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雪山飞狐

各位大侠,三星堆文化有研究过的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想看到这份检测报告的原文,可否提供~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26 12:34
兄弟,不好意思!我找来的这个人拍照后的图片他也发不上来!
发表于 2018-1-26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8: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从1929年以来,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多批玉石器中,斧形器都是重要的器类,仅三星堆两个器物坑出土的各种型式的玉石斧形器就在23件以上,另在成都金沙村遗址也出土了大量玉石斧形器。玉石斧形器属于大型玉石器,这种器物(尤其是具有复杂“阑”部的斧形器)在龙山时代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就已出现,到了夏代的二里头文化中,它是重要的玉石礼器,到了二里岗商文化偏晚阶段以后,就很少见了。

二里头文化斧形玉器有四类:一是没有凸出阑部、也不刻出阑形分界的无阑斧形器;二是虽无凸出阑部,但身、内之间用线条表示阑部的无阑斧形器;三是阑部凸出不显著、凸出部形如扉牙的短扉斧形器;四是具有上下凸阑、凸阑之间还有扉牙的双阑斧形器。三星堆文化的斧形玉石器,几乎具备了二里头文化所有的种类,既有无阑斧形器,也有双阑斧形器,既有长身斧形器,也有短身斧形器。这些斧形玉器的阑部和扉牙的形态多种多样,除了不见像陕西神木县石峁等地出土的单阑斧形器和阑部作弧形扉棱的斧形器外,其余形式的斧形器在三星堆几乎都可以见到(图2-2-2)。

虽然,三星堆文化大多数玉石器的年代已经晚于二里头文化的玉石器,有的玉石斧形器的细部形态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如前端的宽刃深陷呈Y字形、凸阑作卷云形等,但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的玉石斧形器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这却是可以肯定的(图2-2-3).因为从商代前期的二里岗上层期以后,斧形玉石器在中原地区就急剧减少,戈形玉石器逐渐成为兵器或工具形态的玉石礼器的主要形态。
发表于 2018-1-26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9: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陶器群具有相当鲜明的自身特征,正是主要依靠这些陶器,我们将三星堆文化与四川盆地早于或晚于三星堆文化的遗存,以及四川盆地周围其他文化遗存区分开来。不过,在这颇具特色的陶器群中,研究者们早就注意到,有多类陶器的造型风格与中原地区二里头文化的陶器极其相似。邹衡先生指出,三星堆文化的陶盉同二里头文化早期的陶盉,除陶质和大小以外,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三星堆文化的陶豆也基本上同二里头文化早期的陶豆,只是比二里头文化的豆大且粗糙(参看邹衡《三星堆文化与夏商文化的关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四川考古论文集》,1996年文物出版社)。

在三星堆这些具有二里头文化陶器特征的器物中,数量最多,沿用最久的是袋足封口陶盉。这种上有圆管状冲天流,顶部前端封闭后端开敞,圆筒状身下接三只修长的袋状足,器身后方有捉手宽鋬的陶盉,有两种基本形态,一种是瘦长体,一种为粗短体,其中又以瘦长体的陶盉数量最大。
发表于 2018-1-26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41# W7167N
可以把照片存档电脑,在登录本坛,点击高级回复,点击‘添加附件’,选择照片,点击打开,再点击‘插入’即可,(注意要把像素控制在480k以内,本坛上传图片有限制)
发表于 2018-1-27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41# W7167N
可以把照片存档电脑,在登录本坛,点击高级回复,点击‘添加附件’,选择照片,点击打开,再点击‘插入’即可,(注意要把像素控制在480k以内,本坛上传图片有限制)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26 23:43
这些步骤看着宛若高科技,拍照片的人不在,去外地了,请稍等!
发表于 2018-1-2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0: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我们知道,在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文化遗址中,陶盉在居住遗址中出土不多,主要出土在墓葬中;而在三星堆文化的遗址中,陶盉是居住遗址出土陶器的典型器类之一。

将三星堆文化的陶盉与中原二里头文化的陶盉相比较,有这样三个现象值得注意:一是在质料上,三星堆文化的陶盉均为比较粗糙的夹砂陶,与中原二里头文化陶盉均为较精细的泥质陶不同,这说明它们都应为本地制造而不是外地传来。二是在造型上,即使是粗短体的三星堆文化陶盉,它也比二里头文化的显得细长;而二里头文化的瘦长体陶盉集中出土在该文化的第二期遗存中,在第三期以后就很罕见,三星堆文化陶盉与二里头文化的联系的结合点应当系于二里头文化的第二期。三是三星堆文化的陶盉具有自身的演变规律,如管流从冲天到向前倾斜,袋足由尖角状到圆管状,裆下角有小到大,实足根从无到有,鋬由小大变小等。

