
樊之分有,(樊色)氏、邺(业,改林加大。)氏。自虞仲灭,而吴始大,二十有四世,灭於越有,烛庸氏、厥繇氏、常寿氏、夫余氏,凫臾氏、胥门氏、庆忌氏、庆师氏、公冶氏、公祖氏、公刘氏、太伯氏、漆雕氏、寿氏、余氏、句氏、梦氏、延氏、番氏、夫氏、(既木)氏、冶氏、阖氏、(户去)氏、回(回改儿)氏、常氏、开氏、周氏、古氏、蠹氏、禽氏、颇氏。其以邑者有,偃州氏、州来氏、延陵氏、棠溪氏、堂溪氏、唐溪氏、郁闾氏、郁氏、隩氏、彧氏、柯氏、成氏、粱氏、公氏。越之灭,吴流其长子鸿於婺源,而郧(员邑)一作郧,即海陵。)与无锡皆吴派。
    按上面写的话武王分封了
仲雍之曾孙在山西虞国传了十二世,别一个曾孙是封在东部的是吴国传了二十四世,到了西周后期又封了樊国。


     目前来看从F492到F656只有一个同级SNP,没有瓶颈期,F656扩张时间比F492晚个百来年左右比较可靠。F656也是星簇扩张的支系,目前来看虽然华东最多但是其他地区也有不少分布,目前已知的从东北吉林到华北的河北河南山西,华中的湖北湖南重庆江西,到岭南广东,西南的傣族也都有分布。总体来看F656在汉族大概有2%多。


  目前测过有的F656分布的姓氏有;李王周马陈,韩杨谢张赵,郭崔胡徐叶,欧林潘钱何,吴冯吕孔,苏袁时方梁,汤阮柯应丁,胥孙樊郁项刘,目前知道的就这41个姓氏。
发表于 2017-7-23 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姬周的姓氏不能代表姬周的类型,因为姓氏产生的方式不一样,例如郑,来自姬周的宣王弟弟姬友,但是郑国人以国为氏居多,现在的郑氏包含了整个春秋时郑国的国民的类型,王氏则不同,以爵为氏,类型单一,来自王子王孙,后裔显赫时有人攀附,这毕竟是少数。谁能解释F656的起源?那就是越国国民及国君大繁衍,没有受到社会动乱的大破坏,相对中原历史上十几次人口大灭绝,浙江还是较稳定的。F492就是商周之前中原部落联盟时以凤为图腾的东夷族的势力代表,绝不是西戎类型。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姬周的姓氏不能代表姬周的类型,因为姓氏产生的方式不一样,例如郑,来自姬周的宣王弟弟姬友,但是郑国人以国为氏居多,现在的郑氏包含了整个春秋时郑国的国民的类型,王氏则不同,以爵为氏,类型单一,来自王子王孙 ...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04:06
你的意思是只有王氏才更有代表性,明明王氏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姓来源估计也最复杂,王姓什么时候成了类型单一了,类型单一的话怎么可能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姓。另外姓王的F492远比你这一支的王姓多,太原王姓就有F492分布。F656是晚近两千多年星簇扩张的怎么可能对应越国国民和国君的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就目前微基因数据来看F656就是你们CTS9678的一倍多,我估计你这一支在汉族比例达不到1%,目前来看还看不到有星簇扩张的现象。另外F656不单只分布在浙江,目前多数省份都测出有分布。你们CTS9678目前在那些省有分布呢?可以列出让别人学习下。
     F492的扩张爆发时间才3100年左右,怎么可能对应商周之前的东夷呢?而且东夷是西周才有的说法。西周什么时候成了西戎类型了,周康王,周穆王,周宣王都有讨伐西戎的纪录。
发表于 2017-7-23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F3530姬周的主力候选类型,年代已经从三千年上升到四千年了,自然剔除。 F492的扩张爆发时间才3100年左右,随着测试的深入,很快会上升到四千年以上, F492下流的F656很快变成了越国国民的类型,犹如福建的F5-F2188。
发表于 2017-7-23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O1人群是逐水而居的部落,如良渚文化遗址人群,进入北豳寒带荒漠意味自寻短见,再说姬周的八百年有效期仅仅400年,几十个同姓诸侯国,三分之二为灭商联盟的赐姬姓,无异于唐初的李、徐茂功,李、姜谟,等等功臣。等着瞧吧YTREE下会更新吧, F492马上上升到4000年。
发表于 2017-7-23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能读懂史记周本纪里的姜嫄生后稷,后稷生不窟,不窟自窜于戎狄间等等,再去比对姬周与F492的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O1人群是逐水而居的部落,如良渚文化遗址人群,进入北豳寒带荒漠意味自寻短见,再说姬周的八百年有效期仅仅400年,几十个同姓诸侯国,三分之二为灭商联盟的赐姬姓,无异于唐初的李、徐茂功,李、姜谟,等等功臣。 ...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12:49
O1什么时候成了逐水而居的部落了,目前来看来看东部沿海地区从山东到福建O1a多样性是最低的F81支系占这些地区O1a的80%左右。而O1a多样性最高的的华中地区从河南湖北湖南。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曰:“昔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其中武王兄弟,周公旦封于鲁,召公大封于燕,叔鲜封于管,叔度封于蔡,叔振铎封于曹,叔处封于霍,叔武封于成等.
后来周公辅佐成王时又再次进行大分封,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焉.

