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山戎地带

说夏后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6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26 20:30 编辑
今年是火鸡年,《2017丁酉年是“火鸡”之年_网易新闻》,没有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欧洲的大航海时代猴年马月才能到来?无怪乎英语“火鸡”竟与“土耳其”同音。难怪美帝感恩火鸡!因为远古祖源或文化相关导致名词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25 12:25

这些词汇或许是塞人岛夷的古老词汇:


克什克腾——喀什噶尔——科泽科德——库尔斯克——格拉斯哥——库斯科——Christ——喀拉喀托——喀尔喀——瓜尔佳——瓦尔喀——廓尔喀——库尔干——高黎贡——昆冈——昆卡——喀山——哥萨克——哈萨克——柯尔克孜——卡桑卡


桑干——宋干(泼水节,是否是纪念蚩尤振滔洪水,一搏空桑呢?)——宋卡——桑伽姆(Sangam)——桑吉——僧伽罗——索格底亚纳——塞克——萨迦——桑给巴尔——桑海——Sungir——辛格——僧格——桑昆——嵩山——新加坡


昆仑——科里亚克——祁连(克里木、克罗曼、祁罗曼、折罗漫)——卡若(看到唐善纯先生考证“成都——昌都”的关联,感觉很有意思)——卡拉奇——开罗(也是国都所在地呀)——喀喇沁(与“卡拉奇”发音相似乃尔,本人考证或许大乐之野或都广之野就在印巴交界处)——开鲁(扎鲁特、哲里木)——岢岚——可兰——可乐——凯里——高丽——克烈——固伦——库伦——克鲁伦——骨利干——葛逻禄——楼兰——皋兰山——歌乐山——仡佬——呼罗珊——卡洛琳——科勒——凯拉洪——高卢——古里



岛夷西传鸡鸡的证据,发音接近“高丽、高卢”的古里国又称“公鸡堡垒”:


古里国编辑锁定

古里国,又作“古里佛”,是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南部的一个古代王国,曾为马拉巴尔地区的一部分,其境在今印度西南部喀拉拉邦科泽科德(Kozhikode)一带,为古代印度洋海上的交通要冲。这个出现于公元十三世纪的古国频频出现在中国古籍之中,宋时称作南毗国(Namburi),元时称作“古里佛”,明时称作“古里”,而在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的游纪中称作卡里卡特(Kalicut),有时也作公鸡堡垒(Cock Fort)。
(自百度百科“古里国”)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以为夏后氏王朝假使存在,也在准河一带,在三代中受外来影响是最弱的。而商周则不同。商不用说,以周例,处处皆见外来因素。其中,人员互动定不少。举一大家很少关注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7-12-26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以为夏后氏王朝假使存在,也在准河一带,在三代中受外来影响是最弱的。而商周则不同。商不用说,以周例,处处皆见外来因素。其中,人员互动定不少。举一大家很少关注的。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7-12-26 20:05

揣手礼?——可惜没穿衣服!看来“共工——洪门——公鸡会”的确是中国青铜工艺的引入者!
发表于 2018-1-9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9 15:30 编辑

The figurine was made of an as yet unknown organic material. Pictures: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graphy SB RAS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22 12:00


忽然感觉这种羽冠,很可能是“皇”字最上面字体形状的来源。刚才搜索了下,汉字“皇”上部极像发散的光芒(模仿外星人?),模仿发散的光芒,最形象的就是羽毛冠呀(其实头发也可以发散,但是很难,若非静电附体,顶多用发胶弄成莫西干发型。或者梳成天菩萨,或者编成马尾辫——北发、发羌或许以此得名)!“皇”发音也接近“crown”,音变为“grand”——“皇”本义为“大”应该就是由此而来。按《说文解字》,“皇”字上面其实是鼻子——“自”,这就很有意思,凸显鼻子的重要性,这在毛利人和因纽特人的碰鼻礼里表现得很突出,汉语的自称“自”也是跟鼻子有关呀。而“巴斯克——毕兹卡——巴什基尔——basic”,“基本”的意思,都是以自己所知所在为基本呀!不奇怪阿尔泰语系以“鼻”为自称(汉语为“敝”、“鄙”,因为是基础,所以低下,狄低为底,故习以为自谦也!北方岂自卑,南方恁自大,环境造物性,五行通人性,北方属水,水流趋下,火曰炎上,升腾热辣)。上面那个文物,刻画的鼻子就很大,而且接近甲骨文的“鼻”字!英语“nose”和“north”发音也很接近呀!而萨满傩教,傩也接近“north”,难江、弱水、斡难河,其名良有深意。于是不奇怪美洲印第安人、古埃及法老、良渚神人、西南夷铜鼓羽人的羽冠,可能都是同源于“三皇”时代。
也更不奇怪,三苗可能是东亚土著,苗民后裔如羽人的羽冠、银冠等等,实际是继承的远古三皇时代。也就是东亚黎民本来都是苗蛮,华夏可能更在北方,但是也是更早时期北上的部落,后世南下并混战,取得了中国的统治权。所以中原四千年以前的文化遗址,基本都可以说是东亚原来的土著——三皇后裔的苗蛮九黎的遗迹,强行指认为原始华夏未免根据不足。而华夏是原来北方精英,文化的主宰,所以不奇怪作为曾经的天下共主,华夏保留了很多印欧、闪含、突厥人的祖先信息,而作为下层庶民的原始西方民族,却没有这些历史记载,只有一些被嫁接的神话,也跟华夏历史互相印证,呼应得很贴切。所以五千年前东亚的遗址是东亚土著的,中东的遗址是中东土著的,南亚的遗址是南亚土著的,欧洲的遗址是欧洲土著的,那时候也是在进行着史前全球化的交流,但是这种交流真正形成了一次洪流,就是南西伯利亚大昆仑,发散出去的那些王族,纷纷到古埃及、两河、中国、南亚、欧洲等地做主人去了,纵然他们的文明水平可能不如各地已经开启史前全球化交流也已经发展进步的土著。帝之下都,真是一个神奇的所在!而现在考古所见,东亚、欧洲、中东、南亚、甚至可能还有美洲,传统的新石器文化突然中断,然后诞生新颖的文化进程的现象,不止是自然界的洪水,更是这股文明洪流冲击所致。
发表于 2018-1-9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没检测基因类型,但是咱家族属于泯然众人的相貌和华夏老姓,所以咱也是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主体基因型比如Y-O为假想的自家基因。但是最近忽然有点惶恐,三代莫非都是非主流?比如假设夏朝是Y-R,周朝是Y-Q,商朝是Y-C,为自己百代贫农自卑乎?为最广大人民情绪考虑极力掩盖歪曲学研真相乎?我还是想曰:事实真相,比什么都重要。文化中国,比一家一族之基因重要!即使千家万户,切身利益,也不如真相重要!
大禹——姒文命——swimming
姒启(开)——斯克——斯基——塞克——sky
假如夏人就是新疆乃至中亚的雅利安人、吐火罗人、日耳曼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不奇怪呀!我们有历史,文化上入夏则夏,是华夏正统;他们丢了文化,失了东方的住权,入夷则夷了。
但是最初的夷夏之争,最初的夷——九黎三苗是东亚土著,伯益代表他们的利益与启争位,失败了。伯益和商部落到了冀北,然后下中原,建立了东亚帝国。
但是夏呢?
发表于 2018-1-12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树袋熊先生最近拉来很多考古文章的概述,巴拉巴拉,考拉考拉的,让人受教。尤其对咱这一穷二白买不起大部头又不好读书但爱甚解的人,真是既省财力又省精力,赞!然而兰版限制,不容咱这真言针鼹置喙,只能在奥陶纪 ...
我有个问题,就是二里头那出土不同牌饰和玉器的坟墓有没做过性别考古?——若还有遗骸,提示,打酱油也将有重量论文发的哟,好发不难,哟西,哟西!
记得上古女巫为主,男巫地位较低(被称为覡,明显就是在女巫旁边看场子的陪衬而已),所以假如那铜牌饰什么的真是巫师的,说不定都是女的呢!正也正常,女主内,男主外,掌管征伐的男人以牙璋兵器等陪葬,主管宫内祭祀的女人呢,则可以用铜牌饰(如果如学者所言是巫师所用)铜铃陪葬喽(二里头古人泉下有知,会不会发出铜铃般的笑声?天雨粟,鬼夜哭!)!富豪妇好那样既主内又征外的,棒棒哒,两种礼器都可以陪葬!
……
下面这则新闻,南西伯利亚2000年之前的墓葬,文中推说是匈奴墓,发现的牌饰呢,虽然跟二里头的牌饰材质不同,但是有没可能是相近起源和类似功能呢?那个巴钩(buckle)——牌饰不是铜的,而是用煤精石,我觉得更有巫术意义,夏人尚黑嘛!人家是女性墓葬,所以调查一下二里头墓葬的性别问题,我觉得很有必要!不要因为这些文物是二里头墓葬迄今所见工艺等级最高的,就一定要把它跟夏王或公卿联系起来,这种一厢情愿拉郎配不认真考古的态度,让人实在不敢恭维!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22 10:50
妇好的地位非同凡响,从甲骨文卜辞来看,不单是军事首领,也是大祭司。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她二者都占了,令人惊叹~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0 19:22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9:从女性的角色看,商代的文字材料显示商的先王和他们的配偶都受到后代的特殊祭典。例如,如上所述,“母”的称号被加在一些女性的名字前面,包括妇妌和妇好。她们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号,现在还不清楚,尤其是妇好,她没有生育男性后代,但是她的称号,和她的身份显然是很尊贵的。宫廷里的女性也许有其他表现地位的方式。所有直系先王的配偶都可以享受特祭。武丁在位期间(约公元前1250—前1200年),商王的名号总是放在他的配偶名字前面。名号是与世系相关的,因为在商王得名的同时要举行祭祀先妣的礼仪(黄然伟,1995),如此,形成了一种纽带关系,不仅联系了武丁和他的“诸妇”之间的关系,同时,也连接了武丁的母亲世系的继承权。