将三星堆文化陶盉的发展序列与二里头文化陶盉的发展序列进行对比,前者最早的陶盉形态与后者第二期陶盉的形态最为相似,可以认为前者是从后者发展序列中分化出来的一个支系。
发表于 2018-1-27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1: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中的陶鬶的情况与陶盉相似,它也是一种下有三只袋足的分裆容器,其整体造型很像袋足封口盉,但口部敞开而不封闭,口部前段还有略为凸出的流(三星堆文化的陶鬶在广汉市三星堆遗址目前公布的陶器材料中尚无成形标本,但在渝东地区的万州区中坝子遗址、鄂西地区的秭归县朝天嘴遗址等处,都有发现。参看王建新、王涛《试论万州区中坝子遗址商周时期文化遗存》,中国考古学会第十次年会论文,成都,1999年)。

陶鬶是造型复杂的器类,它产生于山东的大汶口文化中,经历了龙山文化的发展,变成了冲天流的形态,这种冲天流从龙山文化早期到晚期,流的长度从瘦高变得低矮,到了夏代,陶鬶发生和流行的山东地区已经基本不见这种陶器的存在,而在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文化及其西南的江汉平原地区,却出现了一种更低矮、且向前倾的陶鬶(高广仁、邵望平《史前陶鬶研究》,《考古学报》1981年4期。这里附带说明的是,袋足陶鬶正如高广仁先生等指出的那样,其造型是在鸟或鸡之类动物的形态基础上抽象出来的器物,可能属于具有象征意义礼仪用器。龙山时代以后这种陶器的流行区域从山东地区向西面的中原地区和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转移,是否反映了当时古族的移动和迁徙,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发表于 2018-1-27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2: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的陶鬶的形态与二里头文化二期遗存中的一种样式相似,但流已经不向上移,成为口沿前端一个半圆形小槽的平流鬶,其形态应当排在二里头文化陶鬶之后。

我们知道,四川盆地龙山时代的宝墩村文化和哨棚嘴文化中,几乎不见三足器,更不见袋足器,而中原地区龙山时代诸文化中却都有包括袋足器在内的三足器存在,四川盆地三星堆文化的这类陶器风格应当来自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文化中。我们之所以推断三星堆文化的袋足封口盉和袋足平流鬶是从二里头文化中传播而来,而不是相反或三星堆文化独立发展起来,这主要是基于这样几方面的考虑。

首先,盉和鬶都是造型相当复杂的器物,三星堆文化的这两类陶器不仅在造型上,而且在细部装饰上都与二里头文化的同类器物相似,说明二者不应当是各自独立的创造,而是文化传播的产物。其次是二里头文化的这两种陶器都可以在当地更早的龙山时代遗存中找寻其渊源,它在二里头文化中从最早的第一期遗存中就已经存在,陶盉还一直延续至最晚的第四期遗存中;而三星堆文化最早也不过二里头文化第二、三期之际,这两类陶器的流行年代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并一直沿用至商代晚期的十二桥文化偏早阶段。二里头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盉、鬶类陶器形态风格上的相似性和流行年代上的连续性,既说明这两个文化这两种陶器间存在着源和流的亲密关系,并且这两种陶器复杂的具有象征意义的造型特征可能还暗示了两种文化的部分人们具有共同心理素质和血缘关系。
发表于 2018-1-27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3: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的陶豆有两类,一类为高柄豆是三星堆文化中另一类与二里头文化有密切关系的典型陶器。在三星堆文化第一期遗存中,陶高柄豆有三种基本形态,这三种豆的形态差异主要表现在豆盘上:一种是小浅盘豆,一种是大浅盘豆,还有一种是深碗形豆。三星堆文化第一期的大浅盘豆的盘壁倾斜、口沿宽平,类似的陶豆豆盘虽与二里头文化中不完全雷同,但只在二里头文化第二期遗存中有斜盘、平沿的高柄豆形式。以后三星堆文化的这种陶豆的豆盘折曲,口部变窄;二里头文化三期以后的浅盘陶豆的唇部也逐渐下转,两者的形态差异越来越大。三星堆文化第一期的深碗形豆的豆盘斜壁微弧,圜底小柄,类似的陶豆在二里头文化中只见于第二期偏晚阶段,如打破二号宫殿基址下层夯土的77-78H11的陶豆。

