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妇好墓和妇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G:安阳妇好墓

第6层中包括一些私人用品。一个盛装饰品的木头盒子,内有骨笄、玛瑙和其他骨、玉装饰品以及饰有商式图案并嵌有绿松石的大象牙杯等。这些杯子是专为她的埋葬而制作的,上面没有使用痕迹。在盒外是其他一些私人用品。这些东西分两小层埋葬,每一小层里有一定数量的骨雕和石雕,包括动物雕刻品和刀子、刮铲、觥、罍等。本层中让人惊异的是一些和边疆地区有联系的青铜制品:3枚铜镜(图4—2-4);2件弓形器,其中1件带马头饰(图3—2),另1件带銮铃(图3—3);还有青铜制革工具。

铜镜的外形和简单的装饰部分由同心圆构成,或由一组“之”字形几何图案构成,或由树叶形图案构成。这种铜镜的类型在青海和甘肃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齐家文化中业已存在,而在商朝境内却没有。这些铜器的化学成分和物理特性已明确,它们的非商特征不容置疑。第6层中还出有玉纺轮,由此可以判断死者的性别。总观本层出土的小件、工具、兵器等随葬品,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典型的边疆妇女的特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H:安阳妇好墓

紧接着大约6米深处,就在墓室的上方是第7层。和安阳其他王室墓一样,这个空间是留给牺牲品的,这层共有16具殉人,5条殉狗。殉人包括:2个儿童,2个成年女子,4个成年男子,8具人骨性别不详。其中,1个腰斩者,一个无头者。有8具在墓室内,3具放在椁板上,其中的1具腰部有殉狗。这层的随葬品包括玉环、青铜锥、动物形石雕和几件青铜容器、铜铃。

第8层就是墓室本身,原来有红漆木椁,现仅存少许。一具装殓妇好尸体的漆棺也已完全蹋毁,墓室内填满了各种青铜礼器、兵器和工具,包括边疆形制的环首刀(图3—4、5),一组动物形铜铃,数百件为她建墓的王送的和她家人赠送的玉器,这些随葬品亦是商式和北方式的混合体。墓室中最不典型的是一对穿孔的青铜马镳(图4—5、6),尽管相似的东西在其他商墓中也发现过,但这一对属于中国境内最早的实例。它们清楚地表明了隐含在安阳墓葬材料中的马和马拉运输工具的重要性。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I:安阳妇好墓

我认为墓室中最说明问题的是第4枚铜镜,这枚是妇好墓中最大的1枚(图4—1)。虽然出土位置并不确切,但它肯定是商王室墓中的一件非商器物。

所有早于安阳的属于发掘品的铜镜都出土于青海和甘肃境内最富有的齐家文化墓葬中。在安阳,还有两座墓出土过铜镜。一座是1934年发掘的西北冈M1005,此墓未被盗掘,出土一枚铜镜。这座小墓(2.3米×0.9米)位于王陵区西北角的东面,与妇好墓隔河相望,是有6具人骨的合葬墓。这枚小镜(直径6.5厘米)夹在随葬品中间(图5—1)。这座墓应为一座殉人墓,所有尸体的头都被砍掉。在小屯村北的大司空村的86ASNM25中发现了另外1枚铜镜。M25是1986年大司空南地发掘的29座墓中最大且保存最好的两座墓之一。两座墓都是典型的商式墓,长方竖穴,有红漆棺椁,随葬品中有青铜礼器、兵器和玉饰品。M25的铜镜发现于腰坑内,在一件青铜觚下面(图5—2),周围有一些小的玉饰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的观点

J:安阳妇好墓

另外一些或许稍晚一些的墓葬出土铜镜的实例在昌平白浮。那里发掘的三座墓中有两座出土了铜镜。两枚镜表面平整,被置于尸体的头部旁边(图6).虽然这两个墓测定的年代为公元前14世纪至公元前1120±90年,但它们通常被认为属于周代。如果不注意它们的时间和朝代归属,这些长条形墓非常像边疆地区的“外国人”墓。它们的随葬品虽然不像妇好墓那么丰富,但也的确是边疆物品与晚商物品的混合体。

