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妇好墓和妇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0:丁、子与妇好的关系

在花东卜辞中,丁、子与妇好出现在同一卜辞中:

壬卜,贞妇好告子于丁,弗口(《花东》286)

这条卜辞把武丁、妇好和孝己联系在一起。有学者认为妇好就是孝己的生母,但考之卜辞,孝己去世很早,口(这个字是追字去掉走之旁)组卜辞就开始祭祀小王孝己,口组卜辞最晚到武丁中期,而妇好却是“死于武丁晚叶的前期”(王宇信《试论殷墟五号墓的年代》,《郑州大学学报》1979年第2期),孝己比妇好早死。称妇好为孝己生母与文献“高宗有贤子孝己,其母早死”的记载显然不合,所以妇好不是孝己的生母。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1:丁、子与妇好的关系

我们推论孝己是武丁与母戊的儿子,那么妇好必然是孝己的继母。妇好在武丁早期就出现于卜辞,直到武丁晚叶前期死去,其生活的这段时间与孝己活动的时间相重合,所以她很可能就是孝己在作太子商王武丁的王后,也就是“高宗惑后妻之言”的后妻。

但从花东卜辞中看,孝己对妇好却表现出相当亲近的感觉,子与妇好共同参与活动并多次向妇好进贡数量巨大的贡品,如《花东》3、26、37、63、265、288、409、451、475、480。

从卜辞可以看出,孝己对妇好极尽恭顺。对武丁的态度也是如此,除进献大量物品外,还想通过各种活动增进与丁的关系,如《花东》501、454、124,卜辞显示子邀请武丁参见作庸、饮宴的活动(陈剑《说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的“丁”—附释“速”》,《殷都学刊2005年第2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2:丁、子与妇好的关系

子还非常关注武丁对自己的看法,花东甲骨中有大量“丁侃”卜辞,择例如下:《花东》124、150、181、183、196、229。

侃。意为“喜乐”,即子为不断占卜自己的行为是否能得到武丁的欢心(裘锡圭《释“衍”“侃”》,《鲁实先先生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3。陈剑《说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中的“丁”——附释“速”》。)

花东卜辞中又有子占卜丁是否不高兴的记录:如《花东》28、183、255。上述卜辞是占卜丁是否会对子不满(姚萱《殷墟花园庄东地甲卜辞的初步研究》)。很可能是孝己觉察到与武丁和妇好之间出现了裂痕,尽力要缓和武丁与妇好之间的关系,并且处事小心而谨慎。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3:丁、子与妇好的关系

花东卜辞呈现出与传统观念差异很大的特色,时王被称为丁,子拥有巨大的权力,妇好的地位也不像在其他组卜辞中那样尊隆,花东卜辞中妇好作为主动者的情况很少:

壬卜,贞妇好告子于丁,弗口。(《花东》286)
辛未卜,丁隹好令从伯或伐邵。(《花东》237)

可见在武丁前期,孝己的地位和权力的确在妇好之上。

或许正是这种过于巨大的权力,使武丁对孝己起了戒心,为后妻妇好提供了构陷孝己的机会,造成了疏远孝己的结果。下面的卜辞可能有助于我们的推论:

壬卜,丁闻子乎视戎。弗作口。(《花东》38)

“似乎亲自或命令人打探军事情况的权力皆为商王所专,所以子在呼令‘视戎’后又关心商王知道后是否会对自己不利”(姚萱《殷墟花园庄东地甲卜辞的初步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4:与子组卜辞的关系

考察花东卜辞与子组卜辞,我们发现两组卜辞有很多共同点。关于这一点朱凤瀚、乃俊廷诸先生曾做过精辟分析(朱凤瀚《读安阳殷墟花园庄东出土的非王卜辞》,2004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安阳殷商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乃俊廷《论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与非王卜辞的亲属称谓关系》,2005年台湾东海大学《甲骨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今再加讨论。

a:非王卜辞所祭祖先集中于祖乙以后,只有花东卜辞可以祭至上甲,子组卜辞可以祭至大甲。

b:祀谱系中同母辈都有母戊,兄弟辈都只祭兄丁。

c:小王孝己出现在子组卜辞中:
己丑子卜,小王啚田夫。(《合集》21546)

d:花东卜辞有与子组卜辞相同者。《合集》21853:“乙丑卜,有吉,辛巳具侑其┅┅”与《花东》6:“乙丑卜,有吉,辛巳具侑其以入,若水,有口徝,用”从字体、行款、事项显然都属于同类,表明花东甲骨与子甲骨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可以看出,孝己与子组卜辞的关系很密切。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5:与子组卜辞的关系

花东卜辞祭祀上甲、大乙、大甲、小甲等商王的远祖,表现出一种祭权的特殊性。子组卜辞亦然,可以祭祀大甲,如《合集》21540。

另外,子组卜辞还祭祀不属于王族祖先而属于先臣集团的伊尹,如《合集》21574、21573、21575、21576。先臣之祭是商代国家祭祀系统中一个组成部分(徐义华《从先臣之祭看商代的国家祭祀》,2003年文物出版社《纪念商承祚教授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子组卜辞能够祭祀伊尹,说明子组卜辞的子也部分地承担了国家祭祀的任务,即其也曾受部分地行使王的祭权。

从上引《合集》21546可以看出,子组卜辞中小王孝己还是生人,所以花东卜辞与子组卜辞在时代上有重合,即子组卜辞的上限可到武丁早期,那么我们看到,在武丁前期,同时出现了两个具有同等太子地位的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6:与子组卜辞的关系

