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妇好墓和妇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对与错的标准是什么,别人与你的看法不一样,是别人错了,还是你错了?怎么来确定对与错?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8-1-12 10:49
对于中国的任何一件东西,总会有众多的中国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而这些研究会为我们勾勒出这件东西的大体轮廓——此即为主流观点或称共识或称定论等等!假如对此,有一个西方学者的研究与中国学者的研究全不同,你认为是应倾向于中国学者还是一个西方学者?(这是对中国历史学和中国考古学而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对与错的标准是什么,别人与你的看法不一样,是别人错了,还是你错了?怎么来确定对与错?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8-1-12 10:49
另外,你是否读懂了我这层的意思?
说的是中国学者与西方学者,而不是”我的看法“,你明白吗?
发表于 2018-1-12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据墓葬作出的基本推测,大致不会有太多问题。从新石器时代来看,男女墓葬差别,首先是从马家窑开始比较明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对与错的标准是什么,别人与你的看法不一样,是别人错了,还是你错了?怎么来确定对与错?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8-1-12 10:49
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应抛弃中国的先秦文献研究中国的历史,这样会研究出真实的中国历史吗?

手头有一本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的《宗子维城: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201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该书还获得了2009年度美国考古学会颁发的最佳图书奖。

我们看此书的一些观点,如果我所读不误,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认为秦人来自西方,而我们所说的秦人当然是指王族,这与中国学者所说的秦人来自东方完全相悖,秦人来自东方现在是定论。

再举一个例子,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认为史墙盘的微史家族与微子启无涉,但他认为长子口墓是微子启。而就长子口墓而言,他可能是微子启。中国众多学者的研究涉及微、微伯、微侯、祖己、析子孙、举族、长子口、长侯、胶鬲等等,微子启之所以叫微子启,他一定跟”微“有关,而这个“微”——众多中国学者根据先秦文献的研究表明,它不会是在东方!所以微子启一定与微史家族有关,至于是什么关系,尚待研究!

离开了中国的先秦文献谈中国历史与考古,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得出接近历史真实的结论了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据墓葬作出的基本推测,大致不会有太多问题。从新石器时代来看,男女墓葬差别,首先是从马家窑开始比较明显的。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8-1-12 11:16
恰恰不是!孙岩和杨红育《中国西北地区新石器时代的男女葬俗及其所反映的社会观念——以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为例》(《性别研究与中国考古学》,2006年科学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1:这些器物也许显示妇好来自商朝统治区外,但在接触圈内的诸方国之一。这些方国饲养马匹,也许控制着具有战略意义的金属矿藏和其他货物的商道;他们与亚洲大陆北部的各强大部落结盟,从而对商王国的稳定意义重大。他们在武丁时代对商朝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威胁,这种情形很自然地引出商朝与他们之间的联姻。有史可征,商周之间贵族的联姻就是这样的例子,意在把相互争斗的势均力敌的两个集团结成战略性的联盟。就妇好而言,她可能不是商族的贵族女性,但作为商王之妻而得到丰富和豪华的随葬品。同时,她还以墓中北方草原风格的器物来显示她作为非商族成员的身份。

妇妌和妇好是殷墟女性中的特例;但是她们一定代表了一个群体,这个群体的其他例子还有待发现。她们以商王室的全套礼器随葬,虽然数量和大小都不如她们的丈夫。她们是商王的正式配偶,因此获得很高程度的尊重。当然也许这种尊重部分来自她们自己的作为及身份。就妇好而言,虽然她不是武丁等级最高的配偶,也没有生育男性王储,但是她的婚姻、商与她来自的方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她的天赋,使她获得了特殊的身份。

和传说中的先辈一样,这些女性还有别的角色。养蚕缫丝被认为是仅只限于上层妇女从事的工作,在妇妌和妇好的墓中,则是通过随葬的玉雕的蚕和纺轮来体现的(图九)。此外,在她们墓葬中发现的石制和骨制的农具,似乎也象征性地暗示了她们和传说中的先辈一样,即担任着耕作的监督者和从事者的角色,这一点我将在下文讨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2:另外一个贵族女性的墓葬

殷墟的另外一个十分特别的墓葬,HPKM1550:49,没有确切分期,但是显然是M1550的附属墓葬,后者被认为是王陵(见图五)。墓主人是一个贵族女性,头向南,骨架上有红色颜料。她最突出的特点是头部有60—70个骨制发笄(图一〇)。我们不知道她的确切身份,但是从如此精美的发笄装饰(等级的一种标志)和她的墓葬在王陵区内的位置,可以推测她属于地位较高的女性。尽管她的墓中出土了3件青铜容器,若干玉器,1件绿松石片拼成的圆面,墓主人的右手还握有4枚海贝,但是这些还都没有达到高级贵族的标准,只有发笄的装饰才使我们能够确认这个墓葬的等级。墓主人也许是出身商朝贵族的某商王“诸妇”中地位较低的一个,或者是这个商王喜爱的妾媵之一,死后就把她殉葬在墓室里。