由于妇好的原因,她的部族和商王国的联盟不会受到怀疑,但妇好在作为武丁之妻,必须遵从商代贵族的政治规范。同时,她又必须明确地保持她的母文化——被记录在中国历史文献中,也很好地记录在她的墓葬之中的一支“重要的旁族”的文化。她的一些人民或许是早期中国王朝的驯马人,这些人也许就是那些在安阳的、有边疆的特征的墓或河北白浮墓葬的主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嘉琳(Katheryn M. Linduff)在这篇论文中所说的“在安阳的墓葬材料中,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在此之前中国的北方使用轮式运输工具”——这个观点已经过时,也就是说是不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夏商社会生活史》(上、下册,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在这本书的第四章“交通”之第四节“交通方式和工具”——“车之用”中,有关于夏商时期车的文字与实物考古方面的相关论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A:宋镇豪说:“目前所见最早的有关车的地下出土文字材料,是河南洛阳皂角树二里头文化遗址发现的三期陶文“车”字,年代约相当于夏代晚期,与后述河南荥阳西史村晚商遗址出土陶文“车”及甲骨文车字写法接近。”(洛阳市文物工作队:《洛阳皂角树—1992-1993年洛阳皂角树二里头文化聚落遗址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74页)。

————从宋镇豪提供的洛阳皂角树陶文“车”与荥阳西史村陶文“车”看,这是个两轮车,与甲骨文车字十分接近。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B:宋镇豪说:“考古发掘车的最早实证,是2003年偃师二里头遗址宫城区南侧大道发掘发现的两道平行车辙,长5米多,轨距约1米,属二里头文化二期,可能为一种人力推拉双轮车碾痕(许宏、赵海涛:《二里头遗址发现宫城城墙等重要遗存》,《中国文物报》2004年6月18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1-17 10:34 编辑

C:宋镇豪说:“而1996年在河南偃师商城城内东北隅也发现两道平行车辙,长14米,轨距约为1.2米,车辙之间及车辙两侧路面布满不规则小坑,大约是驾这种双轮车的牲畜踩踏蹄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第二工作队:《河南偃师商城东北隅发掘简报》,《考古》1998年第6期,如图)。”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D:宋镇豪说:“偃师商城还出土过一件青铜軎(杜金鹏、王学荣、张良仁、谷飞:《试论偃师商城东北隅考古新收获》,《考古》1998年第6期)。
此外,郑州商城北部紫荆山铸铜遗址出土过两块浇铸青铜车轴头的陶范,属二里岗上层一期(如图)(赵全嘏:《郑州商代遗址的发掘》,《考古学报》1957年第1期。又杨育彬:《郑州商城初探》,第44页。又河南省文物研究所:《郑州商代二里岗期铸铜基址》,《考古学集刊》,第6集,1989年。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著:《郑州商城—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八五年考古发掘报告》上册,文物出版社,2001年,第380-381页)。”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在《夏商社会生活史》中也论述了妇好和商人婚制中的族外婚及其相关。

兹介绍该书第三章的第三节“商代婚制”和第四节“生育、子息与亲属观念”。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1:商代婚制之一夫一妻制

商立国前后,社会已进入一夫一妻制时代。据《殷本纪》、《世本》以及甲骨文,商立国之前的先公世系,为契—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王亥—上甲—匚乙—匚丙—匚丁——示壬—示癸。甲骨文中有追忆先公的配偶:

辛丑卜,于河妾。(《合集》658)
侑于王亥妾。(《合集》660)
庚子卜,王,上甲妣甲,保妣癸。(《合集》1249)
口巳贞,其侑三匚母,豕┅┅牢。(《合集》32393)
辛丑卜,王,侑示壬母妣庚豕,不用。三月(《合集》19806)
贞来庚戌侑于示壬妾妣,牝白【左豕右匕】。(《合集》2385)
癸丑卜,王,口示癸妾妣甲。(《合集》238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2:商代婚制之一夫一妻制

在上举7条卜辞中,河,杨升南先生认为即《国语·鲁语上》“冥勤其官而水死”的商人先祖冥,河妾是河的配偶。王亥妾,于省吾先生认为指王亥的配偶。“上甲妣甲”,陈梦家先生认为同如“小乙妣庚”(《甲》905),“妣庚为小乙之配,则妣甲为上甲之配。先王以上甲开始,用天干之首,而上甲之配名甲,也是很可能的”。 三匚系匚乙、匚丙、匚丁三位先公的合称,三匚母,郭沫若先生云:“母殆谓三匚之配。”