    从左传记载来看西周分封的是兄弟同姓之国为主,武王分封是兄弟同宗国是40个,成王分封兄弟同宗之国是53个。说明周初分封的兄弟同宗之国为主有93个,而不是你说的什么赐姬姓为主。F492能上升到4000年。我更相信YFULL的分析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F3530姬周的主力候选类型,年代已经从三千年上升到四千年了,自然剔除。 F492的扩张爆发时间才3100年左右,随着测试的深入,很快会上升到四千年以上, F492下流的F656很快变成了越国国民的类型,犹如福建的F5-F2188。 ...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12:40
什么时候一国国民是晚近2千多年同祖的,从华东地区来看从良诸消失之后,出现了广富林文化和马桥文化这两个文化都是外来的,广富林文化是4000年前带有其来源可以追溯到豫东、鲁西南地区的龙山文化王油坊类型。而马桥文化是三千多年前闽北浙南山地文化北上发展出来的类型。说明华东地区早在三四千年前已经北下南上大交流了怎么可能不是混合类型。估计不但越国国民和吴国国民都会是Y大混杂的,怎么可能到了两千多年前还会有一国国民会是同种类型晚近同祖的。
     另外F656是星簇扩张的支系不可能是一般国民,什么叫星簇扩张就是一个男人几代人百年左右发展出几千几万后裔。F656的分布可不止在江浙,就是在台湾汉还是能达到4%左右的比例,国内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西南都有分布。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能读懂史记周本纪里的姜嫄生后稷,后稷生不窟,不窟自窜于戎狄间等等,再去比对姬周与F492的关系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13:06
这里明显是带有母系社会色彩,写的是周人最早是知母不知父。另外麻烦你说一下你们支系那里测出有,看看分布有什么特点。
发表于 2017-7-23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召公大封于燕,赐姓;叔鲜封于管,叔度封于蔡,三监之乱已绞。这些藩国相对芸芸殷民,犹如晨星。而且这些诸侯国都在中原偏西。鲁国为正宗姬姓,初封之时都不敢开城门,土人众多徘徊墙外。
先周有邰氏女姜嫄时期,对应的是关中仰韶文化,处在母系社会里,此时不知Y-DNA是谁的,后稷经历了一段舅甥传递,也不知Y-DNA是谁的,最后一位被驱得的不窟,难道就是O1?公亶父迁岐山周原,难道就是O1?仅仅几千人的家族带士兵,在上千万以上的殷商国民面前,谁生得多?这仅仅在北方中原西部,南方从菲律宾到长江以南,这么多的O1-F492在繁衍,谁的孩子多?
发表于 2017-7-23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明显是带有母系社会色彩,写的是周人最早是知母不知父。另外麻烦你说一下你们支系那里测出有,看看分布有什么特点。
奋斗 发表于 2017-7-23 13:37
你的意思是O1人口多,生得多就是姬周咯,这就好比C3星状簇在蒙古人中最多,所以一定是成吉思汗后裔。你这种逻辑才是漏洞百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O1人群是逐水而居的部落,如良渚文化遗址人群,进入北豳寒带荒漠意味自寻短见,再说姬周的八百年有效期仅仅400年,几十个同姓诸侯国,三分之二为灭商联盟的赐姬姓,无异于唐初的李、徐茂功,李、姜谟,等等功臣。 ...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12:49