从对殷墟商代墓葬中出土骨雕的分析,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同性别之内的等级模式。例如,雕花骨匕的数量和类型显示男性的身份,而骨笄的数量则显示女性的身份。商王之妻、M5的主人妇好,拥有449件骨笄,而M1550:49的墓主人,一个地位显然低于她的女性,只拥有60—70件。在一座小得多的墓葬AXTM18中,骨笄的安置和M1550:49中的一样,只是数量只有25件。骨笄的数量和墓穴的尺寸一致表明,该墓墓主的社会地位低于前两名墓主。作为女性饰品,这些骨笄不仅是社会地位的标志,同时也是女性性别的标志,而在男性和女性的墓葬中都出现的青铜器和玉器则不包含这个功能。
发表于 2018-1-12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中国的任何一件东西,总会有众多的中国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而这些研究会为我们勾勒出这件东西的大体轮廓——此即为主流观点或称共识或称定论等等!假如对此,有一个西方学者的研究与中国学者的研究全不同 ...
W7167N 发表于 2018-1-12 11:04
这个要看谁说的更有道理,更符合逻辑,而不是看他是中国学者还是西方学者。
发表于 2018-1-12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你是否读懂了我这层的意思?
说的是中国学者与西方学者,而不是”我的看法“,你明白吗?
W7167N 发表于 2018-1-12 11:08
明白。所以,强调判定标准,不管谁的看法,主要是判定标准。
发表于 2018-1-12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应抛弃中国的先秦文献研究中国的历史,这样会研究出真实的中国历史吗?

手头有一本罗泰(Lother von Falkenhausen)的《宗子维城: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2017年上海古 ...
W7167N 发表于 2018-1-12 11:33
我也相信秦人的确来自东方。你举的例子没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3:其他地位较高的女性墓葬

另外一座独立的女性墓葬,AXTM18的形制和随葬品都和上述的墓葬相似,有放置随葬品的二层台、殉人、腰坑、青铜器(包括贵重的礼器和兵器)、玉器、蚌器和骨器(90件)。根据出土青铜器的形制,该墓的年代被认定与妇妌和妇好墓同时。和其他贵族墓葬一样,该墓的棺椁也髹有多层黑色漆,也随葬有高等级墓葬常见的玉器。墓主人年龄约35—40岁,但是文字材料没有明确交代她的身份。随葬的骨笄证明她是女性,但是仅凭她的年龄就说明她一定有特殊的地位。

我们没有关于商代人口年龄构成的比较全面的研究成果,但是从安阳地区的平民墓葬(除了王室墓和祭祀坑之外)中所出人骨的分析可知:男子平均寿命为33.29岁,女子平均29.41岁;83%的人死于14—55岁之间,其中22%死于青年时期,13%死于14岁以下,只有4.2%能够活到55岁以上(韩康信和潘其风 1985).尽管研究者自己也质疑这个结果的可靠性。但是AXTM18墓主的年龄仍然显著高于商代女性的平均年龄,意味着她属于贵族阶层,有条件活到较大年龄。《史记》记载,武丁在位59年,另外有3位商王在位的时间超过30年(董作宾 1945).可以设想,殷墟贵族的寿命应该反映相同的规律,即比平民的寿命长。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4:其他地位较高的女性墓葬

另外一座值得注意的墓葬(AQM13),形制和随葬品都和上述的不同。这座墓葬被认为和妇妌、妇好属于同一时期(公元前1250—前1200年)。它是一个老年女性和一个青年男性的合葬墓:他们合用一个椁室,但是分别葬在不同的棺内。女性墓主头向东,棺髹红漆;男性墓主为侧卧,头向西,管髹黑漆。女性墓主的棺下有一个腰坑,内有殉狗——这种习俗只在贵族墓葬中可见。该墓的二层台上放置4件陶器,其余的随葬品都在女性墓主的棺内,包括2件青铜礼器、3件玉器和1件不辨形状的器物在她的手中。这些随葬品比起上面讨论的其他墓葬显得简陋寒酸,显示该墓是一个地位较低的母子合葬墓。男性墓主尚未成年,因而他没有被独自埋葬。至于他们是否同时死亡以及因何死亡则不清楚。