凡河妾、王亥妾、上甲妣甲、三匚母、示壬妾妣庚、示癸妾妣甲,记冥以下八代先公的配偶,有的虽不无疑问,但特别自示壬、示癸,明记一夫一妻,一个女子完全从属于一个丈夫,夫妻关系明确,这正是一夫一妻制确立的时代表象。示癸之子大乙成汤建立商国,以下数代,大乙妻为妣丙、大丁妻妣戊、大甲妻妣辛、外丙妻妣甲、大庚妻妣壬、大戊妻妣壬,等等,也是一夫一妻。可见,商至少自示壬开始或更早一段历史时期,至立国以降,社会已实行一夫一妻制。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3:商代婚制之一夫一妻制

商代的一夫一妻制,是在父权制下的族外婚姻形态中而逐渐形成的。甲骨文所言“王亥妾”,可能即出自“有易氏”的女子。这里抽绎有关文献资料如下:

殷侯子亥宾于有易,有易杀而放之。(《今本竹书纪年》)
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山海经·大荒东经》注引《竹书》)
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山海经·大荒东经》)
该秉季德,厥父是臧,胡终弊于有扈(易),牧夫牛羊。(《天问》)

王亥“宾于有易”,具有母系制从妇居的对偶婚色彩,但凭藉“仆牛”的私有财富,打算秉承其父季(即冥)的婚姻家庭形式,确立自己做丈夫的社会地位,最后为女方有易氏族所害。那么“该秉季德”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婚制呢?从甲骨文“河妾”提供的信息看,王亥之父季(即冥)的妻族当是河伯,“该秉季德”想要秉承的是父权制下族外婚的一夫一妻制,商族显然已进入这种婚制的时代,但由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有易氏族仍处在传统母系对偶婚阶段,王亥想秉承“季德”而为女方有易氏族所杀死,是新旧两种婚制争斗的结果。当时父系血缘亲族关系的强大内聚力,使商族理所当然能借助于王亥之父季的妻族河伯的力量,对有易氏族发动一场血族复仇战,并赢得了胜利。《天问》谓“昏微遵迹,有狄(易)不宁”,看来王亥之子上甲微顺应了时代发展潮流,在与顽固维护母系制的以有易氏族为代表的社会旧势力的较量中,占据了上风,终于确立了父权制下的族外婚。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4:商代婚制的主流是一夫一妻制,然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又呈现出形态多变的复杂的时代内涵,所谓一夫一妻,只不过是一妻惟许一夫,而对男子而言,却每每娶多妻,尤以贵族阶层的男子为常见。甲骨文云:

令须【左帚右又】多女。(《合集》675正)

【左帚右又】,读如侵,《说文》云:“侵,渐进也,从人又持帚,若埽之进;又,手也。”【左帚右又】在此借为进或寝,有进献、进纳、进御之义。这是商王命令须进多女为妇事,也可视为贵族多妻制之变例。

商王多妻更然。晚商诸王,如武乙有妻戊(口簋,《三代》6·52·2)、妣癸。帝乙有妻曰娀(《合集》38244)、曰【左女右雍】(《合集》38245)。《帝王世纪》谓:“帝乙有二妃,正妃生三子,长曰微子启、中曰微仲行,小曰受;庶妃生箕子,年次启。”又谓帝辛“倾宫之室,妇女衣绫纨者三百余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5:商王多妻制在殷商时期的王室祭祖系统中有其反映。这是一种已定祀谱和固定日子,按一整套祀仪,逐一不断地祭先祖先妣,先祖自上甲以下,不论直系旁系均受祭祀,先妣则自示壬妻妣庚以下,凡有条件者可如祀。为于祭日相对应,这套祀谱中的先妣均以天干名之,其中一王数配者,中丁有妣己、妣癸;祖乙有妣己、妣庚;祖辛有妣甲、妣庚;祖丁有妣己、妣庚;武丁有妣戊、妣辛、妣癸。一王或两配,或三配。能有条件入祀者,容有各种因素,如这些妇人生前的社会背景和政治才能,得宠与否,子息继王位,出身族氏势力是否炽盛等等。

在祭祖系统中受祭的先妣,虽数量受限,然仍揭示了一王多妻制的事实。而在商代实际生活中,每王未入祀谱的王妃当更多,如祖辛还有配偶妣壬(《综图》24·1),祖丁另有妣甲(《合集》2392)、妣辛(《合集》35270)、妣癸(《合集》36274)三配,而武丁,也有配偶近十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6:甲骨文、殷金文中还有许多称作“妇”或不冠“妇”字的所谓生妇,群称“多妇”。其中称“妇某”或“某妇”的,共达164位,如下表:

这些“生妇”,广泛活动于晚商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等各种场合,她们或参与并主持过商王朝的一系列祭祀典礼,以及从事甲骨占卜的整治,服务于王家政治,或直接进入政权机构,担任商王朝大小职务,甚至统帅军队,出入征战,御敌守土或讨伐敌国。她们一般还拥有自己的领地领邑和田产,对土地持有经营权,积有自己的财富。她们与商王朝关系甚密,商王时加关顾,连其生育和疾患都有过问。由于她们大多来之各地的族氏组织,或由之裂变扩大而形成的强宗大族,有的还来之周边方国,她们中持有领地领邑者又通常属于商王朝基层地域性组织,故其行事或出入往来的频繁程度,往往成为衡量商国一时政治统治稳定与否的晴雨表。这就不难理解甲骨文中何以会有那么多“妇某来”、“妇某不来”、“妇某往”、“妇某不往”的贞问。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7:这些“生妇”,有的是王妃,有的是王室世家诸兄弟辈即“多父”之妻,有的为各宗族大小宗子即“多子”之妻,至于明言“亚侯妇”、“师般妇”、“望乘妇”、“妇亚弜”、“妇沚戈”、“亚束午妇”、“冀妇”者,大抵是臣正、诸侯或方伯之贵妇。

这些“生妇”,与妇相缀的字,不少都加上了女性偏旁,如妇好、妇妌、妇妊等等,这些从女旁的字,去其偏旁,有的在甲骨文中用作族名或地名。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石磬刻有“妊冉入石”的铭文,”妊“即任姓,”冉“为其名。妇妊似为任姓。郑樵《通志·氏姓略》所云:”三代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女子称姓。“有学者认为,甲骨文中这类从女旁的字已具有”女子称姓“的意义,属于族名的女化形式,意思表示”某族之女“,用来别其所出族,古姓产生的重要途径即是由”某族之女“的含义演变而来,起标明出生族和女性性别的作用,不妨可视为”女子称姓“制度的萌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8:这些“生妇”,绝大多数活跃于武丁王朝,今能判明为武丁之配者,约近十位,通过武丁“多妇”的分析,既可对商代妇的命名规律有所认识,也有助具体考察当时贵族多妻制的实质内涵。

试从见于祀谱的武丁三妃说起。三妃以其在宗法上的重要地位而受到特祭,在武丁时即曾均以“后”相称,妣戊、妣辛、妣癸被分别称为“后戊”、“后辛”、“后癸”。甲骨文有云:

贞后亡忧。(《合集》19213正)

三妃之一的妣戊或后戊,在四期甲骨文又称做妣戊妌,是知武丁时“生妇”之妇妌其人,一称妇井、妌妇。武丁时甲桥署辞有“井示”(《合集》2666)。殷商方国中有“井方”,位于西北。又有地名“井”,大概位于王畿区北部附近的今河北邢台一带。前者是敌国,后者为殷诸侯国,善斋藏骨有“勿呼从井伯”,井伯盖指后者之君主。妇妌当出身于后者,以其国族为名,再加上女性符号,她嫁给武丁,实系之家族本位为背景的殷商王室政治婚姻。甲骨文有“妌受黍年”、“妇妌呼黍于丘商”,可见她又从商王那儿得到过田产和民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9:武丁王妃中的另一位妣辛或后辛,据殷墟五号墓的发掘,出有刻“后辛”石牛一件,带“后母辛”铭的铜器5件,带“后口母”的铜器26件,带“妇好”和“好”字铭的铜器109件及2件大铜钺,带“子束泉”或“束泉”铭的铜器22件,带“亚其”铭的铜器21件,带“亚弜”铭的铜器6件,带“亚启”铭的铜器3件等。这为认识商代妇名命名的社会学意义及其有关丧葬制度,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材料。

我们认为,“后口母”铜器组26件,中有一对重达30余公斤的大方鼎,铭作“后口母癸”,“癸”与妇好日名“辛”异,可见“后口母”与妇好不是同一人,口当是武丁另一配偶“后癸”在母族时的私名,因做了王妇,故其在母族被称为“后口母”。这批铜器组应来之此位已故王妃“后癸”的母族,是妇好的助葬礼器,性质类似妇好墓中的“亚其”、“亚弜”、“亚启”组铜器,也是出自三个族国的助葬礼器,此乃周代诸侯方国赠送物品给周室以助葬的赗赙制度之先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9 01:57 , Processed in 0.14724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