另外我查了下微基因数据CTS9678有32人,而F492是218人,人数差距是有6.8倍。周八百年江山就说有效期仅仅400年来算吧,周初93个兄弟同宗诸侯国,400年下来一个诸侯国算平均后裔3000人来算不过分吧,93个兄弟同宗诸侯就有接近28万后裔,按西周人口四百多万来算,到了东周周宗室人口是占当时国家人口的6%左右。目前来看CTS9678估计在汉族比例不会超过1%,这相差也太远了。
发表于 2017-7-23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我查了下微基因数据CTS9678有32人,而F492是218人,人数差距是有6.8倍。周八百年江山就说有效期仅仅400年来算吧,周初93个兄弟同宗诸侯国,400年下来一个诸侯国算平均后裔3000人来算不过分吧,93个兄弟同宗诸侯就 ...
奋斗 发表于 2017-7-23 13:51
好像你当了诸侯,打仗就不死人一样,而且之后的五胡乱华,北方民族的入侵到底进入了多少新品种,还不一定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召公大封于燕,赐姓;叔鲜封于管,叔度封于蔡,三监之乱已绞。这些藩国相对芸芸殷民,犹如晨星。而且这些诸侯国都在中原偏西。鲁国为正宗姬姓,初封之时都不敢开城门,土人众多徘徊墙外。
先周有邰氏女姜嫄时期,对应 ...
wzclone 发表于 2017-7-23 13:44
拉倒吧,菲律宾那来的F492,有的话也是华人,只是目前没发现有。F492从南到北那里都比你CTS9678多,另外CTS9678你先找到3千多年前是否是星簇扩张再来说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7-23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意思是O1人口多,生得多就是姬周咯,这就好比C3星状簇在蒙古人中最多,所以一定是成吉思汗后裔。你这种逻辑才是漏洞百出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7-7-23 13:47
目前来看三千来年前支系只有F492是星簇多叉扩张的,说明F492的人口基础是3千来年前打下的基础。没来三千来年前星簇多叉扩张的话怎么对应周初武王成王大封兄弟同宗国的历史。
发表于 2017-7-23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F492 3000年来星蔟扩张做多,能证明就是姬周吗?
如果不是姬周,那会是哪个部落这么强势呢?
发表于 2017-7-2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人口多就是姬周后裔是误会。姬周的同姓诸侯国,有一半以上是赐姓联盟,还有一些是早支分离,而且这些诸侯国都在长江以北的中原地带,从周秦至今,中原地带已经经历了十几次人口大灭绝,姬周还会人口多吗?哪怕个别逃离北方到长江流域,也不会占了长江流域的多数,因为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生存力强。因此当今人口多并不能说明就是姬周。
二,3100年扩散就是姬周也是误会,假如姬周的同姓诸侯国在有效的四百年内都爆发了,春秋时的奴隶起义杀的就是这些剥削阶级人口。到了战国末期姬周人丁已经不会太多。
例如朱元璋后裔被明末农民起义军屠杀殆尽,除了长江以南上留几个,就是最明显的史籍最详细的例子。
发表于 2017-7-23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末年,经过两百多年的繁衍,“皇族”即朱姓子孙已发展到100多万人。作为大明王朝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的确是“最幸福”的群体。