商王总是向神占问关于健康、天气、收成和征伐的问题。而在商宫廷举行仪式时,来自天神的问答被记录在龟甲和兽骨上。从武丁时代的甲骨卜辞中我们了解到,妇妌、妇好和武丁“诸妇"的另外一个——妇【左女右自】,曾主持祈求作物生长和丰收的祭祀。现有的材料还不足以说明她们是否真的有封地,并且正式主管王室的土地和耕作。但是,卜辞说明这些女性的确参与了王室的问卜活动,并且通过这些活动获得权力。卜辞也表明,不论是象征性的还是实际的,女性在农业生产中的角色,也包括她们在礼仪中的行为。
W7167N 发表于 2018-1-12 10:01

感谢树袋熊先生的资料!有没可能夏、商时代这些“妇”(“命妇”的起源?)其实就是巫师呢?王-妇结合,政教合一了!当然甲骨文很可能由觋来记录,因为毕竟祝史之事似乎由男性掌管(为避免偷情,会不会把史官阉割?抑或就是命妇的兄弟做祝史?抑或巫祝分别进行工作,相当于盲试一般,正巧避免作弊通气)。不过也不能否定或许有“女书”呢?“文”和“女”字很像的说。苏妲己很可能就是这样的女巫,什么摘心斫胫虿盆炮烙都可能是巫师邪教因素,甚至伯邑考为此蒙难而周文王也险些丧命。好在周文王发明了新的卜筮方法(相对容易,所以习称“周易”,以前的什么连山归藏,本来也不容易),容易——面容易哉,也就是巫术不辛苦,没人遭罪,所以在周代人祭那种狰狞面容场景就少(很多饕餮纹什么的其实是人祭的痛苦表情,这类纹饰在商代青铜器上很多,到了周代明显减少并且也缓和很多)。有姓氏和地名“祝其(交趾、诸暨、珠玑)”,跟夏商似乎很有关系。
发表于 2018-1-12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2 12:48 编辑
感谢树袋熊先生的资料!有没可能夏、商时代这些“妇”(“命妇”的起源?)其实就是巫师呢?王-妇结合,政教合一了!当然甲骨文很可能由觋来记录,因为毕竟祝史之事似乎由男性掌管(为避免偷情,会不会把史官阉 ...
癯鹤 发表于 2018-1-12 11:44

微——west——尉氏——微史狄?西方为金,阿尔泰山又称金微山。
……
再举一个例子,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认为史墙盘的微史家族与微子启无涉,但他认为长子口墓是微子启。而就长子口墓而言,他可能是微子启。中国众多学者的研究涉及微、微伯、微侯、祖己、析子孙、举族、长子口、长侯、胶鬲等等,微子启之所以叫微子启,他一定跟”微“有关,而这个“微”——众多中国学者根据先秦文献的研究表明,它不会是在东方!所以微子启一定与微史家族有关,至于是什么关系,尚待研究!
W7167N 发表于 2018-1-12 11:33

whisk(帚)——微史(该族乃祝史之一,或是派驻西方的“史”吏——刺史。女巫师则是“妇”,感觉我像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一样兴奋呢!)
微子启——微子开——whisky(威士忌)
威士忌原产爱尔兰,相对于欧亚大陆甚至相对于英国都是西方呀!
巫史活动或许离不开酒(中国夏代青铜容器就已经有酒器,跟巫教活动关系自不待言),据司马迁所述,天官跟史官同源,天官羲和沉湎失职(让人联想到希腊酒神呀)遭夏王讨伐是一个重要历史大事。
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慧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彗——帚——wise——whisk
慧能(whisk comet)根性高,俗姓卢——broom,自己有帚在心,参宿神秀参悟能力确实不如他呀!
发表于 2018-1-14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4 23:05 编辑
微——west——尉氏——微史狄?西方为金,阿尔泰山又称金微山。

whisk(帚)——微史(该族乃祝史之一,或是派驻西方的“史”吏——刺史。女巫师则是“妇”,感觉我像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一样兴奋呢!)
微子 ...
癯鹤 发表于 2018-1-12 12:18

感谢袋熊,很快给我的考证拉来证据(我是买不起也没看过论文集或相关论文的):

  

陈絜的观点

1:“帚”字释义

殷墟卜辞中,“帚”字习见,其字形有较多的变化,一般隶定为“帚”字,这没有疑义。但对于释义,过去曾有较大的分歧。如罗振玉释作“归”,温丹铭释作“迓”,郭沫若、唐兰释作“妇”,岛邦男则认为“帚”乃“服”之假借、实为被王配置于四方并为商王所亲近的大官,可谓众说纷纭。现在看来,释作妇女之“妇”应该可信,今不妨举几条过去学者所忽视或未曾见过的证据,以示说明。

首先,从相关的卜辞和商金文材料看,“帚”、“妇”二字为同字异构,或可以说,“妇”就是“帚”的后造本字。卜辞中所占卜的“妇好其有子”,跟“帚好有子”应该是同一件事,是问“妇好”这个人是否怀孕。显然,“帚”也就是“妇”字。卜辞中 的例子还有3条——辞2是贞问“妇”的分娩,辞3与辞4则是占卜“帚”的分娩。从卜辞文法和内容判断,“妇”与“帚”显然是同一个字的两种不同的字形。此外,商金文中也有相关的证据,例如《三代》所著录的妇聿卣,其中的器盖其铭文作“帚【左女右聿】”,而器身之上的铭文则作“妇聿”。所以说,在殷商时期,“帚”与“妇”是同字异构,有无“女”字旁皆不影响该字的词义。
W7167N 发表于 2018-1-14 14:33