在同一区域还有两座女性墓葬:它们的形制也较小,随葬品不丰富。这两座墓葬(AQMM44和AQMM57)的年代被分别断定为殷墟三期和四期(约公元前1200—前1050年),棺都髹红漆,随葬品只有陶器和玉器,AQMM57在发掘前已经被盗,尽管有青铜器的残片发现,但是它的尺寸已经排除了它原来有丰富随葬品的可能。它们都属于一个主要由简陋墓葬组成的墓地,多数应该是平民墓葬,AQMM13的墓主母子在这些墓主中应当属于身份较高的,因为他们的随葬品最丰富。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5:作为殉人的女性

一般来说,在殷墟商代墓葬中,女性并没有完全被豁免作为人祭的牺牲品,但是一定是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被处死作为牺牲的。例如,在1976年发掘的191座祭祀坑中,只有7座有女性骨骸:最多的一座祭祀坑有6具女性骨骸(AWBM6,图一四,该坑一共有7具骨架)。这些坑中发现的器物应该是和这些被杀祭者一样供奉给商王的,而不是这些被杀祭者的随葬品,这点从这些祭祀坑在商王陵区内的排列状态可以看出来。

埋葬女性的祭祀坑位于遗址的一个角落,这意味着她们被杀祭是有某种历史或者宗教的原因。一般认为这些被杀祭者多数是战俘,而女性们并不是战俘,她们是因为特殊的情况作为献祭的。甲骨文中记载有女性奴婢为她们的主人乃至商王生育子女,而这些女性在仪式中被献祭以祈求平安(孙淼 1987)。这些甲骨卜辞频繁地记载商王向他们的女性祖先占问是否能够再有儿子,如果某个女性怀孕的话,类似的仪式也在生育日期举行。要是生育的是女儿,就被认为是妾媵带来的厄运。可能在商王看来,这种“厄运”就是把这些女性杀死献祭祓除不祥的理由。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6:如上所述,殷墟埋葬的商代女性有3种:王室或贵族女性,拥有自己的墓穴(AWBM26O和M5)或者埋葬在商王的椁室附近(M1550:49);等级较低的贵族女性,拥有自己的墓穴和髹漆棺椁(AQMM13、44、57);被杀殉或杀祭的女性,埋葬在商王墓穴和王陵区的里面或者附近。在殷墟,无论是王室成员、贵族、平民还是殉葬和祭祀的牺牲,绝大多数墓葬埋葬的是男性,因此我们认为埋葬在这里的女性有特殊的身份——她们是商王“诸妇”、妾媵、奴婢、母亲和军事将领。从殷墟墓葬的研究,我们很清楚地看到这些女性享有的埋葬待遇是根据等级来决定的:王室和贵族女性最高,身份较低的贵族次之,而奴婢最低,并且可能是出于宗教礼仪的献祭。

至少有两种习俗可以帮助我们辨别女性墓主并且区分她们的等级。妇好的文化背景通过随葬的北方风格器物显示出来,而类似M1550:49墓主人佩戴的有着美丽图案并制作精致的骨笄也许是她们等级的标志。北方草原风格的器物暗示了妇好母家的来历,而她和妇妌随葬的丰富而华丽的器物与她们墓葬的形制一起体现了她们与王室的婚姻。那些等级较低的贵族女性的墓葬与等级相同的男性墓葬形制和随葬品都类似,只有随葬骨笄的和如AQMM13的母子合葬墓是例外。这些墓葬的随葬品很少,但都是个别的单人葬。作为殉葬的女性应当是由特殊原因,并且是很罕见的,这和男性的殉葬不同。

为了解释殷墟出土的某些随葬品的特殊性质和女性墓主的角色,我的讨论将从考古资料转到历史文献。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7:根据传说,中国文明诞生于黄河流域。在神话中,最初的帝王是三皇——天皇、地皇、人皇,各在位上万至数万年,传说中他们有数个头、蛇的躯体和兽的蹄爪。三皇时代之后是文化兴盛的五帝时代,然后就是“三代”——夏、商、周。所有这些时代的帝王都是男性。

多数的中国古籍,例如《诗经》和《左传》,都有关于圣人、贵族和文人的大量描述,而女性则只被偶然地注意到。然而《列女传》却是专门记录女性的,这是一部由儒家学者刘向完成于公元前1世纪末,用于教化帝王的传记著作,收录了105个著名女性的事迹,既介绍了那些有才德的女性的功绩,也记载了那些道德败坏的女性的危害。这些传记按照传主的德行分成7组,分别以母仪、贤明、仁智、贞顺、节义、辩通、孽嬖为名。这部传记在宫廷内流传甚广,在公元2世纪被配以图像,5世纪又被重新配图,并且成为后来600多部女性传记的先驱。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8:在神话时代的英雄之后是早期传说中的君主们,包括黄帝和“圣君”尧和舜。传说黄帝击败了入侵的邻国君主,并建立了统治机构,他的妻子嫘祖,被认为是养蚕缫丝的发明者(Michael,1986:12)。她的发明给贵族提供了服饰和显示等级(或许还有财富)的材料。