他们从摇篮到坟墓都由国家负担,只要是皇族后代,从一出生就不必从事任何职业,所有消费、所有供需均由国家特供:10岁起开始领工资享受俸禄,结婚时国家发放房屋、冠服、婚礼费用,死时还有一笔厚厚的丧葬费。

但他们仍嫌不足,利用皇族身份,勾结商贾,垄断行业;抢占良田、土地、森林、矿产等稀缺资源;挥霍财富,穷奢极欲;纳妾淫婢,强奸民女……

当然,他们对民变极为防范。明朝通过中央高度集权和在地方设“军分区”(军分区司令由王族担任)、建立“东厂”、“西厂”、锦衣卫等特务组织等的方式,以确保朱家江山永不变色。由于手中把握着枪杆子,朝庭和皇族们对自已的未来十分自信。

当他们达到了最无耻的亢奋状态之时,终于,算总帐的来了——和他们有得一比的暴民李自成、张献忠兵锋所至,皇族几乎没人能活下来,他们两百多年的狂欢宴席,原来不是免费的。(2013年11月15日,布楚维奇,长沙)。

朱元璋是历史上最冷酷的皇帝。他对百姓、对大臣、对故交、对妻妾都残酷无情。唯有在自己的子孙面前,他却满面慈祥,温柔体贴得无以复加。为了确保子孙们生活幸福和江山永不变色,他绞尽了脑汁。

一、皇族子孙在政治上、经济上、法律上均享有特权

开国不久,还没来得及大封功臣,他便急不可待地把所有儿子都封为亲王,虽然他最小的儿子那一年刚刚一岁。他规定皇族子孙不受普通法律约束,不归当地官府管制。诸王的府第、服饰和军骑,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见了都要“伏而拜谒”。

百姓们在死亡线上挣扎,朱元璋却给自己儿孙们制定了极高的俸禄标准:皇子封为亲王后年俸万石,是最高官员的近七倍,还不包括大量的土地等其他各种赏赐。为了让后代们充分享受幸福,他规定皇族不必从事任何职业。每一个皇族后代,所有消费需要都由国家特供。

同时,将地方最赚钱的行业,由皇族垄断。天下最好的土地越来越集中到皇族手中。明代中叶之后,全国人均土地不断下降,而同时,皇族占有土地却迅速扩大。许多王府拥有的土地动辄万顷:景王、潞王在湖广等地庄田多达4万顷,福王庄田2万顷,桂王、惠王、瑞王的庄田各3万顷。吉王在长沙,有地七八十万亩,长沙、善化两县田地的40%也归吉王所有。河南全省土地,居然有一半归各王府所有。

皇族们的俸禄直接来自各地的财政收入,皇族的穷奢极欲和皇族人口的增长,意味着财政支出几十倍、上百倍的增加。山西晋王府,明初只需年俸1万石,到了嘉靖年间,增长到87万石。河南周王府,由1万石增长到69万石。湖广楚王府,由1万石增长到25万石……国家财富分配中,权贵们的比重迅速扩大,而底层百姓的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

这片江山上的亿万人民存活的真正意义,历来就是给一家一姓提供膏血。从明代中期开始,各地的长官惊慌地发现,他们本地的财政收入,已经不够供养居住在本地的皇族。比如山西地方财政收入为152万石,而山西王爷们每年消耗的俸禄为312万石。河南年财政收入为84万石,而需要供给王爷的是192万石。嘉靖年间的大臣们纷纷焦虑地指出,不久之后,以中国之地大物博,竟然可能举全国之力,也无法养活这一家一姓的荒唐场景:“王府将军、中尉动以万计,假令复数十年,虽损内府之积贮,竭天下之全税,而奚足以赡乎?”“将来圣子神孙相传万世,以有限之土地,增无算之禄粮,作何处以善其后?”

