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MNOPS

为什么朝鲜语能保留少数上古汉语的成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4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禁谐声,林函通假,确实有一定道理

查询树林、森林、forest、woods、trees在藏语中的发音就可以得到证实了
发表于 2017-11-5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禁谐声,林函通假,确实有一定道理

查询树林、森林、forest、woods、trees在藏语中的发音就可以得到证实了
Manaus 发表于 2017-11-4 12:59

口说无凭,你贴截图吧。
发表于 2017-11-5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交(k- / tɕ-)—效(ɣ-或ɦ- / ɕ-)

颈(k- / tɕ-)—项(ɣ-或ɦ- / ɕ-)

降(下降k- / tɕ-)—降(降服ɣ-或ɦ- / ɕ-)

乾 / 干(k)—旱(ɣ-或ɦ-)

晓母匣母确实来自见母群母,观乎我所举的若干例子见母和匣母在官话中都出现颚化,似乎催生见母群母塞音擦化为晓母匣母的是三等i / j介音
发表于 2017-11-5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1-5 18:48 编辑

交(k- / tɕ-)—效(ɣ-或ɦ- / ɕ-)

降(下降k- / tɕ-)—降(降服ɣ-或ɦ- / ɕ-)

貌似这两个都是使动用法,交是主动提交,上交,效是出来的效果,被动态

同样,下降是主动下降,降服是使他人降服,也是被动态
发表于 2017-11-5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颈(k- / tɕ-)—项(ɣ-或ɦ- / ɕ-)

也许这个也是主动态和被动态的分别,颈是自己的脖子,my neck,项是他人的脖子,his / her / their / your neck?
发表于 2017-11-5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说无凭,你贴截图吧。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5 15:53
我这个是建议,还没完成呢,我不熟悉藏语,如果藏语的林也是kl-就很确定了

格各k-见母

洛烙l-来母

很典型的复辅音
发表于 2017-11-5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1-5 19:10 编辑

原来现在《广韵》也是匣母

http://ytenx.org/zim?dzih=現&dzyen=1&jtkb=1&jtdt=1

见(k- / tɕ-)—现(ɣ-或ɦ- / ɕ-)

见是主动态,watch / see,现是被动态 was / were shown / seen / watched,显似是现的化身,组成连绵词显现

乾 / 干 — 旱也似是主动被动态的差异,乾 / 干用以形容个别物体,旱则是全天下大旱,老天爷降旱,由天施加的旱,所以是被动态
发表于 2017-11-6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个是建议,还没完成呢,我不熟悉藏语,如果藏语的林也是kl-就很确定了

格各k-见母

洛烙l-来母

很典型的复辅音
Manaus 发表于 2017-11-5 18:47

我就知道你没有截图。查藏语的结果不是证实而是否定你的说法。
发表于 2017-11-6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的和尚都说有轮回,我说那是狗屁。你这种讲不出道理的傻x,就是狗屁。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4 11:52
全世界语言学家和和尚是一个层次的?你就这见识?
发表于 2017-11-6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狗屁证据呀?像截图里面这种生搬硬套强词夺理的东西,有一万个也是垃圾。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4 11:54
你懂概率吗?如果它们没有内部联系,同时表现为接近的外部形式,这种概率是多少你会算么?
发表于 2017-11-7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交郊-效外,还有告-皓浩,告是k,皓浩是ɣ-或ɦ-,告是tell someone / report to someone,皓是bright,光亮,或者说是被公之于众,大白于天下,也是主动态和被动态的差別,浩这个很难解释为被动态,我再想想
发表于 2017-11-8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语言学家和和尚是一个层次的?你就这见识?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6 23:02

你们说不出道理,只能是低层次。
发表于 2017-11-8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懂概率吗?如果它们没有内部联系,同时表现为接近的外部形式,这种概率是多少你会算么?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6 23:04

你懂屁概率,没有证据就把林和函说成是同音,就是强词夺理。你说说“同时表现为接近的外部形式”有哪些证据?是不是都是强词夺理的瞎掰?
发表于 2017-11-8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看看这些语言学家的瞎掰,一个字能被他们搞出一长串声母。 d.png


两句话句型有相似之处,就能证明两个字读音相同吗?那么“我砍它”和“我剁它”,句型相似,意思相似,是不是就证明砍和剁同音?
发表于 2017-11-8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书中有常见的鲁鱼亥豕错误,即把鲁误写成鱼,亥误写成豕。 上面截图中的三个字,外形相似,也不排除有类似的误写的可能。如果把误写的几个字,生搬硬套说成是同音,那也是笑死人。
发表于 2017-11-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说不出道理,只能是低层次。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8 13:48
我说出这个事实,而你却不知道。谁层次低?
发表于 2017-11-8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懂屁概率,没有证据就把林和函说成是同音,就是强词夺理。你说说“同时表现为接近的外部形式”有哪些证据?是不是都是强词夺理的瞎掰?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8 13:52
没必要知道函林是否同音,列举事例越多,不同音概率越低。剩下的,奥卡姆剃刀伺候。这下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潘郑文章中要列很多例子?
发表于 2017-11-8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看看这些语言学家的瞎掰,一个字能被他们搞出一长串声母。53790


两句话句型有相似之处,就能证明两个字读音相同吗?那么“我砍它”和“我剁它”,句型相似,意思相似,是不是就证明砍和剁同音?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8 14:02
这话说得,同样的话不同的字,要么同义,要么同音通假。排除法不会做?而且三个字韵母全同,随机能随机到这个结果的概率多大?
发表于 2017-11-8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书中有常见的鲁鱼亥豕错误,即把鲁误写成鱼,亥误写成豕。 上面截图中的三个字,外形相似,也不排除有类似的误写的可能。如果把误写的几个字,生搬硬套说成是同音,那也是笑死人。
geoanth 发表于 2017-11-8 14:12
呵呵,露底了吧。随机错误错到韵母相同,这小概率事件居然让我们全碰到了。就这水平还来点评,笑死你活该。
发表于 2017-11-9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出这个事实,而你却不知道。谁层次低?
hercules 发表于 2017-11-8 20:56

你说了屁事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2-24 20:19 , Processed in 0.0978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