历史上还有许多其他关于美丽女性给国家和王朝带来繁荣昌盛的传说,以及女性被用作离间腐化君主,或带来政治上的联盟。

总之,女性特别是王室女性,在传说中具有多方面的权力和重要性。在经济方面,她们是从事农业的辅助力量。嫘祖被认为是丝织的发明者,而且各阶层的女性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为她们的丈夫做衣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19:那些主持占卜,并且给别人解释占卜结果的女性,显然有与祖先对话的职责——祖先的意见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很重要的。女性在政治方面也有影响力——正面的和负面的都有。例如,舜在处理政事上从他的妻子们那里得益甚多,而夏桀的妻子妹喜却是“美于色,薄于德”,“女子行丈夫心,配剑带冠”,是武士装束!她被描写为使夏桀“昏乱失道,骄奢自恣”,最后失掉了天下。在社会方面,女性可以自由出入家庭,如舜的两个妻子那样。所有这些传说,都给我们提供了一组关于中国复杂社会初始阶段女性角色的生动图景。

这些传说的一部分(有关“三代”晚期的部分)被考古发现的材料所证实。通过对大型房基(宫殿或宗庙的基址)、甲骨卜辞,以及“王室”等级的大墓的发现和发掘,证实了商(约公元前1550年—前1050年)是君主制国家,而安阳是它的最后一个国都。上文讨论的妇好,就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也是通过考古发掘而发现的唯一的一个墓葬与同时期文字材料都证明了的王室女性。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絜《商周姓氏制度研究》(2007年商务印书馆)。

兹介绍这本书的第一章之第二节“关于殷墟卜辞中的‘帚’及商代妇名之探讨”。由于该书征引了大量卜辞及商金文,中有大量的字不知如何打出来,故此略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1-14 14:33 编辑

陈絜的观点

1:“帚”字释义

殷墟卜辞中,“帚”字习见,其字形有较多的变化,一般隶定为“帚”字,这没有疑义。但对于释义,过去曾有较大的分歧。如罗振玉释作“归”,温丹铭释作“迓”,郭沫若、唐兰释作“妇”,岛邦男则认为“帚”乃“服”之假借、实为被王配置于四方并为商王所亲近的大官,可谓众说纷纭。现在看来,释作妇女之“妇”应该可信,今不妨举几条过去学者所忽视或未曾见过的证据,以示说明。

首先,从相关的卜辞和商金文材料看,“帚”、“妇”二字为同字异构,或可以说,“妇”就是“帚”的后造本字。卜辞中所占卜的“妇好其有子”,跟“帚好有子”应该是同一件事,是问“妇好”这个人是否怀孕。显然,“帚”也就是“妇”字。卜辞中 的例子还有3条——辞2是贞问“妇”的分娩,辞3与辞4则是占卜“帚”的分娩。从卜辞文法和内容判断,“妇”与“帚”显然是同一个字的两种不同的字形。此外,商金文中也有相关的证据,例如《三代》所著录的妇聿卣,其中的器盖其铭文作“帚【左女右聿】”,而器身之上的铭文则作“妇聿”。所以说,在殷商时期,“帚”与“妇”是同字异构,有无“女”字旁皆不影响该字的词义。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絜的观点

2:“帚”字释义

其次,凡卜辞中称“帚某”者,大多涉及生育问题,所以“帚”应该专指女性,或为女性的性别的标识词。例如下面的10条卜辞。这种占卜“帚某”生育的卜辞,在《合集》、《屯南》、《怀》、《英》等甲骨著录集子中几达300条。所以说,凡称“帚某”者,皆为女性,以此为依据,将“帚某”之“帚”释作“妇女”之“妇”,应该不成问题。

从文字发展史的角度讲,虽说殷商时期的文字已经是一种十分成熟的文字体系,但终究还处在归整阶段,某些文字的字形结构尚不稳定,尤其是在女名中所出现的文字,往往需要通过加“女”字旁的手段,以示性别或表示为女性专用之字,其文字结构近似于“珷”、“玟”之“王”等。所以,卜辞中女名用字如“子”字可写作“好”,“井”可写作“妌”、“良”字可写作“娘”等等,例子极多。“妇”、“帚”二字,在今天看来其音读确实有很大区别,但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古音如何,我们虽不能征其有,但绝不可断其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9 11:21 , Processed in 0.23000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