二、国家特供如此优厚,皇子龙孙们犹有不足

事实上,中国老百姓都特别“通情达理”。江山是人家老祖宗提着头打下来的,是用千万个人头换来的。所以,人家的后代享受一下特殊待遇,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问题是,国家规定已经如此优厚,皇子龙孙们犹有不足。他们运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影响力,把触角伸向一切有油水的领域,无利不取,无所不为:

皇族往往与巨商相勾结,进行行业垄断。这些亲贵利用自己的关系,向朝廷要到特殊政策,转手批给商人,再从商人那里分得巨额利益。地方上所有最赚钱的行业,都被其垄断。许多地方的藩王利用特权,控制了当地的食盐销售。他们不顾百姓承受能力,任意抬高盐价,以致最底层的老百姓长年买不起盐吃。

所有稀缺的自然资源,比如土地、山林和矿山,只要证明有利可图,皇族就会通过向皇帝乞请或者巧取豪夺的方式,抢占到自己手里。各地王府所圈之地,“皆取之州县中极膏腴田地”。比如皇帝赐给福王两万顷土地,本来定在河南,但河南好地圈尽仍然不够,不得不跑到湖广、山东去圈占最好的良田。所以史书说,有明一代 “占夺民业而为民厉者,莫如皇庄及诸王、勋戚、中官庄田为甚”。

各地王爷经常向皇帝哭穷,索要各种特利。许多地方的收税权陆陆续续划归了各地王府:周王拥有开封的税课权,潞王占有河泊所26处,潞城县的商税被赐给了清源王,屯留县的则归辽山王所有。平遥王说自己家口太多,生活不宽裕,皇帝命令,把黎城县一年的商税划给他……

通过种种巧取豪夺,皇族们山积了天下最多的财富。富甲天下的福王,“珠玉货赂山积”,金钱百万。陕西的秦王,富甲天下,“拥赀数百万”。大同的代王,居然拥有房屋1060所……

垄断集团暴利滚滚的直接后果自然是民生的日益困顿。从明代中期开始,历代皇帝不断通过“加派”等手段,将宗藩费用进一步转嫁到人民身上。原本负担很重的百姓更加雪上加霜,有的农民甚至“废箸、鬻舍、捐妻,以供王国之禄”……

三、特权庇护:皇族成为黑势力保护伞

以上种种,毕竟还属“合法”或者符合“潜规则”。然而这仍然不能满足皇族们的欲望和冲动。在缺乏约束的情况下,特权总要走到极端。明代皇族超出法律之外的为非作歹穷凶极恶为他们积累了更大的民怨。

虽然国家明确规定皇族不得干涉地方政务,但许多皇族都涉足地方事务,一旦有求不遂,就依仗自己的龙子龙孙身份对地方官员横加欺凌。因为享有司法特权,有罪时“罚而不刑”,许多王府成为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甚至自身也沦为黑社会头目。嘉靖五年,庆成府的辅国将军藏匿大盗被人告发;隆庆二年,方山王府镇国中尉朱新垣“与群盗通,劫掠商货”;襄垣王府的辅国中尉、昌化王府的辅国中尉都“私出禁城为盗”,公然杀人劫财……

至于强抢民女之类的经典桥段更是无地无之。在特权庇护下,皇族已经沦为大明社会道德水准最为低下的一个群体。河南禹州的徽王朱载伦,“有美女子过府,掠入与淫,女幼不敢接,即大怒,投以与虎”。山民王朱企礼在武冈州“前后夺民妻女无算”。武邑王在父丧期间“居丧无礼,置酒作乐,召妓者歌舞,极诸淫纵,内使谏者,辄非法拷掠,或触其怒,以石鼓压胸,囊沙覆口,死者数人”……

虽然民怨深重,各地皇族们丝毫不予理会——拼命享受,作为对列祖列宗提头血战的回报。作为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在大明王朝,皇族确实是最幸福的群体。两百多年的飞扬跋扈、狂吸痛饮, high到极点,终于要到巅峰了。