whisk(帚)——微史(该族乃祝史之一,或是派驻西方的“史”吏——刺史。女巫师则是“妇”,感觉我像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一样兴奋呢!)——巫史(曾有家为巫史的时代)——微子
wish——微史——尉氏——未始——巫师——委实——为啥——未遂——为使
wife——彗妇(whisk+妇女)——外服
witch——未知(女巫占卜未知嘛!已知了还用巫师干嘛?)——微词(慧智、回执)——维持(降神做主持,维系地天通)——巫觋(在男为觋,在女为巫)
“vivienne”(薇薇安)这种名字或许就是从祈祷女性平安的女巫而来。娓娓(看来这个形声字还有会意性质)动听的祈祷后,“vivid”生出活灵活现的孩子,就是女巫与妇人最欣喜的成功!
毕竟是从泄殖孔道分娩出的,总是有晦气,所以很多文化有一个“洗儿礼”。洗去污垢(原罪?衅——sin),这就跟“帚”的意义相当了。所以并非是因为妇女本身拿着笤帚打扫卫生这层意义,还有巫师拿着笤帚、拂尘净坛做法的意思。兼为女巫和贵妇的,那就这两种身份都有,慢慢就合为一个新含义了。
挺有意思的,殷末有三贤,而纣王不能用反而加害之,孔子《论语·微子》曰:“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殷有三仁焉。” 微子是笤帚,扫去污垢,箕子是簸箕,敛去尘垢,比干呢,是朝廷的盾牌,防御外患的,商纣王疏远、驱逐、杀害他们,也就难怪朝政浊暗,以致灭亡了。天人感应每如此,语言怎么这么神奇?
再次感谢树袋熊先生提供资料,多读书,必得道,晚桉,辛苦!
发表于 2018-1-14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west——尉氏——微史狄?西方为金,阿尔泰山又称金微山。

whisk(帚)——微史(该族乃祝史之一,或是派驻西方的“史”吏——刺史。女巫师则是“妇”,感觉我像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一样兴奋呢!)
微子 ...
癯鹤 发表于 2018-1-12 12:18


呵呵哒,天人感应每如此,才说道这些问题,西北方就出土甲骨文了!
whisk——west(西方对应秋天,也就是秋天采伐地肤做扫帚有关)——微史>>>>>>>>>>>>>white(书写前先得有空白载体)>>>>>>>>>>write(锐剃)>>>>>>>>>>>character(刻若刻题)>>>>>>>>>>>>>script(斯克锐批题)
金微山不知道能不能发现更早的甲骨文呢!希望文字学家关注那里的甲骨,看看有没有什么刻着文字的迹象。

宁夏彭阳商周遗址发现甲骨文

央广网彭阳1月13日消息(记者徐升)近日,记者从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厅了解到,宁夏彭阳县姚河塬商周遗址自2017年6月发掘工作开展以来,相继发现了商周时期墓葬、车马坑、祭祀坑、铸铜作坊遗址等重要遗迹。近日又在考古发掘中发现甲骨文,对判断整个遗址属西周早期封国性质这一论断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出土现场

  本次发现的甲骨文在大型甲字形墓葬M13墓道的填土中出土,质地为牛的肩胛骨,正反面均经刮治上光,正面右下部分有单钻未灼的钻穴,上部有三个经背面烧灼而开的兆痕,背面有三联钻,并有灼痕。左侧有墨书文字,总计33字,合文2,计35字,墨书文字底部有一红色线条。墨书文字和正面刻辞文字的方向一致。经著名甲骨文专家释读,大意为:有一个人率领了30个人到夜、宕、隻等地,可能是巡查、巡视,刻辞涉及到1个人名和5个地名。确切学术意义尚在研究当中。
  

  出土甲骨文

  据介绍,甲骨文在姚河塬商周遗址的发现是商周考古领域的重大发现之一,这是目前中国境内商周遗址出土甲骨文最西北的一处遗址。目前国内出土甲骨文遗址,均具有都邑性质的,这也印证了姚河塬遗址的级别较高,与周王朝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判断整个遗址属西周早期封国性质这一论断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姚河塬商周遗址位于宁夏彭阳县新集乡红河支流李儿河、小河切割形成的塬地上,面积60余万平方米。2017年6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开展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截至目前现已发掘墓葬13座(其中甲字形大墓2座,竖穴土坑中型墓6座,小型墓5座;马坑5座,车马坑1座,祭祀坑1座,灰坑8座)。出土青铜车器、玉器、骨器等文物3000余件。
  专家认为,姚河塬遗址是宁夏南部地区新发现的一处晚商到东周时期的大型聚落遗址,是西周王朝的最西北的一处遗址点。特别是发现的西周时期高等级墓地遗存是宁夏境内首次发现,比照在陕西周公庙、甘肃灵台白草坡等同类遗址发现,可以确认此处为西周早期的贵族墓地,可能是一处未见于文献的西周封国的所在。该遗址的发现与发掘,为研究3000年以前的西周早期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填补了西周历史研究的空白,也填补了宁夏地方史研究的空白。




qfonline发表于 2018-1-14 21:28
发表于 2018-1-15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袋熊,很快给我的考证拉来证据(我是买不起也没看过论文集或相关论文的):


whisk(帚)——微史(该族乃祝史之一,或是派驻西方的“史”吏——刺史。女巫师则是“妇”,感觉我像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一样 ...
癯鹤 发表于 2018-1-14 21:00
陈絜的观点

8:关于“帚”的身份问题

至于宗妇说,也不尽合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能看出此说的不妥。我们知道,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宗族中宗子与宗妇都只能有一个。在武丁时期,武丁算是当时商王室的宗子,而其妻室如妇好、妇妌皆称妇也即宗妇尚能使人接受,倘若说当时王卜辞中所有称“妇”者皆系宗妇,那么当时商王室的宗妇着实太多了些。显然,宗妇之说也是有问题的。况且“宗妇”一词是否适合于殷商社会,也是值得商榷并须作进一步考察的重要问题。窃以为,殷商的族氏组织与周代的宗族组织,根本就是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血缘团体。

那么,子妇说与女官说又如何呢?依笔者的浅见,二者之间之所以产生分歧,主要是由于视角不同、证据各异所致。例如:
丙午贞,多帚亡(无)疾。
丙午贞,多臣亡(无)疾。(《合集》22258)
这是一组对贞卜辞,“多帚”与“多臣”并举,故学者以为“帚”也是职官命。┅┅窃以为,在亲称与职官名孰是孰非的问题上,假如不避默证之嫌,职官名之义项,其出现的时间可能比亲称还要早些。所以,用亲称来否定职官名的做法,可能也是欠考虑的。总之,倘若不偏执一辞,我们不妨将两者合而为一,并存可也。
W7167N 发表于 2018-1-15 08:25

victory——威克他人
witch——彗——帚——妇——女巫(萨满——维持(手持拂尘,维持祭祀礼仪,西王母部落文化,武威——姑臧——锅庄——乌斯藏)——威姑(威武,女戌;相对应有岳母之于女婿——姑爷——古冶子)——窝古尔——woman——巫马——魏玛——窝玛亚——亚马孙
wizard——围匝的(觋,原本是给女巫打下手的,打杂的。有些萨满教文化原来权力在女性,转成父权制甚至会有男子装成女巫的现象,证明权力交接不可少此步,故有“产翁”、“鱼妇”、“武都女子化为丈夫”、“阿玛”等文化现象)
wit——慧
will——唯欲——未来——唯而
在英语单词里以“v”、“w”发起的音节,很多跟祈祷、占卜、祝愿有关。
这个很有英汉同源性,汉语“唯”、“欲”音通也有相近义项。比如“蔚然”的“蔚”读作“为”,而“蔚县”的“蔚”读作“欲”。
wish——微史——尉氏——磈氏——姑师——未始——巫师——委实——为啥——未遂——为使
尉氏县于秦始皇三年置县。“古狱官曰尉氏”,今尉氏原为“郑之别狱”,并以这里为食邑,人们又称此邑为“尉氏”。据《汉书》:“郑大夫尉氏之邑,故遂以为邑。”
(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0%89%E6%B0%8F%E5%8E%BF/1065264?fr=aladdin&fromid=2541618&fromtitle=%E5%B0%89%E6%B0%8F
又是古汉语“尉”与“狱”相通之一例。
《山海经·西山经》积石之山之西有:“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兽皆文尾,其鸟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员神“磈氏”,主司反景。对于占卜来说,验证就是“圆”,圆明,就犹如返照——回验。这里的“磈氏”之宫,就是对“wish”的处理之所。西方信奉的上帝,其实就是白帝少昊,所以很不奇怪,英语的“wish”及一干相关词汇为啥跟汉语同源。因为东西交汇圆融之处是文化的渊薮。两个方向都从这里继承了大量文化。又比如英语“尉官”是“lieutenant”,或许与长留之山也有语言关联。
轮回是一个很重要的自然现象和哲学原理。很有意思,东西方轮回观念也是有同源形的。比如车轮——轱辘——昆仑,汉语为“轮”,英语为“围”或“回”——wheel,这正说明,大夏文化可能源自东西方文化的结合。结合的中央就是我们的五帝,文化制高点,当之无愧(无愧,当然无愧,谁让鬼方后裔数典忘祖,忘了五帝也是他们的文化祖宗)!
发表于 2018-1-17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求解惑两个地名 翟 和夏丘
今天看史书,发现汉代泗县这带叫夏丘,应该不是无缘无故叫的吧,是否可能是夏人曾经迁徙过的地方? 还有看到西汉城阳王的后人有个封翟侯的,属于东海郡,说明那片应该有个地方叫翟的,山东好像春秋时候就有翟姓了,翟姓的分布在山东比较多,会不会就是本土而来?

