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妇好墓和妇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10:我们认为,李学勤先生所言“亚形中画兕形”的族徽标识或应为“后癸”母族的标志。而妇好自有“后妇好”(《合集》2672)尊称,通常则名为“妇好”或“好”。后辛、后母辛、妣辛的日名“辛”出自死后致祭选定而来。妇好的得名或因受之商的封赏土地民人而命之。武丁时甲骨文云:

贞匄【上工下口】方于好【左隹右匕】。(《合集》6153)

【上工下口】方为殷西北敌国,辞中的“好”,地名,当为妇好的受封领地,应属西北边境的军事要地,因非农田区,故少见“受年”的卜辞,但有“登妇好三千”之辞,在妇好领地征集如此众多的兵员,则好地总人口恐有万人以上。“好”地四期又称之为“好邑”(《合集》3276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11:“好”盖受名时顾及了妇好在母族时的私名,其中原委,恐于先秦“赐姓命氏”制度有近似之处。据《左传》隐公八年云:“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

妇好成为武丁王妃后,可能从商王那儿得到封土民人,受名为“好”,尊称为“妇好”或“后妇好”。甲桥刻辞有“妇好入五十”(《乙》7782),记她曾向商王提供了50个卜甲。妇好墓出土大量铜、玉、石、骨器以及制作精美的象牙杯,其中铜器总重量就达1.6吨以上,墓内殉人至少有16具,可见她生前拥有极大的权力和财产。

四期甲骨文有“好邑”,意味着商王朝确认了受赐者族氏的社会地位和氏名的使用,这正带有“因生以赐姓”的意义。“好”是受赐者的族氏名号,这一政治区域族群组织中,作为贵族统治集团的核心家族,来之妇好本族的力量,有着不可忽视的内聚机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12:商代权贵多妻制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和政治原因,举其概要,即《礼记·郊特性》所云:“娶于异姓,所以附远厚别也。”多妻主要来之别族,固然因于人类生育的优生认识,但多妻背后的各自家族,是当时社会结构的重要组织细胞,贵族多妻制恰能积极起到加强各方之间有机联络的社会作用,若视一夫多妻纯粹出乎私欲,则未免把这一社会现象看得过于简单化了。

胡厚宣曾指出,商代一夫多妻的重要原因,并不在心理学的目的,最要者是为家族之永继,在生物学上则为生子有后,在宗教意义上是为“广嗣重祖”,“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礼记·昏义》),即《白虎通义·嫁娶篇》所谓“天子诸侯一娶九女何?重国广继嗣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13:商代一般贵族的多妻制,常关系到其家族或整个族氏的存在和势力的消长,而商王的多妻,更在于“重国广嗣”。

凡娶妻最多的商王,也正是国力最鼎盛时期。《尚书·盘庚上》云:“施实德于民,至于婚友。”婚友乃是商族世代有着婚姻关系的各族氏或家族集团,是商代国家组织的基盘,婚友愈多,基盘愈固。武丁娶妻最多,当此之际,国力最盛,他本人也被商人誉为“大京武丁”(《屯南》4343),看来他在治国方略上利用这种多妻婚制是大收成效的。
发表于 2018-1-19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丁的婚姻可能更多的是政治目的,即广泛与联盟部族通婚,比如妇好即为典型的案例。
当然,妇好的能力与功绩应该也是其得宠的主要原因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丁的婚姻可能更多的是政治目的,即广泛与联盟部族通婚,比如妇好即为典型的案例。
当然,妇好的能力与功绩应该也是其得宠的主要原因吧~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9 09:16
是,殷商王朝与异族方国间的政治联姻,甲骨文中屡见不鲜!
发表于 2018-1-19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86# W7167N
娘家有人好说话,王家也不例外吖,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丁的婚姻可能更多的是政治目的,即广泛与联盟部族通婚,比如妇好即为典型的案例。
当然,妇好的能力与功绩应该也是其得宠的主要原因吧~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9 09:16
比如这条卜辞:
丁巳卜,【上中下口】,贞周以嫀。
丁巳卜,【上中下口】,贞口以。(《合集》1086正)
以字有进贡性质。以女、以某女及来女,是向殷商王朝进贡本国族或本地域领属某族氏的女子。以女之周,甲骨文有“周侯”、“周方”、“令周”。知为殷商臣服方国。
发表于 2018-1-19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镇豪的观点

3:商代婚制之一夫一妻制

商代的一夫一妻制,是在父权制下的族外婚姻形态中而逐渐形成的。甲骨文所言“王亥妾”,可能即出自“有易氏”的女子。这里抽绎有关文献资料如下:

殷侯子亥宾于有易, ...
W7167N 发表于 2018-1-17 15:32

对河伯的身份及与商王的关系比较感兴趣,不知能否提点一下与河伯、河妾相关的卜辞与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86# W7167N
娘家有人好说话,王家也不例外吖,呵呵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9 09:40
又如:
贞,妇周。(《合集》22264)
这是条非王卜辞。在甲骨文中,就“周”而言,人名、地名、族名(或方国名)是三位一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河伯的身份及与商王的关系比较感兴趣,不知能否提点一下与河伯、河妾相关的卜辞与研究?
豢龙氏 发表于 2018-1-19 09:59
王震中《商族起源与先商社会变迁》(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在此书中,王震中有相关论述。
发表于 2018-1-19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震中《商族起源与先商社会变迁》(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在此书中,王震中有相关论述。
W7167N 发表于 2018-1-19 10:17