四、两百年的狂欢宴席原来不是免费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自成、张献忠等明末“七十二家”起义军纵横大地之后,朱元璋的子孙们突然发现,他们的宴席不仅仅是被打扰了一下,而是被宣告永远终结。更可怕的是,他们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场两百年的宴席不是免费的,结账的时候到了。这些姓朱的亲王、郡王、将军们,是农民军最有兴趣的猎物。大大小小的农民军所过之处,皇族均在劫难逃。那些各地最壮丽的王府,在连绵全国的战争中,几乎无不灰飞烟灭。据太原总兵姜镶亲见亲闻,农民军“凡所攻陷,劫掠焚毁,备极惨毒,而宗藩罹祸尤甚”。

明末山西有晋王、代王两大藩王和西河王等多位郡王,皇族多达数万人。崇祯十六年,李自成挥军进入山西,每到一地,首先捕杀皇族。起义军攻陷山西平阳后,“西河王等三百余人遇害”;攻占汾阳后,也首先搜杀“宗绅”,以致“彼汾一方,几成罗刹鬼国”。

崇祯十七年初攻克太原后,李自成军“捕晋宗室四百余人,送西安,悉杀之”。这四百余人都是晋王一系的高级皇族。接着,因为“恐(中低层)宗人为变,闭门搜捕,得千余人,杀之海子堰,若歼羊豕”。经过这两次杀戮,山西晋王宗室中的主要人物被杀殆尽。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军又攻取大同。6天之内,代王朱传齐以下的4000多名诸王宗室皆被杀。其他郡王也几乎没有幸免。姜镶在启本中说:“云(今山西大同)之宗姓,约计肆千余,闯贼盘踞六日,屠戮将尽……”综计以上数次,李自成军仅在山西一地,就杀掉朱姓子孙10000多人。

山西一地仅是缩影。事实上,尽管李自成以“不嗜杀”闻名,但是他兵锋过处,那些朱姓王爷几乎没有活下来的。

而张献忠军本以玉石俱焚为特长,所到之处,诸王扫灭,更是题中之义。与众不同的是他在杀法上常有新创意。崇祯十四年二月,他攻取了襄阳,执襄王朱翊铭于南城楼。朱翊铭跪地乞生,张献忠赐给了他一杯酒,说:“吾欲借王头,使杨嗣昌以陷藩伏法。”接着“杀之城上,焚城楼,投尸于火”。

崇祯十六年五月,张献忠克武昌,俘获楚王朱华奎。这次,他想出了另一个新花样——活沉西湖,宫殿楼阁近千间也被付之一炬……

与和平时期皇族的生育率最高相匹配,在明末战乱之中,皇族的死亡率也创了社会各阶层之最。明末起义军诛戮明皇室成员,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坚决、彻底。只要是朱元璋的后代,不论主动投降还是被动俘获,不论立地不跪还是苦苦求生,不论拒不交待藏宝地点还是痛痛快快地献出所有财富,结果都是一样:一律诛灭。史书中涉及王府在兵锋下的遭遇,所用的词都是“尽”、“皆”、“合族”:张献忠攻占常德,“荣王宗室殆尽”。攻克重庆,蜀王朱常浩及其家人“尽杀之”。蜀王朱至澎“合宗被害”……史家总结道:“凡王府宗支,不分顺逆,不分军民,是朱姓者,尽皆诛杀。”

明皇族两百多年的为所欲为,积累了太多的民愤。他们已经完全站到了普通民众的对立面,不得不以自己这一代的鲜血和生命,为自己,也为以前数十代的“幸福生活”付账,就像以前每一个王朝的末期一样。

但不要忘了,朱元璋正是高举“打倒元朝特权阶级”的大旗建立了明朝。明王朝这座大厦建立的地基,正是元王朝巨室、权贵、官宦之家的累累尸骨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4 22:37 , Processed in 0.1605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