我查这两个地的相关名字的资料很少,不知道谁有,或者能说说这俩地名。



zh0000 发表于 2018-1-15 18:12  
(自:求解惑两个地名 翟 和夏丘)


这个夏丘和翟,或许跟夏人有关呢!
《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艺,大野既猪,东原砥平。厥土赤埴坟,草木渐包。厥田惟上中,厥赋中中。厥贡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峄阳孤桐,泗滨浮磬,淮夷蠙珠暨鱼。厥篚玄纤、缟。浮于淮、泗,达于河。”

“厥土赤埴坟,草木渐包”——会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土丘——坟状土丘,类似西亚那些塔庙的废墟?远古圣地坍塌而成,有红烧土建筑,但是已经变成丘墟,草木慢慢包覆了它,夏人以之为盟会之台(不一定就是大禹,后世夏王不会没有会盟),于是被后人称为夏丘?泗——泗水,类似昆仑崇拜、伊甸园崇拜、苏梅录-凯拉什崇拜,四水同源,是有重要文化地理象征意义的!
“厥贡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厥贡惟土五色,这个很有意义,这是五色土对应五方的五行文化,证明至少在夏代便已经成为系统文化元素,匈奴也有类似文化,匈奴乃夏人后裔。后世本地区双墩遗址钟离国君大墓似乎是五色土崇拜的实例。羽畎夏翟,让人想到羽山,也就是大禹的父亲鲧被殛死的地方,后世必然成为夏人的圣地,或许以鸡犬祭祀(在《山海经》常见之),而以鸡为主(故夏后氏灌尊以鸡彝),故有羽畎夏翟,夏翟,就是夏人的长尾鸡,应该就是灌礼用的祭品(鸡彝——鸡夷——鸟夷——羽山)。后世有“翟”这个地名很正常。
羽畎夏翟,或许也跟犬戎、北狄有关,也就是华夏与他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毕竟夏人与唐人似乎也有一些恩怨,尧帝晚年曾北教八狄。
发表于 2018-1-17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7 21:45 编辑
(自:求解惑两个地名 翟 和夏丘)


这个夏丘和翟,或许跟夏人有关呢!
《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艺,大野既猪,东原砥平。厥土赤埴坟,草木渐包。厥田惟上中,厥赋中中。厥贡惟土五色 ...
……
羽畎夏翟,或许也跟犬戎、北狄有关,也就是华夏与他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毕竟夏人与唐人似乎也有一些恩怨,尧帝晚年曾北教八狄。
癯鹤 发表于 2018-1-17 12:30

天人感应每如此,下面新闻有真意:
河北考古大事件!石家庄行唐故郡遗址入选2017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河北考古大事件!石家庄行唐故郡遗址入选2017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2018年01月17日 11:34燕赵晚报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
0腾讯QQQQ空间

2018年伊始,河北考古传来好消息!
1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石家庄行唐故郡遗址成功入选2017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车马坑资料图片
发现:填补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
故郡遗址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北,地处太行山东麓山前地带,东依大沙河。目前确定遗址面积约50万平方米。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至2017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石家庄市文物研究所、行唐县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对墓地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已探明遗址中心区域面积超50万平方米。方圆两公里内调查有六处新石器及战国-隋唐时代的城址、墓葬、遗址。迄今发掘8000平方米,清理东周墓葬37座、车马坑7座、水井49眼、灰坑520余座、窑2座、灶2座、灰沟两条,出土铜、金、玉、陶、蚌、骨角器上千件(组)。初步认定为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北方戎、狄族群的贵族墓地和战国前期居住址。
墓葬以积石墓为主,有5组相对集中,各有墓葬3到5座及车马坑1到2座。部分墓葬壁龛置铜器或殉羊头蹄,个别填土有猪、狗殉牲,腰坑随葬铜器。葬具有一棺一椁、单棺和无葬具等几类。葬式为仰身直肢或侧身直肢。遗物有铜鼎、瓠壶、壶、豆、敦、匜、盆、舟、勺、剑、戈、镞、带钩、当卢、金盘丝耳环、金箔片、绿松石、玛瑙觿、环、佩、管、水晶珠等。

去年行唐故郡遗址的发掘引发媒体和大众高度关注,原因之一就是这里特点鲜明的车马坑。譬如考古队命名的二号车马坑,东西长20.85米,东西纵列摆放1辆小车和4辆驷马车。小车置于最东端,未见系驾动物;4辆驷马独辀车,16匹马杀死后摆放在车辆系驾位置。车轮卸下扣置于车舆上或放置在车舆下。4辆车车舆表面或以红黑、红黑白色漆绘,或贴饰金箔。坑底中部两侧各有一个壁龛,内各殉一成年男性。东侧还有殉兽坑,坑内分三层埋放牛羊马头蹄,初步确定至少有羊头260个、牛头26个,马头22个。二号车马坑西侧的主墓东西长3.7米、南北宽2.7米。对此考古队相关人士称,“二号车马坑内用五辆车组成出行车队阵列,规模宏大,是先秦时期车马阵容的珍稀标本;用不同方式装饰不同车辆及马匹、不同构件及方式编串清晰可见的鞁具与挽具,为复原先秦时期车马系驾方式提供了罕见的实物资料;车马坑前葬有单独的殉兽坑,坑内分层埋放大量的牛、羊、马头蹄,形制独特,是考古中首次发现,为先秦时期的丧葬祭祀用牲乃至賵賻助丧制度提供了全新资料。”

故郡遗址发掘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墓葬狭深积石、动物头蹄葬及铜鍑、直刃匕首式短剑、金盘丝耳环、玛瑙饰品、饰有綯索纹的青铜器,殉人、大量殉牲,别具一格的车马装饰,在同期中原各国极为罕见,是北方族群自有特色;同时,车马埋葬制度,青铜器、陶器纹饰、造型、器物组合等又显现深受晋、燕等中原文化影响。为研究戎狄等北方族群的华夏化进程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
解读:行唐故郡遗址发现并非偶然
行唐故郡遗址的发现并非偶然,这片土地历史深厚文化灿烂。故郡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长,围绕本次发掘撰文《行唐故郡》回顾了行唐从古到今的辉煌。
行唐原名“南行唐”,张春长写道:“是‘唐(尧)南行’的倒装句,源于圣人的传说,意为唐尧从北边领地‘唐’出发诣平阳即位,南行途经此地。”北魏去“南”字为行唐,此后经久延传,成为今天行唐县名。南行唐初为邑,只是居民聚居之处,周赧王二十四年(前291年)始建城。“单从大秦帝国公元前221年设县开始算起,至公元517年行唐迁治犊乾城,故郡作为行唐县治和郡城不下700年。”
行唐故郡曾是鲜虞、白狄故地。夏商周时代的鲜虞——中山国,是中国历史上光彩夺目的一段。“顺着历史上溯,太行山东麓这个小国,起初倒无惊天之举,但代之的白狄延续其名,却搅起阵阵攻伐风暴,成为华夏雄国的大患。烟雨明灭的‘鲜虞’,公元前503年淡出江湖,但精彩方才启幕。继续的中山,在燕、赵、齐间几度兴亡。”张春长文中提到,三起三落的鲜虞中山在先秦时代的强国夹缝中,创造了绚烂文明,“故郡就是中山人世代生活的腹地和灵魂栖息的故园。”现代史上的故郡,也曾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1937年开挖的数百米地道,至今依然蜿蜒在这片田野,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绝好题材。”