裘锡圭先生认为丁读为帝,称父为帝有区分嫡庶之义(裘锡圭《“花东子卜辞”和“子组卜辞”中指称武丁的“丁”的可能应该读为“帝”》,2005年中国教育文化出版社《黄盛璋先生八秩华诞纪念文集》),那么能够称丁的一定就是丁的亲子。丁也在子组卜辞中频繁出现,如《合集》21734、40874、21720、21729、21566。

如果裘锡圭先生的释读成立,则子组卜辞的子必然也是武丁的亲子,即子组卜辞的子与花东卜辞的子是亲兄弟。
结合《帝王世纪》:“高宗有贤子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后妻之言,放之而死,天下哀之”的记载,我们推论,子组卜辞中的子即是武丁后妻妇好所生,是孝己的同父异母弟弟。

在孝己去世之前,子组卜辞的子已经获得了相对独立的权力,这很可能是武丁和妇好疏离孝己的方式之一,更大的可能是妇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王位,所以提高子组卜辞中子的地位,以使之具有与孝己竞争的资本。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7:推论

《尚书·说命中》:“(武丁)说乃遯于荒野,入宅于河”,《尚书·无逸》周公说武丁:“其在高宗,时旧劳于外,爰及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阴,三年弗言。”这两段话可以看出,武丁继位前地位不高,继位后曾长期不能掌握政权。这导致王权产生分散,祭祀权和占卜权部分旁落,王室贵族也部分享有占卜权和祭祀商王祖先的权力,出现了非王卜辞。

为了扩大王族的力量,巩固来之不易的王位,或者也有对抗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制度的缘故,武丁给予太子孝己广泛的权力,有时甚至代行王权,号称小王。孝己的权力发展很快,竟发展为一种几乎与王权抗礼的力量,引起了武丁的恐慌,转而与妇好联合削弱孝己的力量。同时,妇好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取代孝己的太子地位,也有意构陷孝己。

同时妇好还竭力扶持自己的儿子,使之拥有与孝己相似的地位与权力。孝己尽力缓和与武丁及妇好的关系,但没有取得他们的谅解,最终被疏远,郁郁而终。这是《帝王世纪》所载“高宗有贤子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后妻之言,放之而死,天下哀之”的本来情形。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8:推论

朱歧祥先生通过花东甲骨的刮削现象,认为“刮削的背景是殷墟花园庄甲骨的主人‘子’因贤能而受到武丁或妇好的猜忌,遂遭放疏远,失去继承王位的机会。子或其家族后人为免续招祸患,遂将子卜辞中许多记录子主持政事和祭祀的事例删除”(朱歧祥《殷墟花东甲骨文刮削考》,2005年台湾东海大学《甲骨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几得之矣。

孝己最终不能得王位,可能与母戊的地位有关,妣戊是武丁的第一位妻子,而武丁年轻“爰及小人”,地位并不显隆,其妻妣戊地位必也不高,孝己最终也因为缺乏母亲的帮助而失去了王位,与启子“帝乙长子为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的情况相似。在周祭卜辞中,妣戊是最后配祭的先妣,可能是这种地位的反映。而从花东卜辞看,孝己曾竭力与丁、妇好以及同父异母弟弟——子组卜辞中的子搞好关系,但最终还是被疏远了。这也许就是其谥号中“孝”字的来源。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9:推论

不过从后世对孝己的态度及其在祭祀中的地位和保持着对他的小王的称呼看,武丁和妇好对孝己的处罚不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系统又有问题了,抄了半天,只显示一行?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19:推论

不过从后世对孝己的态度及其在祭祀中的地位和保持着对他的小王的称呼看,武丁和妇好对孝己的处罚不会很重,可能只是黜其太子之位而已,《帝王世纪》载“放之而死”,《世说新语·言语篇》:“昔高宗放贤子孝己”,这与我们从卜辞看到的孝己对武丁、妇好和子组卜辞中的子的恭顺以及其自毁刻辞韬光养晦的避让态度相合。由此我们认为,孝己被疏远的原因可能主要是因为妇好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取得太子的地位,而对孝己进行了打击,于是出现了“高宗惑后妻之言”、“高宗以后妻杀孝己”的说法。

后来,武丁在傅说的帮助下成功集中王权,把占卜权和祭祀权重新垄断在王手中,这一过程完成在武丁中期,非王卜辞随之消失。

由于非王卜辞的目的都在于通过祭祀权窥视王权,所以他们一方面祭祀自己的祖先,一方面也祭祀商王的祖先,以图争得祭祀上的优势,这种直系祖先与支系祖先混合的情况造成了非王卜辞祭祀系统的混乱。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义华的观点

20:余论

非王卜辞在整个殷墟卜辞中是非常特别的现象,其占卜的主体不是王,又与王有密切的联系;非王卜辞存在时间很短,至多到武丁中期就消失了。

自非王卜辞提出,有许多学者对这一分类持怀疑态度,并就提出许多问题。随着花东甲骨的发表,非王卜辞的存在已经不容置疑,但提出的问题却依然没有得到解释。如果我们认识到武丁时期王权的分散,及武丁对王权进行巩固和强化的史实,王卜辞与非王卜辞的问题就冰释了。

总体说来,商代非王卜辞的祭权基本没有超过祖乙,即只祭近祖,而且严格局限于五世以内,由此可见,商代已经出现了五服制。只有花东卜辞和子组卜辞由于其主人为武丁嫡系的特殊原因,曾经祭过远祖。这说明,商代国王对祭祀权的控制十分严格,作为国之大事的祭权一直被商王所掌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8 21:07 , Processed in 0.26265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