陶豆的造型虽然不及盉、鬶复杂,在早于三星堆文化的宝墩村文化晚期遗存中也有少许高柄豆发现,但三星堆文化的陶豆与二里头文化陶豆的豆柄都具有相同的上部膨大的形制,并都有从上下粗细相当到上粗下细的演变趋势,这种比较奇特的细部形态的类似应当反映的是文化传播上的联系,说明了三星堆第一期遗存与二里头文化第二期遗存在年代上应当是接近的。
发表于 2018-1-27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4: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的联系还反映在陶器上的符号上。三星堆文化出土陶器众多,但陶器上的刻划符号仅有眼睛形符号一种。1980年三星堆遗址发掘中,曾经发现小浅盘高柄豆一件,该豆从地层关系上属于三星堆文化第一期的遗物,在陶豆圈足的外面刻有一个正视的眼睛形符号。该符号在圈足上仅孤孤零零一个,毫无纹饰应当具有的排列有序或错落有致等特点。类似的符号也发现于具有浓厚三星堆文化因素的湖北江陵县荆南寺遗址的陶器上,该遗址位于三星堆文化分布区与二里头—二里岗文化分布区的交互作用地带,在该遗址“夏至早商”的残陶器的肩部,就发现有眼睛形的符号(原简报称之为陶文,隶定为“臣”字。荆州地区博物馆、北京大学考古系《湖北江陵荆南寺遗址第一、二次发掘简报》,《考古》1989年8期)。

除此以外,在略晚于三星堆文化的重庆涪陵市镇安遗址中,有许多高柄陶豆或豆形器的器柄中腰刻有镂空的眼睛形纹样,这些眼睛虽然已经高度图案化了,但我们还是不难辨认出它们是眼睛而不是其他形象。
发表于 2018-1-27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5: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类似于三星堆文化的这些眼睛符号在中原的二里头文化中也有多例,这些眼睛符号分布在偃师县二里头遗址第一期到第四期的陶器上。我们把已经公布的这些符号全部列举,从中或许更能反映出二里头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的内在联系。

(1)纵向双眼(ⅣT221⑥:11):属于二里头遗址第一期。两只眼睛相背,纵向排列,与通常动物的眼睛不同。如果将该符号看做眼睛的写照,它与传说中的神祗烛龙和蚕丛的“纵目”有点相似(如果把“纵目”理解为纵向的眼睛的话)。

(2)横向单眼(81YLⅢT22⑤:2):属于二里头遗址第二期,位于一件小口圆肩陶罐的肩部。符号仅一个,显然不属于纹饰。眼睛符号比较程式化。有学者将其当作汉文字体系的符号,释作“臣”字。

(3)对称单眼(ⅤH201:17):属于二里头遗址第三期。见于一块残陶片上。

(4)横向单眼(81YLT21③):属于二里头遗址第四期。该符号位于一件陶簋肩部的曲折纹带上。
发表于 2018-1-27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6: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以上二里头文化的眼角形符号,第(2)横向单眼,江章华在考察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关系时已经注意到了,他将这种符号称作“臣字纹”,认为三星堆文化的这种符号是来源于二里头文化之中,这个看法无疑是正确的(江章华《试论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与周邻文化的关系》,《成都文物》1998年1期)。

二里头文化的眼睛纹有多种不同的样式,有的已经相当抽象,这些眼睛符号在二里头文化多种符号中显得并不十分突出,但这种符号往往装饰在该文化陶器的特殊部位,到了三星堆文化中,随着符号种类的减少,以及其他有关眼睛的文物的关联,它们自然会使人想到它们的特别含义。关于这些眼睛的象征意义,我们在后面会专门予以讨论,这里只需指出的是二里头文化的内在联系。由于眼睛形符号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不是一种装饰纹样,它只会为认同并领会这种象征意义的人们所接受。在二里头文化和三星堆文化以外的其他具有二里头文化的青铜文化的陶器中,我们还没有发现过眼睛形符号。这就从考古材料上说明,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这些共同的眼睛形符号,应当不是通常文化交流的产物,而是具有人群移动带来的观念意识上的符号。
发表于 2018-1-27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4: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的联系还反映在陶器上的符号上。三星堆文化出土陶器众多,但陶器上的刻划符号仅有眼睛形符号一种。1980年三星堆遗址发掘中,曾经发现小浅盘高柄豆 ...
W7167N 发表于 2018-1-27 15:44