此次故郡遗址发掘印证了这片土地的神奇,张春长写道,“故郡墓葬的车马坑最值一提。它在河北省本就罕见,要论保存最佳,故郡车马坑可拔头筹。五辆车串排的阵列,漆彩贴金的车舆,华美绝伦的络辔,代表了墓主的尊贵,殉人现象和殉兽坑昭示着迥异中原的戎狄作风。”遗址出土的文物也很抢眼,“就像那只奇特的鸟盖瓠壶,它是一种动物和一种植物,即鸟和葫芦的巧妙合体。鸟爪抓蛇,喙可开合。整壶轮廓像一只报晓雄鸡,神采奕奕,恰似古天文星象中‘瓠瓜星’亦即‘天鸡’之象,远非普通用品,而是只有特定身份才能使用的礼器。”

鸟盖瓠壶
随着发掘的深入,诸多谜团也引发了考古人的浓厚兴趣——墓葬形制不同是年代差异、还是族属有别?积石墓、三马车是否带有中山国的鲜明特色?……对此张春长昨天说,此次能入选2017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大家都很欣喜:“通过此次入选,能引起全国文物界专家以及社会各界对故郡遗址的关注,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深感荣幸。”目前考古队工作人员依然坚守在一线,考古发掘一直在有序进行。他还表示正向国家文物局申报2018年工作规划,“继续科学、有序地进行故郡遗址的考古发掘。”
幕后:重大考古发现展示舞台备受瞩目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创始于200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被学术界誉为“中国最新考古信息的交流平台”和“重大考古发现的展示舞台”。评选出的“六大考古新发现”是由论坛评审委员会从全国各考古机构推荐的最新考古新发现中,经过严格筛选产生。有业内人士称,“六大”的评选标准主要看其学术价值及蕴涵的历史和文化信息是否重要,是否运用了考古发掘的新方法、新理念。
此次与河北行唐故郡遗址一起入选年度“六大”的还有:
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
山东济南市章丘区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
福建明溪县南山遗址、
湖北京山县苏家垄周代遗址
吉林安图县宝马城金代遗址
文/本报记者 黄蓥 图/资料图


—————————————————————————————————————————————————————————————————————————————————————————————————————————————————————————————————————————————————————————————————————————————————————————————————————————————————————————————————————————————————————————————————————————
言与神同在,越看越明白!
天人感应每如此,我不干活有人干!采得百花成蜜后,他人考古证虚言!


玉奇喀特——月氏·凯尔特——尉迟·哥特

斯图加特——司徒家的(《书·盘庚中》:“永建乃。” 孔传:“卿大夫。”日耳曼语的堡、家、市似乎皆与汉语同源

安煎——安集延——engine(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戊己——窝集(原始森林)——virgin(中规中矩,闺中)

它乾——token(可见确实是羁縻政权)

乌垒——乌拉尔——瓦剌(西北,乌拉诺斯——天空,乾位)

乌垒——woolly(西戎织皮昆仑,应就特指昆仑台——轮台的西戎)——Wooley


学者初步确认:玉奇喀特古城可能就是东汉时期西域都护府它乾城所在地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15 16:28
犊乾镇这个名字跟西域都护府“它乾城”很可能是同源词!
它乾——犊乾——朵甘——token

白狄跟柏人城不知道有没关系,若是,或许还跟奚仲部落有些关系,柏人城不远就是任县。赵州还有柏林禅寺。
巴人——伯力——别拉亚——卑离——贝勒——博陵——柏人——鳖灵——白银——白夷——摆夷——布朗——濮人——巴林——巴陵——涪陵——福临——波兰——柏林——法兰西——博浪沙——不羹——白狼——白兰——伯乐——勃律——博罗——帕劳——波罗——蒲类——普兰——贝拉——普罗——布隆迪

积石墓跟北方尤其是阿尔泰山那一带的积石墓不知道有没关联?
三马驾车,跟俄罗斯的三套车有无关联?
夏人贝币前面已有论述,做装饰品也正常。其他陪葬品跟北方游牧族群相似性的确很高。鲜虞确实发音接近猃狁,而鲜卑白虏或许也跟鲜虞有些关联,白狄很可能是匈奴的亲族?难怪鼓国君主“苑支”跟匈奴单于的姓氏“虚连题”那么相似!匈奴是夏人后裔,中山国人是沙丘遗民,按照类似后世管理前朝遗民的惯例反推前史,或许沙丘离宫那一带也本来很多就是夏朝遗民(难怪牧野倒戈)。
“就像那只奇特的鸟盖瓠壶,它是一种动物和一种植物,即鸟和葫芦的巧妙合体。鸟爪抓蛇,喙可开合。整壶轮廓像一只报晓雄鸡,神采奕奕,恰似古天文星象中‘瓠瓜星’亦即‘天鸡’之象,远非普通用品,而是只有特定身份才能使用的礼器。”——这个鸟盖瓠壶有没可能就是夏代的灌尊——鸡彝呢?鸟爪抓蛇,似乎又可跟墨西哥建都之地的“鹰抓蛇”有些文化关联,天意总是相似的文化纠缠!!!
中山这个名字也很有特殊意义,因为这似乎暗示“昆仑”形制——天下之中,三重关山围成的地域(在蒙古大湖盆地、图瓦盆地、博斯腾盆地、吐鲁番盆地等处最典型),昆仑山附近也有“钟山”。
发表于 2018-1-22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狄——白狼——白虏——白夷
猃狁——鲜虞——咸阳——獯鬻
“朝鲜”、“鲜卑”、“鲜虞”、“鲜水”、“北鲜”这些地名中的“鲜”,有什么特殊寓意么?
假如是图腾,按照图画文字——象形文字的转变,“鲜”乃“鱼羊”,忽然想到西方摩羯座。

摩羯(印度神话中水神的坐骑)_百度百科
2017年10月22日 - 摩羯,又称摩伽罗,本是印度神话中水神的坐骑,所以有鱼的身体。鱼美人就是来自摩羯。又为十二宫之一,称摩羯宫。其头部似羚羊,身体与尾部像鱼。佛教经典以其比喻...
https://baike.baidu.com/item/... [url=][/url]


