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雪山飞狐

各位大侠,三星堆文化有研究过的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9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具特色的殷墟与三星堆青铜器的化学组成
323.jpg
发表于 2018-1-2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41# W7167N
可以把照片存档电脑,在登录本坛,点击高级回复,点击‘添加附件’,选择照片,点击打开,再点击‘插入’即可,(注意要把像素控制在480k以内,本坛上传图片有限制)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26 23:43
兄弟,已经上传了,看着有点不清晰!
发表于 2018-1-2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82# W7167N
收到,很清楚了,谢谢~
发表于 2018-1-29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族属问题的再讨论》

李伯谦的观点

1:2006年曹玮主编的《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和赵丛苍主编的《城洋青铜器》的出版,和赵丛苍《城固宝山—1998年发掘报告》一起,将陕南汉中地区以城固、洋县为中心出土的商代青铜器的研究又推进到一个新阶段。可以预见,随着这批材料的刊布和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过去尚存歧见的一些问题有望得到解决,但也会提出一些新的问题,吸引大家去进行新的探索。
发表于 2018-1-29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2:20世纪80年代初,根据当时见到的有关资料,我曾撰写《城固铜器群与早期蜀文化》一文,将汉中地区出土商代青铜器的构成分为甲、乙、丙三组。其中数量较少的以青铜礼器为主的甲组有明显的商式青铜器特点,可能来自中原地区商文化,或者为当地仿制;数量较大以兵器、工具等为主的乙、丙两组,当地特点突出,与成都平原新繁水观音、彭县竹瓦街出土的早蜀文化多有相像。因此推断这批青铜器总体上不属于商文化系统,而可能是已知的成都平原早期蜀文化的铜器,并进一步发挥联想,提出蜀最早的活动中心可能不在四川,而在汉水上游地区,至西周时期才转移到成都平原的假说。假说当然不是科学的结论。

20世纪80年代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的进一步发掘,和1986年两座埋藏着大量奇特青铜器的器物坑的发现,彻底否定了我旧有的推断。原来,成都平原从新石器时代直到东周时期有着一脉相承的文化发展谱系,蜀文化的核心一直未离开这个地区。我在1997年发表的《对三星堆文化若干问题的认识》一文,强调从三星堆文化到东周蜀文化存在着直接传承关系,也就表明我已放弃了这个假说。

但是,否定“蜀族最初的活动中心可能不在四川而在汉水上游”、至西周时期始转移至成都平原的假说,并不意味着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一定与蜀没有关系。我认为,关于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群的族属问题,还是值得深入讨论的。
发表于 2018-1-29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3:以城固、洋县为中心的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据统计已达六、七百件,但多非科学发掘。1998年,西北大学文博学院赵丛苍教授主持对城固宝山遗址发掘,出土了丰富的商时期的遗迹和遗物。而且发现了过去采集品中曾有较多出土的铜质镰形器等铜器,这就将过去采集的大批青铜器与以宝山商时期遗址为代表的遗存有机联系了起来。

赵丛苍教授通过自己的研究,已将以宝山商时期遗址为代表的一类遗存命名为宝山文化,因此,探讨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群的族属就不能还像过去那样,仅仅从这些青铜器本身着眼,而应该将其作为宝山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从宝山文化的整体出发。
发表于 2018-1-29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4:宝山遗址1998年的发掘,共发现宝山文化烧烤坑61座、房基2座、铺石遗迹4处、陶器坑1座、动物坑1座、墓葬8座以及烧土圈遗迹一处。遗迹中出土的器物主要是陶器,也有少量的铜器及石、骨、角、蚌器,大部分已发表。

正像《报告》指出的那样,宝山文化中既有与长江峡区宜昌路家河二期后段遗存、秭归朝天嘴与中堡岛商时期遗存胎质、器形相似的一组陶器,如绳纹圜底缶、小底尊形杯(角状杯)、圈足捉手器盖等;也有与成都平原广汉三星堆、成都十二桥、金沙等遗址共有的高柄豆、灯座形器(高柄器座)、圈足罐等。这表明,宝山文化既与以路家河二期后段遗存为代表的路家河文化,又与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有密切关系。