請問是否指这个三星堆符号?
images.jpg
发表于 2018-1-27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是否指这个三星堆符号?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27 17:04
是。在二里头二期的一件小口圆肩陶罐——又称之为“小口尊”的肩部,刻划的就是这样的眼睛形符号。
发表于 2018-1-27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还有別的文明有这个符号吗?这难道是个族徽?
发表于 2018-1-28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还有別的文明有这个符号吗?这难道是个族徽?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27 20:05
这个符号孙华称之为“横向单眼”,江章华称之为“臣字纹”。孙华:“在二里头文化和三星堆文化以外的其他具有二里头文化的青铜文化的陶器中,我们还没有发现过眼睛形符号。”
发表于 2018-1-28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还有別的文明有这个符号吗?这难道是个族徽?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27 20:05
关于族徽:
一般学术界把三星堆的两个坑称为“器物坑”,而不叫“祭祀坑”。三星堆器物坑里被毁坏的大量青铜器和财宝是有序排列的,是本族人精心挖掘掩埋的。器物坑掩埋的时间和三星堆古城废弃的时间是一致的,而在此后,金沙兴起,这就是十二桥文化。
学者通过研究三星堆青铜器人物的发饰和服饰,发现三星堆人至少有两个族群组成:一个是别发髻的,一个是带辫子的。而别发髻的从事的是宗教祭祀活动,是神权贵族。带辫子的是从事世俗的,即军政事务等,是世俗贵族。这两个族群从事的职业不一样,导致内部冲突的发生。
发表于 2018-1-28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还有別的文明有这个符号吗?这难道是个族徽?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8-1-27 20:05
关于族徽:
三星堆文化消失后,三星堆中的一个人群迁移到金沙遗址,十二桥文化兴起。三星堆金杖上的图案是两条一样的上下排列:有鸟,有鱼,有一个箭头穿过,它是王权的一个代表。而金沙遗址的鱼纹金冠带上的图案与此基本一样,只是由原先的两条变成了一条。
而三星堆中的另一群人则北上陕南及更北推进,陕西宝鸡发掘的三处墓地:茹家庄、竹园沟和纸坊头。这就是西周早期的“弓鱼国”。出土的一件青铜器上有古字“鱼”,旁边有一弓。
发表于 2018-1-28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7: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说到眼睛在三星堆王国人们的观念意识中的重要性,凡是了解三星堆文化的人们谁都会认同这一点,因为在三星堆两座器物坑中,就有许多突出表现眼睛的铜人像和神像、不同的眼睛形象或眼睛的象征物。但如果说眼睛也是二里头王国人们观念意识中的重要符号,恐怕人们就不会认同了。因为在二里头文化的遗存中能够看出这一点的实物证据的确太少。

不过,我们这里要说的是,如果没有三星堆两座装满大量用途特殊器具的器物坑的偶然发现,那么,我们要从三星堆文化历年来的发掘材料中去找寻三星堆王国眼睛象征意义的证据,也会如同我们今天审视二里头文化的材料一样,只会在陶器上发现这些眼睛的刻划符号。如果在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缺乏其他关联材料的情况下,这两个文化陶器上共同的眼睛符号应当被视为它们各自独立的文化现象的话,那么,在这两个文化拥有相同服饰和相同陶礼器的情况下,这些共同的眼睛符号就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它可能不仅反映了中原二里头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的确存在着文化上的某种联系,而且很可能反映了创造这两种文化的古代王国统治集团的某些共同观念。

因此,我们不妨在这里作一大胆的推测,二里头文化陶器上的这种眼睛符号可能与三星堆文化的眼睛符号一样,都具有共同的象征意义;三星堆文化的具有象征意义的这种眼睛符号以及该文化中大量的青铜铸就的眼睛象征物等,并非来自当地的原始文化,而是来自于中原的二里头文化中。
发表于 2018-1-28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华的观点

18:来自二里头文化的王族

我们上面列举了一系列三星堆文化与中原二里头文化相同或相近的因素,并讨论了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在青铜器、玉石器、陶器以及陶器符号上的这些一致性,向我们明确地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在二里头文化的某个时期,曾经有这样一支人群,它们通过湖北江汉地区、渝东峡江地区来到成都平原,成为三星堆文化中占统治地位的氏族。

二里头文化,它所处的位置和所在的年代,都与传说中的夏王朝基本吻合,有许多学者都认为二里头文化属于夏文化。如果我们认同这种推测的话,上面提到的三星堆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的这些联系,使我们立即想到了夏王朝与一个东方的古老的氏族“有缗氏”之间的恩怨纠葛,想到了四川和中原及其东面一带的相同地名和传说。有缗氏是夏王朝世代通婚的部族,传说中夏代早期夏王相,其夫人据说就来自有缗氏。

《左转》哀公元年:“昔有过浇┅┅灭夏后相,后缗方娠,逃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焉。”后缗应当就是夏王相从有缗氏娶来的女子,她生下的儿子少康最后使夏王朝得到了复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6 20:47 , Processed in 0.09696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