- 百度快照

这摩羯大概这就是“龙羊”,鲜水那里有龙羊峡。
摩伽罗——马扎儿——靺鞨——勿吉——莫卧儿(蒙古尔),唔?匈奴自号鲜卑?马扎儿又捡起匈牙利这名号?他们本来都是一大家子,就好像中国人或称汉人或称唐人一样。看来东胡-鲜卑的影响力可是大大的有!从水达达路一路到塔塔尔再到汪达尔(匈奴——弘吉剌——汪古),混一欧亚草原的上帝之鞭呐!
西方神话牧神潘恩(貌若潘安?——正好相反!呵呵,上帝之手,造化弄神也弄人。又抑或是东西方审美观点不同,欧人把东亚游牧民族看作丑陋的神?反正秦汉魏晋乃至鲜卑魏至隋唐时中国的 美男子标准类北亚,这是西方畏忌的——畏吾尔)变做了摩羯座,羊头鱼身,让人想到炎帝蚩尤谁谁的。洋河那里古代就有个潘县(今在涿鹿,重要地点呀)。继续想,甚至盘古也可能有点影子喽(这个问题,丁丁哥是权威,不多说)!牧神,游牧民族之神,上帝之鞭,历史一次次证明,一点没错哩(可惜游牧民族的光荣岁月已经被历史湮埋,呜呼,在这个卖家卖地呐的新时代,我甚至想能不能做一个流浪的吉普赛或疍民呢?)。
他日日看管着宙斯的牛羊,却不敢与众神一起歌唱;他一直爱慕着神殿里弹竖琴的仙子,却不敢向她表白……这一切都只因为他丑陋的外表。
(自百度百科“摩羯”)
当神一样的武力控制不了希腊罗马日耳曼式的审美性趣时,这有没可能是《 预印本说匈牙利公元十世纪征服者近三分之一的mtDNA源自中亚和内陆亚洲并可能出自匈奴》所提到的东欧亚DNA单倍群在欧洲随着历史演变而被替代的原因呢?其实Y-N在芬兰的情形就说明了一切,还是西方狐女妖魅呀!甚至在匈牙利因为西女索菲亚西男索非亚(求索非亚洲样貌爱人)类似索氏提取器一般的不断洗汰,现在亚洲基因类型已经成了绝对少数,如欧择偶入夷则夷了!潘神下半身变成鱼,那话儿不见,其实就是类似被环境运命所“奄”的隐喻呀!呜呼!一念及此,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夏后氏后裔的匈奴就这样融化在了欧洲!华夏,你如何长久自保自强!我辈不应自暴自弃,即使长安米贵,居大不易,京城房贵,诗人难以成家!有无好女,不爱屋及乌,而能爱吾嫁吾(在故乡,暂时不指望了,虽然在这里,我是人杰。但是奸细外贼乃是心头恨,爱恨情仇不能再多!咄咄逼人心摧藏!)!
另,或许斯基泰反曲动物纹也跟摩羯有点关系,“涿鹿”——鹿之挣扎;“拒马”——马之反蹶。到底跟地面动物还是不太一样(除了细长身子的猛兽,草食动物很难能真正弯曲成那样),说不定就是表现天空中的摩羯座,毕竟,这是牧人之神!
发表于 2018-1-22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22 21:08 编辑

看了下面的新闻,感觉“三足乌”、“朱雀”以及“phoenix”等与火相关的鸟类图腾/神鸟的确是有所本的。南方祝融,跟夏人和楚人都有些关系。莫非是从澳洲观察到鹰隼使用火(别的大洲似乎还没见类似报道?),乃有四象中的南方朱雀?又有传说燧明国是看到鸟啄木摩擦生热引燃枯木什么的,也说不定有历史依据(当然是后人依据物理规律推测的可能性更大),澳洲还有食火鸡(据说智商不高?但是会灭火?)!澳新一带说不定是Y-K的一个圣地,Y-CMNOPS都在那里有过探索!当然如果其他大陆也有类似现象,则另当别论,更可看作鸟类的这种用火“知识”其实也不止限于一地。突然想到了,鹰科动物大部分都迁徙,澳洲的鹰很多也会飞到亚洲,亚洲的鹰也会飞到非洲,非洲的也会飞到欧洲什么的,互相学习应该都会的。又想到《山海经·西山经》第3条山脉记有:“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无草木,多瑶碧。所为甚怪。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曰狰。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海外南经》:“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一曰在二八神东。”看来这种毕方鸟也有这种习性,我们的祖先很早就观察到了!无怪乎西人还有凤凰浴火重生的传说,呼应东方朱雀跟火神搭配的文化关联。虽然是一个新的科学发现,但是发现古人其实早已观察到,心里十分释然!可为智者道,难向俗人言,不知可否写成稿子赚稿费呢?


人类不是唯一懂得用火的 澳大利亚几种鹰隼类猛禽会“纵火”来捕捉猎物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1月22日 12:59


人类不是唯一懂得用火的,澳大利亚几种鹰隼类猛禽会“纵火”来捕捉猎物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钱玉纮):过去科学界普遍认为,人类才是所有生物中唯一懂得用火的,但是现在有鸟类专家发现,这可能不再是人类的专利,生活在澳洲北部的几种鹰隼类猛禽懂得靠「纵火」来捕捉猎物,消防员证实看过这样的情形,当地的原住民流传的知识中也有相关的说法。

在改编自小说的电影《与森林共舞》(The Jungle Book)中,人类主角就被描绘为唯一懂得用火来攻击的生物,让其他动物都相当害怕。不过自然科学网站「IFLScience」指出,鸟类学家哥斯福(Bob Gosford)在2016年就发表一份报告,认为如黑鸢(Milvus migrans)和褐隼(Falco berigora)等鸟类,是在澳洲北部造成野火扩散的「凶手」。

不过当时有许多专家驳斥这个说法,认为这只是意外而已,哥斯福为了回应这些批评,花了许多时间搜集资料,甚至亲眼见证,他观察到真的有鸟类带着燃烧的树枝或是木块,刻意在有猎物的草地附近引以火灾。在他最新发表的研究中,见证了至少20次这类的行为,另一种鸟类啸栗鸢(Haliastur sphenurus)也被列为会纵火的生物。

报告中提到,因为澳洲北部常发生的野火灾情,鸟类从中学习到这种技能,是自然的演化过程,它们会从失火的地方找到燃烧的树枝,然后飞到50公尺的高空,丢到还未被火烧过的草地或土地上,接着坐在失火范围的边缘,等待如小型哺乳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或昆虫逃出来,再把这些倒楣的小动物吃掉。

这份报告也有其他领域专家的说法,一名前消防员悠森(Dick Eussen)提到,过去在对抗澳洲北部的野火时,曾发现在另一边突然又有某个地方再次起火,接着看到一只啸栗鸢坐在树上,嘴里还咬着一支燃烧的木头,在那次的灭火任务之中,总共发生了7次因为鸟类引起的新灾情。

这个行为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何消防员在灭火时,常常会不明出现新的灾情。现在,科学家们正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寻找类似的现象,例如非洲或是美洲地区。这份报告的另一名作者是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地理学家波塔( Mark Bonta),他提到,他们跟当地原住民们合作搜集资料,根据代代相传的知识,鸟类纵火的现象可能造在4万年前就有了。
发表于 2018-1-29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Oh,the pike‘s horn indeed like pike——spear(microlithic culture‘s spear head may be like it),that may be the cause the name drived from?
To say that creature like dragon, I'd like to tell you some historical literature in Chinese ancient book 《山海经》(mountain and sea geography),in its section 《海外西经》(Overseas Western) it record these in the northwest:
  “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狸。一曰【鱼段】。即有神圣乘此以行九野。一曰鳖鱼在夭野北,其为鱼也如鲤。
  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肃慎之国在白民北。有树名曰雄常,先入伐帝,于此取之。
  长股之国在雄常北,披发。一曰长脚。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
It‘s an old book, I don't want to translate it (It'll be difficult for modern people to realize the places and creatures), “龙鱼” means “dragon fish”,which like cat or carp, for《山海经》,this creature may be living in west Siberia or Europe. “白民” means “white people”,“蓐收” is a deity in the west, which pronounced very close to “Russ”, O(∩_∩)O~


Underwater ‘dragons’ caught in Siberian river
By The Siberian Times reporter
29 January 2018
Pike with primeval horns from River Irtysh puzzle experts: did rocket pollution lead to mutant fish?

Pikes with horns were caught in Omsk region of Siberia. Picture: SuperOmsk
Fisherman Alexey, 25, pulled two fish from the river last autumn, but his bizarre catch is only disclosed now.
He was puzzled as one pike weighing 12 kilograms had two horns, and the second - 7 kilograms - had four horns. Both fish were immediately nicknamed dragons by fellow anglers.
Alexey ate the fish, despite warning of them being potentially poisonous, with no ill-effect.
Alexey kept and dried the heads, preserving them in his garage.
‘I was impressed with the catch', said Alexey. 'One of the pikes was 14 kilograms, another one was 7 kilograms.
'They had horns bent back towards their tail; the smaller fish had four horns.'



Fisherman Alexey, 25, and dried heads of his catch. Pictures: SuperOmsk
Locals sought to explain how the pike had come to grow horns, asking whether pollution was the cause.
For years there have been concerns over the impact of falling rocket parts from launches at Baikonur cosmodrome in Kazakhstan.
Journalists have blamed debris containing rocket fuel for illnesses among children in this area.
Closer to home, the Tarsky Mining and Processing Combine is fairly near the spot, where the fish were taken from the river.