非常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河伯的身份及与商王的关系比较感兴趣,不知能否提点一下与河伯、河妾相关的卜辞与研究?
豢龙氏 发表于 2018-1-19 09:59
王震中认为:
“王亥宾于有易,其子上甲微又借河伯之师以灭有易,都说明王亥和上甲微距离有易和河伯不远。
在商代的甲骨文中也有祭祀‘高祖河’的卜辞,这个‘高祖河’指的就是与王亥、上甲微有过关系的‘河伯’,他本来是居于黄河边上的一个部族的首领之名,后来转为该部族的族神,或者是他既为部族首领之名称,同时亦为该族的族神(居住在黄河边上的、以黄河之神为族神的部族之神)。对于殷人来说,他是异族之神,何以能在甲骨文中加入了殷的先公之行列,而被成为‘高祖’呢?我们以为有两个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震中认为:

“其一是在商族的早期历史上,河伯与王亥、上甲微为盟友关系,并借师给上甲微,对上甲微复仇,伐灭有易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二是正如吾师伊藤道治先生所说,在殷代,诸如‘河’、‘岳’等各地的异族之神,都有自己的祭祀地,也有把这些神作为族神祭祀的族,而且在殷王朝的贞人集团中,亦可以见到来自这些族的贞人,如贞人‘何’。这些原本为异族的神,之所以受到殷王朝的直接的祭祀或者是被纳入了殷的祖先神的系列中加以祭祀,是因为这些部族都被纳入了殷的支配之下的缘故,这是殷维持对异族支配的一个手段和纽带。在殷王朝看来,各地小的方国和殷一样,一切都是由神主宰的,而各地小国的贞人则是他那个方国里具有判断人们行动善否能力的人,殷从这些被征服的国家里,把这样的贞人召到首都,使得殷王室在占卜上也具备了优越于其他国家的力量。

这样,与把异族神纳入殷的祭祀系统一道,殷在精神领域也统治着当时的世界。所以,甲骨文中‘河’和‘高祖河’卜辞的存在,证明了文献中有关王亥、上甲微与河伯之关系的这一传说的可信。”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震中认为:

“河伯与上甲微和王亥关系之特殊或者说关系之密切,还可以从一些其他卜辞得到印证。例如,在卜辞中可以看到,上甲与河,或者王亥、上甲与河,每每是被安排在一起进行祭祀的:

1其又口于河口上甲。(《库》16)
2燎于河、王亥、上甲十牛,卯十口。五月。(《合集》1182)
3贞:燎于上甲于河十牛。(《合集》1186)
4┅┅河口上甲。在十月有二。(《合集》32663)
5辛巳卜,贞:来辛卯口河十牛,卯十牢,王亥燎十牛,卯十牢,上甲燎十牛,卯十牛。(《屯南》111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震中认为:

“再如,我们还可以看到,常常有王亥、上甲即于河宗的卜问:

6辛巳卜,贞:王亥、上甲即于河(宗)。(《合集》34294)
7辛巳卜,贞:王亥、上甲即宗于河。(《屯南》1116)
8辛末卜,口上甲即宗于河。(《屯南》2272)

商王刻意将上甲与河或者是王亥上甲与河安排在一起祭祀,又特别占卜王亥上甲是否即于河宗或者是否唯有上甲即于河宗,这些都说明王亥、上甲与河有着特殊的关系,这种特殊关系即起因于:先是“王亥讬于有易、河伯仆牛”(《山海经·大荒东经》);后来上甲微“假师河伯以伐有易,灭之”(《竹书纪年》),并因此而取代了王恒,登上了王位的宝座。”
发表于 2018-1-19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殷人的宗教挺有意思的,倒是与两河、古希腊以及古埃及有很明显的相通之处。估计人类大型社会的发展模式都差不多,离不开混合与交融。反观定居迦南的希伯来人倒是有一些异类,难怪发展不大,而且苦难多多~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河妾,见杨升南《殷墟甲骨文中的“河”》(《殷墟博物馆苑刊》创刊号,1989年)。

而关于卜辞中的“河”,综合介绍各家学者观点的,见朱彦民《论殷卜辞中“河”的自然神属性》(《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第5辑,2013年河南大学出版社)。
发表于 2018-1-2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不是高祖。高祖河出现得极罕见,相对于另外三个高祖而言。高祖河应该是个误读,记得原来拼接后的甲骨类似“求年于高祖某,受佑?求年于河,受佑?求年于高祖河,不受佑?”对贞后的句子为了省略,将两个句子合并。也就是说高祖和河之间略掉一个顿号,或者眔字。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河不是高祖。高祖河出现得极罕见,相对于另外三个高祖而言。高祖河应该是个误读,记得原来拼接后的甲骨类似“求年于高祖某,受佑?求年于河,受佑?求年于高祖河,不受佑?”对贞后的句子为了省略,将两个句子合并。 ...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20 12:45
从朱彦民等另外的学者的分析看,高祖河有可能是误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9 10:33 , Processed in 0.13971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