而根据对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与路家河文化的比较研究,二者同样关系密切,有学者甚至认为,二者可归于同一个文化系统。《城固宝山—1998年发掘报告》的作者对将路家河、中堡岛、朝天嘴等一类遗址看作同属三星堆文化的观点虽持保留态度,但主张“现有考古资料显示,鄂西及峡江地区、四川、汉水上游至秦岭北麓清江河岸这一广大区域,早期青铜时代文化面貌相近,具有较密切的联系,可看作是一个文化圈”,这符合实际情况,也是我们所同意的。至于有学者基于宝山文化与路家河文化存在密切关系,进而推测可能是作为路家河文化主人的巴人的一支,“于商代早期晚些时候向西北方向迁徙,逆江而上,大约于大宁河或其他河谷通道北上进入汉水流域,其主体遂至秦岭南麓湑水河沿岸的城、洋地区驻足,”创造了宝山文化,认定宝山文化属巴人遗存,则还有讨论的余地。
发表于 2018-1-29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5: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的族属是大家都饶有兴趣、十分关注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已先后提出了殷代羌人、巴、蜀、巴蜀、商代西南夷一支等多种主张,而以巴人说最占优势。新近出版的赵丛苍《城洋青铜器》和曹玮的《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两部专著,都是巴人说的支持者。

主张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为巴人遗存的理由无非是两条。一条是从有关文献记载推定,汉中原是巴人的居地。另一条已如上述,是从考古学文化迁徙传播推论,认为分布于汉中盆地的宝山文化是由鄂西和峡江地区的路家河文化发展演变而来,路家河文化是巴人遗存,包括这些铜器在内的宝山文化自然也应是巴人遗存。到了西周初年,可能是受到西周王朝的压力,又顺汉水回迁到鄂西和峡江地区。
发表于 2018-1-29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6:先说文献记载。据晋常璩《华阳国志》所记,巴国“其地东至鱼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刘琳《华阳国志校注》认为巴的四至“大抵西包嘉陵江、涪江之间以至泸州一带,东至奉节,北至米仓山、大巴山南坡,南极贵州思南一带”。

从考古发现来看,在重庆涪陵小田溪、巴县冬笋坝、昭化宝轮院、云阳李家坝等地,均有战国时期的巴人墓发现,证明《华阳国志》所记确为东周巴国的地域。曹玮根据《战国策》卷三十所记苏代对燕王所说“蜀地之甲,轻舟浮于汶,乘夏水而下江,五月而至郢;汉中之甲,乘舟出于巴,乘夏水而下汉,四月而至五渚”的话,推测“春秋以前巴曾在汉水流域”。这是可能的,但不能进一步引申巴就在汉中。本段引文中,以“汉中之甲”对应于“蜀地之甲”,而不以“巴地之甲”对应“蜀地之甲”,已证汉中本非巴地。而“乘舟出于巴”之巴,对应的是“轻舟浮于汶”之汶,是水名而非地名,“汉中之甲,乘舟出于巴”,只是表明“乘舟出于巴”之巴水与汉水有关联,巴国或以巴水而得名,巴国与汉中两地相邻亦有可能,但汉中并不等同于巴国,巴国并不在汉中之城固、洋县地区,以此记载证明春秋以前巴在汉水上游至少是根据不足。
发表于 2018-1-29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家河文化-地貌彩图1.png
发表于 2018-1-30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7:再说从考古学文化迁徙传播角度所作的推论。我们虽认可宝山文化与路家河文化存在密切关系,也赞同宝山文化中以绳纹圜底缶为代表的一组器物应来源于路家河文化的分析,但曹玮先生关于作为宝山文化有机组成部分的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是由湖北黄陂盘龙城传播而来的论断却未免有些牵强。

迄今为止,在汉水沿岸还从未发现过可称之为传播中介的遗存。而且,二里岗商文化步二里头文化之后尘,已经由中原地区逆洛水而上推进到了丹江上游。在陕西商州东龙山遗址即曾发现有二里岗下层偏晚至二里岗上层时期的早商文化层,此地距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的中心地带城固、洋县要比盘龙城距城固、洋县的距离近得多,传播起来更为容易。说到这里,我有必要指出,在《四川盆地的青铜时代》一书第五篇“峡江地区的先秦文化”的第四节第一小节中,作者认为,我在《城固铜器群与早期蜀文化》一文中主张“中原夏商文化是从湖北沿汉水而上进入陕南的汉中盆地,再从汉中盆地穿越大巴山进入川西平原”,这是一种误解。我在这篇小文中根本未涉及中原夏商文化是如何进入成都平原的。
发表于 2018-1-30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8:我1997年发表的《对三星堆文化若干问题的认识》一文,虽主张商文化主要是经汉中影响到成都平原,但并未支持其先逆汉水北上至汉中的意见。至于说商周更迭之后,宝山文化又顺汉水而下回到鄂西、峡江发展,形成东周巴文化,目前在考古学上更无任何迹象可寻。实际上,路家河文化是商时期巴文化的说法,并没有人作过认真的论证,只是因为鄂西、峡江地区东周时期确为巴人国域,而将商时期该地区发现的文化遗存也说成是巴人的遗存罢了。