Tarsky Mining and Processing Combine, and Tarsky district of Omsk region marked on the world map
Folklore tales among the indigenous peoples of western and northern Siberia include accounts of pike as underwater dragons.
In Yamal, to the north, the legendary Pyrie is a flesh-eating pike with horns on its head.
The Khanty people who live further south, say the river spirit Sart-Lung turns into a huge pike.
Local emergencies official in the region where the horned pike were caught, Mikhail Kolesov, said: ’It is true that from time to time parts of rocket-carriers launched from Baikonur fall into marshes here and poison the territory with rocket fuel.’
Arkady Balushkin, chief of the Ichthyology laboratory of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Zoological Institute, was sceptical about pollution as the cause.
The zirconium plant has been in any case closed for several years.
'Any change happening under influence of chemical substances or radiation does not lead to new formations like this,’ he said.
‘A pike would still remain a pike, it might develop a tumor or edema, and these are the typical illnesses for these species.
‘But it is not supposed to have any horns.
'To confirm that it was a pike with horns, and not another fish, I would need to see it for myself.’



Anglers with pikes on shores of river Irtysh in Omsk region
In people, a rare condition caused cutaneous horns is seen as being caused by radiation; can fish also suffer from this?
An article called Pike with Horns, by Dr E J Crossman, suggests the phenomenon in this type of fish, while, exceptionally rare, is not unknown.
He wrote in 1987: ‘In moments of excitement I think many Pike anglers have compared the personality of the Pike to that of one of the more infamous, mythical or real, horned beasts.
‘The same anglers would not, however, expect to actually find horns on their quarry once it was landed.
'Nevertheless in six isolated cases to date that is exactly what has happened.
‘All six fish had very obvious structures referred to as ‘horns, spines or prongs’.’
He cited a number of cases in North America, according to a publication by the Pike Anglers’ Club of Great Britain.
发表于 2018-4-1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峁古城发现的这种鸟尊,有无可能是夏后氏的“鸡彝”(我认为石峁古城乃是大夏部落某一个时代的都城或重要据点)?

我们的先人就会做这种大型陶鹰

2018-04-01 16:42:25 新浪看点 作者: 当代生活报作者: 我有话说



  • [size=+0]
    • [size=+0]石峁遗址内出土的陶鹰(拼版照片)
  • [size=+0]
    • [size=+0]石峁遗址 新华社发

[size=+0]考古
[size=+0]据新华社西安3月31日电 体态硕大的鹰形陶器、数量超过万枚的骨针、百余片集中出土的卜骨……记者在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石峁遗址发掘现场了解到,经过一年的阶段性工作,在位于遗址核心区的皇城台,考古工作者集中出土了100余片卜骨和包括万余枚骨针在内的大量骨器。值得一提的是,在辨认拼对后,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造型生动的大型陶鹰。
[size=+0]石峁遗址是国内已知规模最大的龙山时期至夏阶段城址,面积达400万平方米以上,已经具备象征统治权力的邦国都邑性质。据陕西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邵晶介绍,他们清理后发现了长约100米、高8至15米的石墙,还发现了数量超过万枚的骨针。“在龙山时代晚期的遗址中一次出土数量如此庞大且做工精良的骨针还是首次,这些骨针显然超过了石峁先民自己消费的数量,很可能存在石峁与周边聚落进行物质交流的可能。”
[size=+0]考古人员清理出的还有鹰形陶器。记者看到,拼对出的陶鹰残高50至60厘米,身体部位塑造得栩栩如生,作展翅伸颈状。通过对大量陶片的辨认,类似的陶鹰可能还有10几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说:“如此大体量的新石器时代动物造型陶塑在国内实属罕见,从造型与结构来讲,陶鹰肯定不是实用器,可能与王权或曾在皇城台进行的宗教祭祀公共活动有关。”
发表于 2018-5-25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石峁遗址与南西伯利亚关系的一种文物的两条相关新闻,这种乐器是不是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华夏-戎狄,而后北传的呢(史传“女娲制笙簧”,而“簧”也不知跟黄帝有无关系。另外自古有“木叶”——树叶琴,这个考古就更难了,不过九黎三苗后代今日黎民百姓还有苗族都还有此俗好,下里巴人都会,不算雅好哩。木叶原理转化为口弦琴,也是情理中事,尤其在北亚那种阔叶树少生长时间短的地方):


四千年前的二十件口弦琴惊现石峁遗址,系国内年代最早弦乐器

2018年05月21日 17:16澎湃新闻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
腾讯QQQQ空间


原标题:四千年前的二十件口弦琴惊现石峁遗址,系国内年代最早弦乐器
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史前陕西石峁遗址是我国已发现的龙山晚期到夏早期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的秃尾河北侧山峁上,

这里曾出土距今四千年的古代壁画等珍贵文物,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今天公布,在对陕西榆林石峁遗址的考古发掘过程中,发现了一批重要乐器——口弦琴,该批乐器已经能确定为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数量最多的弦乐器。考古发现不少于20件骨制口弦琴,其绝对年代距今约4000年,是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的弦乐器。据悉这些口弦琴可能承担着共同的功能——沟通人神天地。


石峁遗址的古城墙
今天的西安“石峁遗址出土口弦琴新闻发布会”显示,陕西石峁遗址考古发现不少于20件骨制口弦琴,其绝对年代距今约4000年,是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的弦乐器,出土数量较多、出土背景明确、共存器物丰富,是中国音乐史上的重要发现。


“石峁遗址出土口弦琴新闻发布会”现场图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石峁遗址考古领队孙周勇介绍说,在2016、2017连续两年的考古发掘中,石峁考古队在石峁遗址皇城台发现了数量巨大、品类丰富的各类遗物,包括陶器、骨器、石器、玉器等重要遗物。在数以万计的各类骨器中,考古人员甄别出一批重要乐器——口弦琴。


石峁发现的口弦琴

据央广网报道,石峁遗址骨制口弦琴都出土于皇城台东护墙北段上部的“弃置堆积”内,为皇城台使用期间由皇城台顶部弃置而来。石峁遗址出土的这批骨制口弦琴制作规整,呈窄条状,中间有细薄弦片,一般长约8-9厘米、宽1厘米多,厚度仅1-2毫米,初步统计不少于20件,与这些口弦琴一起发现的还有骨制管哨和陶制球哨。最新的测年数据显示,这些口弦琴制作于距今约4000年前。

石峁遗址是我国已发现的龙山晚期到夏早期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的秃尾河北侧山峁上,初步判断其文化命名为石峁类型,属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遗存。该遗址的考古发掘曾入选“2012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世界十大田野考古发现"以及"二十一世纪世界重大考古发现"。目前已经揭示出石峁遗址的主体内涵是一座包含皇城台、内城、外城三重城垣的超大型史前城址,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距今约4000年。其中,皇城台是石峁城址的“核心区域”,应当具备了早期宫城性质,即大型宫殿、宗庙、池苑及作坊的分布区域。

通过2016、2017连续两年的发掘,石峁考古队在皇城台发现了数量巨大、品类丰富的各类遗物,包括陶器、骨器、石器、玉器等重要遗物。

最新的测年数据显示,这些新发现的口弦琴制作于距今约4000年前。中国早期乐器最为重要的发现当属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距今8000至9000年的骨笛,为早期管乐器。石峁遗址骨制口弦琴绝对年代距今约4000年,数量达二十余件,系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数量最多的弦乐器,考古背景明确、共存器物丰富、结构完整、特征明确,是中国音乐史上的重要发现。口弦琴在我国先秦文献中被称作“簧”。《诗经·君子阳阳》:“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我房”。《诗经·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距今约4000年前的石峁遗址骨制口弦琴

口弦琴在我国先秦文献中被称作“簧”。现代口弦琴是中国最小的民族乐器,流行于我国蒙古族、羌族、回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满族,以及云南部分少数民族中。国外的爱斯基摩人、印第安人、北欧拉普人、北海道阿依努人等也擅用此类乐器

孙周勇说,这些口弦琴可能承担着共同的功能——沟通人神天地。


现代羌族妇女演奏木制口弦琴

石峁遗址近年来屡有重大发现:在2012年的挖掘中中,考古人员在外城东门还发现了中国早期壁画的身影。考古人员在一段石墙墙根底部的地面上,发现了100余块成层、成片分布的壁画残块,部分壁画还附着在晚期石墙的墙面上。这些壁画以白灰面为底,以红、黄、黑、橙等颜色绘出几何形图案,最大的一块约30厘米见方。这是龙山时期遗址中发现壁画数量最多的一次。几何图案是北方地区的一种传统流行图案,之前就曾发现过这类图案。


石峁出土的四千前古壁画

2016年8月,考古人员在石峁遗址的皇城台区域,发现了4300多年前的大型建筑遗址,瓮城、广场保存完好。建筑遗址位于皇城台底部,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条用石头砌出的通道,从皇城台底部直接通向顶部。在瓮城的石墙处,考古人员发现了两件保存完好的玉钺。





Ancient Jew’s harps found in Altai Mountains as musical instruments reappear after 1,700 years
By Anna Liesowska
09 January 2018
Made from the splintered ribs of cows or horses, one is still capable of making music.

It is good enough to make music some 1,580-to-1,740 years after being manufactured by craftsmen in the Huns-Sarmatian period. Picture here and below: Andrey Borodovsky

The musical finds were made by archeologists at two sites Chultukov Log 9 and Cheremshanka in Altai Republic.
Three of the Jew’s harps - also called jaw or mouth harps - from the first site were half-finished.
The other two from Cheremshanka were complete, and one is good enough to make music some 1,580-to-1,740 years after being manufactured by craftsmen in the Huns-Sarmatian period.

The musical finds were made by archeologists at two sites Chultukov Log 9 and Cheremshanka in Altai Republic.

The acrting harp is 11 centimetres in length, and 8.6 cm wide.
The finds were announced by Professor Andrey Borodovsky, of th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graphy in Novosibirsk, part of the Siberian branch of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Ancient Jew's harp were made of the middle part of the rib splintered into two parts.

The ancient masters used the middle part of the rib, splintering it into two parts, he said.
This method differed to Jew’s harp makers in the Tuva region one Siberia, and Mongolia, where long bones were used.
Tests show that the way used by Altai masters is more advanced.


Ancient Jew's harp found on Cheremshanka and ethnographic harp made by Altaian.

The tounge/reed of such harps is placed in the performer’s mouth and plucked with the finger to produce the note.
They are among the world’s most ancient instruments.
The instrument, despite its name, has no connection with Jews or Judaism.
Cheremshanka settlement (top) and Chultukov Log 9 (bottom).


发表于 2018-5-25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5-25 13:14 编辑
石峁古城发现的这种鸟尊,有无可能是夏后氏的“鸡彝”(我认为石峁古城乃是大夏部落某一个时代的都城或重要据点)?

我们的先人就会做这种大型陶鹰

2018-04-01 16:42:25 新浪看点 作者: 当代生活报作者: 我 ...
癯鹤 发表于 2018-4-1 22:30

可惜头没了。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有一种鹰鼎,比这个肥多了可爱多了,有些鬲的样子。
发表于 2018-7-7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剑是本人崇拜的神器,也是很有历史文化和神秘色彩的。比如,“慧剑”一词。而剑似乎也跟水又不解之缘,甚至于有化龙之说。
比如干将莫邪:
双剑化龙_百度百科
2016年1月29日 - 双剑化龙是闽江0公里的标志,该雕塑位于福建南平,这雕塑已成为南平市的地标。...
https://baike.baidu.com/item/... [url=][/url]


- 百度快照



双剑化龙的来历_百度知道
1个回答 - 提问时间: 2016年05月31日
最初的“双剑化龙”的传说出现在《晋书·张华传》。据说西晋初建时期,斗牛之间常有紫气冲霄而起。张华...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
似乎是无诸王网友老家,呵呵!文化底蕴不错!
觚竹-互助-无诸-兀术-沃沮,可能是最早跟夏人有关的一个词汇,随着历史发展,也跟商人有关。前后也都跟越裳氏鸟夷有关。塞人岛夷有同源文化,于宝剑也可见。就是宝剑化龙或入水的传说,在东亚沿海与欧洲沿海竟然都有!
还是说剑,越南还剑湖传说黎利由此得剑还剑:
还剑湖_百度百科
湖名从此被改为还剑湖。后来又传说此剑被仙人送还,插在湖里,剑把留在水面上,形成了湖中心的一个小宝塔...
相关故事建筑历史
baike.baidu.com/
看看英吉利的亚瑟王的神剑:
亚瑟王的两把剑叫什么 来历_百度知道3个回答 - 提问时间: 2013年10月29日
[专业]答案:亚瑟王的两把剑分别是王者之剑和石中剑。 王者之剑(Excalibur),又译为断钢剑、斩铁剑、湖中剑。值得注意的是有许多较不专业的译文将此剑时译之为...
更多关于亚瑟王 宝剑的问题>>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 [url=][/url]

- 百度快照

石中剑(英国传说的名剑)_百度百科
2018年6月6日 - 剑对于骑士尤为重要,亚瑟王在魔法师梅林的引导下来到一个湖畔,湖中仙女手握一柄宝剑,并将其举出水面赠与...
https://baike.baidu.com/item/石... [url=][/url]


- 百度快照
跟越南那剑情节有些雷同呀,紫电闪闪雷火焕,铸造凄凉宝剑篇,浸水炽辣如龙吼,出来伴君战功传:
古剑篇 / 宝剑篇_百度汉语作者:郭震
君不见昆吾铁冶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
良工锻炼凡几年,铸得宝剑名龙泉。
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
琉璃玉匣吐莲花,错镂金环映明月。
正逢天下无风尘,幸得周防君子身。
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龟鳞。
非直结交游侠子,亦曾亲近英雄人。
何言中路遭弃捐,零落漂沦古狱边。
虽复尘埋无所用, 犹能夜夜气冲天。


还剑湖有巨型斑鳖,我甚至怀疑白头山水怪、尼斯湖水怪是不是宝剑精灵所化呢!下面这则新闻让人感慨,这宝剑是不是也是一条龙呢?抑或,这些东西南北入水的宝剑都是古代名剑精灵在不同历史时期云游天下的幻变?







挪威最大的“米约萨”湖中发现一把有500年历史的剑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7月07日 11:01







挪威最大的“米约萨”湖中发现一把有500年历史的剑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thelocal.no”网站报道,挪威潜水员在一个湖中发现了一把有500年历史的剑。在挪威最大的“米约萨”湖中发现的这把剑可能属于16世纪的某个有影响力的人。

该网站称,在发现这把剑后,两名潜水员把它带到了博物馆,博物馆馆长阿尔涅·伯格已经凭借剑的一些特征确定,它已经有500年的历史了。伯格称,伯格称,“有一种假设,认为它可能是一把军用剑。像这样的双手柄剑,在16世纪通常用于普通战争或在欧洲沿海地区的战斗中。”

还有一种说法,称剑可能是被用来执行死刑的。伯格补充称,用这种剑可能也能证明它的主人位高权重。

据挪威广播公司(NRK)报道,这把剑保存完好,因为它是在淡水中,而不是在咸水中,这样就不会腐蚀。
发表于 2018-8-30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感觉这种羽冠,很可能是“皇”字最上面字体形状的来源。刚才搜索了下,汉字“皇”上部极像发散的光芒(模仿外星人?),模仿发散的光芒,最形象的就是羽毛冠呀(其实头发也可以发散,但是很难,若非静电附体 ...
癯鹤 发表于 2018-1-9 15:00

何驽:二里头绿松石龙牌、铜牌与夏禹、萬舞的关系

羽冠、铜牌,在南西伯利亚也是历史悠久。夏后开“上三嫔于天”,如果这里就是帝之下都——古昆仑,那么应该就是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3 08:26 , Processed in 0.15560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