况且,宝山文化除和路家河文化有密切关系,亦同时间相当的成都平原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联系紧密,它也从后者引进了不少东西。根据考古发现,成都平原从新石器时代的宝墩文化到青铜时代的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东周蜀文化,是一脉相承发展下来的,蜀的中心一直未离开这个地区。

进入商时期,正像路家河文化曾向汉水上游扩张一样,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也向宝山文化传播了不少自己的因素,那么,宝山文化为什么只可能是巴人的文化遗存呢?汉中地区为蜀文化发源地的观点虽被否定,但有无可能发迹于成都平原的蜀族于商时期曾一度将势力扩展至此呢?看来,在多种文化交汇地带,要判明其居民的族属是需要特别谨慎的。我认为,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从发现的商、周甲骨文中能找到与之有关的文字材料,再联系考古学上有关考古学文化分布格局及其演变的研究成果,也许不失为一条可行的途径。
发表于 2018-1-30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9:殷墟出土甲骨文有“口”字,孙诒让、商承祚、叶玉森和郭沫若等诸位古文字大家均释为蜀。我在《城固铜器群与早期蜀文化》一文中,曾征引若干甲骨文资料,指出商王亲自率人或派臣下“征蜀”、“至蜀”、“在蜀”,卜问蜀之收成,证明蜀确是商时期时服时叛的方国。

关于蜀之地望,我曾以蜀与羌、蜀与缶同被商国征伐为据,推定三地应相近,缶与蜀之居地均在陕西南部一带。其实,过去董作宾、顾颉刚、童树业、童恩正都是这种意见,我在文中亦曾一一做过征引。

不仅殷墟甲骨文有关于蜀的记载,周原出土甲骨文中也有“伐蜀”、“(克)蜀”的材料。周原甲骨文的时代为先周至西周早期。先周时周人的政治中心在陕西岐山、扶风交界的周原,灭商前后定都今西安南郊之丰、镐。《尚书·牧誓》武王伐纣时,蜀与庸、羌、髳、微、卢、彭、濮等族一同参与其役,看来蜀对于周亦是时服时叛的国族。
发表于 2018-1-3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10:从商周甲骨文材料可以看出,商与周都和蜀有较多交往,商、周、蜀各自的统辖范围之间似都不能过远。据甲骨文,商王曾亲自率军征蜀,如果蜀的疆域仅限于成都平原,由商都安阳到蜀都广汉直线距离约有一千公里左右。晚商时期,商文化的分布已由关中和汉水上游退至豫陕交界一线,西安老牛坡晚商时期墓葬的性质,许多学者认为已不属于商文化,至多是商人与国的遗存(刘士莪,《老牛坡》,200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

而作为正宗早蜀文化的三星堆文化似乎也出不了今四川省界。若如此,商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中间还有相当的地域空间,而这个区域内,西部的汉中地区正是宝山文化的分布地带。如果宝山文化确如曹玮、赵丛苍先生等人主张的是巴人文化遗存,那就是说,晚商时期,商人、周人要同蜀人打交道,必须通过巴人的控制地带才能实现。
发表于 2018-1-30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11:我们知道,周原甲骨文中是没有周人征伐巴方的材料的。那么,殷墟甲骨文中是否有商人征伐巴方的材料呢?曹玮先生在《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一文中征引《甲骨文合集》6471正、6473正、6479正三条卜辞,证明商王联合沚或命令妇好联合沚伐巴方。

但查这三条卜辞中“巴方”之巴。实作“口”形,而此字各家考释并不相同。据日本著名甲骨文学者松丸道雄、高岛谦一合编《甲骨文字字释综览》第4276,此字郭沫若释儿,谓夷方;李孝定从郭沫若亦释为儿;岛邦男释夷,谓在殷东。此外,赤塚忠释为印,温少峰、袁庭栋隶定为卩,只有贾士蘅、张秉权释为巴,张秉权谓与羌、髳之髳相近。字释尚未统一,更遑论其地望?我认为,此字释儿、释巴、释夷、释卩均有未妥,在没有统一的认识的情况下,似不可迳指为巴,并与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直接联系起来。
发表于 2018-1-30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伯谦的观点

12:周原甲骨文中除有“伐蜀”、“(克)蜀”的材料,尚有周与楚交往的记录,如H11:83片有“楚子来告”,H11:14有“楚伯乞今秋来”。据考古发现和研究,西周早、中期的楚尚在丹水上游今陕西商州一带,西周中期因受周王朝的挤压,始向南迁徙至湖北省境内的沮漳河流域立足。由西周早、中期与周有交往的楚与周的距离也可推想,同样有交往的蜀与周的距离亦不能过远,此时蜀的势力扩展至汉水上游不是不可能的。如此,才可理解商王能亲自率军“征蜀”、“至蜀”,并卜问蜀之收成。当然,在没有确证的情况下,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性。

总之,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的族属,不是非此即彼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比较多的学者将宝山文化和三星堆文化、路家河文化看作一个大的文化系统。三星堆文化属于早蜀文化是大家公认的,如果路家河文化确是巴文化,那么,将既有某些路家河文化因素,又有某些三星堆文化因素且包括汉中出土商代青铜器在内的宝山文化暂时称为“巴蜀文化”,也许是较为稳妥的。
发表于 2018-1-30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荣誉《三星堆祭祀坑青铜器铸造工艺的初步考察》,该论文出自孙华和苏荣誉著《神秘的王国:对三星堆文明的初步理解和解释》(2003年巴蜀书社)。
发表于 2018-1-30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荣誉的观点

1:青铜器的成形工艺是与工艺传统和器物几何形状紧密联系的。商周青铜器在成形工艺上自成体系,即以若干泥范和泥芯组成铸型浇注成形,我们称之为块范法。这一体系和地中海地区及其他文明以铸、锻并行的成形工艺判然有别。三星堆青铜器,无论是商青铜器还是非商青铜器,也无论是复杂的青铜容器、神树和人像,还是简单的青铜戈、贝形饰,乃至更为简单的铜片状的鱼形饰,都是铸造成形的,没有发现锻造成形的例证。所有这些青铜器都是以块范法铸造成形的,没有发现任何失蜡法铸造的实例。
发表于 2018-1-30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荣誉的观点

2:青铜器铸造工艺的设计取决于器物的结构。在中国青铜时代以至铁器时代,甚或相当晚近的时期,石范虽然被用于铸造形状简单的铜器和铁器,然器物多属板状或片状、条状或棍状,这一工艺一直处于从属地位,没有成为器物成形的重要手段。同样,失蜡法只用于铸造那些非块范法不能成形的器物或附饰,往往是与块范法配合使用使器物成形,先秦时期,鲜有器物是失蜡法独立铸造成形的。也就是说,商周时期青铜器几乎都是用块范法铸造的。这是中国古代青铜器的工艺传统。
发表于 2018-1-30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荣誉的观点

3:块范法铸造青铜器,铸造方法和铸型构成与青铜器的结构紧密相关。这里铸造方法是指器物或者浑铸或者分铸,若分铸则如何划分,孰先孰后?铸型构成包括如何确定器物的分型位置、泥范的数量、泥芯的设置及其数量。这些技术路线和参数首先取决于青铜器的结构。最终判定的依据是铸件上所遗留和遗存的工艺信息(苏荣誉等,1986)。所以,研究青铜器的成形工艺必须仔细分析青铜器的结构、详尽考察青铜器自身所包括的工艺信息。

现选取3件商青铜器和6件非商青铜器,通过分析他们的结构、观察器物所保有的工艺信息,具体解刨其铸造工艺。然后在此基础上,结合其他器物资料,力图勾画出三星堆青铜器工艺技术的基本轮廓,然后尝试着将三星堆青铜器和四川乃至其他地域出土的青铜器结合起来作简单的分析和讨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8 21:29 , Processed in 0.20622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